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

亦舒
嚴家有兩姊妹, 姊姊廿五, 妹妹十七。 嚴伯母很急於要把這兩位小姐推銷出去。正如張愛玲所說:嫁女兒,第一個最蘑菇, 以後就方便,一個跟著一個,姊姊為妹妹物色妹夫,是天經地義的事。 因為我也算是個夠資格的人選,因此暑假回來,馬上被嚴伯父伯母請去吃飯洗塵。 我身上一點塵也沒有。但是白白大嚼一頓,又有妙齡少女作陪,何樂而不為? 嚴大小姐叫郁芳, 二小姐叫俊秀,都是出色人物。就算是他們兩人的名字,也是平 凡之中帶點特別的味道,我相當欣賞。 姊姊很大方活潑,相當驕傲,雖然嚴太太屢次以眼色制止她,她還是直爽地有一句 說一句,絕不饒放任何人。 那夜她說:「去……看電影的時候,瞧到『阿嘉泰』的預告,那個男人問:『阿嘉 泰誰?』我說:『還有阿嘉泰誰?阿嘉泰姬斯蒂呀,英國偵探瓊瑤而已,』可是他瞪大 眼睛,一片空白。倒是嚇得我半死。」 嚴太太忍不住:「郁芳!」郁芳向我眨眨眼。 我微笑不語,心中倒是很讚許這位大小姐,覺得她這一號人物適合做朋友。男女之 間最好建立在朋友關係上。很少遇見這麼豪爽的女孩子。 也難怪她,大學剛剛畢業.學的又是頂尖科學,眼角中那份冷冷的神色,不知嚇走 過多少男生。 她妹妹俊秀就不像她,面孔曬得紅紅的,皮膚細滑得看不到一個毛孔,有種嬌慵相, 不說話,老是看著人笑,年紀很輕,還沒成型,我沒有把她放在考慮範圍內。 吃完飯我與郁芳說:「我明天上午打電話給你。」 「好。」她點點頭,「上午我在家。」 我笑說:「不過如果你說不出《夜未央》與《大蓋士比》的作者是誰,我不請你看 電影。」 「我,那個,那個是美國依達。」她哈哈笑起來。 我也笑。 俊秀向我橫一眼,秋波流動,我心中一動。 回到家中,媽媽坐在沙發上,一邊剝水果一邊對嚴氏姊妹評頭論足。 我笑:「媽,別批評別人,我怕別人也批評我,嚴氏夫婦不知在說我什麼呢。」 媽媽並不理睬我,她說:「郁芳太恃才傲物,那張嘴巴實在可怕,我吃不消。」 爸說:「有什麼不好?人家不知多能幹。」 媽:「女孩子家。」 爸:「現在同工同酬,女孩子既然做男人的工作,為什麼不能說男孩子的話?」 媽:「看樣子你是叫化子吃死蟹,只只好。」她賭氣。 爸:「你能把嚴家大小姐當死蟹?香港還有活蟹嗎?我不管,我只想兒子快快結婚, 媳婦快快替我生大胖孩子。」 媽;「你急啥?」 「你又不急嗎?」爸反問。 「我當然急,」媽媽象鬥敗了的公雞,「我看到別人到幼稚園去接孫子放學,摟摟 抱抱、親親熱熱,簡直悲從中來。」 我目停口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孫子有什麼用?」我問:「為什麼每個老人家 都迷信孫子?」 爸靜很久。 他說:「我年輕時也不明白,生下你之後,兒子,我才發現生命的奇妙,你是我與 你母親的結晶,雖不比旁人強,也不比旁人差。可是你是我們的,終於有一日,當我離 開世界,我雖死猶生,你會活下去,你身體中流著我的血,繼續挑戰生活。至於孫子, 是更進一步的保障——你明白嗎?」 「我還是不明白,」我笑,「生命不應如此狹義——所有人類都流著同樣的血,何 必分彼此?」 媽媽說:「你跟兒子說這些有什麼用?他怎麼會明白?」 我說:「我明天打電話給郁芳。」 「我看是二小姐好。」媽媽說:「嬌滴滴的。」 「二小姐太小。」爸說:「人家還是孩子。大小姐最好,兩個人都大學畢業,各有 高尚職業。」 媽說:「說也是,我喜歡知識份子媳婦,一家都正正經經。有種小家子氣父母,一 生五六個,有哪家瘟生來追求最大的女兒,弟妹都跟出去免費吃飯看戲,你想想,婚後 那還得了?吃窮姊夫。」 我說:「如果那姊夫願意,何必替旁人他心焦?」 我回到房間去睡覺。 夜裡我並沒有夢見大小姐。不知為什麼,腦子裡都是二小姐那種懶洋洋的神情。 