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臉

作者:亦舒
伍紀元踏進辦公室,就看見一張笑臉。 她習慣早到,卻不期望手下夥計同她一樣賣力,可是看見有人願意犧牲半小時睡眠 來為公司服務,的確開心,她不禁笑起來。 剛想問他姓名,是否新來,電傳已經發出訊號。 一定是北美洲哪個不耐煩的客戶一挨這邊天亮就下命令。 是,資訊設施越發達,工作人員越是疲於奔命,廿四小時都別想休息。 紀元連咖啡都來不及沖就過去處理這件事。 別誤會,她在泛亞機構的位置並非總經理,她不過是一個小組長。 不過手下也有三四名夥計可供她差遣。 今日這位笑臉迎人的年輕人,一定是人事部派過來的新夥計。 紀元心中嘀咕,老是把青蘋果撥到她這一組來,等到訓練得差不多了,又賞給別的 有交情的組長。 這次她要向人事部提出抗議。 她看了傳真,覺得是件不大不小的要事,決定即時處理。 紀元吩咐年輕人:「這是資料室鎖匙,你且去十二樓,開了門,找到BM十二抽屜, 我要第L三五八號軟件,快去,我們有事要做。」 年輕人機伶地應一聲,立刻開始工作。 紀元是個勤快的人,自然喜歡同類型人。 年輕人三分鐘就下來了。 「門鎖上沒有?」 「有。」 紀元欣賞他那份敏捷。 兩個人對著電腦,擬一份文件,三十分鐘內就復了那個客戶。 剛鬆一口氣,紀元發覺面前已放著一杯熱咖啡。 「謝謝你。」 「我順手。」 這時,公司同事已陸續上班。 紀元這才想起,她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伍小姐,我叫程功,今日來上班。」 紀元微笑,「我們這裡不稱小姐先生,只呼名字。」 年輕人又笑,「那多好。」 落落大方,,精神奕奕的一個青年,剛自大學出來吧,看得出家境不錯,衣著名貴 含蓄,頭髮剪得十分好看,這份工作薪水微不足道,他只是想得到寶貴的經驗。 他今早已經上了一課。 九點辦,黃經理下來,「紀元,舊金山美星公司史蒂文生來電叫我誇獎你,怎麼一 回事?」 「呵,他是急驚風,幸虧我們也不是慢郎中,如此而已。」 黃經理笑,「他一樂,考慮把名下另一隻牌子也交給我們代理。」 紀元牽牽嘴角,「只是考慮?」 「競爭激烈,生意難做,光是肯考慮,已經夠好。」 大家都笑了。 自那天起,紀元就把程功帶在身邊,把他收做徒弟。 她比他大五歲,那意思是,紀元中學畢業,程功才自小學出來,他完全沒有工作經 驗,可是人聰明,願意學習,不怕吃苦,精力無窮。 其餘的同事都認為他英俊,紀元卻不覺得,不過,她不否認他擁有動人的笑容。 在泛亞公司,程功非常受年輕女同事歡迎。 紀元對他秉公辦理,一點私心也沒有。 兩人在公司有時留到深夜,不過總有秘書相伴。 好事之徒問咪咪:「說來聽聽,他倆有無秘密?」 咪咪卻十分惆悵,「沒有啦,伍小姐做事不露女性本色,況且,年齡差一大截。」 「那不是問題。」 「她對他不過一般同事。」 「你護著老闆。」 「我才不,我希望她早日找到伴侶,不長久也不妨,只要開心過。」 「你倒開朗。」 背後的議論終於暫時沉寂下來。 紀元彷彿有心栽培程功,去到哪裡都把程功帶在身邊,讓他增光見識。 世人仍然重男輕女,出去開會,外人老以為女性必是秘書,男士定是上司,程功賣 相好,學歷不錯,外人時常有這種誤會。 很多人會介意,可不是紀元,有時間,她不會用來多心,她情願把工作做好,她是 個大方磊落的人。 