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朦朦

    這一天,是我第一次去拜會何書桓的父母,這次會面是預先安排好的,因為何書桓的父
親是個大忙人,在家的時間並不多。事先,我仔細的修飾過自己,媽媽主張我穿得樸素些,
所以我穿了件白襯衫,一條淺藍的裙子,頭髮上繫了條藍緞帶。嘴上只搽了點淡色的口紅。
何書桓來接我去,奇怪,平常我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這天卻有些莫名其妙的緊張。在路
上,何書桓有意無意的說:
    「我有一個表妹,我母親曾經希望我和她結婚。」
    我看了何書桓一眼,他對我笑笑,擠擠眼睛說:
    「今天,我要讓她看看是她的眼光強,還是我的眼光強!」
    我站住了,說:「書桓,我們並沒有談過婚姻問題。」
    他也站住了,說:「我是不是需要下跪求婚?」。
    「唔,」我笑笑:「下跪也未見得有效呢!」
    「是嗎?」他也在笑。「那麼我就學非洲的×個種族的人,表演一幕搶婚!」我們又繼
續向前走,這是我們首次正式也非正式的談到婚姻。其實,在我心裡,我早就是非他莫屬了。
    何家的房子精緻寬敞,其豪華程度更賽過了「那邊」。我被延進一間有著兩面落地大玻
璃窗的客廳,客廳裡的考究的沙發,落地的電唱收音機和垂地的白紗窗簾,都說出這家人物
質生活的優越。牆上懸掛著字畫,卻又清一色是中式的,沒有一張西畫,我對一張徐悲鴻的
畫注視了好久,這家的主人在精神生活上大概也不貧乏。
    一個很雅淨的下女送上來一杯茶,何伯伯和何伯母都還沒有出來,何書桓打開電唱機,
拉開放唱片的抽屜,要我選唱片,我選了一張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樂)。事後才覺得不
該選這張的。坐了一會兒,何伯伯和何伯母一起出來了,何伯伯是個高個子的胖子,體重起
碼有七十公斤,一對銳利而有神的眼睛嵌在胖胖的臉龐上,顯出一種權威性,這是個有魄力
的人!何伯母卻相反,是個瘦瘦的,苗條的女人,雖然已是中年,仍然很美麗,有一份高貴
的書卷氣,看起來沉靜溫柔。我站起身,隨著何書桓的介紹,叫了兩聲伯伯伯母,何伯伯用
爽朗的聲音說:「坐吧,別客氣!陸小姐,我們聽書桓說過你好多次了!」
    我笑笑。何伯伯說:「陸小姐早就該到我們家來玩玩了。」
    我又笑笑,不知該說什麼好,我對應酬的場合很不會處置。「陸小姐的令尊,我很知
道,以前在東北……」何伯伯回憶似的說。
    我不喜歡聽人說起爸爸,我既不認為他以前那些戰績有什麼了不起,更不以自己是陸振
華的女兒而引以為榮,因此,我深思的說:「我父親出身寒苦,他有他自己一套思想,他認
為只有拳頭和槍彈可以對付這個世界,所以他就用了拳頭和槍彈,結果等於是唱了一出鬧
劇,徒然擾亂了許多良民,而又一無所得。關於我父親以前的歷史,現在講起來只能讓人為
他歎氣了。」何伯伯注視著我,說:
    「你不以為你父親是個英雄?」
    「不!」我說:「我不認為。」
    「你不崇拜你父親?」他再問。
    「不!」我不考慮的說:「我從沒有想過應該崇拜他!事實上,我很小就和我父親分居
住了。」
    「哦?」何伯母插嘴說:「你和令堂住在一起?」
    「是的!」我說。我們迅速的轉變了話題,一會兒,何書桓怕我覺得空氣太嚴肅,就提
議要我去參觀他的書房,何伯伯笑著說:
    「陸小姐,你去看看吧!我們這個書獃子有一間規模不太小的藏書室!」我跟著何書桓
