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62

    這天,簫劍站在空地上,手裡拿著那把家傳的劍,正在教小燕子「方家劍法」。
    紫薇、爾康、永琪都在一邊觀望。
    簫劍鄭重的說:
    「小燕子!要學劍法,一定先要明白什麼叫做『劍』!你以前學武功,根本不知道手裡
拿的是什麼武器,所以會學得亂七八糟!你看,這是一把劍,不是刀,不是匕首,更不是棍
子!你每次拿著劍,常常亂砍一氣,那是錯誤的!劍,是用刺的!你要這樣刺過去!」
    簫劍就舞起劍來,但見劍氣如虹,煞是好看。
    小燕子看得目瞪口呆,佩服不已。
    「哇!哇!太好了!我來!我來……」
    小燕子就接過劍來,嘴裡嚷道:
    「這是一把劍!一把很有重量的劍!一把有名的劍!這不是刀,不能用砍的!不是棍
子,不能用打的!不是九節鞭,不能用揮的!不是斧頭,不能用劈的……這是一把劍,要用
刺的!」
    「對極了!好!開始吧!」
    小燕子大喊一聲:
    「方家劍法來也!」
    小燕子就舞起劍來,只見她東刺一劍,西刺一劍,毫無章法,亂七八糟。
    簫劍納悶的看著,眾人更是看得忍俊不禁。爾康和永琪對看了一眼,兩人暗暗的搖搖
頭,都想起蒙丹教小燕子劍法的情形。看樣子,歷史又重演了。
    簫劍看了半天,覺得小燕子完全不得要領,就嚷著說:
    「我要空手和你鬥一鬥,我會想辦法搶你的劍,你把我當成你的敵人,一來,劍不能讓
我槍去,二來,想辦法刺我!知道嗎?」
    「那……我把你刺傷了怎麼辦?」
    「你試試看吧!」簫劍就一躍,躍到小燕子面前。
    小燕子提劍就刺,簫劍用腳一踹,她手裡的劍飛了出去,簫劍輕鬆的接住了劍。
    「不行!我還沒準備好,你就踢我!」小燕子抗議的喊。
    「不忙!再來再來……不要急……」簫劍把劍遞還給她。
    小燕子才接住,簫劍一踢,劍又飛了。然後,大家就看著簫劍左一次,右一次的踢飛那
把劍。然後,小燕子毛燥起來。再然後,小燕子火大的抓起了劍,大吼一聲:
    「什麼『方家劍法』『圓家劍法』,我不管了,小燕子劍法來也!」就雙手握劍,一劍
對簫劍當頭砍去。
    簫劍一踹,小燕子的劍又飛了。
    「你是在教我,還是在耍我?」小燕子氣壞了。
    「你這樣亂砍一氣,會把劍砍傷!這把劍已經傳了三代,可不能在你手裡毀了!」簫劍
忍耐的說。
    永琪看得好著急,忍不住上來幫忙,接過了劍去示範:
    「小燕子,劍要這樣拿,握牢了,用手腕的力氣!刺出去的時候要穩,不能輕飄飄,也
不能用蠻力!來,我和簫劍一起跟你練!你不要毛燥!」
    「好!我不毛燥,我沉住氣!」小燕子就握著劍,對那把劍一本正經的說:「這是一把
劍,這不是刀,不是木棍,不是九節鞭,不是斧頭……」
    爾康笑了笑,牽著紫薇的手,兩人走開了。
    一會兒,他們就遠離了那個空院子。爾康看著紫薇,深思的問:
    「紫薇,你有沒有一個懷疑,這個簫劍和小燕子,到底是不是兄妹?」
    「坦白說,我確實很懷疑!」紫薇點頭。
    「你想想,就憑簫劍說的那個故事,要證明小燕子是他妹妹,其實是很牽強的!一個靜
慧師太,能代表什麼?已經隔了十幾年,靜慧師太怎麼能憑遊行時的一眼,就認出小燕子是
小慈?簫劍會不會認錯了妹妹?」
    「看小燕子練劍,還真的有點疑惑呢!不過……」紫薇笑了笑:「錯了又怎樣?對了又
怎樣?都是一樣的,是不是?簫劍很滿足.小燕子很幸福,他們很快樂,享受著有親人有家
人的感覺!真好!皇阿瑪還不是錯認了小燕子,依舊錯有錯著!如果簫劍也認錯了妹妹,那
