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川端龍太是很典型的日本男人——嚴肅、固執、剛硬,並且不容許別人質疑他的權威,
事業上的成功更助長了他的剛愎,活了七十多年,幾乎沒有人敢違逆他的命令。
    三十年前三兒子不顧他反對的娶進一名異國女子是他人生中的一大痛處;然後那個一點
也不溫婉的台灣女人害他失去一名兒子是第二痛;最難堪的是那女人所生的子女竟最為他喜
愛,優秀且謙遜得令人想討厭都提不出一絲力氣。
    他有一妻一妾,四子八女,內孫外孫多不勝數,更別說自己兒子在外面偷生的還不算。
偏偏他就是鍾愛群己及漾晨,想來真是心痛。
    不!他絕不允許他優秀的川瑞家血統再被中國血統所稀釋,至少不能是他最喜歡的孫
子。
    真搞不懂台灣女人有什麼好,也不過是殖民地的次等血統。更別說群己中意的女人又不
是什麼天仙絕色了。
    眼前這個中川雅子才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在她十六歲那年還勇奪東京國民美少女選拔的
第一名呢,茶道、花藝無一不精,又是留美回來的大學生,以後一定是群己事業上的左右
手。他當然不能看著有經商天分的孫子埋沒在教書生涯中……一如他那不成材的三兒子一
樣,真正是浪費了人才。
    「總裁,群己少爺來了。」接到飯店櫃台的通知,司機兼翻譯的大澤勝介連忙來告知。
    正在與中川雅子聊天的川瑞龍太笑道:
    「雅子,你一定會喜歡群己的,他是個少見的優秀青年。川端集團能在台灣推動那麼多
的合作案,多虧了群己的幫忙,他用的甚至只是課餘的時間。如果你們能成為夫妻,對你家
的企業也會有很大的助益。」
    「希望川端大哥不會嫌棄我。」中川雅子優雅謙卑的回應。
    電鈴響了沒多久,立即有人將門打開。范群對前來開門的大澤點了下頭,才走到祖父那
邊。
    「爺爺,您沒說今天會到台灣。」這家五星級飯店有一半川端家的投資,想也不必想便
知道祖父會在這邊落腳。
    「呀!群己,快給爺爺看看!有半年沒見了,瞧瞧台灣的食物有多糟,讓你瘦成這樣
子。」川端老爺連忙站起來,將孫子拉坐在一旁。
    「我沒有瘦,體重一直是這樣的。」他輕笑。
    「亂說!幸虧你二月份就要回日本了,否則再待下去豈不孌成排骨乾了。」川端老爺斥
責著,並且連忙介紹:「來,群己,見過中川小姐,她是中川電子的千金,今年才剛從英國
回來,高中時還與漾晨同班過呢。雅子,他就是我的寶貝孫子。」
    「川瑞先生,您好。我是中川雅子。」中川雅子盈盈然起身,對范群躬身了九十度。
    范群禮貌的回應:
    「你好,希望你來台灣玩得盡興。」
    「有勞川端先生指教了。」中川雅子機靈的回應。
    「對呀,群己,我們來台機,不找你當導遊怎麼行!無論如何你要撥出一星期陪我們走
一走。」
    范群搖頭。
    「不行的,爺爺。學生的功課耽誤不得。大澤先生在台灣多年,他更適合當嚮導,我不
能離開台北。」
    「我看你是放不下那個無禮的女人吧?」川端老爺打鼻腔哼出一氣。
    「爺爺,沒有人會輕易接受陌生人邀約、上別人的車子的。如果羅紅隨便被邀請就上
車,那代表她太天真無知了。」
    原來孫子己經知道下午的事了。
    「那個女人告密?」印象更不好了。
    「不,我還沒見過她,是另一位男孩告訴我的。」
    「那個女孩看來不檢點,與別的男人糾纏不清。」
    「爺爺,好女孩總會有許多愛慕者的,那代表我的眼光不錯,喜歡對了人。」他溫柔笑
著。一份穩定的感情讓他心中,踏實不已。
    川端老爺撇了撇唇角。
    「她讀什麼系?商學或日文?」
    「不是,她讀中文系。」所以蘊化了她清蓮般的恬淡氣質,他淺笑著想。
    「什麼?那她還妄想嫁入我川端家?一點誠意也沒有。」當年那個台灣女人好歹也學了
日文以取悅他。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這個勾引他愛孫的女人連一句日文也不會,太囂張了。
    范群溫言道:
    「爺爺,不同的,是我妄想高攀她,她至今仍不見得願意遠嫁日本。
    「你不會告訴我,你打算入贅台灣吧?我不許,我不許!只要我川端龍太活著的一天,
就不許有這種事發生!」川端老爺當場跳腳不休。
    那個台灣女人太厲害了,居然把他孫子迷成這樣,比三十年前那個女人更可惡!
