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小姐

作者:亦舒
寂寞真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此外就是時間,寂寞的時間簡直能夠置我們於死地。 媚媚一與我吵架,就會說:「若不是為了怕寂寞。才沒有那麼好的興致與你一次又 一次地重修舊好。」說得也有道理。 這樣說起來,媚媚天天跑到寫字樓去坐著,雖然說是為了薪水,但如果時間可以打 發,她經濟情形又不見得那麼壞,就不會對著一班乏味的同事度日了。 我笑稱她為「寂寞小姐」,因為她是那麼怕寂寞,忍受不了寂寞,所以她愛熱鬧, 無端端拉了我到親友家坐著,不是過年也吃牛肉乾,嗑瓜子,端張椅子霸個好位子看搓 麻將。 一回到家她就歎沒意思,沒有意思她又忙著去應酬,真矛盾。 她一天到晚節目安排得滿滿,即使只有三四天假期,也得往東京去走一趟買衣服, 整個人是動態的,一刻靜下來的時間也沒有,流行打網球,她又忙著跟風;見人學插花, 她也去參加草月流學習班,東奔西跑,不亦樂乎。 她又有一班姊妹團,經常聚會,在一起吃酒猜拳,都是時下的所謂事業女性,但是 在這一類聚會,她從不與我一起列席,別以為媚媚糊塗,精明起來,也就是一個厲害的 小婆子。 開頭與媚媚在一起,頗有「疲於奔命」的感覺,日子久了好一點,有很多場合,大 丈夫說不去就不去,頂多吵嘴,她也拿我沒奈何。 今天她一早穿戴好了,約我在大會堂婚姻註冊處見面,她的一個表組結婚,她去做 伴娘,人家送她一襲伴娘新衣,全身是荷葉邊,我見了就說:「真土。」但她還是穿上 了.媚媚對任何事都有股喜氣洋洋的起勁,別人覺得她無聊,她自己可享受得緊呢。 我到了婚姻註冊處但見黑壓壓的擠滿了人,正在尋找媚媚,她先一把抓住了我,抱 怨我來得遲。 我笑說:「人家結婚,何必起勁。」 一大班女客男客都俗不可耐。 媚媚叫我幫著招呼親友,她自己象蝴蝶般穿插在人群當中。 我一眼看到一個穿白衣的女子獨白站在一角,便好心的過去喚她:「可以觀禮了。」 她轉過頭來。 好一張清麗的面孔,黑鴉鴉的濃眉毛.一雙大眼睛,眼睛中閃爍著孤獨的氣息。 她是一個陌生人,我以前並沒有見過她。 我輕輕重複一次,「可以觀禮了,我與你一起進禮堂去吧。」 正在這個時候,媚媚在我身邊出現,嚷道:「不是我們的客人,你怎麼亂叫?」她 的手馬上插進我臂彎中。我尷尬了,連忙道歉:「對不起,小姐,對不起。」 那女郎淡淡一笑走開。 媚媚連忙拉起我的手去看新郎新娘說「是」。 禮成後我駕車送媚媚,她一迭聲喊累。 「你喉嚨都啞了。」我諷刺她。 「晚上我穿那件盤金龍的旗袍。」 「媚媚,晚上我不想去了……」 「譚家樹,你敢。」她懊惱的說。 「我為什麼不敢?」我笑問:「我想回家陪父母吃頓飯,今天是他們結婚三十五周 年。」 「好,你今天不陪我,以後——」 「媚媚,別再使個性子了。」 她馬上鼓起了嘴。 「那麼多人陪著你,何必還多個我?你也沒空跟我說話,別忘了你是伴娘。」 「那些人,不管用。」她說:「我要你陪。」我笑道:「既然那些人不管用,為什 麼你好歹總拉扯著他們,少有時間陪我?看樣子,你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簇擁著你,是 不是?」 「不跟你說。」 「你什麼時候長大學習做一個獨立冷靜的人呢?生是一個人生,死是一個人死,要 那麼多人陪幹什麼?」 