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朦朦

    天氣漸漸的暖和了,三月,是台灣氣候中最可愛的時期,北部細雨霏微的雨季已經過去
了,陽光整日燦爛的照射著。我也和這天氣一樣,覺得渾身有散發不完的活力。我沒有開始
準備考大學,第一,沒心情,一拿起書本,我就會意亂情迷。第二,沒時間,我忙於和何書
桓見面,出遊,幾乎連復仇的事都忘記了。生平第一次,我才真正瞭解了什麼叫「戀愛」。
以前,我以為戀愛只是兩心相悅,現在才明白豈止是兩心相悅,簡直是一種可以燒化人的東
西。那些狂熱的情愫好像在身體中每個毛孔裡奔竄,使人緊張,使人迷亂。
    何書桓依然一星期到「那邊」去三次,給如萍補英文。為了這個,我十分不高興,我希
望他停止給如萍補課,這樣就可以多分一些時間給我。但他很固執,認為當初既然允諾了,
現在就不能食言。這天晚上又是他給如萍補課的日子,我在家中百無聊賴的陪媽媽談天。談
著談著,我的心飛向了「那邊」,飛向了何書桓和如萍之間,我坐不住了,似乎有什麼預感
使我不安,我在室內煩躁的走來走去,終於,我決定到「那邊」去看看。抓了一件毛衣,我
匆匆的和媽媽說了再見,顧不得又把一個寂寞的晚上留給媽媽,就走出了大門。
    到了「那邊」,我才知道何書桓現在已經改在如萍的房間裡給如萍上課了。這使我更加
不安,我倒不怕如萍把何書桓再搶回去,可是,愛情是那樣狹小,那樣自私,那樣微妙的東
西,你簡直無法解釋,單單聽到他們會關在一個小斗室中上課,我就莫名其妙的不自在起
來。尤其因為這個改變,何書桓事先竟沒有告訴我。爸爸在客廳裡,忙著用橡皮筋和竹片聯
起來做一個玩具風車,爾傑在一邊幫忙。爸爸枯瘦的手指一點也不靈活,那些竹片總會散開
來,爾傑就不滿的大叫。我真想抓住爸爸,告訴他這個貪婪而邪惡的小男孩只是個使爸爸戴
綠帽子的人的兒子!(當我對爾傑的觀察越多,我就越能肯定這一點。)可是,時機還未成
熟,我勉強壓下揭露一切的衝動。直接走到如萍門口,毫不考慮的,我就推開了房門。
    一剎那間,我呆住了!我的預感真沒有錯,門裡是一副我做夢也想不到的局面。我看到
如萍坐在書桌前的椅子裡,何書桓卻緊倚著她站在她的身邊,如萍抓著何書桓的手,臉埋在
何書桓的臂彎裡。何書桓則俯著頭,在低低的對她訴說著什麼。我推門的聲音驚動了他們,
他們同時抬起頭來看我,我深深抽了口冷氣,立即退出去,把門「砰」的碰上。然後,我沖
進了客廳,又由客廳一直衝到院子裡,向大門口跑去,爸爸在後面一疊連聲的喊:「依萍!