她一句話也沒有說過,可是我對她印象至深。那種成熟女人的身裁,小孩子面孔, 舉手投足間處處表現是個危險人物,為了這麼樣的小姨,就該娶她姊姊!(男人沒一個 安著好心眼。) 我來不及搖電話到嚴家。嚴伯母笑著應我,看樣子那一關我是通過了。 我說:「是郁芳嗎?想約你出來談天。」 她笑問:「昨日我的面試通過了?」 「是。」我說:「我的分數又如何?高抑或低?」 「不錯啦,家母怕你是笑面虎——因你老不出聲。」 「我保證我不是。」我說。 「同時她懷疑你的收入是否夠開銷一個小家庭。」她說。 嚴伯母的聲音:「郁芳!你作死!人家會以為你十三點。」 郁芳問我:「你會不會當我十三點?」 「一點也不會。」我說:「我最怕女入水仙不開花,黃熟梅子賣青。」 郁芳得意,透著點天真,「你來接我吧,你有誠意來接我吧?」 「自然,告訴伯母,我剛找到工作,月入六千七、這只是一個開頭。」我笑著掛上 電話。 我老媽說:「神經病,才見人一次,就來不及把薪水說出去,也不去打聽打聽物價 怎麼樣的漲,那六千餘元,交了房租,養了車子,當作家用,不見零用,還吹牛呢。」 處在夾縫中做人談何容易,但我還是笑盈盈地出門。 到嚴家,是俊秀替我開的門,他們家一式的花梨木家俱,俊秀像是剛游泳回來,頭 發濡濕,束在頂上,穿一件小小的白T恤,一條白短褲,大腿曬作薔薇色。她一言不發, 頭微微一側,眼睛一瞟,我看到她姊姊自房中出來。 人家說姊妹花,姊妹花,等看到她們兩個,才知道上述三個字是什麼意思。 俊秀坐在一張籐榻上,吊兒郎當的嚼橡皮糖,郁芳手疊手看著我。我知道自己已找 到了歸宿。做人不過是這麼一回事,讀書,畢業,找對象,結婚生子,向歷代祖宗有個 交待。 嚴家有女初長成,一切都符合我的心意。 我問:「我們往什麼地方去?」 「在家坐著算了,」郁芳笑,「媽做了一桌的菜等你來吃,吃完之後下兩盤子棋作 消遣,否則食物不易消化,然後你就可以回家。過兩日我又到你們那裡去把戲再演一遍, 不就行了?」 「最好是這樣。」我笑。 俊秀還是什麼話也沒有,坐在一旁聽我們說笑,一雙眼睛真是水靈靈的。 我問:「你為什麼不說話?」向她指一指。 她笑笑。還是不開口。 「你不喜歡我?」我問她。 她站起來,笑著轉到廚房去了。 「你的妹妹真是可愛。」我說。 「她不喜歡說話。」郁芳說。 「她的一雙眼睛會說話。」我說。 郁芳會心地看牢我笑,忽然之間我漲紅了臉。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天氣很熱,忽然來到陰涼的客廳,伸直雙腿,喝冰凍啤酒,食物香味從廚房傳出來, 我幾乎就想從此進入夢鄉,不再起來。 溫馨的家,熱情的親戚,可人的妻子,一切一切,都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 郁芳問:「怎麼?累了?」 我點點頭。寒窗十載,焉得不累?我看著她的臉,就是她吧,也已經夠理想的了。 叫母親去求婚,何必經過老套的追求。 「過來坐在我身邊。」我笑笑說:「陪我說話。」 「怎麼,南面稱孤了?」她笑,「把我呼來喝去的。」 「別亂說。我在享受。」我說:「同時回想在外頭流浪的十年是怎麼過的。」 「怎麼過的?因為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像咱們母親,沒有博士銜頭, 是進不來咱們家大門的。」 我說:「有些博士是呆子,你母親知不知道?」 「她知道,但是她也知道你不是呆子。」郁芳說。 「你父親可喜歡我?」 「還過得去。」她說:「只要能把女兒推銷出去,在所不計。」郁芳真懂得說笑。 我喜歡她,我希望我的孩子有一個懂得思想的母親。 那日回家,我跟母親說,嚴家的女兒很好。 媽媽問:「你不用再多看幾個?」 我說:「又不是買菜,怎樣子多看幾個?」 