    三十年來吃盡那女人排頭也就算了,好歹那個范若倫是嫁到日本了。眼前這一樁可是非
同小可,那個叫羅紅的女人很可能會將他引以為傲的孫子迷到遠離日本,真正叫十惡不赦!
    他死也不會允許的。
    ***
    近來與范群見面的機會是銳減了。
    川端老爺來台灣三天,也代表了范群課暇時間全然讓人給佔據住了。
    生活,復又回到以往的獨來獨往。
    以前總以為戀愛前與戀愛後的生活並無不同,只不過身邊多了一個可以談話的人罷了,
現在有了機會去比較,才知道果真是不同的。
    小扮有空時會載她上下學,但她比較喜歡一個人——如果范群不能陪在她身邊時。
    都說著日文系年輕講師的新緋聞,一名年輕貌美的日本大美女每每會出現在有范群授課
的教室中,投射著充滿愛意的波光。
    她不喜歡自己這一次居然介意了!以前都視若無睹,不當一回事,但這次卻無法瀟灑。
因為秋晏染明白的告訴她,那位日本美人正是內定的川端媳婦之一。
    秋晏染不是多舌的人,空穴來風的事她懶得傳達,也就是說這一次的緋聞不是造假,只
除了范群的心意未知之外。
    她對他的信心有多少?現在該是測試這份感情穩固性的時候了嗎?二十個寒暑聚成的生
命,並沒有太多認知,心中的不安並沒太過氾濫,是對他太有信心,還是太過不在意這份感
情?
    她不願去多想。
    今天范群沒課,而她有三堂課。甫一上完,便有一位日語系的助教拿了一張紙條給她,
上面寫了一個地址,端正的字跡來自范群之手,並有幾個字:
    一起用中飯好嗎?我等你。
    范群
    沒有想太多,出校門招了一輛計程車往范群所寫的地址馳去。微微紊亂的心口明白訴說
著想念的心情,她是想他的,不然不會失了平靜顯得迫不及待。
    十分鐘後,她在一幢辦公大樓前站定。大樓的七至十一樓標示著「川端集團開發事業
部」,看來是范群家中的事業之一了。
    原本以為上樓後會經過層層通報,不料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范群愉快的笑臉展露在眼
前,他張開雙臂,讓她不由自主的投入他胸懷。
    會思念的人不只是她……那真是好!