走進他的書房,簡直是玲瓏滿目,四壁全是大書架,上面陳列著各種中英文版本的書籍,我
的英文程度不行,只能看看中文本的書目,只一會兒,我就興奮得有些忘形了。我在地板上
一坐,用手抱住膝,歎口長氣說:
    「我真不想離開這間屋子了!」
    何書桓也在我身邊席地而坐,笑著說:
    「我們趕快結婚,這間書房就是你的!」
    我望著他,他今年暑假要畢業了。他深思的說:
    「依萍,我們談點正經的吧。今年我畢業後,我父親堅持要我出去讀一個博士回來,那
麼大概起碼要三、四年,說實話,我不認為你會等我這麼久。」
    「是嗎?」我有點氣憤:「你認為我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胡扯八道!」他說:「我只認為你很美,而我也不是不信任你,我不信任命運,不信
任這個世界,天地萬物,每天都在變動,四年後的情況沒有人能預卜,最起碼,我認為人力
比天力渺小,所以我要抓住我目前所有的!」
    「好吧,你的意思是?」
    「我們最近就結婚,婚後我再出國!」
    「你想先固定我的身份?」
    「是的,婚後你和你的母親都搬到這邊來住,我要杜絕別人對你轉念頭的機會!」「你
好自私!」我說:「那麼,當你在國外的時候,我如何杜絕別人對你轉念頭的機會呢?」
    他抓住了我的手,緊握著說:
    「是的,我很自私,因為我很愛你!你可以信任我!」
    「如果你不信任我,我又怎能信任你呢?」我說。
    他為之語塞。於是,我握緊他的手說:
    「書桓,我告訴你,假如我不屬於你,現在結婚也沒用,假如我屬於你,現在不結婚,
四年後我還是你的!」
    「那麼你屬不屬於我?」他問。「你認為呢?」我反問。
    他望著我,我坦白的回望他。忽然,我敏感的覺得他顫慄了一下,同時,我聽到客廳裡
隱約傳來的(悲愴交響樂),一陣不安的感覺掠過了我,為了驅散這突然而來的陰影,我投
進他懷裡,緊攬住他的脖子說:
    「我告訴你!我屬於你,永遠!永遠!」
    從何家回去的第二天,方瑜來找我,她看起來蒼白消瘦,但她顯得很平靜很安詳。在我
的房間裡,她坐在榻榻米上,用幾乎是愉快的聲音對我說:
    「你知不知道,下星期六,我所喜歡的那個男孩子要和他的女朋友訂婚了,我們系裡為
了慶祝,要給他們開一個舞會。」
    我詫異的看她,她微笑著說:
    「你覺得奇怪?你以為我會大哭大叫?尋死覓活?」
    「最起碼,不應該這樣平靜。」我說。
    「我講一個佛家的譬喻給你聽。」方瑜說:「你拿一塊糖給一個小孩子,當那孩子歡天
喜地的拿到了糖,你再把那塊糖從他手上搶走,他一定會傷心大哭。可是,如果是個大人,
你把一塊糖從大人手上搶走,他一定是滿不在乎的。依萍,你決不會為了失去一塊糖而哭泣
吧?」
    「當然,」我不解的說:「這與你的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好的,你知道,人為什麼有痛苦?就因為人有慾望,但是,假如你把一切的東西,都
看成一塊糖一樣,你就不會為了得不到,或者失去了而傷心痛苦了。你明白了嗎?最近,我
已經想通了,我不該還是個小孩,為了一塊糖哭泣,我應該長成個大人……」「可是,一個
男人不是一塊糖!」我說。
    「任何你想得到的東西都只是一塊糖!」方瑜帶著個莫測高深的微笑說。「依萍,仔細
想望看,假如你希望快樂,你就把一切東西都看成糖!」「坦白說,我可做不到!」我說。
