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朦朦
11

    一清早,由於徹夜尋思,我幾乎是剛剛才朦朧入夢,就被一陣急促的打門聲驚醒了。我
從床上坐起來,腦子裡還是混混沌沌的。媽媽已經先去開了門,我半倚半靠在床上,猜想來
的一定是何書桓。闔上眼睛,我很想再休息幾分鐘。可是,像一陣風一樣,一個人氣急敗壞
的衝進了我屋裡,站在我床前,我定睛一看,才大大的吃了一驚,來的不是何書桓,而是如
萍。如萍的臉色是死灰的,大眼睛裡盛滿了驚恐,頭髮零亂,衣服不整。站在我床前直喘
氣。一剎那間,我的睡意全飛走了。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急急的問:
    「怎麼了?有什麼事?」
    「媽……媽……」如萍氣結的說著,顫慄著。恐怖的感覺升進了我的胸口,看樣子百分
之八十,是爸爸把雪姨殺死了!我緊張的說:「雪姨怎麼樣了?你快說呀!」
    「她——她——」如萍口吃得十分厲害,口齒不清的說:「她和爾傑一起——一起——」
    「一起怎麼樣了?」我大叫著。
    媽媽走進來,安慰的把手放在如萍的肩膀上,平靜的說:
    「別慌,如萍,慢慢講吧!」
    「他們——他們——」如萍仍然喘息著說:「他們——一起——一起——」她終於說了
出來:「一起逃走了!」
    「哦!」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癱軟的靠在床上說:「我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你把我
嚇了一大跳!逃走不是總比餓死好一些嗎?你應該高興才對。」
    「你——你不知道!」如萍跺了跺腳,急得眼淚都出來了。「你快點去嘛,你去了就明
白了,爸爸——爸爸——爸爸在大發脾氣,好——怕人!你快些去嘛!」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狐疑的說:「雪姨不是鎖起來的嗎?」「是從窗子裡出去的!」
    「窗子?窗子外面不是都有防盜的鐵欄杆嗎?」
    「已經全體撬開了!」如萍焦急的說:「你快去呀!」
    「依萍,」媽媽說:「你就快點去看看吧!」
    我匆匆的起了身,胡亂的梳洗了一下,就跟著如萍出了家門,叫了一輛三輪車,直奔
「那邊」。到了「那邊」,大門敞開著,在街上都可以聽到爸爸的咆哮聲。我們走進去,我
反身先把大門關好,因為已經有好奇的鄰人在探頭探腦了。走進了客廳裡,我一眼望到阿蘭
正呆呆的站在房裡發抖,看到了我,她如獲大赦似的叫著說:
    「小姐,你快去!老爺——老爺——老爺要殺人呢!」
    如萍腳一軟,就在沙發椅子裡坐了下去。我知道這屋子裡已沒有人可以給爸爸殺了,就
比較安心些。走了進去,我看到一副驚人的局面。在走廊裡,爸爸手上握著一把切菜刀,身
上穿著睡衣,正瘋狂的拿菜刀砍著雪姨的房門。他的神色大變,鬚髮皆張,往日的冷靜嚴厲
已一變而為狂暴,眼睛瞪得凸了出來,眉毛猙獰的豎著,嘴裡亂七八糟的瞎喊瞎叫,一面暴
跳如雷,那副樣子實在令人恐怖。在他身上,已找不出一點「理智」的痕跡,他看起來像個
十足的瘋子。我遠遠的站著,不敢接近他,他顯然是在失去理性的狀態中,我無法相信我能
使他平靜。他手裡的那把刀在門上砍了許多缺口,看得我膽戰心驚,同時,他狂怒的喊叫聲
震耳欲聾的在室內迴響:「雪琴!王八蛋!下流娼婦!你滾出來!我要把你剁成肉醬,你來
試試看,我非殺了你不可!你給我滾出來!滾出來!滾出來!帶著你的小雜種滾出來!我要
殺了你……喂,來人啦!」爸爸這聲「來人啦」大概還是他統帥大軍時的習慣,從他那抖顫
而蒼老的喉嚨中喊出來,分外讓人難受。我目瞪口呆的站著,面對著揮舞菜刀發瘋的爸爸,
不禁看呆了。直到如萍挨到我的身邊,用手推推我,我才驚覺過來。迫不得已,我向前走了
