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

作者:亦舒
高少豐對男朋友只有一點不滿,她對姐姐少華說:「不知怎的,他為人竟是這樣的 懦弱。」 少華微微一笑:「如果只有一個缺點,那真是你的福氣。」 「可是男人懦弱,罪不可恕。」 「別太挑惕了。」 少豐抬起頭,有點沮喪:「可是交往一年多,我發覺他膽小如屬。」 少華瞪了妹妹一眼:「你太任性了。」 「我有實例證明。」少豐向姐姐訴苦。 網球場中,有人逾時不走,佔用了他們的時間,周凌宇不願與人交涉。少豐忍不住: 「喂,你們該走了。」 「是嗎?」那個年輕女子掀掀嘴角,「我還以為你們是拾球的。」 少豐鐵青著臉:「小姐,做人公道些。」 那女子走過少豐身邊,故意撞了少豐一下,少豐踉蹌後退,周凌宇連忙扶住女友。 少豐氣急:「去向她講道理啊!」他只是傻笑。少豐氣得扔下球拍而去。 少華說:「也許,他是個君子。除開這一點呢?」 「樣樣都好,」少丰神色放緩,「細心,體帖,上進,一切以我為重。」 「那麼,忍耐一點。」 少豐卻越來越煩惱。星期五,她興高采烈安排節目,周凌宇卻說:「我周未沒空, 對不起。」 少豐一怔:「那麼,下星期五。」 「接下來這三個月,我都不行。我要主持集訓。」 少豐無言,男友認為工作比休閒重要,她無話可說,叮囑道:「多打電話來。」 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了,周凌宇不但人影不見,連聲音也失蹤了。少豐從前最討厭那 種時時抱怨男朋友沒時間陪自己的小女人,可現在她也忍不住滿腹牢騷。 少華勸她:「有志氣的男人,決不做脂粉奴隸。」 「他最近只有星期一晚上才和我通電話,聲音疲倦到極點,說著說著,半響沒回音, 原來睡著了。我才知道我會催眠。」 少華問:「你相信他嗎?」少豐點點頭。 少華生活經驗比較豐富,她覺得周凌宇有事隱瞞。這個被談論的男人終於出現了, 他的皮膚曬成了金棕色。少豐嚇了一跳:「我以為你在辦公室苦幹,不見天日。」「我 要陪客人打高爾夫球。」 少豐說:「我很想念你。」「我也是。」他們擁抱了一下。 少豐說:「顧慈家的泳池開放,邀我們去玩。」「我陪你。」 過了半小時,就發生了不愉快事件。鄰居是洋人,嫌他們喧嘩,前來警告。不過是 下午四點,大白天,有人覺得洋人欺負華人。所有男生都跑去據理力爭,少得不亦爾乎, 後來連女生也加入了戰團。主人家生氣,要叫警察來主持公道。 可是單單不見了周凌宇,少豐四處找他,發覺他在帆布椅子睡著了。少豐像是被淋 了一盆冷水,好不失望。這人那麼會逃避,將來怎麼依靠他?有的男人一生只會躲在女 人的背後,難道周凌宇就是這種人? 少豐伸手去推他。周凌宇醒來:「咦,什麼事,連警察都來了?」 少豐冷冷地看著男友,說:「我們走吧。」少豐心中不是滋味。 送她到家,周凌宇說:「少豐,我有話想同你說。」 「我累了,改天吧。」「我有重要的話想同你說。」 「那麼,上來喝杯茶慢慢說吧。」不是想提出分手吧?少豐意興闌珊,一早說明白 也好。 周凌宇喝過茶,忽然微笑道:「少豐,我向你求婚。」 少豐楞住了。若是半年前聽到他求婚,她會高興得大跳大叫,可是今天,她有些猶 豫。 周凌宇取出一個首飾盒,打開,少豐看了她一向喜歡的那只鑽石戒指。她取出把玩 片刻,始終沒有往無名指上套。 