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日記

作者:亦舒
五月二十日 大太陽 悶。 悶得要死,早晨擠地鐵上班,車香像沙丁魚罐頭,這跟小時候擠公車有什麼不同? 永遠沒有人讓位,弱肉強食的社會,我自己有位子坐,見到孕婦,亦不起身讓位。 熱得要命,三十多度,回到辦公室已是一身大汗。 總而言之是悶。 天天都過一樣的生活,見一模一樣的人,做一模一樣的工作。 有錢就好,有錢有自由。 自辦公室窗口看出去,一大片海洋、碧藍,點點白色遊艇。什麼人那麼有福氣,可 以什麼都不做,駕駛船隻出海呢? 聽說這種神仙人物也有煩惱,真是不可思議。 我悶。 五月二十一日晴仍然是一般的天氣,地鐵擠,有大漢一腳踩上我的腳趾,痛得我差 點叫救命,難怪有些女人肯為一輛有司機駕駛的平治房車犧牲一切,有時候頗同情她們。 還是多些同情自己吧! 公司裡的男人全部買六合彩,女孩子們嚷著要競選港姐,都想脫了窮根吧! 真的,這樣做下去,千兒八百的,一個月捱二十六天,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怨天由 人地守住小框框做人。 要不要學咪咪呢?她與營業經理老孫之間的事,公司裡每個人都知道,但因怕老孫, 那些主管連帶也怕咪咪,我就看不順眼。 咪咪可以遲到早退,用公司車,在高級員工餐廳吃飯。不過這麼小的甜頭也還打動 不了我的心。 糖糖與芝芝也這麼說。 我們這堆女秘書,對著打字機,還要干多久? 歐陽小姐今天的脾氣不大好。 五月二十二日 晴 歐陽小姐的壞脾氣持續著。 做公關小姐也不容易,非常受氣。 雖頭銜是「經理」,但是總經理的秘書薪水同她差不多,大家都瞧不起她。 歐陽小姐沒有權。我跟她一樣,大家也都不把我放在眼裡。 公司裡的政治,比一個國家還厲害。 不過我從來沒見過歐陽小姐哭。她是個堅強的女性,我不行,我動不動就流淚,跟 著辭職,畢業至今三年,做過五份工作,這份做足九個月,算是最長久的一份。 歐陽小姐老跟我說:「做事有八字真言,忍無可忍?重新再忍。」 她三十歲了,還沒有結婚。 我應不應該早結婚?如果婚後能夠不必工作,光坐在家裡帶孩子,做個中等少奶奶, 倒也不錯。但如今物價那麼高,要置層近千尺的公寓,買部小車子,就得一百萬了。 雖然說百萬富翁滿街跑,什麼趙太太,霍夫人一條項鏈也三千萬,但對小職員來說, 一百萬也是天文數字,至少周大雄一輩子都沒這個辦法。 社會越來越虛榮,人也越來越虛榮。 都不知道怪誰好,歐陽小姐月薪近萬,她也沒錢剩。 連續三個星期天在公司的遊艇上招呼客戶,她累得臉都腫了!還得天天早上八點半 到公司開會,真辛苦,為什麼呢? 一般人看不起公關小姐,也不過就是個公關小姐,有時候看見平民區的小夫妻,衣 著簡陋,卻其樂融融,如果我嫁大雄,不知是否會甘於食貧。 五月二十三日 晴 曬死人,太陽老掛在天空不饒人。 歐陽小姐心情更不妙。 午餐後,我與糖糖,晶晶、芝琳聊天,大談希望。 晶晶要嫁富翁。芝琳最大的希望要有人愛她。 我則說:「希望到外國唸書,做大學生。」 這年頭誰瞧得起中學生?最多做售貨員、打字妹。大學生比較有往上爬的機會。 剛巧歐陽小姐進來,大家一哄而散,我問:「歐陽小姐,你有什麼希望?」 她想很久。「大希望還是小希望?」 「小希望是什麼?」我好奇。 「小希望是能夠好好的睡一覺。」她答。 我笑了。「大希望呢?」 她說:「明天不必再起來,一眠不起。」 我聽得噤若寒蟬。 她歎口氣。