麼,小燕子真是命中注定,要當大家的『還珠格格』!連簫劍自己都說了,不必很清楚!說
不定,簫劍也知道,這個『妹妹』靠不住!」
    「是!」爾康點頭:「反正『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
    「是!」紫薇笑著:「何況『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爾康深深的看著紫薇,唇邊帶著欣賞的笑。
    「於嘛?這樣怪怪的看著我?」
    爾康看了她半天,只說了一句內心深處的話:
    「紫薇……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
    紫薇迎視著他,眼裡一片柔情。
    「我也好喜歡好喜歡你!」
    簫劍教小燕子劍法的同時,也開始教她認字唸書。他拿了兩本厚厚的書,對她鄭重的說:
    「學成語和學劍一樣,要從根本入手,最重要的,是你要先學會認字!等到字你都認識
了,成語就不會解釋得亂七八糟了!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不管學什麼,
人生沒有捷徑!我這兒,有一部很好看的書,你拿回去看,看不懂的字,就問紫薇永琪他
們,看完這部書,你認字的本領,大概就不錯了!」
    小燕子興沖沖拿起那部書。只見封面印著三個大字:「水滸傳」。
    「水許傳啊?」小燕子喊,「滸」宇念成「許」,「傳」念成傳染的「傳」。
    爾康、永琪、紫薇想笑又忍住了。
    簫劍納悶的看著小燕子。
    爾康和紫薇相對一看,心裡的疑惑更深了。看樣子,這個小燕子和簫劍,沒有多少共同
的血液!
    轉眼間已是隆冬,一連下了幾場雪,天氣冷得不得了。但是,漱芳齋裡,卻是溫暖如
春。熊熊的爐火,燒得瞪旺的。紫薇、爾康、永琪、小燕子正在圍爐取暖,磕瓜子,吃點
心,喝熱茶,談談笑笑。突然,外面傳來小鄧子小卓子的通報:
    「皇上駕到!」
    四人急忙起身,乾隆已經大踏步跨進房。
    大家趕緊請安,叫皇阿瑪的叫皇阿瑪,叫皇上的叫皇上。
    紫薇、爾康、永琪、小燕子急急忙忙給乾隆搬椅子,遞暖爐,拿靠墊。
    「趕快坐到火邊來!這麼冷,不管從哪個宮過來.都要走上大半天!」紫薇說。
    「皇阿瑪!快用熱毛巾擦擦臉!」小燕子遞上熱毛巾。
    「皇阿瑪!快喝口熱茶!」紫薇遞上熱茶。
    「這個暖爐抱在懷裡,一會兒就暖了!」爾康遞上暖爐。
    「這個靠墊墊在背後,要不要一條氈子?」永琪遞靠墊,大家忙得不亦樂乎。
    乾隆看著四人,心裡真是安慰極了:
    「看到你們幾個,我心裡暖和極了,一點都不冷!你們大家在談什麼?」
    「回皇上,在猜謎語!」爾康說。
    「謎語?」乾隆精神大振:「朕最喜歡謎語了!什麼謎語,說出來讓朕也猜一猜!」
    「小燕子最不爭氣了,」永琪笑著說:「我們出了一個最淺的謎語給她猜,她猜來猜去
都猜不出來!」
    「是嗎?是什麼謎語?」
    「是一個字謎!」爾康就念謎語:「高的有,矮的沒有,站的有,坐的沒有,跳的有,
走的沒有!」
    「天堂有,人間沒有,吃的有,睡的沒有,嘴上有,手上沒有!」紫薇接口。
    「右邊有,左邊沒有,哭的有,笑的沒有,涼天有,熱天沒有!」永琪再說。
    「小燕子,這個謎語你都猜不出來呀?」乾隆大笑:「聽朕告訴你!罵的有,打的沒
有,謎語有,四書沒有,唱的有,看的沒有!」
    小燕子聽得糊里糊塗,一個頭有兩個大。
    「什麼這個有,那個沒有的,我怎麼弄得清楚嘛!」
    「大家都知道謎底了,只有你還是糊里糊塗!」爾康笑著說:「我再告訴你:小燕子
