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錯花轎嫁對郎
第6章

    梅林中,劉若謙吹著蕭,與春風融成一景;成熟的梅子隨風搖曳,散發引人垂涎的香
味。石桌旁,齊三公子正與他的妻子飲著香茗。在證實她「應該」懷孕之後,齊三公子不再
拿酒灌他的妻子,心中可惜至少有十個月看不到妻子醉酒的嬌態模樣。真是懷念不已!
    幾日來跟在太君身邊,雖然毫無建樹,不過太君是很固執的,只要她認定的人選一律重
用,即使方大嬸有意的排擠也動搖不了太君的想法;而眼明手快的商行管事已巴結了上來。
    說實在的,她有點消受不了!好不容易今天覷了個空,縮在新苑中陪著丈夫,無論如何
她再也不敢喊無聊了!當個專事生產的「母豬」比當商人好過太多!老天爺!柯世昭那傢伙
已迫不及待的要與她「共事」了!就在明天!
    「我想,中午與太君一同用膳,告知她你已有孕的消息。」天磊揚眉詢問她的意見。
    「太快了吧?我都還沒害喜。」
    「娘已急著要推春芽她們進來了,你還嫌快?我都以為太君已認命的以為你不孕了!」
他笑著看她吃那又酸又澀的青梅子,又怕酸又忍不住要吃,模樣可愛透了。
    玉湖連忙沖了一杯茶,才道:「拜託,我才嫁過來一個月,竟然斷定我不孕!她們真怕
你隨時會死掉呀!人家春芽與香屏的心可不在你身上,招她們進來,受苦的會是劉兄。」
    劉若謙咳了下,蕭音走了調,戛然中上。他搖頭的坐回石椅上。
    「何必扯上我?這是你們的家務事。」
    齊天磊搖頭。
    「她們可不是我的家務事,我的『家務事』只有這個醋桶與她肚子中的小東西。」一手
指向他的愛妻,冷不防讓她咬個正著,他哀呼一聲。「你看吧!是醋桶沒錯!我豈敢有非份
之想?還是留著劉兄自個兒受用吧!」
    「劉兄的眼光太高,凡花豈能入他眼?」玉湖笑道。像劉若謙這種英俊瀟灑的浪子,嫁
給他就得苦一輩子了!天生的不安定份子,那個女人留得住他?而且他怕死了死心塌地的癡
情女子!舉凡佔有慾強、善妒、癡情、溫柔順從的各類女子都足以令他拔腿開溜!可是再如
何瀟灑的女子一旦涉入情關,有幾個女人能超然而沒有任何要求?所以他不敢沾惹情關。
    「是呀!所以我注定四海獨行,孑然一身了!」
    「別忘了家鄉父母之命的未婚妻!」齊天磊回他一句。
    「算了!」他揮手,不想談;改口道:「我想將黃竟棠那孩子送到舒大娘那兒。」
    不過,這一對夫妻並不打算放過他,雙雙撐著頭,以無辜的雙眼看向他,不答腔。
    然後,劉若謙只好正視他逃了四、五年的話題。
    「那個女孩早該嫁人生子了!當年我們根本沒見過面,只因父母之言決定終身,連訂親
都沒有,我就失蹤了,說是我未婚妻未免太過份!可不可以別再提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改造
齊家作風。」
    「可是,倘若那女子一直在等你呢?你二十八了!而那女子想必在過了五個年頭後已不
再年輕,又當如何?」玉湖為那女孩抱不平。
    「這麼癡纏的女子,我自該躲得更遠。」
    「你遲早會有報應的!」玉湖忿忿的說。
    齊天磊摟住妻子的腰。
    「莫氣!莫氣!將來的事將來再談。劉兄,明日你即將啟程前去戴雲縣,就把那少年一
塊帶去吧!會是個人才,短時間之內無法消除他的恨意,只好讓他冷卻一下了!接下來的計
畫就有勞你們了!」
    「咦!劉兄要走?」玉湖睜大眼。
    「是呀!也該是時候了!不能再任他們猖狂。」劉若謙不在意的輕描淡寫。
    玉湖跳了起來。
    「但──但──你若走了,如果有人對天磊不利,下了毒或什麼的,那該如何是好?」
她心中一直掛念天磊曾遭人下毒的事。
    齊天磊歎道:「你該擔心的是你自己!孩子的娘,小心身體哪!」
    「但──」
    「玉湖,我保證我可以長命百歲!」他幾乎要舉手發誓了,心中卻是感動不已!這麼真
切的情感,他擁有得幾乎像是奢侈!