    「所以你心裡有仇恨,有煩惱,有焦慮,有悲哀……這些都只是一些心理狀況,產生的
原因就因為你把一切都看得太嚴重了!」她搖搖頭,歎口氣說:「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
憂,何苦來哉!」「你什麼時候研究起佛家思想來的?」我問。
    「佛家思想確實有他的道理,你有時間應該看看,那麼你就知道貪、嗔、思、慕,都只
是一念之間,犯罪、殺人也都是一念之間,能夠看得開,悟出道來的人,才是真正幸福的
人。」「我不同意你,」我說:「假如一個人,沒有慾望,沒有愛憎,那麼他心中還有些什
麼呢?他活著的目的又是什麼?那麼,他的心將是一片荒漠……」
    「你錯了!」方瑜靜靜的說:「沒有貪嗔思慕,就與世無爭,就平靜安詳,那他的心會
是一塊肥沃的平原,會是一塊寧靜的園地。只有一種人的心會是荒漠,那就是當他墮落、毀
滅,做了錯事被世界遺棄拒絕而不自知的人……」
    「好了,」我不耐的說:「別對我傳教了,我並不相信你已經做到無貪無嗔無愛無憎的
地步!」
    「確實。」方瑜歎了口長氣,站起身來,拍拍我的肩膀:「依萍,真能做到那個地步,
就是神而不是人了!所以我現在和你高談大道理,晚上我會躲在被窩裡哭。」
    「哦,方瑜!」我憐憫的叫。
    「算了,別可憐我,走!陪我去玩一整天!我們可以連趕三場電影!」我們真的連趕了
三場電影,直到夜深,我才回家。媽給我開了門之後說:「下午如萍來了一趟。」
    「她來做什麼?」我有些不安,難道她會來向我興師問罪?責備我搶走何書桓?「她害
怕得很,說是你爸爸和雪姨大發脾氣,吵得非常厲害,她要你去勸勸你爸爸。」
    「哈!要我去勸!我巴不得他們吵翻天呢!」我冷笑著說,又問:「為了什麼吵?」
「聽如萍說是為了錢,大概雪琴把錢拿去放高利,倒了一筆,你爸爸就發了大脾氣!」
    「哼!」我冷笑一聲,走進屋裡,我知道,我所放下的這枚棋子已獲得預期的效果,從
此,雪姨將失去她操縱金錢的大權了,也從此,她將失去爸爸的信任!只怕還不止於此,以
後還有戲可看呢!我想起那個瘦男人老魏,和酷似老魏的爾傑。我明白雪姨的錢並不是放利
倒了,而是給了老魏做走私資金了。那天偷聽了老魏的話之後,我曾經注意過報紙,看有沒
有破獲走私的案件,可是,報紙上寂靜得很,一點消息都沒有,可見得魔鬼對犯罪的人照顧
得也挺周到的。
    第二天,我到「那邊」去看我所造成局面的後果。客廳裡寂無一人,平日喧囂吵鬧的大
宅子這天像一座死城,看樣子,昨日的爭吵情況一定十分嚴重。我在客廳裡待了半天,如萍
才得到阿蘭的報告溜了出來,她一把拉住我,顫慄著說:
    「你昨天怎麼不來?嚇死我了,爸爸差點要把媽吃掉!」
    「怎麼回事?」我假裝不明白。
    「為了錢嘛,我也弄不清楚,爸爸逼媽把所有銀行存折交了出來,又查媽媽的首飾,今
天媽媽就帶爾傑走掉了,現在爾豪出去找媽了。」「你放心,」我說:「雪姨一定會回來
的!爸爸呢?」
    「還在屋裡生氣!」「我去看看去。」我說,正要走到後面去,如萍又拉住了我,囁囁
嚅嚅的,吞吞吐吐的說:「依萍,我——我——我還有點話要和你講!」「講吧!」我說。
「依萍,」她漲紅了臉說:「聽說你快和書桓訂婚了,我——
    我——我想告訴你,你——你一定也知道,我對書桓也很——
    很喜歡的,有一陣,我真恨——恨透了你。」她的臉更紅了,不敢看我,只能看看她自
己的手,繼續說:「那一向,我以為我一定會死掉,我也想過自殺,可是我沒勇氣。但是,
