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
五、柳樹下

    竹風,窗外正下著細雨,這正是「雨橫風狂三月暮」的時節。現在是黃昏,窗外
那些遠山遠樹,都半隱半現在一片蒼茫裡。整個下午,我都獨自坐在窗前,捧著一杯香茗,
靜靜的沉思。沉思!我真是沉思了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我的思緒始終飄浮在窗外那斜風細
雨中。「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我承認,我有些兒蕭索,有些兒落寞,有些兒孤獨。但
是,蕭索、落寞,與孤獨,都是刺激心靈活動的好因素,所以,我又有了說故事的慾望。聽
吧!竹風,我要講一個故事給你聽,一個小小的故事,關於一個小女孩。聽吧!竹風。
    

那棵老柳樹生長在溪邊,有著合抱的樹幹,有著長垂的柳條。夏季裡,它像一個綠色的 大傘,傘下,覆蓋著一個綠蔭蔭的小天地。冬天,它鋪了一地的落葉,光禿禿的柳條在細雨 紛飛中輕輕飄動,掛了一樹的蒼涼與落寞。春天,枝上的新綠初綻,秋天,所有的綠色都轉 為枯黃……再也沒有一棵樹,像這棵老柳樹那樣對季節敏感,那樣懂得寒溫冷暖,那樣分得 清春夏秋冬。或者,這就是荷仙如此熱愛這棵樹的原因吧!她曾對寶培說過:「這棵樹是有 感情的,我告訴你,它會哭,它也會笑,它還會說話。」真的,當冬天來臨的時候,那些長 垂的枝條,掛著無數的雨珠,一滴一滴的滴落下去,你能不信它在哭嗎?而春天到了,枝上 那一個個淡綠色的小葉蕾,那樣興奮的、喜悅的,迎著初升的朝陽綻放開來,那翠翠的、嫩 嫩的綠在陽光下閃亮。你能不信它在笑嗎?夏天的時候,枝葉扶疏,一陣風過,那葉條兒簌 簌作聲,你閉上眼睛,傾聽吧!你能不信那樹在說話嗎?寶培說:「你懂得這棵樹,它是你 的。」 這樹是她的嗎?荷仙不知道,她從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該屬於她的。但是,在 多少的風朝雨夕,多少的月夜清晨,她卻習慣於走到這棵樹下,向這棵樹傾吐她的心跡,她 的悲哀,她的煩惱,她的寂寞,她的快樂,以及她的希望。她向它傾吐一切,這棵樹是世界 上唯一知道她心底每個秘密和纖維的生物。而現在,她就呆呆的坐在這棵樹底下,夜已深 沉,月色朦朧,幾點疏疏落落的星光,點綴在黑暗的穹蒼裡。溪水靜悄悄的流著,河面上反 映著星星點點的光芒。她坐著,倚靠著那老樹的樹幹。她那長長的頭髮編成了兩條髮辮,垂 在胸前,那沉靜的黑眼珠,一瞬也不瞬的看著河面,河面反射的星光和她眼中的淚光相映。 她靜靜的坐著,她的思想沉浸在一條記憶的河流裡,在那兒緩慢的、緩慢的流動著,流動 著,流動著。流走了時間,流走了一段長長的歲月,她成了一個小女孩。一個小小的女孩。
她的名字叫荷仙,因為她生在荷花盛開的季節。她的母親說:「呵,一個女孩兒!願她 像荷花仙子一樣美麗!」 於是,她的父親給她取名叫荷仙。但是,她的出世帶來了什麼呢?她還沒有滿月,母親 就因產褥熱而去世了。父親捧著襁褓中的她,詛咒的說: 「荷仙!你這個不祥的,不祥的,不祥的東西!」 四歲,繼母來了。繼母長得很漂亮,細挑身材,瓜子臉,長長的眉毛,水汪汪的眼睛。 她常默默的瞅著荷仙,從她的頭,看到她的腳。一年後,繼母生了個弟弟,再一年,又生了 個弟弟。家中的人口增加了,她那做木工的父親必須從早忙到晚。