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作品集
上司

    調組的時候,曾新生的老闆彼得楊悻悻地說:「就是看不得我手下略有一個平頭整臉的
人。」
    這樣說已算是表示賞識手下,新生不禁有點高興。
    彼得楊歎口氣。「你這次出去,要小心行事。」
    「是。」
    「新上司陳丹是個怎麼樣的人,相信你也聽聞了。」
    新生實在不敢搭腔。
    「那女人是個瘋子。」
    新生吃驚地看著看彼得楊,佩服他亂說話的勇氣,新生自小性情溫和,做什麼都留個余
地,很少衝動,也很少為自己的言語與動作抱歉。
    成年人嘛,怎麼可以亂說話。
    「做得不滿意,去大老闆處告她,我支持你。」
    嘩,公然煽動手下越級挑戰,非同小可。
    看樣子彼得楊真恨死陳丹挖去他的得力助手。
    新生只得說:「看情形吧。」
    「陳丹的私生活一直浪蕩,你要當心。」楊彼得獰笑數聲。
    新生莞爾。「但,我早已過了二十一歲了。」
    「她會蹂躪男童,相信我。」
    「我會步步為營。」
    「陳丹是個賤人,我要好好對付她。」彼得楊握緊拳頭。
    新生退出來。
    多麼好,這樣當眾恣意侮辱對頭人,新生希望他也可以做得到:破口大罵,李甲是蠢
驢,張乙是狂魔,而趙丙是小丑。
    一定很痛快。
    不過在別人眼中,如此欠缺修養,恐怕也會被視為瘋犬,划不來。
    新生一貫的作風是替人設想。
    唉,有頭髮,啥人想做癩痢。
    各人有各人的苦衷,不能隨意訴苦,只得變個方法發。
    新生悶的時候,喜歡一個人坐在小公寓的客廳裹,靜聽音樂,一邊喝杯威士忌加冰。
    越來越少約會了,下班已經很累,不耐煩討好女孩子。
    新生最喜歡的歌,叫夜來香,是一支在他出生前十多年已經開始流行的調:
    那南風吹來清涼,
    那夜鶯啼聲淒愴,
    月下的花兒都入夢,
    只有那夜來香,
    吐露著芬芳。
    新生也知道,夜來香,就是本市夏季隨時可以買得到的玉簪花。
    這種花已經不流行了,正如歌頌它的歌曲一樣。
    很久很久之前,男人需要養家,而女人,也樂意給男人養,溫柔芬芳一如夜來香。
    新生想,不要怪女性日益不羈,是男性的無能,慣成她們這樣。
    既然她們非飛到野外覓食不可,就練成一副鷹的模樣。
    要怪,可以怪社會。
    他揉揉雙眼,明天,要向新上司陳丹女士報到。
    也不只一個人說陳小姐的壞話了。
    年紀比較輕的女同事一聽到陳丹兩個字,都故作驚慌狀。「厲害、可怕!」她們說。
    不是不誇張的,用來博取別人同情,一方面特意露出柔弱之態。
    新生心裹暗暗好笑,算了,姊姊妹妹,別作戲了,誰又是省油的燈,誰又比誰更好欺
侮。
    陳丹身為一組之長,不見得會張嘴去咬無名小卒,這些人無端先自抬身價,大聲叫怕,
彷彿真有資格同陳丹招架三數回合似的。
    新生打一個呵欠,怪現象見多了,還真悶。
    一向鎮靜的他,當晚也作了噩夢。
    夢見一個女巫滿嘴鮮血追著他殺。
    新生很明白為什麼患癌的人越來越多。
    准九時,他向陳丹小姐報到。
    以前曾經見面,不過都是遠距離,這次離她不到兩公尺。
    年紀不輕了,仍然標緻,晨曦照到她左邊臉,卻沒有放下子,可見是不拘小節的人。
    她開口:「彼得楊的報告給你三個甲。」
    新生只得欠欠身。
    「希望半年後我也能給你三個甲。」
    新生答:「希望不負所托。」
    陳丹抬起眼來,新生不禁想,這個女人,十八、二十二的時候,不知多麼漂亮。
    「你去與馬嘉烈辦交接手續吧。」
    新生靜靜退下。
    馬嘉烈在等他,笑問:「怎麼樣?」
    「長得很好。」
    「這一、兩年已經露出疲態了。」
    「她同傅說中有什麼不同?」
    馬嘉烈答:「她也是血肉之軀。」
