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
08

    到了之洋的家,時珍假意「啊」地一聲。
    之洋奇問:「你這是幹嗎?」
    時珍挪揄道:「我忘了你家也會有不受歡迎的電話需要躲避。」
    之洋沒好氣,「自顧不暇,還有時間打趣別人,我已向曾國峰交待清楚,他不會糾
纏不清了。」
    時珍坐下來,「咄,多寂寞。」
    之洋取出一瓶香按。
    「有什麼值得慶祝?」
    「活著。」
    「說得也是。」
    乾了杯,聊了一會兒工作上進度,又說及時裝與化妝的新趨勢,時珍批評之洋的公
寓狹小。
    「不如搬回家去。」
    之洋不語。
    「當初是為著曾國峰才搬出來,此刻關係結束,也是回家的時候了。」
    之洋隔一會兒才說:「家母是一個十分記仇的人。」
    「你始終是她女兒。」
    「在外頭你有充分自由。」
    「你又不是打算即時組織家庭,不如回家享福。」
    之洋笑笑,「時珍你在家千日好,便以為人人如此。」
    時珍黯然,「所以我無時無刻地懷念母親。」
    之洋不語。
    「幼時也很頑皮,傍晚午睡醒了,一定要到門外散步,咚咚咚走老遠,累了,就逼
媽媽背或是抱回來,已經二十公斤重,媽背得辛苦,便說:『媽媽背著時珍走畢全程呢,
將來若果時珍有什麼事對媽媽不高興,時珍可會想起今日,媽媽背著時珍走畢全程?』」
    說罷,時珍落下淚來。
    之洋替她斟滿酒。
    「母親去世後,我故意忘記生日,生我的人都不在了,生日還有什麼意思?」
    她說得對,無人可以代替母親。
    時珍歎口氣。
    之洋張開口,有話要說,終於又合上嘴。
    還不是時候。
    時珍卻已起了疑心,「之洋,你有話要說?」
    之洋笑,「我的話一向最多。」
    可是,一直拖著不向時珍披露,越遲越糟。
    「我的意思是,之洋,你可是有特別的話要說。」
    之洋看著她,「時珍,我倆友誼永固。」
    「這話是什麼意思?」
    再不說,以後可沒有機會了。
    之洋吸進一口氣,「時珍,教授在約會我。」
    時珍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哪個教授在約會你?」
    「令尊李梅竺教授。」
    時珍怔在那裡,隔一會兒皺起眉頭,「你在說什麼?」
    「我正與李梅竺約會。」
    「不要荒謬!」
    「這是真的,開頭我也不察覺,到了教授的實驗室,像愛麗絲夢遊仙境,開心得不
得了,這邊去那裡走,與小說及歷史人物打交道說心事,後來,一次又一次走入教授的
記憶裡,起初還以為是偶然巧合,到今天,才發覺是他刻意安排的約會。」
    時珍一邊聽一邊搖頭,「之洋,你糊塗了,家父絕對不會那樣做。」
    之洋不以為然,「約會異性,有什麼稀奇,教授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時珍拂袖而起,「他怎麼會約會你?他年齡足可做你父親,別忘記你是我的朋友。」
    「時珍,你何等迂腐,虧你還是教授的女兒,在時間無邊無涯的荒漠裡,二十年三
十年算得什麼,況且,我進入他的回憶與他見面,他的年齡有時還比我小得多。」
    時珍瞪著好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是知道的。」
    「我不接受。」
    「我知道你會抗拒。」
    「你的意思是,家父正以這種奇特方式約會你,並且有意追求?」
    「不不不是一般人口中的追求,而是我倆感情融洽——」
    時珍忽然問:「我的母親呢?」
    「她已經去世。」
    時珍搖頭,「不,在他回憶中,她肯定仍然存活。」
    之洋語塞。
    「我不該帶你到實驗室去,我自作自受。」
    「時珍,我們是好朋友,不是敵人。」