    「知道什麼是望穿秋水嗎?」他低笑著。
    她與他的身軀分開些許,淡著暈紅粉頰回道:
    「你知道我今天有三節課的。」
    「我知道,我是指太久沒見了。」欣悅的拉著她的手穿過好奇注目的人群,他領她走入
一間個人辦公室。
    「在忙嗎?」她好奇的打量大辦公桌上金底黑字的品牌:高級特助川端群己。這時才有
機會打量到一身西裝革履的他。很是商業人的派頭,就像趙哥一樣。
    以往總見慣了他隨意而休閒的穿著,柔軟如嬰兒的黑髮不隨風飄動時,總安靜的垂在額
前。但此刻不同,穿得正式,頭髮也理出一個型,使商業味道濃重,也符合他成熟的年紀,
但看得並不習慣。
    一如她比較希望他叫范群而非川端群己。
    范群隨著她的目光看向桌上的牌子,笑道:
    「這是臨時放上去的,原本這是我堂哥裕的辦公室,我只是偶爾提供一些意見的小幕
僚。」
    她點點頭,看著手上的表,才十一點半。
    「還不是吃飯時間,我來早了。」
    「不,我可是癡癡等了一早上了。」他拉住她雙手,半靠著辦公桌與她平視
    她才二十歲,談未來還太早。而他已是二十八歲的「大人」了,會打算的不只是戀愛,
也應該不會滿足於戀愛,計畫更長遠些,會是終身大事,那種她從未深想過的未來。這種落
差令她有些煩躁,以及不安。
    「你……快要回日本了。」現在是十二月了,她仍是不知道分開後,兩人之間可以算得
上什麼。
    「是。我沒有資格向你要求承諾。」他歎息。
    「那……就這樣算了嗎?」早晚要談的,她不願再閃躲下去了。雖然他說過要兩邊跑,
雖然她也相信兩心相契時,距離不會是問題,但沒有人能保證時間與空間會帶來什麼難以預
料的傷害。
    陸游深愛著唐婉,然而在各自嫁娶後,還不是徒留一闕「釵頭鳳」的悲歎?
    「不能算!」他著急道:「我知道你的心不安,但我也不好過。如果我夠自私,會立即
要求你嫁給我,不去顧念你的家人與學業,可是愛情不該是其他生活的戕害,不能因為私心
要成就兩人,於是放棄任何事也無所謂。即使我非常害怕可能會有的變數,但我寧願選擇相
信這份感情。」
    「記得嗎?我說過我對「范群」以外的你感到陌生。當你不是一個老師的身份時。」她
抽出自己的手,緩緩走向窗邊,俯瞰著下方的車流。
    「你在不安嗎?」他走到她身後問著。
    她點頭。
    「那你的不安一定沒有我深。」將她扳轉過身,兩兩相對。一絲不苟的髮絲終究垂落在
額前成劉海。
    「每次只要一想到回日本的日子近了,心中總不免著急著我倆的進展未到海誓山盟的地
步,高開熹還笑我呢,他猜我們連接吻也不曾有過。你一定猜不到我有多想吻你。但每每自
問於有沒有資格時,都告訴自己一切都太快了。」
    「你又沒談過其他戀愛,怎麼知道「快」與「慢」的拿捏在哪裡呢?」她伸手圈住他脖
子。
    他心一動,不由自主擁近她柳腰,往自己懷中縮綣。
    「那……現在可以嗎?我……我可以吻你嗎?」
    「如果我說不行呢?」她喃問,見著他的唇近到幾乎可以輕觸她的。
    「那我就不——唔。」他的聲音消失於紅唇的圍堵中……
    被動很快的轉為主動;吸吮,來自人類天生的本能,即使沒有類似的經驗,也自然而此
會產生更進一步的舉措,試采的舌尖抵入她唇中,輕輕攪動她的震顫羞澀。
    不知過了多久,渴求新鮮空氣的肺迫使他們不捨的分離。羞眼相對,無言的品味著初吻
的欣喜。
    突地,她笑了出來,將面孔埋入他頸項中。
    「怎麼了?」微喘的問著,唇角也不自禁顯露笑意。
    「「進展」……也可以是很快的。」
    「啊,羅紅,我被你嚇呆了。」溫存的摟緊她,不敢相信兩人之間的初吻未曾醞釀就發
生了。而且還是向來少有主動的她引發的。
    她抬頭看他。
    「有時候你想得太多,擔心得太多,卻不願讓我分擔,也不讓我經由保證來讓你安心。
我在想……或許當我的擔心與你等量多時,代表著你愛我一如我愛你吧,我想測試一下……
其實,也想嘗試你的唇碰觸起來的感覺。」
    「你已真愛上我了嗎?」他屏息且虔誠的低問,不敢讓狂跳的心與紊亂的心神太顯露,
嚇到了伊人。
    「我愛你。」她堅定的點頭。
    「天呀。」他閉了閉眼,又急切的張開,輕道:「我還可以再吻你一次嗎?」
    她點頭,芳唇立即遭他擷取,訴盡了他的狂喜激動。
    她愛他!她愛上他了!天啊!
