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貓

亦舒
子揚清晨開車去上班一出小路在街角的紅燈前停下,便看到那張報紙大小的告示。 它被人釘在燈柱上大字標題 五千元獎金 子揚心想甚麼事不由得探頭出去看個究竟。 「尋找灰色大雄貓左前腿上有禿斑名叫巨熊有它的蹤跡請電九二四二三四六找馬太 太」。 這時燈號轉綠色子揚只得把車駛走。 她也養過貓知道事主的心情不禁惻然。 照說一支貓不過是一支貓通街都是野貓防止虐畜會不知多少被人遺棄的小動物有待 領養寵物店有的是名種貓。 為甚麼要費勁尋找一支那麼普通的失貓 只有一個答案主人與它有極深厚的感情。 子揚十二三歲時也是貓主人那是一支瘦小的花貓半年後走失子揚哭了許久。 之後她心灰意冷一直沒有再飼養任何寵物連一缸金魚一支小鳥也沒有。 到了公司一頭栽進工作也把事情忘卻一半。 下了班回家淋過浴取起區報看看有甚麼事發生在扉頁又見到同一廣告。 「尋找失貓獎金五千元」。 這次還附有巨熊的彩色照片。 它圓頭大耳胖嘟嘟是支老貓看樣子已有十多歲主人已與它相處一段長日子。 子揚放下報紙看著天花板。 是一位老太太在尋找失貓嗎一定是年輕人無論遇到快樂事或傷心事轉瞬即忘只有老 年人才會耿耿於懷放在心中。 她把尋找失貓的啟示剪下貼在冰箱上。 接著數日子揚在街上總是留意有無巨熊那樣的流浪貓。 一無所獲。 她與鄰居說起這件事。 附近的太太都搖頭「沒見過。」 「也許已經找到了。」 「為甚麼不撥電話去問個究竟呢」 「真奇怪費那麼大勁找一支貓。」 比這更無聊的是王子揚為人家的失貓操心。 子揚獨身未婚有一份高尚的職業她是執業會計師工餘無嗜好過了二十五歲漸漸寂寞 所以大把時間管閒事。 倘若已婚有兩個小孩一定忙得暈頭轉向吧。 子揚也嚮往組織家庭只是那個人久未出現。 過一日她終於忍不住撥電話找貓主人。 不出所料應電話正是老婦人的聲音。 子揚說「我找馬太太詢問巨熊的消息。」 對方停一停「你找到巨熊」 「不,我沒見過它,我想得到更多資料。」 「你是記者」 「不,我不是記者,你們還沒找到巨熊」 「沒有,」聲音有點傷感「已經半個月了。」 「還有希望。」 「真不曉得怎樣向小振交代。」 「小振」 「我七歲的孫子自幼殘障坐輪椅巨熊是他伴侶。」 子揚一顆心像大石掉進海。 「馬太太我可以來探訪你嗎」 「你是福利署人員」 「不,我只是普通市民。」 「有甚麼事呢」馬太太有點疑心。 「沒有事我姓王是好人請放心。」 連老太太都笑了誰會直認自己是壞人 「我們住在尹伊街十號。」 「我下了班即來。」 子揚提早半小時下班她先到書店選了幾本益智兒童書籍再去挑了一籃水果然後駕車 往尹伊街。 來開門的正是馬老太精神弈弈打扮得體看樣子很會照顧自己。 這叫子揚放心。 「是王小姐請進來。」 子揚聽到她身後有人問「找到巨熊了嗎」 一個小男孩推著輪椅過來。 子揚看見一張可愛的小面孔,十分焦慮,可是仍抱著希望。 憐愛之意該剎那間在子揚心中萌芽。 「小振嗎,他們一定會找到巨熊。」 小孩笑笑看著她「你是哪一位」 子揚放下禮物「我是你的鄰居。」 馬老太太說「王小姐你毋需帶這許多禮物過來。」 子揚笑「小意思總不能空手來。」 室內十分潔淨,可是好似只得一老一小在此居住。 子揚問「巨熊在甚麼情形之下失蹤」 「那是個星期一,早上起來,已經不見它。」 「從前走失過嗎」 「十二年來從未試過。」 「它的年紀很大了。」 「所以更叫人擔心。」 「有些動物的特性是自知不久人世會得自行躲匿起來。」 小振一聽,立刻低下頭。 子揚不忍可是事實歸事實她得把真相告訴他幫他面對現實。 「萬一巨熊不回來,你有甚麼打算」 小男孩不予回答。 子揚說「我或許可以幫你領養一支小熊。」 小男孩這時握緊拳頭,「我不要別的貓。」 他氣惱地回轉房間去。 