現在,我想開了。你本來比我美,又比我聰明,你是更配書桓一些。而且,你一向對我那麼
好——所——所以,我——我要告訴你,我們姐妹千萬不要為這個不高興,我還是和以前—
—一樣喜歡你……」聽到如萍這些吞吞吐吐的話,我的臉也發起燒來,這個可憐的小傻瓜,
居然還到我身上來找友情,她怎麼知道我巴不得她的世界完全毀滅!但是,我決沒有因為她
這一段話而軟了心,我只覺得她幼稚可憐。為了擺脫她,我匆匆的說:
    「當然,我們不會為這件事不高興的,你別放在心上吧!」說完,我就離開了她,急忙
的走到爸爸屋裡去了。
    爸爸正坐在他的安樂椅裡抽煙斗,桌子上面堆滿了帳冊,旁邊放著一把算盤,顯然他剛
剛做過一番核算工作。看到了我,他指指身邊的椅子,冷靜的說:
    「依萍,過來,坐在這兒!」
    我走過去,坐在他身邊。他望了我一會兒,問:
    「是不是準備和書桓結婚?昨天早上書桓來了一趟,問我的意見,他說希望一畢業就能
和你結婚。」
    「我還沒有決定。」我說。
    「唔,」爸鎖著眉,思索著說:「依萍,假如你要結婚,我一定會給你準備一份豐富的
嫁奩。」他在那疊帳簿上憤憤的敲了一下,接著說:「雪琴真混帳,把錢全弄完了!」從爸
的臉色上看,我知道損失的數目一定很大。他又堅定的說:「不過,依萍,你放心,我一定
會給你準備一份豐富的嫁奩!」
    我笑笑,說:「我並不想要什麼嫁奩,我對這個一點興趣都沒有!」
    爸盯著我,低壓著眼睛的眉毛纏在一起。
    「哼!」他兇惡的說:「我就猜到你有這句話!」他把頭俯近我,近乎凶狠的大叫著
說:「依萍!我告訴你,不管你要不要,我一定要給你!」他抓住我的肩膀,幾乎把我的肩
胛骨捏碎,嚷著說:「你不要太驕傲,你只是個不懂事的傻丫頭!我告訴你,我的錢燒不死
你!」
    我從他的掌握裡掙脫出來,聳聳肩說:「隨你便好了,有錢給我還有什麼不好的?」
    爸好不容易才平下氣來,他指著我說:
    「依萍,學聰明點,錢在這個世界上是很有用的,貧困是人生最大的悲哀。我已經老
了,不需要用什麼錢了,你還年輕,你會發現錢的功用!」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爸又提起了他財產的現況,我才知道他的動產在目前大約只有五十
萬,雪姨所損失的還超過了這個數目,這數字已經把我嚇倒了,五十萬!想想看,幾個月前
我還為了問他要幾百塊錢而挨一頓鞭打!
    雪姨出走了三天,第三天,我到中和鄉一帶亂逛。傻氣的希望能找出那個老魏的蹤跡,
我猜想,雪姨一定是躲在那個老魏那裡。可是,我是白逛了,既沒看到雪姨,也沒看到老
魏,更沒看到那輛黑汽車。第三天晚上,我到「那邊」去,知道雪姨果然回來了,她大概是
捨不得陸家剩下的五十萬,和這棟花園洋房吧!我和何書桓已經到了「一日不見,如隔三
秋」的地步了,我為我自己感情的強烈和狂熱而吃驚。為此,我也必須重新衡量何書桓出國
的事,他自己也很猶豫,雖然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他已在申請獎學金,並準備留學考
試。但是,私下裡,他對我說:「為了什麼前途理想,而必須要和自己的愛人分開,實在有
點莫名其妙,我甘願放棄一切,換得和你長相廝守!」
    「先去留學,回來再廝守,反正有苦盡甘來的日子,以後的歲月還長著呢,急什麼?」
我說,可是,這只是我嘴硬,而他出國的日子到底還很遠,我不願來預付我的哀傷。能把握
住今天,何不去盡興歡笑呢?