程功不止一次覺得幸運,有這樣一個導師,他進步迅速,已經做得頭頭是道,小差 使可獨當一面處理,與他同期進來的新人卻抱怨「連客戶的電話都不給聽,每日只叫看 報同翻譯資料。」 伍紀元反而想知道更多。 是一件意外把他倆關係拉近。 一個下午,程功出差在外未返,秘書忽來說:「有人找程功。」 「誰?」 秘書忍著笑,「他母親。」 紀元立刻說:「別笑。」見有空,親自出去招呼。 程母穿戴十分整齊,可是一看便知道是老式老實人,紀元陪她參觀工作環境,解釋 了工作性質。 她十分滿意,「紀小姐,你是程功的助手嗎?」 紀元答:「我們是同事。」 程母笑,「那是與他同級了,女孩子這麼能幹,真不容易。」 她見公司有規模,同事可親,十分放心。 「今日程功廿二歲生日,我順便路過,提醒他回家吃飯。」 紀元這才知道他不與家裡住。 「打擾了。」 紀元送程母到門口。 回來同咪咪說:「大家湊份子送件禮物給程功吧。」 「我知道程功喜歡馬球牌外套。」 紀元瞪她一眼,「太貴了,送件襯衫差不多。」 「我出大份。」 「不准,要不你自己另外買。」 第二天,程功一早臉紅紅站在紀元房門外。 紀元暗暗好笑。 「家母昨日打擾了。」他滿不好意思。 「哪裡,沒有的事,總共才逗留了十五分鐘。」 程功擦擦鼻子,「她要請你吃飯呢。」 紀元笑說:「有空一定到府上。」 一抬頭,發覺程功穿著一件乳白色襯衫,料子很薄很貼,把他結實的上身線條表露 無遺。 程功說:「謝謝大家送的襯衫。」 這咪咪,怎麼不挑件厚身些的。 「不客氣。」 他同她一樣,仍然習慣早到,都快半年了,由此可知不是做作。 「我們終於獲得美星公司第二宗代理權。」 紀元笑,「是。」 「不該慶祝一下嗎?」 「叫咪咪去倉庫取一箱香檳來大家喝。」 程功忽然說:「我的意思是,我請你出去喝一杯。」 紀元聽了詫異道:「咄,你又沒升級,何用這麼快謝師?還不出去聽電話。」 這時咪咪也進來說:「程功有電話找。」 程功啼笑皆非地出去。 紀元當然不是沒聽出他弦外之音,只是一時沒心理準備,故出言推搪。 要不二十歲,要不四十歲,現在不是與程功這種青年發展友誼的時候。 紀元聽過某阿姨歎道:「我已經四十五歲了,不宜談戀愛了」,錯! 那才是談戀愛的好季節:子女已經長大,學業與事業成與不成均已告一段落,不談 戀愛,幹什麼?當然要把握機會,飛身撲上。 象紀元這種年紀才需要小心謹慎,步步為營呢,否則,在工作上分了心,在感情上 又一無所得,那才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 她抬捧程功,並無私心,她純是喜歡他聰敏好學,把他訓練成得力助手,她也有得 益。 找人喝一杯,趙錢孫李都可以,大不乏人,整個銀行區三十萬名適齡男士,不必約 會同事。 就這樣決定了。 更何況,紀元不是沒有談不來的異性朋友。 他是關卓中。 他們來往已有年餘,不公開的原因是關卓中離婚手續尚未辦妥。 早些歲月人們流行往美加結婚,又不把人家國家的法律研究清楚,在北美洲,夫妻 離婚,財產需平均對分,不論房產現金,無論屬誰的名下,一上法庭,就需平分。 關卓中就是為了這個與前妻糾纏不已。 紀元已經有點累。 偏偏那一日,關卓中在她處喝了兩杯,又發起牢騷來。 紀元不由得發表私人意見:「她是孩子們的母親,分一半是很應該的,她若不開口, 便宜了你,她既然有需要,你有責任給她。」 「你懂什麼,」關卓中微慍,「她此刻已有男伴。」 紀元攤攤手,「你何嘗沒有女伴。」