馬老太說「這孩子十分固執。」 「小孩都會經過這個階段。」 「來王小姐,喝杯茶。」 子揚看到角落放著一部電腦「咦小振喜歡這個」 「他常說這是他世界之窗。」 「一個七歲孩子會這樣形容電腦,可見明敏過人。」 馬老太聽見子揚那樣說,突覺心酸低下頭去。 「我可以時時來探訪你們。」 「我們生活還過得去,不需要義工幫忙。」她也相當倔強。 「我不是義工,我只是鄰居。」 馬老太笑了,「那麼試試這餡餅。」 這時,小小男孩子出來了。 「這位姐姐,你懂電腦嗎」 「呵,」子揚連忙站起來,「會一點。」 他提出幾個疑點,「可以教我嗎」 子揚覺得不是難事,「請過來大家研究一下。」 這一切磋就是整個黃昏。 子揚教了小振幾道散手如何快速切線怎樣緊急傳呼以及介紹好幾個同物理有關的學 生網絡給他。 子揚在這段時間得知小振是天才學生七歲的他已經在六年級學習。 臨走時她由衷地說「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 馬老太送子揚到門口。 子揚終於忍不住問「小振的父母呢」 馬老太很坦白「我子病逝媳婦早已改嫁。」 「啊。」 「我一直與小振相依為命,幸虧薄有節蓄,熬得下去。」 子揚握住她的手,搖一搖,「允許我再來。」 「歡迎。」 那天晚上,子揚夢見她找到了巨熊。 圓頭的大雄貓,左前腿禿毛,對著她睜大了眼睛咪嗚叫,她喜出望外,急急過去抱起,夢 醒了。 十分惆悵。 經過寵物店,她進去遊覽。 「小姐,想選哪一種」 「甚麼最易飼養」 「小烏龜。」 子揚笑了。 「不然,金色尋回犬也好。」 子揚心一動。 「我們剛有一窩初生小犬。」 子揚看到一堆尚未睜開眼睛的金黃色小狗約莫三四支她忽然很衝動地說「給我看一 看。」 店員取出一支捧到她眼前,「其餘幾支已有人訂下。」 子揚同自己說假使不會,可以看書學習。 她點點頭。 想要一支小犬已經很久很久,只是因為獨居,不方便飼養,狗也會寂寞,她看過新聞,許 多主人去上班,家中的狗無聊得患上抑鬱症, 成日追尾巴來咬,或是對牢影子狂吠。 把它寄養在馬老太處最好。 子揚替小狗添置若干用品食物,把它放在籃子提回家。 整個週末都忙著與小小動物打交道,居然有點不捨得去上班。 週日下午,終於抱著它到馬家。 不出她所料,祖孫並沒有出去,看到這個不速之客,十分歡迎。 小振好奇問「籃子是甚麼」 「我的小狗。」 「啊。」 「明天我要上班,得把它放到保姆處,可是朋友都忙,不願負責,這下子我可頭痛了。」 在小振背後,馬老太微微笑。 子揚說下去「本來你是最佳人選,可是,你又不喜歡狗。」 小振不出聲。 子揚唉聲歎氣,並且把尋回犬放在地上,讓它四處走走。 正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馬老太去開門。 子揚站在她身後看個究竟。 門外是個年輕人,斯文有禮,「請問是否不見了一支大貓」 小振聽見了,非常緊張,「是,是,你找到了它」 「我看到尋貓廣告,又碰巧在便利商店見到這支貓——」 屋內三個人異口同聲叫出來,「給我看」 年輕人笑了,他提著一支籠子,大家一張望,又同時嗚地一聲。 不,不是巨熊,可是很像,可是這支老貓左前腿上沒有禿斑。 小振失望得雙眼都紅了。 年輕人看在眼內說「巨熊沒有遺憾,很少貓受到如此鍾愛。」 馬老太說「這位先生,請進來喝杯茶。」 「不打擾了。」 「不,好心人應獲得一杯茶。」 年輕人靦腆地自我介紹「我叫施志遠,是你們的鄰居。」 這時,小尋回犬找到小振的腳,爬上去,伏在上面不動,好似打算睡一覺。 小振並沒有趕它走,他輕輕推動輪椅,回到房間去。 子揚這時笑道「我是王子揚,也是鄰居。」 馬老太斟出茶來,「感謝上天我有許多好鄰居。」 兩個年輕人料了幾句。 「是嗎你也是理工大學,九三年那屆可認識熊廣興他是我補習老師。」 