    劉若謙笑著聳肩,悄悄退出了新苑,讓他們夫妻去濃情蜜意一番!也許,在一切事情解
決後,他該回家看看那女孩是否已嫁人;如此,他才會安心一些。給玉湖那麼一說,他不願
去正視也不行了!唉……

                      ※               ※                 ※

    齊天磊抱她回房,安置在床上。
    「在劉兄收容黃竟棠那天,世昭對你不莊重是不是?」他的口氣仍是溫和,卻有一種可
怕的森寒。
    「劉兄說的?這事我自己會討回公道。」她捧住他俊美的面孔,輕吻了下。
    他搖頭。
    「不!放話的是方小紅。你知不知道那一批女人如今恨死你了?」
    「我沒有惹她們呀!」玉湖不服氣的低叫。
    「我知道世昭一直想誤導你將我與劉兄想到畸戀那方向,但你不為所動。而幾次方小紅
撞見劉兄與你談天,以為你不滿意病弱的丈夫,而去勾引她心儀的男子,便對你心存妒恨。
你該知道,方小巧對世昭很死心,一心要當他的妻子。只要挑撥起那一票女子,你的日子會
很難過,所以我說危險的會是你。」他的神情有一些苦惱。「所以早日告知太君你有身孕的
事,你的身份會更被重視……」
    玉湖勾住他頸子深吻。不,她不以為會有什麼嚴重的事!只要她的丈夫安全無虞,其他
她可以應付得來!
    「我希望你不介意我將春芽與香屏兩個女人設計嫁人。」她自己有應付之道。既然那票
女子看她不順眼,她乾脆一個個給攆出去!不發揮她強悍的一面,人家還當她是病貓!「還
有,我一直納悶方大嬸她們祖孫女三人怎麼敢大剌剌的以主人自居起來,我非要想法子掃她
們出門不可!至於柯世昭他們──」
    「那是我的事。先按著不動,他得留著背黑鍋,承擔他自己造孽的後果。」他深深一
笑,翻身躺入床內側。「你真的火了,是嗎?」
    她揚眉道:「自小到大,我從不讓人騎到我頭上撒野!我討厭齊家目前的氣氛,既然這
裡是我要待一輩子的地方,逃不開了!那麼就得動手來清理門戶!老叫我站著挨打,太沒道
理,反正我再怎麼裝大家閨秀都裝不來,不如表現出我的本性!我是豁出去了!以前我還會
怕,但現在,不管揭不揭穿,我非動手整頓不可!商行是你的事,家裡面就是我的事了!如
何?」
    他哈哈大笑,打躬作揖道:「是是!全依你!小男人不敢多舌,免得遭受清算下場!現
在你可是得以『挾天子以令諸侯了』!」
    「是!這是我的優勢。」她真的被惹火了!有時候人太善良真的不行,尤其在齊家更行
不通!看看善良的燕笙與二娘,全被趕到一角出不了頭、沒人注意!趁她目前當寵,她必須
做些事才行。至於她的丈夫……「喂!你還要『病』多久?」
    「我正在復原中,已經可以獨自散步了!」
    「只是『可以散步』而已嗎?」她挑逗他。
    他驚異的支起上身看他的老婆,一向只有他逗她的份呀!「你──」
    「還可以做些別的,是不是?」
    「例如?」他已放下帳子,細吻她粉頸。
    「嗯……我想你已康復得差不多了……」她的輕笑聲被堵住,一切皆在無言中。

                      ※               ※                 ※

    齊三少奶奶有身孕了!這是何等重大的事!
