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

    志遠和志翔終於面面相對的坐下來了,志遠又燃起了一支煙,他身邊小几上的煙灰缸
裡,已堆滿了煙蒂,室內被煙霧弄得迷迷茫茫的。透過那濃重的煙幕,志遠悄悄的審視著志
翔;二十四!不再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了!和他當年初抵羅馬時的年齡一樣,也和他當年一樣
充滿了興奮,雄心,壯志,豪情,與新奇。志翔,那微卷的一頭黑髮,那年輕的光潤的面
龐,那發亮的眼睛和寬闊的前額……他多漂亮,像透了八年前的他!是的,志翔原是他的影
子!
    「哥哥,」志翔下定決心的抬起頭來。「現在我懂了,這些年來,你並不像我們想像中
那麼得意,而你卻不斷寄錢回家,不斷支持家用,又負擔我的旅費……現在,我來了,讓我
告訴你,我要先去打工……」
    「你下星期一開學,學費已經繳了。」志遠簡單明瞭的說,深吸了一口煙。「明天你就
帶著護照,跟著我去辦入學手續,你來羅馬,是來唸書的,不是來打工的!」他盯著弟弟,
語氣裡充滿了命令的味道。「你會住得苦一點,吃得苦一點,可是,我保證,你的學費和生
活,我還負擔得起!」
    「哥哥,」志翔凝視著他的眼睛。「你聽我說……」「你別說了!」志遠站起身,在室
內兜著圈子,一面努力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你的一切在你來以前,就都安排好了!到了羅
馬,你得聽我的,不是我聽你的!」他忽然停在志翔面前,臉上那份凝重已消失無蹤,揚起
眉毛,他笑了。「小畫家,別把你的天才哥哥想得太窩囊,好不好?是的,我沒演上大角
色,是的,我只是配角中的配角,是的,我的待遇不高……可是,路是人走出來的,是不
是?志翔,你信不信任我?」
    志翔看著志遠,後者臉上忽然湧起的那份光彩,和歡樂的氣息振作了他,他不由自主的
挺直了身子。
    「我當然信任你,哥哥!」
    「那麼,振作起來,別愁眉苦臉!」志遠笑著嚷,竭力讓聲調中充滿了輕快。「今天是
你第一天到羅馬,我為你也有點小安排」話沒說完,門上傳來輕微的敲叩聲,志遠頓時精神
一振,一半喜悅,一半神秘的說:
    「她來了!」「誰?」志翔困惑的問。
    志遠沒回答,卻對他更神秘的笑了笑,笑容裡充滿了某種難解的期待,和一份壓抑不住
的興奮。走到門邊,他打開房門,志翔看過去,驚愕的發現一個滿臉含笑的東方少女,正亭
亭然的站在門口。黑色的,像絲緞般光亮的長髮,中間分開,從面頰兩旁自自然然的披瀉了
下來,垂在肩上。一對溫柔的,沉靜的,笑意盈盈的眸子,正悄然的凝注在志遠的臉上,只
是一瞬間,這眼光已從志遠臉上移開,落到志翔臉上了。志遠讓開身子,眼睛裡閃著光彩,
對那女孩說:「憶華,你看,我沒吹牛吧!我弟弟是不是很帥?」
    原來這是個中國女孩!志翔站起身子,被哥哥這種介紹的方式弄得有些尷尬。哪有如此
「亂捧」弟弟的人!那名叫憶華的少女走進來了,大大方方的,安安詳詳的,她微笑著對志
翔看了看,就又把眼光轉回到志遠臉上,她的眼珠好黑,好深,好溫柔。「這下你該高興
了,」她說,聲音輕柔如水,說的竟是一口好國語。「你早也盼,晚也盼,總算把弟弟盼來
了。」
    「志翔!」志遠對他一招手。「來,你見見憶華,高憶華,意低的高,回憶的憶,中華
的華。她父親說打她一出生起,就想帶她回國去,所以取名叫憶華,從小就教她說國語,可
是,到現在,她還沒回去過,她是在意大利土生土長的華僑!你別輕視這件事,在國外長大
的華僑,十個有九個是不會說國語的!是不是?憶華?」憶華仍然微笑著,眼光始終悄然的
凝注在志遠的臉上。志翔敏感的覺得,她和哥哥之間一定不簡單!這樣一想,他就情不自禁
的、更仔細的打量這高憶華,好年輕!大約只有二十來歲!一件簡單的米色麻布襯衫,下面
繫著條淺藍色小花的裙子,樸素中流露著自然,端莊中不失清麗,最特殊的,還是她渾身上
下帶著的那抹恬靜與溫柔的氣質。多好!他模糊的想著,興奮了起來,哥哥在國外,並沒有
虛度他的青春!