依萍!依萍!你做什麼?跑什麼?」
    我不顧一切的跑到門口,正要開門,何書桓像一股旋風一樣捲到我的面前,他抓住了我
的手,可是,我憤憤的抽出手來,毫不思索的就揮了他一耳光。然後,我打開大門,跑了出
去。剛剛走了兩三步,何書桓又追了上來,他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用力使我轉過身子來。
他的臉色緊張而蒼白,眼睛裡冒著火,迫切而急促的說:
    「依萍,聽我解釋!」「不!」我倔強的喊,想擺脫他的糾纏。
    「依萍,你一定要聽我!」他的手抓緊了我的胳膊,由於我掙扎,他就用全力來制服
我,街上行人雖然不多,但已有不少人在注意我們了。我一面掙扎,一面壓住聲音說:
    「你放開我,這是在大街上!」
    「我不管!」他說,把我抱得更緊:「你必須聽我!」
    我屈服了,站著不動。於是,他也放開了我,深深的注視著我的眼睛,說:「依萍,當
一個怯弱的女孩子,鼓著最大的勇氣,向你剖白她的愛情,而你只能告訴她你愛的是另一個
人,這時,眼看著她在你眼前痛苦、絕望、掙扎,你怎麼辦?」
    我盯住他,想看出他的話中有幾分真實,幾分虛假。但是,這是張太真摯的臉,真摯得
不容你懷疑。那對眼睛那麼懇切深沉,帶著股淡淡的悲傷和祈求的味道。我被折服了,垂下
頭,我低低的說:「於是,你就擁抱她以給她安慰嗎?」
    「我沒有擁抱她!我只是走過去,想勸解她,但她抓住了我,哭了,我只好攫住她,像
個哥哥安慰妹妹一樣。你知道,我對她很抱歉,她是個善良的女孩,我不忍心!依萍,你明
白嗎?」「她不是你的妹妹,」我固執的說:「憐憫更是一件危險的東西,尤其在男女之
間。」
    「可是,我對她絕沒有一絲一毫的愛情!」
    「假如沒有我呢,你會愛上她嗎?」
    他沉思了一會兒,困惑的搖搖頭:
    「我不知道。」「這證明她對你仍然有吸引力,」我說,依然在生氣:「她會利用你的
同情心和憐憫心來捉住你,於是,今晚的情況還會重演!」「依萍!」他捉住我的手腕,盯
著我的眼睛說:「從明天起,我發誓不再到『那邊』去了,除非是和你一起去!我可以對如
萍他們背信,無法容忍你對我懷疑!依萍,請你相信我,請你!請你!」他顯然已經情急
了,而他那迫切的語調使我心軟,心酸。我低下頭,半天沒有說話,然後我抬起頭來,我們
的眼光碰到了一起,他眼裡的求恕和柔情繫緊了我。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把手插進他的
手腕中,我們的手交握了,他立即握緊了我,握得我發痛。我們相對看了片刻,就緊偎著無
目的的向前走去。一棵棵樹木移到我們身後,一盞盞街燈把我們的影子從前面挪到後面,又
從後面挪到前面。我們越貼越緊,熱力從他的手心不斷的傳進我的手心中。走到了路的盡
頭,我們同時站住,他說:「折回去?」我們又折了回去,繼續緩緩的走著,街上的行人已
寥寥無幾。他說:「就這樣走好嗎?一直走到天亮。」
    我不語。於是,在一棵相思樹下,他停住了。
    「我要吻你!」他說,又加了一句:「閉上你的眼睛!」
    我閉上了。這是大街上,但是,管他呢!
    三月底,我們愛上了碧潭。主要的,他愛山,而我愛水,碧潭卻是有山有水的地方。春
天,一切都那麼美好,山是綠的,水是綠的,我們,也像那綠色的植物一樣發散著生氣。劃
著一條小小的綠色的船,我們在湖面享受生命、青春和彼此那夢般溫柔的情意。他的歌喉很
好,我的也不錯,在那蕩漾的小舟上,他曾教我唱一首歌:
    
    「雪花兒飄過梅花兒開,燕子雙雙入畫台。
    錦繡河山新氣象,萬紫千紅春又來——………」
    
    我笑著,把手伸進潭水中,攪起數不清的漣漪,再把水撩起來,澆在他身上,他舉起槳
來嚇唬我,小船在湖心中打著轉兒。然後,我用手托著下巴,安靜了,他也安靜了,我們彼
此托著頭凝視,我說:
    「你的歌不好,知道嗎?既無雪花,又無梅花,唱起來多不合現狀!」「那麼,唱什
麼?」「唱一首合現狀的。」於是,他唱了一支非常美麗的歌:
    
    「溪山如畫,對新晴,雲融融,風淡淡,水盈盈。
    最喜春來百卉榮,好花弄影,細柳搖青。
    最怕春歸百卉零,風風雨雨劫殘英。
    君記取,青春易逝,莫負良辰美景,蜜意幽情!」
    
    這首歌婉轉幽柔,他輕聲低唱,餘音在水面裊裊盤旋,久久不散,我的眼眶濕潤了。他
握住我的手,讓小船在水面任情飄蕩。雲融融,風淡淡,水盈盈……我們相對無言,默然凝
視,醉倒在這湖光山色裡。
    四月,我們愛上了跳舞,在舞廳裡,我們盡興酣舞,這正是恰恰舞最流行的時候,可是
我們都不會跳。他卻不顧一切,把我拉進了舞池,不管別人看了好笑,我們在舞池中手舞足
蹈,任性亂跳,笑得像一對三歲的小娃娃。
    深夜,我們才盡興的走出舞廳,我斜倚在他的肩膀上,仍然想笑。回到了家裡,我禁不
住在小房間內滑著舞步旋轉,還是不住的要笑。換上睡衣,拿著刷頭髮的刷子,我哼著歌,
用腳踏著拍子,恰恰,恰恰恰!媽媽詫異的看著我:「這個孩子瘋了!」她說。
    是的,瘋了!世界上只有一件事可以讓人瘋:愛情!
