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短篇小說
歸家娘

    門打開,請她入內的是一個年輕男子。
    咦,原來的主人呢?
    室內陳設一樣不變,可是主人換了樣子。
    舜芳說:「我從前來過,主持是位中年女士。」
    「啊,」那年輕人不經意地說:「她退休了,生意頂了給我做,一樣靈。」
    舜芳心中駭笑,面子上卻不做出來。
    既來之則安之。
    「你把出生年月日說一說。」
    舜芳詳細道出。
    剛在這時,電話鈴響了。
    那承繼人跑到另一問房去聽電話,站起時把一本書碰到地下。
    舜芳以為他片刻便會回來,可是他把客人丟在客廳裹不理。
    舜芳的目光落到那本書上,咦,那不是她翻過兩次的線裝書嗎?
    風吹過,書一頁一頁掀動,舜芳看到內容,怔住了。
    一頁一頁內容完全相同,全是女子身披穿孔錦袍向江邊凝望,無論是一四七條或二○五
條,全部一樣。
    舜芳忽然嗤一聲笑出來,江湖伎倆?一本書一張圖就好騙錢,她猜想這種書有兩本,一
本畫男人,另一本畫女人,分別給男賓及女客欣賞。
    她吁出長長一口氣,黯然放下一張鈔票,開門離去。
    那半仙還沒講完電話呢,不知與對方有何糾纏。
    看樣子誰也不能為她指點迷津,而生活上總得靠自己,不然的話,袍子上絕對不止三個
大洞。
    回到公司,她站在落地長窗之前,凝望對岸。
    半晌,她請助手進來。
    舜芳抬起頭,「請取銷梁超明投資個案。」
    助手聽了,鬆一口氣。
    「你一直不贊成吧。」
    「從來沒有同意過。」
    舜芳笑笑,「原來,袍子上的洞,可以彌補。」
    助手莫名其妙,「你說什麼?」
    舜芳說:「開會時間到了。」
    桂明不是不覺得煩惱的。
    幸虧簽名照片還可以辦到,但對進一步要求如參觀片場就恕難從命。
    一日下午,他放學回家,一進門已聽到高談闊論之聲,知道又有客人。
    父親是大嗓門,桂明聽得他說:「||本地電影市場不容小覷,外埠固然重要,
但」」」有人打斷他:「匡兄,收入一半來自賣埠,連非洲國都有錢可賺。」
    桂明知道那是當今大導演張清。
    他經過客廳,有人看見他,連忙招呼:「弟弟,放學了?」
    他站定,稱呼過,回房做功課。
    桂明攤開算術部,發覺計算機不在桌子上。
    他走到父親書房去借用。
    一推開門,楞住。
    書房裹一直有張長沙發,是父親休息用,桂明看到上面躺著一隻白茸茸長毛動物,大小
與外型都像一隻漂亮碩健的狗。
    這是誰的寵物?