    憶華在志翔那敏銳的注視下有些不安了,她很快的掃了志翔一眼,兩人眼光接觸的那一
剎那,憶華不知為何的紅了紅臉,就很快的說:「好了,志遠,家裡飯菜都準備好了,你們
也該過去了吧,別讓爸爸老等著!」志遠沒有忽略憶華的「紅臉」。他一手拉住了志翔,一
手挽住了憶華,說:「志翔,我是男人,可沒辦法弄出什麼吃的東西來,所以,我麻煩憶華
給你做了些菜,為你接風。憶華的中國菜是第一流的,包你在館子裡都吃不到!這也是我不
讓你在路上停留,急急把你帶回家的原因,總不能讓人家憶華做了菜等不著人啊!吃完午
飯,下午如果你還有精神,我們三個人,可以開著咱們的小破車,去觀光羅馬市!」
    「哥,你真是……」志翔不知該怎麼說,又看了憶華一眼。「這樣麻煩人家高小
姐……」
    「得了!得了!」志遠叫著說:「八年不見,你真成了紳士了,那來這麼多客套?憶華
就是憶華,什麼高小姐,她還有個意大利名字,叫茀蘭西絲卡,嚕囌極了,就叫她憶華吧,
咱們不是意大利人!走吧!我們到憶華家裡去。志翔,你別認生,憶華家就和我自己家差不
多,你來了,也要把她家當成自己家,用不著客氣,也用不著分彼此!」
    話說得很明顯了,志翔暗中微笑了一下。自從在飛機場見到志遠,還沒看到他像現在這
樣神采飛揚。
    走出了房門,下了樓,他們置身在陽光裡了。羅馬的陽光,羅馬的陋巷!志翔打量著周
圍的環境,心裡模糊的想著,是不是任何著名的城市裡,都有著這樣嘈雜零亂的角落!可
是,零亂歸零亂,那異國的情調仍然濃重,地是石板鋪成的,巷尾有古老的小教堂,豎著孤
寂的十字架。路邊有各種小店,麵包、酒吧、小咖啡館、PIZZA(一種意大利餅)店,
一個胖大的意大利女人,正站在餅店門口吃PIZZA,志翔驚奇的看著她把乳酪拉得長長
的,再繞在餅上,送進嘴裡去吃。
    「意大利人最愛吃乳酪!」志遠笑著解釋,「乳酪和啤酒!所以,十個意大利人有八個
是胖子!」
    他們停在一家小小的皮鞋店門口,門面很小,掛著大張大張的羊皮牛皮,幾雙鞋子,門
上有個招牌,用意大利文和英文寫的,翻成中文,是「荷塞鞋店——修理,訂做,準時交
貨」。「到了!」憶華微笑著說。
    志翔驚奇的看著這門面,想不透怎麼會到了一個皮鞋店來。「我爸爸從學徒幹起,」憶
華安靜而平穩的說:「做了一輩子的鞋匠,荷塞是他的意大利名字。」
    「你知道,」志遠接著說,望著志翔。「意大利皮鞋,是世界聞名的!」世界聞名的意
大利皮鞋,中國的鞋匠!志翔有一些迷惘,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猶疑中,憶華已經推開那
扇玻璃門,門上有一串鈴鐺,頓時發出一陣清脆的叮噹聲。同時,憶華揚著聲音喊:「爸
爸!客人來啦!」「該罰!」志遠咂了一下嘴。
    「怎麼?」憶華回頭凝視著志遠。
    「剛說過是一家人,你就說是客人!客人,客人,誰是你的客人?」他微笑的、搶白的
問到她臉上去。
    憶華的臉又紅了,眼睛裡流轉著光華。志翔發現她很容易臉紅。望著她和志遠間的神
情,他不禁看呆了。正出神間,屋裡響起一陣熱烈的、爽朗的、低啞而略帶蒼老的嗓音,叫
著說:「志遠!是志翔來了嗎?」
    跟著這聲音出現的,是一個中等身材,寬肩膀,滿頭花白頭髮的老人。他臉上刻滿了皺
紋,眼角眉梢,到處都有時間和風霜刻下的痕。可是,他那對眼睛卻是炯炯有神的,面頰也