兩步,鼓著勇氣喊:
    「爸爸!」爸爸根本沒有聽到我,仍然在亂喊亂跳亂砍,我提高了聲音,再叫:「爸
爸!」這次,爸爸聽到我了,他停止了舞刀子,回過頭來,愣愣的望著我。他提著刀子的手
抖抖索索的,眼睛發直,嘴角的肌肉不停的抽動著。我吸了口氣,有點膽怯,胃部在痙攣。
好半天,才勉強的說出一句:
    「爸爸,你在做什麼?」
    爸爸的眼珠轉動了一下,顯然,他正在慢慢的清醒過來,他認出我了,接著,他豎著的
眉毛垂了下來,眼睛眨了眨,一種疲倦的,心灰意冷的神色逐漸的爬上了他的眉梢。倒提著
那把刀,他乏力而失神的說:
    「依萍,是你。」「爸爸!你做什麼?」我重複的問。
    「雪琴逃走了,」爸爸慢吞吞的說,用手抹了抹臉,看來極度的疲倦和絕望:「她帶著
爾傑一起逃走了。」
    「或者可以把她找回來。」我笨拙的說,注視著爸爸手裡的刀子。「找回來?」爸爸搖
搖頭,又蹙蹙眉說:「她是有計劃的,我不相信能找得到她,如果找到了她,我非殺掉她不
可!」他舉起了那把刀子看了看,好像在研究那刀口夠不夠鋒利似的。我嚥了一口口水,試
著說:
    「爸爸,刀子給阿蘭吧,雪姨不在,拿刀也沒用。」
    爸爸看看我,又看看刀,一語不發的把刀遞給了阿蘭。看樣子,他已經漸漸的恢復了平
靜。可是,平靜的後面,卻隱藏著過多的疲乏和無能為力的憤怒。他凝視著我,眼光悲哀而
無助,一字一字的說:「依萍,她太狠了!她捲走了我所有的錢!」
    「什麼?」我嚇了一跳。
    「有人幫助她,他們撬開了鐵櫃,鋸斷了窗子的防盜鐵柵,取走了所有的現款、首飾和
金子。你來看!」
    爸爸推開雪姨的房門,我站在門口看了看,房裡是一片凌亂,所有的箱子都打開了,衣
物散了一地,抽屜櫥櫃也都翻得一塌糊塗,像是經過了一次盜匪的洗劫。看情形,那個姓魏
的一定獲得了雪姨被拘禁的情報,而來了個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偷得乾乾淨淨。是誰給了他
情報?爾豪嗎?不可能!爾豪根本不知道魏光雄其人,而且他也不會這樣做的。看完了雪姨
的房間,我跟著爸爸走進爸爸房內。爸爸房裡一切都整齊,只是,那個鐵櫃的門已被撬開,
裡面各層都已空空如也。我站著,凝視著那個鐵櫃,一時,竟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就在昨
天,爸爸還曾指著那鐵櫃,告訴我那裡面的錢都將屬於我,現在,這兒只有一個空的鐵櫃
了。人生的事情多麼滑稽!爸爸,他的錢是用什麼方式得來的,現在又以同樣的方式失去
了。這就是佛家所謂的因果報應嗎?但是,如果真有因果報應,對雪姨未免就太客氣了。
    我走到鐵櫃旁邊,蹲下去看了看撬壞的鎖,這一切,顯然是有人帶了工具來做的。站起
身子,我靠在鐵櫃上,沉思了一會兒,問:「爸爸,你要不要報警?」
    「報警?」爸爸呆了呆:「警察會把她抓回來嗎?」
    「我不知道,」我搖搖頭說:「可能抓得回來,也可能抓不回來,不過,無論如何,警
察的力量總比我們大,如果想追回那筆錢,還是報警比不報警好些。就是……報了警,恐怕
對爸爸名譽有損,爸爸考慮一下吧。」
    爸爸鎖著眉深思了一會兒,毅然的點了一下頭:「報警吧!我不能讓這一對狗男女逍遙
法外。」
    於是,我叫阿蘭到派出所去報了案。
    爸爸沉坐在他的安樂椅裡,默默的發著呆。他那凌厲的眼睛現在已黯然無光,閉得緊緊
的嘴雖然仍可看出他堅毅的個性,但微微下垂的嘴角上卻掛著過多的無奈和蒼涼。我凝視著
他,不敢承認心中所想的,爸爸已不再是叱吒風雲的大人物了,他只是一個孤獨、無助而寂
寞的老人。在這人生的長途上,他混了那麼久,打遍了天下,而今,他卻一無所有!捲逃而
去的雪姨,被逐出門的爾豪……再包括我這個背叛著他的女兒!爸爸,他實在是個最貧乏、
最孤獨的人。
    「唉!」爸爸突然的歎了口氣,使冥想著的我嚇了一跳。他望著我,用手指揉揉額角,