    在中午正式宣告後,全宅上下只差沒有放鞭炮,怕動了三少奶奶寶貴的胎氣。而一大箱
一大箱的珍貴補品全像不用錢似的抬進「寄暢新苑」!這下子,無論玉湖有什麼要求,老太
君與齊夫人一律應允。趁此,玉湖要求太君讓燕笙母女住進新苑陪她,讓那些勢利的下人明
白──二房要轉運了!當然最好能一下子將那一批女人攆出去,但不好做得太明顯:不急,
她有的是機會。
    就見柯姑媽虛偽的對她道賀,而柯世昭則眼光閃爍,不懷好意的同時又挾著忿怒。柯牡
丹的聲音拔尖得教人起雞皮疙瘩。
    想來她的懷孕壞了很多人的計畫!玉湖更壞心的貼住老太君道:
    「太君!您就不知道,天磊近來身子骨大為好轉,上回我們上戴雲山,遇見了一個奇
人,給了我們奇異的藥材熬湯喝,大為見效,所以回到宅子這數天,他已很少臥床了!也許
不必等到過年,他就會完全的康復。近些年來,都勞煩世昭表弟撐著外頭,如今天磊身子骨
好了,就不必再讓表弟如此辛勞了!」
    老太君詫異的看同孫子,驚喜道:「真的嗎?天磊?」
    齊天磊暗地踢了玉湖一下,表面上仍笑道:「是好了些,太君。」
    齊夫人也開心得流淚,不料柯世昭卻放了一道冷箭:「原來表哥身子已大好,莫怪能令
嫂子如此快受孕了!真了不得,通常只有身子健壯的男子才會輕易使女人受孕……」
    「你什麼意思!」齊天磊倏地起身揪住柯世昭的衣領,引起大家驚呼!尤其他又表現得
快要氣昏倒的模樣!
    老太君首先大吼:「世昭!快道歉!」
    玉湖見情況,立即捏了自己大腿一下,逼出眼淚,哭道:「表弟莫非是暗示我不貞?天
哪!我不要活了!我要帶著孩子去死──」
    「別!別!別!冰雁,別做傻事!小心孩子……柯世昭!你跪下!」老太君嚇個半死!
一把拉住玉湖,一面對柯世昭大吼。
    當場柯世昭看情形不對立即雙膝著地,心中明白他那表嫂與他鬥上了一回合,而他落敗!
    齊天磊應景的咳著,表示氣急攻心,玉湖飛奔向他,大聲叫:「天磊!天磊!你還好
吧?太君,婆婆,我扶他回新苑了!我不明白表弟是什麼意思,竟要誹謗我的名節!害得天
磊如此生氣。太君,我已有天磊的骨肉,這輩子是不會有第二個男人了,你們要替我做主
呀!否則日後我怎還有臉在齊家當三少奶奶呢?」
    「我明白!我明白!是太君寵得世昭太沒分寸了!太君會教訓他!你快扶天磊回房吧!」
    「謝謝太君!」
    他們夫妻退下後,留在大廳的眾人表情各異;有些人甚至是驚疑不已的,真心高興的,
大概只有老太君與齊夫人吧!
    而柯世昭心裡明白,經此一事,太君是不會應允他接收杜冰雁了!甚至因齊天磊病情的
好轉而改了念頭;恐怕他四年來努力攻下的江山變成了為他人作嫁而已!他倒要看看齊天磊
會有什麼能耐!至於杜冰雁,他不會放過的!

                      ※               ※                 ※

    一個月,可以做很多事。尤其在一個人正受寵的時候!李玉湖在一個月之內嫁掉了原本
要做她姊妹的春芽與香屏;又以方大嬸一家子勞苦功高為由,建議太君送她們一幢房子,風
光的將她們掃地出門,還贏得了美名。剩下的柯姑媽與柯牡丹就不足為懼了!現在還不是時
候,而且她們也識相得很,不敢再亂說話,明白她們的地位很危險,只要稍稍惹得玉湖不
快,太君立即會轟人。
    令柯氏母女安心的是,被太君拖入商場的齊天磊根本是個扶不起的阿斗!無論怎麼比,
柯世昭都太出色了!瞧他整日耀武揚威的!