六歲,她背著弟弟在河邊 洗衣服,摔了一跤,摔破了弟弟的頭,繼母用鞭子抽了她兩小時,父親指著她詛咒: 「荷仙!你這個不祥的,不祥的,不祥的東西!」 弟弟頭上的創傷好了,她身上的鞭痕還沒痊癒。有一支古老的小歌,可以唱出她的童年: 「小白菜呀,地裡黃呀, 三歲整呀!沒了娘呀, 跟著爸爸,還好過呀, 只怕爸爸,娶後娘呀, 娶了後娘,三年整呀, 生個弟弟,比我強呀, 弟弟吃麵,我喝湯呀, 端起飯碗,淚汪汪呀! ………………」七歲,繼母的肚子又大了。父親坐在門前的長板凳上皺眉頭,繼母坐在 一邊的小竹凳上摘黃豆芽。一邊摘著,一邊輕描淡寫的說:「荷仙這孩子,雖然命硬,長相 倒是不壞的。反正女孩子家,帶到多大也是別人的。上回聽前村張家姑娘回娘家的時候說, 她們鎮上有家姓方的,家裡蠻有錢,要買個女孩子,只要模樣長得好就行了,出的價錢還不 少呢!只怕別人看不上荷仙,要不然,倒也是荷仙的造化呢!」 就這樣一篇話,就決定了荷仙的命運。於是,在一個寒風惻惻,細雨霏微的黃昏,她跟 著那個張家姑姑,在坐了那麼長的一段火車之後,來到了這個全然陌生的村落,第一次走進 了方家的大門。她還記得自己拎著個小包袱,瑟縮而顫慄的站在方家的大廳內,像個小小的 待決的囚犯。那方家的女主人(後來成為她的養母,她叫她「媽」了。)用一對銳利而清亮 的眸子,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打量她。養母有張細長的臉兒,有對明亮的眼睛,頭髮烏溜 溜的在腦後盤了個髻,穿著身翠藍色的衣衫和褲子,好整齊,好清爽,好利落的樣子。她嘴 邊帶著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聲音好清脆。像是小銅匙敲著玻璃瓶發出的叮鈴聲響:「樣子 嗎?是長得還不錯,只是太瘦了一點,看樣子身體不太好,我想要個壯壯的,結實點兒的。 要不然,三天兩頭生病,我可吃不消。」「方太太,別看她瘦小,倒是從小不生病的。是不 是?荷仙?」張姑姑在一邊一個勁兒的推著她,推得她一直打著踉蹌。天氣冷,她凍得手腳 僵僵的,張開嘴來,只是發抖,一句話也沒說出來。「長得挺靈巧的,怎麼不說話兒?」方 太太仍然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腦筋沒毛病吧?」 「啊,才聰明呢!她只是認生罷了!」張姑姑又推了她一大把。「叫人哪!荷仙,叫聲 媽吧!」 她怔了怔,張開嘴,好不容易的喊了出來: 「媽!」方太太在房裡繞了一圈,還沒說話,房門陡的被推開了,一個男孩子直闖了進 來,背著書包,穿著小學校的制服,一眼看到房裡有人,他緊急煞車·收住了往裡沖的腳 步。一對骨碌碌轉著的大黑眼珠,那麼新奇的,驚訝的盯在荷仙的臉上。方太太笑了,一把 拉過那個男孩子來,她說: 「噢,寶培,你倒看看,你可喜歡這個妹妹嗎?假若你喜歡,我們就留她下來,將來給 你送作堆。(註:台灣習俗,養女與其養兄,在成年後可結為夫婦,俗稱「送作堆」。)你 說,你喜不喜歡她?說呀!說呀!我們要不要留她下來?說呀?寶培!」荷仙不由自主的低 垂了頭,雖然,她對於「送作堆」的意思根本就不瞭解,但卻本能的有份難解的羞澀。低下 了頭,她又無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偷偷的,她從睫毛下去窺視那男孩子,那明朗的大眼睛, 那挺秀的眉毛,那清秀而又調皮的臉龐……發現她在看自己,那男孩子咧開嘴嘻嘻一笑,嚇 得荷仙慌忙垂下了睫毛,頭俯得更低了。方太太還在一個勁的問著:「喜歡嗎?寶培?別盡 站在這兒傻笑!喜歡,就為你留下來,說呀!傻瓜!」「哦!我……我不知道!」男孩子終 於衝出一句話來,接著就對著荷仙又是嘻嘻一笑,背著書包,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方太太笑逐顏開了。拉著荷仙的手,她笑著說: 「好吧!你就留下來吧!」 這是荷仙第一次看到寶培,那年,她七歲,他九歲。
