最心愛的歌
第七章

    過兩日那小孩被帶出來了。
    程嶺問:「人呢?」
    「在兒童醫院。」
    「她有病?我去看看。」
    看到莉莉,不說程嶺根本不認得她。
    那孩子瘦了許多,臉上有癬癩,頭髮被剪短,左眼腫起,手臂上有明顯化膿傷口。
    醫生說她患有痢疾與寄生蟲。
    但是小孩神情還鎮定,見到程嶺十分高興。
    程嶺溫柔問她:「你記得我嗎?」
    小莉莉點點頭,「你是那善心的太太,我知道你會來找我。」
    程嶺歎口氣,「以後你就同我一起生活可好?」
    莉莉頷首。
    「治好了病,你就跟我回家。」
    「可是,」她問:「我的母親呢?」
    程嶺不知如何回答。
    莉莉輕輕說:「她已經不在人世間了是不是?」
    程嶺點點頭。
    莉莉不語,也不哭,低下了頭承認這是事實。
    連郭海珊都覺得不忍,別轉了頭。
    莉莉稍後問:「太太,以後我該叫你什麼?」
    程嶺答:「你叫我媽媽。」
    那孩子呼出一口氣,抱住程嶺,頭埋在她懷中,「媽媽。」
    是,媽媽。
    程嶺發誓會做一個最好的養母,正像她的養母一樣。
    自醫院出來,郭海珊輕輕說她:「那孩子有傳染病。」
    程嶺陪笑,「你看我,歡喜得渾忘細菌。」
    郭海珊不語,看樣子她的熱忱不是三兩天會得減退。
    程嶺忙碌起來,不但要安置莉莉,且要替弟妹準備房間,整日興奮地打點這個處理
那個,黃昏仍與郭仕宏玩撲克,老是輸。
    她歎氣,「牌聽你的話。」
    郭仕宏呵呵笑,他喜歡看到程嶺這樣開心。
    程嶺要到這個時候才胖出來,臉上也有了艷光,因感英語不足,找到老師補習,在
不正常的環境裡,她盡量過著正常的生活,那種極端的努力感動了郭仕宏。
    莉莉自醫院領回來的時候,前後判若二人,皮膚外傷痊癒,換上新衣服,又有笑容,
比一般同齡孩子乖巧,叫媽媽後一動不動坐著。
    郭仕宏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莉莉。」
    「是中國人,總得有中國名字,你姓郭,叫郭念芳好了。」
    程嶺很感激郭仕宏,因而笑問:「念芳,芳是誰?」
    郭仕宏也不隱瞞,「芳是郭岱芳,我的表姐,比我大一歲。」
    程嶺笑問:「她人呢,她在此地嗎?」
    郭仕宏說:「不,她十九歲那年已經去世。」
    「呵,太不幸了。」
    郭仕宏忽然問:「你可聽過辛亥革命?」
    「當然有。」
    「郭岱芳是其中一位革命志士。」
    程嶺不出聲。
    郭仕宏忽然疲倦了,揚揚手,不願多說,到樓上休息。
    到晚上他才下來吃飯。
    屋內十分清靜,完全不像有孩子存在,郭仕宏笑說:「那孩子比一隻貓還靜。」
    程嶺笑。
    「你同她都沒有聲響。」
    「妹妹來了就不一樣,妹妹大聲。」
    「念芳同你一樣,全無正式出生證明,據醫生斷定,她年約六歲,我會重新替她做
有關文件。」
    程嶺忽然說:「那位岱芳表姐,同你是青梅竹馬吧。」
    郭仕宏答:「是,我愛慕她。」
    「她一定是位女中豪傑。」
    「結果殺身成仁。」郭仕宏無限感慨。
    程嶺說:「真是每個人都有傷心事。」
    「你呢,你最傷心是什麼?」
