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十四

    小孩到底還小,來到新鮮的地方,頓時忘記適才的不幸,從一間房間走到另一間。
    小孩這裡看看,那裡坐坐,我不住供應糖果拼食,她又恢復笑臉。
    整個傍晚,方中信不住的派人送愛梅應用的東西來:甚麼都有,變魔術似,一下子佈置
好兒童睡房,櫃裡掛滿衣服、牆角都是洋娃娃,還有鋼琴、木馬、甚至活的小狗。他一切都
想到了。
    黃昏時,保姆來報到。
    愛梅沖了浴,換好衣服,梳起小辮子,在吃特地為她做的雞肉香餅及熱牛乳。
    我半覺安慰半覺辛酸地坐在沙發上瞌睡。
    外婆是不會好的了,母親在老方這裡可能要往上十多年……
    門鈴響。
    「老方,是你嗎?」
    女僕去啟門,我迎出去,看到們外站著位女客。
    見到女人,第一個反應是:又是老方的甚麼人?停晴注視,發覺是我最盼望見到的人。
    「夫人。」我驚喜交集。
    她微笑。
    「夫人,沒想到你會來。」
    「小方的口才好,不過我也牽掛你。」
    「他請你來的?」
    夫人微笑,「他怕你想得太多。」
    愛梅探頭出來張望,畏羞地又退進房間。
    夫人訝異,「這是誰?」
    我據實說:「我母親。」
    她一怔,不過立刻明白了,她臉上露出頗為同情的神色來,「難怪你沒有走。」她點點
頭。
    「夫人,我該怎麼辦?」
    「你必須回去。」
    「我怎麼走?」
    「你那邊的人會呼召你,他們不會允許你留在我們的時間裡,這與自然的定律不符合,
你不能留下。」
    「我不明白。」
    「屆時你會知道。」
    「他們會派人來帶我返去?」
    「他們會搜你回去。」
    這時忽然有人插嘴,「搜人怎麼搜?九子母天魔上天入地搜魂大法?」
    方中信回來了。
    夫人仍然氣定神閒,她微笑。
    老方坐定,問夫人:「你那位先生呢?」他同夫人比較熟。
    「他到一個集會去了。」
    「最近他心情不好?」
    「比前陣子好點。」
    「生活那麼刺激,還鬧情緒?」
    我怕老方把話說造次,推他一下。
    但夫人很隨和,「他說他悶。」
    「嘩,他還悶,那我們這種成世對牢可可豆的人怎麼辦?」
    「小方,你也不必過謙。你也算是五彩繽紛的人。」
    沒想到夫人這麼幽默,我笑起來。
    老方訕汕地。
    「好好的對陸小姐母女。」
    「是。」
    「我要去接他,」夫人說:「我先走一步,改天再來。」
    老方送她出去。
    我進房去看愛梅,她擁著一隻洋娃娃,在床上睡著了。
    保姆說:「非常乖的孩子,明天幾點鐘上課?」
    我根本不懂,方中信在身後說:「八點半要到學校。」
    「她的書本呢,要不要回去拿?」
    「不用再到那個地方去,幾本圖畫書而已,我會叫人辦妥。」他著保姆去休息。
    「真偉大。」我喃喃說。
    「有錢能使鬼推磨,你沒聽過?」
    我細細咀嚼這句話,倒是呆了。不不,我沒聽過,在我們那裡,福利制度較為完善,金
錢的作用遠不如這裡見功,同時我們對物質的慾望也較低。
    小愛梅睡相可愛,我撫摸她的小手,將之按在臉旁。
    這樣小小人兒,將來一樣要結婚生子,花一般年華過後,照樣面對衰老,時間飛逝,沒
饒過任何人。
    只聽得老方忽然說:「君不見高堂明鏡悲自發。朝如青絲暮如雪。」被方中信這麼一
說,我立刻明白了。
    老方低聲問我:「你會不會嫁給我?」
    「我不能,我已婚,不能重婚。」
    「但那是數十年之後,現在你尚未出生,何妨結婚?」
    這如果不是狡辯,真不知什麼才是。
    我搖頭,「在那邊我有丈夫有孩子。」
    「那算是什麼丈夫?聽你說,他根本不照顧你——」「我們那一代男女是真正的平等
的,誰也不照顧誰,有什麼事,求助社會福利。」
    「那何必結婚?」
    「撫育下一代。」
    「下一代!你們的下一代在實驗室的抽屜中長大,大人不痛不癢,這也好算做父母?」
    我沒有聲音。
    「你聽過胎胚的心跳?你嘗過生育的痛苦?你可知初生嬰兒如一隻濕水的小動物?你根
本不是一個母親。」
    「還不是同男人一樣,大家做小生命的觀光客,啼,同你說男女已真正平等。」
    「可憐的孩子,從此母愛是不一樣了。」
    真的,我們這代母親再也不會似外婆般偉大。
    「我們可以結婚。」他仍不放棄。
    「我們結識才十多天。」
    「這是最壞的借口,你同你第二任丈夫認識才五天就決定結婚。」
    真後悔告訴他那麼多。
    「什麼第二任,我只有一任丈夫,」我說:「通過電腦,對他個人資料已有充份瞭解,
自然可以結婚,這是我們那邊的慣例。」
    「你拒絕我?」
    「我恐怕是。」
    他神色黯然。
    我握住他的手,「老方,你沒聽見夫人說?他們會召我回去,我終歸是要走的。」
    「如果你不想走,誰也找不到你,我可以替你弄張護照,我們到可可的原產地象牙海岸
找間別墅,這裡的事業交給小妹,從此不問世事,我才不信未來戰士有本事把你揪出來。」
    老方說。
    「老方,如果我與你雙棲雙宿,那麼愛梅將來懷孕,生下來的誰,想一想。」
    「是你。」
    「我?我在此地,同你一起生活,是個成年婦人,怎麼可能又是愛梅的嬰兒?只有一個
我,怎麼可能同時在一起出現?」
    老方如打敗仗,張大嘴,一額汗,我看了都難過。
    我們擁抱在一起。
    「我不管,我不管。」他嗚咽的說。
    「別孩子氣,老方,這件事是沒有可能的,」
    「時間為什麼作弄我,為什麼?」
    它一直如此:相愛的人見不到最後一面,傷心人捱不過最後一刻,到有情人終成眷屬,
不是另一半得先走一步,就是感情日久生分,一切都是時間作祟,一切都是時間的惜。
    任何人都敵不過時間大神,全人類得乖乖聽令於它,美女望之令人心曠神怡?不要緊,
時間總會過去,她今年不老,還有明年,有的是時間,務必把小女嬰變成老婆婆為止,可怕
呵。頭髮在早上還是烏黑的,時間飛逝,傍晚就雪白了,什麼也沒幹,數十年已過,母親在
這裡是孩子,在那頭已是嘮叨的老人家。
    怎麼辦?發脾氣哭泣不甘心也無用,在這一剎那我變得剔透通明,世事有什麼好計較的?