有,紫薇沒有!太后有,皇上沒有,小鄧子有,小卓子沒有!」
    聽到都是自己熟悉的人物,小燕子興趣來了。轉著大眼珠拚命想,忽然福至心靈,哦了
一聲。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小燕子跳起身子,指手畫腳的說:「簫劍有,爾康沒
有,小鴿子有,小騙子沒有,這邊有,那邊沒有!吹牛有,拍馬沒有……這個字就是一個
『口』字!」
    眾人喜悅的大叫著:
    「對了!對了,答對了!」
    大家都驚奇的看著小燕子。乾隆也又驚又喜,高興的喊道:
    「小燕子!你進步了!不但會猜謎,還會編謎了!」
    小燕子就得意起來,開始吹牛了:
    「皇阿瑪,你不要太小看我,我最近進步得不得了.簫劍教了我怎麼學成語,又給了我
一本好好看的書,讓我看!他說學成語要先從學認字開始,我現在會認好多字,成語已經難
不倒我了!」
    「啊?」乾隆睜大了眼睛:「這樣啊!那麼,你在看什麼書?」
    「水許傳!」小燕子大聲的喊。
    「水洗船?」乾隆驚愕的問:「有這樣一本書嗎?」
    「不是『水洗船』!是『水許傳』!」小燕子嚷著:「那個『許』字很奇怪,是三點水
再加一個許不許的許字!」
    乾隆明白了,眼睛一瞪:
    「這本書也弄到宮裡來了?這是一本禁書呀……」想想,笑了:「算了算了,對你們這
些膽大包天的孩子來說,還什麼『禁不禁』的?何況,朕不得不承認,那是一本好書……」
就忍著笑說:「好!這個『水許傳』裡面說些什麼?」
    「『水許傳』好好看,說許多英雄好漢的故事,裡面有一個『李達』,厲害得不得
了!」小燕子嚷著。
    紫薇、爾康、永琪面面相覷,都睜大了眼睛。
    「李達怎麼厲害?」乾隆再忍住笑。
    小燕子眉飛色舞的回答:
    「他『手舞兩把大爹,有萬夫不當之男』!」
    眾人噴茶的噴茶,摔跤的摔跤,手忙腳亂。
    乾隆看著小燕子,哈哈大笑起來。
    小燕子就笑著看乾隆,說:
    「皇阿瑪!你笑夠了沒有?笑夠了,我就告訴你,你被我騙了!剛剛是故意說錯,來讓
你笑一笑的!我看的是水滸傳,裡面有一個李逵,手舞兩把大斧,有萬夫不當之勇!對了
嗎?」
    乾隆大奇,不禁對小燕子刮目相看。
    「原來你是騙朕的啊?看來,你是真的進步了!」就拍著小燕子的肩,讚美著:「孺子
可教也!」
    小燕子馬上漏氣了,睜大眼睛驚喊:
    「什麼『爐子可澆』?爐子不能澆水,一澆水就滅了!這麼冷的天,沒爐子可不行!」
    「哎!剛剛誇口,馬上就洩底了!」永琪喊。
    「哈哈哈哈!」乾隆縱聲大笑起來:「小燕子,你真是朕的開心果呀!」笑了半天,他
收住笑,輪流看著四人,大聲說:「好!『爐子不可澆』!你們的婚禮可要辦了!」
    四人一怔,爾康和永琪就大喜起來。
    「皇上!你已經挑了日子嗎?」爾康急急的問。
    「朕再不挑日子,你們心裡大概要把朕罵上千遍萬遍了!」
    小燕子和紫薇臉一紅,扭著身子說:
    「哪有?哪有?」
    乾隆瞪著紫薇和小燕子:
    「沒有?真的沒有?那就別急了!朕再留你們兩年吧!」
    爾康和永琪面面相覷,急得抓耳撓腮。爾康就賠笑的說:
    「皇……上……不知皇上挑的是哪一天?」
    「皇阿瑪……」永琪也賠笑的說:「公主不急,王子急……」
    「哈哈!哈哈!」乾隆又大笑了:「朕不能再耽誤你們了!朕特地到這兒來,就是要跟
你們幾個研究一下!是這樣的,過完年,二月初二,是個好得不得了的好日子,除了這個日
子,三個月之內,沒有其他的好日子!朕和老佛爺翻遍了黃歷,都覺得這個日子不能錯過!