「你們懂什麼?少年不識愁滋味。」 我都二十一歲半了,不算太小,看今年香港小姐,有些候選人才十九歲、十八歲。 歐陽小姐那麼消極,不知是不是因為老姑婆的緣故?我盼望她找到好對象。 如今不知道還有沒有白色騎士? 大雄當然不算。大雄最討厭。 他還不曉得母親並不喜歡他。 媽媽說:「大女兒嫁得好,底下的弟妹就比較有前途,姐夫攜帶一下,就上去了。」 爸爸罵她:「沒想到你也有賣女求榮的念頭。」 母親反駁。「我要是嫁到個爭氣的丈夫,不但少熬這二十五年,也不用賤格得要靠 女婿!」 這麼久的夫妻了,還不認命,仍然吵。 「——-小弟才十五歲哪!不給他念大學,難道叫他到銀行做後生!」老媽拔直喉 嚨嚷。 所以大雄並不是個受歡迎的人物。 他在銀行任職,賺三千塊一個月,週六人擠,手略慢,常被無知婦女罵他:「小子! 活該你一輩子坐櫃台後面。」 他很鈍。 五月二十四日 陰 又是星期一。 最痛恨星期一,眼皮抬不起來。 但是不上班,又該往哪兒去?昨天假期,困在家中,雖然沒有震耳欲聾的麻將聲, 但是狂悶。 大雄來看我,可是無話可說。建議去看電影,我不想往戲院擠,街上人生人海,無 興趣。稍後他離去,我便睡午覺。 許多人說少奶奶生活怪沉悶的,但我從沒聽說哪個太太給活活悶死了,還不是都高 高興興的活著,逛時裝店,去派對,喝下午茶。 凡是說少奶奶悶的人,都是那不得不做的酸葡萄。 咪咪與老孫一起中飯,坐小台子,同事們都離得遠遠,不敢也無意接近他們。 老實說,我不會拍馬屁,也不會出賣自己,我的虛榮止於在日記中埋怨幾句,根本 沒有實際行動表現。還不是乖乖的搭地鐵到公司,對著打字機打打打。 浪費青春,也真傷心,一個女人總共才有那幾年寶貴的青春,不好好的利用,過往 也就一場空。 雖然三十歲的歐陽小姐還很漂亮、又有風度,但是不化妝的時候臉色發青,一夜睡 不好就出現眼袋,不像我們這個年紀,愛多瘋都可以,睡一覺就皮光肉滑。 咪咪拿來一本雜誌,封面是城內名女人之一,我一看,天哪,那女人腮上的肉,腋 下的肉,手臂上的肉,都鬆弛得像放病假似的,敢情是個中年婆子,還濃妝著,造作著, 以為可以充得過。 一煞那不知是誰可憐些,是我們這些打字妹,還是這些中年貴婦? 早上一直不知如何忍到黃昏下班,但時間總是會過的,反正一下子大家又作鳥獸散, 第二天再見。 芝琳還去學法文,我笑她不如把中文學好些,她叫我去死。 雖然死亡是最突然的,但是我們都覺得它很遙遠的樣子,前面的路對於我們這班女 孩子來說,非常曖昧。大概我們都超越不了命運的限制,終其一生做個默默無聞的普通 人。 我有什麼野心? 做一個快樂的人。 即使做得很累,也希望有體貼的丈夫安慰我。 別學歐陽小姐。 五月二十五日 陰 咪咪突然說帶我們去逛名店。 「帶?」芝琳反問:「我們不懂得進去嗎?」 咪咪冷笑。「進去也沒人招呼你。」 晶晶不服。「好,就看看你同他們有多熟。」 「可以打九折。」 糖糖說:「去看看。」 我也按捺不住,決定開次洋熏。 那些店都在置地廣場,一間間若廣寒宮,靜悄悄,我們頓時降低聲音。 這咪咪,你別說,真有一手。她高視闊步,傲慢地問店員拿這個取那個。 我們自慚行穟,躲在她身後。 看看那些衣服的價錢,少兩個零差不多!一件小小的毛衣,花式略特別些,據手織 的,二千多元。我媽也會打毛衣呀。 還有晚裝的裙子更驚人,一萬兩萬,我真不相信有人會買這種衣服,但事實擺在眼 前,不由得你不信。 結果咪咪買了條腰帶,五百元,我心中已是嘩然一聲。 皮鞋一千塊,皮包四千。標價不似港幣像日幣。 