「我不是和尚,亦不是哲學家,我不管,今晚你要來。」 「我只再重複一次:今晚我不來。」我開了車門讓她下車。 她頭也不回的走了,絕對有信心我會聽命於她。 我沒有打算那麼做。 我回家聽了一個下午的音樂。傍晚駕車過港島父母的家。我並沒有過隧道。乘汽車 渡輪的情調特別一點。 天氣很懊熱,這個夏天又長又熱,到了如今季末,雖然傍晚有點風,但襯農還是汗 濕了,我站在渡輪邊吹風,身邊站著的女郎背影非常熟稔。 ——真巧,我想。 她又轉過頭來,見是我,一怔,眼光在我身邊一溜。 我知道她在找誰,但是我不出聲,只是笑笑。 她的目光重新落在浪花上。 美麗的黑髮編成一條長辮子,有幾綹粘在後頸。 寂寞小姐,我忽然想衝口而出。 她才是真正的寂寞小姐,神情多麼動人心弦,永遠只有一個人,獨來獨往,清傲而 帶點傍徨,矜持沉默。 這是我同一天內第二次見到她了。 我搭訕道:「好熱。」聲音很低。 她微微側頭,「是的。」她的聲音也不高。 不知如何,我忽然緊張起來。 我問:「為何搭汽車渡輪,又慢又熱。」她反問:「那你呢。」 「我有許多時間,我是一個喜歡浪費時間的人。」我在那一剎那間說了真話。 她點點頭。 我又問:「你呢?」 她掠一驚頭髮,「我?」她停了一停,又說下去,「很久之前,我戀愛過一次。」 又停了。 就這麼一句,已經蕩氣迴腸,我非常震驚,不敢看她的臉,我不明白為問她會對我 說這麼深刻的話。 「那時還沒有海底隧道,」她說下去,「我們常常坐渡輪過海,非常浪費時間。」 聲音很平和,完全像是在說別人家的事。 因此我更加深深的悲哀了。 「後來呢?」我追問。 「我較年輕的時候很浮躁,並不懂得愛人,我失去了一次機會,以後就永遠不再 了。」她靜靜的說。 船到碼頭了。 我微笑,「不見得永遠不再,」我說:「我們一定要再見。」 她詫異起來。「再見?」 「是的。」我交一張卡片給她,「你也有名片吧?一看就知道你是一個做事的人。」 她垂下了眼睛。 「你想一想,我不是壞人。」 船到岸了,我們各自上車。 我不急於回父母家,車子盯在她車子後面,她轉上半山去,停在一層新建的大廈旁 邊,我至少知道她住在這裡。 她下車進大廈,明知我在身後,卻再也沒有跟我打招呼。我點點頭,這是對的,否 則就顯得輕浮了。 她的背影非常纖長,腳步落寞,黃昏太陽的影子拖得長長。 我把車子駛走了。 那天晚上,我與父母親度過一個非常愉快的晚上,主要是寧靜。 回到自己的公寓,頭枕在雙臂上,我又開始聽音樂。 電話鈴在半夜響起來,我去接聽,是媚媚,潑婦似的破口大罵,我還來不及答嘴, 她已經掛了電話,我並沒有再打回去,讓她索性氣夠了再說。 電話鈴在十分鐘後又響了,我想:媚媚有耐力,拿起聽筒,我說:「喂。」 那邊卻是一個不同的聲音:「我以為你出去了。」 我立刻知道她是誰,立刻緊張,「是你,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謝珊。」 「很高興你肯找我聊天。」 「我不只聊天呢,」她幽默地說:「我想約會你,如何?不要推我。」 我笑了。「想去哪裡?」 「明天也許是個下雨天,如今有點涼意,要是你不介意上山頂,如何?」 我完全明白下雨天上山頂走的情調,立刻說:「明天早上八點半,我到你家樓下等 你。」 「明天見。」她掛了電話。 我知道為什麼我想見她,與她對談,實在太投機太默契,我們完全知道對方的意思, 太流暢的一種感覺,不肯放棄。 匆匆入睡,天就彷彿亮得比平時快,我穿了慢跑的衣服,便上車去接她。 