    剛在這個時候,他房內的電話響了。
    桂明回轉去聽電話,是同學打來問功課,說了幾句,掛上。
    他記住書房裹那只白色神氣的狗,連忙走回去。
    一看之下,比上次更吃驚。
    沙發上躺看的不是一隻狗,而是一個人。
    還是一個美女呢。
    她剛剛睡醒,星目惺忪,伸一個懶腰,神情十分嬌慵。
    少年桂明看得呆住。
    天下竟有這麼好看的女子。
    同一般女明星不同,她臉容秀美之外還十分清純矜貴,只穿白襯衫長褲,已經相當好
看。
    當下她笑吟吟,「小弟弟,你是誰?」
    「我叫胡桂明。」
    她說:「我明施子萍。」
    桂明問:「你是演員?」
    施小姐笑靨如花,「我剛入行,希望做大明星。」
    桂明又問:「那隻狗是你帶來的?」
    施小姐訝異,「狗,什麼狗?」
    「我剛才明明看到有隻狗。」
    施小姐瞇瞇笑,「你看錯了,何來的狗?」
    佳明疑惑不已。
    明明是一隻嘴巴尖尖白色的狐狸狗,一霎眼不見。
    「小弟,陪我說說話。」
    「你要喝茶嗎?」
    「不,我不喝,告訴我,你幾歲?」
    桂明據實相告:「十四。」
    「我十八,比你大四歲。」
    那只算一個小姐姐。
    桂明老氣橫秋,「你想清楚了?拍戲,其實很辛苦。」
    「我已經踏上不歸路。」
    她笑咪咪,絲毫沒有悔意。
    桂明正想多說幾句,他母親探進頭來,「桂明,別纏住施小姐,我們大人要出去吃
飯。」
    桂明忽然燒紅了臉。
    那施小姐一骨碌自沙發起來,跟著胡太太走。
    這時,桂明肯定自己眼花,屋裹何來的狗。
    大人出去,桂明專心做功課。
    說也奇怪,身邊彷彿還隱約留著施小姐清脆的笑聲以及芬芳的香水味。
    要到長大了,桂明才知道,那叫做魅力。
    一個美女的魅力,是要叫旁人不忘記她。
    彼時,正是他父親最受歡迎的時刻,桂明見過的美女實在不少,但,那些都是普通的美
女,施小姐卻是美人中的美人。
    她很快紅了起來,報上娛樂版時時有她新聞。
    再上來胡宅的時候,打扮不一樣了,身上衣著名貴光鮮,可是對桂明,卻一般友善。
    「桂明,過來過來,我給你看。」
    她伸出玉臂,手腕上戴著一隻閃閃生光的鑽表。
    「怎麼樣,好不好看?」
    她報了一個價,桂明嘩一聲,足夠他讀四年大學。
    施小姐有雪白皮膚,細結得像凝脂般,戴上寶石,更加奪目。
    她得意洋洋,「有人自願送給我。」
    那多好。
    「現在我比較有錢了,桂明,你有看我的戲嗎?」
    桂明搖搖頭。
    「你這書獃子,聽說你功課好極了,名列前茅,可是這樣說?」
    桂明微笑。
    「將來,你也為我寫劇本。」
    「我怕沒有那樣的天才。」
    「你將來預備做什麼?」
    「做一個快樂健康人。」
    施小姐側側頭,「你說得挺有意思。」
    她笑靨如花,百看不厭,桂明樂意親近她。
    她對桂明,亦另眼相看。
    過年,胡太太對兒子說:「桂明,施小姐的司機給你送來這盒禮物。」
    胡匡在一旁聽得,笑道:「什麼,已經有司機了?」
    胡太太也笑,「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現在人家開平治五○○跑車。」
    胡匡長歎,「什麼士別三日,讀書人隔三十年還是老樣子,捱清茶淡飯,可是美人隔一
日,就能叫你側目。」
    胡太太說:「你別妄自菲薄,我們總算可以過日子啦。」
    胡匡說:「趁這幾年多寫些,辛苦點,將來老了,希望做老作家而不是老稿匠。」
    胡太太頷首,「生活潦倒者即淪為稿匠。」
    桂明拆開禮盒。
    胡太太問:「是什麼東西?」
    過來一看,啊一聲讚歎。
    是整套鋼筆座水晶玻璃墨水瓶及書寫墊。
