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角

作者:亦舒
宇宙機構向麗晶製衣挖角已成慣例,麗晶世代做製衣,非用人不可,不得不栽培人 材,宇宙屬下十多間附屬公司,製衣廠不過是其中一瓣,萬一折本,大可由其它地方盈 利補上,根本不傷脾胃。 宇宙一見誰在麗晶冒出頭來,就伸手來摘成熟果子,手段高卓,大約本著商業都會 「每個人都有一個價錢」的信條,一百萬年薪不夠?兩百萬,再猶疑,立刻加精美宿舍 一幢,於是麗晶人才走了一個又一個。 麗晶的東家榮偉然氣極反笑,「承蒙宇宙機構看得起我」,兩家漸漸不來往,即使 在商場見面,也板著面孔。 宇宙老闆劉桂忠這樣對他兒子柱華說:「榮某一輩子只好做個小生意人,夥計跑來 跑去,閒事耳,何必小器。 柱華沉吟,「也許,我們也可以栽培人才。」 「那是很花費時間精力的一件事,萬一有出色人才,人家出多一倍薪水,立刻挖走, 商場如戰場,當然揀容易的來做。」 劉柱華笑了,「那就不能怪榮叔生氣。」 「你還稱他榮叔?我們都沒來往了。」 「怎麼沒來往,敝公司人事部一天到晚打電話給麗晶的出色人才。」 「柱華,你是不贊成我的做法吧。」 「不,父親,正如你說,做生意好比打仗,只是,歷年自麗晶過來的設計師,到了 宇宙這邊,好似無甚發揮。」 「你講得對,不知怎地,在麗晶他們明明才華揚溢,到了我們這裡,可以說一點作 為也沒有,多麼奇怪。」 「談合同之際精明得不得了,討價還價,連汽油是否由公司付帳都要講清楚,結果 也不能為宇宙效力。」 「所以麗晶仍然站得住腳呀。」 劉柱華說:「父親,麗晶這個設計,一季之內連內地共賣了五萬打。」 「我不相信!」 「請過目。」 劉桂忠取過圖樣一看,只見模特兒身上穿的是一條薄雪紡吊帶裙罩在件小小棉T恤 外,裙與衫上印著同樣的大玫瑰花。 「很別緻,但也不是獨步單方。」 「可是麗晶售價是一般女孩子可以負擔,而且品質優良,可穿兩季以上。」 「誰是這件時裝的幕後主持人?」 劉柱華有點猶疑,「是一個叫王萬芳的女孩子。」 知子莫若父,劉桂忠問:「性格很特別?」 「嗯,宇宙打過去的電話,她既不聽又不回。」 「呵,那麼厲害,你想她過檔到宇宙來?」 「不,我很欣賞她,想輿她見個面。」 劉柱忠訝異,「普通社交,緣何拒絕?」 「也許對宇宙一點好感也無。」 「咄,行家來往又不同戀愛!」 劉柱華微微笑。 他父親的世界多簡單可愛。 柱華手頭上其實已經有王萬芳的資料:她是家中獨女,父母離異,家境小康,畢業 於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紡織設計系,一年前加入麗晶。 羨煞旁人,麗晶好似永遠找得到能人。 柱華手頭上還有她的照片,王萬芳長得非常秀麗,臉上有一股令人難忘的書卷氣。 她獨身,無親密男友。 平常她穿白襯衫與卡其褲上班,配一副黑珍珠鑲鑽耳環,一條御本不不規則型珠項 鏈,淡妝,比許多模特兒更漂亮。 她每天工作時間自上午七時半到晚上九時。 據說風雨不改,而且每朝都精神奕奕,這樣自律,可需要完全沒有夜生活才行。 由此可知她潔身自愛。 劉柱華的心好似朝她那邊傾側過去。 他繼續撥電話過去。 一天晚上九點,可能秘書已經下班,王萬芳居然親自聽電話,劉柱華大喜,立刻報 上名號。 