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友

作者:亦舒
兩個老朋友見了面,立刻擁抱在一起。 「敏姬,好久不見,真想念你,好嗎?」 蘇敏姬抱怨:「又說到多倫多來看我。」 鐘曼怡表示歉意,「我工作上走亞洲路線,公司都幾乎放棄北美市場。」 「也難怪,北美洲看樣子還會有五年以上不景氣。」 鐘曼怡笑:「講講你的近況。」 「我回流了,幸虧爸媽在何文田的公寓還留著,收拾一下就可以住,我已找到工作, 第一件事便是約你出來敘舊。」 曼怡笑道:「嘩,短短兩個星期辦妥這許多事,效率驚人。」 她們一起笑起來。 「敏姬,你想見什麼人?我請客替你洗塵,把你想見的人都叫出來。」 敏姬想了一想,「有一個人,不知你記不記得。」 曼怡眨眨眼,「是任松林是不是?」 敏姬瞪曼怡一眼,「你說到什麼地方去了!」 曼怡十分得意,「怎麼,不是他?人家倒是天天念著你,三年多沒有新女伴。」 敏姬卻說:「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蘇敏姬了。」 曼怡嗤一聲笑出來,「不,你沒有變,仍然文藝腔十足,我們這幾年才變得快。」 「我想見的人不是任松林,或是潘振中,你滿意了吧。」 曼怡好奇,「那是誰?只要我認識,一定替你找到他。」 「我找尹笑紅。」 曼怡一怔,「她呀。」 「可不就是她,曼怡,你有無見過尹笑紅?」 「沒有,許久沒有見過她了,」曼怡忽然有點不安,「大家都幫不到她,只得放 棄。」 敏姬低下頭,「當初一班同學,數她最聰明。」 曼怡歎口氣,「聰明反被聰明誤。」 敏姬苦笑,「那就是還不夠聰明。」 本來談得起勁的兩個女孩子忽然沉默了。 終於敏姬說:「來,到我家來看看,時間還早,我們可以聊聊。」 何文田老家粉刷一下已經窗明几淨,添了幾件簡單時髦的傢具,一杯熱茶,客人坐 得舒舒服服。 曼怡說:「你看你爸媽對你多好。」 「我也覺得了,他們不是大富大貴,卻會照顧自己,又替子女著想,我雖非千金小 姐,卻一生衣食不憂,從來不需為生活掙扎,成年後,還可以住在父母置下的公寓裡, 真幸福。」 「比起你,我就差一皮了,父母老問我要錢。」曼怡感喟。 「供奉父母是人子責任。」 「是呀,可是他們有點需索無窮。」 「老人同小孩一樣啦,哄哄他們,你小時候,他們照顧,他們老了,你疼惜他們 嘛。」 曼怡笑,「你瞧你多會說話。」 「凡事向光明面看。」 曼怡頷首,「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你這樣一講,我又想起笑紅,她父母離婚之後,她就變成人球,在親友家借住了 幾年,終於無以為繼,母親再嫁,繼父不歡迎她,父親再娶,她與繼母也相處不好。」 曼怡不語。 「我們把她找出來好不好?」 曼怡勉強地笑,「中學失散到今日,已經五六年,什麼地方去找?」 「笑紅好似沒有讀到中學畢業。」 曼怡點點頭。 「我們登報找她。」 「那到不必,任松林與她好似有聯絡。」 「松林?這兩個人怎麼會扯到一起?」 曼怡攤攤手,「尹笑紅是個美女。」 「上帝真公平,」敏姬說:「給她那樣的容貌身段。」 「可是她沒有童年及少年幸福。」 「做人靠自己,那也不妨礙她成為一個成功人物。」 