    翌日,玉湖招了幾個傭人入苑摘梅子去釀,天磊被太君拉去書房;只要還有一線希望,
太君絕不會任產業流入外姓手中。而齊夫人更是天天親自熬大補品補他們夫妻兩個。日光漸
強時,她正打算回房間躺一會,不料大門口晃進柯世昭的身影,由於傭人全在梅林中,前門
便無人守,玉湖有些警戒。
    「有事嗎?」
    「來看看你這個大美人有了身孕是何光景,關心關心表嫂很正常的呀!」他看來喝了點
酒,囗氣無比輕佻!踏進茶廳,走向她。
    「是嗎?關心夠了的話,請回,天磊不歡迎閒人進來新苑。」
    他張狂的大笑,指著她「他是個阿斗!扶不起來的!太君教了他一個月,仍是什麼也不
會。這種丈夫你竟然要!真的是他讓你懷孕的嗎?不是劉若謙?看看我──」他拉開他衣
襟,露出結實的胸膛。「我才是真正的男人!」話完即撲向她,看來是打算藉酒裝瘋了!
    但還沒沾上她衣袖半絲,他立即嚇得酒醒了一半!因為不知何時,一支匕首頂在他頸子
上,劃出了道血口。
    「你──」他的話被一個耳刮子打掉。
    「想趁天磊不在非禮我?」她瞇著眼笑,直逼向前,而他一直後退,直到背對門口。
「下輩子也輪不到你!」抬腿一端將他踹出大門,滾落階梯!
    「你──」他呆楞了會,臉色乍紅乍白,最後卯上一口氣,告訴自己她只是僥倖踢到
他!趁著四下無人,他的大好機會?想也不想,色膽包天的衝了上去!
    李玉湖輕盈的退到一側,讓他的肚子主動撞上她手中的匕首。他既然敢存心侵犯她,就
怪不了她不留情!而他反應也挺快的,閃了一下,讓刀子刺到他腹側的贅肉。趁他痛呼,她
大肆施展了拳腳把他當沙包打!弄得茶廳四處殘骸,最後仍又將他踢飛做終結!他跌到荷花
池內,正好傭人聽到聲響也奔了過來!
    「少奶奶,怎麼了?」
    玉湖紅著面孔細聲細氣低呼:「剛剛表公子在屋內瞧見一隻大耗子,嚇得四處躲,最後
跌落池子中,你們快將他撈回他的房間休息吧!這麼大的人還會怕那小東西,真是太可愛
了!」
    傭人全不可思議的盯著柯世昭,七手八腳的將他撈上來後,柯世昭早已奄奄一息。
    「快些替他去請大夫吧!」玉湖揮手讓他們一票人出苑。可想而知,明日傭人又有新話
題了!
    真是快意!她雙手伸展,覺得閒置了許久的筋骨大大的舒服!看看那登徒子還敢不敢對
她有非份之想!自從將一大票女子掃地出門後,空氣好了不少!傭人間也沒得擁立派系,守
起本份來了!
    也許她真的是了不起的人!李玉湖忍不住自我陶醉起來,只待一切事情完結,她一定要
昭告太君她真正的身份!如果她得一直當齊家三少奶奶,就必須以李玉湖的身份去當,而不
是以杜冰雁的身份。還有,她得回揚州探望冰雁,她應該已回家了!但願她能原諒她搶了天
磊……雖說她的本意是為了幫冰雁,但天磊卻不若外傳那般,反倒成了她佔到便宜!光這一
點就夠玉湖心虛愧疚了。幸而齊家內部的不單純使玉湖少了一點不安。這麼紛擾的人事問
題,沒有一點強悍性格是應付不來的;倘若是冰雁,一定會被欺負不已!