王萬芳十分冷淡,「這幾天我們正在籌備一個時裝展,我們會有帖子寄到宇宙,屆 時劉先生或可撥冗參加。」 「可是場內起碼有一千幾百人。」 「有什麼話,大家都可以聽。」 「王小姐好似拒人千里。」 王萬芳在另一頭笑了,「劉先生倒底有何貴幹?」 「你會不會加入宇宙?」 「沒可能。」 「我們出價高一點。」 「我不等錢用。」 「可以再談。」 「不用浪費時間了,我對這個行業有興趣,我不在乎薪酬,況且,麗晶也待我不保」 電話已經掛斷。 這一切都令劉柱華惆悵,不過,既然聽到聲音,也已經夠滿足。 她的聲音略為低沉,卻又不失女性魅力。 麗晶舉行時裝展銷會那一日,劉柱華一早就到,他看到了王萬芳本人。 比照片還要好看。 仍然是白襯衫卡其褲,不過加多一件黑色男裝晚宴外套。 美女穿男裝往往更美,王萬芳就是例子。 是日她需照顧全場,穿長褲實在更為方便奔走。 劉柱華一時找不到機會上前自我介紹。 麗晶老闆榮偉然卻看見了他。 劉柱華必恭必敬地稱呼一聲榮叔。 榮偉然冷笑,「不敢當,後生可畏,長江後浪推前浪。」 柱華只是忍聲吞氣賠笑臉。 榮偉然見他涵養奇佳,也不好意思再步步進逼,走到另一角落招呼人客入座。 柱華看到王萬芳坐下小息,立刻上前坐她身邊。 萬芳正在喝紙杯咖啡,見到他,抬起眼來。 柱華看到雙晶光燦爛的大眼睛。 他一時間忘記怎麼樣開口說話。 倒是萬芳先點點頭說:「你必定是挖角專家劉柱華君了。」 柱華刷一聲漲紅了臉。 萬芳繼續說:「是你始創不公平競爭的吧。」 柱華至此,不得不欠欠身,「王小姐如願到宇宙來,條件任開。」 王萬芳笑,「開頭都這樣說,然後都嫌貴。」 「絕對不會。」 「不見得任何數目都可以。」 劉柱華答:「王小姐心目中的價格一定非常合理。」 「不,」萬芳搖頭,「我不會出價,我會留在麗晶。」 「沒有商榷餘地?」 「看,劉先生,」她溫和的說:「這世上除卻挖角,還有許多其它事在發生,讓我 們把眼光放遠點,節目快開始了。」 她站起來到後台去打點。 劉柱華一直留到完常 展出並非精采絕倫,可是實用價值非常高,有轉售商即席落訂單,看情形是成功的。 劉柱華默默離去。 過兩日,他在麗晶製衣廠門口等萬芳下班。 她一出現,他便上前說:「萬芳,不談公事,喝杯茶可以嗎?」 王萬芳看著地,輕輕歎口氣。 那日微雨,他在門口站了有一段時間了,西裝肩膊濕了大片,他又賠著笑。 萬芳說:「我都筋疲力盡了。」還是想推。 誰知劉柱華說:「我何嘗不是。」 「一杯咖啡。」 劉柱華立刻雀躍。 轉瞬間他忽然明白了,哎呀,這已不止是挖角那麼簡單了,莫非,他已愛上了她?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心酸,忍不住癡癡地看著她。 萬芳卻忙著過馬路。 柱華定一定神,追上去。 他們找到一個地方歇腳,年紀相仿,又是行家,不覺談得十分投機。 萬芳說:「我還是最喜歡棉麻。」 「可是會皺縮,不易處理。」 「縮水已可解決,今日已有百分百不皺棉布。」 「來價貴,成本增加,如何銷十萬打?」 「這是大問題。」 咖啡添了一杯又一杯。 「肚子餓了,反正要吃飯,不如一起。」 一語提醒萬芳,「我約了家母,不能遲歸。」 柱華好奇,「你同母親住?」 萬芳頷首。 「母女是深愛的嗎?」 萬芳溫柔地答是。 「那多好,我與家母不和。」 「為什麼?」 「家母催我早婚,想我娶表妹為妻。」 