    「我相信是。」
    「外頭把她神話化了,她也有得有失,她也有喜怒哀樂,只不過不說出來。」
    新生有點意外,看樣子馬嘉烈與她相處得不錯。
    「有很多次,她令我下不了台,但,出來做事,顏面真是小事,誰理得了誰的弱小心靈
是否遭到損害,目標要緊。」
    馬嘉烈這樣懂事,新生不禁對她另眼相看。
    開頭一個月,陳丹並沒有什麼重要的工作派給新生。
    新生沉住氣,盡量學習。
    馬嘉烈對他有好感,傾力相助,新生請她吃過兩頓飯回敬。
    但是,二十五歲的孩子,要求不只吃飯吧。
    第二個月,壓力來了,一個計劃摔下來,叫金童玉女一同籌備,沒有一點指示,只給了
死線限期,新生很不習慣這種作風,但馬嘉烈說陳小姐一貫如此。
    新生每天要做到晚上七點才走,明明需要四個人才能應付的工作,偏偏只有兩個職員死
干。
    女孩子體力差,睡眠不足,馬嘉烈患感冒,眼前金星亂舞,還撐著來做工,匯報時有什
麼差錯,陳丹一樣苛責。
    新生嘴裹不說什麼,到底年輕,眼神卻出賣了他。
    一日下午,馬嘉烈實在累,告假回家休息。
    新生桌前文件堆積如山,怕要熬到深夜。
    新生性格優秀的一面表現出來,他處變不驚,不煩不躁,氣定神閒,逐一仔細批閱答
覆,完全大將風度,只不過喝多幾杯咖啡。
    陳丹走過幾次,暗暗留神,心中讚賞。
    馬嘉烈終於倒下來,緊張過度,耳水失去平衡,嘔吐大作,進了急診室。
    新生只得把她那份也攬到身上,同舟共濟,至多做通宵。
    開完會回來,再做文件。
    兩天之後,也長了黑眼圈,同時,舌頭有點麻痺,臉上長出小疱;。
    一日午飯回來,發覺陳小姐坐在他的位子上,手揮目送,瀟灑地在回覆堆積的公文。
    新生一聲不響,坐到馬嘉熱的椅子上,與陳丹相對工作。
    兩個人一直沒有吭聲,也沒有停下來,一直手與腦不停地做到下午六點鐘。
    兩個秘書捧著文件出去依指示辦事,該打字的馬上打,該傳真的立刻發,該交到老闆手
的即時送出……
    新生發覺陳丹快、準、狠、背脊挺得筆直,好像可以一直做到第二天清早。
    六點三刻,她吩咐傳達員去買晚餐。
    新生看看手錶,大膽地說:「不如到附近飯店好好吃一頓。」
    陳丹一怔,抬起頭來。
    「疲軍焉能作戰,吃飽了再來。」
    許久沒有人敢同她說這樣的話,她一時不知如何應付,忽然想喝一口酒鬆弛肌肉,於是
抓過手袋站起來,竟答應了這個約會。
    兩個人在燭光下對坐。
    新生不愛說話,陳丹顯然也不懂這門藝術,但是氣氛倒還融洽。
    由新生大方自然地為她點酒叫菜。
    結帳的也是他。
    同女性外出,不管她年紀、地位,新生都覺得應當付帳。
    吃完了,回到寫字樓,兩人挑燈夜戰,做到十二點。
    新生把上午的會議記錄寫出來,交給陳丹批閱,她修改過,立刻叫人打出來,交上去傳
閱。
    爽快磊落,以往彼得楊做事如吃了豬油膏,非三催四請不肯簽上大名,愛擺架子。
    各人辦事作風不一樣。
    每跟一個老闆,新生都覺得他長了一智。
    只有少數極之能幹及幸運的人可以有他們自己的事業,不然的話,總得服侍一位上司,
總得學習與他相處,即使位極人臣,上頭還有天子。
    他送陳丹回家。
    她竟在車裹睡著了。
    也是人,也會累,也會軟弱。
    新生的母親與大姊是老式女人,從來未曾試過外出工作,所以新生一直認為女人是應該
享福的,他也一直有呵護女性的習慣。
    到了。
    他停下車子。
    引擎聲一熄滅,陳丹也自動睜開眼睛,她有剎那的迷惘,像是不知身在何處:但馬上醒
覺,推開車門,「謝謝你。」還有,「明天見。」
    「要送你上去嗎?」
    「不用了。」
    新生也覺得她可以應付。
    他開走車子。
    計劃如期舉行,馬嘉烈趕回來做司儀,新生鬆口氣,覺得前所末有的累。
    想來陳丹更加疲倦。但,說給誰聽?