曼怡冷笑,「可是她並沒有毅力好好利用她的聰明。」 敏姬不語。 鐘曼怡始終沒有原諒尹笑紅。 那一年暑假,曼怡的大哥追求笑紅,笑紅在鐘家借住了一年整,睡曼怡房間,穿曼 怡的衣服,鐘家幫她交學費買書簿,結果,笑紅不告而別,害曼怡大哥心靈受創。 是,尹笑紅就是那樣一個女子。 她也在敏姬家搭住過。 半夜忽然開煤氣自殺,蘇太太自夢中驚醒,險些窒息,連忙撲出去開窗熄閘,全家 擾攘了一夜,第二天蘇先生立刻鐵青著臉請走惡客,並且嚴重斥責女兒交友不慎。 事後敏姬問朋友:「你為何那麼做?」 笑紅沒有回答,過一會才說:「不該開煤氣累人,應該走遠些跳樓。」 尹笑紅就是那樣一個人。 她的確比較難為親友接受。 環境已經對她不好,她又還變本加厲自虐,現在想起來,越發可憐。 這時,曼怡看看手錶,「不早了,要知道尹笑紅下落,找任松林吧。」 「謝謝你,曼怡。」 「敏姬,你真是個好人,永遠肯幫忙別人。」 敏姬笑,「我幫過誰?我可沒幫過你。」 「大學時你一直借功課給我抄。」 「因為你愛跳舞不愛做筆記嘛。」 「你好不縱容我。」 「朋友要來幹什麼?」敏姬攤攤手。 第二天,敏姬找到任松林。 任君一句敏姬叫得蕩氣迴腸,敏姬暗暗好笑,這種人,工夫不用在正經事上。 她約他見面,他忙不迭答應。 到了時間,他在約定地點出現,新西裝新皮鞋,還有,剛理了發,鼻尖上尚黏著未 刷清的碎發,太鄭重了,敏姬心中又一次嘲笑這個任松林。 「敏姬,你越來越漂亮了。」 「謝謝,謝謝。」 喝乾兩杯咖啡之後,話入正題。 「松林,這次勞駕你出來,是向你打聽一個人。」 任松林愕然,「誰?」 「我們的朋友尹笑紅。」 任松林的臉色變了,「我沒見過她!」 「松林,何必一沉百踩,她是我們的中學同學,同窗數載,若果有音訊,請老老實 實告訴我。」 任松林洩氣了,臉色又轉了轉,半晌,才說:「兩年前,陪台灣客人到夜總會,見 過她,不過當時她不叫笑紅。」 「叫什麼?」 「藝名是歌莉亞。」任松林頹然。 「之後呢?」 「之後我因寂寞,找過她幾次。」 敏姬拍拍他肩膀,「很好,很坦白。」 任松林啼笑皆非。 「是哪一家夜總會?」 「敏姬,她與你不是一路人。」 敏姬不耐煩,「你少囉嗦。」 「真的,」任松林誨人不倦,「她在我處刮了幾萬塊才走。」 「娛樂場所花費自然驚人,說!是什麼夜總會?」 「百樂門。」 敏姬嫣然一笑,付帳,「謝謝你。」起身離去。 留下任松林一個人坐在那裡發愣,辜負了一身新衣新鞋。 奇是奇在這樣質素的男生一樣娶得到妻子,照樣生下兩男一女,絲毫不影響生計, 奇哉怪也。 蘇敏姬立刻乘車往百樂門夜總會。 一位容貌俏麗年約廿餘歲的女經理迎出來,「小姐,有何貴幹?」 敏姬坦言:「尋人。」 那女經理聞言笑得花枝亂墜,「這裡客人與小姐均多如過江之鯽,何處尋人?」 敏姬沉著地說:「她叫歌莉亞。」 「我們旗下有十個莉莉,八個美美,十一個蘇茜,還有六個歌莉亞。」 敏姬不理會挪揄,「她真名叫尹笑紅,是我中學同學。」 女經理忽然歎息曰:「我就是尹笑紅,你認得我嗎?」 敏姬吃驚,「你是笑紅?」 「可不是。」對方咕咕笑。 敏姬看清楚她,「不不!」心中有氣,「你開什麼玩笑?」 對方悲哀地說:「縱使相逢應不識,還找她作甚?」 這話如當頭棒喝,震得敏姬發呆。 