近乎淒涼的說:「我一直預備給你們母女一筆錢,我把所有存摺提出,想給你作結婚禮物。
現在,」他又歎了口氣:「什麼都完了。我一生打了那麼多硬仗,跑過那麼多地方,從來沒
有失敗過。今天,居然栽在王雪琴這個女人手裡!」我沒有說話,爸爸又說:
    「你現在拿什麼來結婚呢?」
    「爸爸,」我忍不住說:「何書桓要的是我的人,不是我的錢,他們不會在乎我的嫁妝
的。」
    「年輕人都不重視金錢,」爸爸冷冷的說:「但是,沒有錢,你吃什麼呢?」這句話才
讓我面臨到真正的問題,假如雪姨真是一掃而空,一毛錢都不留下來,這家庭馬上就有斷炊
的危險。那麼,爸爸和如萍的生活怎麼辦?還有躺在醫院裡,因大出血而一直無法復元的夢
萍,又怎麼辦?我和媽媽,也要馬上發生困難。這些問題都不簡單,儘管許多人輕視金錢,
認為錢是身外之物,但如果缺少了它,還非立即發生問題不可!我皺了皺眉,問:「爸爸,
你別的地方還有錢嗎?銀行裡呢?」
    「沒有,」爸爸搖搖頭:「只有一筆十萬元的款子,以三分利放給別人,但不是我經手
的,借據也在雪琴那兒,每次利息也都是雪琴去取。」這顯然是不易取回來的,放高利本來
就靠不住!我倚在鐵櫃上,真的傷起腦筋來,怎麼辦呢?雪姨是跑了,留下的這個大攤子,
如何去善後呢?雪姨,這個狠心而薄情的女人,她做得可真決絕!警察來了,開始了一份詳
細的詢問和勘察,他們在室內各處查看,又檢查了被鋸斷的防盜鐵柵,詢問了雪姨和爸爸的
關係,再仔細的盤問阿蘭。然後,他們望著我說:
    「你是——」「陸依萍,」我說:「陸振華是我父親。」
    「哦,」那問話的刑警人員看了看爸爸,又看看我說:「王雪琴是你母親?」「不!」
我猛烈的搖了搖頭:「不是我的母親,是如萍的!」我指著如萍說。「那麼,你們是同父異
母的姐妹?」警察指著我和如萍問。
    「不錯。」我說。「那麼,陸小姐,」警察問我:「你昨天夜裡聽到什麼動靜沒有?」
「哦,我不住在這裡,」我說:「我今天早上才知道這兒失竊的。」「那麼,」那警員皺著
眉說:「你住在哪裡?」
    我報出了我的住址。「你已經結婚了?」那警員問。
    「誰結婚了?」我沒好氣的說。
    「那麼,你為什麼不住在這裡?你和誰住?」
    「我和我母親住!」「哦,」那警員點點頭:「你還有個母親。」
    我有點啼笑皆非,沒有母親我從哪裡來的?那警員顯然很有耐心,又繼續問:「你母親
叫什麼名字?」
    我不耐煩的說:「這些與失竊案毫無關係,你們該找尋雪姨的下落,拚命問我的事有什
麼用?」「不!」那警員說:「我們辦案子,不能放棄任何一條線索。」
    「我告訴你,」我說:「我母親決不會半夜三更來撬開鐵欄杆,偷走雪姨母子和錢的!」
    「哦?」那警員抓住了我的話:「你怎麼知道是有人來撬開鐵柵,不是王雪琴自己撬的
呢?」
    「雪姨不會有這麼大力氣,也不會有工具!」我說。
    「那麼,你斷定有個外來的共謀犯。」
    「我猜是這樣。」「你能供給我們一點線索嗎?」那警員銳利的望著我,到這時,我才
覺得他十分厲害。
    我看了爸爸一眼,爸爸正緊鎖著眉,深沉的注視著我。我心中紊亂得厲害,我要不要把
我知道的事說出來?真說出來,會不會對爸爸太難堪?可是,如果我不說,難道就讓雪姨挾
著巨款和情人逍遙法外嗎?我正在猶豫中,爸爸冷冷的開口了:「依萍,你還想為那個賤人
保密嗎?」
    我甩了甩頭,決心說出來。
    「是的,我知道一點點,有個名叫魏光雄的男人,住在中和鄉竹林路×巷×號,如果能
找到他,我想,就不難找到雪姨了。」那警員用一本小冊子把資料記了下來,很滿意的看看
我,微笑著說:「我想,有你提供的這一點線索,破案是不會太困難的。至於這個魏光雄,
和王雪琴的關係,你知道嗎?」
    「哦,」我咬咬嘴唇:「不清楚,反正是那麼回事。不過,如果在那兒找不到雪姨,另
外有個地方,也可以查查,中山北路××醫院,我有個名叫夢萍的妹妹,正臥病在醫院裡,
