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他聲音中沒有太大的驚奇,增加我的勇氣。
    「只是走錯空間?」他可以說是失望,「這簡直是陳腔濫調,你至少應該來自土星。」
    「我的世界比你早五十年!」我站起來。
    「愛恩斯坦先幾十年已經說過,如果人走得快過光的速度,就可以看見過去或未來的肚
界,這有什麼稀奇?」
    我啞口無言,我還以為說出實話,會得嚇死他,誰知他還嫌不夠辣,不夠刺激。
    我氣餒,「不,我不是來自蟹雲星座的千年女皇。」
    「別自卑,」他說:「已經是稀客了,你來自什麼年份?」
    「二0三五。」
    「那時的世界是否進步美麗得多?」
    我哼一聲,「區區五十年,以人類緩慢之足步,你以為會好多少?」「至少有太陽能汽
車。」
    「太陽能早就有了,只是不高興推廣給民眾用而已,飛在太空的衛星都配備太陽能。」
    「戰爭呢?」
    「戰爭是膠著了,大仗小仗都不開……喂,我才不高興當你的水晶球。」
    「你是未來世界的人。」
    「是。」
    「迷了路。」
    「是。」
    「老天。」他問:「你的名字叫什麼?」
    「陸宜。」
    「你有隨身證明文件?」
    我把身邊所有的文件全掏出來。
    他一件件翻勻,看得很仔細很詳盡。
    「我信你,」他說著自書架子取出一大堆書籍,「我相信先知的話,我是科幻小說的信
徒。但是我不知該怎麼幫你。」
    「聯絡你的國防部。」
    「你不明自,雙陽市沒有國防部,雙陽市不是一個國家,你忘了?」啊是,我如墮入冰
窖中。
    「況且今日的科技如何能把你送回明日的家中?」
    我的面色轉為灰敗。
    「但是別擔心,我會照顧你的起居,來,吃塊杏仁巧克力。」
    我說:「你不明白,我有家庭,我是個已婚女人,有兩個孩子。」
    「我明白。」
    「你明白什麼?你這個看科幻、做糖果的花花公子。」
    「喂。」他憤憤不平。
    我奔回房中,關上門。
    只覺得前途茫茫,悲從中來,忍不住哭泣。
    那麼大一個人失蹤,他們總得搜索,一定得通知我的家人,還有,丈夫與我的感情再不
好,也得表示關懷,不能讓我就此消失在地球上。
    苦是苦在我沒有消失,我仍存在,只是倒退五十年,來到這種落後地區,吃頓飯都要花
上兩三個鐘頭,俗語罵人:你越活越回去了。可不就應在我身上。
    我萬分苦惱,怨氣沖天。
    方某在門外說:「既來之則安之。」
    「我不會安之若素,這裡還有戰爭,還有癌症,你們愚昧無知,我不要同你們生活下
去。」
    他在門外也生氣了,「你這個小女人,好不勢利,照我看,你並不比我們進步多少,卻
開口閉口侮辱我們,把我們當獵頭族土人辦,你當心我把尊頭切下來祭祖。回不去了還這麼
放肆,可知你們那社會風氣多麼壞,你好好的想清楚,再不高興,你可以拿了你的車子走。」
    我痛哭起來。
    他還不罷休,簡直象保衛地球,「你並沒有利用價值,不必擔心我把你賣到馬戲班去。」
    他離去。
    整間屋子靜下來。
    我開門出去取水,只覺得水龍頭冷水有異味,不敢喝,想做茶,不會弄,手足無措,悲
從中來,無限淒涼,要不,就順從落後生活,見一步行一步,要不就一頭撞死。身為超時代
的人,應該提起勇氣。
    漸漸冷靜下來。
    我連替換的衣服都沒有。
    找遍全屋,發覺他的衣櫥中有一兩件女裝衣裳,形狀古怪,難以上身,看了都令人沮喪。
    母親還一直說她小時候女人穿得似一隻孔雀,百聞不如一見。
    我呆在屋裡,找到大量的書,卻看不到有電子朗讀機,我已疲憊不堪,那有心思睜大眼
睛逐個字讀書,只得放棄。
    想聽音樂,方家的音響設備看上去很複雜很陌生,不知如何發動,也得作罷。
    一點安慰也沒有。
    我試圖靜下來,集中力量,閉上眼睛,卻什麼部看不到、聽不見。當然,電流不對,儀
器如何發揮效能,我是完全被隔絕了。
    「為什麼不看電視?」一把冷冷的聲音傳過來。
    是方中信,他口來了。我如看到親人般,但又不想被他知道我這麼熱情,故此冷冷的別
轉面孔。
    他歎口氣,「我知道你難過,設想叫我回到五十年前去,連盤尼西林都沒發現,怎麼生
活。」
    我不出聲。
    「但五十年前也有好處:家人間的關係比較緊湊,民風純樸,生活節奏緩慢。人們多數
懂得享受閒情……不是不可以習慣的。」
    我呆呆的坐著。
    「我相信你那邊的科學家不會讓你流失在此,這於邏輯不合,多笑話,試想想,你會比
你母親年長,這成何體統?」
    我緩緩的掉頭過去,看牢方中信,「你說什麼?」
    「令堂比你年輕,不是嗎?」
    我非常震驚,我怎麼沒想到,自然是,母親今年才五歲,這是不易的事實。
    「你母親住在雙陽市?」方中信也吃驚。
    「不但她住這裡,我的外祖母也住在這裡。」
    「我的天,你可以去找她,你可以看到她。」
    「不。」我害怕。
    「為什麼不,你一點也不好奇?是我就不怕,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你怕什麼,那是
你媽媽。」
    「不不不。」我叫起來,「不。」
