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色佳
第七章

    她等著適適來話別,可是沒有,她跟著哥哥走了。
    她可以找到店裡去,她也知道賈氏老家地址,要找,總找得到,可是薔色反而鬆口
氣。
    過兩日,她也匆匆搬走,更換了電話號碼。
    人在暗,她在明,倒底是一件吃虧的事。
    現在,每天上學放學,她都十分小心,看看前後左右,有無人尾隨。
    她的疑心是多餘的,賈祥興是正當生意人,他不會懷恨於心,也不會做出什麼不合
情理的事來。
    薔色又有一絲失望。
    叫一個男人放下一切尊嚴為女性失禮地拉拉扯扯哭哭啼啼究竟是難得的,當時可能
可憎可厭可怕,但若干年後想起來,卻是魅力左證。
    搬一次家消耗不少,她打電話到石律師處撥錢。
    一日放學回家,甫掏出鎖匙,有一高大人形閃出,薔色失聲尖叫。
    那人受驚,也大叫起來。
    一看,卻是利佳上。
    薔色忽然淚如泉湧。
    利佳上擁抱她,「噓,噓,這是怎麼一回事,搬了家也不告訴我,石志威急得不得
了,叫我來看個究竟,這是紐約,魯莽需付出代價。」
    薔色一聲不響,把臉埋在他胸膛之前,一直默默流淚。
    「開門讓我看你的新居。」
    薔色仍然沒有動靜。
    利佳上歎口氣,「情緒如此不安,如何讀好書?」
    半晌,薔色伸出手顫抖地摸索他的面孔。
    利佳上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
    他倆緊緊擁抱。
    因為在街上,所以可以放肆一點。
    新居裡只得一茶一幾。
    「怎樣寫功課?」
    「在圖書館做。」
    「電視機呢?」
    「我不看電視。」
    「不可置信。」
    薔色此刻眼睛鼻子嘴巴都已紅腫,可是仍然不失是個美少女。
    利佳上溫和地說:「原來傷人者自己亦會元氣大傷。」
    「你知道什麼!」
    「我一切都知道。」
    「我不信。」
    「人家受了委屈,什麼都告訴了我。」
    薔色大吃一驚,「他來找你?」
    利佳上說:「不,我去找他。」
    薔色征住。
    「是石律師告訴我你想結婚。」
    四處都佈滿了眼線。
    利佳上一踏進畫廊,賈氏兄妹就迎上來,以為是貴客上門。
    利佳上挑了兩張不為人注意的小小水彩風景畫,然後自我介紹。
    一早畫廊並無其它生意,他坐下來喝一杯香片茶。
    賈適適心緒比較澄明,她忽然輕輕問:「利先生可是甄薔色的繼父?」
    利佳上有點尷尬,早知一進門就說明自己的身份。
    他連忙欠欠身,「可以這樣說。」
    適適沒有放過他,接著略略提高聲音,「聽說,你對她有特殊感情?」語氣有責備
成份。
    利佳上這時發覺畫廊的空氣調節偏冷。
    他答:「薔色並非拙荊所生。」
    賈適適一愣。
    利佳上繼續說下去:「她是我妻子前夫的女兒。」
    適適沒想到薔色身世如此複雜,不禁怔住。
    利佳上再說得清楚一點:「她親生父母一早離開了她,不過,她在我家,是一位很
受尊重的小朋友。」
    賈祥興在該剎那完完全企原諒了甄薔色。也許,一個童年如此不愉快的女孩,成年
後有權任性一點。
    利佳上終於問:「聽說,你們打算結婚?」
    賈適適再訝異不過,「她沒告訴你?她悔約了。」
    不知怎地,利佳上非常商興,可是面了上不露出來,「那,打擾兩位,我先走一步。」
    他拿著兩張畫走出畫廊,臉上泛出一絲笑意,隨即收斂,匆匆往新地址找薔色。
    她的新家是一座鎮屋的二樓,他站在樓下往上看,只見窗戶緊閉。
    他一直站在街角等。