養父母沒有女兒,寶培是獨子。因此,荷仙走進方家來,倒真成了她的造化。養父母家 境寬裕,不需要她工作。暑假之後,她就被送進了國民小學,接受義務教育。寶培比她高兩 班。他們一起上學,一起回家。荷仙的功課不會做,寶培教她。寶培在學校裡和同學打架, 荷仙站在一邊掉眼淚。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們比一般親兄妹的感情更好。寶培珍惜這個突 然得來的妹妹,荷仙卻在一種幾乎是驚喜和崇拜的情緒中,像個小影子般跟隨著寶培。一連 好幾年,荷仙的口頭語都是:「寶培說的……。」是的,寶培說的就是法律!就是真理!就 是她所依從的規則。她常仰著小臉,那樣熱烈的看著寶培,聽他說話,聽他唱歌,聽他吹口 哨,呵!他的口哨吹得那麼好聽,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趕得過他!他的歌聲也是。他的手工 也是第一流的,他做的風箏比買來的還好,他用泥巴捏的小人都像活的……他什麼都會,什 麼都強,什麼都能,他是她的上帝,她的神,她的主人!九歲,她跟他到溪邊玩,這棵老柳 樹已經成為了他們的老朋友,看著他們在溪邊捉迷藏,看著他們在一點兒一點兒的長大。那 是夏天,烈日像火般的燒灼著大地,兩個孩子都曬得臉頰紅撲撲的,額上的汗珠仍然在不斷 的沁出來。寶培在老柳樹下一坐,呼出一口氣來說: 「太熱了,我要到河裡去游泳!」 「你去,我幫你看衣服!」荷仙說,當然,寶培的游泳技術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寶培脫 掉了衣服和鞋子,只剩下一條短褲,走到溪邊,他一竄就竄進了溪水中。在水裡,他來往穿 梭,像一條小小的銀魚。荷仙羨慕而崇拜的看著他,他多能幹!他多勇敢!寶培從水中仰起 頭來,對她叫著說: 「這溪水涼極了,好舒服!荷仙,你也下來!」 「可是……可是……」荷仙好猶豫:「可是,我不會游泳哪!」「你學呀!快下來!」 「很容易學嗎?」荷仙有些兒瑟縮。 「怕什麼?有我呢!」小男孩挺了挺胸,一個仰游衝了出去,好逍遙,好自在。真的, 怕什麼?有他呢!有寶培呢!怕什麼?他是神,他是上帝,他是無所不能!怕什麼?他在叫 她,他在對她招手,他要她下去。她脫掉了裙子,也只穿一條短褲,走到淺水中,她叫著 說:「寶培,我來了!」就「呼」的一聲,衝進了水中,那樣沒頭沒腦的,對著那溪水一個 倒栽蔥鑽了下去。一股水堵住了她的口鼻,她不能呼吸,她不能看,她不能叫。那溪水的寒 冽沁進了她的肺腑,迅速的包裹了她。她張開嘴,水從她口中直衝進去,她不由自主的嚥著 水,窒息使她的頭脹痛昏沉,使她的意識迷離飄浮。但是,她不恐懼,她一點兒也不恐懼, 她心裡還在想著:「怕什麼?有寶培呢!」 然後,她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她躺在老柳樹下面的陰影裡,頭仍然昏昏的,耳朵裡還在嗡嗡作響,她張 開嘴,吐出好多水來。