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作品集
小郭探案之茉莉花香

    伍光宇由地產公司經紀帶著去看房子。
    老式公寓房子只得四層樓高,沒有電梯,粉刷得十分雅致,光宇一看就喜歡。
    他被老朋友嘲笑生錯年代,如果他在五十年代出生,再適合沒有,廿多歲的他患懷舊
症,老是希望回到他母親那一代去做人。
    經紀是位年輕小姐,善解人意,靜靜地讓客人細心參觀。
    房子並不大,只有兩間房間,光宇想用其中一間來做書房,一推開門,他就喜歡,原來
落地長窗連著走馬露台,一室柔和的光線。
    他轉過頭來,「周小姐,我決定買下來。」
    周小姐笑了,「好極了。」
    就在這個時候,光宇鼻端聞到細細碎的一股香味。
    他抬起頭。
    房子經過粉刷、清潔、消毒,不應有任何味道留下來。
    這可能是周小姐用的香水。
    那味道異常地令人喜歡,清新,很快地消失在空氣中,引人遐思。
    兩個星期後,伍光宇遷入新居。
    再過兩個星期,經人介紹,他到小郭偵探社去見郭大偵探。
    他向小郭敘途搬進新居的過程,然後加一句:「你或許不會相信以後發生的事情。」
    小郭非常好奇,「請告訴我。」
    「那間房子的香氣,一直不絕。」
    小郭欠欠身,「房裡自動散出香氣。」
    「是。」
    「恐怕是鄰居點檀香吧。」
    「不,那是一種很高貴飄逸的香氣,有點似茉莉花香,若隱若現,非常動人。」
    琦琦在一旁看到伍光宇那樣投入嚮往的表情,吃一驚,忽然之間混身汗毛直豎。
    「我想請你們到舍下看看。」
    小郭說:「好,琦琦用得著你呢,你是辨別香水能手。」
    他們一行三人出發到伍府去。
    琦琦一進門,就歎為觀止,房子佈置得似五十年代一模一樣,沙發都有腳,茶几作流線
型,窗簾印有明花,她笑了。
    小郭用力吸鼻子。
    他什麼都沒有聞到。
    每一個角落都巡遍了,他甚至坐下來,靜下心,一言不發,凝視空氣,每隔五分鐘,就
抬起頭來,深深呼吸,仍然什麼都沒有聞到。
    琦琦站在露台上看街景,她一向佩服懂得生活情趣的人,她自己就馬虎得多,什麼都不
計較,因出生在困難的環境,有日也常思無日難,不敢盡情花費使用,她吃的穿的用的,都
是普通貨色,白毛巾選用印有著祝君早安那種,便宜而實惠。
    她才不會挖空心思把屋子佈置成某一個年代的樣子。
    自露台走進書房,她甫輕輕掩上玻璃門,就聞到一陣香味。。」
    一點不錯,這是茉莉花的清香,一閃而過,就似一個女郎輕輕走過,無意中留下體香。
    「小郭,」琦琦低呼:「你聞到沒有?」
    小郭連忙聚精會神用力吸幾下,發出索索聲,引得琦琦笑了起來。
    「沒有,」小郭失望,「什麼都沒有,你聞到什麼?」
    「茉莉花香,香水中的午夜飛行就是這個味道。」
    「我沒有聞到。」
    「小郭,不用懊惱,真正只有一點點,不是認真留意,不會察覺。」
    「沒想到我的嗅覺如此遲鈍。」
    伍光宇走過來,「這證明不是幻覺。」
    小郭說:「也許,這是你女朋友留下的香水味?」
    「我沒有女友。」伍光宇笑。
    「地產公司的周小姐呢,你沒有約會她?」
    伍光宇靦腆地說:「我們只在外面喝過兩次咖啡。」
    「她用什麼香水?也許你沾在身上不自覺。」
    琦琦忽然大膽的說:「小郭,交給我調查吧。」
    琦琦到地產公司去找周至美小姐,琦琦一見她就知道她與香氣無關。
    周至美打扮得整潔時髦,身上散發著一股藥皂香,她笑臉迎人地過來招呼琦琦。
    琦琦說:「我想找一層五十年代建成的老房子。」
    周至美笑道:「可見真正流行復古,供不應求呢。」
    「請盡量幫忙。」
    「老房子其實不好,重新裝修,費用高昂,我介紹你看較新的公寓如何?」
    琦琦笑:「我喜歡老房子。」
    周至美聳聳肩,「顧客永遠是對的。」
    她開著車子,陪琦琦去看房子。
    琦琦故意挑剔,把理想的,絕對可以立刻成交的公寓說成伍光宇的家那樣。