    這天,我和何書桓去看電影,是伊麗莎白泰勒演的狂想曲,戲院門口擠滿了人,隊伍排
到街口上,「黃牛」在人叢裡穿來穿去。何書桓排了足足一小時的隊,才買到兩張票。前一
場還沒有散,鐵柵門依然關著。我們就在街邊閒散的走著,看看商店中的物品,看到形形色
色的人,等待著進場的時間。
    忽然間,我的目光被一個瘦削的男人吸引住了,細小的眼睛,短短的下巴,這就是雪姨
那個男朋友!這次他沒有開他那輛小汽車,而單獨的、急急忙忙的向前走,一瞬間,我忽發
奇想,認為他的行動可能與雪姨有關,立即產生一個跟蹤的念頭。於是,我匆匆忙忙的對何
書桓說:
    「我有點事,馬上就來!」
    說完,我向轉角處追了上去,何書桓在我後面大叫:
    「依萍,你到哪裡去?」
    我來不及回答何書桓,因為那男人已經轉進一個窄巷子裡,我也立即追了進去。於是,
我發現這窄巷子中居然有一個名叫「小巴黎」的咖啡館,當那男人走進那咖啡館時,我更加
肯定他是在和雪姨約會了。我推開了玻璃門,悄悄的閃了進去,一時間,很難於適應那裡面
黑暗的光線,一個侍應小姐走了過來,低聲問我:
    「是不是約定好了的?找人還是等人?」
    我一面四面查看那個瘦男人的蹤跡,一面迅速的用假話來應付那個侍應生,我故意說:
「有沒有一個年輕的,梳分頭的先生,他說在這裡等我的!」「哦,」那侍應生思索著問:
「高的還是矮的?」
    「不高不矮。」我說,繼續查看著,但那屏風隔著的火車座實在無法看清。「我帶你去
找找看好了。」那侍應生說。這正是我所希望的,於是我跟在她後面,從火車座的中間走過
去,一面悄悄的打量兩邊的人。立即我就發現那瘦男人坐在最後一排的位子裡,單獨一個
人,好像在等人。我很高興,再也顧不得何書桓和電影了,我一定要追究出結果來!我轉頭
對侍應生低聲說:「大概他還沒有來,我在這裡等吧,等下如果有位先生要找李小姐,你就
帶他來。」
    我在那瘦男人前面一排的位子裡坐下來,和瘦男人隔了一道屏風,也耐心的等待著。
    侍應生送來了咖啡,又慇勤的向我保證那位先生一來就帶他過來。我心裡暗中好笑,又
為自己這荒謬的跟蹤行動感到幾分緊張和興奮。誰知,這一坐足足坐了半小時,雪姨連影子
都沒出現,而那場費了半天勁買到票的狂想曲大概早就開演了。那個瘦男人也毫無動靜,我
只好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等到底。又過半小時,一個高大的男人從我面前經過,熟練的走進
了瘦男人的位子裡去了,我聽到瘦男人和他打招呼,抱怨的說:「足足等了一小時。」
    我洩了氣,原來他等的是一個男人!與雪姨毫無關聯,卻害我犧牲掉一場好電影,又白
白的在這黑咖啡館裡枯坐一小時,受夠了侍應生同情而憐憫的眼光!真算倒了十八輩子的
楣!正想起身離開,卻聽到瘦男人壓低了聲音說了一句話:
    「到了沒有?」「今天夜裡一點鐘。」這是個粗啞的聲音,說得很低,神秘兮兮的。我
的興趣又勾了起來,什麼東西到了沒有?夜裡一點鐘?準沒好事,一切「夜」中的活動,都
不會是光明正大的!我把耳朵貼緊了屏風的木板,仔細的聽,那低啞的聲音在繼續說:「要
小心一點,有阿土接應,在老地方。你那輛車子停在林子裡,知道不?」「不要太多人,」
瘦子在說。
    「我知道,就是小船上那個傢伙是新人。」
    「有問題沒有?」「沒有。」「是些什麼,有沒有那個?」
    「沒有那個,主要是化妝品,有一點珍珠粉。」聲音更低了。我明白了,原來他們在干
走私!我把耳朵再貼緊一點,但,他們的聲音更低了,我簡直聽不清楚,而且,他們講了許
多奇奇怪怪的名詞,我根本聽不懂。然後,他們在彼此叮囑。我站起身來,剛要走,又聽到
啞嗓子的一句話:
    「老魏,陸家那個女人要留心一點。」
    「你放心,我和她是十幾年的老交情了!」「可是,那個姓陸的不是好惹的!」
    「姓陸的嗎?他早已成了老糊塗了,怕什麼!」
    我不想再聽下去了,我所得到的消息足以讓我震驚和緊張。在咖啡杯底下壓上十塊錢,