    我們變著花樣玩。奇怪,近來我們每在一起,就有一種匆促緊張的感覺,好像必須要大
聲叫嚷玩樂才能平定另一種惶惶然的情緒。為了什麼?我不能解釋。以前,我們喜歡依偎在
沒有人的地方,靜靜的,悠然的,彼此望著彼此,微笑訴說、凝思。現在,我們卻不約而同
的向人潮裡擠,跳舞、笑鬧,甚至喝一些酒,縱情歡樂。如果偶爾只我們兩人單獨在一起,
他會狂吻我,似乎再不吻就永遠吻不到我了似的。有時我會有一種感覺,覺得我們在預支一
輩子的歡樂,因而感到衷心紊亂。自從上次為了偵察老魏而中途丟開何書桓,因而和何書桓
鬧了一次彆扭之後,我明白了一件事,何書桓個性之強,絕不亞於我,可能更勝於我,我欣
賞有個性的人,但是,媽媽常擔憂的說:「你們兩個太相像了,是幸也是不幸。依萍,我真
怕有一天,你們這兩條牛會碰起頭來,各不相讓。」
    會嗎?在以後的一些事情裡,我也隱隱的覺得,終會有這一天的。我和何書桓在許多場
合裡,碰到過夢萍,穿著緊身的衣服,挺著成熟的胸脯,卷在一大堆半成熟的太保學生中。
她的放蕩形骸曾使我吃驚,但是,我們碰見了,總是各玩各的,誰也不干涉誰,頂多點點頭
而已。有一天晚上,何書桓提議我們到一家地下舞廳去跳舞,換換口味。我們去了,地方還
很大,燈光黯淡,門窗緊閉,煙霧騰騰,音樂瘋狂的響著,這是個令人迷亂麻醉的所在!
    我們才坐定,何書桓就碰碰我說:
    「看!夢萍在那邊!」我跟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不禁皺了皺眉頭,夢萍穿著件緊緊的大
紅襯衫,下面是條黑緞的窄裙子,襯衫領口開得很低,裙子則緊捆住她的身子,這身衣服實
在像一張打濕了的紙,緊貼在她身上,使她渾身曲線暴露無餘。她正坐在一個男孩子的膝
上,桌子四周,圍著好幾個男孩子,全是一副流氓裝束,除了夢萍外,另外還有個女孩,正
和一個男孩在當眾擁吻。桌子上杯碟狼藉,最觸目的是兩個洋酒瓶,已經半空了。夢萍一隻
手拿著杯子,一隻手勾著那男孩的脖子,身子半懸在那男孩身上,穿著高跟鞋的腳在半空裡
搖擺,嘴裡在尖銳的大笑,另外那些人也又笑又鬧的亂成一團。一看這局面,我就知道夢萍
已經醉了。何書桓詫異的說:
    「他們喝的是白蘭地和威士忌,哪裡弄來的?」
    侍者走了過來,何書桓問:
    「你們這裡也賣洋酒嗎?」
    「沒有。」侍者搖搖頭。
    「他們呢?」何書桓指指夢萍的桌子。
    「那是他們自己帶來的。」侍者說。
    侍者走開後,何書桓點點頭,用近乎說教的感慨的口吻說:「他們有洋酒,可見得他們
中有人的家庭環境十分好,家裡有錢,父母放縱,就造成了這一批青年!流氓和太保的產
生,是家庭和社會的責任!」
    夢萍搖晃著身子,笑得十分放肆,然後,她忽然大聲唱了起來:
    
    「天荒地寒,人情冷暖,我受不住這寂寞孤單!」
    
    「喲呵!」那些男孩子尖聲怪叫,同時夾著一陣口哨和大笑,夢萍仰著頭,把酒對嘴裡
灌,大部分的酒都潑在身上,又繼續唱了下去:
    
    「走遍人間,歷盡苦難,要尋訪你做我的侶伴!」
    
    唱著,她對她攬住的那男孩額上吻了一下,大家又「喲呵!」的大叫起來。何書桓忍不
住了,他站起身來,對我說:
    「你妹妹醉了,我們應該把她送回家去!」
    我按住何書桓的手說:
    「你少管閒事,隨她去吧!」
    「我不能看著她這副樣子,這樣一定會出問題!」何書桓想走過去。我緊拉著何書桓