    ***
    「咳哼。」嚴肅而冷厲的輕咳,驚醒了深吻中的情侶。羅紅抬頭望去,便知道她看到的
老人即是最有可能反對她的一名范家長輩。
    「成何體統!扁天化日之下在公眾場合卿卿我我,不愧是沒有禮教的台灣女人。」川端
老爺一連串嚴刻的批判,真是不明白自己聰明的孫兒腦袋瓜中在想什麼!從來不在公共場合
失禮的孫子,怎麼會有這種行為,一定是被那女人帶壞的!
    羅紅大抵猜得到眼前這個嚴肅的日本老人出口沒有好言,不過她的困擾並不深,反正她
又聽不懂,只是略微好奇的看著,這人應該是范群的爺爺吧?也就是三、四日前與她遙望過
一眼的人。
    很唯我獨尊的人。不然不會硬要一個陌生人上車與他談話,而不管會不會對人造成困
擾。
    「爺爺,不是打算去拜訪我外公他們嗎?怎麼回來了?」原本川端老爺今日的行程是去
台東泡溫泉,范群的外公外婆極是好客,尤其得知自己的女兒似乎沒有「善盡」為人子媳責
任時,更是覺得愧對日本親家,好不容易川端老爺的尊腿願意踏入台灣,早已熱絡的盛情邀
約,所以面子十足的老人家願意賞這個臉。
    川端龍太微哼了下。
    「台東那邊天氣不好,機場必閉,你不會期望我一把老骨頭散在顛簸的路上吧?我要是
沒看到這一幕,還真不敢相信我那知書達禮的孫子居然會被帶壞成這個樣子。群己,你的定
力呢?真是令人心痛呀。」他拄著手杖走到孫子身邊,以凌人的目光瞪著始終不語的女子。
「不自我介紹嗎?」
    「她的自我介紹您也聽不懂的,羅紅沒學過日話,何必強人所難。」范群扶爺爺坐在沙
發上,才看到一邊杵著的,還有中川雅子小姐。「請坐。」
    「是的,川端先生。」九十度躬身後,她乖巧落坐。
    她……是不是先走人好些?羅紅不認為再待下來可以得到一頓溫馨、安寧的午餐來慶祝
兩人感情有所進展。
    不過范群輕輕拉住她的手,一同站在老人面前。「我要用日語介紹你。」在她身邊說
完,他便是一串流利日文:「爺爺,讓群己慎重向您介紹,她叫羅紅,是我鍾愛的女子,如
果可能的話,我希望可以與她共度一生,白頭偕老。」
    畢竟是自己最疼愛的孫子,川端老爺並沒有像一個月前反對孫女莉子那般疾言厲色、破
口大罵,直把任性的孫女罵哭了出去,他沉吟道:
    「我不反對你在台灣有情人。雅子是個寬容有德的女孩。群己,我相信你不會讓爺爺失
望是吧?」瞧瞧他對群己多麼溺愛呀,在雅子面前硬是作主允許他有三妻四妾,就不怕以後
雅子吵鬧了。
    「爺爺!」范群驚訝道:「我不打算妻妾成群的,這對任何一個人都不公平,我的意思
是我這輩子只認定了羅紅,也只打算娶她為妻。」
    「如果我反對呢?」川端龍太白眉緊皺,簡直不敢相信向來最順著他的孫子會毫不客氣
的反駁他,於是堅持要群己自己測量孰重孰輕。
    真是造孽了!這些台灣女人為什麼總是攪得他們川端家雞犬不寧?