我走出咖啡館。料想何書桓早就氣跑了,也不再到電影院門口去,就直接到了「那邊」,想
看看風色。雪姨在家,安安分分的靠在沙發裡打毛衣,好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我在她臉上
找不到一點犯罪的痕跡。爸仍然靠在沙發裡抽煙斗,夢萍和爾豪是照例的不在家,如萍大概
躲在自己的房裡害失戀病。只有爾傑在客廳的地下自己和自己打玻璃彈珠,滿地和沙發底下
爬來爬去。爸爸看到我,取下煙斗說:「正想叫如萍去找你!」
    「有事?」我問。爸瞇著眼睛看了我一眼,問:
    「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嗎?」
    我噘噘嘴,在沙發中坐下來,雪姨看了我一眼,自從我表演了一幕奪愛之後,她和我之
間就鑄下了深仇大恨,見了面連招呼都不打了。今天,我由於無意間獲得了那麼嚴重的消
息,不禁對她多看了兩眼,爸審視著我,問:
    「你看樣子有心事,錢不夠用了?」
    我看看爸,我知道爸的財產數字很龐大,多數都是他往日用不太名譽的方式弄來的,反
正,爸是個出身不明的大軍閥,他的錢來源也不會很光明。可是,這筆數字一定很可觀,而
現在,經濟的權柄雖操在爸手裡,可是錢卻早已由雪姨經營,現在,這筆財產到底還有多
少?可能大部分都已到了那個瘦男人老魏的手裡了。我想了想,決心先試探一下,於是,我
不動聲色的說:「爸爸,你有很多錢嗎?」
    爸瞇起眼睛來問:「幹什麼?你要錢用?」
    「不,」我搖搖頭:「假如要買房子,就要一筆錢。」
    「買房子?」爸狐疑的看看我:「買什麼房子?」
    「你不是提議過的嗎?」我靜靜的說:「我們的房東想把房子賣掉,我想,買下來也
好。」
    「你們的房東,想賣多少錢?」
    「八萬!」我信口開了一個數字。
    「八萬!」雪姨插進來了:「我們八百都沒有!」
    我掉轉眼光去看雪姨,她看來既憤怒又不安。我裝作毫不在意的說:「爸爸,你有時好
像很有錢,有時又好像很窮,你對自己的帳目根本不清楚,是不?爸,你到底有多少財產?」
    「你很關心?」爸爸問。
    我嗤之以鼻。「我才不關心呢,」我聳聳肩:「我並不準備靠你的財產來生活,我要靠
自己。不過,如果我是你,我會把帳目弄得清清楚楚,而不輕易相信任何人。」
    我的話收到預期的效果,爸爸的疑心病被我勾起來了,他盯著我說:「你的話是什麼意
思?你聽說到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我挑挑眉,看了雪姨一眼。雪姨也正狠狠的望著我,她停止織毛衣,
對我嚷了起來:
    「你有什麼話說出來好了,你這個沒教養的……」
    「雪琴!」爸爸凌厲的語氣阻住了雪姨沒說出口的惡語,然後,他安靜的說:「晚上你
把我們這幾年的總帳本拿來給我看看。抽八萬出來應該不是一件難事吧?」
    「你懷疑我……」雪姨大聲的喊。
    「不是懷疑你!」爸皺著眉打斷她:「我要明白一下我們的經濟情況!帳本!你明白
嗎?晚上拿給我看!」
    「帳本?」雪姨氣呼呼的說:「家用帳亂七八糟,哪裡有什麼帳本?」「那麼,給我看
看存折和放款單!」
    雪姨不響了,但她握著毛衣的手氣得發抖,牙齒咬著嘴唇,臉色發青。我心中頗為洋洋
自得。我猜想她的帳目是不清不楚的,我倒要看看她如何去掩飾幾年來的大漏洞。一筆算不
清的帳,一個瘦男人,一個私生子,還有……走私!多黑暗,多骯髒,多混亂!假如我做一
件事,去檢舉這個走私案,會怎麼樣?但,我的證據太少,只憑咖啡館中所偷聽到幾句話
嗎?別人不會相信我……
    「依萍,」爸的聲音喚醒了我:「房子一定給你買下來,怎樣?」「好嘛,」我輕描淡
寫的說:「反正繳房租也麻煩。」
    「你的大學到底考不考?」爸爸問。
    「考嘛!」我說,爸真的在關心我嗎?我冷眼看他,為什麼他突然喜歡起我來了?人的
情感多麼矛盾和不可思議!