或者雪姨會去看她。」那警員記了下來,然後又盤詰了許多問題,才帶著十分滿意的神情走
了。爸爸在調查的時候始終很沉默,警察走了之後,他說:「雪琴不會去看夢萍!」
    「你怎麼知道?」我說。
    「她也沒有要如萍,又怎麼會要夢萍呢!」
    爸爸回房之後,我望著如萍,她坐在沙發椅裡流淚。近來,也真夠她受了,從失戀到雪
姨出走,她大概一直在緊張和悲慘的境界裡。我真不想再問她什麼了,但,有些疑問,我還
非問她不可:「如萍,」我說:「這兩天你有沒有幫雪姨傳過信?」
    不出我所料,如萍點了點頭。
    「傳給誰?」「在成都路一條巷子裡——」如萍怯兮兮的,低聲說:「一家咖啡館。」
「給一個瘦瘦的男人,是不是?」我問。
    「是的。」「你怎麼知道傳給他不會傳錯呢?」
    「媽媽先讓我看了一張照片,認清楚了人。」
    「那張照片你還有嗎?」
    如萍迅速的抬起頭來,瞪大了眼睛望著我,她的臉上佈滿了驚疑,然後,她口吃的問:
    「你——你——要把——把這張照片——交給警察嗎?」
    「可能要。」我說。她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指是冰冷而汗濕的,她哀求的望著我說:
「依萍,不要!你講的已經夠多了!」
    「我要幫助警方破案!」我說。
    「如果——如果媽媽被捕,會——判刑嗎?」
    「大概會。」「依萍,」她搖著我的手:「你放了媽媽吧,請你!」
    「如萍,」我站起身來,皺著眉說:「你不要傻!你母親卷款逃逸,連你和夢萍的生活
都置之不顧,她根本不配做一個母親,她連人性都沒有!」
    「可是——」如萍急急的說:「她不能在這裡再待下去了嘛,爸爸隨時會殺掉她!她怕
爸爸,你不知道,依萍,她真的怕爸爸!」「如萍,你母親臨走,居然沒有對你做一個安排
嗎?」
    「她走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今天早上還是阿蘭第一個發現的!」她擦著眼淚說。
    「如萍,你還幫你母親說話嗎?你真是個可憐蟲!」
    她用手蒙住臉,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越哭越傷心,越哭越止不住,一面哭,一面抽噎
著說:
    「她——她——恨我,我——我——沒用,給她——丟——丟臉,因——因——為——
為——書桓——」
    這名字一說出口,她就越發泣不可仰,仆倒在沙發椅中,她力竭聲嘶的痛哭了起來。我
坐在一邊,望著她那聳動的背脊,望著她那單薄瘦弱的身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如萍,
她並不是一個很壞的女孩子,她那麼怯弱,那樣與世無爭,像個縮在殼裡過生活的蝸牛。可
是,現在,她的世界已經完全毀滅了,她的殼已經破碎了。不可諱言,如萍今日悲慘的情
況,我是有責任的。但是,這一切能怪我嗎?如果雪姨不那麼可惡,爸爸不鞭打我,兩邊現
實生活的對比不那麼刺激我,甚至何書桓不那麼能真正打動我……一切可能都不會像現在這
樣了。可是,任何事實的造成,原因都不單純。而今,雪姨倒反而舒服了,捲走了巨款,又
和姦夫團聚,我做的事情,倒成全了她。
    就在如萍痛哭,我默默發呆的時候,門鈴響了。我沒有動,阿蘭去開了門,透過玻璃
門,我看到何書桓急急的跑了進來。我迎到客廳門口,何書桓說: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我剛剛到你那兒去,你母親說這邊出了事,我就趕來了。出了
什麼事情?」
    「沒什麼了不起,」我說:「雪姨卷款逃走了。」
    「是嗎?」何書桓蹙蹙眉:「捲走多少錢?」
    「全部財產!」我苦笑了一下說。
    何書桓已經走進了客廳,如萍從沙發裡抬起了她淚痕狼藉的臉來,用一對水汪汪的眸子