    有伴侶跟沒伴侶的分別便在這裡。是,對方並幫不到什麼,對方也只是人,不是神,但
得到精神支持,分工合作,到底減少一份落寞孤獨。
    事完後馬嘉烈同新生說:「聽說你們一起吃飯。」
    新生反問:「誰同誰?」
    「你同陳小姐。」
    新生一怔,誰看見了,當新聞來說。
    「她對你,另眼相看。」
    「是嗎?」新生微笑。「一定是因為我辦事得力。」
    「還有,長得英俊。」
    「馬嘉烈,我以為你與眾不同。」
    「你會為我辯護嗎?」
    「沒有人說你的是非呀。」
    馬嘉烈點點頭。「我沒有資格。」
    「我們別在公司裹談這些。」新生溫和的說:「隔牆有耳。」
    馬嘉烈只得訕笑。
    她已經知道曾新生不打算與她有進一步發展,興致索然,尋找可能性真是人累人的一件
事,而時間偏過得這麼快,一下子三、兩個月就過去了,老了少女心。
    星期六下午,新生沒有回家,在電腦前研究一份市場調查的漏洞。
    沒想到陳丹在三點左右也回轉來。
    新生只向她點點頭。
    她聽完幾個電話,走到新生面前坐下。
    新生抬起頭來。
    「沒有約會?」
    新生笑:「還沒下班。」
    陳丹點點頭:「像你這樣細心的小朋友,的確少有。」
    新生聽到這樣的稱呼,啼笑皆非。
    陳丹說下去:「我敢說,彼得楊還在本公司站得住,肯定因為有你匡扶。」
    新生連忙分辨:「彼得手下猛將如雲。」
    陳丹似笑非笑地看住他:「你這是忠厚呢,還是過分圓滑?」
    新生維持緘默。
    陳丹點點頭:「也好,你不肯彈劾他,想必將來不會批評我。」
    新生見她明白這個道理,很是高興,有時人太聰明機智了,淺易平放在那裡的道理,反
而看不清楚。
    陳丹吁出一口氣:「有沒有覺得我厲害?」
    新生沒想到她會這麼問,很直覺老實地回答:「這是戰場,不厲害怎麼應戰,打到今
天,當然有三、兩下散手,這個問題不算問題。」
    陳丹一呆,細細咀嚼新生的話。
    新生說:「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目標,你認為應該這麼做,就勇往直前好了。」
    「犧牲在所不計?」陳丹低聲問。
    「有什麼事毋需犧牲的?吃一個雞蛋還可能導致膽固醇過高。」
    「新生,你的想法真特別。」
    「會不會過分樂觀?」新生笑。
    「年輕人樂觀是正常的。」
    新生看看手錶:「老太太,下午茶的時間到了,出去喝一杯如何?」
    陳丹微笑:「孩子們總是掛著吃。」
    「不吃不長高嘛!」
    陳丹忽然仰起頭笑了,新生替她挽起公事包,與她一起去搭電梯。
    這件事當然也有目擊證人,陳丹女士從來沒有笑過,更別說是大笑了,平常聽見別人的
笑聲,都會皺起眉頭表示反感。
    今天,怎麼會笑?