萬芳駭笑不已。 柱華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笑,呆呆地欣賞那笑顏。 「不是真的!」 柱華無奈,「不信你可以問她。」 萬芳說:「呵,那真值得同情。」 「那麼,明天一起吃飯。」 「我再想想。」 劉柱華憐惜地看著萬芳,這人,無論什麼都深思熟慮才做,即使是吃一頓飯也如是。 那夜萬芳回到家中,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不甚言語。 她母親出來說:「你越來越晚下班了。」 「你別等我,媽,找點消遣。」 「咄,誰等你,我自己也才剛回來。」 「那就好,到什麼地方去了?」 「與一班老姐妹看戲吃飯聊天。」 萬芳很覺寬慰。 「你呢?」 「公事,有人想挖角。」 「能大幅加薪嗎?」 「能。」萬芳頷首。 「你會考慮嗎?」 萬芳笑笑,「人人都等錢用,錢一到手,馬上可以住好一點吃好一點,能不使人向 往嗎?」 「萬芳,你也什麼都有了。」 萬芳點點頭,「是,可以這麼說。」 「你少的是自己的家,一個體貼的丈夫,幾個聽話的孩子,那又不是金錢可以買得 到,何必太辛苦。」 「真的,金錢可以買得到的東西其實不多,」萬芳歎息,「主要是我們母女倆物質 慾望不高。」 母親把手按在女兒肩膀上。 萬芳低下頭,「譬如說,薪水再加一倍,也不能補償父親在少年時離開我的痛苦。」 萬芳的母親忽然站起來,「過去的事不要談了,萬芳,當時大家都盡了力,你已是 個成年人,應知道世事不可能十全十美,不必直嘮叨,萬芳,有時我覺得你比我還要 老。」 母親回房去了。 萬芳知道她失言,又勾起母親最不願意提的往事,母女雖然相愛,若萬芳不能擱下 此事,恐怕心中也會有芥蒂。 萬芳伸個懶腰,上床睡覺。 她一定要早睡,因為大清早六點鐘一定要起來上班,遲至七時工夫已來不及做,她 絕少有機會睡到天亮。 回到公司才七點,她立刻投入情況,伏案處理文件,因無電話騷擾,事半功倍,待 同事來齊了,可以馬上開會。 萬芳性子急,脾氣不好,最討厭遲到的同事,都十點鐘了,整個上午都幾乎過去, 這種人才似剛剛甦醒,睡眼惺忪,真是朽木。 有人敲辦公室門,萬芳抬起頭看看鐘,八時正,這一定是她老闆榮偉然。 萬芳站起來去開門,果然猜得不錯。 榮氏坐下來,手持一大迭圖樣,「你看,萬芳,宇宙抄出癮來了,抄抄抄,天天 抄。」 「別生氣,」萬芳笑,「全世界都知道宇宙抄聾麗晶。」 「宇宙自己知道嗎?為什麼還賤得悠然自得,振振有辭?」 「人總得活下去。」 「需要這樣厚的臉皮,這樣麻木的心肝嗎,還在外頭批評我們的廠房不足呢。」 萬芳只是笑。 榮偉然握著拳頭,「真想集資把宇宙買下來,合併!」 萬芳的心一動。 榮偉然歎口氣,坐下來,「你跟你媽說了沒有?」 萬芳低下頭,「還沒有。」 「辦事那麼果斷的你為何在這事上拖延不已?」 「她受的創傷很深,我不想她再受刺激。」 「當年確是我的錯。」 萬芳看著榮氏,「算了,人有權追求快樂,你第二段婚姻很好。」 「你原諒我嗎?」 萬芳笑了,「你又何需我的原宥。」 「萬芳,有時我真覺得我不配有你這個女兒,真沒想到你會成為我的生力軍。」 萬芳微微笑。 這時,秘書過來請老闆去開會。 是,榮偉然是王萬芳親生父親,他離開家庭的時候,萬芳才九歲。 