怔怔的望著何書桓。我站在一邊,心臟不由自主的加速了跳動,自從何書桓重回我身邊,他
們還沒有見過面。我帶著自己都不解的妒意,冷眼望著他們,想看看何書桓如何處置這次見
面。在一眼見到如萍時何書桓就呆住了,他的眼睛在如萍臉上和身上來回巡逡,他臉上的肌
肉抽動了,一層痛楚的神色浮上了他的眼睛,如萍的憔悴震撼他了。他向她面前移動了兩三
步,勉強的叫了一聲:
    「如萍!」如萍顫慄了一下,繼續用那對水汪汪的眼睛看何書桓,依舊一語不發。何書
桓咬咬下嘴唇,停了半天,嗄啞的說:
    「如萍,請原諒我,我——我對你很抱歉,希望以後我能為你做一些事情,以彌補我的
過失。」
    他說得十分懇切,十分真誠,如萍繼續凝視著他,然後她的眉頭緊蹙了起來,發出一聲
模糊的低喊,她忽然從椅子上跳起身,轉身就向走廊裡跑。何書桓追了上去,我也向前走了
幾步,如萍衝進了她自己的臥室裡,「砰」然一聲關上了門。接著,立即從門裡爆發出一陣
不可壓抑的、沉痛的哭泣聲。何書桓站在她的門外,用手敲了敲房門,不安的喊:
    「如萍!」「你不要管我!」如萍的聲音從門裡飄出來:「請你走開!請不要管我!不
要管我!」接著,又是一陣氣塞喉堵的哭聲。
    「如萍!」何書桓再喊,顯得更加的不安。
    「你走開!」如萍哭著喊:「請你走開!請你!」
    何書桓還想說話,我走上前去,把我的手壓在何書桓扶著門的手上。何書桓望著我,我
對他默默的搖搖頭,低聲說:
    「讓她靜一靜吧!」何書桓瞇起眼睛來看我,然後,他用手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頭向
後仰,說:「依萍,你使我成為一個罪人!」
    難道他也怪我?我擺脫掉他,一語不發向爸爸房裡走。何書桓追了上來,用手在我身後
圈住了我,我回頭來,他托住我的頭,給我一個倉促而帶著歉意的吻。喃喃的說:「依萍,
讓我們一起下地獄吧。」我苦笑了一下說:
    「去看看爸爸,好嗎?」
    我們走進爸爸房裡,爸爸從安樂椅裡抬起頭來,注視著何書桓點點頭說:「唔,我聽到
了你的聲音!」
    何書桓走過去,懇切的說:
    「老伯,有沒有需要我效力的地方?」
    「有,」爸爸靜靜的說:「去把雪琴那個賤女人捉住,然後砍下她的頭拿來!」「恐怕
我做不到。」何書桓無奈的笑笑。「老伯,放掉她吧!像她這樣的女人,得失又有何關?」
    「她把依萍的嫁妝全偷走了,你要娶一個一文不名的窮丫頭作老婆了!」爸爸說。「老
伯,」何書桓搖了搖頭:「錢是身外之物,年輕人要靠努力,不靠家財!」「好,算你有
種!」爸爸咬咬牙說:「你就喜歡說大話!看你將來拿什麼成績來見我!何書桓,我告訴
你,我把依萍交給你,你會說大話,將來如果讓她吃了苦,你看我會不會收拾你!」「爸
爸,我並不怕吃苦!」我說。
    爸爸望望我,又望望何書桓,點點頭說:
    「好吧!我看你們的!」他把一隻顫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說:「依萍,你們年輕,
世界是你們的,好好幹吧!現在,你們走吧,我要一個人休息一下。」
    我望著爸爸,他看來衰弱而憔悴,我想對他再說幾句話,但我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爸
爸,他從不肯服老,現在,他好像自己認為老了。看看他的蒼蒼白髮,我幾乎無法設想年輕
時代的他,馳騁於疆場上的他,是一副什麼樣子。在這一刻,在他的皺紋和他的沮喪中,我
實在看不出一丁點往日的雄姿和英武的痕跡了。爸爸對我們揮了揮手,於是,我和何書桓退
了出去。我到廚房裡去找到了阿蘭,給了她四十塊錢,叫她照常買菜做飯給爸爸和如萍吃。
我知道假如我不安排一下,在這種局面,是沒有人會安排的。和何書桓走出了大門,我望著
那扇紅漆的門在我們面前闔攏,心中感觸萬端。何書桓在我身邊沉默的走著,好一會兒之