    程嶺低聲說:「永遠寄人籬下,養母對我雖好,可是又天不假年,我一直流離失
所。」
    誰知郭仕宏說:「明天海珊帶你去簽個宇,這幢房子便屬於你,有個自己的窩,就
不會有那種流離的壞感覺了。」程嶺微笑,那天晚上,她拿到三隻紅心二,當郭仕宏吆
喝說:「一對四一對八」的時候,她不動聲色覆上牌。
    像她那樣環境,輸與贏已經沒多大相干。
    郭仕宏的脾氣也只有程嶺知道。
    一日他召了手下來開會,自上午九時到兩點半還沒散,也沒吩咐拿食物飲料進書房。
    終於阿茜前來報告:「門縫塞了這張條子出來。」
    程嶺打開一看;上面潦草地寫著:「請叫他吃飯」,字跡屬於郭海珊。
    程嶺嗤一聲笑。
    她定到書房門前,輕輕叩兩下,推開一條縫子。
    裡邊的郭仕宏暴喝一聲:「什麼人!」
    程嶺不動聲色,也不進去,在門縫外勸說;「好吃飯了,快三點啦。」
    郭仕宏聽得這把聲音,一帖葫,馬上輕化,過半晌,他清清喉嚨,「就來了。」
    救了那班又餓又渴又得聽教訓的手足。
    郭仕宏在程嶺處逗留的時間越來越長。
    程嶺習慣早起,每朝與女兒在花園剪花插瓶,稍後,莉莉由車伕送到學校去,程嶺
總覺得念芳是她的影子。
    這孩子把內心世界隱藏得非常好,獨自在房裡玩洋娃娃,好幾個小時無聲無色,程
嶺推開房門,她才轉過頭來,滿臉笑容,叫聲媽媽。
    像煞了程嶺幼時,她們都是存心來做人的。
    程霄與程雯抵達溫埠那日,程嶺並沒有去接飛機。
    那日一早,郭仕宏同地說:「今日你陪我到醫院,叫海珊早些來。」
    程嶺稱是。
    過一會他又想起來,「弟妹可是今天來?」
    程嶺笑道:「已安排人去接了。」
    郭仕宏唔地一聲。
    他們一個上午都耽在醫院裡。
    這是程嶺第一次得知郭仕宏的病情。
    郭海珊低聲道:「你知道了也好,心裡有個準備。」
    郭仕宏患末期肺癌。
    醫生說:「一年多來壞細胞都結集這幾個地方,不是擴散,也不會痊癒,手術沒有
多大作用,病人在將來的日子最好舒泰地度過。」
    程嶺抬起頭來,她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醫生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輕輕回答:「半年、一年。」
    程嶺低下頭。
    「我們會密切注意他的情況,盡量不叫他痛苦。」
    她到病房服侍郭仕宏穿回衣服。
    郭仕宏在她臉上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他邊穿外套邊問:「醫生可是說我活不久
了?」
    程嶺淡淡答:「凡人上午都不知道下午的事。」
    郭海珊欽佩到五體投地,他願意跟她學習這一份輕描淡寫。
    回到家,車子還沒駛進車房,就見到一個人影箭似射出來。
    「姐姐,姐姐!」
    程嶺笑著下車,與程雯緊緊擁抱,這程雯,長高了一個頭不止,手大、腳大,身上
的毛衣短了一截。
    程雯痛哭起來。
    程嶺只是說:「又笑又哭,多醜。」
    這一下子屋裡當場熱鬧起來,阿茜早有先見之明,已到大宅去借來幫工一名。
    郭仕宏並不嫌煩,他獨自坐在一角看程氏姐妹歡聚。