    但──天磊的確是個好男人。她心中的不安點就是在於他是好丈夫這一項!看來,只有
在將來冰雁也尋到一個好丈夫,過得幸福快樂後她才會卸下心頭大石了!所以她必須找時間
回揚州看她。
    那一場陰錯陽差的錯置花轎,是否是老天有意的捉弄?背後有怎樣的意思?如果她合該
成為天磊的妻子,是否代表──冰雁也許適合那個可怕的袁不屈?
    她不是個膽小的人;打小到大,她很少怕過什麼的,連她爹拿棍子要打她,她也會尖叫
的跑給他追,其刁蠻強悍自己心裡有數!在揚州,人人只道她精悍潑辣,卻不知她的心比豆
腐還軟,慕她美貌的男人都因她的舉止而卻步,這一直是她的保護色!可是她怕袁不屈!其
實他們不曾正式見面,一如她對冰雁說的,唯一的照面是她偷偷躲在門邊偷看!看到一個魁
梧的巨人,忘了五官長得如何,但光氣勢就夠嚇人了!當時她還是個十歲的小丫頭,而他已
是大人。直到如今長大成人,她仍心有餘悸的認定袁不屈是她生平僅見最可怕的男人!
    這樣的一個男人怎麼可能會善待女人?尤其他之前的兩個妻子全莫名的死去,眾說紛
雲,使得他那人更形陰森。不!她不認為老天會安排他們兩人成一對!冰雁一定已回揚州
了!如果沒有意外,那個袁不屈應當還在戰場殺敵,冰雁會毫髮無傷的!
    像冰雁那麼一個完美的大美人,自當有更出色的男人來配她!袁不屈那個粗人……是配
不上的!
    整件事情到如今已兩個月多,她仍覺得荒謬。可是有一點她不能理解──如果冰雁早已
回揚州,怎麼沒有人對此事有絲毫反應呢?袁將軍府可是給了李家大筆財富哩!他們不會來
要人嗎?冰雁的父親一旦發現女兒回家嫁錯了人,自當會下泉州來說明。怎會如此平靜?
    媒婆她們回揚州居然什麼也沒說嗎?不對!事情不對勁!
    玉湖跳了起來,開始踱步。真的!事情一定出問題了!由於兩個月來她忙著介入齊家的
家務事,反而忘了思考自身的事。單純的以為只要她代冰雁『解決』丈夫就夠了,但這並不
是只她們兩個女人的事!事實上這牽涉到了四個家庭。似乎……某個環節出了紕漏,致使揚
州目前仍處於平靜狀態。錯嫁是何等重大的事?一旦有人予以揭發,必定會使揚州沸騰不
休。但目前的平靜是否代表著……冰雁沒有回揚州?所以才沒人知道?
    「哎呀!我的天!那可糟了!」
    還以為自己多聰明呢!立即的,她又覺得自己笨得半死!沒事介入齊家的爭權斗勢做
啥?害她遺忘了自身的大事!倘若冰雁出了事,她可是千該萬死了!