後,他說:「你父親好像很衰弱!」
    「近來的事對他打擊太大。」我說。
    「你們這個家,」何書桓搖了搖頭:「好像陰雲密佈,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我下意
識的回頭看看,真的,烏雲正堆在天邊,帶著雨意的風對我們掃了過來,看樣子,一場夏日
的暴風雨正在醞釀著。我很不安,心頭彷彿壓著幾千斤的重擔,使我呼吸困難而心情沉重。
我把手插進何書桓的手腕中,一時間,強烈的渴望他能分擔或解除我心頭的困擾。
    「書桓,」我幽幽的說:「我不瞭解我自己。」
    「世界上沒有人能很清楚的瞭解自己。」
    「你說過,我很狠心,很殘忍,很壞,我是嗎?」
    他站住了,凝視我的眼睛,然後他挽緊了我,說:
    「你不是的,依萍,你善良,忠厚,而熱情。」
    「我是嗎?」我困惑的問。
    「你是的。」我們繼續向前走,烏雲堆得很快,天暗了下來,我們加快了腳步,遠處有
閃電,隱隱的雷聲在天際低鳴。我望著自己的步子在柏油路面踏過去,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
覺,彷彿我已被分裂成兩個,一個正向前疾行,另一個卻遺留在後面。我回視,茫然的望著
伸展的道路,不知後面的是善良的我,還是前面的是善良的我?一陣雷雨之後,下午的天氣
變得清涼多了。我在室內煩躁不安的踱著步子,不時停下來,倚著窗子凝視小院裡的陽光。
圍牆邊上,美人蕉正絢爛的怒放著,一株黃色、一株大紅,花兒浴在陽光中,明艷照人。我
把前額抵在紗窗上,想使自己冷靜下來,但我胸中燥熱難堪,許多紛雜的念頭在腦中起伏不
已。雪姨,卷款而去的雪姨!現在正在何方?丟下一個老人和一個空無所有的家!雪姨,我
所深惡痛絕的雪姨!如今有錢有自由,正中下懷的過著逍遙生活!……我無法忍受!凝視著
窗子,忽然間,一個念頭如閃電般在我腦中掠過。我衝到玄關,穿上鞋子,匆匆忙忙的喊了
聲:
    「媽,我出去一下!」「依萍,你又要出去?」
    媽追到大門口來,但我已跑得很遠了。我急急的向前走,烈日曬得我頭發昏,雨後的街
道熱氣蒸騰。我一直走到「那邊」附近的第×分局,毫不考慮的推門而入。我知道這就是早
上阿蘭報案的地方。很順利,我找到了那個早上問我話的警官,他很記得我,立即招呼我
坐,我問:
    「你們找到了雪姨嗎?」
    「沒有,」那警官搖搖頭:「竹林路的住址已經查過了,姓魏的三天前就已經搬走。現
在正在繼續追查。」
    「哦。」我頗為失望,接著說:「我忘記告訴你們,姓魏的有一輛黑色小汽車,車號
是——」我把號碼寫在一張紙上遞給他:「同時,姓魏的是靠走私為生的。」「什麼?」我
的話引起了另一個警官的注意,他們好幾個人包圍了我:「陸小姐,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我嚥了口口水,開始把咖啡館中所偷聽到的一幕,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他們聽得很細
心,又仔細的詢問了魏光雄和另一個人的面貌。然後,他們向我保證:
    「陸小姐,你放心,這件案子會破的!」
    我不關心案子會不會破,我只是希望能捉住雪姨——那個沒有人性的女人!第二天早
上,我打開報紙,看到了一段大字的標題:
    
    「過氣將軍風流債如夫人卷巨款逃逸」
    
    旁邊還有兩行中號字的註腳:
    
    「曾經三妻四妾左擁右抱,而今人去財空徒呼奈何!」
    
    我深吸了口氣,「曾經三妻四妾左擁右抱,而今人去財空徒呼奈何!」真的,這是爸
爸,一度縱橫半個中國的爸爸,嬌妻美妾數不勝數,金銀珠寶堆積如山。可是,現在呢?我
眼前又浮起昨天持刀狂砍的爸爸,蕭蕭白髮和空屋一間!當年的如花美眷,以前的富貴榮
華,現在都已成為幻夢一場了!