那時候,榮偉然想都沒想過那小女孩今日會坐在麗晶運籌帷幄,而看情形,這埮t 將會由她來承繼。 她是他唯一的孩子。 那天晚上,萬芳又照例做到九點。 很久沒有看到太陽。 她上班,它還沒有升起來,她下班,它已經休息,多不健康。 結了婚有孩子可不能這樣。 說到孩子,萬芳心情忽然溫柔,雖然父親早撤退,可是母親愛她,老是把她抱在懷 中,加倍愛惜,她清澈記得如何躲在母親懷中吃手指的情形。 父親人雖然不回來,經濟卻一直支持她們,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萬芳已決定將來有了孩子,一定要放許多時間在他們身上廝混。 下班了。 走到門口,看到電燈柱上靠著的是劉柱華。 她上前說:「髒,弄污衣服。」 柱華卻笑笑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萬芳看他一眼,「開始挖角之際,你對他們,都那樣說吧,等到了手,也像一陣風, 沒事人似了。」 「我劉柱華絕不是那樣的人。」 「來,我請客。」 「嘩,皇恩浩蕩。」 表面上,劉柱華一點消息都不露出來。 可是那天早上,他已經得到消息。 一上班,他父親劉桂忠便說:「柱華,你可知道王萬芳是榮偉然的什麼人?」 柱華提心吊膽,「什麼人?」 他怕父親會說萬芳是榮某的女友。 「她是他女兒!」 柱華一聽,放心了,露出笑容,也有點訝異,「女兒?怎麼姓王?」 「父母自幼離異,她從母姓。」 「你怎麼知道?」 「我自有消息來源,是其它父執輩告訴我的。」 「怪不得挖不動角。」 「當然,」劉氏歎口氣,「麗晶將來是她的,她幹嗎要轉工?」 柱華低下頭。 「真是驚人發現,現在宇宙與麗晶有得好鬥了。」 「不。」柱華忽然抬起頭。 「什麼意思?」 「爸,我愛上了榮萬芳。」 劉氏一怔,「她呢,她對你可有好感?」 「還可以。」柱華有點靦腆。 劉氏笑,「那很好呀,你苦追到她,屆時,她是劉家媳婦,不用挖角了。」 「也許,她會把我挖到麗晶去?」 劉桂忠哈哈大笑,「那就看誰更有本事了!」 柱華想了一整天,決定不把他知道王萬芳身世一事告知王萬芳。 可是當晚看到萬芳,他決定更加愛惜她。 他整個晚上都遷就她,她很快就覺得了。 故詫異問:「挖角需要這樣辛苦嗎?」 柱華舉起雙手,像投降那樣,「不,你要是願意留在麗晶,我不勉強,慢慢再說好 了。」 「什麼?」萬芳十分失望,「不再苦苦哀求我了?」恍然若失。 她看著他,忽然之間她的目光轉到別處去,萬芳心裡有數,會是他嗎,如果是,運 氣太好了。 接著的一段日子裡,一對年輕人幾乎天天見面,可是絕口不談公事。 自然有好事之徒向榮偉然打小報告。 「要小心王小姐,恐怕她有貳心。」 「萬芳?不會的。」 「老闆,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絕對相信萬芳。」 來說是非的人乾咳一聲,賭氣地說:「可惜她不是老闆的女兒,最近她與宇宙的小 開劉柱華來往頻密,跳槽之日不遠矣。」 榮偉然納罕,「有此事?我來問她。」 那人高興地笑了。 榮偉然問女兒:「萬芳,你與劉柱華是怎麼一回事。」 萬芳綻開一個笑靨。 榮氏看在眼內,立刻明白了,笑道:「萬芳,你結婚之日,麗晶送你做嫁妝。」 萬芳笑,「如果我結婚,我決定退下去,做名家庭主婦。」 