半晌,敏姬說:「她是我中學同學,我想與她見個面,如果你知她下落,請告訴我 一聲。」 敏姬遞上一幀五年前的照片。 那女經理接過,細細看一遍,「不,我旗下沒有那麼出色的女郎。」 敏姬氣餒。 「也許,她已經變了,同照片不一樣,」女經理笑笑,「我要是把十年前的照片給 你看,也不同一個人呢。」 「有任何消息的話,請打這個電話。」她留下名片。 女經理不置可否地笑笑,敏姬只得離去。 走到街上,像是回到現實世界,天氣有點寒意,敏姬拉緊外套衣襟。 她肯定那女經理只得歌莉亞下落,可是,行有行規,她不允透露她下落,敏姬只得 等尹笑紅主動與她聯絡。 生活比較複雜,見多識廣的笑紅還會記得一個中學同學嗎?這是個未知數。 過兩日,鐘曼怡替蘇敏姬搞了一個小型晚會,請了廿多個客人,都是她們中學與大 學同學。 大家舉杯祝敏姬萬事如意,旗開得勝。 敏姬衷心道謝,說道:「家父在溫哥華有部車子的號碼是二二二,即粵語易易易, 可見凡事順利,容容易易多麼重要,比辛辛苦苦地去發財好多了,謝謝各位。」 大家鼓掌。 曼怡笑,「你不想發財嗎,真沒出息。」 「對,我是真無此意,我只想開開心心健健康康多活幾年,還有,去的時候越快越 好,沒有痛苦。」 「喂,言之過早了吧。」 「還有,」敏姬補充:「丈夫要能養活他自己,孩子聰明獨立。」 「要求好像不算高。」 「哼,」敏姬冷笑,「你會詫異這世上有多少不願工作儲蓄的男人。」 曼怡笑指在座各位,「不見得,我們的同學都是好男人。」 敏姬凝視諸位男生,「不一定,人會變,婚後她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尚屬未知。」 曼怡駭笑,「你太悲觀了。」 「對,我們不談這個。」 曼怡想起來問:「你找到尹笑紅沒有?」 敏姬搖搖頭。 「任松林沒告訴你她的下落?」 「他也已經有兩年沒見過她了。」 這時,任松林拿著酒杯走過來。 曼怡覺得他有話想同敏姬說,籍故避開。 果然,任松林同敏姬說:「再給我一次機會。」 敏姬莞爾,「我們一直是朋友。」 「敏姬,你知道我的意思。」 敏姬仍然推搪,「你看,在座的都是老朋友了。」 任松林忽然自覺下不了台,「敏姬,如果你嫌我上過夜總會,那麼我可以告訴你, 世上沒有不去聲色場所的男性,你若想不開,一輩子嫁不出去。」 好一個蘇敏姬,不怒反笑,「多謝你的詛咒,不過,嫁人並非我的至大願望。」 她不願與他多講,走到另一角落去。 有一位男生走近敏姬,敏姬抬起頭,十分高興,「許澄宇,好嗎?」 許君坐在她身邊,笑道:「任松林死心未息了?」 「少取笑我。」 「對不起對不起。」 「敏姬,你是越發出色了。」 「你想說的,就是這些話?」 「我聽說你在尋訪尹笑紅。」 「正是,」敏姬精神一振,「你有什麼消息?」 「我在美國大通銀行任職,一日,經過貸款部,看到一個艷女坐在那裡同我們經理 商洽條款,因為她實在奪目,我忍不住向她多看兩眼,她抬起頭來對我笑,並且叫出我 的名字,她告訴,她是尹笑紅。」 「呵,」敏姬動容,「多久的事?」 「去年二月,有一年多了。」 「她為何貸款?」 許君一怔,「我沒問,這是她的私事。」 敏姬心中暗暗讚許,是,是不該問。 人格確有高低之分。 「她的氣色好嗎?」 「好,非常好,胖了一點,恰到好處,衣著光鮮,臉容亮麗,一雙眼睛似寶石。」 