    一個人最要緊自得其樂,看程嶺就知道了,她的弟妹女兒統在此,沒有一人與她有
真正血緣關係,可是管它呢,她不知多高興,索性弄假成真,好好享受親情。
    不應計較時何用計較。
    程嶺叫弟妹稱郭仕宏為郭先生。
    程雯把姐姐拉到一角,有話要說。
    程嶺也趁機看仔細妹妹,只見一臉倔強之色,皮膚曬得黝黑,十分健康,頓時放下
心來。
    她問:「郭先生是誰,是姐夫嗎?我記得結婚照片裡不是他。」
    程嶺微笑。
    「還有,那念芳怎麼會是你的女兒?」
    聽語氣,她不喜歡她。
    「你是阿姨了,你要愛護她。」
    「唏,我不稀罕,看她明明是個西洋人,可見決非親生。」
    程嶺笑著提醒她:「我們都不是親生的。」
    誰知這句話氣苦了程雯,她大聲哭起來。
    程霄探過頭來,「什麼事?」
    「妹妹鬧情緒。」
    那裡郭海珊正與程霄細談他的功課與志向,他啊了一聲,繼續話題。
    程嶺走到郭仕宏身邊,坐在一張腳踏上,言若有憾,「吵壞人。」
    郭仕宏笑,「家裡許久沒有這樣熱鬧。」
    西施輕輕走過來,程嶺將它抱在懷中。
    她把煩惱暫且拋至腦後,命運雖然控制了她,可是她太會得隨遇而安,自得其樂,
也就是一名贏家。
    這時她聽得郭仕宏問:「程嶺,你願意同我結婚嗎?」
    程嶺一怔,「我的離婚批准了嗎?」
    郭仕宏頷首。
    她笑笑,「那,隨得你好了。」
    結婚有保障,婚後他的財產一半自動屬於她。
    程嶺並不貪錢,可是她知道生活中缺錢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
    郭海珊過來說:「程霄絕對是一塊讀書材料,看到這種優秀少年真是人生一大快
事。」
    「那,這裡有的是好學校,如嫌不足,還可以送到美國去。」
    那天晚上,程嶺夢見養母。
    程太太滿面笑容,推醒程嶺,「領兒,謝謝你。」
    程嶺訝異,程太太一點不顯老,而且那襲縷空花紗旗袍永遠適合潮流。
    「媽媽。」她叫她。
    「你現在也是媽媽了。」
    程嶺自床上坐起來笑答:「是的。」
    「多得你,領兒,弟妹才有出路。」
    程嶺只是笑。
    「有沒有見生母?」
    程嶺搖搖頭。
    養母詫異,「領兒,你心地那麼慈,為什麼獨獨與你生母計較?」
    程嶺不語。
    「她想見你。」
    程嶺抬起頭,養母已經走向門角,她叫:「媽媽,多說幾句,媽媽,媽媽。」
    她自床上躍起,知是夢,猶不甘心,直推開睡房門,找到偏廳,「媽媽。」
    天已亮了。
    以後一段日子,程嶺一早起來親自替大小三個學童準備三文治午餐帶返學校吃,忙
進忙出。
    見到郭仕宏只抬頭說聲「呵起來啦」,接著又忙。
    郭仕宏覺得這樣的生活別有風味,冷落了他不要緊,他心甘情願退到一旁看程嶺嘀
咕:「這牛肉夾麵包夠營養,阿茜,拿蘋果汁來……」
    他從來沒有結過婚,一直沒享受過家庭溫暖,此番如願以償。
    日常生活的熱鬧、忙碌、無聊,分散他的注意力,只有在午夜夢迴,他才會想起他
的病。
    程雯與程霄報名在私立學校唸書。
    一日程嶺送程要到學校,下了車,順便在校門口參觀,合該有事,她聽得三四個黃