朕想,同一天,讓你們兩對一起結婚!一個娶.一個嫁!要不然,就是永琪先娶小燕子,過
三個月.紫薇再嫁!你們覺得怎樣?」
    爾康哪裡還能再等三個月,急忙說:
    「我覺得同一天結婚挺好!紫薇和小燕子,情同姐妹,同一天結婚,顯得更有緣份!再
說,宮裡辦一次喜事就好了!皇上同一天,又娶媳婦又嫁女兒,雙喜臨門,也是皇宮裡的一
段佳話!」
    「就是!就是!同一天最好!就這麼辦吧!」永琪急忙附和。
    乾隆體會出兩個男兒的猴急,笑了。
    「好!那麼,就這麼辦!那天,兩人一起從漱芳齋嫁出去!但是,這個漱芳齋,永遠是
你們兩個格格的家,結婚以後,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也留在這兒!爾康得答應
朕.隨時讓紫薇回來小住!」
    爾康眼睛閃亮,喜悅的答道:
    「謝皇上成全!臣福爾康一定遵命,只要皇上有令,立刻讓紫薇回宮!」
    「謝皇阿瑪!」永琪也大聲謝恩。
    紫薇和小燕子,不好意思的轉開了身子。
    「還有,你們那些生死之交,還有小燕子的哥哥簫劍,都可以進宮,到漱芳齋來送你們
兩個格格上花轎,然後去景陽宮喝喜酒!婚後,還允許你們在漱芳齋設宴款待他們!尤其是
簫劍,朕特准隨時進宮,和小燕子兄妹相聚!」
    紫薇、小燕子大喜,這才一齊屈膝謝恩。
    「謝皇阿瑪!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
    接著,就是一段忙碌的日子。皇室的婚禮,簡直有準備不完的事。僅僅是兩位格格的服
飾,就忙得人仰馬翻。幾乎從頭到腳,都要一件一件的定做。珠花、耳環、髮簪、如意、春
夏秋冬四季衣服。各色鳳冠旗頭,再加上鞋子用具……令妃帶著幾個娘娘,整天為兩位格格
的喜事籌備著。
    吉辰的前三天,皇后和容嬤嬤,手裡棒著兩件描金繡鳳的新娘裝,走進院子。
    「皇后娘娘駕到!」
    紫薇和小燕子聽到喊聲,奔出門來。只見皇后和容嬤嬤,含淚的、虔誠的走近二人。皇
後捧上手裡的衣裳,誠摯的說:
    「紫薇,小燕子,我不知道怎樣來表達我心裡的歉意和謝意,你們大婚的日子快到了,
我和容嬤嬤連夜趕工,給你們做了兩件新娘禮服!這禮服的繡工是師傅繡的,針線活兒,是
我們自己做的!看在一針一線.都是親手縫製的份上,希望你們收下!」
    紫薇和小燕子呆掉了。怎樣都想不到,皇后會這樣做!
