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頭

作者:亦舒
周柱華冷笑連連,眼睛都不抬,自顧自做手頭上的工作。 坐在她對面的是劉棟材,一個年紀與學歷都與她差不多的年輕人,巧是巧在同一日 考入宇宙日報做事,又坐在面對面的位置上。 這個時候,劉君像往日一樣,捧住電話在情話綿綿,每朝他都起碼打三五通類似電 話,問候蘇茜、馬嘉烈、彭妮、莉茲,日子久了,目睹真相,就知道這劉某人是個騙徒。 可是女孩子們仍然一個接著一個湧上來,使柱華在心中暗暗詛咒:生女無前途。 這時劉某掛了電話,看著柱華,笑著說:「你鼻子不通?整天哼哼哼。」 柱華看都不去看他,低頭疾趕工夫。 劉棟材不得要領,只得聳聳肩看文件。 這也是異數,至於其餘女生,她們對他,實在太親熱了,每天都在他的座位旁兜兜 轉轉,不是給他帶一塊蛋糕來,就是順便送一杯咖啡,知道他父母是加拿大移民,有時 還替他捎一份多倫多星報。 是這樣把他寵壞的吧。 劉棟材如人眾香國。 如不是對座有周柱華的冷面孔,生活更加理想。 周柱華對任何人不假辭色,她一早已決定學以致用,好好幹一番事業,況且,就算 找對象,也不會挑劉某這樣的人。 想到這裡,不由自主,又哼了一聲。 不過話得說回來,劉棟材這人真是聰明萬分,旁騖那麼多,卻不妨礙他的正經功課, 他這人舉一反三,一點即明,暗暗叫柱華佩服。 如果她有他一半那麼聰明,她一定更加勤力工作。 中午,柱華帶了雞蛋三文治來吃。 劉棟材嘖嘖連聲,「柱華,天天吃便當多苦,今天我請你去吃龍蝦。」 柱華只當聽不見,拿一本雜誌擋住臉。 「喂,周小姐,一年同事,為何還相敬如冰?」 就在這個時候,廣告部的美美叫他,「棟材,還不動身?」 他隨即去了。 柱華鬆口氣,讀了一篇關於心臟病的報告。 也沒安靜多久,就聽見有高跟鞋咯咯咯急急趕來,柱華好奇,放下雜誌一看,來人 卻是大班房的秘書愛莉遜。 她問:「劉棟材呢?」語氣不甚友善。 柱華原來想調侃她幾句,後來一想,何必呢,大家都是女孩子。 「出去了,你找他?不如在台子上留個字。」 愛莉遜忽然落下淚來,「他約我在意大利餐館見,等了三十分鐘,不見人。」 柱華搖了搖頭,終於出現紕漏了,花多眼亂,忙中有錯,這人活該有今天。」 可是因不忍愛莉遜傷心,仍然設法替劉某遮掩:「老闆臨時把他召了去見客。」 愛莉遜抹去淚水,「也該撥個電話通知我呀。」 「你知道老闆一叫,人人心慌意亂,什麼都丟在腦後。」 「可是要升他了?」 「升他?」柱華十分意外。 「是呀,周小姐你與他是同一天進來的,兩個人表現都那麼好,正考慮升你們。」 好心有好報,意外中得到這一宗消息。 難怪劉棟材要接近愛莉遜,他真有一套,這消息,他早就知道了吧。 「目前只得一個位置,不知升男生還是升女生,所以遲遲未曾公佈。」 柱華忍不住問:「你怎麼知道?」 這時愛莉遜嫣然一笑,「周小姐,所有文件由我打字,我全看過。」 呵,原來如此。 「請告訴劉棟材我找過他。」 「你留個條子吧。」 愛莉遜坐下來,寫了幾行字,一下子問「抱歉怎麼寫」,又問「原諒怎麼寫」,柱 華奇怪她為何不用英文,她卻說:「我拼字能力很差,通常都由電腦代拼。」 然後她走了。 不到一會兒,那劉某也已吃完龍蝦回來。 看到字條,立刻哎呀一聲趕去道歉。 柱華搖搖頭,升這種人,真是天無限。 該剎那柱華有絲失落,可是你別說,世事往往如是,虛浮的人易討好,劉某表面工 夫那麼好,每個人都喜歡他,比起他,周柱華簡直像個鼓氣袋,面黑黑,叫人退避三舍。 