    直到看見她回來。
    薔色似乎又長高了,仍然穿著深藍色外套,臉色白皙而平靜,情緒看不出異樣。
    可是他一叫她,她回過頭來,大聲尖叫,嚇了他一跳,接著,她淚如泉湧。
    可見是受了委屈。
    這時他才想起來,「那兩張水彩畫呢。」
    匆匆下樓去,兩張畫仍然扔在樓梯角。
    薔色說:「假使是兩筒麵包,早就被人揀走。」
    利佳上只得笑。
    薔色說:「這種畫,自未成名年輕畫家處以一百數十元買來,轉手賺十倍。」
    「做生意嘛,有燈油火臘需要兼顧。」
    他把畫拆開。
    畫中人同薔色幾乎一模一樣。
    穿著深藍外套、白色襯衫,倦慵地看向窗外。
    另一張是低頭看書的側面。
    薔色訝異,看署名,右下角只見兩個英文字母,噫,是費祥興。
    薔色不語。
    是充滿愛意的兩幀寫生。
    薔色一直不知道他會繪畫,也不發覺他已將她記錄在筆下。
    不過生意人畢竟是生意人,畫好了,放在店裡賣,能賺錢千萬不要放過,賠本生意
千萬不要做,回報率低的投資需即刻縮手。
    所以他立刻搬了家。
    薔色放心了。
    他與她,都會沒事。
    說真了,都是十分有保留的人。
    薔色坐下來鬆口氣。
    她雙目紅腫漸漸褪去,面孔向著窗外的她就是畫中人。
    「我勸你把書讀好。」
    薔色淒涼地微微笑,「綺羅去世給我的啟示是,也許凡事不宜拖延,否則就來不及
做。」
    「所以你覺得要迅速結一次婚。」
    「是。」
    「為何又悔婚?」
    薔色不語。
    「覺得內疚,對不起人家?」
    薔色嗤一聲笑,「哪裡有這樣偉大,是我發覺無法與他親熱。」
    利佳上一征。
    「我心中始終只有一人罷了。」
    「那人是誰呢。」
    「你又何必問。」
    「但說不妨。」
    甄薔色剎那間恢復了佻皮本色,答道:「主耶穌基督。」
    利佳上看著她,「那男孩應當慶幸他離開了你。」
    「胡說,他會一輩子想念我。」
    「因為你待他壞?」
    「不,我待他十分公平。」
    「所有刻薄的老闆也都那樣說。」
    他倆凝視對方。
    都知道再也不會找到更愛的人。
    「當你廿一歲,不再受石律師監護,又能獨立自主的時候,再決定結婚未遲。」
    薔色低聲說:「多麼浪漫,這是向我求婚嗎?」
    利佳上輕輕答:「你我均知那是沒有可能的事。」
    薔色不出聲。
    「我們在一起經歷過太多事情,彼此太過熟稔,雖無血緣,也似我真繼女,我嘗試
掙脫枷鎖,終不成功。」
    薔色仍然沉默。
    「當我看見你之際,你只得十二歲……」
    那雙晶瑩的大眼睛已經常常偷窺他,叫他心驚。
    他總擔心有事會發生,可是二人相安無事。
    是他建議把她送出去留學。
    綺羅亦實時明白這是一個好主意。
    等薔色大一點,當必定明白三人之間的關係。
    「我希望你願意讓我永遠照顧你。」
    薔色微笑,「好呀。」
    「語氣中請稍微加些誠意。」
    「好——呀。」
    「還是不夠。」
    薔色伸手過去,用手臂搭住他的肩膀。
    她常常看見綺羅那樣做,好讓利佳上雙臂圈住她的腰身。
    薔色嚮往這個姿勢,它充份顯示了男歡女愛。
    可是利佳上並無把手擱在她腰上的意思。
    他告訴她,他將轉到新加坡去教一年書。
    「抽空來看我。」
    「有直航飛機嗎?」
    「一聽這句話,就知道不打算來。」
    薔色低頭,「避得太遠了。」
    「由此可知我對自己的意旨力越來越乏信心。」
    「不,你根本毋需控制什麼,太謙虛了。」
    利佳上無話可說,便道:「來,吃飯時候到了。」