    終於周至美說:「有一間那樣的公寓,上兩個月經我手賣出去。」
    「住客滿意嗎?」琦琦明知故問。
    「他很高興,但,他說屋裡有味道。」
    「前任住客養過狗是嗎?」
    「不,不是臭味,是香味,這是老房子的缺點。」
    琦琦說:「管他呢。」
    「照說買賣已經做成,其餘不必理會,但是我有好奇心,替他做了一個簡單的調查,得
到一個意外的結果。」
    琦琦心一動:「有把結果告訴他嗎?」
    周至美看著琦琦,「請問你是誰,你可認識伍光宇?」
    琦琦立刻表示誠意,表露身份。
    周至美有些不悅,終於,她慢慢克服這個意外,跟琦琦說:「我已經向光宇拿了門匙,
我們一起上他家去,我把調查所得告訴你。」
    兩個女孩子便出發到伍宅去。
    周至美掏出鎖匙開門進內。
    兩人不約而同聞到香氣,這次較為濃郁。
    琦琦問周至美:「你有沒有把香味認出來?」
    「有,」周至美答:「這是五十年代十分流行的午夜飛行。」
    琦琦點點頭,完全同意。
    兩人坐下來,琦琦未等周至美開口。
    「這間公寓只賣過兩手,伍光宇是第二任業主。」
    「第一個是誰?他恐怕有五十上下年紀了吧。」
    「恐怕有了,健康不太好。」
    琦琦不敢再問。
    周至美推開書房的門,說下去:「他買了房子,預備結婚,一日提早下班回來,發現未
婚妻同他的弟弟擁抱在一起,喏,當日,他就站在這裡,他最愛的兩個人,坐在書房的長沙
發上。」
    琦琦震驚,「也許有誤會!」
    「沒有,他們同他說,要離開他,他調頭就走,一直沒有回來過。」
    琦琦睜大眼睛,「那麼,未婚妻同他弟弟呢?」
    周至美不響。
    「說呀,請說。」琦琦懇求她說下去。
    周至美答:「他們並沒有結合。」
    琦琦說:「後來呢,一定有後來。」
    「後來他拋棄她,她一時睹氣服了過量的藥物。」
    琦琦混身汗毛又豎起來,瞪著周至美。
    周至美低低的說:「醫生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語氣中無限唏噓。
    兩女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琦琦說:「她用的香水,就是午夜飛行。」
    周至美點點頭。
    琦琦嗚哇一聲,忍不住跳起來,周至美笑了。
    琦琦不好意思地重新坐下。
    「別多心,」周至美同她說:「也許她在此地倒翻過香水,沁入木地板中,歷久不
散。」
    琦琦問:「你怎麼知道這故事?」
    「是前任業主親口告訴我的。」
    「她對她尚念念不忘?」琦琦好不意外。
    「你知道從前的人,他們的對感情的看法,與新一代有很大的出入,他們真是很浪漫
的。」
    「那人有沒有結婚?」
    「沒有,他受到很大的創傷,房子一直空著,最近辦妥移民,才交我們出售。」
    「啊,原來這便是香氣來源。」
    「所以,我老勸人不要買老房子,太多過去的音影在裡邊。」
    「你打算幾時把故事告訴伍光宇?」
    「我?我不打算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了,」周至美笑笑,「你代我做這個醜人吧,拜
托拜託。」
    真是個聰明絕頂的現代女姓。
    「那麼,」琦琦說,「請你把第一任業主的姓名地址告訴我。」
    「那是我們公司的業務秘密,況且,人家已經飛往三藩市長住,」她不肯說:「你問伍
光宇好了。」
    琦琦也不去勉強她。
    她自己有辦法。
    第二天,她又回到伍宅來,坐在書房的長沙發裡,一抬頭,就看到大門,真的,一進門
便看得一清二楚,未婚妻同弟弟這樣明目張膽,恐怕是故意叫哥哥的知道這段私情,他們急
於要擺脫她。
    多麼自私多麼殘忍。
    愛情會令人這樣盲目,那倒不如不愛的好。
    鼻端又聞到那股淡淡的清香。
    琦琦在心裡問:不知名的女士,你在這裡徘徊嗎,你對過往是否有太多的遺憾?
