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作

作者:亦舒
心動百分百謠言呂三思第一次聽到這謠言,由同事鄧家良告訴她。 「外頭說,呂三思爬得這樣快這樣高,是因為與王作恆有特殊關係。」 三思當時並不生氣,她記得她反問:「王作恆,哪個王作恆?」 「你這個人,當然是恆昌行的王作恆。」 「哦,他。」 「怎麼樣,有那樣的事嗎?」 「連你都會問。」 「告訴我。」 三思說:「你不見得會為我闢謠。」 家良答:「我一定會。」 三思接著說:「我根本沒見過王作恆,我不認識他。」 家良狐疑。「不會吧,連酒會裡寒暄都未試過?」 三思斬釘截鐵地說:「謠言止於智者,清者自清,濁得自濁。」 家良說:「可是,誰散播此事?」 「誰有空去研究這種無聊的事。」 三思性格頗為豁達,並不放心上,把此事擱開。 她當時的男在是陳元之,一個年輕有為的世家子,有一雙會笑的眼睛,大家都認為 他倆遲早會論到婚嫁。 他每天接她下班。 這一天,特地把車駛到南灣道一個停車場,他說:「三思,我有話問你。」 三思微笑,這可能是求婚了。 她有點緊張。 怎麼回事呢?她很喜歡他,可是希望多爭取一點時間,不如,先訂一年婚吧! 見他遲疑,還鼓勵他。「你說呀!」 陳元之皺上眉頭。「三思,外頭說你與王作恆有暖昧。」 呂三思要到這時候才知道事情有點嚴重。 她立刻反問:「外頭,外頭是誰?」 「整個行業,半個商界。」 「你可相信這謠傳?」 「我不信。」 「不信就好,開車,我們去吃飯。」 「可是,我想聽到你親口否認。」 「元之,我發誓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叫王作恆的人。」 陳元之似乎放心了。 「三思,這王作恆是個粗人,他家庭貧窮,白手興家,手段狠辣,並非善男信女, 你千萬不要接近他。」 三思有點累。「同你說,我不認識他。」 「本來我不想提這件事,可是,我母親一定要我問個一清二楚。」 三思心中有氣,表面上很大方的說:「伯母也不過是關心你。」 心念已轉,迷時陳元之若求婚,她會說,遲些再講吧! 「我胃口欠佳,有點頭痛,你且送我回家。」 她天天同他在一起,根本沒有空餘時間,現在他卻來問她,她有否與第三者來往, 真荒謬。 這該死的謠言,到底由誰傳出來? 第二天回到辦公室,三思吩咐秘書。「把王作恆的資料找出來我看看。」 她想認識這個人。 資料來了。 王作恆,恆昌行獨資老闆,擁有資產約十多億,專門收購小生意、拆散、轉售、賺 大錢,結過一次婚,育有一子,不久離婚,前妻已在外國改嫁。 王無正式學歷,學徒出身,自不英語會話,是都會中白手興家的傳奇之一。 資料中有他的照片,王作恆肯定不是臨風一號人物,他粗曠、壯健,可是有陽光一 般的笑容。 還有,他事母至孝。 三思心中納罕,根本不明白她怎麼會同這樣一個人扯上關係。 他們還說他同她有暖昧。 她要到今天才看清楚他的樣子。 這位王先生在家中接受訪問,家居十分寬敞,佈置簡樸大方,他不懂室內裝修不要 緊,他有錢,可以雇最好的專家來為他服務。 他的書桌面積有乒乓球台那樣大,桌面由一整塊原木雕出,邊級作不規則狀,古樸 可愛。 他告訴記者,他獨居。 記者問:「你七歲的兒子呢?」 「與祖母住,獲得很好的照顧。」 三思想,這王作恆不是一個平凡的人。 真沒想到事情在半個月後會變成這樣。 鄧家良給她看一本雜誌。 三思目光落在一張照片上,幾乎沒即時腦溢血。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大叫。 雜誌上,有她與王作恆的全照。 三思嚷:「這是電腦做的,這不是真的!」 家良怪同情她。「三思,這下子你可煩了,不吃羊肉,也一身騷。」 「找區律師,告這本雜誌!」 「告?民事譭謗案排期三、五年不等,恭祝你水洗不清。」 三思叫苦。「我又不是明星歌星,幹麼登我照片?」 家良還打趣她。