她指指自己鼻子。 「她會帶我一半身家去使那人得益。」 「她的錢,她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嘛。」 關卓中啼笑皆非,「紀元,你是真大方還是假大方?」 「卓中,那就看你想不想離婚了,你若真想離婚,當不會吝嗇金錢。」 關卓中不語。 他的答覆已經很明顯。 過半刻,他問紀元:「你想結婚?」 紀元很不客氣地答:「我若想結婚,自問還找得到對象,不勞操心。」 話已經說得這樣難聽,可見蜜月期已過。 之後,紀元便與關卓中疏遠。 他這個婚,大概一輩子離不了。 不是伍紀元想結婚,而是她不習慣同一個不願離婚的男子在一起。 關卓中力圖挽回,伍紀元反應冷淡。 這種時候,紀元尚能抗拒程功那樣純真的笑臉,就很有一點能耐了。 程功不是她的對象。 紀元的要求很簡單傳統,男方需大她幾歲,可以保護她照顧她,補充她的不足。 一個星期平安無事那樣過去了。 風雨是終於要來的,早上,關卓中有電話找紀元。 咪咪閒閒地說:「好久沒聽見關先生的聲音。」 可不是,她還以為他放棄了。 她問關卓中:「好嗎,什麼風把你吹來。」 關卓中的聲音異乎尋常地興奮,「紀元,出來喝一杯,她終於肯點頭簽字離婚了。」 這個她,當然是關的前妻。 心寒不心寒,開頭也是深愛過的吧,此刻卻以如此興奮的心情迎接分手。 「出來我把詳情告訴你。」 「下班在老地方等。」 掛了線,抬起頭,看見了程功的笑臉。 「家母說,不知你幾時有空賞臉到舍下吃頓便飯。」 「呃——」紀元想了想,「最近下班都累到極點。」 「週末好不好?」 紀元也笑,「過兩天再說。」 程功頷首,「我等你。」 等我?紀元一怔,那多好,一向都是她等人。 她忙著想聽關卓中有什麼話要說,無暇對程功的承諾細加考慮。 那天傍晚,紀元見到了神采飛揚的關卓中。 一坐下就說:「紀元,柳暗花明又一村,她找到了男伴,男方催她同我分手,她此 刻委託律師,只收象徵式贍養費就肯離婚。」 紀元沉默一刻才問:「對方十分富有?」 「並不,只是個小生意人。」 「那麼,很有志氣。」紀元讚道。 「可以那樣說。」 「恭喜你,又克服了一個困境。」 關卓中十分得意,「我也那麼想。」 紀元微微笑,前人關太太真幸運,終於碰到個重情的人。 只見關卓中伸個懶腰,「我恢復自由身了。」 紀元覺得已無話可說,「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他沒有挽留她,「一起走吧,我也約了人。」 紀元不作聲。 到停車場分了手,紀元駛錯了路,多兜了兩個圈子才駛出閘口。 該剎那她猛地看見關卓中的車子就停在前面路口,他推開了車門,讓一個妙齡女子 跳上車,他對她十分親暱,紀元清晰地看見他吻她的臉頰。 紀元仍然不作聲,靜靜把車子駛回家。 好消息是一定要向伍紀元報告的,只有她才知道他鬥爭的首尾嘛。 可是勝利的成果卻不必與伍紀元分享,一則她先疏遠他,二則,他此刻是自由身了, 有許多選擇。 紀元一直連歎息的聲音都沒有。 她回家,淋了浴,扭開電視看新聞,還喝著威士忌加冰。 然後如常休息。 這次她輸了,投資血本無歸。 關卓中性格上有極大弱點,棄之亦不算可惜。 第二天她起得特別早。 見到程功,她說:「我給你看一些資料,下午同總公司開會,你與我一起去,我介 紹你給大老闆認識。」 