    「是嗎,為何我有被人出賣的感覺?」
    之洋也有點激動,「你太誇張了,時珍,我將你賣給誰?我有何利可圖?」
    時珍蒼白著面孔,握緊拳頭,「誰也別妄想代替我母親的位置。」
    「誰會要去做她,你少多心好不好?」
    「你言語中請對家母尊重些。」
    「你不可理喻。」
    時珍站起來,「之洋,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那樣一個人。」
    之洋看著她,「是,你引狼入室了。」
    時珍別轉身,拉開大門就走。
    之洋歎口氣,用手捂著面孔。
    那可愛的小時珍,她接受不了他們一家三口除外還有別人。
    可是之洋知道她所說的都是事實。
    也許她不該在時機尚未成熟之際披露此事,也許她應該等教授親口同她說明。
    一小時後有人敲門。
    之洋一看攝像器,是時珍回來了,她鬆口氣。
    打開門,二人擁抱。
    時珍問:「之洋,你會不會是失心瘋,家父怎麼約會你?」
    之洋啼笑皆非,「我的神經很正常,給我一個機會解釋好不好?」
    「這是我回來的原因。」
    時珍耐著性子聽之洋把X五五事件複述一次。
    時珍躺在沙發上,用一隻椅墊遮住雙眼,靜靜聽完,坐起來,輕輕說:「你說得對,
之洋,這的確是約會。」
    「謝謝你。」
    「不是每個人可以有機會這樣徹底瞭解伴侶的一切。」
    這次輪到之洋一怔,「伴侶?」
    時珍攤攤手,「你想想,約會最終目的是什麼?」
    之洋不以為然,「是解除寂寞。」
    時珍苦笑,「你放心,我思想已經完全搞通,父親也是一個人,他亦有權追求快樂,
我不會反對,剛才我的反應是過激了。」
    「換了是我,我也會跳起來。」
    時珍笑,「做人真是隨時要有心理準備應付各種意想不到的尷尬情況。」
    而之洋正是製造這種意外的一分子。
    時珍說:「無論發生什麼,我倆始終是好友,我仍然叫你之洋吧!」
    她們又再一次擁抱。
    然後時珍告辭了。
    她一走,電話鈴就響起來。
    之洋走近去查看是誰打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按亮螢幕。
    之洋十分驚奇,「是你!」
    螢幕上出現的是教授的金髮機械秘書。
    她笑容可掬,「是我,林小姐,X五五之旅如何?」
    之洋答:「甚有收穫。」
    「時珍已經知悉你與教授相會?」
    之洋大不服氣,一個機械人居然對她的心事瞭如指掌,「你怎麼知道?」
    機械人欠一欠身,「人類的行為,由他性格控制,以你的個性來說,你必不會長久
隱瞞你的好友。」
    之洋悻悻然,「時珍不接受這件事。」
    機械人又笑了,「不,你是她的好友,她最終會承認事實,並且代你慶幸。」
    之洋凝視她,「你的思考能力很強。」
    「多謝教授的安排。」
    「你有名字嗎?」
    「我叫安娜。」
    「安娜,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林小姐,你願意接受進一步的指示嗎?」
    「安娜,請等等,我有一個問題。」
    「請說。」
    「教授緣何帶我進他的記憶約會?」
    安娜一怔,「任何人的約會起因均為雙方投緣。」
    「他並不認識我。」
    「當然他認識你,你第一次闖入他記憶他就認為你會是他知己。」
    「你的意思是,第一次是偶然的?」
    「確是你偶然投入他的波心。」
    之洋笑不可抑,過一刻說:「全因時珍帶我去實驗那副機器。」
    「是,時珍與你,確有緣分。」
    「安娜,你是科技結晶,為何口口聲聲提到玄之又玄的緣分?」
    「緣分即一件事情可能發生的機會率,現在已能精密地計算出來,並無神秘感。」
    「我找到十全十美意中人的比率如何?」