    胡匡咦一聲,「送給我用還差不多。」
    「太鄭重了。」
    「她與桂明最投緣。」
    「噯。」
    桂明樂得淚盈於睫。
    過兩日她來了。
    披著一件三個骨長度的貂皮,柔軟如絲。
    桂明一向反對女人穿動物死的皮毛,可是施小姐穿上是那樣矜貴好看,叫他把宗旨丟到
非洲去。
    她殷殷垂詢:「桂明你好嗎?」
    桂明與她坐下閒談。
    「我新戲賣座極佳。」
    「我知道。」
    「公司要捧我做電影皇后呢。」
    「你一定可以勝任。」
    「你真的那樣想?」施小姐驚喜。
    「每個觀眾都如此想。」
    她高興極了,站起來轉個圈,「可是,我男朋友催我結婚。」
    「不不不,千萬別,」桂明喊出來:「你起碼要多拍一百電影。」
    施小姐笑了,「那太辛苦啦。」
    胡匡敲敲書房門,「小萍,來聽聽這新角色性格。」
    「馬上來。」她如一隻蝴蝶般飛去。
    第二天。
    胡匡說:「這個角色的確適合她:美麗而不貞,純真中帶些妖媚,十分討好。」
    「為什麼小說與電影中總少不了美女?」
    胡匡反問:「你要不要看醜人作怪?」
    胡太太笑了。
    可是,桂明心目中的女神心事漸多。
    一次,她送來整套大英百科全書。
    胡太太說:「小萍你太破費了。」
    「桂明用得著,我搶先送來,免得重複。」
    桂明一直想要套成人百科全書,大喜過望。
    他陪她坐在露台閒聊。
    「桂明,我戀愛了。」
    「是誰?」
    「一個富翁的兒子。」
    「那不好,」桂明說:「他們多數要聽富翁父親的命令辦事,沒有自主能力。」
    施小姐怔怔地苦笑,「你都知道,可是,我厭惡我的出身,我艷羨他那個階層。」
    「那是不對的,你自力更生,身份比他矜貴。」
    施小姐握住桂明的手,感動地說:「謝謝你。」
    可是仍然沒精打采。
    美人心神恍惚有點憔悴,只有更加美。
    她走了以後,胡太太說:「真奇,特地來一趟,就是為著與佳明說幾句話。」
    「這兩年來,她名利雙收,人卻一貫謙和,她會更紅。」
    「說想結婚。」
    胡匡嗤一聲笑,「那種三世祖要結婚恐怕得問過太婆。」
    「這不叫齊大非偶,叫無力者非偶。」
    「施小萍冰雪聰明,她會明白的。」
    待桂明中學畢業,她還沒有結婚。
    這個時候,導演製片都得看她面色做人了。
    可是,她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少。
    桂明這時已是一名青年,對她的傾慕之情卻有增無減。
    他說:「九月我將到英國讀法律。」
    施小姐頷首,「你父親真能幹,一枝筆可支付你留學費用。」
    「是,聽說不是很多寫作人做得到。」
    「簡直絕無僅有。」
    桂明微笑說:「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都可以。」
    「真的?」
    「對你,桂明。我不說假話。」
    桂明吃一驚,「你對別人說假話嗎?」
    她笑,「通嘴胡言,從無真話。」
    桂明駭笑。
    「願聽你的要求。」
    「我想要一張你的放大簽名照片。」
    「明日我令人送來。」
    「謝謝你。」
    「桂明,來,讓我擁抱你,別忘記我。」
    桂明說:「誰會忘記你。」
    「會的,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終有一日,觀眾會忘記我。」
    「那麼,你今日更要小心打算。」
    「我會,桂明,你放心。」
    她緊緊抱住年輕人,然後鬆手,「千萬保持聯絡,世上只有你真正關心我。」
    桂明走了。
    行李中最貴重的,是銀相架裹施小萍的簽名照片。