說:「她出問題干你什麼事?你坐下來吧!她自己高興這樣,你管她幹什麼?」何書桓不安
的坐了下來,但眼睛還是望著夢萍那邊,我拍拍他的手說:「來,我們跳舞吧!」我們滑進
了舞池,何書桓還是注視著那個桌子,我把他的頭扳向我,他望著我,說:
    「你應該關心,那是你妹妹!」
    「哼,」我冷笑了一聲。「我可不承認她是我妹妹,她是雪姨的女兒,她身上是雪姨的
血液!」
    「就算是你的朋友,你也不該看著她發酒瘋!」
    「她也不是我的朋友,」我冷冷的說:「她夠不上資格做我的朋友!」「你不該這樣
說,」何書桓說:「她總不是你的仇人!」
    「誰知道!」我說,把頭靠在何書桓肩上,低聲說:「聽這音樂多好,我們跳自己的
舞,不要管別人的事好不好?」這時唱機裡正播著蓓蒂佩姬唱的「我分不清華爾滋和探戈」。
    我們默默的跳了一陣,夢萍依舊在那邊又笑,又叫,又唱。過了一會兒,一陣玻璃杯打
破的聲音,引起我們的注意,只見抱著夢萍的那個高個子的男孩已經站了起來,正拉著夢萍
的手向外面走去,夢萍搖搖晃晃的,一面走一面問:
    「你帶我到哪裡去?」「到解決你孤單的地方去!」那男孩肆無忌憚地說。那個桌子上
的人爆發了一陣大笑!
    「不行,我不去!」夢萍的酒顯然醒了一些。
    「我不會吃掉你!」高個子笑嘻嘻的說。同時,用力的把夢萍拉出去,我知道這裡的三
樓就是旅舍,我用幸災樂禍的眼光望著醉醺醺的夢萍,隨她墮落毀滅吧!我巴不得她和雪姨
等一起毀滅!可是,何書桓甩開我,向前面衝了過去,嚷著說:「這太不像話了!」我追上
去,拉住何書桓說:
    「你管她做什麼?不要去!」
    何書桓回過頭來,對我狠狠的盯了一眼,就衝上前去,用手一把按在那個高個子的肩膀
嚴厲的說:
    「放開她!」高個子轉過頭來,被這突來的阻擾引動了火氣,把肩膀一挺說:「干你什
麼事?」夢萍已認出了何書桓,得救似的說:
    「書桓,你帶我走!」那男孩被激怒了,大聲說:
    「你識相就滾開,少管老子的事。」一面抓住夢萍的手。這時,那桌上的男孩子全圍了
上來,大叫著說:
    「揍他!揍他!揍他!」
    舞廳的管事趕了過去,我也鑽進去,想把何書桓拖出來。可是,來不及了,一場混戰已
經開始,一時間,桌椅亂飛,茶杯碟子摔了一地,何書桓被好幾個小流氓所圍攻,情況十分
嚴重,我則又氣又急,氣何書桓的管閒事,急的是這局面如何收拾。幸好就在這時,進來了
三個彪形大漢,走過去幾下就把混戰的人拉開了,喝著說:
    「要打架跟我打!」我猜這些是舞廳僱用的保鏢之類的人物。何書桓鼻青臉腫,手腕被
玻璃碎片劃了一個口子,流著血,非常狼狽。這時仍然悻悻的想把夢萍拉出來,但那些小流
氓則圍成一圈,把夢萍圍在裡面。我走過去,在何書桓耳邊說:
    「當心警察來,這是地下舞廳,同時,為你爸爸的名譽想一想!」我這幾句話很有效,
何書桓茫然的看了我一眼,又悵悵的望著夢萍,就無可奈何的和我退了出來。
    我們走到大街上,兩人都十分沉默,叫了一輛三輪車,何書桓對車伕說了我的地址,我
們坐上車,何書桓依然一語不發。車子到了我家門口,下了車,我對何書桓說:
    「到我家去把傷口包紮一下吧!」
    「不必了!」何書桓的聲音非常冷硬,然後,他望著我的臉,冷冰冰的說:「依萍,我
覺得我們彼此實在不大瞭解,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熱心腸有思想的女孩子,可是,今天你的表