施志遠笑,「那麼,我也是你師兄。」 子揚看看時間,「不早了,該告辭了。」 小振咳嗽一聲,推著輪椅出來。 子揚說「我還得替小狗找保姆。」 小振這時問祖母「它可以留下嗎」 馬老太故意略表躊躇,「一個星期或許,你說是不是,王小姐,我們不能常常抽空做這 種事,責任可不小呀。」 子揚微微笑,「下禮拜再說吧,對,小狗喜歡戶外運動,多同他散步。」 兩個年輕人告辭,施志遠在門口叫住子揚。 他搔搔頭,「請你喝杯咖啡如何」 子揚答「我知道有間幽靜的小茶館。」 他倆坐下來詳談。 「那支小狗,是你故意帶去馬家的吧」 子揚點點頭。 「你的善心叫我感動。」 「你何嘗不是。」 「那支叫巨熊的貓,是他們祖孫的至寶吧。」 「的確是。」 「可憐的孩子。」 「他會復元。」 「可是需要幫助。」 「他需要新鮮空氣,你會帶他走走嗎」 「你願意加入就再好沒有,他們好像相當信任你。」 「那麼,約好下週末見。」 他們握手。 「這支老貓該又怎麼辦」 「只得送往防止虐畜會。」 「那麼多人看到尋貓廣告,可是巨熊毫無蹤影。」 「多數已遭不測。」 「它們年歲大了,懂了靈性,不願話別,會自動走入樹林消失。」 「有些老人也是這樣,我想我到耄耋也會躲起來,不願子孫看到老人混身皺紋疙瘩害 怕。」 施志遠詫異,「子孫永遠愛你,怎麼會嫌你。」 子揚衝口而出,「你真樂觀。」 「悲觀有甚麼幫助」 子揚很欣賞他這種人生觀。 在約定見面的時間之前,子揚在辦公室收到馬老太的電話。 「王小姐,可有打擾你」 「不會,你儘管說好了。」 「王小姐,有人找到了巨熊。」 「那多好,可是要付五千塊」 「不,王小姐,不是活著的巨熊。」 子揚張大了嘴,鼻子發酸。 「獸醫說它精疲力竭,自然離開世界,可是我不知怎樣向小振交待。」 「在甚麼地方找到它」 「在附近一個山崗上,由好心的途人發現。」 子揚垂頭,怎麼同孩子說呢。 「這真是一個壞消息。」 「讓我來宣佈吧。」她終於提起勇氣。 「多虧你了。」 子揚立刻通知施志遠,她也需要有人支持。 他問「怎麼肯定是巨熊呢」 「頸圈上刻著馬家電話地址。」 「不可,他會一直寄望巨熊回來,十分殘忍,索性把真相告訴他,悲傷過後,可以痊癒。」 「他才七歲。」 「使人覺得做人真辛苦,人生無意義。」 「我可以幫你安慰他。」 「星期六下午一起去馬家好嗎」 「你有沒有接過比這更困難的任務」 「沒有,你呢」 「也沒有。」 「來,接受新挑戰。」 子揚苦笑。 他倆把小振與狗帶到公園吃冰淇淋,無論如何,開不了口,幾次三番張大了嘴,又再合 攏。 他們想盡方法逗小振開心,把輪椅推得飛快,嘴大喊「光速進行」。 累了倒在草地上喘息。 新鮮空氣及適量運動使兩個大人臉色紅潤,唉,待在辦公室太久了,難得出來透口氣。 他們坐在地上,子揚咳嗽一聲,已經到了非開口不可的時候了。 她自覺殘忍,「小振,我有話說。」 小馬振忽然轉過頭來,「可是巨熊已經不在人間了」 子揚與志遠同時楞住。 「你是甚麼時候知道的」 「看你倆的神情都猜得到。」 子揚低頭,這孩子太聰明,對事對人都超級敏感。 「你別難過。」 可是小馬振仍然哭泣了。 許多成年人都過不了這一關,子揚十分解,她緊緊擁抱孩子。 他的悲傷感染了她,子揚也淚盈於睫。 志遠過來不住安慰。 「最要緊的是貓與人都有過一段好時光。」 「到最後,每個人都會與世界告別,我們必需有心理準備。」 小狗跳到他們膝上。 馬振問「將來,祖母也是要離開我的吧」 「相信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屆時我一個人孤零零怎麼辦」到底還是孩子。 「你會有家庭有朋友。」 小振答「他們都不願意同輪椅小孩做朋友。」 「誰說的。」志遠勸解「我不是你的朋友嗎」 「我真希望巨熊回來。」 「可是,我們也得正視事實。」 