頭髮女孩對程雯指指點點,然後笑,程嶺只聽到「那中國女孩——」五個字,她忽然發
作,跑過去質問那些女孩:「你們說什麼?」
    程雯拉住姐姐,「沒什麼啦,姐姐,隨得她們去啦。」
    程嶺臉上罩著嚴霜,對那幾個白種女孩子說:「她同你們一樣,均是加國人,不錯,
她來自中國,你來自何處,烏克蘭?」
    那幾個女孩見勢頭不對,一哄而散。
    程嶺猶自罵:「這麼小已經這麼壞!」
    程雯啼笑皆非,當下不說什麼,黃昏即同郭仕宏訴苦。
    郭仕宏一邊微笑,一邊聽一個天真活潑的少女嘀嘀咕咕說些雞毛蒜皮事情,覺得屬
於一種享受。
    程雯說:「她們有點怕,又有點厭憎我,此刻集體孤立我。」
    郭仕宏說:「不怕,我同校長說去。」
    「嘩,」程雯把手亂搖,「那我會更慘,我不要特權,讓我做一個普通學生。」
    她站起來回房間去。
    走廊裡碰見小念芳,她叫她「阿姨。」
    程雯忽然說:「我不是你的阿姨,別叫我。」
    莉莉小小身型呆住,這時,一隻手搭住她的肩,是她母親,「念芳,你去做功課。」
    小孩一走開,程嶺便對程雯笑說:「你若愛姐姐,也必須愛姐姐的女兒。」
    程雯說:「她睡在全屋最好的房間裡,又得到你最多鍾愛。」
    程嶺又笑,「程雯你在別的事上何等大方,從頭到尾,你對我無比友愛,絲毫不當
我是養女,直視我為親姐,此刻緣何一反常態?」
    程雯自覺理虧,「我不知道,我一定是妒忌了。」
    「更不合理,你應愛屋及烏。」
    程雯不願繼續討論:「我去看程霄學車。」蹬蹬蹬走下樓去。
    「喂,喂,」追出去,迎面來的是郭海珊。
    他含笑問:「找我?」
    程嶺只得笑,「來,海珊,我們喝杯咖啡。」
    廚房裡兩個工人正在備菜。
    郭海珊說:「地方好像不夠用。」
    「不不不,郭先生同我喜歡擠一點。」
    他們在書房坐下。
    程嶺問:「我養父還好嗎?」
    「他找到了女朋友,此刻與那位女士同居,他倆在上海已經認識。」
    程嶺點點頭。
    「子女在這裡很好,他也總算放心。」
    過一會程嶺說:「我想尋訪生母。」
    「有名有姓,一定可以找得到。」
    「我只知道她叫方詠音,上次有人見到她在新加坡出現,她好像是個舞女,又做過
歌星。」
    「我知道了。」
    「我願意見她。」
    程嶺喝一口咖啡。
    這時郭海珊說:「對,有一件事。」
    程嶺見郭海珊語氣鄭重,抬起頭來。
    「不知你對片打東街一四零一號這個地址有無記憶。」
    程嶺一征,那正是卑詩小食店所在,她不動聲色,「那處怎麼了?」鼻子已經發酸。
    「那個舖位被銀行封掉現推出賤賣。」
    程嶺又一怔,然後緩緩說:「郭家對此舖位有興趣嗎?」
    郭海珊搖頭,「我們從不在唐人街發展,郭家的物業多數在市中心。」
    「那,為什麼有興趣說到它?」
    郭海珊輕輕道:「他說,你或者會有打算。」
    他當然是郭仕宏。
    程嶺笑了,「我身邊一個錢都沒有,我一無存款二無信用,我沒有打算。」
    「印大現在很不得意。」
    程嶺聽到這個名字,感覺上陌生隔膜到極點,彷彿已是前生之事。
    不過她終於說:「是,能幫他是好的。」