    薔色忽然吟道:「思君令人老,努力加餐飯。」
    利佳上大表詫異,「這古詩你自何處學來?」
    「一個人也不能永遠不長進。」
    利佳上不由得笑起來。
    那一次之後,薔色便與他疏遠。
    一個住在紐約的少女如果要令自己非常繁忙,那還是有辦法的。
    她很快找到新的嗜好、新的朋友、新的歇腳處。
    畢業那一天,石志威律師來觀禮。
    這個老好人感動得眼睛紅紅。
    穿著學士袍的薔色伸個懶腰,「早知老得那麼快,就不讀書了。」
    「這是什麼話。」
    「媽媽泉下有知,必定安慰。」
    「這才像話。」
    薔色低下頭。
    「為什麼不讓利教授來觀禮?」
    「他整天在大學裡改博士論文,哪裡在乎。」
    「這是我聽過至壞的推搪。」
    薔色訕笑。
    「你不想見他?」
    「人家會說話。」
    石志威點點頭,「長大了,明白事理了,忌諱一點也是好的,利教授此刻在學術界
頗有名聲,外頭一直傳他同繼女曖昧,那是有損害的。」
    石律師的想法絕對代表全世界人的意見。
    薔色低下頭,「你知道我們一年也見不了幾次面。」
    「可是街外人不明白。」
    「我何必叫他們明白我。」
    石志威笑,「我年輕時也那樣想,可是,人是群居動物,若想生活愉快,還需爭取
大眾瞭解。」
    薔色伸手去替他整理領帶,微笑道:「石律師說的,都是金石良言。」
    石志威看見雪白一雙小手伸過來,不禁凝視,世上竟有那麼漂亮的纖指。
    他停一停神,咳嗽一聲,「我有點文件給你簽署。」
    「有關什麼?」
    「有關陳綺羅給你的遺產。」
    「我已畢業,我打算找工作,我可以養活自己。」
    「這是綺羅心意。」
    「我會成為富女?」
    「不見得,但你會相當寬裕。」
    薔色說:「我真正的母親說不定又會聞風而來要錢。」
    「許久沒聽到她的消息,你不必過慮。」
    「她此刻在何處?」
    石志威一怔,「我不知道,你想見她嗎?」
    「不不不。」
    「她可能在加拿大,說不定住馬來西亞,也許居荷蘭。」
    去去去,去得越遠越好,永遠不見面。
    「這是利教授托我帶來的賀禮。」
    扁長盒子,一看就知道是只手錶。
    薔色打開一看,「太名貴了。」
    「可不是,美金六萬多,我同他說,不適合少女。」
    薔色把手錶戴上,「可是,我已是年輕婦女。」
    他倆到俄國茶室吃午餐。
    「有男朋友沒有?」
    「還在找。」
    「心目中有些什麼條件?」
    薔色笑了,「一點條件地無,希望他像個男人吧。」
    「真的,」石律師怪同情,「此刻一輩男生都陰陽怪氣。」
    她在文件上簽了名,從此可自由動用陳綺羅的遺產。
    回到家中,翻開手錶來看,表肚上刻著字樣:薔色畢業誌慶,利,年月日。
    承繼了陳綺羅的遺產,也承繼了她的命運。
    現在什麼都有了,卻已失去了至寶貴的童年,但願她可以往時間隧道裡鑽,走回頭,
同十二歲那個手長腳長的孤女說:「我來照顧你,我必定會對你好,因為你即是我,我
即系你。」
    可是現在她已經廿一歲了。
    已有某參議員聘請她擔任助選團成員,薔色需遷往首府華盛頓工作。
    那真是一個新天地。
    甄薔色開始覺得人生可能有點意義。
    她非常出鋒頭,人漂亮聰敏年輕,又具專業知識,很快受到注意,電視台向她接頭,
希望她參予主持節目。
    那樣忙,對前事漸漸淡忘。
    五月一個週末,參議員開園遊會,她忙完一陣子,坐在紫籐架下喝香檳,猛一抬頭,
看到一個高大的年輕人向她走來,她怔怔地朝他看,他使她想起一個人。