她說:「你認準是她的了?」 「是。」我說,「請代我向她求婚。」 「是大的那個?」媽媽問。 「大的那個。」我說。 「你老媽手頭上只有兩隻戒子,送出去容易,收回來難,你可別三心兩意。」 「是。」 等戒子送到郁芳面前的時候,她忽然沉實下來。 整個場面是肅穆沉著的,雙方家長都在場,有媒有聘的樣子,我喜歡這種儀式,這 叫做明媒正娶。 嚴伯父因為高興,喝多了一點,很是興奮,他說:「現在年輕人,私奔的有,瞞著 家長的有,蔑視父母意見的也有,所以我們的福氣還是有的,是不是?」 父母親大人們其實很容易滿足。 我轉頭看看郁芳,她不出聲,拿只酒杯轉來轉去。我們相識能有多久?可是我有種 感覺,我們之間的瞭解已經足夠。 嚴家送了一隻金腕表及一塊玉墜給我,我馬上戴在身上。媽媽把那只三卡拉鑽戒拿 過去。 俊秀一直坐在那裡不出聲,穿一條布裙子,領口拉得很低,鑲滿花邊那種。 我精神一振,這是我生命新階段開始的日子。 嚴伯父拚命夾菜給我,他說:「婚禮這方面——」 我與郁芳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千萬不要擺喜酒!」 嚴伯父與爸呵呵呵地笑起來:」你們倆倒是志同道合啊。」 訂婚後生活無憂無慮,下班接郁芳一起回家,商量婚禮細節,我們之間彷彿有很多 的事有待發掘。兩個人都踏熟歐美兩洲,兩個人都不想蜜月旅行,兩個人都覺得房子越 小越好,便於打掃。 我們上街的時候,也帶著俊秀,我對她呵護備至,祝她如親妹妹。 嚴伯母眉開眼笑的說:「難怪人家都說,姐夫最疼小姨。」 我對於俊秀的態度是很奇特的,有一次我甚至為她打架。 我們在一間酒店的咖啡店喝茶,時間是晚了一點,那地方本來不算雜,可巧有三四 個小阿飛坐隔壁。 俊秀的頭髮垂在肩上,褐色的肌膚如奶油般,整個人散發著青春的芬芳,小阿飛們 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俊秀,垂涎欲滴,不知為什麼,我的火氣大起來,忽然站起來問他 們:「瞧夠了沒有?」 郁芳本來也是火爆脾氣,可是這次她拉拉我,「我們走吧。」她想息事寧人。我只 好再坐下來。 小阿飛們不服氣,「怎麼?看看也有罪?就准你一個人拖兩個進進出出?」 我一隻煙灰缸掃過去,繼而水杯椅子齊飛,大家身上都掛綵,終於被酒店保安人員 齊齊扭到警察局去。 到了警局自然是我神氣,證件一股腦地的取出來……但是郁芳卻因此生了氣,一言 不發,帶著俊秀回家去。 不久我們就開了一次談判。 我問:「你是否氣我?我素來不是輕佻的人,一向我都最奉公守法的。」 「這我知道。」她淡淡的說:「以你的身份,跟小阿飛去硬碰,豈非很划不來?你 又不是沒念過經濟學。」 「是的,當時我不知道怎麼會衝動起來。」 郁芳問:「你的意思是,你真的不明白?」 我不出聲。 「你我之間,還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郁芳問我。 我還是不出聲。 「你妒忌,你不能忍受別人看著俊秀,是不是?」她問。 是。 「你愛她,難道你不知道?」郁芳問。 「我不知道。」我害怕,「你誤會了,她只是個孩子,我待她猶如妹妹,你在說什 麼?你才是我的未婚妻。」 「我跟你像不像未婚夫妻?」郁芳歎口氣。 「為什麼不像?」我強辭奪理。 「我們之間沒有愛情。」她說。 「可是我們相敬如賓。」我說。 「這是不夠的。」她歎口氣,「我們不拉手不接吻不想觸摸對方,我們談得攏,投 機,可是我們之間沒有火烈烈的愛情,怎能成為夫妻?一百年前是可以的。」 「愛情可以培養。」 「你跟俊秀培養過愛情嗎?」郁芳問。 我大怒,「你這個人怎麼夾纏不清起來,我只道你是個知書識禮的好女子。」 她冷笑,「你自己去想想看。」 我們倆人不歡而散。 回家我的心忐忑不安,俊秀,那個小女孩子沉默的誘惑。