於是,她發現寶培正在胡亂的扳動著她,呼叫著她,他那張清秀的面 龐好白好白。看到她睜開眼睛,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來,說: 「荷仙,你嚇壞了我!」 她對他軟弱的笑笑,真不該嚇壞他的!她好抱歉。「你沒有怎樣吧?荷仙?」他脆在她 身邊,俯身看她。「你好嗎?」她點點頭。「怕嗎?」她搖搖頭,勇敢的微笑著。 「怕什麼?」她由衷的說:「有你呢!」 十三歲,她從國民小學畢業,他已經是初中二年級的學生了。穿著中學制服的他,好神 氣,好漂亮。但是她呢,養母說:「女孩子家,唸書也沒什麼用,留在家裡幫幫忙吧!也該 學著做做家務事了,一年年大起來了,總要結婚生孩子的!」 學校的門不再為她而開,但她並不遺憾。她知道,自己能讀到小學畢業,已經是養父母 的恩惠了。她開始學著做家務,做針線,她補綴寶培的制服,幫他釘掉了的鈕扣,她常把針 銜在嘴中,對著他的衣服低低歎息。在老柳樹下,他教她唱一支在學校裡學會的歌: 「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我曾在樹皮上 面,刻過寵句無數,歡樂和苦痛的時候,常常走近這樹!」 他們把頭兩句歌詞竄改了,改成了「溪旁邊小鎮後面,有一棵老柳樹。」他們就在老柳 樹下唱著,一遍又一遍,樂此而不疲。亞熱帶的女孩子是早熟的,十三歲的荷仙已經亭亭玉 立。兩條粗粗的長辮子,寬寬的額,白皙的皮膚,修長的眉,清澈的眸子,攬鏡自視,荷仙 也知道自己好看。在樹下,寶培開始會對著她發愣了,會用一種特殊的眼光,長長久久的注 視她。而且,他會提起孩提時養母的戲語來了: 「荷仙,媽說過,你長大了要給我做太太的!」 「亂講!」她說,背過臉去。 「不信?你去問媽去!」 「亂講!亂講!亂講!」她跺著腳,紅了臉,繞到樹的後面去。「才不亂講呢!」他追 了過來,笑嘻嘻的。「媽說,等我們長大了,要把我們『送作堆』,你知道什麼叫作『送作 堆』嗎?」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她一疊連聲的喊著,用兩隻手摀住了耳 朵,有七分羞澀,有三分矯情。然後,她一溜煙的跑掉了,兩條長長的辮子在腦後一拋一拋 的,那扭動著的小腰身已經是一個少女的身段了,成長,往往就是這樣不知不覺的,一下 子,你就會發現自己長大了。
是的,一下子,你就會發現自己長大了。 荷仙十六歲的時候,寶培高中畢業了。 那是個月亮很好的夏夜,老柳樹在溪邊的草地上投下了婆娑的樹影,成群的螢火蟲在草 叢中閃爍穿梭,明明滅滅,掩掩映映,像許許多多盞小小的燈。河水潺□,星光璀璨,穿過 原野的夜風,從樹梢上奏出了無數低柔恬靜的音符。夜,好安詳。夜,好靜謐。荷仙在老柳 樹下緩慢的踱著步子,時而靜立,時而仰首向天,時而彎下身去撥弄著草叢,又時而輕輕的 旋轉身子,讓那長辮子在空中劃上一道弧線。寶培站在河邊,望著她。出神的望著她。那款 擺著的小腰肢,那輕盈的行動,那愛嬌的回眸微笑……這就是那個和他一同長大的小荷仙 嗎?他不由自主的看呆了,看傻了,看得忘形了。荷仙又彎下腰去了,一會兒,她站直了身 子,雙手像蚌殼一樣闔著,嘴裡發出一聲輕輕的,喜悅的低呼,抬頭對他望著,高興的說: 「你來看!」「什麼?」他驚訝的。「一隻螢火蟲,我捉住了一隻螢火蟲!」她說,孩 子氣的微笑著。他走了過來。她把闔著的雙手舉起來,露開一點指縫,讓他看進去。那螢火 蟲在她的手中一明一滅,那白皙的,豐腴的小手。指縫處,被螢火蟲的光芒照耀著,是淡淡 的粉紅色。