    他穿白衣白褲,白色馬球上衣領子只敞開一點點,可是已可看到茸茸的汗毛。
    她笑笑,喝一口酒。
    那年輕人走過來,笑問:「你可是看著我?我是伊安麥考利。」
    薔色知道這個名字,在華盛頓,人人知道人人。
    她微笑,「你家族對你抱負甚高,你不宜結識有色人種女子。」
    「多謝操心,可惜我已過廿一歲,你是著名的甄薔色吧,或許你可給我忠告,我打
算學中文……」
    他令她想起一個人。
    在這個美麗的,櫻花盛放的五月天下午,她心思飛出去老遠。
    就在那個週末,她偕他到康納的克老家農莊去度假。
    麥考利家非常反對。
    「華府所有女子中,偏偏要選華裔女友,何解?」
    「我想我已愛上她。」
    「為什麼?」
    「一切,尤其是她低頭沉思的恍惚神情,總似有點心事,叫我著迷,赴湯蹈火,在
所不辭。」
    「將來你競選參議員之時,傳媒會把這段情取出做文章。」
    「那麼,我就一輩子做律師好了。」
    石志威律師來看過薔色。
    他約她晚飯。
    吃到一半,薔色忽然問:「教授結婚沒有?」
    「沒有,」石志威搖頭,「真難得是不是。」
    「有無女友呢?」
    「這就不知道了,」笑,「你何不自己問他。」
    薔色也微笑,「見到他時再說吧。」
    「他下月將到華府來領一個學術獎。」
    「那多好。」
    「你會採訪他嗎?」
    「不知上司是否會派我去。」
    「真替你高興,薔色,沒有什麼事比看著年輕人步步高陞更加愉快。」
    「別給我壓力。」
    老朋友一起笑了。
    晚飯結束時一位年輕人朝他們走過來,石志威一怔,怎麼那麼像。
    年輕人笑容滿面,一見薔色,立刻吻她的臉,接著向石律師自我介紹。
    石志威見二人如此親暱,而甄薔色的確已是成人,也只得接受事實。
    只是——
    薔色似知道他在想什麼,輕輕回答:「外國人有外國人的好處。」
    石志威笑,「可准我將此事告訴利教授?」
    薔色想一想,「隨便你。」
    當下年輕人接走了甄薔色。
    在門口,石律師說:「你自己當心,他家是天主教徒,離婚極之麻煩。」
    營色微笑點頭,與石志威握手話別。
    麥考利看著他背影,「他很關心你。」
    「是。」
    「誰是利教授?」
    「我繼母的丈夫。」
    「你繼父?」
    「不應那樣說,如果我生母嫁他,那麼,他才稱繼父。」
    麥考利又問:「利是一個重要的人物嗎?」
    「他是一個仔朋友。」
    「不可嫁天主教徒耶?」他都聽懂了。
    「沒有人想結婚。」
    「本來由女方說這話應當叫男方放心,為什麼我聽了卻一點也不覺開心?」
    「誰知道你。」
    「你們到今日仍不贊成異族通婚。」
    「彼此彼此,令尊令堂不見得為此雀躍。」
    「人類始終無法大同。」
    「我也希望我子女嫁同文同種華人。」
    「什麼,你的子女不即是我的子女嗎?」
    薔色看他一眼。
    「我對我倆關係充滿信心。」
    薔色不由得訕笑。
    她替他整理領帶,他握住她的手。
    麥考利深深軟口氣。
    凌晨,電話鈴響,薔色立刻抓起話筒,兼職電視台的她對任何深夜電話都需注意。
    對方卻是麥考利。
    「我在想,假使我倆有孩子的話,會否美貌?」
    「不會。」
    「喂!」
    「你看所有混血兒都是黃發黃膚黃眼,十分尷尬。」
    「父母說,若我堅持娶華裔女子,他們祝福我。」
    「他們會來觀禮?」
    「他們說會。」
    「那多好,」薔色揶揄他,「恭喜你。」
    麥考利知道說錯了話。
    「我想多爭取三數小時睡眠,再見。」