她依時站在樓下,一套運動裝,長髮仍然編一條粗辮子。我感動得很,平日媚媚起 碼叫我等二十分鐘,否則就覺得自己不夠矜貴。 她上車,一聲不響地坐在我旁邊,沒有化妝的臉是這麼孤傲美麗,真是一個難得的 女人。 我們在車程上沒有說話,但是我的雙手冒著汗。 到了山頂,霧還沒有散,兼且落起毛毛雨來。我們鎖好車子,就繞著山跑步。 我有一天跑三哩的記錄,看樣子她也不像個弱手,我們有節奏地跑過草地小徑樹木, 胸懷大開。 謝珊像是一整天可以不說一句話。 我們跑了半小時,才到涼亭的長凳上坐下,這時候的雨已經下得很急了。 我倆默默坐著看雨景,像是多年的老友。 終於她說:「不知恁地,大雨老是給我一種惆悵舊歡如夢的感覺。」 「怎麼會?」 「不知道。我跟男友走的那幾年雨水特別多,常在大雨中駕車上街,也許便因為如 此,老是想起他。」 「你是戀愛一次,便背著包袱一世的那種人。」 她微笑,「給你說中了。」 「你仍愛他?」 「不,我只是背著個包袱。」 「像你這樣漂亮的女郎——」 「你認為我漂亮?」她很俏皮,「多年沒有人這麼說了。」 「你不應該這麼寂寞。」 「你怎麼知道我寂寞?」 「聞也聞得出來。」 「嘿。」她又微笑,話總是不多。 「在家幹什麼多?」 「開無遮大會。」 我哈哈大笑。 她說:「最近看南美洲的幾個現代作家的作品度日。」 「你是幹什麼的?」 「自己開一家室內裝修公司。」 「這麼能幹高雅?」 她嗤一聲笑出來:「還不是忙著替闊太太找金色的浴室瓷磚。」 我又一次為她的自嘲與詼諧感感動。 「你呢?」她問。 「我是商人,幫家父推銷洋酒。」 「你是怎麼認得你女朋友的?」 「我們自小青梅竹馬。」 「她是一個快樂的女人。」 「噯。」 「快結婚了吧?」 我很悵惆的說:「大家都那麼問。走得久了,不結婚也不行,陳世美的下場有目共 睹。」「她會是個好妻子。」 「會嗎?」我問。 「會,以丈夫為重的,都是好妻子。」 「你以什麼為重?」我又問。 「我?工作、名聲、氣質、朋友、美食、錦衣,以及自己的生活習慣。」 「丈夫排在那麼後?」我吃驚。 她笑,「我自己也覺得可怕。」 「這是時代女性對婚姻的觀點嗎!」 「這是我的看法。」 「怎麼會這樣呢?」 「不知道,也許因為沒有碰到好的男人……不知道。」 「那個被你懷念的人,他不是好男人嗎?」 她但笑不語。 「你這麼矛盾。」 「是的。」她站起來,跑出涼亭去。 我尾隨她身後,媚媚比起她,像一加一那麼簡單。但作為一個人,這麼精靈這麼聰 明又這麼矛盾,不一定是幸福。 我們上了車,下山去。 我問:「要不要喫茶去?」 「謝了,我要回去招呼顧客。」 「我送你回家換衣服——店在哪裡?」 她亦給我一張卡片。 店就在她家附近。 我們道別。 在家淋浴時電話鈴響了,這一定是媚媚,她可以打電話打得炸開來。 我連忙裹著毛巾去接聽,走到電話邊,她已經掛斷了,我詛咒數句,又回到浴室, 才打開水嚨頭,電話又響,這簡直是捉迷藏嘛。 我再走到電話旁,鈴聲又止住了,整個客廳地板都是水漬,我一生氣,將電話插頭 拔了出來。 我終於完成了我的沐浴,擦乾了身子。 照說應該與媚媚重修舊好,但是我想先睡一會兒。求媚媚回心轉意是起碼兩個小時 以上的工程,太累了。 我倒床上,呼嚕呼嚕地睡了兩個小時。 醒來的時候,聽見輕音樂在書房響起——咦,莫非媚媚來了? 如果真是她,她應該用拳頭把我打醒,不是以音樂。 我走到書房一看,果然是她,「媚媚。」我尷尬地叫她一聲,怕她會襲擊我。 「你醒了?」她從來沒有這麼溫柔過。 「是呀。」我訕訕地坐下來。 「你去跑步?」