    等了半晌,沒有得到回答,琦琦回轉偵探社。
    小郭依然堅持說:「我什麼都沒有聞到。」
    琦琦忍不住說他一句:「你真是個幸運的人。」
    「疑神疑鬼。」
    過兩天,琦琦約見伍光宇。
    她問她:「你有沒有做怪夢,有沒有聽見屋內有不正常的響聲,有沒有其他的事發生?
多細微都不妨,希望你告訴我。」
    伍光宇很肯定的說:「沒有,一切如常。」
    「與周小姐還有見面嗎?」
    伍光宇答:「我們只不過是業務關係。」
    琦琦點點頭,他倆並不適合,她太清醒,他太感性。
    輪到伍光宇問:「陣陣香味,倒底從何而來。」
    「我不知道,我還在研究。」
    「夜闌人靜,香氣更加濃郁,有時我為此留戀書房,不忍離去。」
    琦琦心一動,「睡房內有沒有香味?」
    「沒有,」他搖搖頭,「我真怕自己將來會為這只茉莉花香水而愛上用它的那位小
姐。」
    琦琦笑,「這將會是一樁美事。」
    過二日,小郭問:「有答案嗎?」
    琦琦不敢回答,她一絲線索都沒有。
    小郭懶洋洋地打個呵欠,「好幾個星期了。」
    「你比我更糟,」琦琦忍不住回嘴,「你連香味都聞不到。」
    「但我找到前任業主。」小郭揚起一條眼眉。
    「太好了,」琦琦大喜,「誰,在哪裡,他可願接見我們?」興奮之極。
    「你去見他吧,但我不認為他可以告訴你香氣來源,這件事恐怕連他也不曉得。」
    琦琦一手取過號碼就去與當事人聯絡。
    小郭見她這麼熱心,暗暗好笑。
    雖似盲頭蒼蠅,畢竟情有可原。
    既是室內的香味,應在室內尋找,但琦琦卻對香味背後的故事更感興趣……也罷,隨她
去吧。
    憑她的細心,也許會得到意外的結論。
    琦琦終於約好周占柱先生見面。
    他比她想像中年輕、英俊、爽朗。
    周先生不像個失意者,他天生有種體貼女性的傾向,令琦琦感覺非常舒服。
    一見他琦琦便說:「聽講你已經移民。」
    他很坦白地說:「不捨得這個城市,故意拖慢來辦手續。」
    琦琦說:「像你們有底子的人,到哪一個國家都受歡迎。」到這種關頭,還有人說錢不
重要,簡直昧死良心。
    周先生笑笑,雖然鬢腳已白,絲毫無損他的風度儀容。
    琦琦開門見山,「我有一個朋友買下你以前的住宅。」
    「你指玫瑰徑那一所公寓?」
    「正是。」
    「我很久沒有回去過,算一算,足足四分一世紀。」
    「聽說那地方令你傷心?」
    周先生訝然,「你聽說了不少呀。」
    「對不起,我知道這是你的私事。」琦琦有些尷尬。
    周先生沉默一會兒,「事隔多年,宛如別人的故事,別人的往事。」
    琦琦很明白那種淒茫的感覺。
    她靜靜等他開口說故事。
    「外人把故事歪曲了,不錯,我的未婚妻的確與我弟弟相愛,但那一日,我不是意外撞
到他倆,而是他們主動約我攤牌。」
    琦琦覺得至今他還偏幫著背叛他的兩個人,如此器量,真正難得。
    「我退出之後,他們一直住在那幢公寓內。」
    「那是你的房子呀。」琦琦代他不服。
    「誰的房子不一樣呢,失去她等於失去一切,我不會計較。」
    「他們佔盡你的便宜。」
    周占柱笑笑,「我是甘心的。」
    世上還有這樣的好人,那位女士不知她損失了什麼。
    「後來,聽說他拋棄她。」琦琦覺得有點痛快。
    周占柱搖頭,「不是這樣的,不久她罹病,她主動遺走他,我知道得最清楚,我去看過
她。」語氣無限唏噓。
    這與周至美的版本有相當大的出入。
    「對,我們講好有交換條件,」周占柱說:「現在輪到你把神秘事情告訴我。」