他看著,捧起了那雙手,他瞇著眼睛往裡看,然後,他的唇蓋了下去,蓋在那柔 軟的,白皙的,握著光明的那雙手上。 她驚呼,乍驚乍喜,欲笑還顰。手一鬆,螢火蟲飛掉了,飛向了水面,飛向了原野深 處,飛向了黑暗的穹蒼。她跺跺腳,噘起了嘴,低低的說:「你瞧!你瞧!飛了,飛掉了。 都是你鬧的!你瞧!你瞧!」 「讓它飛吧!」他說,握緊了她的雙手,嘴唇在她的手背上緊壓著。「只要你不飛就 好!」 她害羞了,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來,她再跺跺腳,裝出一份生氣的樣子來,但是,笑意 卻不受控制的流露在她的眼底唇邊。「你壞!」她說,轉過身子,向樹後面跑去。 「別跑!」他追過來:「有話對你說!」 「不聽!」她繼續跑著,發出一串輕笑。 「抓住了你,我要呵你癢!」他威脅著。 「你抓不住我!」「試試看!」於是,她跑,他追。繞著那棵大柳樹。這就是愛情的游 戲,人類的遊戲,從我們的老祖宗起,從亞當夏娃開始,這遊戲就盛行不衰了。繞了好幾圈 之後,荷仙的頭昏了,而且喘不過氣來了。他抓住了她,她跌倒在草地上,仍然笑著,又喘 氣又笑。他跪在她的身邊,把她按在地下,他不住的呵著她的癢,一面笑著說:「看你還跑 不跑?看你怕不怕了?」 荷仙扭動著身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嘴裡亂七八糟的嚷著:「我不跑了,我怕了,饒 了我吧!你是好人!饒了我吧!你是好人嘛!」聽她喊得那麼甜,寶培不由自主的停了手, 但他仍然下意識的按著她。她也沒有企圖站起來,躺在那兒,她依舊笑意盎然。月光塗抹在 她的臉上,發上,身上。兩顆星星在她的眼底閃亮。那小小的鼻頭,那豐潤的,紅灩灩的嘴 唇,那細膩的,吹彈得破的肌膚……他盯著她看,目不轉睛的,迷惑的,驚奇的……然後, 他的嘴唇壓了下來,一下子就緊蓋在她的唇上。她輕輕的呻吟,又輕輕的歎息。他緊擁住 她,吻得她心跳,吻得她臉紅,吻得她透不過氣來。 「哦!」她終於推開了他,坐起身來,一個辮子鬆了,披瀉了一肩長髮,她拂了拂頭 發,開始重新編結著那個髮辮。「瞧你!瞧你!」她愛嬌的說:「你弄亂了我的頭髮,你 壞,你欺侮人!」「不欺侮人。」他說,鄭重的。「你知道,你從小就是我的人。」「不害 臊!」她斜睨了他一眼。 「這有什麼可害臊的?」他望著她。「我們都要長大,從孩子變成大人。你,也將成為 我的妻子,這是件嚴肅的事,不需要害羞,也不需要逃避。」 她俯下了頭,把臉埋在弓起的膝上。 「你在說些什麼呀?」她一半兒歡喜,一半兒矯情。 「我在說,要和你結婚。」 她的頭俯得更低了。「我們結婚好嗎?」他問,拉住她的手。「等我滿二十歲的時候, 我們結婚,好嗎?好嗎?」 她輕笑不答,把頭轉向一邊。 「好嗎?好嗎?」 他追問著,把她的臉扳過來,然後,他的唇又蓋了上去,她倚進了他的懷裡,緊緊的, 緊緊的,緊緊的。那個剛結好的髮辮又鬆了。
然後,有一長段時間,老柳樹底下失去了兩個人的影子,而變得只有荷仙一個人了。寶 培去了台北,讀大學,只有寒暑假才能回來。荷仙經常一個人徘徊在老柳樹底下,拾掇一些 過去的片片段段,計劃一些未來的點點滴滴。她做夢,她幻想,她回憶。她笑,她流淚,她 歎息……對著老柳樹說話的習慣,也就是這個時候養成的。老柳樹開始分擔著她的喜悅與哀 愁了。她常常就那樣站在樹底下,用手指在樹幹上劃著,一面絮絮叨叨的數落:「他有一個 星期沒來信了,你想他會忘了我嗎?台北地方那麼大,人那麼多,他還會記得我嗎?