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客

    我想告假。
    他說:「那麼我們現在進去開會吧。」
    我腳步浮浮的跟他進會議室。
    就是在這裡,我與南星第一次邂逅。像是一個世紀以前的事了,此刻我整個人都為
他改變,再也無法恢復舊觀。
    我長長在心中歎口氣。
    人在寫字樓,一言一動都要小心翼翼,否則動輒得罪。在老闆面前透大氣?我不敢,
他要是問我有什麼不滿,我怎麼回答?
    在會議室坐下,我盡力集中精神,但心情不佳,低著頭不發一言。
    還剩下三分二空位子,人們陸續到來,忽然之間,女秘書匆匆來到我面前說:「喬
小姐,」她神色慌張,「喬小姐,警局找你。」
    我也吃一驚,「是人還是電話?」
    「電話。」
    我連忙同新老闆說:「我去瞧瞧有什麼事。」
    他非常訝異,揚起一條眉,這種工作狂根本不會明白有什麼是比工作會議更加重要。
    我急步出去聽電話。
    「你可是喬碩人?這是警署。」
    「是,我是。」
    「你可認識一名叫譚世民的男子?」
    我的心馬上強力忐忑的跳躍起來,一陣不祥的預感罩攏在我四周。
    「什麼事?」
    「譚世民汽車失事,現在救世醫院,他要求見你一面,請你快來。」
    「他受了傷?」
    「已然昏迷不醒,你快來吧。」電話切斷。
    我一陣呆,一時間沒有什麼感覺,我出乎意料的鎮靜,與女秘書說明要去什麼地方,
然後離開寫字樓。
    我連手袋都沒有忘記拿。
    在街車上我鎮靜的吩咐司機開到救世醫院。
    一路上我的面孔向著窗外,思維沒有集中去想這件事,只覺心頭酸麻。
    到達醫院大堂,才想發問,只聽見那邊有震天的哭聲。
    我沒有見過譚世民的父母,但那個老太太在大聲叫「世民我兒,你若有什麼三長兩
短,叫我怎麼做人。」
    我走過去同護士說:「我便是喬碩人,譚世民在哪裡?」
    「啊,他現在昏迷,你坐到那邊去等一等,我同醫生說去。」
    我只好坐在那個呼天搶地的母親身邊去。
    大悲傷到這個時候才到達我的神經系統。我可能要失去世民了,前兩日他才嚷著要
為我出氣,叫我供出南星的名字來,如今因為車禍,他脆弱的生命要離我而去。
    留都留不住,時間不能倒退事情發生了就已發生,沒有誰可以力挽狂瀾。
    我的嘴唇不住的抖,雙手緊握拳頭,憤怒多於傷心。
    醫生出來,大家站起。
    「誰是譚世民的父母?」
    兩位老人家連忙跟進去。
    一位白衣天使問我:「你就是那位喬碩人?傷者一直叫我們去找你。」
    我整張臉都紫青色,獨獨一雙眼睛紅了。
    「傷得怎麼樣?」
    「沒有表面傷痕,但是頭骨破裂,腦部受損,就算救回,恐怕要做植物人。」
    「不!」我如萬箭穿心。
    護士喟然,不出聲。
    沒一會兒,譚氏夫婦出來,老淚縱橫。
    醫生又向我招手。
    我像行屍走肉般跟著他進病房,輪到我來看世民最後一面。
    世民躺在床上,頭上都是罩子管子,四周圍的儀器閃爍亮光,我根本無法走近。
    「世民。」我輕輕叫他。
    「他聽不見你。」醫生說。
    我只好握住他的手,冰冷,人氣都沒有了。
    醫生責備的說:「飛車!」
    我彷徨求助地看牢醫生,希望他不要再說下去。
    醫生忍不住加一句:「身邊的人也不勸勸他。」
    護士說:「當心臟停止跳動,他的生命便告結束。」
    「不會的。」我喃喃的說:「不會的,不可能這樣的,一個人的生命不是這樣簡單
的。」
    護士說:「生命的奧秘,沒有人明白,我們如何來,如何去,都沒有人知道。」
    我含淚說:「上帝是知道的。」
    護士苦笑。
    我低下頭,到那一日,我們如在黑暗裡穿過玻璃,一切明瞭。
    儀表上面顯示的暗綠色曲線忽然變為直條子,我胸中如中了一刀,世民死了。
    我剛想站起來走開,忽然之間,看到世民的身體輕微扭動。
    我張大嘴,以為眼花,扶住牆壁,瞪著病床。
    醫生比我還震驚,眼睛睜得像銅鈴,大聲喘息。
    護士氣急敗壞,「怎麼會?怎麼會?」看著醫生聽候指示。
    這時候儀表上的綠線又開始活潑的跳動。
    「怎麼可能!他腦部早已死亡。」
    我可沒有空與他們討論這麼學術性的問題,我走近病床,只見世民的雙手蠕動得更
厲害。
    我緊握他的手,大聲叫他:「世民,世民。」