大開眼界之餘,不由得心灰意冷。 苦苦做足一個月,原來只夠買兩雙皮鞋! 太驚人了。 一個太太走進來,凡貨都不問價錢胡亂要了一堆。我目瞪口呆,速速離開。 咪咪問:「如何?」 我們默不作聲,吃癟。 咪咪說:「所以,帶你們去見識,別以為一個經理賺一萬塊就很了不起。」 「什麼?」我沉不住氣。「你不是同孫經理他……」「我的男朋友多得很哪。」咪 咪仰仰鼻子。 「那你豈非……"晶晶叫出來。 咪咪臉一沉。「豈非什麼?」她喝問。 「沒什麼。」晶晶連忙回工作崗位。 大家各就各位。 大家都知道什麼叫做墮落。 為了在名店一煞那的威風?咪咪也太不會思想。 五月二十六日 雨 從沒見過那麼大的雨,下麵筋似的,白花花一條條,打傘亦無用,短短幾十呎路, 一雙新鞋就泡了湯。 歐陽小姐,她坐在房間不要緊,櫃子裡有另一雙乾爽的鞋,像我,不過是一個女秘 書,那麼大陣仗,會惹笑,幸虧歐陽小姐借雙干鞋給我。 老闆這麼好,我還有什麼會好說? 我同她訴心聲:「有一天我到你的位置,我也會對下屬好。」 「我的位置?」她苦笑。「你羨慕我的位置?」 我不知道說錯什麼,只好瞪著她不響。 她伏在桌子上做了一整天的工作。 中午我們沒有出去吃飯,因雨大。 我們開始覺得全世界沒有一個快樂的人,這真是一件非常淒慘的事。 母親問我發薪水了沒有。 我說尚沒有,才二十六號,況且這個月我不想把錢給她,我需要添些裝備,穿的太 寒酸也不好,於是她便炸了起來。 「你就曉得把全副身家穿在身上!其它的一切不顧,小妹就比你好,她補習所得都 交給我。」 我冷笑回嘴:「補習能得到多少,不如叫小妹改行做搖錢樹,你就闊了。」 母親氣得臉都黃了,大聲哭出來。 後來我很後悔。 爸爸賺得少,家裡人多,物價越來越貴,家用從來未曾豐裕過,母親窮得慌了,嘴 裡自然沒有好話。 我應該體諒她。 下班回來很累,但是一大截時間,也不過用來看電視,也許我還可以找一份兼職。 除了賺外快,也可以避免干坐著與母親鬥氣。 我與大雄商量。 他說:「我在念工專夜校,不如你也來,學費並不貴,但對前途有很大的幫助。」 「什麼幫助?香港這個鬼地方。」 「人人豐衣足食,」他微笑。「不算鬼了。」 「我的功課一直不好。」 「加把力。」 「我考慮考慮。」 「祖祖,眼光放遠一點,現在把時間放在兼差上,也不過多賺千兒八百,打好基礎, 將來有機會。」 「不見得能夠坐到歐陽小姐的位子。」我說。 「為什麼不?不見得全是大學生的天下。」 我長長的歎息一聲。「當然是大學生的天下。」 「別氣餒,不信邪。」 「人家入水能游,出水能跳,家底好,又有人際關係,在外國見識夠了玩夠了回來, 靠世叔伯介紹份優差,從此平步青雲,這種例子我見太多。」 「祖祖,不必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 「形勢比人強呢?」 老實說,作夢,我也不敢想到歐洲去旅行,只想到日本去兜個圈子,就夠心滿意足。 五月二十七日 雨 咪咪與營業經理老孫崩了。 她找到更好的戶頭,帶她到歐洲去。 歐洲! 這個消息是晶晶告訴我的。咪咪在洗手間把這個消息告訴所有女職員聽,如果她能 跑到男廁去,相信全體男職員也知道這件事。 她們都喜歡聚在女廁開會議,對著鏡子擠黑頭,一邊嘰嘰喳喳東家長西家短。 好奇怪,對廁所的異味並無異議。 我很少參加她們的談話,有時也被她們譏為假撇清。 但歐陽小姐讚過我:「就這個孩子有點傲骨。」 無論如何,咪咪要跟一個闊佬到歐洲去了,巴黎、羅馬、雅點、日內瓦,我作夢都 沒想過的地方。 