她和藹可親。 「是。」我暗暗詫異,葫蘆裡是什麼藥? 「我把你的髒衣服扔進洗衣機裡了。」 「哦,謝謝。」奇怪,她為什麼不發作? 「不客氣。」她看著我。 「怎麼,氣消了?」我問她。 她說:「我沒有生氣。」她否認得一乾二淨。 「怎麼,不承認?」 「撒嬌嘛,」她有點無精打采,「後來一想,覺得無聊,以後要把這種脾氣都改了 才好。」 「啊,真的?」我非常感動。 「怎麼,對我沒信心?」媚媚坐到我身邊來。 「我在罕納你的態度怎麼會作出一百八十度的轉彎。」 「沒折,跟你鬧翻了,我會更寂寞。」媚媚就是這點老實可愛,「我怕寂寞。」 「你才不愁寂寞,姨媽姑爹都是你解悶的好幫手。」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麼過。」她依偎到我身邊。 必要時,媚媚是非常聰明的一個女人。 我啞然失笑。 「你笑什麼?」 「我笑你把我當奴隸,一下子緊,一下子松。」 「噯,別拆穿好不好?拆穿了不稀奇。」她嗲得很。 我摸摸她的頭,媚媚絕對沒有智慧,但她猶如一頭小動物——誰會忍心傷害一頭小 動物? 「譚家樹,不如我們結婚吧。」 「不是說不到三十暫不結婚嗎?」 「三十歲?太晚了,我們現在籌備起來也可以了吧?」 我問:「結婚能要籌備多久?」 「譚家樹,你膽敢顧左右而言他?」 我笑,「我們慢慢再談這個問題。」 「你怎麼。」她又急又委曲,「你要賴?」 我吻了一吻她的手,「我賴全世界,也不敢賴你。」 她破涕為笑,「為什麼?」 「這叫我怎麼回答?」 「我想知道。」 「我們相愛嘛!」我只好說。 「你愛我嗎?我知道我愛你。」媚媚說。 我分析給她聽,「愛也有很多種:溺愛、寵愛、敬愛、欣賞、崇拜……都是愛的一 種,尚有迷戀、狂戀、苦戀、單戀……說也說不盡。」 媚媚抬起了頭,「這樣,你對我是什麼?」 「我想我是寵愛你的。」我承認。 媚媚說:「譚家樹,忽然之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你根本是一個幸福的女子。」我說。 說得一點也不錯,媚媚這樣的性格,是迎接快樂的最佳工具。 星期日一早,我開車到謝珊的店裡去。 鋪子已經開門了,有一對洋人夫婦正在那裡選傢具,她正在與他們周旋呢,在透明 的櫥窗中,看到謝珊穿著得體的衣飾,禮貌的笑容可親而矜持,她寂寞的神色適當地隱 藏起來。 我伏在駕駛盤上看她,非常悠然自得,已是一種享受。 對謝珊,我敬慕又欣賞。 若能娶她為妻,生活一定清新如一首詩。 但是我認識媚媚在先,而且我也認識到媚媚的優點。無奈何,但我還是禁不住要來 看一看謝珊。 欣賞總是可以的吧。 我心牽動著。 謝珊在店內做成了一宗生意,送客人出門。 我輕輕按一記車號,她轉過頭來。 見是我,她笑一笑。 我無賴,「請我到店內來吃一杯茶。」我說。 「可以,歡迎。」她很大方。 我說:「很少有穿裙子與褲子都漂亮的女郎。」我又稱讚她。 她微笑不語,將茶遞給我。 「這些傢具很漂亮,品味很好,你是辦貨高手。」 她回答我:「一杯茶而已,不必太客氣了。」 我看著她。 她說:「你們結婚的時候,不妨來選購。」 我詫異,「你怎知我們一定會結婚?」 她說:「你與她長得一雙夫妻臉,再像也沒有了,簡直似兄妹。」 「有這種事?」 「真的。」 她臉上那股寂寞的神色,又露了出來。 「在想什麼?」 她說:「好的男人,都是別人的男人。」 我說:「公平競爭。」 「君子不奪人之所好。」她立刻答。 「這樣廉潔的生活,……會不會痛苦?