所以升他,不升她,也不稀奇。 不過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既然知道缺點,就應該改過,這張板著的面孔,也該松 一鬆了。 柱華揉一揉僵硬的臉頰,不禁嗤一聲笑出來。 「劉棟材呢?」有人問。 是探訪主任,這時,柱華就不替他遮瞞了,答曰:「不知道在哪裡。」 探主任歎口氣,「柱華,我是全力推薦你升上去的,在這一層樓的人全知這你才是 全心全意的好夥計,不過上頭的大老闆卻喜歡巧言令色的傢伙。」 柱華心情又沉重了幾分。 「我不等他回來了,柱華,這個招待會你去。」 「是。」 這一去便是三個鐘頭,回來又得沖照片又得做特寫,一下子忙到七八點。 「還沒吃飯?」 柱華一抬頭,看見劉棟材。 「替你帶了肉絲炒麵來,趁還脆,趕快吃。」 柱華餓得要命,立刻打開盒子舉案大嚼。 為什麼那麼好心? 且聽劉某答來:「愛莉遜那件事多謝你包涵。」 柱華不語。 「我升了以後一定不會待薄你。」 柱華嘴裡的一口面差點沒噴出來,「你是升定了?」 「差不多啦。」 「劉棟材,君子恥其言過其行。」 劉棟材笑笑,「天下真正的君子人是很少的,何必虛偽。」 「嘿!」若不是炒麵實在美味,定諷刺他多兩句。 「上頭不會升女生。」 「哼,何故?」 「女生不久一定結婚生子,屆時全心全意放在家庭上,工作不過是應個卯兒,甚至 會辭職作歸家娘,公司栽培新人的一片心血便付諸流水。」 柱華啼笑皆非。 「來,周小姐,喝一口濃濃的普洱茶,解一解油膩。」 他不知什麼地方弄來的好茶葉,香氣撲鼻,真有他一手,難怪那些女孩子都贊擁著 他。 柱華抹一抹嘴,「劉棟材,鹿死誰手,還得走著瞧呢。」 劉棟材一怔。 她從來沒有叫過他,奇怪,劉棟材這三個字在她嘴裡說出來,倒真的頗為悅耳。 這時,周柱華已經抓起手袋走了。 柱華心裡想,不能敗在這小子手裡,要努力加把勁。 接著一個月中,她加倍用功,卻又改掉往日冷若冰霜的態度,與同事們的關係有顯 著進步。 這一切當然落在劉棟材眼中,揶揄她:「沒有用的,凡事貴在出乎內心,你的親善 手法十分虛偽,不久自己先會累壞。」 柱華為之氣結。 可是,她接著也檢討了自己,真的只是表面工夫嗎,不,一定要真心關懷同事才能 算數。 果然,一經糾正,態度自然得多。 此了,劉棟材又說:「孺子可教也。」 柱華在心底說:我升了職一定叫你好看! 對這個人,仍然不假辭色。 可是其它女同事仍然圍繞在劉某人身邊,好比採蜜的工蜂。 「柱華,有沒有見過劉棟材?」 「柱華,麻煩你同棟材說一聲,我打算--」 「柱華,棟村說你會代他把這口訊記下來。」 「柱華,這盒禮物我就放在這裡了,今日是棟材生日。」 柱華不勝其優,要求換座位。 主任搖搖頭,「柱華,你權且再忍三兩個月,升的如果是你,自然不必換位子,不 幸是他,至少也耳根清靜。」 對,說得真好。 有一位叫安芝的同事輕輕問:「柱華,你不覺得劉棟材吸引嗎?」 柱華冷笑一聲,「對不起,我沒有感覺。」 「這倒是奇怪,與他出去過的眾女生卻都有口皆碑。」 柱華聽到這樣新鮮的形容詞,駭笑起來,這劉棟材簡直已成為眾女品嚐過的一碟菜, 人品淪落至此,夫復何言。」 不由得問安芝:「你們看中他什麼?」 「為人體貼、溫柔,很替女性設想,又沒有特別要求,慷慨大方,樂於請客,管接 管送。 呵,原來有這麼多好處。 