    同學並不迷明星,無人對照片有太大興趣。
    洋同學間:「你的姐姐?」
    桂明但笑不答。
    小女朋友甚有妒意,「她髮型過時了。」
    又有人問:「有廿六七歲月吧,多老。」
    「這到底是誰?」
    也有人比較熟悉行情,「我知道,是明星吧,叫施小萍,非常紅,但形象不算正派。」
    雖然都裝作不經意,但當這一顆明星在大學宿舍出現之際,大家還不是目不轉睛。
    施小萍穿一套咖啡色羊毛衣褲,披皮裘,長髮隨意束在腦後,不知怎地,雪白面孔同大
學古典建出奇配對。
    接待處通知桂明,說他有訪客。
    桂明來到樓下,一看呆住。
    他以為自己做夢。
    揉揉雙眼,發覺是真的,大喜叫嚷。
    施小萍也十分歡欣,「在街上碰見,定認不出來,你高了這麼多。」
    其實桂明早已高足,不過施小姐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
    她喃喃:「長這麼大了,是大學生了,認識你之際,才那麼一點點小個子。」
    他倆緊緊擁抱。
    同學們投來艷羨的目光。
    「你怎麼不預早通知我。」
    「我在倫敦拍外景,順道而已。」
    「逗留幾天?」
    「明日去巴黎。」
    桂明不敢露出失望之情,他已經夠滿足了。
    「你爸好嗎?」
    「托賴,最近他已減產,樂得清閒,聽說有新一批編劇,講究不眠不休開會,並且願意
改稿,修改重寫十次八次都面不改容。」
    「是,」施小姐頷首,「風氣已變。」
    「幸虧家父一向有打算。」
    「請我喝英人著名的下午茶如何?」
    他倆到附近小餐廳坐下。
    「我有禮物給你。」
    桂明驚道:「實在不能再收你的重禮了。」
    可是施小姐已經送上一隻名貴手錶。
    卻之不恭,桂明說:「謝謝你。」
    她握著他的手,「桂明,我戀愛了。」
    桂明猶疑,「上次聽你說要結婚。」
    她笑,「忘記上次,這次是真的。」
    自古中外電影皇后對感情事總有點迷糊,施小萍自不例外,桂明不以為忤。
    「仍是公子哥兒嗎?」
    「不,他有自己的生意。」
    「記者可知道此事?」
    「知道。」
    「下次別讓他們知道。」
    「還有下次?」施小萍駭笑,作勢欲打桂明。
    「喧擾得太厲害,妨礙事業。」
    「我決定息影。」
    「千萬不。」
    施小姐沒好氣,似笑非笑地說:「別告訴我施小萍屬於大眾。」
    「這是事實。」
    「我累了。」
    「休息完再來呀,我真不明白,電影事業給你名、利、地位,以及精神寄托,可是你一
直十分厭憎這一行。」
    施小萍疑視他,「嗯,到底是大學生了,口吻不一樣。」
    「清心直說,得罪了你吧。」
    「不,只有你會對我說真話。」
    「我怕你不高興。」
    「誰對我真心我總知道。」
    「電影是你事業,別輕易言棄。」
    「做一行厭一行。」
    「既然生活無憂,大可半退休。」
    「正打算如此。」
    桂明忽然提醒她,「錢財要小心。」
    施小萍笑了。
    她從來不擔心這個,財來自有方,各路英雄爭向獻媚,唯恐她不收禮物,本身片酬也不
弱,收入不菲。
    「謝謝你忠告。」
    「那位幸運的先生幹哪一行?」
    「他是一名基金經理。」
    原來做的是投機生意。
    她把照片給他看。
    人長得還算登樣。
    施小萍看著表,「導演軍令如山,我要回去了。」
    桂明送她上車。
    她看著他微笑,然後關上車門。
    桂明好不失落,一顆心巴不得跟著她飛出去。
    翌年暑假,他回家度假。
    第一件事便是找他的偶像。
    胡太太說:「你找施小萍?」
    「正是。」
    「這不是時候,她鬧情緒,已經躲起不見人。」
    什麼?
