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肉

    何小屏低看頭在做功課,天氣十分炎熱,家中沒有空氣調節,她到狹小的浴室洗了把臉,
又再坐下翻字典,毫無怨言。
    大門並沒有關上,自鐵閘的空隙中,路過的鄰居可以看到小屏在用功,不期然都露出欣
賞的神色來。
    誰都知道她是該座廉租屋裡的模範少女,成績優異,又還不介意幫手處理家務,每天替
小學生補習賺取零用,真罕見。
    可是,一年前的她,卻不是這樣的。
    那時的何小屏是隻怪物,無心向學,結交不良少年,喜歡在街遊蕩,一天到晚伸手問要
錢。
    她母親是個鐘點女傭,回家已經很累,還得趕看打點一切,而小屏總是纏看她需索無
窮。
    那一天,小屏問要一隻背包。
    「廖德晶與容彩珍都買了,現在最流行名牌背包,張健美說,凡是有身份證的人都該有
一隻那樣的書包,便宜一點的,千把塊買得到。」
    何太太在洗刷廚房,無言。
    小屏先厭惡起來,「一直以來,都是要什麼沒什麼,我討厭這個家,我看不起你們這種
父母,陳偉良叫我離開你們,他包我豐衣足食,他能滿足我。」
    何太太忍不住,伸手給小屏一巴掌。
    小屏沒有哭,她掩著臉退到門口,憎恨地看一看母親憔悴蒼老的面孔,以及那簡陋擠逼
的家,頭也不回的奔下樓去。
    誰稀罕父母瞭解,陳偉良說過,他有辦法,他認得人,只要她願意,她可以要什麼有什
麼。
    十五歲的她還穿著校服,借用公眾電話,與陳偉良聯絡上。「我決定出來跟你,你有無
膽子收留末成年少女?」她咭咭笑。
    那陳某大喜過望,「你在什麼地方?我馬上來接你,二十分鐘內到。」
    「我家附近的雜貨。」
    「別走開,我馬上來,我們去慶祝,我自然買新衣服新鞋子給你。」
    「我要一隻名牌背包。」小屏急急說。
    「沒問題,只有最貴的,最好的,才襯得起你。」
    小屏笑著放下電話,父母刻薄她,外頭自有人對她好。
    她一走出電話亭,便看到一隻漂亮的背包。
    它的尺寸剛剛好,不大不小,鮮紅色,袋蓋上貼看一枚金色名牌徽章,四周圍吊著十多
只金色安全別針做裝飾,搖搖晃晃,趣致極了。
    哎呀,這正是地想要的背包!
    小屏追上去想看個仔細,它的主人轉過頭來,向小屏嫣然一笑,那是個美少女,比小屏
大一點,約十六七歲模樣。
    小屏笑問:「姐姐,背包在哪裡買,什麼價錢?」
    那少女笑靨如花,「一千--美金。」
    小屏啊一聲,那麼貴,她懷疑甚至陳偉良都買不起。
    「不過,」少女說:「我不是用錢買的,我用東西把它換回來。」
    小屏好奇問:「什麼東西?」
    「啊,那東西人人都有。」
    小屏忍不住問:「我也有?」
    少女笑意更濃,「你當然有,不然,陳偉良幹嗎來接你。」
    小屏驚訝,「你也認識陳偉良?」
    少女只是笑。
    小屏接看說:「姐姐,我也想換。」
    「你若想清楚了,就跟我來。」
    小屏哪裡還用想,二話不說,跟看那位姐姐就走。
    那少女不再言語,低頭疾走,穿過鬧市,走入一條暗而窄的小巷,終於在一間貨倉似大
廈門口停下,敲門,說了暗號,推門進去,又是一條長廊,兩邊都是門。
    小屏起了疑心,這是什麼地方?只見少女輕輕說:「是這裡了。」把其中一扇門推開。
    小屏呆住,她看到的是一家裝修美輪美奐的大型名貴時裝店,店裡已經有好幾十位男女
客人正在挑選衣物,他們都年輕漂亮,人人興致勃勃。
    小屏一眼看到她要的背包,立刻上前,把它自架子摘下,緊緊擁在懷中,大聲笑出來,
這回可得償所願了。
    少女此際已收斂笑容,「你真願意交換?」
    小屏拚命點頭。
    「請到這邊來。」她示意你到更衣室。
    既在此際,一個售貨員打扮的男子走過來,在少女耳畔密斟,少女抬起頭來同小屏說:
「你在這裡等一等,我馬上就來。」她急急隨那男子走開。
    小屏站在那一排試身室外,忽然聽到一聲痛苦的呻吟。
    她一呆,怎麼一會事;衣服太緊?
    輕輕推開試身室門,在縫子裡張望,噫,試身間比她想像中大得多,且光線幽暗,有異
別的時裝店。
    她走進去,又聽到一聲呻吟,小屏毛骨悚然,「誰,誰在裡邊,發生什麼事?」
    小屏摸到燈掣,順手開亮了燈。
    燈光並不是十分明亮,可是足夠使她看到試身室最遠的角落,坐著一個女孩子,她手中
拿看一把鋒利的手術刀,正在切割胸前皮肉,刀鋒所及之處,有血絲滲出,她一邊劃、一邊
把皮揭起,小屏可清晰看到皮下黃色脂肪與暗紅色肌肉。
    小屏渾身顫抖,「你在……幹什麼?」
    那女孩呻吟道:「你不知道嗎,這裡一切,都得靠皮肉來換。」
    小屏魂飛魄散,奪門而逃,也沒人阻止她。她嘩呀一聲扔下那只紅色背包,衝出兩道
門,終於來到街上,重見天日她雙腿一軟,暈到路旁。
    由途人報警把她送到醫院,再出母親把她領返家中,但何小屏無論如何不肯說出那日下
午發生過什麼事。
    不過自第二天開始,她就變成現在這樣。
    其實她補習所得,已足夠她買任何一款名貴背包,但是何小屏似已渾然忘懷那件事,她
用的仍是舊書包。
    ------------------
  海天堂 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