現使我認清了你!我想我們應該暫時疏遠一下,大家冷靜的想想!」我悚然而驚,一瞬間,
竟說不出話來。可是,立即我冒了火,他的話傷了我的自尊心。如果今晚不是夢萍,是任何
一個漠不相關的女孩子,我都會同意他去救她,但是我決不救夢萍!我的心事他既不能體
會,我和「那邊」的仇恨他也看不出來,妄想去救助我的敵人,還說什麼認清了我的話,那
麼,他是認清了我是個沒思想冷心腸的人了?於是,我也冷笑了一聲說:「隨你便!」兩個
人都僵了一會兒,然後我伸手敲門,他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就毅然的一甩頭,走出了巷子。
我望著他的背影消失,感到自己的心臟像被根無形的繩子抽緊了,頓時間,痛楚、心酸、迷
茫的感覺全湧了上來。因此當媽來開了門,我依然渾然未覺的站著,直到媽媽問:「怎麼
了?依萍?」我才驚覺的醒過來,走進家門,我默默不語,媽媽跟在我後面問:
    「書桓呢?」「死掉了!」我說,和衣倒在床上。媽媽點著頭說:
    「又鬧彆扭了,是不?你們這對孩子,唉!」
    這次彆扭持續的時間相當長,我恨透了書桓為這件事把我的本質評得一錢不值,更恨他
不瞭解我。因而,雖然我十分痛苦,但我決不去找他。儘管他的影子日夜折磨著我,儘管我
被渴望見他的念頭弄得憔悴消瘦,我依然不想對他解釋。讓他誤解我,讓他認為我沒有同情
心正義感,讓他去做一切的評價吧,我不屑於為自己辯白。無論如何,雪姨和我的仇恨是不
共戴天的,我非報不可,挨打那一日,我淋著雨在那邊門前發的誓,字字都蕩在耳邊,我要
報復!我要報復!我要報復!可是,失去了何書桓,日子一下子就變得黯淡無光了,幹什麼
都不對勁。一星期之後,我到方瑜那兒去,剛走出家門沒幾步,忽然,一輛小汽車停在我身
邊,我轉頭一看,不禁心臟猛跳了起來,我認得這車子,這是何家的車子,我正發愣,何伯
母從車子裡鑽了出來,拉住了我的手,笑瞇瞇的說:
    「遠遠看著就像你,怎麼回事?好久沒有看到你了!為什麼不到我們家來玩?」我苦笑
著,不知怎麼回答好。何伯母卻全不管我的態度,牽住我的手,向車子上拉,一面說:
    「來,來,難得碰到,到我們家去玩玩吧!」
    「我……我……」我猶豫著說,想托辭不去,但舌頭像打了個結,渾身無力,何伯母斷
然說:
    「來吧,書桓這兩天生病,有年輕人談談好得快!」
    我沒話可說了,事實上,要說也來不及了,因為我的腳已經把我帶進了車子。他生病,
為了我嗎?一剎那間,渴望見到他的念頭把我的驕傲和自尊全趕走了。在車子裡,何伯母拍
拍我的手,親切的說:
    「陸小姐,我們書桓脾氣壞,從小我們把他慣壞了,他有什麼不對,你原諒他吧!」
    我望著何伯母,於是,我明白了,她是特意來找我的。我凝視著車窗外面,一句話也不
說,沉默的到了何家。何伯母一直引我走到何書桓的門口,打了打門,裡面立刻傳來何書桓
憤怒而不耐的聲音,叫著說:
    「別來惹我!」「書桓,你開門看看,」何伯母柔聲說:「我給你帶了一個朋友來
了!」我暗中感謝何伯母的措辭,她說:「我給你帶了一個朋友來了」,這維持住我的自
尊,如果她說:「有個朋友來看你」,我一定掉頭就走,我不會先屈服的。
    門立即就打開了,何書桓衣冠不整的出現在我面前,蓬著濃髮的頭,散著衣領和袖口,
一股落拓相。看到了我,我們同時一震,然後,何伯母輕輕的把我推進了門,一面把門關
上,這是多麼細心而溺愛的母親!