「誰教你是證券界著名美女。」 三思叫苦,立刻與區律師聯絡。 內文說,擁有管理科碩士的呂三思是商人王作恆最新女伴。 三思心情壞到極點。 她的師傅,也是她的老闆,方金棠傳她問話。 方先生很幽默,笑笑說:「交桃花運了。」 「你知道不是真的。」 「我知道有什麼用?」 這時,三思不禁問:「你怎麼知道?」 「三作恆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三思氣結。「我是亂搞男女關係的人嗎?」 「咄,你未嫁,他未婚,有什麼關係,你何必太緊張?」 「我的名譽呢?」 「女孩子有點艷名才好。」 「什麼,你覺得無所謂?」 「當然不,小事耳。」 「我已決定發律師信。」 「那自然,可是,不必臉紅耳赤地到處喊怨。」 三思靜下來。「多謝師傅忠告。」 「否則,怎麼配做你師傅。」 三思站起來。「我出去了,一大堆功課要趕。」 「對了,還有一事。」 三思又站停。 「那王作恆,也是我朋友。」 「是嗎?」必有下文。 「他找過電話給我,叫我向你道歉。」 噫,此人好風度,倒是小覷了他。 「他說,他絕不罷休,會與造謠者周旋到底。」 三思點點頭。 回到辦公室,秘書說:「呂小姐,有人送花來。」 一看,是一大籃白色香花,難得的是,全部種在小小盆中,有根,可以養活,七、 八隻小盆全部又再放在一隻大花籃裡,美不勝收。 「誰送來的?」 「一位王作恆先生。」 他知道她喜歡白色的花?難道,他也有她的資料? 「啊!有卡片嗎?」 「只有署名,沒有字句。」 三思才想說什麼,陳元之的電話到了。 「三思,我母親說,今晚請你過來一趟,親口解釋一下,你與王作恆之間的事。」 三思忽然起了反應。「今晚我一早有約,不能取消。」 「三思,母親很煩惱。」 三思不禁暗暗好笑。唏,王作恆又不會追求她,她煩來作甚。 「你還是來一趟的好。」 三思沉默,她從不解釋,信就信,不信拉倒。 「三思,給我一點面子。」 三思說:「下午三時,我有二十分鐘時間。」 「好,到我公司來。」陳元之鬆口氣。 「到時見。」 「三思,如果我不重視我們之間的關係,我不會煩你。」 三思苦笑,陳元之打算繼承家族生意,自然要討好父母。 三思一到陳氏大廈就知道她不該來,四周圍的人都以好奇的目光注視她。 陳老太太一早在等她,所謂老太太,不過五十多歲,衣著時鬃,化妝亮麗,人未老, 心卻老,她板著面孔,一見三思,便皺上眉頭。 三思不語,可是倔強神氣在目光中透露出來:我又沒犯天條。 陳老太太一開口便說:「三思,陳家是望族。」 三思笑了。 這話應由別人來說才是,怎可自家自吹自擂。 「這王作恆與你,到底什麼關係?」 陳元之在一旁說:「媽,三思不認識他,純屬謠言。」 陳老太太不信。「無風不起浪,無火不成煙。」 她一直不喜歡這個女孩子,不歷雖好,人雖能幹,可是沒有家世,將來,陳家借不 到力。 當下,她厲害聲問:「你可打算登報澄清?」 三思反問:「澄清什麼?」 「讓我們陳家向眾親友交代,你是清白的呀!」 三思一聽,氣得抓起手袋就走。 陳元之想追上去,被母親叫住。 「元之,大昌行說,那輛法拉利到了,我正好同你去看看。」 陳元之一猶疑,三思已經去遠了。 三思氣得胃痛,服了藥,還要死挺著開會。 待一天結束,她照照鏡子,不由得歎口氣說:「老了十年。」 那一晚,她比什麼時候都寂寞,她等陳元之的電話一直等到深夜。 電話鈴一聲投響,一年多感情,競如此經不起考驗。 第二天上班之際,臉色特別憔悴。 老闆十分體貼她,不叫她出外開會。 「緋聞中女主角,還是避避鋒頭的好。」 三思坐在辦公室內發呆。 秘書進來說:「一位王作恆先生的電話。」 三思連忙說:「我不在。」 秘書笑笑。「不太好吧!」 她說得對,他也是受害人,不知大大方方聽聽人家想說什麼。 三思取起聽筒。「是王先生嗎?」 對方稱她呂小姐。「久聞大名,如雷貫耳。」 三思也同他說起文言文來。「請問有何貴幹?」 「我可以為你做什麼嗎?」 「王先生你才宏勢厚,可恨恨地告他們。」 