小振漸漸平靜,可是忽然說出心中最沉重的事。 「我爸媽也一直沒有再回來。」 子揚想把握機會,使他多傾訴幾句,「你是否生氣」 「不,」小振搖搖頭,「我只是悲傷。」 他又哭泣。 志遠說「出來已經一段時候了。」 「你撥個電話到馬家,我們就快回去。」 小振說「不要告訴祖母我痛哭的事。」 「當然,我明白。」 這孩子像個大人。 他們送小振回去。 馬老太悄悄問「他反應如何」 子揚答「接受得很好。」 老太太吁出一口氣。 小狗在她腳下打轉,她忽然說「巨熊,過來,這邊。」 小狗欣然走到指定方向。 巨熊彷彿再生。 子揚與志遠告辭。 她覺得筋疲力盡。 志遠在一旁輕輕說「如果覺得辛苦,就得與馬家疏遠。」 「這是他們沒有朋友的原因吧。」 「對,世上不是沒有好人,可是精神實在難以負擔,大家在工餘都希望與朋友嘻嘻哈哈, 開開心心,誰都不想陪人愁眉苦惱。」 「我不怕。」 「真的」 「馬振只需要扶一把,他不會拖累人。」 「我想幫他尋訪生母。」 「這也是一個辦法。」 「讓我們攜手合作如何」 「施志遠先生,我預祝這二人組有志者事竟成。」 他們沒有找到巨熊,可是他們找到其他寶貴的東西。 走過燈柱,志遠把尋找失貓的告示撕下。 「我們其實不認識巨熊。」 「你說得對。」 「一定是支好貓。」 「毫無疑問。」 志遠說「對,一起吃飯如何,我想找個機會正式介紹自己給你認識。」 子揚笑,「好主意。」 「你呢,你可會把你的興趣告訴我」 子揚凝視他,「只怕你聽出耳油。」 九個月後他們就決定結婚。 婚禮中小馬振負責替他們遞指環。 這孩子長高不少,學業突飛猛進,思想更為成熟,再也不會隨意哭泣。 小尋回犬已經有一公長,巨熊之名似乎也受之無愧,已經成為馬振最好伴侶。 馬老太頭髮更白,皺紋更深,發生了那麼多不幸的事,她仍然剛健地活下去,使子揚敬 佩不已。 經過多方面查訪,志遠終於聯絡到馬振生母,可是對方並不熱衷。 聽明來意之後只是「啊」地一聲,像是躲債的人終於被逮到,因為心中一直有數,亦無 太大的驚異,也不掛線,冷靜地敷衍應酬。 也許她也吃了太多苦頭,可能為著生存,應付不來的事必需淡忘,可是子揚還是盡責地 報告小振近況。 半晌那位女士問「你是義工嗎」 「不,我不是。」 她像是很詫意,「那你怎麼會打電話來」 是子揚決定掛上電話。 電光石火間,她動了念頭收養馬振。 可能不是今天或今年,不過,計劃大可慢慢推行。 新居走廊能夠容納輪椅通過,歡迎馬振前來探訪。 志遠聯絡到美國西奈醫院,願意為馬振再作重新檢查。 每一天都有新發展,朝好的一方面走。 一日下午,子揚偷得半日空閒,自己動手烤麵包吃。 廚房對著後園,早春,花草正待甦醒,子揚深呼吸伸懶腰,覺得已是最佳享受。 忽然聽得咪嗚一聲。 她的心一動。 花影中有甚麼在動。 子揚洗淨手上麵粉,推開後門,輕輕走出去。 咪嗚。 子揚看到草叢中有小動物,很明顯,那是一支貓。 她蹲下來,輕輕問「誰在那」 草叢中緩緩走出一支貓,子揚呆住了。 它黑色皮毛,肥頭大耳,前左腿上一塊禿斑。 子揚說「呵,是你,你來了,你想知道甚麼」 老貓又咪嗚一聲。 「每個人都很好,你放心,小馬振不再傷懷,老太太身心健康,還有,多謝你撮合我與志 遠,我現在是施太太了。」 老貓走近子揚。 正在這個時候,郵差大聲喊「送掛號信,請簽收。」 子揚一抬頭,再看老貓,它已經失卻蹤影。 她微笑著站起來。 「謝謝你,巨熊。」 ------------------------------------------------------------------------------ 完 【熾天使書城獨家提供http://welcome.to/silencer.com,宇慧文學視界校對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