    胡匡伸一個懶腰,「一代美女隱退,另一代又冒出來,還是靠腦力好,待所有美女都老
去,褪色、沒落,我那一枝筆仍然繼續寫。」
    桂明追問:「發生什麼事?」
    「她男朋友生意失敗,連帶坑了她的私蓄,她得從頭開始。」
    桂明楞住,最壞的事終於發生。
    胡匡說:「別替她擔心,一下子又翻身。」
    胡太太沉吟,「美色大不如前,看樣子不容易。」
    「一定有辦法,她們,都是狐狸精托世。」
    桂明一震。
    「普通女子,哪裡會去得那麼高那麼遠,又擁有那麼多那麼不知足。」
    桂明幾乎把電話打爛。
    在錄音機上留下姓名原委。
    終於,在半夜,回音到了。
    施小萍聲音相當平靜:「桂明,回來了?」有三分欣喜,「我們非見個面不可。」
    桂明放下心來,「我以為你不再歡迎我。」
    「怎麼會,你是我唯一朋友,現在方便來我家嗎?」
    「十五分鐘後到。」
    人開門給他,桂明輕輕走進光線柔和的公寓,推開書房門,他以為眼花,長沙發上躺著
一隻白色長毛的小動物。
    他吃驚,險些叫出來,它像煞他少年時見過的那只狐犬。
    但是沙發上的它忽然蠕動起來,啊,原來是蓋著白色皮裘的施小萍。
    桂明鬆口氣,過去握住她的手。
    她醒來,看見桂明,嗚咽一下,「我以為你不愛我了。」
    桂明輕輕說:「我永遠愛你。」
    她低聲飲泣。
    桂明心碎,他一動不動陪伴她到天明。
    美女憔悴許多仍是美女。
    太陽升起,她精神略佳。
    佳明問:「有何打算?」
    「已接了三套電影。」
    桂明寬慰,「那多好。」
    「本行吹淡風,勢必不能像從前那樣一年軋十二部片了。」
    「損失重嗎?」
    「三千餘萬。」
    「那還算不幸中大幸。」
    「尚餘些房產,一時又脫不了手,故只得重操故業。」
    「以後,要帶眼識人。」
    「說得是。」
    他們緊緊擁抱。
    施小萍似乎振作許多。
    整個暑假他都陪著她。
    被記者拍下照片,傳他是她的新男友。
    桂明對傳言一笑置之。
    等暑假完畢,施小萍彷彿已似沒事人一樣了。
    至少,表面上與沒事人一樣,而稍有生活經驗的人都知道,面子上做得好,已經不簡
單。
    桂明心安理得的回英。
    胡匡問妻子:「他倆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手上拿著一本刊物,封面正是施小萍與他兒子。
    胡太太卻絲毫不擔心,「他們一直像姐弟。」
    「會不會有曖昧?」
    「你倒想,」胡太太大笑,「憑什麼,人家男朋友全是什麼樣身份的人!」
    「這倒是真的。」
    「放心,施小萍不會如此糊塗。」
    「說得對。」
    「她同他談得來是真的。」
    「你說奇不奇怪。」
    「她歷盡滄桑,自然懂得欣賞真純的友誼。」
    「對了,施小萍究竟什麼出身?」
    「她很少提起,彷彿是人家的養女……」
    桂明聽不到這些,即使聽到,也不會在乎。
    他畢業那年,父母沒來參觀畢業禮,施小萍卻來了。
    她比起她自己的全盛時代,姿色已經差很遠,可是不知底細的人看到她,仍然百份百驚
艷。
    她幫桂明拍照。
    在校園小息時她問:「有女朋友沒有?」
    桂明英笑,「大丈夫何患無妻。」
    她卻說:「我秋季將嫁到新加坡。」
    「啊。」
    「突然吧?」
    「還好,恭喜你。」
    「從此息影。」
    「那人對你好就可以。」
    「他願意與我平分財產。」
    「呵那就很愛你了,不過,需簽署合約。」
    「都已簽好作實。」
    桂明點點頭,防人之心不可無,吃次虧學次乖。
    「送我回酒店吧。」
    在車上她在後座打盹。
    自倒後鏡看去,桂明忽然又看見雪白毛茸茸一堆,像煞一隻狐狸在後座蜷伏。
    他轉頭一看,卻只看到睡夢中帶笑的施小萍。
    又眼花了,他想。
    這次分手,她作歸家娘,而他,將踏入社會拚搏。
    -----
    熾天使書城OCR
    http://welcome.to/silenc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