    「印家有三兄弟,老大最能幹,」郭海珊只當程嶺不認得這一家人,「老二上個月
在馬來亞一宗礦場意外中受了重傷,老大一直在那邊照顧他,老三趁此機會把舖位賭輸
了,還遭一身毒打,下落不明。」
    程嶺默默聆聽。
    過了很久很久,她才說:「那舖位是個極其醃髒的地方。」
    「可是總還可以落腳,人最怕無片瓦遮頭。」
    程嶺猶有餘怖,打了一個冷顫,「說的是。」
    「你對上海無甚印象了吧。」
    「現在又怎麼了?」
    「搞大鳴大放運動,叫人把心中不滿意的話全說出來,政府藉此檢討求進步,絕不
秋後算帳。」
    程嶺微笑,「那麼好?我就辦不到,誰講我壞話,被我知道了,必定同此人絕交。」
    「美國人正大肆舉報搜捕共產黨,連卓別靈都避到英國去了。」
    程嶺抬起頭,彷彿只有她這間屋內有和平。
    她真沒想到自己會得救,並還把弟妹及小莉莉拉上岸。
    郭海珊忽然十分突然地問了一句話:「你快樂嗎?」
    話一出口,立刻後悔,生怕造次,得罪了程嶺。
    啊可是程嶺並不是驕矜的女子,絲毫不以為件,她側著頭鄭重地想了一想,「我一
生追求的,並非快樂,所以得不到快樂,也是應該的,我一直嚮往生活豐足無憂,現在
已經得到,夫復何求。」
    這時傭人走過,程嶺叫她添杯咖啡。
    小念芳進來,依偎身旁,「媽媽,給我吸一口。」
    「苦澀不好喝,去,叫阿茜給你冰淇淋。」一邊縱容地把杯子趨到她嘴邊,又輕輕
撫摸她的頭髮。
    郭海珊在一旁微笑,這堪稱是最年輕的慈母。
    念芳的眼睛與頭髮始終黃黃,像琉璃那樣顏色,混血兒特徵畢露,這孩子,差點踏
進鬼門關,僥倖存活,也注定在陰溝裡終其一生,可是上天自有安排,叫她遇見程嶺。
    小念芳此刻已渾忘前事,,不過照樣聽話懂事,一雙大眼睛時刻默默注視人與事,
絕不多話,討人喜歡。
    性格同程嶺差不多,得些好意,立即回頭,絕不糾纏,絕不貪多。
    女子以這種性格至為可愛,不過郭海珊對程雯也很有好感,她爽直磊落,愛笑愛玩,
為全家帶來喜樂。
    至於程霄,那要等聖保祿學校出信褒獎他優異成績,家人才知他功力。
    這男孩與他母親在生時判若二人。
    當下郭海珊說:「我該告辭了。」
    程嶺送他到門口,回頭問阿茜:「郭先生呢?」
    「在樓上好些時候了。」
    程嶺連忙上樓去,輕輕推開房門,只見郭任宏伏在她的小書桌上書寫,看見她,才
住了筆。
    她歉意地說:「我竟沒問你需要些什麼?」
    「阿茜招呼過我了。」
    程嶺拉起窗簾,「這麼暗,看得見嘛。」
    亮光透進來,才發覺郭任宏臉容憔悴,老態畢露。
    他皮膚又干皺,襯衫領子顯得寬鬆,寫了那麼久,似乎有點累,程嶺扶他到沙發上
坐下。
    他喝口茶,咳嗽兩聲,輕輕說:「你毋須有太多錢。」
    程嶺不明白他說些什麼,不過她有個好處,她不心急,她專心聆聽。
    郭任宏說下去:「錢多了麻煩,惹人覬覦,而且,根本無用,你又不是有野心要做
大生意的人。」
    程嶺還是不懂,怎麼忽然向她說起錢來。
    「可是,又不能沒有錢,窮人寸步難行,所以我替你準備了一筆款子,放在一個律
師處,照顧你以後的生活,那律師是本地人,叫郭嘉福,十分可靠,海珊會介紹你們見
面。」
    程嶺忽然明白了。
    她寒毛直豎起來,郭仕宏在口述遺囑!