    容嬤嬤拚命點頭,含淚看二人,哽咽的說:
    「奴婢給兩位格格請安,奴婢每天在坤寧宮,給兩位格格早燒香,晚燒香,祈禱格格健
康快樂,事事如意!這兩件衣裳,每一針,每一線,奴婢縫製的時候,都說一聲『對不
起』,這是無數的『對不起』堆砌起來的!請兩位格格收下吧!」
    紫薇怔怔的看著皇后和容嬤嬤,伸手接過了皇后手裡的衣裳,震動的說:
    「皇后娘娘!容嬤嬤!紫薇好感動,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是不是代表,我們以前的不
和,通通過去了?」
    「通通過去了!」皇后眼淚一掉。
    紫薇看著皇后,皇后也看著她。兩人對視片刻,皇后眼底,盛滿了溫柔和求恕。和以前
那個嚴厲的,苛刻的皇后,已經判若兩人。紫薇看著看著,心裡就被感動的情緒漲滿了。她
把衣服搭在手腕上,熱情奔放的上前去,把皇后緊緊一抱,感恩的喊:
    「這一刻,正是我祈求了好久的一刻啊!老天終於聽到我的心聲了!」
    皇后緊緊的擁著紫薇,淚水就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小燕子看得眼睛濕漉漉。
    半晌,皇后放開紫薇,轉向小燕子。
    「小燕子,你呢?」
    小燕子接過了容嬤嬤手裡的衣裳,吸著鼻子,嚷:
    「哇!我這人最受不了人家對我好,你們這樣一來,我就沒轍了!天氣好冷,皇后,容
嬤嬤!你們進來烤烤火吧!」
    「謝謝你們!我們不坐了!」
    「兩位格格,對於我所有所有的一切,請原諒!」容嬤嬤說著,就跪了下去,恭恭敬敬
的給紫薇和小燕子磕了三個頭,站起身,扶著皇后,兩人顫巍巍的去了。
    小燕子和紫薇,一人捧著一件新娘裝,看著兩人的背影,好久好久,都回不過神來。
    終於,到了大喜的日子。
    清宮的大婚,都在晚上舉行。但是,白天,已經有很多的禮節。在這兒,就不再一一細
述。跳過那些繁複的禮儀,讓我們來看這個讓人望眼欲穿的晚上。漱芳齋的院子裡,張燈結
彩,燈籠照耀如同白晝,樂隊奏著喜樂。
    兩頂金碧輝煌的大紅喜轎,停在院子裡,一色紅衣的轎夫,站在一旁等待。
    無數的宮女盛裝著,穿梭在阿哥格格和親王命婦中,捧著喜盤,給客人們送喜糖。柳
青、柳紅、簫劍都來了,這真是一件破例的事情。由於兩位格格在大廳裡化裝,客人們就在
院子裡,喜洋洋的寒暄著。小鄧子、小卓子和其他太監也穿著紅背心,跑前跑後,照顧一切。
    大廳裡真是熱鬧極了,宮女來往穿梭,腳步雜沓。
    紫薇和小燕子,都是珠圍翠繞,穿著皇后和容嬤嬤親手縫製的吉服,坐在大廳裡。明
月、彩霞、金瑣、晴兒、令妃及宮女們忙忙碌碌的圍繞著二人,穿梭不停的給她們化裝,戴
帽子,戴首飾……簡直忙得一塌糊塗。
    「快快快!紫薇的胭脂還不夠!金瑣!給她塗紅一點!今天是新娘子呀!」令妃喊著,
招呼著,一下看這個,一下看那個。
    「是!小姐,臉過來一點!明月!把燈拿過來!不夠亮!」金瑣喊著,她已經回宮好多
天,來幫忙紫薇和小燕子打點一切。
    「來了!來了!」好多宮女奔來.無數盞燈火照射著紫薇。
    「不行不行!」令妃又喊:「小燕子的妝都花了!彩霞,趕快給她補一補妝!」
    「你們不要把我的臉塗成一個猴兒屁股!」小燕子嚷著。
    「哎哎!今天當新娘子,怎麼還是屁股屁股的!」令妃急忙說。
    「新娘子還是有屁股!」小燕子又冒出來一句。
    「天啊!」令妃快暈倒:「你就少說兩句話!新娘子,要羞答答才對!」