程功知道這是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可是他按捺著興奮,落落大方地說:「我會盡力 表現,不負你所望。」 紀元花了整個上午指點他要注意哪幾點關鍵。 下午,她打量他,說道:「換條領帶,這條太花。」 然後她與他出去赴會。 在會中她盡量讓程功表現,突出他的能力,又向總公司總經理朱牧芬介紹程功。 散會後程功笑道:「我有種感覺,你好像要把我調到總公司去。」 紀元說:「京官升得快。」 「謝謝你。」 「不客氣,你理應得到更好的機會。」 「你又為什麼不到總部工作?」 紀元笑笑,「山高皇帝遠,舒服嘛。」 程功也笑了。 紀元忽然說:「我明天有空,到府上吃飯方便嗎?」 程功非常高興,「我叫家母準備幾個菜。」 紀元看著窗外,把他調走,一則對他的前途有益,二則可免人說伍紀元與屬下約會。 她終於歎口氣。 「有心事?」程功忽然問。 紀元警惕,不想說太多,「沒有,我很久沒吃蛋餃,可以勞駕伯母嗎?」 那次晚飯,真是愉快,家常菜味味可口,紀元不知吃了多少,吃不完還把人家的椒 醬肉之類打包帶回家吃,盡歡而散。 原來程伯母非常懂得應酬,程老伯是個好好先生,說話富幽默感。 紀元喜歡他們自置的老房子,樓面高、風涼、寬大,程功是獨生兒,人口簡單,住 得很舒服。 那次晚飯之後,紀元並無進一步與程功約會,可是公事上合作得更密切,上班時間 總是在一起。 程功成為艷羨的目標。 不到一個月,總部的朱牧芬便來同紀元商量:「我們要到倫敦做一個特別計劃,打 算在各部門抽調精英。」 紀元笑,「我跟你去好了,我好久沒到倫敦拿特別津貼。」 「別開玩笑,我問你要的是程功。」 「歡迎。」 「別瞎大方,用得好,可能就留在總部。」 「跟你最好,速速升他,我並無私心,最望夥計有出息。」 朱牧芬凝視紀元,「他們說你們兩人有點意思。」 紀元笑,「你指曖昧。」 「對,這兩個字用得很好。」 紀元笑,「你留神下回分解吧。」 「好戲在後頭?」 紀元說:「人家比我小一大截。」 「這是問題嗎,?」朱牧芬笑,「抑或,收入比你低就不能做朋友?」 紀元想了想,「我猜這都不是障礙。」 「再天衣無縫的德配都會離婚,不如隨緣。」 「也不能太任性放肆。」 朱牧芬笑,「學業與事業上,你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稍有差錯,萬劫不復,在 感情上再加以壓抑,整個人會爆炸。」 紀元頷首,「說得很是。」 朱牧芬拍拍紀元的肩膀,「這是我的忠告。」 不到一個星期,程功就跟著朱牧芬調到倫敦去了。 人事部另外派人來跟伍紀元。 這次,是個女孩子。 紀元用同樣態度對她,只是女孩晚間約會多,每朝不能像程功那樣早到四十分鐘, 故此師徒相對時間比較少。 那女孩子很尊重紀元,同人說:「許多人說她對程功有私心,那是不正確的,她對 我也一樣。」 謠言漸漸平息。 紀元見目的達到,十分寬慰。 實際上她與程功比從前親密。 每個星期天上午九時她都收到他的電話,有時才講三分鐘,有時十來分鐘,都使紀 元生活中添了顏色。 調職之後,程功成熟了,地位與紀元比較平等,聊天時天南地北什麼都可以說,已 無禁忌。 象「下雪了,薄薄一層,天地萬物看上去好像很純潔。」 「朱小姐十分能幹,不過手下一錯她就會罵,許多人下不了台,我?我特別專心, 不過有時做噩夢也在捱她罵。」 「倫敦比我想像中好得多,有文化,與同事到小蓬遮普吃咖喱,味道不錯,多希望 你也在。」 