    「你在忙些什麼?」「戀愛!」我簡簡單單的說。
    爸爸的眉毛也挑了起來,斜視著我說:
    「是那個愛說大話的小子嗎?」
    我知道他指的是何書桓,就點了點頭。
    「唔,」爸微笑了,走到我面前,用手拍拍我的肩膀說:「依萍,好眼力,那孩子將來
一定有出息!」
    我笑了笑,沒說話,爸說:
    「依萍,到我房裡來,我要給你看一樣東西!」
    我覺得很奇怪,平常我到這兒來,都只逗留在客廳裡,偶爾也到如萍房裡去坐坐,爸爸
的房間我是很少去的。跟在爸爸身後,我走進爸爸的房間,爸爸對我很神秘很溫和的笑笑。
我皺皺眉,近來的爸爸,和以前好像變成了兩個人,但,我所熟悉的爸爸是凶暴嚴厲的,他
的轉變反而使我有種陌生而不安的感覺。爸爸從櫥裡取出了一個很漂亮的大紙盒,放在桌子
上,對我說:「打開看看!」我疑惑的解開盒子上的緞帶,打開了紙盒,不禁吃了一驚。裡
面是一件銀色的衣料,上面有亮片片綴成的小朵的玫瑰花,迎著陽光閃爍,這是我從沒見過
的華貴的東西,不知爸爸從哪一家委託行裡搜購來的。我不解的看看爸爸,爸爸銜著煙斗
說:「喜不喜歡?」「給我的嗎?」我懷疑的問。
    「是的,給你,」爸說,笑笑。「我記得五月三日是你的生日,這是給你的生日禮物。」
    我望著爸爸,心裡有一陣激盪,激盪之後,就是一陣憐憫的情緒。但,這憐憫在一剎那
間又被根深在我心中的那股恨意所淹沒了。爸爸,他正在想用金錢收買我。可是,我,陸依
萍,是不太容易被收買的!而且,五月三日也不是我的生日!「爸,你弄錯了,」我毫不留
情的說:「五月三日是心萍的生日!」「哦,是嗎?」爸說,頓時顯出一種茫然失措的神情
來,緊緊蹙起眉頭,努力搜索著他的記憶。「哦,對了,是心萍的生日,她過十七歲生日,
我給她訂了個大宴會,她美得像個小仙子,可是,半年後就死了!」他在床前的一張安樂椅
裡坐了下來,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陷進一種沉思狀態。好一會,他才醒悟什麼似的抬起頭
來,依然緊蹙著眉說:「那麼,你——
    你的生日是——」「十二月十二日!最容易記!」我冷冷的說。是的,他何曾關心過
我!恐怕我出生後,他連抱都沒抱過我呢!活到二十歲,我和爸爸之間的聯繫有什麼?金
錢!是的,只有金錢。
    「哦,」爸爸說:「是十二月,那麼,這件衣料你還是拿去吧,就算沒原因送的好了,
等你今年過生日,我也給你請一次客,安排一個豪華的宴會……」
    「用不著,」我冷淡的說:「我對宴會沒有一點興趣,而且我也沒這份福氣!」爸爸深
深的注視我,對我的態度顯然十分不滿,他的眉頭蹙得更緊了,眼睛裡有一抹被拒的憤怒。
我用手指搓著那塊衣料,聽著那摩擦出來的響聲,故意不去接觸爸爸的眼光。過了好一會,
爸爸說話了,聲音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平靜:
    「依萍,好像我給你的任何東西,你都不感興趣!」
    我繼續觸摸著那塊衣料,抬頭掃了爸爸一眼。
    「我感興趣的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我傲然的挺挺胸說:「可是我從你這裡接受到
的,都是有價的東西!」說完,我轉身向門外走,我已經太冒犯爸爸了,在他發脾氣以前,
最好先走為妙。但,我剛走了一步,爸爸就用他慣常的命令口吻喊:「站住!依萍!」我站
住,回過頭來望著爸爸,爸爸也凝視著我,我們父女二人彼此注視,彼此衡量,彼此研究。
然後爸爸拍拍他旁邊的床,很柔和的說:「過來,依萍,在這兒坐坐,我們也談談話!」