不知是羨慕好還是嫉妒好? 多希望在早上推開窗,看到威尼斯的晨曦。 現在推開窗,多數看到對面人家在打通宵麻將。 我希望新的港督會禁止打麻將。我這種希望是很渺茫的。 到處找人介紹兼職,有一份報館的校對工作,晚上八時至十時。 我想我會去應徵。 大雄自然是反對,那是他的事。 他好學,我不。 但我願在社會大學多上一課。 五月二十八日 雨 今天黑過墨斗,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竟與咪咪大打出手。 我們差點滾在地上,互相搓頭髮撕衣裳。 是她先罵我,見我走過,譏笑我:「這件裙子五十塊,你倒是穿足一季不除下來。」 我心情很壞,回嘴:「拿皮肉換衣裳,我做不到。」 她問:「你在說誰?」 「我說誰,誰心知肚明。」 她手快,一巴掌掃過來,我手亦快,馬上檔住,用左手去打她,她大哭,高聲罵粗 口。 歐陽小姐聞聲出來,把我拉至一旁,同時晶晶芝琳她們也來勸解。 咪咪由我十八代祖宗罵起,我在歐陽小姐的房間發呆,很是後悔。 歐陽小姐說:「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並不害怕,這種秘書工作什麼地方都找得到,至多被革職。 但為了這麼小的事! 「也難怪,你們年輕。"歐陽小姐說。 我想馬上回家,躲在被窩裡哭一場,但又不知如何開口。 歐陽小姐說:「你先回去吧,這裡的事我替你擔下來,明早見。」 我也忘了說感激的話,拿起手袋,就離開公司。 要找工作不難。 再也沒有第二個上司像歐陽小姐這麼體貼。 在街閒蕩了很久,才回到家。 母親仍然沒有好臉色給我看,問題少女就是這般形成的吧-家裡實在待不下去,只 好朝外發展,倉猝的跟一個男人,或結婚或同居,從此淪落,再難翻身。 不過父母多數倔強,不肯承認過失,多數推賴孩子們沒志氣,自甘墮落,他們既不 愛護亦不指引那方面,則輕輕帶過。 我在極度困惑下上床,輾轉反側,不能成寐,一整個晚上絕望,冒汗,覺得短短的 生命中充滿不如意。 天亮我才睡著,根本不想起來,決定自暴自棄。 五月二十九日 陰 歐陽小姐在九點二十分打電話來我家找我。 我說:「我辭職了。」 「亂講!一切都公平地解決,咪咪因行為不檢,已經被開除——」她壓低聲音。」 一半是營業經理公報私仇。你沒有事。我有一大堆文件等你回來清理,快,限你三十分 鐘到公司。」她掛了電話。 我馬上清醒過來,感激得鼻子發酸。 到底這世上還是好人居多,還有人關心我。 我飛快的穿好衣服,搭地鐵過去。 不快不慢,半小時內趕到公司,歐陽小姐笑吟吟的在她房間門口等我,也不說什麼, 指一指代辦文件。 那天我的工作進行得特別輕快,心情特別好,一晃眼便過去了。 我真不明白為何像歐陽小姐這麼漂亮這麼好這麼能幹的女子,竟會找不到對像,太 諷刺了。 也許世事往往如是。 失而復得,我才知道這份工作有多麼可貴。 做生不如做熟,還有誰肯為一個小女秘書付出偌大的努力? 歐陽小姐就肯。 中午大雄打電話來,他說:「聽伯母說這幾天你的心情壞透,到底是為什麼?」 「我並沒有得到那份兼職。」 「留些精力等待下次吧,有失敗有成功,人生才有對比。」 「你真是個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我笑。 「聽你的聲音,又不覺得你心情那麼壞。」 「今天好多了。」 「少女的心情如香港的天氣。」 「這句話早聽俗了。」 「有件新鮮事,也許你會替我高興。」 