他一定 不會像我想他那樣想我的,要不然他會多寫幾封信給我!呵呵!他是個沒心肝的東西,沒心 肝的東西……」話沒說完,她猛的摀住了自己的嘴,睜大了一對驚惶的眼睛:「天啦!原諒 我!我怎能罵他呢?我怎能?」用手抱住樹幹,她把面頰貼在那老柳樹粗糙的樹皮上。 「呵,老柳樹,老柳樹,你知道我不是真心想罵他的,我那麼愛他,怎能罵他呢?怎忍心罵 他呢?不過,天哪,讓他早點給我寫信吧!只要一個字就好了!一個字!」 下一天,她會跑到老柳樹下,瘋狂的抱住樹幹轉圈子,她手中高擎著信紙信封,像個得 勝的,凱旋歸來的武士!她把信紙張開,給老柳樹看,嘴裡胡亂的說著: 「你瞧!你瞧哪!他來信了!他沒有忘記我,他沒有忘記我呢!他寫了那麼多,不止一 個字呢!我數過了,六百三十一個字!你信嗎?不過……」她悄悄的垂下了頭,羞紅了臉, 低低的說:「我希望我能看懂他寫了些什麼,我希望我不要這樣笨就好了!」她歎息,把信 紙壓在唇上,好低好低的說:「我愛他!呵!我愛他!」許多個月夜,她呆呆的坐在柳樹 下,用手抱著膝,把面頰倚在膝上,靜靜的看著河裡的月亮說: 「月亮呵,你照著我也照著他,你告訴他我有多愛他,求你告訴他吧!因為我不會寫信 哪!因為我說不出來哪!求你告訴他吧!」也有許多個黃昏,她坐在那兒,靜悄悄的垂著 淚,低低的,埋怨的輕語:「他怎麼還不回來呢?這樣一天天等下去,我一定會死掉!呵 呵,不!我不能死掉,我要為他活著,為他好好的活著!」 對著溪流,她在水中照著自己的影子,顧前盼後,仔細的打量自己,然後對水中的影子 說: 「你不許瘦呵!你不許變難看呵!他喜歡漂亮的女孩子,你一定要漂亮呵!」老柳樹聽 夠了她那愛情囈語,看多了她那思慕的淚痕。於是,在一天晚上,這樹下的影子又變成了兩 個。那高高大大的男孩子在樹底下捉住了她的手,叫著說: 「讓我看看你!荷仙,讓我好好的看看你!一回家,人那麼多,我都沒有辦法好好的看 你!」 「看吧!寶培,隨你怎麼看!看吧!看吧!看吧!」她仰著頭,旋轉著身子。他看著 她,驚奇的,迷惑的。那短襖,那長褲,那成熟的胴體;那劉海,那髮辮,那毫無裝飾的面 龐;那眉線,那嘴唇,那燃燒著火焰的眼睛。他張開了手臂,大聲的說: 「來吧!你是我的葛萊齊拉!」 「葛萊齊拉?那是什麼東西?」她揚著眉,天真地。 「那是拉馬丁筆下的人物。」 「拉馬丁?」她笑嘻嘻的。「是馬車伕嗎?」 他噗嗤一聲笑了。她紅了臉。 「我說錯話了,是嗎?」她問,一陣烏雲輕輕的罩在她的臉上,她低低的歎息。 「不,」他說,凝視著她。「你沒有說錯什麼。拉馬丁和他的葛萊齊拉距離你太遙遠了,那 是虛幻的,你是實在的,你不必管什麼葛萊齊拉,真的!」 她的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的望著他,她的面容好憂愁。 「呵!」她輕語。「你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的話了?」 他瞅著她,失笑了。「是我不好,不該和你說這些。」他抬起了眉毛。「現在,讓我說 一句你懂的話吧:我愛你!」 她發出了一聲低喊,撲進了他的懷中。他擁著她,那溫暖的小身子緊貼著他,那滿是光 彩的面龐仰向了他,她喜悅的,不住口的說:「你是真心的嗎?寶培?我等你等得好苦!好 苦!好苦!噢,寶培!你不會嫌我?我是很笨、很苯、很笨的呢!你不會嫌我?」「嫌你? 為什麼呢?」他喃喃的說,吻著她。「我永不會嫌你!荷仙!」她仰首向天,謝謝天!謝謝 月亮!謝謝大柳樹!謝謝溪水!呵,謝謝這世界上一切的東西!