    翌日,她跟上司飛到夏威夷做一項民意測驗,忙得走油。
    麥考利的電話追上來,她真誠地茫然抬頭問秘書:「誰?」
    秘書立刻明白,同對方說:「甄小姐開會,不便聽電話。」
    晚上,她穿一龔吊帶晚服出席晚會,眾男士的眼珠為那艷光所吸引幾乎沒掉出來,
可是知道即使是讚美,亦得小心謹慎,因為不知在什麼情況下即構成性騷擾。
    那樣簡單的一件深藍色裙子,加一副水晶耳墜,就可以形成如此效果,真正不可思
意。
    那一晚,每一位男士都前來邀舞,每人跳幾步,就有另外一人前來拍肩膀搶舞。
    薔色老闆訝異,「這是怎麼一回事?」
    薔色笑,「政治生涯沉悶。」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搭住參議員肩膀,他聳聳肩退下。
    薔色抬起頭,意外地說:「是你麥考利。」
    可不就是他。
    他諷刺她:「你在這裡伴舞還是怎地。」
    她笑答:「每件事都有兩面看法,那邊座位上不知有幾多壁花,想伴舞都無人理睬。」
    「呵,有得跳還算慶幸?」
    「自然,愛過總比一生沒愛過好。」
    「你這樣想得開真值得慶幸。」
    「我計較的,一向不是這些。」
    「為什麼不聽我的電話?」
    「你打過來嗎?」是真的意外。
    麥考利氣漸消,他把她拉到一角。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薔色溫柔的看著他。
    就在這個時候,兩名保安人員找到他們。
    「甄小姐,參議員找你。」
    薔色立刻跟著他們離去。
    麥考利蹬足揮手,無可奈何。
    那夜要到凌晨,他倆才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坐在車子裡,自名山鑽石頭往下看海灣景色。
    滿目如銀盤,銀白光芒彌滿大地,美如仙景。
    麥考利說:「薔色,我想我們也該論婚嫁了。」
    沒有回答。
    麥考利輕輕說下去:「不過,婚後你似乎得放棄若幹工作量。」
    沒有響應。
    「我知道你會抗拒,此事可從詳計議——」他一轉過頭,呆住了。
    甄薔色坐在鄰座,一動不動,頭側在一邊,呼吸均勻,天呀,她睡著了。
    她倦得連嘴巴都合不攏,微微張開,一如嬰兒,臉容皎潔秀麗,可是不省人事。
    麥考利啼笑皆非。
    他已知來得不是時候,而時機正是緣份。
    他把薔色送返酒店。
    「到了。」他推醒她。
    「呵,什麼時候了?」
    「你去睡吧,明天還需工作。」
    「是,是,那永遠做不完一天二十小時的工作。」
    之後,回到華府,他們就疏遠了。
    麥考利有段時間十分頹喪。
    他父母內疚地問:「不是因為我們吧?」
    麥考利相當清醒,「開頭我也以為是,可是事實不。」
    「倒底為什麼?」
    「後來又以為是工作,可是經過觀察,工作與我一樣只是她的逃避。」
    「另外有人?」
    「她有心事,但我又沒發現另外有什麼人。」
    「算了。」
    麥考利知道父母反而放下心頭大石。
    可是他時常會想起她。
    一日在她辦事處門外靜候,她沒看見他,與同事出去附近買三文治。
    不知怎地,薔色那日居然穿一件紅色大衣,那紅一萬丈以外都看得清楚,映得她如
一朵紅雲似,令人覺得只有這樣的人才配穿紅。
    麥考利正傷心地凝視,忽然發覺身邊有個人,也在看著同一方向。
    那人高大豪邁,穿著長大衣的身型不知有多瀟灑,他也正向薔色遙望。
    只見他似笑非笑,神情專注,無比憐惜她的目光落在薔色身上。
    麥考利恍然吃驚,這是誰?