    「零,世上並無此類人存在。」
    之洋嗟歎,「那,彼此尊重關懷的伴侶呢?」
    「約十億萬分之一機會,看你的運氣如何了。」
    之洋又問:「運氣是什麼?」
    「運氣是一個人碰到好事的機會率。」
    「好事與壞事各半,應有百分之五十機會?」
    安娜笑了,「並非如此,有些人一生碰不到太多好事,老是往黑巷裡鑽。」
    之洋心一動,「這同性格有關吧?」
    「是,性格疏懶,從不為他人著想,喜賣弄個性者必定碰不到什麼好事。」
    「安娜,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我是教授調教出來的人,幸不辱命。」
    之洋問:「教授還有什麼吩咐?」
    「教授說,如果你願意見他,可——」
    之洋微笑著揚起手,「請教授回來吧,別沉湎在往事中了,時珍甚為牽記父親。」
    安娜非把話說完不可,「這次,他在X八五見你。」
    「不,請他出來。」
    安娜答:「我無法聯絡他。」
    「他自然會接觸你。」
    「林小姐——」
    「我堅持在現實世界裡與他相見。」
    安娜沉吟,過一刻說:「他有顧慮。」
    之洋吁出一口氣,「請說。」
    「在現實世界中,他是你好友時珍的父親。」
    之洋的回復有點詼諧,「這我知道,時珍亦知道。」
    「他的年紀,比你大。」
    「又如何?」之洋大奇。
    「而且,不止大十年八載。」
    之洋開始不耐煩,「安娜,這不是教授的性格,他才不會如此婆媽,這是你的餿主
意吧?」
    安娜忸怩,「我的確給過他若干忠告。」
    之洋笑,「你看我亦料事如神。」
    「是,林之洋你真是十分聰明。」
    之洋感喟,「我,聰明?不不不,即使是,也全用在不恰當的地方。」
    「可是教授希望你到X八五去見他。」
    之洋搖頭,「我想拒絕這個約會。」
    「林小姐。」安娜還想做說客。
    之洋已經說:「時間到了,下次再談。」她按熄電話。
    今天已經夠長,她決定休息。
    一闔眼,她又做同一個夢。
    有人喚她名字,她抬頭一看,誤會是時珍,可是不,之洋知道那是時珍的母親婁嘉
敏。
    嘉敏看上去只得二十多歲,十分年輕。
    「之洋,我托你照顧一個人。」
    之洋苦笑,「我自顧不暇,何來能力照顧別人?」
    「你可以的,之洋。」
    「你是要我看著時珍吧?」
    「不,時珍有時珍的天地,她將結婚生子,組織家庭,她會很幸福。」
    「那你多次托夢,不放心何人?」
    「之洋,代我照顧教授。」
    「他?他何須看顧?」
    「之洋,他近年精神沮喪落寞,只是掩飾得好,不為人所知。」
    之洋不語。
    「你會成為他的知己,請善待他。」
    之洋躊躇,「我……」
    婁嘉敏像一個影子般漸漸淡去。
    之洋在夢中歎息,不知是她想照顧教授,抑或是婁嘉敏的意思。
    之洋醒來。
    那是一個忙碌的日子,公司花整個上午的人力物力舉辦了一個聯歡會,在二樓大堂
舉行,好讓同事們真人對真人見個面打個招呼。
    最普通的對白是「你真人比上鏡好看多了」。或是竊竊私語:「原來某君真人這樣
矮小黃瘦,不及螢光幕上一半漂亮」……等等。
    該回之洋並無刻意打扮,不知有否令任何人失望,她也不太在乎。
    只見有人初她走來,之洋一眼認出是她的上司譚小康,立刻掛上笑容,上前去打招
呼。
    譚小康真人高大健碩,白皮膚,十分好看。
    「之洋,我們終於見面了,真人漂亮得多。」
    上司這樣客氣,下屬自然照單全收。
    「這是公司的德政,每年安排我們見三兩次面,有許多機構的員工在街上面對面都
不認得,好不滑稽。」
    可是,之洋心中想,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使天天對著,瞭解又有多深?