    醫生按鈴,不一會兒腳步聲喋喋傳來,病房門被推開,一大堆穿白制服的人衝進來。
    「什麼事?凌醫生?」
    「病人,病人活轉來了。」凌醫生指著病床上。
    諸醫生圍上來,全部露出不置信神色。
    我淚流滿面,「世民,世民。」大聲號叫,如果他會活轉來,我真願一生一世陪伴
他。
    「拉開這個神經女人!」其中一個灰白頭髮的醫生吩咐。
    護士拉開我。
    我看到世民的眼皮跳動。
    「不,」另外一個年輕的醫生說:「讓她在這裡,也許對病人甦醒又益。」
    那凌醫生怪叫起來:「他還會甦醒?」
    可是事實證明世民正在甦醒中,他竟微微睜開了眼睛。
    那十多個醫護人員發出嗡嗡的不置信的聲音,齊齊撲過去觀察。
    世民痛苦的轉動頭部,像是要把所有的管子掙脫,同難過得叫出來。
    護士按住我的嘴。
    醫生們七手八腳的檢查他,十分鐘後,每個人的下巴像是要掉下來似的,面面相覷。
    我高聲問:「怎麼樣?怎麼樣?」
    凌醫生說:「他沒有事了。」
    連我都呆住:沒有事?什麼意思?
    凌醫生如踩在雲裡,以夢遊者的表情及姿勢說:「他只需要修養,一個月左右便可
出院。」他雙目定定的走出去。
    其他的醫生垂頭喪氣。
    「怎麼可能!」他們大惑不解。
    「十分鐘前他已經死亡。」完全不明所以。
    「腦部在一個小時前已失去功能。」全不置信。
    我氣得說不出話來,「活著不比死亡好嗎?你們留待稍後開會再研究吧。」
    護士重新替世民整理被褥,輕輕為他拆除管子。
    世民並不很清醒,又睡著了。
    我問醫生:「我可以留下來嗎?」
    醫生們竊竊私議,陸續散去,根本不理會我。
    一會兒世民的父母也進來,嚷著感謝上帝。
    世民均勻的呼吸,安寧的躺著。
    護士為他注射,他居然發出嗚嗚聲。
    「死人復活」這消息一下子傳遍了整個醫院。
    當世民可以說話,我一定要好好問他,在死亡的數分鐘內,有無經過一條白光隧道,
看到上帝的真顏。
    譚老太問我:「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嚇唬我們,說世民不行了?」
    「也許是……診斷錯誤。」
    「我要控告這間醫院!」譚老先生很生氣。
    譚老太見兒子沒問題,馬上轉移目標,「你——是哪一位?」她拉住我的手,細細
打量我。
    「我是世民的朋友。」
    「很相熟的朋友吧?」老太問。
    「媽媽,」譚老先生說:「還不過來看世民。」
    我很喜歡譚老太,充滿人性,一知道兒子可以痊癒,立刻想抱孫子,從變成灰到充
滿希望,只需要十來分鐘,了不起。
    護士說:「病人沒事,你們可以回去休息。」
    譚老太說:「總要看他清醒過來,才可以放心。」
    我蹲在床邊,輕輕叫世民。
    護士說:「我看你們也不要太過騷擾他。」
    「那我先回去。」
    我向兩位老人家告辭。
    回到家裡,筋疲力盡,只要世民無恙,再累些也是值得的。
    許是儀器出了毛病,造成適才的驚險,我想,醫院實在太惡作劇。
    瑪麗電話追蹤而至。
    「碩人?譚公子如何?不行了?」
    「掌你的嘴!誰說的?吐口水講過。」
    「怎麼?不是說垂危?」
    「哪裡,休養一下就沒事。」
    「嘎?」瑪麗說:「太好了,我還擔心他小命不保。」
    「開頭傳錯消息,嚇壞人。」
    「你的老闆很不滿意你。」
    「我已決定辭職,誰理他是否愛上我。」
    「也好。」瑪麗說:「想做時再覓新職。」
    「你以前不是不贊成?」我問。
    「以前我不知道人們那麼小器,不肯原諒別人的過失。」
    「我想好好的照顧世民。」我說:「暫時不想上班。」
    「會不會舊情復熾?」她笑。
    「我同他,根本不是那回事。」
    「碩人,我看你要否認到幾時,那些女孩子說你聽到譚世民出事,七魂轟出了三魂
似的。」
    「是,連我自己都覺得像在陰間兜了個圈子回來,分外珍惜一切。」
    「好好利用這一段日子。」
    第二日我到醫院去,譚老太比我早到。
    「醒過來沒有?」我切切的問。
    「醒了。」譚老太拉住我的手,「一時間沒認出我們,後來才叫爸爸媽媽,可憐的
孩子,凌醫生同院長開過三小時會議,都說世民這次是奇跡中的奇跡。」
    我完全放下心來。