呵!謝謝這世界上一切的東西!真該謝謝這世界上一切的東西嗎?接著,開學之後,寶 培又去了台北,這個假期是那樣的短暫,那樣的易逝,留給荷仙的,又是等待和等待。朝朝 暮暮,暮暮朝朝,魂牽夢縈,夢縈魂牽。她很少寫信給寶培,因為提起筆來,她自慚形穢。 本來嘛,「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她只是把自己那無盡的思念,都抖落在大 柳樹下。就這樣,她送走了多少個黃昏,多少個清晨,多少個無眠的長夜!然後,這天早 上,當她在菜場上買菜的時候,隔壁家的阿銀對她說:「你家的寶培回來了呢!我剛剛看到 他!」 一陣呼吸停頓,一陣思想凍結。然後,顧不得菜只買了一半,拎起菜籃子,向家中就 跑。呵,寶培!呵!寶培!呵,寶培!快到家門口,她又猛的收住了步子,看看自己,衣衫 上掛著菜葉子,帶著汗漬,帶著菜場上的魚腥味,摸摸頭髮,兩鬢微亂,發腳蓬鬆。呵,不 行!自己不能這樣子出現在他面前,她得先換件衣服,洗淨手臉,他喜歡女孩子清清爽爽 的。不敢走前門,怕被寶培撞見。她從後門溜回家,把菜籃放到廚房裡,就迅速的回到臥 房。換了件白底子小紅花的衫褲,對著鏡子,打開頭髮,重新結著髮辮。呵,心那樣猛烈的 跳著,手竟微微的發著抖,那髮辮硬是結不整齊。好不容易梳好了頭,鏡子中呈現出一張被 汗水所濡濕的,因興奮而發紅的面龐,一對燃燒著愛情和喜悅的眸子。呵,她必須再洗洗 臉。折回到廚房,她把自己發熱的面龐浸在水盆中,呵,老天,不要讓我這樣緊張這樣慌亂 吧! 養母走到廚房裡來了,看到荷仙,她匆匆的吩咐著: 「快,荷仙,寶培回來了,你快些倒兩杯茶送到客廳裡去!」 她深吸了口氣,是的,倒兩杯茶出去,可以掩飾她的窘態和羞澀。她倒著茶,可完全沒 有想到,幹嘛要倒「兩杯」茶呢?拿著托盤,兩杯茶碰得托盤叮叮噹噹響,自己的手怎麼就 無法穩定呢?跨進了客廳,心跳到了喉嚨口,呵,寶培!猛的收住了步子,她呆住了!寶培 正背對著她,臉對著窗口站著,他不是一個人,在他身邊,一個身材苗條而修長的女孩子正 依偎著他,長髮直披在腰際,一件淺藍色的洋裝裹著一個纖細的身子。他的手就環在她那不 盈一握的腰肢上。荷仙僵住了,端住托盤的手發軟,茶杯發出了更大的叮噹聲。她失去了意 識,失去了知覺,失去了思想的能力。聽到聲音,寶培回過頭來了,發現是荷仙,他笑笑, 那樣滿不在乎的說: 「嗨!荷仙,茶放在這邊小茶几上吧!」 她機械化的走上前去,把茶放了下來,抬起頭,她看了那女孩一眼,長長的臉,黑黑的 眼睛,一股聰明樣。她嚥了一口口水,拿著空的托盤,悄悄的退了下去。退到門外,她聽到 裡面那女孩在問:「這是誰?長得好漂亮!標準的小家碧玉。」 她站住,要聽聽寶培怎樣回答。 「她嗎?」寶培輕描淡寫的。「我媽的養女,從小買來的。」 「那——和你倒是一對兒,」女孩子嘻嘻的笑著:「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呀!」「別胡 說,」寶培訕訕的。「有一次我和她談拉馬丁,她問我是不是馬車伕。」那女孩發出一陣狂 笑,笑得格格不停,寶培也笑,兩個人的笑聲混在一起,笑動了天,笑動了地,在笑聲中, 夾著那女孩的聲音:「拉馬丁!天!你何不跟她談談雪萊,拜倫,或是愛倫坡!」 他們又笑,真的這樣好笑嗎?眼淚從荷仙的面頰上滑了下來,她匆匆的離開了那門口, 走進了自己的臥室,關上了房門。一整天,荷仙都把自己關在房內,她沒有吃午餐,也沒有 吃晚飯。養母來看過她,對這從小帶大的養女,養母倒有份真心的感情。她不笨,她知道荷 仙是怎麼回事,摸摸荷仙的額頭,她說:「大概是中了暑,天氣太熱了,躺躺也好。」 走出去,她卻長長的歎了口氣。兒女的事,這時代誰做得了主?