    爸爸找人「談話」,這是新奇的事。我走過去,依言在床邊坐了下來,爸爸抽著煙,表
情卻有些窘,顯然他自己也不明白要說什麼,而我卻一語不發的在等著他開口。
    「依萍,」爸終於猶豫著說:「你想不想和你媽媽再搬回來住?」「搬回來?」我不大
相信我的耳朵。「不,爸爸!現在我們母女二人生活得很快樂,無意於改變我們的現狀。說
老實話,我們也受不了雪姨!我們為什麼要搬回來過雞犬不寧的日子?現在我們的生活既單
純又安詳,媽媽不會願意搬回來的,我也不願意!」爸挺了挺背脊,眼睛看著窗子外面,我
看清了他滿佈在臉上縱橫交錯的皺紋,突然明白,他真是十分老了。他把煙斗從嘴裡拿出
來,茫茫然的歎了口氣說:
    「是的,你們生活得很快樂。」他的聲音空洞迷茫,有種哀傷的意味,或者,他在嫉妒
我們這份快樂?「我也知道你們不願搬回來,對你媽媽,對你,我都欠了很多——」他猛然
住了嘴,停了一會兒,又說:「我曾經娶了七個太太,生了十幾個孩子,現在我都失去了,
雪琴的幾個孩子,庸碌、平凡,我看不出他們有過人的地方。依萍,」他把一隻手放在我肩
上,重重的壓著我:「你的脾氣很像我年輕的時候,倔強任性率直,如果你是個男孩子,一
定是第二個我!」
    「我並不想做第二個你,爸爸!」我說。
    「好的,我知道,我也不希望你是第二個我!」爸爸說,吐出一口煙,接著又吐出一
口,煙霧把他包圍住了。我心中突然莫名其妙的湧出一股難言的情緒,感到爸爸的語氣裡充
滿了蒼涼,難道他在懊悔他一生所做的許多錯事?我沉默了,坐了好一會兒,爸爸才又輕聲
說:「依萍,什麼是有價的?什麼是無價的?幾十年前我的力量很大,全東三省無人不知道
我,但是,現在——」他苦笑了一下:「我發現闖蕩一生,所獲得的是太微小了。如今我剩
下來的只有錢,我只能用有價的去買無價的——」他忽然笑了,挺挺脊樑,站了起來,說:
「算了,別談這些,把那件衣料拿回去吧!我喜歡看到女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你別辜負了
老天給你的這張臉,把這件衣服做起來,穿給我看看!」「爸,」我走過去,撫摸著那件衣
料說:「這件衣料對我來說太名貴了一些,做起來恐怕也沒機會穿,在普通場合穿這種衣服
徒引人注目——」「你應該引人注目!」爸爸說:「拿去吧!」
    我把衣料裝好,盒子重新繫上,抱著盒子,我向客廳走,爸說:「在這裡吃晚飯吧!」
「不,媽在家等著!」我說。
    走到客廳,我看到雪姨還坐在她的老位子上發呆,毛線針掉在地下,我知道她心中正在
害怕,哼!我終於使她害怕了。看到我和爸走出來,她盯住我看了一眼,又對我手裡的紙盒
狠狠的注視了一下,我昂昂頭,滿不在乎的走到大門口,爸也跟了過來,沉吟的說:
    「何書桓那小子,你告訴他,哪天要他來跟我談談,我很喜歡聽他談話。」我點點頭,
爸又說:「依萍,書桓還算不錯,你真喜歡他,就把他抓牢,男人都有點毛病……」「爸
爸,」我在心中好笑,爸是以自己來衡量別人了。「並不是每個男人都會見異思遷的!」
    「唔,」爸爸哼了一聲,對我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那對眼光依然是銳利的,然後點點
頭說:「不要太自信。」
    我笑笑,告別了爸爸,回到家裡。門一開,媽立即焦急的望著我說:「你到哪裡去
了?」「怎麼?」我詫異的問。
    「書桓氣極敗壞的跑來找我,說你離奇失蹤,嚇得我要死,他又到處去找你。剛剛還回
來一趟,問我你回來沒有。現在他到『那邊』去找你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書桓說你忽然