    老方還在說:「我不讓你走,我不會讓你走,我要把你藏起來,鎖在堡壘裡。」
    我把他拉離愛梅的房間。
    老方很任性,他所喜愛的人與物,一旦離他而去,他會痛苦至死。
    我們默然相對一整夜,兩個人的心事加起來足有十公噸重。天亮更不敢睡,因要去探望
外婆。
    愛梅由保姆看著吃早餐,稍後要去上課,出門時分,她吵著要見媽媽,我答應放學接她。
    外婆躺在病床上,身體實在虛弱,卻還要撐著說話。
    她的語氣十分溫文,令人知道她是個十分有教養的女子,在這種時刻,她還竭力地在遏
制她內心的悲痛與焦急。
    「愛梅,醫生說愛梅在你那裡?」
    「她剛剛上學,一會兒帶她來。」
    「方太太,真不知如何感謝你好。」
    「你儘管休養,這裡有我。」
    「方太太,非親非故,怎麼可以麻煩你?」
    我輕輕按住她的手,低聲說:「非親非故,我怎麼會同愛梅長得那麼像?」
    她沒懂,她以為我安慰她,暗示我們之間存緣份。
    「方大大,坦白的說,我一點節儲也無,」
    「公家醫院,毋需擔心。」
    她下再說話,細細凝視我。
    我多麼想輕輕叫她一聲外婆,又怕嚇著她。
    忽然外婆拉住我的手,「你是誰?」她說:「你同愛梅的右頰都有一粒痣,不但象,簡
直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你為何對我們這樣好?」
    「我們是一家人。」
    「一家人?我沒有姐妹,你到底是誰?可是他叫你來的?」
    啊,她以為變了心的人還會回頭,不不不,不是她丈夫。
    「你不需知道太多。」
    她悲痛的說:「醫生說我情況不穩定。」
    我點點頭。
    「我不要緊,可是愛梅這麼小,若不是為著愛梅……」
    「我會照顧她。」我的聲音非常堅毅。
    「我要知道你是誰。」
    「你不放心,你不相信我?」
    她激動起來,「不,不是這個原委。」
    護士過來,「方太太,病人需要休息。」
    「我下午再來、」我說。
    外婆目送我離去。
    老方在門外等我。
    他說:「醫生說她已進入緊急狀態。」
    「可是不行了?」
    他不肯回答。
    我握緊拳頭,擊向牆壁。
    「何必傷害自己,看,出血了,外婆或祖母,總要過世的。」
    「她只有二十餘歲,她這一生,並無得意過,她適才還以為拋棄她的男人會得派人來照
顧她。」
    老方遞手帕給我。
    「而且她不放心愛梅跟我們生活,我們是陌生人。」
    「你可以告訴她你是什麼人。」
    「她不是笨人,她已經起疑心,」
    「告訴她。」
    「我得試一試。」
    「她現在靠機械幫助維生,你要把握機會。」
    「是。」
    「你需要休息,一會兒接愛梅來,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
    「別難為自己,辦事要力氣。」
    他知道我喜歡吃簡單的食物,譬如說大塊而爛的蔬果,味道要鮮而不濃,辣的絕對不
碰,酸的受不了,但甜的多多益善,他說我口味如老太太,容易辦。當下他陪我早早吃了午
飯。
    下午我向愛梅去見外婆。
    她對女兒千叮萬囑。愛梅實在太小,雖然乖巧懂事,到底不是神童,腦袋裝不了那麼多
囑咐,外婆到後來也明白這一點,歎口氣,閉上雙目不語。
    她放不下心,去也去得不安樂。
    接著的一段時間她彷彿想穿了,同我說,她希望吃紅豆沙。
    老方一疊聲派人去做。
    外婆微笑,「方先生對你真好,原本我以為沒有神仙眷屬這回事,看到你們夫妻倆,可
知是有的。」
    我不知如何作答。
    「他對你真好。」外婆似有唏噓。
    「是的,」
    「愛梅就托付給你們了,」外婆說:「跟著你們,也許比跟我吃苦好。」
    我按下她的手,暗示她休息,她說話已相當吃力。
    我們必須離開。
    ------------------
  文學殿堂雪人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