「上個月樂柏芬做盲腸手術,住三等房,他硬是付鈔把她轉到頭等房去,舒服多 了。」 柱華仍然冷笑。 「茶房小明失學,他又幫他找兼職及夜校。」 這還差不多。 不過,仍然只不過是多事,算不得什麼真善心。 安芝接著說:「柱華,你真幸運,你坐在劉棟材對面。」 嗄?柱華跳起來,唉,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再過大半個月,同事也都風聞劉、週二人爭升一個職位。一方面替他們慶幸,另一 方面替他們緊張,上頭最喜利用這種機會使下屬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果然,一天下午採訪主任傳他們進房去說話。 一看,總編輯也在。 他搔搔頭皮,「你們兩位,半斤八兩。」 劉棟材朝柱華笑笑。 柱華不語,心想,誰要是同他一般斤兩那才倒霉呢,可是近日也學乖了,臉上一點 不露出來,只是微笑。 「可惜副主任級只得一個空位。」 柱華不發一言。 「這樣吧,兩位各寫一篇五千字特寫,自由題,一天後交稿,就憑這篇特寫判高低 吧。」 柱華一聽,幾乎沒從心底笑出來,她手頭上正有一篇圖文並茂的特稿,做了近一個 月,關於本市各行業婦女生產後休假長短的調查,結論十分驚人,因為平均每位新媽媽 只能在家軀上十一天! 呵剛好取出應用,只要修改一下就可以了。 所以說,勤有功。 轉頭看劉棟材,他先是露出為難之色,隨即處之泰然,此君有急才,不可小覷。 這時採訪主任說:「明天下午五時正交稿。」 他們兩人退出主任室。 劉棟材看柱華一眼,「胸有成竹?」 「不敢當。」 「這次你可能會勝出,交功課,我真比不上你。」 柱華笑笑,「你太謙虛了,功課可以抄、借、偷,相信你一定有心得。」 劉棟材為之氣結。 柱華回到座位,二話不說,立刻打醒精神,在電腦面前整理那篇特寫。 聚精會神的她臉上有種晶瑩的專注美,坐她對面的劉棟材全看在眼內,十分欣賞。 他不敢怠慢,也寫起大綱來。 正如柱華所說,做功課可以取巧,他立刻到諸女同事處去借力,叫她們幫忙找資 料、提問題,每人代做一頁紙,加起來,經他潤飾添增刪改,也就是一篇特稿,當 然,文筆是一定不如周柱華,可是,炒雜錦,味道也不一定差。 他的題目叫本市各大學與專上學院畢業生在各行業之起薪點。 他仍然很輕鬆,柱華就是佩服這一點,任何行業都需要臨危不亂的員工。 柱華遇事會緊張,所以一向自認不算高手。 到了六點,柱華已把文稿修改完畢,通過打印機,複印兩份,一份鎖在抽屜,一份 帶回家做記錄,明日只需補拍幾張照片即可,幾乎穩操勝券。 她取過手袋,預備離開辦公室。 劉棟材叫住她:「慢著,柱華。」 柱華看著他,閒閒道:「有何貫干?」 「柱華,今天之後,友誼不再。」 從頭到尾誰同他有過友誼。 「柱華,坦白說,無論升誰,另一人勢必會辭職,你我共事一年,總有不捨之情今 晚一齊吃頓飯可好?」 其實,他又沒害過她,他甚至沒說過她壞話,他倆只是道不同而已,柱華吁出一口 氣。 「反正要吃飯,是不是?我請客。」 柱華說:「我來請。」 劉君大喜,「來,我們去吃龍蝦。」 他當然有的是生活情趣,自然找到最精緻的小日本菜館,果真叫了各式海鮮服侍柱 華吃起來。 席上他一字不談公事,一直陪柱華講她有興趣的題目,這一頓飯柱華吃得極之高興, 事實上她許久沒有這樣暢快,剛想對劉棟材改觀,說時遲那時快,一艷女走近來,鶯聲 嚦嚦叫:「小——劉——」 柱華暗暗在心中歎息,這人,怎麼跟他翻案呢。 