是紅潤而健康的。他看來雖已年老,卻依然健壯,而且,是個充滿生命活力的人。他腰上還
繫著一塊皮圍裙,一走過來,就滿身都是皮貨的味道。
    「高,」志遠對這老人的稱呼相當簡單。「這就是志翔!」他像獻寶般把志翔推上前
去。「一個未來的大藝術家!你看看他,是不是很漂亮?」志翔又有那種尷尬的感覺,對老
人鞠了一躬,他恭敬的喊了一聲:「高伯伯!」「叫我高!」老人爽朗的喊著:「中國人叫
我高,外國人叫我荷塞,沒有人叫我高伯伯,也沒有人叫我真正的名字,我的中文名是高祖
蔭。當年,只有憶華的媽叫我祖蔭,自從她媽去世了,就沒有人叫我祖蔭了。」
    「爸,別提老事哩!」憶華柔聲說,走過去,解下父親腰上的圍裙。「怎麼還繫著這個
呢!」她半埋怨半嬌嗔的說,流露出一份自然的親暱和體貼。老人用愛憐的眼光望了女兒一
眼。「好,不提老話!今天是高興的日子,志遠,咱們得喝一杯!憶華這傻孩子,做了一桌
子菜,像發瘋了似的,她準以為你們家志翔是個大飯袋……」
    「爸爸!」憶華又紅了臉,很快的□了志翔一眼。
    「怎麼怎麼,」高祖蔭說:「今天我一直說錯話!好哩!來吧,來吧!我們來吃飯!」
他拉著志翔的胳膊,又站住了。仔細的看了他一眼,他抬眼轉向志遠。「他長得很像你!志
遠。」他的眼神裡充滿了某種感動的情緒。
    「像八年前的我,是嗎?」志遠問,聲音裡忽然有了一抹酸澀的味道。「志遠!」憶華
喊了一聲,聲音輕柔婉轉,婉轉得令人心動。她的眼光直視著志遠,欲言又止的咬了咬嘴
唇,終於說:「你安心要等菜涼了再吃,是嗎?」
    「進來進來,到我們的小餐廳裡來!」高祖蔭很快的嚷著:「志翔,我們的房子雖然又
破又小,我們歡迎你的誠意可又真又多!瞧!咱們丫頭做了多少菜!」
    穿過那間又是店面、又是工作間的外屋,他們來到了一間小小的餐廳裡,由於四面都沒
有窗,雖是大白天,餐廳裡仍然亮著燈。餐廳中間,一張長方形的餐桌上,鋪著粉紅格子的
桌布,四份餐具前面,也放著同色的餐巾。確實,有一桌子的菜,雞鴨魚肉幾乎都全了,正
熱騰騰的冒著熱氣。在那些菜的中間,還放著一瓶未開蓋的紅葡萄酒。
    「嗨!怎麼?丫頭!」老人怪叫著。「你越來越小氣了,捨不得拿好酒啊?咱們那瓶拿
破侖呢?」
    「爸,」憶華對父親輕輕的搖搖頭。「你和志遠,都不應該喝烈酒。」「真的!」一直
沒開口的志翔附議的說。「我根本不會喝酒,哥哥也不該喝酒,會影響他的嗓子。」
    志遠輕咳了一聲,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縮了縮脖子,似乎房裡有冷風吹了他似
的。老人和憶華都很快的抬起頭,對他望了一眼。志遠用舌頭舔舔嘴唇,忽然覺得喉嚨裡又
干又澀,他啞聲說:「才來第一天,就要管我哦!」
    「你也該有個人管管了。」憶華輕聲說。
    「吃飯吃飯!」老人重重的拍了幾下手,揚著眉毛,大聲喊:「我快要餓死了!丫頭,
你們坐啊!」
    大家坐下了,志翔抬起頭,正好看見志遠對憶華使了個眼色,憶華怔怔的坐在那兒,眼
睛怔怔的瞅著志遠,眼光裡彷彿有千言萬語似的。他們間有什麼事嗎?志翔也怔了。而老人
呢?渾然未覺的,他笑呵呵的握著酒瓶,「啵」的一聲,酒瓶開了蓋,那也不知道是種什麼
酒,像香檳似的有陣泡沫迅速的往上衝,老人慌忙用酒杯接住。
    酒倒進了杯子,紅色的,像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