    我靠著門站著,惶惑而茫然的望著這間屋子,室內很亂,床上亂七八糟的堆著棉被和書
籍,地上也散著書和報紙,窗簾是拉攏的,光線很暗。我靠在那兒,十分窘迫,不知該怎麼
樣好,何書桓站在我面前,顯然並沒料到我會來,也有些張皇失措。我們站了一會兒,何書
桓推了一張椅子到我面前來,有點生硬的說:「坐嗎?」我不置可否的坐了下去,覺得需要
解釋一下,於是我說:
    「在街上碰到你母親,她拉我來看看你。」我的口氣出乎我自己意料之外的生疏和客氣。
    「哦,是嗎?」他說,臉上浮起一陣不豫之色,大概恨他母親多管閒事吧!說完這兩個
字,他就不再開口了,我也無話可說,僵持了一陣,我覺得空氣是那樣凝肅,何書桓又那樣
冷冰冰,不禁暗暗懊悔不該來這一趟。又待了一會兒,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說:
    「我要回去了!」講完這句話,我覺得非常委屈,禁不住聲音有點發顫,我迅速的轉開
頭,因為眼淚已經衝進我的眼眶裡了。我伸手去開門,可是,何書桓把我伸出一半的手接住
了,他輕輕的把我拉回來,低聲說:「依萍,坐下!」他的話對我有莫大的支配力量,我又
身不由己的坐了下去。於是,他往地下一跪,把頭埋在我的膝上了。我控制不住,眼淚湧了
出來,於是,我斷續的,困難的,艱澀的說了一大篇話:「書桓,你不知道……我們剛到台
灣的時候,大家住在一起,我有爸爸,也有媽媽。後來,雪姨讒言中傷,媽媽怯懦柔順,我
們被趕了出來,在你看到的那兩間小房子裡,靠每月八百元的生活費度日。我每個月到『那
邊』去取錢,要看盡爸爸和雪姨的臉色,聽盡冷言冷語。就在我認識你以前不久,為了向爸
爸要房租,雪姨從中阻攔,我挨了爸爸一頓鞭打。在我挨打的時候,在我為幾百元掙扎的時
候,夢萍她們怡然自得的望著我,好像我在演戲,沒有人幫我說一句話,沒有人幫我求爸
爸,雪姨看著我笑,爾傑對我做鬼臉……」我嚥了一口口水,繼續說:「拿不到錢,我和媽
媽相對飲泣,媽媽瞞著我,整日不吃飯,但雪姨他們,卻過著最舒適最豪華的生活……我每
天告訴我自己,我要報復他們,如果他們有朝一日遭遇了困難,我也要含笑望著他們掙扎毀
滅……」我停住了,何書桓的頭仰了起來,望著我的臉,然後,他站起身來,輕輕的把我的
頭按在他的胸口,用手撫摸我的頭髮,低聲說:「現在都好了,是不是?以後,讓我們都不
要管雪姨他們的事了!依萍,原諒我脾氣不好!」
    我含著眼淚笑了,把頭緊貼在何書桓胸口,聽著他沉重的心跳聲,體會著自己對他的愛
的深度——那是無法測量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