「這固然由我負責,可是,目前,你可需要澄清謠言?」 「你打算怎樣做?」 「登報、招待記者。」 三思沉默一會兒「不。」 對方好似鬆一口氣。 三思解釋。「這種謠言不會傳一生一世,無謂助長他們的氣焰,切忌動氣,一氣就 中奸計。」 「呂小姐,我很佩服你的高見。」 三思歎口氣。「我不明白的是,怎麼會傳我同你……我們根本沒見過面。」 對方忽然說:「真委屈你了。」 三思沒提防他會那樣講,連忙說:「不不……」 王作恆豪爽地笑。「他們太看得起我王某人,我哪裡配得起呂小姐。」 三思不由得脹紅了面孔。 「老方說你是他得意首徒。」 三思笑。「那我放心了。」 「他說,幾時介紹我們認識。」 三思說:「好呀!」 「你說好笑不好笑,到現在我們才籌劃到第一次會面。」 「誰說不是。」 王作恆的聲音忽然轉得特別溫柔。「不要太過為此事煩惱。」 「王先生,共勉之。」 他真教人舒服。 已經名成利就,還能夠替他人著想,不自我中心,真是難得。 秘書又進來說:「陳元之先生電話。」 三思說:「我不在。」 秘書立刻說:「知道。」 三思奇問:「你不反對?」 秘書笑吟吟。「我不過是聽呂小姐吩咐辦事。」 她從來不喜歡陳元之,公子哥兒,目中無人,總覺得人家還不殷,教人受了氣還理 所當然。 三思想趁這個機會叫陳元之想想清楚,他應予女友支持,而不是急急維護著自己。 如果他的腦筋真的那樣糊塗,那也算了,相處下去,也無幸福。 下班時分,方金棠親自過來說:「王作恆想認識你。」 三思歎口氣。「稍後再說吧,現在哪有心情見客。」 「心情不好才應該出來走走。」 三思搖頭。 方老闆說:「三思固然好,遲疑卻不佳。」 三思笑了。 「我在家請你們,不會被人看見。」 三思低下頭。「好吧!」 「下個星期如何?」 「我只得星期六有空。」 「那就敲定了。」 過兩日,下班,陳元之找上門。 三思開門讓他進來。 他說:「避不見面絕對不是好辦法。」 「那麼,有什麼話今日說個明白吧!」 「三思,我喜歡你。」 三思苦笑。「我也是。」 感慨到極點,喜歡有什麼用,她不想,也打不進他的世界裡去。 「媽說——」 「慢著,」三思擺擺手。「這是我的家,自顧衣食住行,無論哪個女皇陛下的勢力 都伸展不到此處。」 陳元之怔住,隔一會兒,還想兩全其美。「其實,哄她兩句……」 三思微笑。「我不想那樣做。」 「三思,看我份上。」 「不,這是原則、宗旨、規矩。」 「你太倔強了。」 「也許是,也許不,元之,我不適合你。」 陳元之黯然神傷。「這該死的謠言。」 可不是。 「元之,以後大家還是朋友。」 他倆互相擁抱一下。 陳元之告辭。 一關上門,三思便落下眼淚。 第二天,頭臉都是腫的。 用手托著腮,也應付了一天的工作。 下了班什麼地方都不去,躲在家中喝威士忌加冰。 星期六,她早忘記有約會,方金棠派人來催,她才匆匆梳洗。 愛美的她一照鏡子大吃一驚,天,這副容貌,王作恆見了恐怕真的要立刻登報澄清 以維持名譽。 她急急往臉上抹粉,忽而覺得委屈到極點,又哭了起來。 這痛快的流淚須付出沉重代價,她再也無心好好化妝,乾脆穿上便服出門去。 她遲到十分鐘。 方家傭人來替她開門,只聽得方老闆在裡邊大聲說:「來了來了。」 不知怎地,三思有點怯場。 她在會客室門口站住,不想進去。 可是,王作恆已經迎出來。 他一見她,呆住了。 滿以為是時髦能幹的時代女性:巴辣、驕傲、自信,可是此記他看見的是一個臉容 秀美、憂鬱、怯怯生女學生似人物。 呂三思真人比相片年輕及漂亮,她明顯地哭過了,神情委靡。 王作恆張大了嘴合不攏來,他真想過去摟著她肩膀安慰她。 一方面三思也暗暗訝異,這王作恆身段高大英偉,粗眉大眼中顯露氣質,大方自然, 一臉誠懇,像是那種罕有願意照顧婦孺的人。 然後雙方都覺得不該瞪視對方,連忙別轉面孔,彼此都訕訕然。 這時,主人家忽然失蹤,不知走到何處去了。 王作恆大方地說:「請坐。」 三思這時留意到他戴著一隻廉價的泰麥士表,那樣有錢有名的人,用如此普通的東 西,由此可知,名人根本毋須名牌,更顯得他自由豪放。 