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
八、後記

    「給竹風的故事集」在我心中已醞釀多年,我一直希望用某種方式,使一個個獨立的故
事,能彼此聯繫在一起,成為一個完整的整體。因此,在若干年前,我曾寫了《六個夢》,
而今,我又寫了「給竹風的故事集」。
    和《六個夢》一樣,「給竹風的故事集」每篇都有相同的風格,和類似的主題。而且,
每個故事,都有個完美的結局。許多讀者曾建議我:「別再寫那些讓人流淚的東西,請給你
書中的人物,安排一個較好的結局。」我想,我大約受了這些讀者的影響,這本集子中,沒
有什麼特別悲慘的故事。但願它們能使讀者們獲得一剎那的心境和平,一剎那的溫柔寧靜,
我願已足。別問「竹風」是誰?那只是個故事中的人物。往往,就連「說故事者」,也是
「故事中」的人物。本來嗎,誰不是故事中的人物呢?多年來的寫作生涯,我雖磨練又磨
練,學習又學習,仍然自知淺陋。每出一本書,就增加一份汗顏與惶恐。因此,在這兒,我
要重申一句以前說過的話;願前輩們有以教我,願讀者們多所包涵。

                                                    瓊瑤
                                           一九七一年一月十四日
                                                   於台北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