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願

作者:席絹
「我的志願」,你我打小至少寫過一次的作文題目,此刻拿來作標題,還不如拿來懷 古,看起來比較不會那麼落伍對吧?! 可是既然我的志願立定於年代頗為久遠的高二時期,那麼,此刻再拿出來大作文章,似 乎也不是那麼不能忍受是吧。 高二時,我下了一個決定——這輩子若當不成小說作者,至少要當一名漫畫女工。之所 以會覺得漫畫比較簡單,是因為高一投稿校刊,初試啼聲成功的,即是一幅短篇漫畫。然 後,高二開始,便以文章四處投遞,偶爾好狗運的教某些編審人員相中我那些無病呻吟的青 澀作品,便立定了想當作者的念頭。 當文字工作者或漫畫人員——便成了我人生路上至高無上的夢想。即使曾經窮到身無分 文、加上機車又故障的那段日子,支撐我的,仍是這二項遙不可及的夢。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明知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偏又愛[犬肖]想兼俱的美夢。我開始當作 者之後,從無一日或忘另一項志願。想、想,想得只差沒讓口水氾濫成災。但已不是畫漫 畫,而是改了個方向,想學人家畫出一些美美的封面。我最高的夢想是為自己畫封面,雖然 那時候我甚至不知何謂粉彩,何謂速繪紙…… 打定主意的我,向來不擇手段。於是項姊成了我荼毒的對象。借看畫稿、詢問紙質及用 色,再加上買了不下數十本的畫技法來研究,後來索性一併去學油畫、水彩畫…… 老實說,二年前開始嘗試去畫時,真的慘不忍睹。因為我的用色一向很弱,線條不穩, 紙張也不對,很多很多效果表現不出來。當然現在也不能說有什麼不得了得成就示人,不 過……呃……只要進步中,一切都存著希望。 我很任性,也很執著,更有霸道特質,之所以,我可以在寫作路上屢敗屢戰的努力二 年。不能厚此薄彼的情況下,我對畫封面亦是秉持相同的心境。現在也許稱不上好,但持續 畫下去,我就不相信成功那日不會到來。 如同與寫小說一般,我的畫並不想與誰去比較,也不想超過某些大師級人物(事實上是 不敢想)。展示出畫稿,只是給自己一個交代,記錄生命的過程又轉入另一章回。 我一直覺得人生是不斷的學習,否則生命之於我,只是一種空虛的代名詞。也許每一次 的學習,都不見得有成果可以印證,但那又如何?明日的我,又要向另一種未開發的領域挑 戰。就算在別人眼中我的努力只是浪費生命的無聊行徑,但我仍然會堅持下去。 在小說界中,也許我不是最好的作者。 在繪畫領域中,我更加不是什麼角色。 遑論其他種種身份,我都不是最稱職的人。 但我從不輕慢生命,虛擲時光。在有限的光陰中去嘗試各種新奇的事物,開發自己的潛 能,不負此生。 那便是——我的志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