    「我好緊張,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等下,那麼多禮節,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做錯!我一
緊張,就喜歡說話,你們再不讓我說話,我就會緊張得出冷汗了!呆會兒闖了禍,你們別怪
我!」小燕子張大眼睛說,確實緊張得手心都在冒汗。
    「怎麼會闖禍呢?一路上都有喜娘攙扶著你,喜娘會在你耳邊提醒你,要做什麼。不會
讓你出錯的.你放心好了!」令妃說。
    「小燕子,你只要不說話,就不會出錯!頭巾一蒙上,你就閉緊嘴巴!新娘子說話,大
家會笑話你的!知道嗎?」晴兒也在一邊叮囑,就怕小燕子鬧笑話。
    小燕子緊張得拚命嚥口水,睜大了眼睛,拚命點頭,不敢說話了。
    令妃突然驚喊:
    「蘋果!蘋果!趕快拿來!」
    原來結婚時,新娘要帶很多「吉祥物」,這蘋果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樣。眾喜娘宮女到處
找蘋果,一時之間找不著,大家嚷著「蘋果」,你碰我,我碰你,亂成一團。
    好不容易,兩個蘋果拿來了。
    令妃把蘋果放在兩個格格手裡,叮囑著:
    「紫薇,小燕子,蘋果要牢牢的拿著,可不能掉了!」
    紫薇緊緊張張的握著蘋果,握得牢牢的。小燕子拿起蘋果,想也不想,竟然「啊嗚」一
口,就咬了下去。
    眾人大驚,紛紛尖叫:
    「天啊!怎麼把蘋果給吃了?」
    令妃又快暈倒了,急忙大叫:
    「小燕子,那個蘋果是吉祥物啊,你怎麼把吉祥物給吃了?」
    「吉祥物?什麼吉祥物?」小燕子怔了怔,看著蘋果:「我正餓得發昏,好不容易來了
一個蘋果,怎麼不能吃?」
    「那個蘋果代表的是平安如意呀!」晴兒喊著。
    「那……」小燕子伸伸脖子,把蘋果吞下肚:「我把平安如意吞進肚子裡,就更加安全
了!」
    「不行不行!」令妃嚷著:「趕快再拿一個蘋果來,快快快!」
    一屋子的人,又大叫著「蘋果,蘋果」,東找西找,跑來跑去。終於,再拿了一個蘋果
來。小燕子握住了蘋果,不敢再吃了。只聽到金瑣又大叫起來:
    「小姐的耳環,怎麼只戴了一邊?還有一個耳環呢?」
    「天啊!時間來不及了!趕快找!趕快找!」
    宮女和喜娘又撞來撞去,嚷著「耳環,耳環」,忙忙亂亂找耳環。
    「在這裡!在這裡!」晴兒從珠花籃子裡,找到耳環,趕緊過去幫紫薇戴上。
    紫薇正襟危坐,緊張得幾乎不能呼吸了。晴兒拍拍紫薇的手:
    「放輕鬆一點!」
    令妃突然大喊:
    「忘了吉祥鎖!吉祥鎖在哪兒?快找!快找!」
    宮女喜娘們奔來奔去找吉祥鎖,撞成一堆的.東西掉了的,真是忙得七葷八素。
    「吉祥鎖!吉祥鎖!快找吉祥鎖!」大家七嘴八舌的喊。
    「吉祥鎖好像還在慈寧宮!老佛爺收著呢!」晴兒說。
    「哎呀!上轎的時辰都快到了!晴兒,你快去拿!」令妃驚喊。
    「是!」
    晴兒急急的往外衝,就和門外的簫劍撞了一個滿懷。
    晴兒差點摔跤,簫劍伸手扶住。晴兒一驚抬頭,和簫劍的眼光接了一個正著。晴兒見一
個英俊的陌生男子扶著自己,臉一紅,卻想也設想,就脫口說:
    「簫劍?」
    簫劍看到這個宮裝的美女,直呼自己的名字,就怔住了。他驚訝的看她,接觸到她那對
黑白分明的眸子,剎那間明白了,脫口喊出來:
    「晴兒?」
    「是!我是晴兒!」晴兒打量了一下簫劍,眼睛閃亮。