周凌宇問:「你需要考慮?」 少豐點點頭:「我奢望一生只結一次婚。」 「你放心,婚後我一定以家庭為重。」 三天後的晚上,少豐已經準備休息,門鈴響了,是周凌宇,他身穿一身黑衣。少豐 不由笑道:「打扮得像飛賊,去哪裡?」 周凌宇凝視著她,把她緊擁入懷。「喂喂喂,幹什麼?」 「永遠愛你。」 少豐啼笑皆非:「來,泡一杯咖啡給你,慢慢說。」 「不,我有急事。」 少豐不悅:「你一天到晚來去匆匆,到底在搞什麼?」 他的傳呼機忽然響起來,他轉頭就走。少豐頓足:「這人除了懦弱,還添了一絲鬼 祟。」她真想把戒指扔回給他。她感慨萬千:真沒想到找對象比讀書、升職都困難百倍, 明明以為瞭解他,忽然之間又變得陌生。少豐落下淚來,攤牌的時候到了。 那天晚上,少豐輾轉反側。在不安中漸漸入睡。 鈴聲一陣接一陣。一定是做夢,鬧鐘響,這肯定是她一生中最難熬的一夜。少豐睜 開雙眼,咦,不是鬧鐘,是門鈴。「誰?」 「是我,少豐,請開門。」 少豐好生奇怪,看看鐘,是清晨五時三十分,離周凌宇上一次來剛剛六小時。她連 忙打開門。少豐看到他額角巾著膠布,彷彿受過傷,渾身是泥灰。 「怎麼回事?」「少豐,」他輕輕說,「先給我一杯熱咖啡。」 「然後,你會把一切都告訴我?」他微笑著點頭。 少豐的心定了,她到廚房去泡咖啡,準備聽故事,可出來時卻發覺周凌宇已睡著了。 上班的時間快到了,少豐決定請假半天。電話響了,她憐起聽筒。 「少豐,快看電視新聞!」「看新聞?」少豐莫名其妙。 少華不住催促:「是,快點。」 少豐只得扭開電視,的確是一宗大新聞。黑暗中只聽到槍聲卜卜,一隊黑衣人迅速 撲向一棟舊式大廈。記者緊張旁白說:「本台接獲線報,飛虎隊採取行動襲擊不久前一 連串銀行搶劫案犯的秘密巢穴……」 那黑衣黑褲好不熟悉,只不過蒙著頭,看不到五官。少華睜大眼,只聽大廈裡有爆 破的聲音,火光四射,呼喝聲不斷,警車嗚嗚開到。 忽然,記者大聲歡呼:「抓到了,抓到了,前後不過六分鐘。」果然,疑犯一個個 被押出來。 少豐疑惑起來,問姐姐:「新聞關我什麼事?」 少華說:「你看下去。」記者繼續說:「他們現在收隊了,飛虎隊屢建奇功,是警 方不可缺少的精英部隊。平時,他們不輕易暴露身份,有時,連家人都不知道他們擔任 著這麼重要的任務。」 記者追上去,攔住一個黑衣人,那人蒙著臉,額角滲出血來。 「隊長,對這次英雄式行動有何置評?」 那隊長不出聲,禮貌地後退,少華大聲問:「看到沒有?我在六點半錄了下來看了 多次,那隊長是周凌宇,自己人一看就知。」 少豐呆若木雞。 「少豐,大智若愚。」少豐輕輕接上去:「大勇若怯。」 少華笑道:「一向被你怪責懦弱無能的原來是飛虎隊隊長。」 少豐似有所悟:怪不得他沒時間與婦孺爭吵,真正的大男人不會在小事上計較。少 華說:「好了,真相大白,天下太平。」 少豐唯唯諾諾。她放下電話,關掉電視,走過去輕輕撫摸周凌宇額角的傷口,周凌 宇動了動,少豐連忙縮手。 她沏上一杯熱茶,邊喝邊想,把存在心底的疑點逐一化去。她到睡房取出首飾盒子, 打開,拿出戒指,套在無名指上,細細地欣賞訂婚指環,忍不住悄悄笑起來……。 (感謝JOZ提供此文,該作品原題《飛虎》,本文略有刪節) 【此文章由「文學視界」(http://wxsj.yeah.net)獨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