「唉呀,那麗晶怎麼辦?」 萬芳衝口而出:「叫柱華兼顧羅。」 榮偉然聽了這句話,慢慢露出一絲笑,接著,笑意蕩漾,漸漸擴散,終於他咧開了 嘴合不攏來,好好好,這下子反挖角戰成功了,能夠叫劉柱華來打理麗晶,那真是天底 下最理想之事。 他張大嘴,仰起頭,哈哈哈大笑起來。 萬芳見父親如此開通,感覺像是揀回童年失去的一塊快樂碎片。 她與劉柱華在那一年的秋季就結婚了。 眾人接到帖子才知道她與榮偉然是父女。 榮氏與劉氏合辦喜事,一笑泯恩仇。 已經是一家人了,無所謂,一個設計大可兩家用,抄襲二字已不成立。 可是劉柱華可辛苦了,兩邊跑,一星期做足七日,累得不得了。 閒時到岳母家喝杯茶,直訴苦:「忙壞哩,媽你也不叫萬芳幫幫我。」 他岳母大奇,「萬芳不是一直在廠裡工作嗎?」 「才怪,她辭職已近一個月,現在天天逛街喫茶同朋友聊天,媽,你不知道嗎?」 萬芳的母親先是一愣,繼而流下快樂之淚,「太好了太好了。」 劉柱華知道這次是有怨無路訴,只得忍聲吞氣。 岳母指著他說:「柱華,這是報應呀,你老是挖角,現在,由你打理麗晶,看你還 有什麼辦法!」 岳母說得很對。 柱華其實是心若有憾心實喜之,就讓萬芳耽家中好了。 他不反對女子做事,真正有辦事能力的人,想做事的話應該可以做,可是萬芳以家 庭為重,更加難得。 婚後萬芳整個人變了。 偶然在家裡看到圖樣,也會瞄一瞄。 柱華立刻問:「覺得怎麼樣?」 「我無意見,」她忙不迭搖頭,「不關我事。」 柱華為之氣結。 萬芳本來愛穿長褲,最近改穿裙子,柱華問何放。 她答:「頂多這一年,有了孩子,穿裙子就不方便了。」 她料事如神,翌年春季就懷孕,更加不思上進,終日就是托人找可靠的褓姆,樂在 其中。 又有時間陪母親,母女一起研究哪只牌子的小衣服最耐穿之類。 她母親說:「柱華對你真好,獨自把擔子挑在肩上。」 萬芳答:「是,算他力氣大,有功勞。」 「還是嫁人好。」 萬芳微笑不語,過一刻她說:「最好當然是自己有本事,那麼,偶然放假休息一下, 是種樂趣,若一輩子靠人呢,三五七年一過,一定會心虛膽怯,心神不定,媽媽你說是 不是?」 「你打算生養之後復出?」 「再說啦。」 「幫宇宙還是幫麗晶?」 「媽,世上不止這兩間製衣廠,或許我另起爐灶,嘗試另外一行呢?」 「媽很佩服你,萬芳。」 「媽,我們這一代看著上一代所吃的苦,已經學乖了。」 片刻柱華來接妻子。 他小心翼翼扶她上車,一邊說:「我們在英國蘭開廈郡找到人才。」 萬芳頷首笑,「挖角挖到番邦去了。」 「沒辦法,本地人才賣少見少。」 「可是聽說宇宙與麗晶營業額大增。」 「明年計劃合併上市,改名叫宇晶,兩位老闆已經同意。」 「那多好。」 「我已經想好了,孩子的名字就叫宇晶。」 「喂,公私別混淆。」 「我喜歡這名字。」 「多難聽,我不准。」 「萬芳,你一向是個合情合理的人——」「才怪,我不上班了,我只是人家的妻子, 人家的母親,我毋需講理。」 (此文選自亦舒中短篇小說集《寂寞夜》,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5年出版,感 謝網友joy提供此書。) 「文學視界」(http://wxsj.yeah.net)掃瞄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