鑽進一條小巷子,他追過去,就沒有你的影子了,他急得要命,賭咒說你一定給人綁票了!」
    我深吸了口氣,就大笑了起來,笑得前俯後仰。媽生氣的說:「你這孩子玩些什麼花
樣?別人都為你急壞了,你還在這裡笑,這麼大的人了,又不是三歲小孩子,還玩躲貓嗎?
你不知道書桓急成什麼樣子!」
    「他現在到哪裡去?」我忍住笑問。
    「到『那邊』找你去了。」
    「我就是從那邊回來的,怎麼沒有碰到他。」
    「他叫計程汽車去的,大概你們在路上錯過了。依萍,你這孩子也真是的,到那邊去為
什麼不先說一聲,讓大家為你著急!」我無法解釋,關於雪姨的事和我的復仇,我都不能讓
媽媽和何書桓知道。走上榻榻米,我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媽媽還在我身後責備個不停,看到
盒子,她詫異的問:
    「這是什麼?」「爸爸送我的生日禮物!」我說,把盒子打開。
    「生日?」媽媽皺著眉問。
    「哼!」我冷笑了一聲:「他以為我是五月三日生的!」我把那件衣料抖開,拋在桌子
上,閃閃熠熠,像一條光帶。「好華麗,是不是?媽媽?可惜我並不希罕!」
    媽媽驚異的凝視那塊料子,然後用手撫摸了一下,沉思的說:「以前心萍有一件類似的
料子的衣服,我剛跟你爸爸結婚的時候,也有這麼一件衣服,你爸爸喜歡女孩子穿銀色,他
說看起來最純潔,最高貴。」
    「純潔!高貴!」我諷刺的說:「爸爸居然也喜歡純潔高貴的女孩子!其實,雪姨配爸
爸才是一對!」
    媽媽注視著我,黯然的搖搖頭,吞吞吐吐的說:
    「依萍,你爸爸並不是壞人。」
    「他是好人?」我問,「他搶了你,糟蹋了你,又拋開你!他玩弄過多少女人?有多少
兒女他是置之不顧的?他的錢哪裡來的?他是好人嗎?媽媽呀,你就吃虧在心腸太軟,太容
易原諒別人!」媽媽繼續對我搖頭。「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她靜靜的說:「一個最
好的人也會有壞念頭,一個最壞的人也會有好念頭。依萍,你還年輕,你不懂。依萍,我希
望你能像你的姐姐……」
    「你是說心萍?」我問:「媽,心萍到底有多好,大家都喜歡她!」「她是個最安詳的
孩子,她對誰都好,對誰都愛,寧靜得奇怪,在她心裡,從沒有一丁點恨的意識。」
    「我永不會像心萍!」我下結論說:「心萍的早夭,大概就因為她不適合於這個世界!」
    媽媽望著我,悲哀而擔憂。又搖了搖頭,正想對我說什麼,外面有人猛烈的打門,我走
到門口去開門,門外,何書桓衝了進來,雖然天氣不熱,他卻滿頭大汗,一面喘著氣,一面
一把抓住了我說:「依萍,你是怎麼回事?」
    望著他那副緊張樣子,我又笑了起來,看到我笑,他沉下臉來,捏緊我的手臂說:
    「小姐,你覺得很好笑,是不是?」
    我收住笑,望著他,他的臉色蒼白,眼睛裡冒著火,狠狠的瞪著我。汗從他額上滾下
來,一綹黑髮汗濕的垂在額際。看樣子,他是真的又急又氣,我笑不出來了,但又無法解
釋,他把我手捏得更緊,捏得我發痛,厲聲說:
    「你不跟我解釋清楚,我永不原諒你!」
    「我不能解釋。」我輕聲說:「書桓,我並不是和你開玩笑,可是我也不能告訴你我溜
開的原因。」
    「你知不知道,這一個下午我跑遍了全台北市?差一點要去報警察局了!」「對不起,
行不行?」我笑著說,想緩和他。
    「你非說出原因來不可!」他氣呼呼的說。
    「我不能。」我說。「你不能!」他咬著牙說:「因為你根本沒有原因!你只是拿我尋