我真的愛上了她而不自覺? 我確是不愛她姊姊,我們太像朋友,太過理智,愛情一定要帶點瘋狂才行,郁芳說得對, 我明白她指的是什麼。 換了是她,那日我在咖啡室中不會動氣,因為我覺得郁芳懂得處理這種情況,郁芳 能夠保護她自己。 但是她妹妹連話都不多一句,像一片水似默默柔動,我覺得自己應該挺身而出。 可敬的姊姊。可愛的妹妹。但我是否真的愛上了俊秀? 這一點我要好好的想一想。 郁芳說:「我們是朋友……我們談得攏,但是你不愛我。」 我傍徨了。 帶著禮物上去與郁芳道歉,她出去了,俊秀卻在。 我怕見到她,因為我心中有愧。 她緩緩走到我對面坐下,還是不說話。 我說:「我與你姊姊吵嘴。」 她一雙眼睛清澈地看著我。 「訂了婚沒多久就吵架,太不像話。」我說。 她點點頭。 「而且主題是為你。」 她一怔。 「她說我與她並不相愛,她叫我想清楚,我的感情是否在你身上。」我問:「你怎 麼想?」 她張嘴,想說什麼,終於又維持緘默。 我說:「但你只是一個小女孩——」我站起來走到露台,「我——」 俊秀一直坐在那裡不動,她的長髮挽在頭頂,露出長長的頸項,耳垂一顆珠耳環。 我心中充滿憐愛,或許郁芳是對的,我待她,只有敬意與投機。 我不敢再想下去。 剛在這個時候,郁芳回來了,她手中拿著大包小包,顯然是去購物來著。 我迎上去。 「你來了?」她問。 我點點頭。 俊秀站起來躲到露台角落。 「請坐。」她說。 「你不生氣?」我問。 「我為什麼生氣?」她詫異的問:「因為人家不愛我而生氣?天下有這種道理?」 她坐下來,「我跟爸媽說過這事,他們當然不自在。我說:自然,我也覺得自己是 天底下第一號可愛的人物——相貌好、學問好、脾性好,怎麼可能有不愛我的人?但你 不這麼想,有什麼辦法?」她仰起頭笑。 我很吃驚。我沒想到她能把事情看得這麼清晰,簡直太可怕了。 「你喜歡我妹妹,爸媽並無異議,只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說明白的,」郁芳說:「你 先坐下來。」 「好。」我坐下來。 「在你未有任何表示之前,我先要說明一件事。」郁芳面色慎重。 「什麼事?」我問。 「我妹妹,她是個聾啞。」 我震驚,懷疑自己聽錯,「什麼?」我傾聲問:「什麼?」 郁芳歎口氣,向露台上的妹妹招手,「過來。」 俊秀像是知道我們說些什麼,她走到姊姊身邊,靠著她。 「她不能說話,所以你未曾聽她說過話,但是她照嘴型能夠知道大家在討論什麼, 她只聽得懂中文,不懂英文,我們視她與常人無異,但是你現在知道真相,心中怎麼想, 那我們就不知道了。」 我看著俊秀,她的臉非常平和,溫柔地笑著。 我的心絞痛,忽然鼻子一酸,眼淚忍不住流下來。 活了三十年,什麼風浪大大小小都經過一些,但從來沒哭過,沒流過眼淚,現在忍 不住傷心起來。 郁芳看著我,「你回去想一想,有什麼話跟我說好了,我可以代表爸爸媽媽。」 我點點頭。 回家我想過三日三夜。 我決定了,跟父母說;「爸媽,我要解除婚約。」 爸眼睛瞪得銅鈴似,「你瘋了你!」 「我沒有瘋。」 媽媽:「我不是叫你想得清清楚楚才決定嗎?訂婚又不是兒戲,你們應該多來往來 往——」 她一直往下說,直說足半小時,說過些什麼並不必細述。 我卻在想,這些日子來,我並不覺得她身上有殘疾,我只以為她個性不喜說話,我 太粗心太糊塗。 母親終於講完了。 我說:「我發覺我所愛的,不是郁芳,而是她的妹妹。」 「真糊塗!」爸長歎。 媽瞪眼,「嚴家怎麼想?人家當我們神經病娶老婆又不是買菜,隨便揀了又挑嗎?」 我說:「嚴家很明理,他們不反對。」 「這倒奇怪,」媽媽說:「有人這麼樣來調戲我的女兒,我不氣死才怪。」 「我是有誠意的。我決定娶他們家的二小姐。」 「幸巧嚴家只有兩個女兒。」爸爸以手覆額。 「有一件我要說明的,你們也許會反對。」 「反對什麼?」爸奇怪的問。 「二小姐不能說話,她是啞巴。」 