    她一時開不了口。
    郭仕宏側頭,笑了一笑,「真奇怪,一晃眼我竟快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我還清晰記
得當年跟家父到銀行學生意的情況。」
    在這時他臉上好像有了光彩,眼睛也年輕起來。
    他同程嶺說:「家人不住與我說親,可是我只喜歡小表姐,你看我,終身不娶,就
是為著她,可是她加入了革命黨,一去不返……」
    程嶺不語。
    「算一算,整整半個世紀快過去了,時光如流水,一去不復回,程嶺你有無想過時
間去了何處呢?你那麼年輕,你不會擔心這個問題,我有時夢見岱芳,她永遠那麼年輕
漂亮,她不會老,而我卻已成為衰翁。」
    程嶺聽著,深感淒酸,淚流滿面。
    「有時我也覺得奇怪,有朝一日我倆在另一個國度見面,她怎麼辨認我呢?」
    程嶺不知如何回答。
    郭仕宏喃喃自語:「也許,那時不憑肉體相認,也許,我的靈魂不老,她會認得
我。」
    程嶺把手按在他手上。
    郭仕宏抬起頭,「程嶺你真像岱芳,少年時我心情欠佳,她也喜歡按著我手安慰
我。」
    程嶺微微笑。
    「更可惜人不能一直活下去,不過,總得騰出空位給後人吧,前人也是這樣退位讓
賢。」
    這時阿茜在門外說:「醫生來了。」
    「請他進來。」
    程嶺退出去,在走廊坐下,輕輕落淚。
    小念芳不知從何處走來,輕輕拭去她的眼淚,程嶺與她緊緊擁抱。
    稍後,程嶺到律師處簽署了多份文件。
    她要在那個時候,才擁有銀行戶口及支票。
    那日,她向郭海珊要求獨自在市中心逛一逛。
    「我這一年根本沒有觀過光,想看看這世界。」
    「我陪你。」
    「真的不用,司機接我返家。」
    「那麼,我去叫程雯出來。」
    「罷喲,她在上課呢。」
    郭海珊急了,一抬頭,看到律師行相熟女職員,便說:「呂小姐,你抽得出一兩個
小時嗎?」
    那呂小姐知情識趣,「當然可以。」取過手袋,就陪程嶺下樓。
    郭海珊朝她打一個眼色。
    呂小姐會意:「郭太大,我們到勃拉街逛完了百貨公司喝茶。」
    程嶺只得接受好意,乘機看一看呂小姐的妝,發覺口紅已經不流行鮮紅,淡色看上
去比較自然,眼睛邊沿學古埃及人那樣描一條線,輪廓頓時鮮明起來,還有,裙子比以
前短,襯衫也較為貼身,領口結一蝴蝶,非常俏皮。
    程嶺在心裡嚷:我過時了。
    那呂小姐鑒貌辨色,「郭太太,我叫呂文凱,你想買些什麼儘管吩咐。」
    程嶺抬起頭,只見蔚藍的天空非常晴朗非常高,可是這一個天卻勢利地只屬於呂文
凱那樣的女孩子。
    程嶺問:「你是大學生嗎?」
    「我去年剛自卑詩大學出來。」
    「你是土生女?」
    「不,家父家母仍在香港定居。」
    「你覺得外國人有歧視華人嗎?」
    「個別情況啦,倒底與上一個世紀不同,現在華人不是梳豬尾的苦力,」呂文凱微
笑,「我們的發展也不一定局限在唐人街,相信再過十來年,華人定可大使拳腳,資本
主義講實力。」
    「呂小姐在大學念什麼科目?」
    「管理科學。」
    程雯將來也可以念這個。
    可憐的程嶺,她不知道呂文凱實際上還要比她大上兩三歲,環境造人,此刻反而是
她顯得老氣。
    程嶺替弟妹及女兒買了許多新衣。
    輪到她試穿之際,她感慨了,對呂文凱說:「你穿就好看,不比我,硬硼繃,原來
穿衣也講氣質,不能勉強。」