    一定是因為曾新生的緣故。
    這次,提出質詢的不再是馬嘉烈,而是彼得楊。
    他約新生下班去喝一杯。
    一開口便很猥瑣的問:「你與陳丹之間究竟搞什麼鬼,說來聽聽。」
    新生十分反感,強忍著說:「她是好上司。」
    「好?」彼得楊趨近新生耳畔:「……好不好?」
    新生沉默了五分鐘,若無其事地看看手錶:「我還有點事要回公司,失陪了。」
    離開了酒廊,新生才發覺一邊耳朵麻辣不止,胸口一團怒火要用力才壓得下去。
    在辦公室門口剛碰到陳丹,他一雙眼睛忽然紅了,鼻子發酸,忍不住,拉住她。
    陳丹看到新生這個樣子,也吃一驚:「什麼事?」
    新生知道失態,慢慢鎮靜下來:「沒什麼。」
    陳丹知道一定有事,他不肯說,她不想勉強。
    新生緩緩坐下來,無緣無故,沒頭沒腦的對陳丹說:「我永遠支持你。」
    陳丹笑,還這麼天真,可見到底年輕。
    「謝謝。」她說。
    晚上回了家,一杯下肚,新生嘲笑自己,剛才竟有揍打彼得楊及擁抱陳丹的衝動,太不
夠道行。
    他抱著慚愧的心入睡。
    秘書室是傳言滋生地,陳丹很快知道那日曾新生神色大異的原因。
    這孩子……她別轉面孔,從來沒有人為她抱過不平。
    陳丹留神,與新生比較疏遠,連那一、兩句難得的閒聊也收起。
    辦公室羅曼史是事業的荊棘,同董事又還好些,同手底下一個小男孩,可說是致命傷。
    就因為喜歡他、欣賞他,更加不可以有任何表示。
    自那一日開始,陳丹便設法要調走新生。
    真可惜,她多想把他留在身邊多些時候,他實在是好幫手。
    調走他,又不能委屈他,也是費神的一件事。
    兩個人始終天天見面,一同進出,陳丹又不能過分冷落新生,況且,很多時候,她也樂
意接近他。
    兩個人的關係進入微妙階段。
    他們說,只有曾新生,才可以放膽在陳丹面前說一、兩句笑話。
    還有,當陳丹鐵青面孔,六親不認的時候,也只有曾新生上前說話,她才肯聽。同時,
緊繃的肌肉會得放鬆。
    當然不尋常。
    彼得楊同人說:「沒想到陳丹會被一個小毛頭降服。」
    馬嘉烈心想,真悲哀,聽不得一句半句好話,一世英明可能盡喪一朝。
    但,這樣的擔心是多餘的。
    陳丹把感情拿捏得恰到好處。
    她不會行差踏錯。
    誠然,許久許久沒有談戀愛了,精神別有寄托,並不至於像一般人想像中那麼空虛。
    曾新生勾起她的回憶,多年之前,讀大學的時候,在加拿大,她也認識過一個這樣溫柔
的男孩子。
    一年之後,她因事轉校,他苦苦不肯放棄,電話、書信不絕,終於在一個冬夜,乘長途
公路車,越省探訪,陳丹永遠不會忘記,那夜氣溫,是華氏零下四十度。也許他並不至於愛
她愛到那個地步,也許只因為他精力過剩得要爆炸,非這樣轟烈的發不可。
    都過去了。
    新生令她想到他。
    新生的沉默忍耐,也只能維持到某一個階段。
    一個早上,他在公司附近的快餐店排隊輪候,買一客三明治,前面站著兩個女孩子,正
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
    「不只是女人利用兩性關係在公司裹往上爬。」
    「什麼意思?」
    「我們那裡,有位副經理,巴結女上司,很有一手。」
    新生一震。
    前面的女孩說下去:「替老闆挽手袋,陪老闆喝酒,就差沒一直陪到房間去。」
    「你怎麼知道沒有?」
    嘻哈起來。
    新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仔細看了看那個侮辱他的女孩子,他不認識她,不知她是哪
個部門的職員,從來沒見過她,但是,她卻言之鑿鑿地講他的故事,彷彿親眼目睹。