小劉滿面笑容:「咪咪,好久不見,換了新髮型是不是?太好看了。」 柱華沒好氣,如此油腔滑調,真不多見。 那咪咪眼中沒有旁人,「小劉,幾時我們見個面,就明天晚上好不好?」 「好好,我給你電話。」 「喂,記得呵。」 待咪咪走開,柱華瞪著小劉,小劉無奈,聳聳肩。 柱華說:「你是天下最難以置信的大情人。」 「柱華,若要自己開心,必需人家開心。」 柱華不以為然,「一個人可真需要分分鐘這樣開心?」 「這就是我同你看法不一樣的地方了。」 柱華忽然鬧情緒,「自早上六點鐘到現在,我也累了。」 「我送你回家。」 「我自己有車。」 柱華,多謝今晚賞光。」 走到門口,正要分道揚鑣,忽然一陣風吹來,柱華發覺灰沙入眼,一揉,隱形眼鏡 掉了出來,落在地上無從尋覓。糟,怎麼回車? 劉棟材立刻說:「柱華,容我載你一程。」 柱華還有什麼選擇? 在車上劉棟材十分沉默。 柱華問:「在想什麼?」 「下個月不知在何處辦公。」 「走的不一定是你啦。」 小劉苦笑。 柱華說:「你看,至少我倆公私分明,此刻還有說有笑。」 小劉答:「你知道我是大快活,工作是工作,娛樂是娛樂。」 「這點我應該向你學習。」 「不敢當,我這人毫無優點。」 「不,」柱華忽爾說了心底話:「你聰明、大方、豁達、機靈、熱情,你有許多好 處,年紀大一點,把輕佻改過,性格就會完全。」 劉棟材大大意外,「柱華,謝謝你。」 柱華不語,過一刻抬頭,「我家到了。」 「把車匙給我,我替你把車子開回來。」 「那多麻煩,你還要趕稿。」 「無所謂啦,我自有分寸。」 她把車匙給他。 那晚,柱華沒睡好。 劉棟材大概是打算通宵開夜車了,越是聰明的學生越愛臨急抱佛腳。 第二天一早她的車子已停在門口,柱華於是出門去補拍照片,到了中午,一切已准 順妥當,再仔細閱讀一遍,就把稿件交上去,下午,她去逛公司散心。 一整天都沒見到劉棟材,她留了張字條謝他送回車子。 要是真的升劉棟材,她也只得離職。 生活上充滿類比荊棘,避無可避,她也學了寶貴一課,以後,同事再討厭,也不必 與人正面作對,以免對方升級,她又得避到另一間報館去。 升職消息約於明天可知端倪,消息會在報上刊登。 那意思是,凌晨五點左右,可在報攤買張報紙看到自己去留問題。 多殘忍。 柱華深深吸一口氣,決定先回家去。 淋浴洗頭後她坐在客廳看電視新聞,電話鈴響。 是劉棟材的聲音:「有沒有配多半打隱形眼鏡?」 柱華關心的是另一樣,「交了稿沒有?」 「剛剛交上去。」 柱華看看表,恰恰五點正,這傢伙,真有他的。 「柱華,我們出來玩到天亮,然後買張報紙看鹿死誰手。」 柱華駭笑,只覺得匪夷所思,「能玩那麼久?」 「你沒玩過通宵?」 「從來沒有。」 「聖誕、過年,從來沒有?」 「騙你幹什麼?」 「柱華,你這人,簡直已經正常到不正常地步。」 「任你怎麼說,我自走我路。」 「柱華,有時我也佩服你。」 「算了吧你。」 「我到府上來看你。」 「舍下一向不招呼男客。」 「那麼,你到我家來。」 「對不起,我沒有吃豹子膽。」 「周柱華,你這個人真討厭。」 柱華笑了。 「像你這樣古板,做人有什麼意思?」 柱華心裡說:「我也是視人而定,不見得看到自己心儀的異性,也如此硬綁綁。」 「一個人精神緊張,柱華,兩個人說說笑笑,時間易過。」 「你也有壓力。」 「周柱華,」他怪叫:「我也是人。」 柱華歎口氣,「看個電影吃頓飯,然後去逛逛小販街,好久沒去那種地方了。」 