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女
後記

    老李說:「難為我乘直升飛機趕進來。」
    我很平靜地躺在大酒店的泳池邊曬太陽。
    他遞凍茶給我。
    我說:「謝謝。」
    「一切完滿解決。」
    「是的。」
    「像一篇小說般,所有的壞女孩改邪歸正,老人家得償所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老李揮舞著雙手。
    我莞爾,「你我卻是多餘的角色。」
    「咱們是龍套。」
    我說:「充其量是紅娘。」
    「你要不要找所新房子?」老李問。
    「我娘來了,」我說:「要押我回紐約呢,我要陪她住酒店,不過我會努力抵抗,
我過不慣外國生活,我會留下來住宿舍。」
    老李凝視我,「你心願達成有什麼感覺?」
    「我?」我反問。
    「一切盡在不言中?」
    「今日是季大夫與姜姑娘結婚大喜日子。」
    「去不去?」
    「送了禮,我要陪父母妹妹,哪裡走得開。」
    「怕尷尬?」
    「你知我一向是老派人。」
    「老派人也穿起泳衣來曬太陽。」
    「沒法子,被妹妹糟蹋,說我白得似豬皮。」
    「令妹真風趣。」
    我說:「你們倆應當投機。」
    「把不鍾意的男人派司出去,心頭就痛快了。」
    我笑。
    過一會兒我說:「你沒看過那嬰兒吧。」
    「沒有。」
    「滿月了,我到陳家去瞧過他,整個人像團粉,我用手指逗他,他來吃我的手,可
愛得令人不置信,一見那張小面孔,整個人會酥倒,兩老有了他,起碼活到一百歲。」
    「生命的魅力,不然人類怎麼會有勇氣,一代傳一代掙扎下去。」
    「而且象足小山。」
    「是嗎?」老李詫異,「你真相信?」
    「一個印於印出來,不由你不信,小山左腳尾兩趾有皮膚相聯,這孩子也—樣,再
也沒有疑問。」
    老李張大了嘴。
    「銀女決定找小生意做,司徒會得幫她,三妹與小的兩個孩在九月後開學,只有二
妹仍然留戀的士可,心態矛盾。」我說:「社會千瘡百孔,生活支離破碎,沒有多少人
可以修成正果。」
    「憑你對陳小山的愛上——」老李說不下去。
    我靜默。
    我挺不喜歡人家拿這個來做話題,但是老李不是普通人,老李是真正的朋友。
    我運氣好,身邊總有個人為我赴湯蹈火。
    無憂上來泳池。
    「老李!你在這裡窮耙幹什麼,告訴你,季大夫就是你前車之轍,耙得老了,只好
隨便揀一個女的結婚算數。」大笑。
    我同老李說:「看,同你是一對活寶。」
    老李搖頭苦笑。
    「去看場電影?」無憂過來同他擠眉弄眼。
    老李不出聲。
    「要不去逛古玩店。姐姐信不信由你,店主硬說那只掐絲琺琅纏技蕃蓮瓶是十六世
紀的。」
    我說:「我不喜歡琺琅,總覺得只有痰盂是琺琅做的。」
    老李笑。
    「還有一張鄭板橋的畫,上面題詞:山多蘭草卻無芝,何處尋來問畫師,總要向君
心上覓,自家培養自家知。」
    老李喃喃說:「總要向君心上覓,自家培養自家知。」
    「來,去看戲吧。」
    老李向我歉意的一笑,跟著無憂去了。
    後後記恢復上班的時候,我的一年假期並沒有終結。
    長期耙在家中,非常不慣,決定銷假。
    因而想買一些新的行頭。
    時裝店的售貨員睜大眼睛,「十月了,還買夏裝?」
    「這裡又不是歐洲,十月不穿夏裝穿什麼?冬裝?」我反問。
    「可是小姐,」她非常歉意,「夏裝在大減價期間全部沽清。」
    「你們幾時減的價?」
    「七月。」
    神經病。
    我走出時裝店時想,攪什麼鬼,我真落伍了,以前我幫襯的店家,高貴得永不減價。
    回到醫院第一天,我穿著上一季的舊衣,季康熱烈歡迎我。
    「對了,」他說:「我來介紹你認識,這位新同事是來替慕容的,劉品華,過來一
下!」
    劉轉頭過來,與我一照臉,我就呆住了。
    天下竟有這般英俊瀟灑人物。
    我的面孔忽然之間漲紅,急急看向別處。
    他伸出手來,與我相握。
    我的眼光自然而然落在他手上:沒有指環。
    心莫名其妙撲撲的跳起來。
    啊小山,可以做的都已做妥,請祝福我新生活開始。
    劉品華笑說:「聽說林醫生是哈佛醫科院高材生。」
    我笑:「一畢業全成高材生,過得海便是神仙……」

    ------------------
  月朗掃校
  小勤鼠書巢:http://book999.yeah.net ,http://book999.126.com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