    坐在床沿上,我開始看它的報導內容,幸好裡面並沒有提到爸爸的真名,只用陸××代
替,總算記者先生留了點情面。報導也還不算失實,只是多了一段關於爸爸過去歷史的簡單
描寫。看完之後,我默默的把報紙遞給媽媽。媽媽看完,長長的歎了口氣,低聲自語的說:
    「陸振華,怎麼會有今天?」
    「雪姨進門那一天,他就應該考慮到會有今天的!」我說。
    「你爸爸一生做的錯事太多,或者這是上天對你爸爸的懲罰!」媽媽又搬出了她的佛家
思想,神色十分淒涼。
    「不要提上天吧,」我輕蔑的說:「上天對雪姨未免太便宜了!」吃過了早飯,何書桓
來了。我們計劃一起去「那邊」看看爸爸,正要走,有人敲門。何書桓去開了門,我看到門
口有一輛板車,三四個工人正在和何書桓指手劃腳的說著什麼,我就站在榻榻米上問:「有
什麼事?書桓?」何書桓走到玄關來,皺著眉問我:
    「你爸爸提起過一架鋼琴嗎?」
    「鋼琴?」我思索著說:「好像爸爸說過要送我一樣東西,難道會是一架鋼琴嗎?」正
說著,那些工人已七手八腳的抬進一架大鋼琴來,我急急的問那些人:「喂!誰是鋼琴店
的?」
    一個穿白香港衫的辦事員模樣的人走過來,問:
    「是不是陸依萍小姐?」
    「是的。」我說。「那就對了。」那辦事員對工人們一揮手,工人又吆喝著把鋼琴往門
裡抬。我想起爸爸現在已一文不名了,如果這鋼琴只付了定洋,那豈不要了我的命!於是,
我又急急的問:
    「請問這鋼琴的錢付清了沒有?」
    「付清了,一星期前就付清了,因為再校了一次音,又刻了字,所以送晚了!」那辦事
員說。
    工人們已把那個龐然巨物抬進了玄關,我想到目前「那邊」和「這邊」的生活問題,都
比鋼琴更重要。以前,一兩萬在爸爸不算個數字,現在卻是個大數目了。望著那辦事員,我
問:「這鋼琴是多少錢買的?」
    「兩萬二千!」工人們正吆喝著要把琴抬上榻榻米,我叫:
    「慢著!」工人們又放下琴,我對辦事員說:
    「假如我把這琴退回給你們,行嗎?我願意只收回兩萬塊!」「哦,」那人大搖其頭:
「不可以!」說著,他打開了琴蓋,指著琴上刻的兩行字說:「已經刻了字,不能再退了,
而且我們是貨物出門,就不能退換的!」
    我望著那雕刻的兩行字,是:
    
    「給愛女依萍父陸振華贈×年×月×日」
    
    字刻得十分漂亮,鋼琴上的漆發著光,這是一件太可愛的東西!我發著呆退後,讓工人
們把琴抬了上來。到了屋裡,工人們問:「放在哪裡?」我一驚,這才發現我們的屋子是這
樣簡陋窄小,這龐然巨物竟無處可以安放。我指示著工人把它抬進我的屋裡,又把我屋裡的
書桌抬到媽媽屋裡,這才勉強的塞下了這件豪華的禮物。工人們走了之後,我和何書桓,還
有媽媽,都圍著這鋼琴發呆,在「那邊」出事之後,我再收到這件禮物,真有點令人啼笑皆
非。然後,媽媽走過去,輕輕的用手撫摸著琴上所雕刻的那幾個字。一剎那間,我看到媽媽
眼中溢滿著淚水,我吃驚的問:「媽媽,你怎麼了?」媽媽用手擦擦眼睛,笑笑說:
    「沒有什麼。」說著,她搬了張凳子,放在琴前面,坐下去,撫弄著琴鍵,一連串音符
流水似的從她手指下流了出來。我驚喜的叫:「媽媽!原來你會彈鋼琴!」
    「你是忘了,」媽媽對我笑笑說:「你不記得,以前我常和心萍彈雙人奏。」是的,我
忘了!那時我太小,媽媽確實常彈琴的。
    媽媽凝視著琴,然後,她彈起一支老歌LongLongAgo,她抬起頭,手指熟練
的在琴鍵上滑行,眼睛卻凝視著前面一個虛無縹緲的地方,她的神情憂傷而落寞。這曲子是
我所熟悉的,聽著媽媽彈奏,我不由自主的用中文輕輕唱了起來:
    
    對我重提舊年事,最甜蜜。往事難忘,往事難忘!