「什麼?」父母同時跳起來。 「她是天生的聾啞孩子,但是憑嘴形她知道我們在說什麼。」我平靜的說。 母親急得眼睛都紅了,她說:「我反對!」 爸爸說:「這完全是你一時的衝動,你跟大小姐還做過朋友,互相有某一個程度的 瞭解,二小姐尚是個孩子,你們又不能交談,這怎麼可以?」 「我決定了。」 「兒子,我們三代單傳——」媽媽說。 「她是個美麗的女孩子,身體完全正常,我發覺自己愛她的時候,尚不知她是啞子。」 「你們不打算生孩子?」媽媽幾乎要哭出來。 「誰說我們不打算生孩子?」我反問。 「若果孩子有不良遺傳呢?」 「不可能。」我說。 「你真想清楚了?」 「我想了三日三夜。」 「好,兒子,阻止別人婚姻是最不文明的事,」爸爸說:「我們希望你快樂,你的 快樂亦即是我們的快樂。」 我含淚向爸爸說:「謝謝你,父親。」 我到嚴家去。 嚴伯父說:「這……怎麼說呢,我們覺得你與郁芳是一對。」 郁芳說:「我開頭也這麼想,但是他關心妹妹較我為多,我看得出來。」 「本來姊姊妹妹都一樣,」嚴伯父說:「你嚴伯母不是沒有微詞的,但我們這個小 女兒很特別。」 「我知道。」我說。 「你不是對她一時憐憫?」嚴伯父問。 「我又不是開慈善機構的。」我說:「伯父,我喜歡俊秀,我願意先與她熟絡起來。」 「可不是。」嚴伯父說:「我從沒有見過你與郁芳那麼兒戲的訂婚——當然先要做 朋友。」 我說:「嚴伯父,你與伯母的盛情,我永誌不忘。」 他歎氣,「我只怕你把事情想得太容易,我們帶大這個小女兒,是下過苦心的。」 我接下去,「所以她這麼平靜,這麼可愛,這麼柔順。」 他又長歎一聲。 郁芳說;「爸爸,一切都是注定的。」 「這點現在也不由我不信了。」 我開始與俊秀接近,她一如常人,並不自卑,我們說話她完全懂得,並且會得手勢 語言,我開始惡補手勢,做得很慢,但獲得她意外的喜悅。 她念到中學,懂得讀書寫英文,但不能聽,最主要是她心理上並無不正常的成份。 因為有我陪她,她到外邊走動的機會比以前更多。 我們常常與朋友在一起,開頭朋友並不知道她的毛病,知道以後,也沒有大驚小怪, 不是我誇口,我的朋友都是知識份子,眼光與度量都不同。 俊秀與我相處極佳,她主要的興趣是閱讀與游泳。 我「問」她:「你沒有不快樂吧?」 她「答」:「如果海倫凱勒沒有不快樂,為什麼我要不滿足?」 我很感動,世上那些無病呻吟的人應該慚愧。 我們在一起很長的一段時間,在半年中,我慢慢把我與她姊姊之間的事告訴她。 她「說」:「我也知道姊姊的性格很強。」 「你原諒我對你姊姊的不忠吧?」我問。 她笑笑,憨氣得很,看著我不響。 我裝裝手勢說:「我愛你。」 她還是笑,笑得一間屋子都明媚起來。 「我運氣好,無論犯下什麼罪都被原諒。」我說。 郁芳有一次跟我說:「我情願你做我的妹夫,你不知道我多為這個妹妹擔心。」 「那時你為什麼與我訂婚?」我問。 「老實說,我對於男女間的事也膩了,老是看戲吃飯,累得半死,你必需承認我與 你確是談得來的——英雄之見略相同,故此我也想,訂婚就訂婚吧,」她笑:「但是朋 友與情人確有分別,你讓我跟你接吻,我真辦不到。」 我不覺漲紅了臉。 俊秀傳過來一張字條,上面寫:「肉麻。」 我哈哈大笑。 忽然之間我趁俊秀不覺,拿起她的手放在唇邊,她並沒有縮手,理直氣壯地依偎在 我身邊,我很高興。 郁芳看著我們兩個說:「瞧,我的第六感覺多棒,我早知道誰跟誰是一對兒。」 「謝謝你,郁芳。」我說。 「謝我?」她溫和地笑,「誰也不用謝誰,我們這裡每個人都高興。」 最高興的是我。 --------------- ——月朗掃瞄 ——阿敏校對 小勤鼠書巢:http://book999.126.com,http://book999.yeah.net , 請在轉載時務必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