    琦琦看著她,「你護著她,沒把真相說出來。」
    周占柱牽牽嘴角,「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真相。」
    琦琦問:「後來她病逝,她沒有自殺?」
    周占柱點點頭。
    「來,輪到我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你。」
    她把周占柱帶回老家去。
    一進門,他便愣住,「誰,誰把屋子佈置成這樣?」
    琦琦笑,「一個不可救藥的懷舊主義者。」
    他坐在沙發上,「這簡直似一個夢。」
    琦琦去推開書房門。
    周占柱忽然凝神,琦琦看見他這樣的反應,知道他也聞到香味。
    他轉頭看向琦琦,琦琦向他點點頭,表示就是這件事。
    「她在哪裡?」
    琦琦不知如何回答。
    「這樣說來,她一直住在這裡?」
    「現任屋主也請我們替他尋找答案。」
    周占柱深深歎息。
    「周先生,過去的事讓它過去吧,你已經盡心盡力。」
    周氏有點感激這個懂事的女孩子。
    「早知如此,我不該把公寓出售。」
    「對了,周先生,周至美小姐是你什麼人?」
    「她是我的侄女兒,這所屋子,便是托她出售的。」
    「她不是你那個弟弟的女兒吧。」
    「不,那個弟弟,他同我一樣,都沒有再結婚。」
    琦琦吁一口氣,「那位女士,她長得很美?」
    「美固然是美,但世上美女極多,不不,不是因為她美,而是因為她的溫柔。」
    周占柱在室內徘徊良久,終於偕琦琦離開現場,這次一走,是真正不會回來了。
    來接他的是,正是周至美。
    周至美向琦琦說:「沒想到我大伯願意見你。」
    琦琦衷心的答:「謝謝你們兩位。」
    謎團還沒能解開。
    小郭向琦琦說:「案子拖了一個月了。」
    琦琦氣餒,「換了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我會推了此案,因為我根本聞不到任何香味,那純是你們的心理作用。」
    琦琦沒好氣。
    「還有,你搜查過屋子每一個角落沒有?」
    「搜什麼?」琦琦瞪著她。
    「證據呀,一股香味不會平白留在公寓內二十五年不散,總有個來源,是不是?」
    一言提醒了琦琦。
    「我陪你走一趟吧。」
    周未,伍光宇不在家,看情形,他大概已找到女朋友,屋子佈置得這樣漂亮,人只不過
深夜回來睡一覺,多麼浪費。
    「香味在什麼地方最濃郁?」
    「書房。」
    小郭一進書房便逐格地板檢查,然後輪到窗簾背後,衣櫃角落,書架頂端,他一寸一寸
細心察看,花了好些時候。
    忽然問:「這只櫥裡放些什麼?」他敲敲一隻花梨角櫥。
    「不知道,它一直鎖著。」
    「是伍光宇的東西嗎?」
    「我不知道,但伍光宇交給我的一大把鎖匙中可能有一條可以開啟。」
    「過來試一試。」
    琦琦挑出枚小小銅匙,一打就開。
    裡面什麼都沒有。
    但茉莉花香忽然撲鼻而來。
    琦琦興奮地說:「在這裡了。」
    小郭失望的說:「我仍然什麼都沒有聞到。」
    琦琦拉開一格抽屜,捧出一隻水晶香水瓶,瓶子大而圓,玲瓏剔透,在光線下晶瑩可
愛,香水已經蒸發乾沽,只剩下深棕色跡子,不過仍然芬芳撲鼻。
    午夜飛行。
    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
    那位女士何嘗有回來。
    白叫懷念她的人哀傷欲絕。
    白鉤起一段傷神的往事。
    琦琦低下頭,「此案已破。」