    薔色在那邊馬路像是覺得有人看她,驀然回首,麥考利挺身而出,以為薔色發現了
他。
    薔色不顧往來車輛疾步奔過馬路來。
    麥考利滿面笑容迎上去。
    可是不,慢著。
    她看到的並不是他。
    她與他不過距離數步之遙,可是她卻奔向另一人懷中。
    剛才那個穿長大衣的男人緊緊擁抱她。
    麥考利要到這個時候,才忽然明白,是什麼令到甄薔色心不在焉,寄情工作,並且
覺得身邊的人可有可無。
    剎那間他覺得無比傷害,像是胸口中了一拳,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
    更叫他難堪的是薔色仍然沒發現他,她已隨那人走遠。
    麥考利呆呆站在一棵大樹旁,傷透了心。
    日後,他並沒有向薔色提起這件事,可是,他也沒有忘記這件事,也許,要待孫兒
問他什麼叫得不到的愛的時候,他才會悵惘地說起該剎那的感受。
    伊人已經遠去。
    薔色說:「你從來都不預告你將在何時出現。」
    利佳上笑,「生活沉悶,有點意外之喜也是好事。」
    薔色把雙手插在口袋裡,笑嘻嘻看著他,「什麼風把你吹來。」
    「我來領一個獎。」
    薔色頷首,「連你也不能免俗,填表申請參加角逐。」
    「為什麼我像是知道你會取笑我。」
    「如果這世上有什麼人瞭解我,那人就是你了。」
    「你那未婚夫呢?」
    薔色愕然,「我何來對像?」
    「聽說是一金髮藍眼的小伙子。」
    「呵,那只是普通朋友。」
    利佳上大吃一驚,「這是什麼外交口吻?」
    薔色說:「他家不喜歡黃人,查實他們也不過是蘇格蘭移民,上世紀末馬鈴薯連續
十年失收,饑寒交逼,不得不冒險來到新大陸。」
    利佳上說:「你不難改變他們觀點。」
    「世上要克服的事太多,我無暇去理這一家人。」
    他倆找到一間小小餐館坐下。
    薔色看著他,「你還是老樣子。」
    「老了許多。」
    「不見得。」
    「近況如何?」
    「參議員已保薦我入籍。」
    「那多好,旅遊有正式護照方便得多。」
    薔色微笑,「千萬不要到敵國去,否則持花旗國護照者統統要站出來。」
    利佳上微笑,「我想念你。」
    「我也是。」
    「還記得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好時光?」
    「你指綺羅在生的時候。」
    「是。」
    「沒有人會比我們更加相愛。」
    頒獎會在華道夫酒店舉行,場面隆重嚴肅。
    甄薔色是觀禮嘉賓之一。
    利佳上穿著燕尾服上台領獎,掌聲雷動,薔色十分替他高興。
    利教授致謝辭之際只有三句話,薔色如釋重負,她最怕領獎人謝祖宗謝爹娘謝三任
前妻及子女。
    慶祝會隨即舉行,薔色跟著人眾走進宴會廳。
    她與利佳上失散。
    在走廊中她留意到有一位女士的手袋打開,可以看到錢包。
    她好心過去提點:「當心東西掉出來。」
    那位女士笑了,「謝謝你。」
    薔色見她是華裔,且端莊可親,便加多一句:「今晚衣香鬢影。」
    「可不是,」女士笑說:「我似鄉下人進城。」
    一般鄉下人通常不會如此自謙,甄薔色對她另眼相看。
    薔色剛想自我介紹,已經來到宴會廳門口,每個客人都要經過保安檢查,看身邊有
無藏著武器。
    經過金屬探測門,已經不見那位女士。
    她看到利佳上被一班朋友圍住,知道需在一邊等候,她有點不耐煩,便轉頭向另一
角落走去。
    是故意的吧。
    永遠有更要緊的事在同時進行中,他不想與她正面接觸。