    不行!她得回揚州一趟!轉身正要往大門衝去,冷不防撞入正要進門的齊天磊懷中。齊
天磊牢牢的抱住她細腰,穩住她身子。
    「怎麼了?這麼莽撞。」他正聽到新版本的『表少爺怕耗子記』,料想到了大概,所以
立即回到新苑。
    「我得回揚州一趟!」
    「你才懷著身孕,不宜遠行的!何事這麼急?」
    她揮手道:「不礙事的!我又沒害喜,身強體壯不怕出事,我怕冰雁那邊出事了!」
    齊天磊將愛妻摟入臥室,替她倒了杯參茶讓她飲下。這件事他早知道必然出了事!否則
不會拖到現在仍無人發覺。可是他不認為會出嚴重的事,所以才沒分神去派人調查。也難得
玉湖會想那麼遠,她的煩心事已夠多了。他道:「若會出事早出事了,現在急急趕回去也挽
回不了什麼。如果杜家小姐沒有回揚州,最可能是留在長安。你別著急,我今晚捎信讓人帶
去戴雲縣,請劉兄動用他長安的朋友代為查訪。貿然行事並不妥當。而且,我不會允許你在
有身孕的情況下遠行。」
    「可是,叫我坐著等消息,我會瘋掉!我怎能在這種情況下再養尊處優的當少奶奶?要
是冰雁有個萬一,我就是加害她的兇手了!」
    「玉湖,靜下來。」他輕揉著她的肩胛,低聲安撫她:「相信我,我會做出最好的決
定,也必會打探到杜家小姐的消息,比你獨自奔向揚州而找不到人,無疑的我的方法行得
通。而且,你想想,也許杜小姐與你相同,得到的丈夫都是值得她愛的男人。」
    玉湖搖頭。
    「我不認為袁不屈會善待任何女人!我有沒有告訴你我原本該嫁的丈夫是那個大將軍袁
不屈?如果冰雁沒有被送回家,也許……已經遭到將軍虐待了」」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玉湖的對象是個大官,而且還是個威震外藩的大將軍。袁不屈的威
名,連江南也如雷貫耳。齊天磊凝神思考了會──
    「你為何會說他可怕?認定袁將軍不會善待杜小姐?他此刻正在攻打薛延陀,照我想,
杜小姐必定還待在將軍府,毫髮無傷,遠在沙場的將軍如何能傷到她?」不過,他妻子對袁
將軍的恐懼是看得到的。據他瞭解,袁將軍是當今朝庭武將中最剛正不阿、特立獨行,與官
僚氣息劃分楚河漢界的奇男子!這樣的一個男人在外表現得如此剛傲,又怎會反倒對弱女子
施虐?恐怕玉湖是誇大其詞了!
    「你不要說樂觀的話來讓我開心,我就是知道孔武有力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而冰
雁……」她不悅的抓住他手打著,拒絕齊天磊出口說袁不屈的任何好話。不過她丈夫截口道:
    「你的觀念太偏頗了!舒大娘的丈夫也是孔武有力之人,劉兄也是一個武學高手。你不
能在揚州見了幾個壞榜樣便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更何況如今袁將軍頗受敬重,從不以權勢壓
人,也從不做排場,這樣的人會是壞人嗎?倘若老天有意撮合他們,他們就會是一對!玉
湖,我相信杜小姐不若你想像中的脆弱。」
    「我擔心她!尤其我侵佔了該是她的幸福!我搶了她的丈夫!倘若她過得不好,我就真
的該死了!」
    「不,你不能這麼想。你幸福嗎?我並不是個好丈夫,讓你一嫁進來便捲入一片烏雲中
受盡冤氣。今日我們得以過得好,是因為你勇於去改變現況而得到的;即使我再如何寵愛
你,一旦你不夠堅強,隨時都會遭他人暗算與欺負,我不能保你平安。就光拿柯世昭來說
吧!如果今天遭受他輕薄的是杜小姐,她能全身而退又揍得他渾身是傷嗎?玉湖!我相信老
天的安排自有他的道理。而且,我會愛你疼你是因為你是你,而不是因為你是我娶來的女
子。玉湖,你認為我給你幸福,認為我好,是因為你不嫌棄;假若今日嫁來的是杜小姐,也
許我們會互相不對眼而成怨偶。因為是你,我才與你圓房,因為你是如此可愛又開朗,才勾
去了我的心魂。別以為我是濫情的男人,見一個要一個!我可沒那種採花的興趣。」他輕聲
訴情,第一次嚴肅又認真的對她表白內心情感。玉湖就是這點想不開,怕死了佔別人便宜!
但情感是勉強不來的,她不能以為杜小姐嫁來齊家他也會以此憐愛之心待之。他可不是有女
人就好的那種男人,她太看輕他了!