有時候做人要埋沒良心,爭取個人利益。」 她又微笑,「我也並不是個好人,如果真有必要的時候,我也會損人利己。」 這話我懂的,我點點頭。 茶已經喝完了,我轉動著茶杯。 「別想太多了。」謝珊溫言說。 「嘿。」我解嘲,「你倒是很懂得男人。」 「別的學問我是沒有的,男人心中想些什麼,我倒非常明白。」她俏皮的說。 「嘿,這學問是怎麼學來的?」 她苦笑,「男人們老對我說:『我的妻子不瞭解我』,聽多了,被逼成了男人問題 專家。」 我只好笑。 「我走了。」我站起來。 「再見。」她說。 「生意興隆。」我說。 我孤獨的開車子走。 一步入公寓,媚媚的電話追蹤而至。 「你又到什麼地方去了?」 「到處走走。」 「譚家樹先生,最近你的行動很詭秘。」 「若非如此,焉得佳人如許關心?」 「我想搬來與你住。」 「喂,沒有這種必要吧?同願是不好的。」 「我不管。」 「喂,我們坐一下從長計議。」 「沒有什麼好計議的。」她說:「我限你三十分鐘到我家。」 我笑了,也許男人就是吃這一套。 三十分鐘趕到她家,她倒沒有再折磨我,媚媚學乖了,現在技巧好高,收放自如, 儼然一個高手,我開始有點誠服。 媚媚笑著說:「到什麼地方去了?整天不見人影。」 我說:「我不能成天耽在家裡。」 「以後你往哪兒,我也跟到哪裡。」 「喂,不大好吧。」 「我也知道不大好,所以索性結婚吧,爸媽都贊成。」 我問:「不後悔早早踏入廚房?」 媚媚答:「都二十六了,要是我是個天才,二十六歲結婚未免可惜,但我只是一個 普遍的女人。」 我想到謝珊,這一切都給她算準了,一分不差,她知我對她有意思,但她亦知道在 要緊關頭,我決不會離了媚媚不顧。 原因很簡單,撇開我與媚媚之間三年的感情不顧,像謝珊這樣理智聰明兼有辦法的 女人,她隨時都可以找到似我這般質素或是資質比我更高的男朋友,但是媚媚,她何嘗 不知道與我在一起,她是有榮幸的,不然她不會在親友面前將我炫耀,男人這一點點的 英雄感發作出來…… 夫妻到底是數十年的事,媚媚的心事我全知道,而謝珊的心念要多久才能把握得住? 我沒有時間了,我遺憾的想……我認識謝珊遲了,現在我要致力於事業,無暇分心, 我不能再花時間去追求謝珊,重新摸索一條感情道路。 媚媚推我一推,「你在想什麼,想這麼久?」 「啊,」我如大夢初醒,「我在想,不知你有沒有熟悉的珠寶店,一切都要準備起 來了。婚戒、喜酒、蜜月……是不是?」 媚媚一怔,忽然雙眼紅了。 我將她輕輕擁在懷中,「幹什麼,傻孩子?」 「我一直擔心,現在鬆一口氣了。」她說。 「擔心什麼?」我明知故問。 「擔心你會跑掉。」她就是這麼簡單。 我感喟的想:跑到哪裡都是寂寞的,離不了五綱倫常,人生除了戀愛之外,還有許 多其它重要的事要做。 媚媚高高興興的用手帕抹了抹眼睛,「這下子心定了,就不那麼怕寂寞了。」 我知道在此刻想別個女子是不對的,但我怎能忘卻不久之前才邂逅的謝珊呢。 女人聰明,是要為聰明付出代價的。 她寂寞的背影,纖細的身裁,一襲白衣,渾身寫著性感,那麼靈敏的一個女郎,因 此注定要寂寞一生。 看得出她享受寂寞,否則的話,大可以逃避寂寞,像媚媚這樣。 而連媚媚都可以做得這麼好的事情,大抵不需要天才吧,我微笑了。 ——月朗掃瞄 小勤鼠書巢:http://book999.yeah.net,http://book999.126.com, 請在轉載時務必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