    「世民問你在哪裡呢。」譚老太喜孜孜的說。
    我感動得很,把話題岔開來,「他傷勢如何?」
    「要好好休養,醫生用鋼骨把頭骨箍起來。」譚伯母說,「想想都害怕,我問他說,
看你還敢不敢開快車。」
    我笑。
    「他醒了。」
    我走過去,情不自禁,握住他的手,「世民。」
    他睜開眼來,目光晶瑩有神,寶光燦爛。
    我心一突,世民的眼神並不是這樣的。
    他深情款款的凝視我。
    「世民。」我輕喚他。
    「碩人?」他出聲。
    我鬆出一口氣。
    譚伯母搭訕說:「我出去一會兒。」
    我很感激她。
    沒想到世民會問:「我們幾時結婚?」
    「病癒後才討論這種問題好不好?」
    「不,」他很固執,「現在答覆我,很重要。」
    不知恁地,他聲音有種權威,叫我不得不答覆他。
    「世民,別叫我為難,我會在這裡照顧你,直到你復原,似你這樣花花公子,只要
身體健康,還愁沒有伴侶?」
    「碩人。」
    我心一動,轉頭看牢世民。
    世民臉上有歡喜莫名的表情。
    我起了疑心,盯著他,退到牆角。
    「碩人,你不必害怕。」世民柔聲說。
    「你是誰?」我面色都變了。
    「你說我是誰?」他眸子發出精光。
    「南星!」我衝口而出,「南星。」
    「是的,只有你同我知道。」
    「你把譚世民怎麼了?」我大聲問。
    「譚世民腦部受創死亡,你是目擊人。」
    我腦裡轟轟響,借屍還魂!
    「是的。」『世民』說。
    「你仍可以讀出我的思想?」我大驚。
    「不,我已喪失一切異能,此刻我是一個地球人,只能活一次。」
    「那你如何知道我在想什麼?」
    「猜都猜得到。」
    「世民,他真的死了!」我傷感的問。
    「沒錯,他的腦細胞完全喪失功能,我的運氣好,如果他五臟損失,我就來不到地
球代替他。」
    我一步一步走近他,再也沒有懷疑。
    「現在由我的波段代入——你明白嗎?」
    我不用明白,太好了,我得回南星,也得回世民。他們兩個都活著。
    我緊緊擁抱南星。
    兩個人都哭起來。
    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忽然推開他,「你剛才為何以譚世民的身份向我求婚?」
    「薛仁貴也得試試王寶釧呀。」他調皮的說。
    「有什麼好試,你又回不去!」
    「以後你可不能因這個原委而欺負我。」
    「呵南星,我怎麼會。」
    我們又一次擁抱。
    「是是。」
    這時候有人咳嗽一聲,我們連忙鬆手,是譚老先生。
    「我好像聽到有人結婚。」老先生說。
    我們的婚禮定在一個月後。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瑪麗最不服:「他媽的,什麼南星北斗,分明是裝神弄鬼騙人,明明是譚世民,又
不認。還說是老朋友呢,陪你出生入死,一點滋味都沒有,結果還不是嫁入豪門。」
    我直陪笑。
    小三小四很困惑,「怎麼柳暗花明德如此交關?其實譚世民傻大個,沒有腦筋,並
不是表姐喜歡那類型,不過篩十在望,錯過機會就再抓不住了。」
    至於母親,她只有我有歸宿便放心。
    周至恆與我絕交,因我對他不老實。
    他尚未動身,寫封長信罵我,我本想給南星看,但南星不認得我們的信息符號,正
在學,所以我有苦無路訴。
    他赴機場那一日,我與南星去送他,他的心又軟下來。
    他歎口氣,「我早說世民比我好。」
    「祝旅途愉快,前途光明。」我們說。
    他揮手登上旅途。
    他們婆婆同我說:「世民受傷後像是換了個人似的,許多舊習氣不見了,又添了不
少怪脾氣,媳婦你要多體諒他。」
    南星一切都要從頭學起,地球人的生活對他來說實在太陌生了。
    我問他:「南星,告訴我,你千辛萬苦幹嗎要到地球來?」
    「女人,女人都喜歡問這個問題。」
    「不,女人通常喜歡問:『你為什麼愛我?』」
    「還不是一樣。」
    「回答我。」
    他笑。
    我也笑。
    答案是明顯的。

    ------------------
  錄入者:Lin Zhang
  整理者:風動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