敏姬喃喃道:「一年多前,照說,近況不錯嘍。」 許君笑,「她們那樣的女性,上落是很快很大的。」 「對,」敏姬感慨,「像此刻的股票市場。」 「敏姬,你是個善心人。」 「幾時有空喝咖啡。」 「喏,這話可是你說的呵,打電話約你,可別推沒時間。」 「把我說成什麼樣的人了。」 許君只是笑。 敏姬忽然問:「為什麼你們喜歡我不喜歡尹笑紅?」 許君收斂了笑容,「你想聽真話?」 「是。」 「她現在情況如何我們不知道,從前,作同學之際,大家不喜歡她因為她是匹黑馬, 不願讀書,四處遊蕩,我們都不小了,知道這些人情世故,誰感惹她?」小許停一停, 「你,你怎麼同,家世清白,父親是建築師,母親是名畫家,你品學兼憂,為人又可親, 同學向你借功課,從不推辭,你說,我們挑誰來親近?」 敏姬苦笑。 「這種勢利,也情有可原吧。」 敏姬說:「可是我此刻發展不過平平,而笑紅可能竄出來。」 「到時,大家再去認親認戚未遲。」說罷,他先笑了。 敏姬笑不出來,「拜託,到貸款部把尹笑紅的電話找出來給我。」 「這——」小許為難。 「幫幫忙。」 「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過一日,敏姬得到了她要的電話號碼。 她立刻撥過去,響了三下便有人來接。 「方公館。」 「我找尹笑紅小姐。」 「對不起,無此人。」 「我找方太太。」 「方太太,不姓尹,方太太姓蔣。」 「電話是九三二六六七?」 「號碼不錯,但沒有你找的人。」 「對不起,請問你們搬來有多久?」 「一年多了。」 「打擾打擾,萬分抱歉。」 「不客氣。」 對方真難得,一定是位管家,應對如流。 電話之外附著地址,是近郊一個豪華住宅區,笑紅環境好似不錯,不過已經搬了。 敏姬歎息一聲。 不知她已搬到什麼地方,是更好抑或更差。 敏姬衷心希望是更好。 與曼怡喝茶,她詫異地說:「還沒有找到!」 敏姬搖搖頭。 「奇怪,照說不難找,」她打趣,「不如,買幾份週刊看看,找找彩頁,說不定已 經成為明星或歌星。」 敏姬抬頭瞪眼說:「別諷刺他人的行業。」 曼怡立刻答:「是是是。」 「希望她會主動同我聯繫。」 曼怡一句「她拿什麼來見你」剛要出口,硬生生嚥下喉嚨,她由來沒喜歡過尹笑紅, 可是又不想與好友敏姬爭辯,她巴不得敏姬一輩子找不到尹笑紅。 曼怡改變話題,「對了,你的工作進度如何?」 敏姬打心底笑出來,「家母一直說我是個幸運兒,果然,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同事 待我友善,又可以常常出差,做得十分開心。」 曼怡看著她,「人是有命運的,我轉了三五次工才找到目前這一份,奇是奇在我沒 有不耐煩,家人卻煩躁起來,母親四處呻訴我不能熬長,唉。」 敏姬溫和地說:「現在不是很好嗎?」 曼怡點點頭,「是,出頭了,已可支付房租及個人開銷。」 敏姬說:「總要有點節蓄吧。」 「到中年才想那個不遲。」 敏姬也頷首稱是,「現在就開始省,太沒意思了。」 過兩日,公司營業部的主管忽然對敏姬一行四個新人說:「老闆想見你們幾個學 徒。」聲音中透著訝異,「他從前從來未試過那麼做。」 到什麼地方去見他?敏姬心中納罕。 