    范群輕歎:
    「您永遠是我敬愛的爺爺,但您不能左右我的人生,畢竟生活是自己在過。您不喜歡羅
紅的血統,我很遺憾,只能期盼日後可以改變您的觀感。」
    「你為了一個女人,就不聽我的話了?」孫子始終如一的溫和表情,卻顯示出了堅毅的
決心,令川端老爺震驚。
    「爺爺,這是兩回事。」
    「怎麼了?」羅紅看著老人臉色青白交錯,不禁有點好奇他們祖孫之間的對話。
    「爺爺把新仇舊恨全算在你身上了。」范群苦笑了下,決定先用餐,不再討論這些一時
半刻無法解決的問題。
    「一齊用餐吧。」
    「哼,我不吃了。」川端老爺賭氣說著。
    「爺爺不陪我們吃了。」范群微笑告訴羅紅。
    「那就我們兩人吃吧。」羅紅其實鬆了一口氣。不以為耳邊聽著別人叫囂的同時,可以
維持好胃口。
    戀愛歸戀愛,不代表她得極力去討好那些明白表示厭惡她的人。
    ***
    除了羅紅外,今日羅家人意外的在一埸宴會上相遇。
    這是由外貿協會所舉辦的晚宴,頗為盛大,也是開發商機的好所在,中大型企業的高級
主管必定與會。
    由於趙令庸堅持挾帶女友秋晏染見世面,所以他的頂頭上司朱習冰便偕同丈夫出席。很
巧的,羅家老大羅納人正在國內,與幾位久未碰頭的朋友約在這邊聊天,也就出席了,否則
他一向很少露面的——股票玩得好,成了眾人追逐的目標很是煩人。羅家老二羅維則是公司
派來的代表,陪同上司的女兒來見世面,羅紹則是載父母前來的司機。
    一家子人碰頭時,楞了兩秒,趙令庸低笑道:
    「我想范群不會帶羅紅來,湊足人頭吧?」
    秋晏染不悅的拉了拉披風。冬天到了,白癡都知道窩在棉被中吃東西看電視才是正確的
選擇。
    「他們不會自虐的,在這種溫度下出門。」她咕噥。
    羅父哈哈一笑。
    「小紅不喜歡人多,難得今晚范群有空,就在家中陪她看書了。」
    「這兩天回家才發現妹妹有心事。」是陳述也是疑問。羅納看著小弟。
    羅紹喝下一杯果汁後才道:
    「小紅最近很少和范群出去。范群的爺爺綁住了他。」
    「他們對小紅有意見?」羅維銳眼投向秋晏染。
    秋晏染不自禁打了個冷顫,拜託!天氣已經夠冷了,幹嘛還讓這種大冰男站在她身邊害
她受罪!
    「當年我阿姨嫁入他們家,他們就很有意見了。不過那個老爺爺對我阿姨可是一點辦法
也沒有。放心吧,台灣沒有阿信,他們日本才有這種特產。你們家那個羅紅看起來柔柔弱弱
的,卻也不是好欺負的。何況我表哥也不是那種無法保護自己伴侶的人。」
    「憑他溫吞的個性?」羅維淡問。
    「也許你們不相信,但我表哥除了追求你們小妹追得笨拙又溫吞外,其他事情可是果決
明快的。」拜託,性情溫和也錯啦?表哥只是希望用理智圓融的方式處世,而不擺出硬梆梆
的面孔嚇得人抱頭鼠竄(例如眼前冷漠的羅家二煞,長得帥了不起啊?)有錯嗎?
    「你是告訴我們可以放心把小紅交給范群嗎?」羅夫人輕問。
    正要回答,趙令庸又介入問了一問:
    「小秋,在親情與愛情間,他自選哪一個?」
    「他當然不會去理那個鬧脾氣的小老頭了,老頭子只是移情作用、任性的強迫孫子娶日
本人,我表哥才不會聽他的。我姨丈、阿姨可是一點也不反對。」
    趙令庸掃視了全場一眼,突然笑道:
    「大名鼎鼎的人來了。大門口那邊進來的不正是川端龍太嗎?上回我去日本時有被引見
過。正好,大多兒開開眼界。」
    在他的說明下,目光灼灼的羅家全看了過去。
    秋晏染嗤笑道:
    「放心啦,三十年前他奈何不了我阿姨,三十年後又怎麼奈何得了羅紅?」仔細一看,
才發現站在老頭子身邊的女人之一竟是范群的學生張千寶。幹嘛呀?做國民外交嗎?