    譚小康拍拍之洋肩膀,「好好幹,你會有前途。」
    之洋覺得譚女士比那金髮的安娜更似一個機械人。
    她想再站一會兒便回到樓上去工作,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曾國峰在遠處與人說話,
他不是一個人來的,有一短髮高挑的女子站他身邊。
    之洋的眼光漠然遊覽,終於覺得再逗留下去是浪費時間,她自邊門退出去。
    在電梯大堂她鬆一口氣。
    忽然聽得有人叫她:「你是資源部的林之洋?」
    之洋抬起頭來。
    對方是一個英俊的年輕人,看著她微笑。
    「我是財務部的蘇志聰。」
    當然,他有個綽號叫「小財神」,掌印,大權在握,動輒不批這個發回那個,鐵面
無私。
    之洋脫口而出:「蘇志聰,真沒想到你真人會有那麼好笑容。」
    蘇志聰看著她,「你也是呀,螢幕上的你一點兒歡容也無。」
    「那面不合規格的螢幕真正坑人。」
    其實當時她心情欠佳,的確日日板著臉。
    「很高興認識你。」
    他們伸手握一下。
    「嫌聯歡會太熱鬧?」他問。
    之洋無奈,「我自幼如此,看見人多,覺得應付不來,臉上全露出不耐煩之狀,言
語間也會得罪人。」
    那蘇志聰聽了,衝口而出,「我以為只我一人如此!」
    「是嗎,你也是?」
    他笑了,用手摸摸鼻子,有點兒尷尬相。
    電梯門已經打開過兩次。
    蘇志聰看看表,「還有時間,要不要到七樓酒吧去喝一杯?」
    之洋說:「我不夠份申請會員證。」
    「我有。」
    是,他的職位比她高,之洋第一次有被照顧的感覺。
    七樓靜多了,他替她叫了一杯礦泉水。
    他解釋:「下午還要工作。」
    之洋喜歡這些體貼的小動作。
    她同他說到她進公司的經過,他告訴她有關他的家世。
    「……兩兄妹,幼時,我愛靜,妹好動。」
    「啊,剛相反。」
    「家母曾考慮讓我們兄妹反串。」
    之洋「嘩哈」一聲笑出來。
    他比她大一歲。
    之洋看看時間,噫,歡樂時光過得真快。
    他們分別回到工作崗位。
    之洋卻在沉思,她一向只在回憶中見過教授,不知他真人會給她什麼樣的感覺?
    一個阿姨曾經說:「找對象至好門當戶對,即家勢學識年紀理想都越接近越好。」
    阿姨曾經結過一次婚,當年她二十八,對方四十八,十年後他五十八,她提出分手,
始終沒向任何人透露理由。
    隔了許久才說:「看著他一日一日衰老固執嚕囌像是重溫與父母對抗的惡夢,十分
悲哀,但求分手。」
    又說:「要老一起老,雙方都不覺討厭,理所當然。」
    之洋吁出一口氣,阿姨這種經驗之談,始終是有點道理的吧。
    之洋忽然不那樣理直氣壯了,她為「二三十年算得什麼」這種偉論作出若干質疑。
    傍晚回家,金髮安娜的電話追至。
    「教授在X八五等你。」
    之洋微笑,「我維持原來的意思,我希望見教授真人。」
    安娜為難。
    之洋聳聳肩,攤攤手。
    「他說,你到了X八五便會知分曉。」
    之洋不想令她為難,便說:「讓我考慮。」
    安娜說:「教授很長時間沒有投入感情——」
    之洋笑,「他是你的創造主,你自然事事偏幫他。」
    安娜也笑了。
    之洋按熄電話,它隨即又響。
    「之洋,是蘇志聰。」
    「是,怎麼樣,有事找我?」
    「沒事,只想與你吃飯聊天。」
    好久沒有約會了,「我二十分鐘便可準備好。」
    「好極了,我在樓下等你。」
    之洋立刻跑進臥室挑選衣物,翻箱倒篋,只覺一件都不適合。
    真要命,過去一年都沒逛時裝店,統統都是舊衣物,慢著,這只紙袋裡是什麼?