「什麼事,中了獎金?」 「祖祖,你又來了。我考取初級管理文憑,升級啦。」 「那麼快?」我有點疑心。 「加了三百六十五元薪水。」他得意非凡。 「好大的成就。」我啼笑皆非。 「誰希罕這加薪呢?但是以後做事就方便多了,祖祖,你也該明白這些人的勢利眼, 同樣一句話,助理經理說出來就不一樣,現在我有自己私用的電話。」 「恭喜你不住的往上爬。」 「祖祖!」 「好好,我應該替你高興,不應掃你的興。」 「今天我們出來慶祝。」 「不必,我很累,昨夜沒睡好,你與別的朋友去吧,改天我補請你。」 沒想到大雄這麼膚淺,一派小人物模樣,小船不可重載。 剛在納悶,以前中學的同學阿蒙約我出來午餐,我精神又為之一振。 阿蒙與我最談得來,家境也差不多,儘管我們念的不是名校,卻也樂了好幾年。 到了餐廳,除阿蒙外,還有其它一大堆好同學,如阿昌、阿利、阿和、阿清。 我們那一年是「阿」字輩,他們都叫我阿祖。 半年不通消息,要說的太多,一小時內搶話,連喉嚨都啞了。 大家都很感慨。 阿昌本來要做詩人,結果在一間小報內做校對。 阿利本來要作育英才,現時屈居野雞補習學校主任。 阿和要流浪,他找到一份旅行嚮導的工作,靠顧客的小費牛畜人生。 而我,他們問:「阿祖不是要做模特兒嗎?穿盡全球最美的華服。」 我仰起頭來哈哈大笑起來。 阿清說:「我做了社會工作者。」 大家公認他的職業最有貢獻。 阿清說:「任何一個人的職業都有意義,為什麼要響往花式?電影名星、模特兒、 詩人都是出鋒頭的工作,但平實的職業也有其可貴之處——-」 阿清沒說完,大家就勸他改行到禮拜堂做牧師。 我們都是一群羊,需要牧者,有引導才能夠吵到人生的真諦,好好享用人生。 我不大會說文謅謅的話,一打比喻,。老土的要命。 不過當年我們的理想可全部泡了湯了。 阿和說:「現在最主要的是,老闆一叫我,立刻應:是是是。」 我問:「你那個老闆那麼可惡?」 「自然,每個老闆都一樣,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 「非說是不可?」我問。 「何必跟他吵?況且我地位低微,左右不過說些絮事,一張紙,正面打字跟反面打 字有什麼分別?他也不過是機構的低級職員。」 「真可悲。」 想到大雄爬上一步半步便樂成那樣,我沉默。 這頓飯吃到後來,可以說是不歡而散,每次同聚的時間相隔日遠,終有一日,大伙 再也提不起勁來相見。 五月三十日 晴 我與大雄言歸於好,慶祝他的升級記念。 他有他的好處,這麼天真、努力、用功。為小小的勝利便樂得半死,這與我悲觀形 成對比,我需要這麼一個伴。 將來如果認識了貴介公子,會不會將大雄拋棄呢!這麼些年了,不至於吧?我們是 有感情的。 這麼快到六月了,很容易又一年!今年一些進展都沒有。今日領了薪水乖乖的交在 母親手中,母親有點訕訕的,彷彿不好意思上回為了數百元把事情鬧得這麼大。 至於我,我倒已經忘了。 母女之間,哪裡計算得那麼多,她有她的苦衷。 每天仍然是這一套,上班下班,勞勞碌碌,為了一點點薪水,供人差遣,我這個少 女的生活一點也不刺激,所寫的日記,應該不屑一提。 但不也是千千萬萬少女的生活寫照? 雖說平凡是福,但願我有一日會領會到這個福氣。 在目前,我仍然愛托著手肘作白日夢:白色的騎士踏踏而來,把我自困境中拯救出 去,我再也不必過著沉悶無聊的日子—— 直到我成熟的那一日。 熾天使書城小精靈KEY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