    她可憐兮兮道:「我也這麼想過,冰雁一定會應付不了那些討厭的人;但……更沒有理
由讓她代我忍受袁不屈!我一輩子都要良心不安了!所以找一定要親眼看到她安然無恙才
行!」
    他點頭。
    「目前,我會暗中請人打探杜小姐的消息。至於親自去看她──再等幾個月吧!一個月
來我已部署完畢,就打算要收網了!至少會忙上兩個月,齊家會有一個財務上的危機出現,
先整治了世昭再說。到時一切事情完結,我陪你去揚州,好嗎?此時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
走開。」
    他計畫了好幾年的事,此刻正是緊要關頭,她卻又拿自己的事來增加他的負擔,玉湖於
心不安,滿心歉意的點頭。「對不起,天磊,把我自己的事加諸在你身上!如果可能,我真
的會自行解決……」
    「不許說!」他吻她,重重的吻了下。「如果再分你我,我就要打你屁股了!都懷我的
孩子了,還將我當外人。我生氣起來很可怕的,你不怕嗎?」他扮出兇惡的表情嚇她。
    玉湖笑啐他──
    「沒正經!唉!偏偏我就是愛上了你!為什麼呢?」
    「因為沒有人會與你來爭我!你這個醋女喜歡獨佔一個男人。」
    她捧住他的臉。
    「那是當你『病重』時,如今齊三公子『康復』了,會加害你的人已經快被掃出去了。
將來長命百歲不是夢想,不知將使多少名媛芳心暗許呢!瞧瞧你這張俊臉,並不比劉兄遜
色。」
    「有人在吃醋嗎?我記得你只吃梅子的!」
    「你真的很欠揍!那天被亂棒打死別去向閻羅王哭訴、因為你活該!」
    他低聲笑著,能引開玉湖的注意力是他努力的目標,他不希望她太掛念杜小姐的事。看
著她笑是他開心的活力來源;當然,也得盡快的查明杜小姐的現況,否則不出三天,玉湖又
會嚷嚷要回揚州的話了!
    玉湖半坐起身,正色道:「三年前對你下毒的是方大嬸還是柯姑媽?」
    他揚眉,詫異道:「我以為你會認定世昭為兇手。」
    真是侮辱她的智商!她叉腰道:「在認定你必死的情況下,他向你動手做啥?會心急的
人反而是那些比他更沒大腦的人,我實在不樂見女人如此愚蠢!但最毒婦人心也是事實。柯
姑媽回來投靠娘家,若想出人頭地,只有讓她兒子成為唯一繼承人。而另一個嫌犯方大嬸,
她有心當主人,擺脫傭人身份,看中柯世昭,有意將方小巧嫁給他;如此一來,她也必定希
望除去阻礙她的人。還會有第三種可能嗎?在我以為,柯世昭比較熱中金錢上的事,幾年來
想必得到了不少。只是在齊家繼承人接二連三出意外後,他只想以逸待勞的接收一切。」
    瞧她不可一世的模樣,他好笑之餘也不得不點頭,畢竟她猜對了!
    「是姑媽與方大嬸合謀。不過,方大嬸對我的怨恨得追溯到方小巧死去的雙親。當年方
叔夫婦跟隨我爹去北方洽商,在一次遇匪打劫的打鬥中,方叔夫婦喪了命,致使方大嬸心懷
怨恨,也因此太君才特別禮遇她們祖孫三人。」
    玉湖詫異道:「是否因為如此,你才不打算揭發她?」難怪天磊對兇手沒有任何動作,
害她自己一人擔心得半死,結果是自尋苦腦!
    「她們成不了氣候,而且也沒第二次下手的機會。已被你掃出門的方家,加上失勢的姑
媽,還能有什麼作為?比起這個,做其他事都顯得像是正事。」再倒了杯參茶給她。「你睡
一會,我保證三天之內讓你知道杜小姐的消息。只待這邊事了,我會親自帶你去見她。」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如此了,玉湖握住他手,不放心的問:「一切都會順利?」
    「我保證。」
    ------------------
  愛情夜未眠 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