「下星期三是家母生日,請代我買一個蛋糕叫人送去,你自己去?那怎麼敢當?」 一點一滴,感情增加。 紀元十分小心,她想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思考。 程功寄來照片,好燦爛的笑容,她把它鑲在銀鏡框裡,放在書房案頭。 去了已經三個月了,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程功星期天早上問候電話決不 間斷。 紀元很想趁一個長假去探訪他,兩人約在羅馬或巴黎見面,「巴黎時間星期三十二 號下午三時在羅浮宮正門石階等,不見不散」之類,可是不知恁地,考慮良久,不能決 定,伍紀元已不復當年之勇。 上天是公平的,她們那一代女性在事業上一帆風順,在感情上總得付出點代價,紀 元有點悲觀,她與程功,不一定有個理想結局。 紀元送蛋糕到程家,帶著她那份禮物,程母十分高興。 「程功真是出路遇貴人。」 紀元以為說得是她,正想客套幾句,誰知程母還有下文。 她說:「那位朱小姐待他一如你,據說向上頭提出升他的職,方便他出去見人。」 紀元一怔。 「伍小姐你吃碗麵才走,我做了點豆瓣醬給你帶回家吃。」 那一天,紀元的胃口差多了。 她不動聲色,也沒有驚動任何人,等到星期日,程功打電話來時,她輕輕問:「可 是要升職了?」 程功只是笑,「說說而已,朱小姐說你對我很推薦,故此也許會有機會。」 「那多好。」 「我知道聽到這消息最高興的人會是你。」 紀元原先也以為如此,可是她高估了自己,她並沒有程功那樣開心,她下意識覺得 有什麼地方不對。 她掛了電話。 過兩天,她一進辦公室,便看到一個人坐在她椅子上。 紀元無比訝異,「朱牧芬,你怎麼回來了?」 朱牧芬精神奕奕,氣色非常好,「我回來述職。」 「我替你接風。」 「只得今天中午有空,後天就要回去。」 「你看你那死相,好,遷就你。」 中午,她們的話題漸漸往一個人的身上移。 那人是程功。 朱牧芬感慨地說:「紀元,我要向你道歉,我真是小人之心,老以為你同程功有特 殊關係,才肯不遺餘力抬捧他,日久見人心,原來你光明磊落。」 紀元不語。 「程功都與我說了,他說你純是他的恩師。」 紀元抬起眼來。 「我可不理人家怎麼說,我升他是升定了,對,今天是程伯母生日,程功托我帶了 禮物給她,今晚我應邀到程家晚飯,喂,我穿套裝還是穿便服?要給他父母一個好印象, 希望他們不覺得我年紀比程功大一點。」 紀元更加沉默。 「來,紀元,祝我快樂。」 紀元這時由衷地說:「牧芬,祝你快樂。」 朱牧芬聳聳肩笑道:「我是豁出去了。」 紀元與她握手道別。 回到家,紀元在心愛的安樂椅上坐了一會兒,走進書房,取起程功的照片,仔細看 了看,他真有一張最可愛的笑臉,誰也猜不到,那笑臉背後,會有那樣深的城府。 本想把照片自相架裡拆出來,紀元終於嫌醃雜,連照片框一起扔進垃圾桶裡。 她睡得很好。 為什麼不好?有得吃有得穿又有級可升,沒有道理失眠。 星期天轉眼又到了。 不公紀元沒有像過去三個月那樣愉快地取起聽筒。 程功的電話被搭到錄音機上。 「……這是九二八三三,我會盡快復你。」 「喂,是紀元?我是程功,你不在家?我稍遲再打來。」他的聲音有點失望。 紀元牽牽嘴角,她輕輕說:「有一個大姐照顧你的笑臉已經夠了,程功。」 選自短篇小說集《藍色都市》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