    正在這個時候,薔色聽見利教授叫她:「原來你在這裡。」
    她欣喜地轉過頭來。
    利佳上笑說:「我一早知道你沒有這個耐心。」
    薔色有點尷尬。
    「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薔色要到這個時候,才發覺他身後跟著一個人。
    那個人正是剛才自稱鄉下人的那位女士。
    薔色不動聲色,維持笑容。
    只聽得利教授說:「我妻子陳慶璋。」
    薔色若無其事那樣伸出手來相握,「剛才已經見過了。」
    陳女士笑說:「原來就是薔色。」
    薔色問:「什麼時候結的婚?」
    「一個星期之前,你是第一個知道。」
    薔色說:「真替你們高興。」
    陳女士笑,「謝謝祝賀。」
    這時有人過來與利佳上說話,他忙著應付,薔色乘機溜開。
    她鎮定地離開宴會廳,走進走廊,忽然覺得胸口悶納,五臟翻騰,靠著牆壁,便嘔
吐起來。
    她用手帕塢著嘴,滿以為會吐血,可是沒有,空著肚子的她只吐了黃水。
    有人問:「你沒事吧?」
    熱誠地把她扶到一張椅子上坐下。
    然後斟來一杯暖水給她。
    薔色喘息片刻,抬起頭來,「空氣好不混濁。」
    「誰說不是。」
    那是一個華裔年輕男子,有一雙慧黠的眼睛。
    薔色微笑,「未請教尊姓大名。」
    「林世立,你呢?」
    「甄薔色。」
    「多麼奇怪的名字。」
    「是,很多人都那麼說。」
    「你好些沒有,我送你回家休息可好。」
    「你是我救星。」
    她輕經歎息。
    到了門口,那年輕人忽然醒覺,「當然,我真笨,你便是電視上那位新聞報幕員甄
薔色。」
    薔色疲乏地說:「還不是國家電視,不過是地區性新聞節目。」
    他看她走進屋內才走。
    薔色的面孔向床仆下去,她那樣躺著直到天亮。
    當然,太陽一旦升起來又是另外一天另外一個故事。
    薔色聽到鬧鐘摸黑起床更衣沐浴。
    倒底年輕,自頂至踵淋一次熱水她也就勉強清醒過來,理想睡眠時間是九個小時,
可是她一直只能睡四五個鐘頭。
    她將昨夜穿過的晚服丟進垃圾筒。
    火速趕到電視台,取到新聞稿,讀幾遍、喝咖啡、化妝、梳頭,坐到鏡頭面前,擠
出笑臉,以清晰動人聲線讀出頭條。
    一切工作完成後,天尚未亮透。
    她不怕熬夜,也不懂得累,她的心已經掏空。
    「甄,你有訪客。」
    薔色走到接待處一看,卻是陳慶璋女士。
    她與她到飯堂喝咖啡。
    「教授說昨晚怎麼一轉眼不見了你。」
    薔色賠笑,「我被朋友接走。」
    「教授說,自幼看你長大,像自己女兒一樣。」
    薔色只是微笑。
    「切莫疏遠,我們的家即是你的家。」
    「我明白。」
    「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認我做阿姨。」
    薔色連忙站起欠一欠身,「不敢當。」
    「可是高攀了?」
    「求之不得呢。」
    「那我就放心了。」
    薔色說:「稍後我把結婚賀禮送到華道夫去。」
    「中午我們就走了。」
    「中午之前一定送到。」
    「何必這樣客氣。」
    「禮數不可少。」
    「教授說你已有好幾年沒回家。」
    「可不是,兩年來還是第一次見他。」
    「他說,那是你避讒言的緣故。」
    薔色直認不諱,「是,我們有一位行家,因有人說他愛講是非,他亦不分辯,只是
與所有人斷絕往來,避不見面。」
    「那好似損失太大了,變得似懲罰自己。」