「馬上來接你。」 同是天涯淪落人,又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 他帶她去吃地道的堡仔飯,美味可口,柱華連盡三碗,又與她到小戲院去看本地諧 星主演的喜劇,柱華完全看不懂情節,可是笑得直不起腰來。 黑暗中她渾忘一天煩惱,散場已是十一點多。 那時,一整條小販街才正熱鬧呢,劉棟材叫她把手袋掛在胸前,緊緊跟著他走。 柱華在一個玉器檔攤看到一隻小小白玉雕的貓,十分喜歡。 棟材脫口說:「這是老人配戴的飾物。」 柱華詫異,「你怎麼知道?」 「一隻貓與一隻蝶,諧音耄耋,即是八十歲至九十歲的老人,這件玉器祝人長壽。」 原來有這樣的典故,劉某倒也不淨是不學無術。 見柱華喜歡,他便蹲下討價還價,結果以五百元成交。 柱華拿在手中,很是高興,但忽然又問,「是真的嗎?」 劉棟材笑了,「你真是聰明笨伯,那麼喜歡,又被你得到,你管它是真是假?」 「對對對!」柱華好比醍醐灌頂,「多謝指教,多謝指教。」 她把白玉貓緊緊藏在懷中。 走到街頭,不覺口渴,劉棟材帶她到街口坐下喝果汁,怪不得那麼多女生愛與他消 磨時間,說到時間,柱華愣住,什麼,已是凌晨二時? 柱華輕聲問:「還有什麼地方可去?」 棟材溫和地說:「你說得對,已無地方可去,我送你回家吧。」 柱華問:「不是說可玩到天亮嗎?」 棟材低下頭,「我一直假裝不是追你,可是瞎子也看得出我的確是在迫你,我也想 放過棄是次升職機會,避免與你正面衝突,可是又預料你必看不起比你無能的男子,我 手足無措,十分傍徨,你明白嗎?」 柱華不語。 他歎口氣,「我們以後還會見面嗎?」 柱華聽見自己這樣說:「公歸公,私歸私,大家還是朋友。」 「那我就放心了。」 「我送你回去吧。」 「今天玩得很高興。」 「我也是。」 關上門,柱華臉上仍掛著一個微笑。 隨即她吁出一口氣,她同他,真的可以做朋友? 電話鈴響,柱華以為又是棟材,可是不,那邊傳來採訪主任的聲音。 「柱華,方纔你出去了?」 「噯是,你找我?」 「想提早把好消息告訴你,你升了。」 柱華一怔,卻沒有預期高興,「多謝主任栽培。」 主任笑,「咦,怎麼你也油腔滑調起來?告訴你,我們結果不能在兩人中選一個, 因為你與劉棟材都是人才,升不成那個勢必會轉投另一家報館,那多可惜,白白成全他 報。」 「呵,」柱華大奇,「結果怎麼樣?」 「叫經理部多開一個職位呀。」 「他也升了?」 「是,柱華,那小子也升了,我知道你不喜歡他,你放心,座位會完全改過,你不 會坐他對面,我會把他調到角落去面壁。」 呵,兩個人都升了,這真是個意外的結局。 「那小子機靈、活絡,有一套。」 「是是是。」 「柱華,你休息吧,明天見。」 柱華這才慢慢從心底笑出來。 劉棟材,劉棟材,原來這一仗尚未打完,看樣子,兩人還要再鬥升主任級呢。 可是不知怎地,周柱華反而鬆了一口氣,她躺在長沙發上,立刻睡著了。 明天還要上班嘛。 (此文選自亦舒中短篇小說集《寂寞夜》,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5年出版,感 謝網友joy提供此書。) ※ ※ ※ 【此文章由「文學視界」(http://wxsj.yeah.net)掃瞄校對,獨家推出,如欲網 上轉載,請保留此行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