    小郭接過香水瓶嗅一嗅,「原來是這只瓶子作祟,它一直靜靜地孤寂地散香味。」
    「誰把它放在那裡?」
    「當然是女主人。」
    「二十五年來它一直躺在櫃內?」
    「恐怕是。」
    「原來如此。」
    「把這件事告訴伍光宇吧,我們可以下班了。」
    琦琦點點頭,推上櫥門,把水晶瓶子放在書桌上。
    第二天一早,琦琦告訴伍光宇,屋內那股茉莉花香的來源。在現今這個繁忙的商業社會
中,任何事情都依著一定的軌跡發展,沒有什麼事是不能解釋的。
    伍光宇彷彿不大關心,「書房裡的角櫥?對,它屬於前任住客,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一回
事,下班我上來把餘款付給你們。」
    琦琦幾乎不好意思收他的費用。
    伍光宇過了一天才來。
    他身邊跟著個女孩子,琦琦看見她簡直覺得眼前一亮,她雪白的鵝蛋臉簡直似發出瑩光
來,雙眼明亮溫柔似兩泓水,難怪伍光宇緊緊握著她的手,像怕她逃走。
    琦琦還沒開口,伍光宇已搶先介紹:「我女朋友朱明明。」雙目不願離開她的倩影。
    琦琦本想招呼她,忽然鼻端接觸一股熟悉香味,她非常震驚,凝視朱小姐。
    伍光宇取出支票付給小郭,一邊說:「你們找出的香水瓶子,現在屬於我,明明看見,
不知多喜歡,拿了去用,她說這種古董款式已不多見,是不是,明明?」
    這時小郭叫他:「伍先生,請到這裡拿收條。」
    伍光宇走到那裡去。
    琦琦乘機問:「朱小姐,你用的是什麼香水?」
    「香水?」那女孩子輕快地反問。
    「是呀,茉莉花香味,很適合你。」
    她微笑答:「我從來不用香水。」
    琦琦吃驚,「可是我聞到一股香味。」
    朱明明聳聳肩,「我卻什麼都沒有聞到。」
    琦琦不出聲。
    朱明明走到那裡,香氣傳到那裡,琦琦不敢再說什麼,一定是她多心,處理這件事的時
間久了,她不能忘記那股香味。
    她看見小郭暗示她過去說話。
    「琦琦,」他低聲問:「你的臉色蒼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事。」琦琦否認。
    「對了,你有沒有聞到朱小姐身上的香水味?幽香動人,難怪女性愛用香水。」
    琦琦合不上嘴,「你終於聞到了。」
    「就是這個香味?」小郭問。
    琦琦點點頭,臉上露出驚怖的神色來。
    「你肯定?」小郭再問。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種香氣。」
    那邊伍光宇揚聲,「我們要走了,改天喝茶。」
    小郭連忙追上去送客,「這麼急,約了人嗎!」
    伍光宇答:「去接我弟弟光宙飛機,他自澳洲畢業返來。」
    琦琦一聽,好似當頭給人淋下一盤冰水。
    她怔怔地憐憫地看著這一對年輕人,不祥的預兆充滿她的心胸,她想開口勸阻他們,卻
不知從什麼地方說起,琦琦急得要落下淚來。
    只聽朱明明說:「光宇說他弟弟英俊瀟灑,真要看過才信。」
    小郭笑,「那你們趕快去吧。」
    伍光宇已經拖著朱明明走了。
    琦琦猶自發呆,忽然覺得香盈滿室。
    小郭轉過頭來,看見琦琦欲哭無淚的樣子。
    他緩緩勸道:「也許事情同你想像會有出入。」
    琦琦不語。
    「假如已經注定要這樣發生,你我又有什麼力量扭轉命運?」
    「那股香味……」
    「是,」小郭點點頭,「真神秘,它是命運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