    對我重唱舊時歌,最歡喜。往事難忘,不能忘!
    待你歸來,我就不再憂傷,
    我願忘懷,你背我久流浪,
    我深信你愛我仍然一樣,往事難忘,不能忘!
    你可記得,三月暮,初相遇,往事難忘,往事難忘,
    兩相偎處,微風動,落花香。往事難忘,不能忘!
    情意綿綿,我微笑,你神往。
    細訴衷情,每字句,寸柔腸。
    舊日誓言,心深處,永珍藏。往事難忘,不能忘!
    我的心湖永遠為你而蕩漾,往事難忘,往事難忘!
    你的情感卻常四處飄蕩,往事難忘,不能忘!
    現經久別,將試出,你的衷腸。
    我將欣喜,你回到,我的身旁。
    但願未來歲月幸福如往常,往事難忘、不能忘!
    
    歌聲完了,媽媽的琴聲也低微了下去,她調回眼光來,迷迷濛濛的看了看我和何書桓,
我們都神往靠在鋼琴上看著她。她對我們勉強的笑了笑,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看到了鋼琴,使人興奮。」
    「媽,這曲子真好。」我說:「你再彈一個!」
    媽媽搖了搖頭,站起身來,無限憐愛的撫摸那架鋼琴的琴身。然後,她抬起頭來對我
說:「依萍,你的意見對,這架鋼琴對我們是太奢侈了,你又不會彈琴,而且,你爸爸剛剛
經過變動,事事都需要錢,我們還是把它賣掉吧!」「我現在不準備賣了!」我伏在琴上
說:「媽媽,你喜歡它,我們就留著它吧。錢,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對了,」何書桓說:「鋼琴留下來,我知道依萍也很喜歡學琴的。錢,總是很容易解
決的!」
    「你別以為我肯用你的錢!」我說。
    「你做了我的妻子,也不用我的錢嗎?」何書桓問。
    「你有什麼錢?你的錢還不是你爸爸的!」
    「別忘了,我已經有了工作,自己賺錢了。」
    「你出國的事如何?獎學金的事怎麼樣了?」我想起來問。
    「已經申請到了一份全年的獎學金。」何書桓輕描淡寫的說。「真的?」我叫了起來:
「你怎麼不早說?」
    「正巧碰到你們家發生這些事,我也懶得說了,而且,我正申請延遲到明年再去,這
樣,結婚之後我們還可以有一年相聚!」媽媽靠在琴上,不知冥想些什麼。我敲了敲琴鍵,
望著那雕刻著的兩行字,又想起爸爸來。於是,和媽媽說了再見,我們出了家門,向「那
邊」走。何書桓說:
    「奇怪,你的家庭給我一種奇異的感覺,我覺得每個人都很複雜,例如你母親,我猜她
一定有過一段不太平凡的戀愛!」
    「哦,是嗎?」我想了一下,忽然說:「對了,有一天,媽媽好像說過她愛過一個什麼
人。」
    我沉思的向前走,兩個人都不再說話。我想著媽媽,在她婚前,是不是會已有愛人?而
被爸爸活活拆散了?我又想著爸爸,一生發狂似的玩弄女人,到最後卻一個也沒有了。我又
想到雪姨的出走,生活的問題,躺在醫院裡的夢萍,下落不明的爾豪……一時腦中堆滿了問
題。直到何書桓拉了我一把,我才驚醒過來,何書桓望著前面說:
    「依萍,你看,好像出了什麼事!」
    我抬起頭,於是,我看到「那邊」的門大開著,警察正在門裡門外穿進穿出。我說:
「可能是雪姨有了消息!」就拉著何書桓向前面跑過去,跑到了大門口,一個警員攔住了
我,問:「你是什麼人?」我抬頭一看,這是個新的警員,不是昨天來過的,我說:
    「我是陸依萍,陸振華是我父親!」
    「哦?」那警員懷疑的問:「你什麼時候出去的?」
    「我不住在這裡!」「你住在哪裡?」天哪!難道我又要解釋一次!我向門裡面望過
去,什麼都看不出來,我皺著眉說: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陸如萍是你的什麼人?」
    「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
    「今天早上八點鐘,她用一支手槍,打穿了自己的腦袋!」那警員平平靜靜的說。我回
頭望著何書桓,一剎那間,只覺得腦子中一陣刺痛,然後剩下來的是一片空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