    「鎮靜鎮靜。」他過來拍我的肩膀,「不需要此刻發動,想清楚再做。」
    我再也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
    「唉,你看你,太令人失望,」他喃喃的說:「這麼窩囊,我還以為你配有死光武器,
能知過去未來,」又加一句,「原來同我們一樣。」
    那裡還禁得他如此奚落我,頓時以手掩臉。
    「我在情緒低落時,通常飽餐一頓,沒什麼大不了,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科學越是先
進,人的意志力越是薄弱,試想想,此刻的情況還不太壞,要是闖到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
去,那才糟糕。」
    他已經盡了力氣來勸慰我,我抬起頭來。
    「我口渴。」我說。
    「要不要喝點酒?」
    「不,不妥,給我簡單、清潔的水。」
    「我聽得懂,你放心。」他又不服氣起來。
    他給我一杯水,杯子用玻璃雕刻,明亮可愛地盛著水,已經是一件藝術品。
    他攤攤手,「我喜歡你,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歡你。」
    我喝完水,把玩杯子。
    「短頭髮,緊身褲,最好的打扮。」
    我還是悶悶不樂。
    「想念孩子?」
    我點點頭。
    「有多大?」
    「兩個都九歲。」
    「孿生子?」
    「不是。」
    「怎麼會?」他睜大眼睛。
    「胚胎在實驗室長大,同時可以孕育無數個。」
    他很動容,「啊,這是一項偉大的發現,女性懷胎實在太過痛苦,長達十個月之久,我
聽到這個消息太高興了。」
    我對他增加好感,只有上等男人才會憐借女人,越是下等的男人越堅持他們是兩性中之
優越者,因為自卑。
    我說:「有很多母親認為要恢復人體懷孕,親力親為親情增加云云。」
    「這是完全不必要的,我見過廠中女職員懷孕操作的苦況,是以本廠的產假特別長,太
不忍心。」方中信說。
    我贊同,「真落後是不是?號稱萬物之靈,光是生一個孩子便得犧牲一年時光,吃盡苦
頭。」
    我們倆在這個問題上絕無異議。
    「那麼,」他終於去到細節上,「嬰兒足月才領出來?」
    「不錯,孕育期間父母可去探望,同托兒所一樣。」
    「你也是那樣出生的?」
    「是,我是第一代。」
    「普遍嗎?」
    「每個小家庭都想有一子一女,成人得利用每一分力氣投入社會,怎麼可以奢侈到坐在
家裡安胎。」
    「說真的,在今日,也已經有許多職業女性無暇在青春期養育孩子。」
    「會有解決的辦法。」我說:「稍等二三十年便可。」
    他苦笑,「長夜漫漫。」
    我才是不曉得幾時天亮。
    「跟我出去走走?」
    「你是決定收留我了?」
    「還有什麼辦法,助人為快樂之本。」
    「我會報答你的。」
    他看我一跟,「算了。我還要先在你身上下重本。」
    他帶我去買衣服。
    走到時裝店才真的教人發呆。
    我完全沒有主意,方卻似個中好手,他一定常帶女朋友來選衣服,不然不會混得這麼熟。
    他幫我選了一大堆白色的衣服,牽牽絆絆,寬袍大袖,我都不肯試,這樣下去,我同其
他女友有什麼分別,真是哭笑不得。
    他說:「你別狷介,請鬆開眉頭,我們純是友誼。」
    我仍然無法釋然。
    「來,走吧,到我工廠來參觀。」
    「不想去。」
    「別鑽牛角尖,天下不止你一個人有心事。」
    我無奈,只得跟他走。
    他的廠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我當它是名勝區。
    孩子們若能來到這裡,不知道要高興到什麼地步。
    方中信同我說:「你沒見過新鮮的可可果吧,像榴蓮,味道似喝花蜜一般,只有當地土
著才享受得到,我在巴西的巴哈亞郡住過一星期,吃過一個,畢生難忘。「可可離開本家就
身價上升,本廠採用的原料來自紐約的交易所,位於世界貿易中心。」
    (人離鄉賤,物離鄉貴)「來,我們進入第一號廠房,在這裡,發酵後的可可經熱力壓
力變為巧克力醬。別老縮鼻子嫌落後好不好,什麼,香?當然。」
    「巧克力作為糖果吃是一八四七年才開始的事,富麗斯、吉百利、高達華、雲豪頓,這
些都是舉足輕重的名字。」
    「別像一根木似,來看,在這裡,加了可可白脫及糖的溶醬要攪拌七十二小時。像不像
童話世界?自小我就期待承繼父業,我愛巧克力。看得出來?哦。」
    「還有,請坐,你知不知道巧克力最神秘之處在什麼地方?讓我告訴你,巧克力含一種
化學分子,當人墮入情網,他的腦子會分泌同樣的分子。」
    「真的?」我問。
    「真的。」
    「我相信。」
    「來,試一試我們的巧克力吻。」
    「什麼?」
    「吻。」
    一小顆一小顆的尖頂巧克力攤在鏤空花紙上,剛自機器間出來。
    吻。
    ------------------
  文學殿堂雪人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