三思忽然發覺她對他有種傾慕之情。 她定定神,取出一張名片,遞給他。 他也取出皮夾子找名片,三思一看,更加的歡喜,他用的只是一隻尼龍布皮夾子。 她低下頭微笑,什麼鱷魚皮、貴西裝,他全不需要,一個男人最佳裝飾是他的才華。 王作恆坐在她對面,歉意越來越濃,她如此憔悴,分明是因為謠言傷害力驚人,男 女有別,他只覺得謠言無聊可笑,她卻十分認真。 三思取過茶喝一口。 王作恆心想,方金棠夠大膽,願意起用那樣漂亮的女孩子,他手下也有女職員,卻 全僅屬中人之姿。 呂三思會做事嗎?那樣怯生生的一個人。 他開口:「老實說,你的朋友對你有誤會。」 三思希望她老闆會出來打圓場,但是他好似失了蹤似的。 她只得自己應付,談淡地說:「有誤會的便不是朋友。」 說得好。 「可用我解釋?」 「不,明白的人自然明白,不明白的人說破了嘴還是不明白,他要相信什麼,由他 相信好了。」 「這件事的起因在我。」 「你得罪了那本雜誌?」 「是。」 「說來聽聽。」 「他們想得到我公司一些機密消息,我幾次三番拒絕,他們暗示,會教我好看。」 三思吃驚。「會有這種事!那不是威嚇勒索嗎?」 王作恆微笑。「不,他們說是新聞自由。」 「太囂張了。」 「律師已在處理,我是無所謂,傳我女友多,求之不得,連我兒子都有同感,他說, 爸,你的新女友真神氣漂亮。」 三思不由得笑了。 這時,方金棠才回到會客室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去聽了一通電話,是女兒從加州打來,煩死人。咦,你們還 坐在這裡,過來過來,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是清淡的粵菜。 三思工作忙,常常三餐不繼,又怕胖,從來沒有好好吃過飯,今日真是難得,她吃 得相當多。 王作恆更添了兩次飯,三思覺得他有種原始的男子氣息。 雙方都被對方吸引住,這是很奇怪的一回事,空氣中有特殊的電波,連方金棠都察 覺了。 這老方心中暗暗歡喜。 飯後,王作恆站起來說:「我送三思。」 方金棠說:「時間還早,你們可到處逛逛,不過,」他提醒他們。「當心被記者拍 照。」 三思登上王作桓的車子。 他問:「你怕嗎?」 「怕什麼?」 「記者拍照。」 三思嗤一聲笑出來。「歡迎拍攝,請放大一張送給我。」 王作桓十分佩服,他也正是那樣脾氣的人。 他把她送抵家門。 「三思,我在想,下星期可以約你出來嗎?」 三思想一想。「星期二,下午五時半,我們出海去。」 「我來接你。」 他滿心歡喜,已有多年沒有這樣好的感覺了。 三思回到家,夢見打開報紙,看到報上登滿她與王作桓的親密照片。 醒來,掙扎著上班,揶揄自己有一顆懷春的心。 中午,王作桓又送花來。 她忍不住撥電話給他,他給她的是專線電話,他親自來聽。 寒暄幾句,他坦白地說:「不知你怎麼想,我好像等不到星期二似的。」 三思說:「今年我與老闆在美國會所吃題,你要不要來?」 「一定到。」 三思知道,他們彼此都有意思。 真奇怪,一段謠言,把社會上完全不相干的一男一女拉在一起,他倆幾乎是一見鐘 情。 再度會面,雙方更加滿意。 王作恆沒想到穿套裝的她也那樣柔媚,全身珠灰色,配簡單珍珠首飾,今日她精神 奕奕。 方金棠把一切看在眼裡,大為訝異。 他說:「如果要謝媒的話——」 該謝他,還是謝那本雜誌? 過兩期,雜誌刊出一段新聞:王作恆與呂三思訂婚誌慶。 一場謠言撮合了他們。 那邊廂,陳元之的母親大吃一驚。「真沒想到謠言是真的。」原來開頭她也知道是 謠言,不過乘機欺壓逼走三思。 「糟,」她說。「我們同王作恆一向有生意來往,以後見面可就煩了,速速補救才 是,快給我呂小姐的電話,我要親自祝賀她。」 敏敏掃瞄校對 心動百分百製作http://xd100.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