    新生心灰意冷,買了三明治便回辦公室,一聲不響,坐下沉思。
    他不打緊,也不在乎。但是,他總得為陳丹著想。
    求調。
    他決定晚上就同陳丹說。
    調回彼得楊那裡,在所不計。
    他剛想約陳丹,沒想到她先同他說:「下了班,我們去吃頓飯如何?」
    這不過是他倆第二次約會,外頭已經傳得沸騰,多麼不公平。
    「我有話同你講。」陳丹說。
    「我也是。」新生衝口而出。
    「那好。」陳丹微笑。
    這一天,陳丹穿看一套淡灰色剪裁精緻的套裝,腰身束得很緊,特別顯得婀娜。
    新生想,難怪這麼多人要說閒話。
    不知多少人盯著陳丹,要揩點便宜,苦無門路,如今以為給一個小伙子得了去,怎麼不
吃醋、怎麼不氣、怎麼不發牢騷。
    馬嘉烈冷冷看著新生。
    不錯,她是謠言發起人,她看不過眼,那個標梅已過的女人,有了事業,居然還妄想追
求愛情,不可以!
    下班,新生與陳丹雙雙離開辦公室,馬嘉烈立刻取起分機電話叫各人注意。
    到飯店坐下叫了酒,新生不知如何開口。
    倒是陳丹,大方地問:「你先說還是我先說?」
    「我先說。」
    「好,請。」
    「陳小姐,我想求調。」
    陳丹笑了:「我倆英雄之見略同。」
    新生一怔:「怎麼說法?」
    「我已經安排調你職位。」
    新生沉默,低下頭。
    「你在彼得楊處做了兩年,他推薦你,大老闆要我看你的實力,我毫無異議,恭喜你,
新生,下個月你正式升任。」
    新生並不見得十分高興,他覺得還不夠,看得也不夠。
    他只微笑說:「謝謝你。」
    「同時我也調走馬嘉烈。」
    「她也升職?」
    「不,那麼愛說話的人,該往公關組,多受訓練。」
    由此可知陳丹什麼都知道。
    她輕輕問:「你很在乎別人說些什麼是不是?」
    新生點點頭,又搖搖頭,十分矛盾。
    「過些日子,你就不介意了,我在本公司十年,什麼樣的謠言都聽過,多嘴的旁觀者想
像力不知多麼豐富,聽聽就麻木不仁。」
    新生不出聲,這樣大方,但名譽就泡湯了。
    「成則為王,敗則為寇,做事憑實力,名譽不值什麼。」
    「真的?」
    「這是一個功利社會,相信我,只要會替老闆賺錢,其他不重要。」
    「你這樣說,好似有點偏激。」
    「你將來會明白。」
    「是。」新生說。「現在太小,什麼都不懂。」
    陳丹又大笑起來。
    新生再也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深深一吻。
    月終他就調升了。
    彼得楊得意洋洋:「小曾,怎麼謝我?」
    新生當然懂得怎麼應付。
    「我早知你不是池中物。」彼得仍然興高采烈。
    新生覺得諸位上司待他真正不錯,都是真心為他好,心中感動,不住道謝。
    一個月後,新生自己也做了老闆,手下有一男一女兩位新同事協助他做事業。
    果然不出他所料,發號施令背大旗,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幸虧他人緣好,可以請教陳
丹及彼得楊。
    對於陳丹……新生的心溫柔地牽動,若不是兩個人都控制得好,不知會發生些什麼事。
    他對她始終戀戀。這時,他又不介意那些謠言了,至少傳言把他們拉在一起。
    最近,他們不再傳陳丹同曾新生,而是傳曾新生同他的手下馬麗。
    「會撒嬌到底兩樣。」
    「看見曾先生,面色完全不同。」
    「你有沒有那一手?沒有的話,還是乖乖地捱吧。」
    新生決定裝聾。
    他約了陳丹喝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