開心,捉弄我!依萍!你的玩笑開得太過分了!你不該整我冤枉!」「我不是有意的。」我
說。
    「你還說不是有意的!小姐,你明明就是有意的!如果不是有意的,你就把原因說出
來,非說不可!」他叫著說,固執得像一條蠻牛。「就算是有意的,」我也有點生氣了:
「就算我跟你開了玩笑,現在我說了對不起,你還不能消氣嗎?」
    「好,我成了猴子戲裡被耍的猴子了!」他憤憤的把我的手一甩,掉頭就向門外走。我
扶著門,惱怒的喊:
    「你要走了就不要再來!」
    可是,我是白喊了,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我愣愣的站在門口,希望他能折回來,但他並
沒有折回來,我把門「砰」的關上,又氣,又急,又傷心。既恨自己無法解釋,又恨何書桓
的不能諒解。走進屋裡,媽媽關心的說:
    「怎麼樣?你到底把他氣跑了!」
    「不要你管!」我大聲說,衝進房子裡,氣憤的叫著說:「這麼大的脾氣,他以為我希
奇他呢!走就走,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個男人!」「依萍!你這個脾氣總是要吃虧的!」
媽媽望著我,搖頭歎氣。「你不要對我一直搖頭,」我沒好氣的說:「我從不會向人低頭
的,何書桓,滾就滾好了!」
    但是,我的嘴雖硬,夜裡我卻躺在床上流淚。為了這樣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和何書桓鬧
翻,似乎太不值得,可是,他那樣大的脾氣,難道要我向他下跪磕頭嗎?我望著天花板,等
待著天亮,或者天亮之後,他會來找我,無論如何,這麼久的感情,不應該這麼容易結束!
    天亮了,我早早的起了身,他並沒有來,天又黑了。天再亮,再黑……一轉眼,四天過
去了,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漫長的四天,每天都在家裡看表,摔東西,發脾氣,第四天晚上,
媽媽忍不住了,說:「依萍,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就去找他一趟吧,本來是你不對
嘛!」我心裡正想著要去找他,可是,給媽媽一說出來,我又大發起脾氣:「鬼才要去找他
呢!我又不那麼賤!他要來就來,不來就拉倒!我為什麼要去找他?」
    「那麼,出去玩玩吧,別悶在家裡!」
    媽媽的話也有道理,我應該出去玩玩,於是,我穿上鞋,拿了手提包,開門出去了。才
走出大門,我就一眼看到我們牆外的那根街燈的柱子上,正靠著一個人!我站定,注視著
他,是何書桓!他靠在那兒,一動也不動,靜靜的望著我。我身不由己的走了過去,站在他
面前。我們對望著,好半天,還是我先開口:「書桓——」我的聲音是怯怯的,帶著連我自
己都不相信的乞求的味道。因此,只喊出兩個字,我就頓住了,怔怔的望著他。他依然靠在
柱子上,雙手插在口袋裡,不動,也不說話。我們又站了好一會兒,我感到一陣無法描寫的
難堪,我已經先開了口招呼他,而他卻不理我!我沒有道理繼續站在這兒受他的冷淡。跺了
跺腳,我轉頭想向巷口外走,可是,我才抬起腳,我的手臂就被一隻有力的手抓住了,我回
過頭來,他的眼睛正熱烈而懇切的望著我,於是,一切的不快、誤解、冷淡,都消失了。他
擁住了我,我注意到燈光很亮,注意到附近有行人來往……但是,管他呢,讓他們去說話,
讓他們去批評吧!我什麼都不管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