孩子念了大學,眼界寬 了,荷仙到底只是個鄉下姑娘呀!夜來了,荷仙溜到了老柳樹之下。 這就是為什麼荷仙坐在老柳樹下流淚的原因,為什麼對著那溪流,對著那星光發愣的原 因。世界已經碎了,草叢中飛的不再是螢火蟲,而是夢的碎片。呵,那夢曾如何璀璨過,如 今,碎了,碎在拉馬丁手裡!碎在雪萊,拜倫,和愛倫坡手裡!呵,那該死的拉馬丁! 那條記憶的河水流完了,荷仙的淚也流完了。站起身來,她把額頭抵在樹幹上。噢!老 柳樹,老柳樹,幫助我,幫助我吧!她的頭在樹幹上痛苦的輾轉著,她用手擊著樹幹,她的 心那樣痛楚著,她的血液那樣翻騰著,終於,她對著那棵老柳樹,爆發出一連串的呼號: 「老柳樹呵,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什麼叫作拉馬丁?什麼叫拜倫?什麼叫雪萊?什麼叫 愛倫坡?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哪!但是我懂得我愛他,這不夠嗎?老柳樹?這不夠嗎? 我全心,全心,全心都愛他,這不夠嗎?他為什麼還要拉馬丁?拜倫?和雪萊呢?我不懂 呀!但是,我愛他!愛他!愛他!我可以為他死,為他做一切的事,只是我不懂,什麼叫拉 馬丁呀!老柳樹,你告訴我,你告訴我,你告訴我嘛!什麼叫拉馬丁?什麼叫拉馬丁?什麼 叫拉馬丁?……」她啜泣著,語不成聲。她的身子從樹幹邊溜下來,她跪了下去,倒了下 去,仆倒在那草地裡。她用手抱住了頭,不能自已的痛哭失聲。然後,忽然的,她受驚了。 有什麼人在她身邊跪了下來,有一雙結實而有力的手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她的身子騰空 了,好一個溫暖的懷抱!她驚惶的把手從臉上拿開,睜開那對淚濛濛的眸子,她接觸到的是 寶培那深情的,歉疚的,痛楚的,滿溢著淚的眼睛。她驚呼: 「寶培!」「哦!荷仙!」寶培痛心的叫:「我可憐的,可憐的,可憐的荷仙!老柳樹 不能回答你的問題,但是我可以!不過,首先,你原諒了我吧!原諒那知識給我的虛榮感 吧!原諒我,荷仙!」荷仙不敢信任的看著寶培,她伸出手來,怯生生的碰觸了一下寶培的 面頰,然後,她低低的歎口氣。 「我做了個好可愛的夢,老柳樹,」她說:「我夢到他抱著我了。」他凝視她,然後, 猝然的,他俯下了頭,吻住了那小小的嘴,他緊緊的吻她,深深的吻她,他的淚水滴在她的 唇邊。 「唉!」她有了真實感了。「真的是你嗎?寶培。」 「當然是我,荷仙,我來找你。」 「但是——但是——但是,」她囁嚅的。「那個懂得拉馬丁的小姐呢?」「她走了,回 台北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為什麼。」他聳了聳肩。「當你沒有出來吃晚飯,當媽告訴 我,你病了一整天,我知道了。我對那位小姐說,拉馬丁曾失去葛萊齊拉,而我呢,我不能 讓我的葛萊齊拉死去。於是,她走了。」 她大睜著一對天真的眸子。「我不懂你說的。」「你不需要懂。」他說,再吻她,溫溫 柔柔的吻她,纏纏綿綿的吻她。「正如你說的,我們之間有愛,這就夠了!管他什麼拉馬 丁、拜倫、雪萊,和愛倫坡。」 「可是……」她可憐兮兮的說:「拉馬丁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他看著她。「是『我愛你』的意思。」 「拜倫呢?雪萊呢?愛倫坡呢?」 他沉思片刻。「一樣,全一樣。是『我愛你』的意思。」他說,重新吻住了她。於是, 星光璀璨。於是,月影婆娑。於是,風在高歌。於是,水在低唱。於是,老柳樹笑了。 一九六九年七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