主管說下去,「週末到他的遊艇上去,那隻船,叫華之寶。」 敏姬一聽有得玩,差點沒鼓掌,其他三位新人,卻有點心事。 ——「不知是否面試。」 「到時謹慎一點。」 「嗤,我不喜坐船,我怕吹風,亦怕暈浪。」 因為有老闆在場,敏姬知道不能穿短褲子。 她有一套深藍色裙褲外套,配件白色上衣,剛好出海。 那一日風平浪靜,端的是坐船的好日子。 大老闆親自出來招呼他們,他是個中年洋人,相貌堂堂,身裁也保持得很好,但是 看得出已超過五十歲。 船上除卻水手之外,尚有一中一西兩名廚師以及調酒師傅。 敏姬帶了一套大富翁遊戲,與同事一齊玩,簡直救了他們,至少四個人不用呆坐。 船在小海灣拋錨,各人自由活動,敏姬垂釣。 大老闆走近她。 敏姬:「史蔑夫先生。」 「叫我史蔑夫得了。」 敏姬只得笑笑。 「你果然如珊德拉形容的一般活潑可親。」 敏姬一怔,珊德拉,誰是珊德拉? 史蔑夫笑答:「珊德拉是我的未婚妻。」 啊,敏姬禮貌地問候:「她今天沒到船上來?」 「在,她在艙裡小睡,一會兒就加入我們。」 敏姬微笑,繼而試探地問:「我與她,見過面嗎?」 史蔑夫笑,「當然見過面,你們還是熟朋友呢。」 敏姬莫名其妙,只得靜觀其變。 就在這個時候,史蔑夫抬起頭,「珊德拉,這邊。」 敏姬充滿好奇轉過頭去,只見一個苗條的身影向他們走過來,背光,一時看不清五 官,那女郎在一張帆布椅上坐下,向敏姬點頭,「你好。」 敏姬對誰都這般不卑不亢,「謝謝問候,我很好。」 女郎戴著遮太陽的寬邊帽,有點神秘感。 史蔑夫說:「我替你們去取飲料。」 他走開了。 那叫珊德拉的女郎忽然笑,「敏姬,看到你真高興。」 敏姬一怔,這聲音好熟。 「敏姬,我是笑紅,聽說你找我。」 敏姬張大嘴,過一會才合攏,開心地笑,「笑紅,見到你真高興。」 尹笑紅摘下帽子,露出精緻秀麗的五官,她表情舒泰自然。 敏姬放心。 這是一個五光十色的大都會,一般人只看結局,不論過程,這下子看得出尹笑紅的 結局不錯。 敏姬聽得她說:「敏姬,只得你掛住我。」 「不,大家都想念你。」 「不必替他們講好話了,我只有你一個朋友。」 「那,「敏姬問:「為什麼到今天才肯見我?」 「我也是剛知道你進了英華洋行做事,立刻叫史蔑夫約你出來。」 敏姬莞爾,「這麼大陣仗。」 「尊重你呀。」 「謝謝,」敏姬輕聲問:「他對你不錯吧。」 「前天他向我求婚。」 「能夠結婚,還是結婚的好。」 尹笑紅揚起頭,「敏姬,你真是個好人,一直為朋友設想,當年,多蒙你照顧我, 在你家,打擾了一年有多。」 「不足掛齒,移民後,一直想念你,卻不再有你音訊。」 「忙著生活,哪有閒情寫信。」 這是史蔑夫叫她:「珊德拉,這邊來。」 敏姬連忙緊緊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後鬆開。 史蔑夫站到了,尹笑紅可以下車暫時休息一下。 幾時悶了,或是耽不下去,可能她又再度踏上旅途。 在另一輛車上,她不叫笑紅,也不叫歌莉亞,也不叫珊德拉,她可能叫莉莉,或是 百合。 船又開動了,敏姬看著船尾滔滔白浪,但是,她總是她的朋友,她想知道她的下落 才會安心。 選自短篇小說集《藍色都市》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