    等找到地方喝茶,天色已經暗了。
    呂文凱已第二次撥電話向郭海珊報告行蹤。
    程嶺回到家,看到郭仕宏站在露台上等她。
    她抬起頭笑,「怕我迷路?」
    郭仕宏但笑不語,她去了這幾個鐘頭,使他覺得天長地久。
    程嶺進屋脫下新外套,「我出去花錢去了,真痛快,洋人都管我叫太太,女士。」
    郭仕宏只是笑。
    「你說華人是否已經抬頭?」
    郭仕宏想一想,「世紀末吧,世紀末或可與白人爭一席之地。」
    程嶺詫異,「還要等那麼久?」
    「嗯,而且,必定尚有歧視之聲。」
    程嶺氣餒。
    「三四十年很快過去,屆時你正當盛年,不過,我是看不到那一日了。」
    幸虧這時程雯歡呼著進來領取禮物,每拆開一盒就雀躍大笑,使程嶺覺得再花得多
也是值得。
    接著的一段日子,空氣十分陰暗結郁,郭仕宏開始親手籌備他的身後事。
    他不但親自挑了照片,而且還一絲不苟地選了照相架子,接著準備壽衣,棺木石碑,
聯絡牧師,還有,讓程嶺陪著他去挑選墓地。
    家裡兩個少年頗有意見。
    程雯嘀咕:「可憐的姐姐,簡直是只籠中鳥,不見天日,陪著一個日漸衰敗的病人,
他又盡要她陪著做些奇奇怪怪的事,真痛苦。」
    隔了很久,程霄才說:「那是她的職責。」
    「太可怕了。」
    一向沉默的程霄忽然多話,他又說:「她犧牲了自己,作為踏腳板,你我才可以安
然過度,我此生都會感激姐姐。」
    程雯悄悄落淚。
    程霄取過一支牧童笛,問妹妹:「你可記得這首歌?」
    他輕輕吹了幾個音符,程雯聽出是「在那遙遠的地方」——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
好姑娘,人們走過她的帳房,都要回頭留戀地張望……
    那個時候,程嶺正與郭海珊陪郭仕宏看穴地。
    郭仕宏拄著一枝式樣古樸印第安土著制的枴杖,已在這個叫昆士蘭的墓園逗留了相
當久。
    那天天陰風勁,郭海珊只覺愁雲慘霧,十分不自在,側頭看程嶺,她卻輕鬆自在,
一如逛百貨商場,真虧她的,如此盡忠職守,任勞任怨,難怪她在郭仕宏心目中有那樣
的地位。
    郭海珊縮了縮肩膊。
    郭仕宏說:「昆土蘭,即后土之意,皇天后土,很適合中國人概念,這一穴背山面
海,十分舒適,永久葬在此地,也是一種福氣。」
    程嶺不語,勁風吹得她衣褲飛舞。
    「就這裡好了。」
    程嶺對死亡經驗充足,不以為意,當下用筆記本子抄下號碼。
    郭仕宏說:「風大,你上車去等著,我再站一會兒就來。」
    程嶺緩緩定到郭海珊身邊去。
    郭海珊有點責怪的意思,「你該勸勸他。」
    程嶺詫異地抬起頭,「海珊,何作此言?華人習慣處理一己之身後事,從前鄉下人
把棺木放在地下室,每年抬出來油漆一次,我們是一個很豁達的民族。」
    郭海珊長歎。
    「你看,他在默禱,他一定在同他岱芳表姐說,他很快會去與她合會。」
    什麼都瞞不過程嶺。
    郭海珊心底想:這樣絕頂聰明的女子,假如多讀幾年書,不知會去到什麼地步。
    稍後,郭仕宏與他們會合。
    一切都準備妥當,可是隨後大半年中,他的健康卻並無顯著變化。
    ------------------
  女孩地圖  http://girlzone.yeah.net
  掃瞄校對 : 敏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