    「我們應該去跟他認識一卜,打聲招呼,以後小紅若是嫁過去了才不會吃苦。」羅父樂
觀的說著。
    羅夫人拉住丈夫:
    「南光,不必的。沒看他老人家正忙嗎?」對丈夫始終如一的樂觀天性是很欣賞,但她
可不樂見丈夫遭人賞白眼。那個日本老人不可一世的神態就像是絕對會給人難堪的那種人。
還是別讓丈夫去自討沒趣吧。
    「可是以後總會認識的呀。我們知道他,卻沒有打招呼,豈不是很失禮?」羅紹也這麼
認為。
    「不急的,我們等他有空吧。」羅納舉杯,淡淡的看著老人頂著總裁的身份倍受禮遇。
恐怕若不是很有身份的人,很難讓那老者睬上一眼。
    「嘿,你們不會真的想給那老人一頓排頭吃吧?那似乎不是理想的主意。」秋晏染好奇
問著。
    「少憂心了,他們頂多是不許小紅嫁過去而已。即使現在給了排頭吃也不見得有成效,
反倒讓人更討厭小紅,他們何必?」趙令庸拍拍女友的頭,拎她到一邊吃喝去了。
    「這老人不難對付,假若他可以吃到一百歲,也不是問題。」羅維觀察了好一會,下了
個結論。
    羅納淺笑,雖然笑意達不上眼中。
    「畢竟是老了。」三十年前的川端龍太可以稱之為日本企業界的修羅,但年過七十的老
者,加上商界的流潮改變,時不予他的情況下,坐鎮日本綽綽有餘,若想以日本那一套放眼
全世界可是難了。
    「老人家嘛,孝順他,尊敬他,久了,金石而開,何況人心也是肉做的,你們別把他當
敵人看待了。老一代的人總是不太能接受國際婚姻嘛。」羅南光對兩個兒子說著,而羅紹大
有同感的直點頭。
    朱習冰淺笑了下,挽住丈夫的手。
    「先去吃點心好嗎?待會得找人談事。」
    羅南光立即扶住妻子。
    「對哦,都快八點了,大家都還沒吃東西呢,快快,我們吃東西去。小納、小維、小
紹,別餓著了,我先帶你們母親去吃。回頭見。」
    見父母相偕走遠,羅維才問:
    「小紅會在意老頭子不喜歡她嗎?」
    「她何必?」羅納淡淡反問。
    「她會的,誰都不希望自己被討厭。」羅紹將心比心的說著。不過他得到的是兩位哥哥
的摸頭拍肩……似乎像在拍小狽、安撫小狽似的。是……這樣嗎?為什麼?
    介於家中兩股極端心性中立點的羅紅,雖然不若母親這一方人馬的冷然、無動於衷,少
言且有人類正常溫度的她。基本上有著不在乎閒雜人等的定力。那麼,她就不會太多愁善感
的去思索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結婚或許是兩個家庭的事,但生活是相戀的兩個人在過。她應該是明白這道理的。
    羅納羅維衷心期盼小妹能明白。
    已忘了是由什麼匯聚成「我愛你」的意念,
    它就是根深在腦海心田,再也拔除不去了。
    一見鍾情來自煙火璀璨的一瞬,它會消失。
    暗戀情愫來自未曾相與時私心美化的幻想,它會幻滅。
    啊!但我已走過這一切,卻只能更愛你而不折損分毫愛你。
    我愛你,深深地愛你。
    它已不需要理由。
    ——我就是愛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