    「交友不慎,活該受罰。」薔色淡然而笑。
    陳女士說:「這次回家,我們會計劃生育。」
    「是應該這樣,」薔色的聲音十分溫柔,「孩子越多越好,約四五個最理想。」
    「你也有這種主張,請來探訪弟妹。」她十分喜悅。
    陳女士終於在十五分鐘後離去。
    薔色到附近珠寶店去挑選禮物,心不在焉地買了一對金錶,囑人十萬火急送去。
    完了禮數大功告成。
    她忽然想到許多年前,綺羅告訴她,欲再結婚的消息。
    她是多麼害怕,怕那男人進來之後,會把弱小的她趕出門去。
    現在的感覺也是一樣,她已經被趕走,陳女士特來告訴她這一點。
    既然利佳上已把陳綺羅忘記,那麼,甄薔色也應該把過去收到腦後。
    她怔怔坐著,新聞室是何等擾攘煩忙,她一個字一個人也聽不見看不到,沉緬在私
人天地。
    直到有人叫她:「甄,出發了,西北區有命案」,她才如大夢初醒,跟著大隊跑到
街上。
    她是一名弱女,總想抓住一些什麼,開頭是生父,接著是繼母,兩個人都不在了,
只得把精神寄托在利教授身上。
    過了廿一歲,真正一切都得靠自己。
    汽車電話響起來,正是利佳上的聲音,「終於找到你。」
    「要找總會找得到。」
    「謝謝你的禮物。」
    「不客氣。」
    「有空來看我們。」
    「一定。」
    「我們並無請客。」
    「這是你一貫作風。」
    「薔色——」他像是還有話要說。
    薔色把話筒接近耳朵,直至發痛,她淚盈於睫,感慨萬千。
    「現場很緊張,是宗什麼新聞?」
    「情殺案,男方刺殺前度女友,正與警方對峙。」
    「我們保持聯絡。」
    「是,一定。」
    利佳上噗一聲掛上電話。
    薔色聽見攝影組同事大叫:「兇手向警方開鎗!」
    甄薔色留在現場五個鐘頭,警方才成功破門而入,將兇手揪出。
    薔色搶過去把麥克風遞到那漢子嘴邊:「先生,你為何行兇?」
    那男子嗚咽地說:「我愛她,我不能放她走。」
    警察撥開記者的攝影機。
    薔色回到新聞車上,坐下,精疲力盡。
    她捧著頭,撥一撥短髮,「天,他愛她。」
    有人搭腔,「真諷刺是不是。」
    「給我咖啡。」
    那人自暖壺斟出一大杯香噴噴黑咖啡,薔色骨碌骨碌當瓊漿五液那樣吞下。
    她用手背抹一抹嘴。
    抬起頭,呆住。
    給她咖啡的人並非同事,乃是昨晚送她回家的林世立。
    又救了她一次。
    「你如何找到我?」
    「我在屏幕看到現場直播,故此趕來探班。」
    她笑了。
    「一起吃晚飯?」
    晚飯?薔色抬起頭,只見滿大晚霞。
    薔色吁出一口氣,「我哪裡還有力氣。」
    「先回家休息一下。」
    她說:「我還得回公司去打點六點鐘新聞,改天吧。」
    林世立說:「我可以等。」
    開頭好像都那樣說。
    甄薔色笑了。
    她關上新聞車車門。
    不久她在車子裡憩著。
    做夢,看到自己手小小腿小小,還是個孩子,正在拍一隻彩色斑斕的大皮球,皮球
滾出去,她一直追,追到一個大人腳下。
    那是綺羅,她俯下身來,拾起皮球,輕輕說:「薔色,你沒抓緊利佳上。」
    小小的薔色心平氣和:「他永遠屬於我,來日方長。」

                                     完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熾天使掃瞄  火鳳凰校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