    幸虧有一件新裝。
    她立刻換上,才往鼻子上撲粉,時間已經到了。
    歎口氣,拎起手袋下樓去。
    狼狽之態,同第一次約會差不多,但這的確也是她與蘇志聰第一次約會。
    下得樓來,只見蘇志聰似乎也有點兒緊張,然後她一低頭,看到蘇志聰腳上襪子一
只黑一隻灰,不配對。
    她笑了。
    他到這個時候才發覺忙中有錯,歎口氣,同之洋說:「現在就是流行這套,我也猜
到你大概不會接受,不過追求時髦是人之天性。」
    之洋笑得彎下腰來。
    他倆找到一間小小餐館,叫了傳統食物,一頓飯吃足三小時。
    之洋覺得實在的人實在的食物比夢中的幻象更能滿足她。
    飯後他們在街上散步。
    蘇志聰搔著頭皮,「許久沒有談得如此高興。」
    之洋連忙答:「我也是。」
    蘇志聰目光溫柔:「林之洋,明晚有沒有空?」
    之洋索性大坦率,「我天天無處可去。」
    「奇怪,我也是。」
    之洋終於忍不住,看著天空,哈哈大笑起來。
    那一日回到家中,看到時珍緊急找她的訊息。
    「之洋,我想請醫生來檢查父親。」
    之洋立刻與她聯絡:「何故?」
    「我不放心他的身體沉睡不醒。」
    「可有算過有多久?」
    「約五個星期了。」
    之洋也十分躊躇焦急。
    「也許,該把他身體移到醫院去注射流質食物。」
    「不要動他。」
    「之洋,我害怕。」
    「這是他自己的安排。」
    「如果我安排絕食,你會不會救我?」
    「他在冬眠。」
    「之洋,人類從不冬眠。」
    之洋急得在公寓中打轉。
    「之洋,我知道你甚難為我作出決定,我已想清楚,我再給他四十八小時,在這段
時間他不甦醒,我將通知醫院。」
    之洋現在才明白什麼叫做熱鍋上的螞蟻。
    「我馬上到府上來。」
    她一看到時珍就知道好友哭過了,雙眼紅腫,神情無奈。
    「讓我來同他說。」
    「之洋,我跟你去。」
    「不,他指定我一個人見他。」
    時珍無奈,「之洋,你速去速回。」
    之洋坐下來,心情緊張且激動,她伸出手去,按下X八五。
    她盡量控制情緒,提高聲音說:「教授,該回家了。」
    眼前漸漸光亮,之洋看到一個墓園。
    打理得極之整齊,沒有墓碑,只在草地上平放一塊石板,上面刻著姓名等資料。
    之洋一怔,沒想到時珍的母親葬在外國。
    她挑一張長凳坐下。
    半晌,看到一個小女孩走近一個墓地,蹲下獻花。
    之洋立刻趨向前,「時珍,時珍?」
    那女孩轉過頭來,是一陌生人,她長得十分美貌,濃眉長睫,看上去似波斯人。
    她倆交換一個微笑,互不打擾,半晌,那女孩離去。
    之洋等得有點兒不耐煩了。
    這時,她身後傳來聲音,「之洋,你終於來了。」
    之洋轉過頭去。「教授,回家吧,時珍擔心得不得了。」
    教授坐在她的身旁。
    這時的他,約四十餘歲,頭髮斑白許多,精神比較憔悴,可以說有點不修邊幅。
    他說:「我還以為你不願來赴約。」
    之洋笑,「你總不能老把人拘進夢來見面。」
    教授說:「這是一項實驗。」
    「實驗成功,可以暫時告一段落,我來勸你回去。」
    教授不為所動,雙目看著遠處。
    之洋暗暗心驚。
    「教授,時珍不放心你的身體。」
    教授答:「那不過是一件衣服,隨她處置好了。」
    之洋有點惱怒,「不,那不是衣服,我有一整櫃衣服,可是只得一具軀殼伴我一
生。」
    教授不語。
    「教授,你中年喪偶,故萬念俱灰,這種情緒將來可予克服,你還有許多事要做。」
    「舉一個例子。」
    之洋生氣,「像看著時珍結婚生子,你不想抱抱小小時珍嗎?」
    教授低下頭,嘴角有絲笑意。
    之洋知道他被打動了。
    「時珍幼時並不可愛,十分刁蠻,要求多多,而且遲遲不會說話。」
    之洋忽然得知好友許多秘密,也不禁微笑。
    看得出教授極之愛這個女兒。
    他說:「嘉敏在生時我並不懂得珍惜她,我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實驗室,並且,只
有你一人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希望再看到你。」
    之洋測然,此刻他的心充滿悲慟,引起內咎,實際上之洋相信他與婁嘉敏是相愛的。
    之洋說:「我在這裡,你可以隨時出來見我。」
    教授用手揉著臉,「在回憶中我比較愜意,我不想離開。」
    「世上你還有未完成之任務。」
    「沒有什麼是不能放下的吧?」
    「我反對這種想法,對於生同死,我贊成聽天由命,我會活至上帝召我回去。」
    「之洋,我一直喜歡聽你說話。」
    「教授,我瞭解你比任何人為多,我知你失去母親及愛妻之苦,回到現實來,我陪
你聊天。」
    教授凝視她,「你願意留下來陪我嗎?」
    之洋一怔,她的手開始發冷,然後,額角冒出汗珠。
    ------------------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