    「久聞大名,如雷貫耳!」簫劍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彼此彼此!」晴兒說。
    大廳內,令妃大喊著:
    「晴兒!晴兒!吉祥鎖找到了!在我懷裡揣著呢!瞧我都忙糊塗了!」
    晴兒急忙奔回大廳,到了大廳門口,又回頭去看簫劍,正好簫劍也回頭看她,兩人目光
再一接。簫劍笑了笑,晴兒怔了怔,兩人就閃神了。
    「晴兒!晴兒!如意環是不是在你那兒?」令妃一迭連聲的喊著。
    晴兒驀的回過神來,喊道:
    「來了來了!」
    她奔了兩步,卻忽然站住,再度回頭。
    簫劍正挺立在院子裡,他的眼光不由自主的追著她。看到她兩度回頭,他就震住了。但
見那大廳內.到處都懸掛著紅色的燈籠,她就在無數燈籠的光影下,如夢似幻的站著,臉上
帶著一個如夢似幻的微笑。簫劍看著這樣的晴兒,就怔怔的出起神來。
    「晴兒!晴兒!你在哪兒啊?」令妃喊著。
    「來了!來了!」晴兒這才掉頭而去,奔進房。找出「如意環」,遞給令妃。
    簫劍兀自站在那兒,柳青走來,拍了他一下。
    「你在看什麼?」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簫劍喃喃的念。
    柳青聽不懂,納悶的看著他。
    大廳裡,兩位格格.總算打扮好了。令妃仔細檢查著:
    「好了!吉祥鎖帶了!如意環帶了,蘋果帶了……東西都帶全了!」
    喜娘上前催促:
    「令妃娘娘!上轎的時辰到了!」
    「喜帕!快把喜帕給她們蒙上!」令妃又喊。
    喜娘拿著兩塊喜帕,遮上了紫薇和小燕子的臉龐。
    頓時間,喜樂聲大作。
    十二個喜娘,扶起兩個新娘,眾人鬧鬧哄哄,緊緊張張,擠前擠後。宮女一衝,和喜娘
撞成一團,大家叫的叫,退的退。兩個新娘看不見,東轉西轉,喜娘慌忙扶住。然後.在吹
吹打打中,兩個新娘終於出了大廳,柳青柳紅簫劍都上前,喊著:
    「紫薇,小燕子,恭喜恭喜!」
    紫薇和小燕子都低垂著頭,在喜娘的簇擁下,婷婷裊裊的走向花轎。院子裡的賓客們掌
聲雷動,歡聲四起,喊著:
    「還珠格格大喜了!紫薇格格大喜了!兩位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鞭炮劈哩叭啦的響起,司儀大聲喊道:
    「上轎!」
    兩個新娘在掌聲中,鞭炮聲中,喜樂聲中,被送上花轎。
    「起轎!」
    轎子抬起。儀仗隊,燈籠隊,樂隊紛紛就位,龐大的隊伍走進了御花園。
    爾康和永琪早就在漱芳齋門口等候,兩人都是盛裝,身上紮著紅色彩綢,騎著兩匹駿
馬,等候著迎娶他們的新娘。兩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和幸福。
    龐大的隊伍出了漱芳齋,永琪和爾康就帶著隊伍前行。只見幾十個紅衣的宮女,舞動著
宮扇花燈,在喜樂聲中,迤邐前行。後面,跟著浩浩蕩蕩的燈籠隊伍,二十對宮女手持紅色
的大燈籠,四十對宮女手持白色紅字的小燈籠,也迤邐前行。再後面,儀仗隊高舉著各式華
蓋,亭亭如傘,跟著迤邐前行。再後面,是樂隊,一路吹吹打打。再後面,才是十二對喜娘
扶著的兩乘花轎。
    整個隊伍,極為壯麗。一路上,宮女太監嬪妃和朝廷貴婦親王們爭著看熱鬧,掌聲不
斷。隊伍到了一個分岔路口,分成兩隊,爾康向宮外走,永琪向景陽宮走。各人帶著他的新
娘,走向他們那嶄新的,喜悅的未來。
    紫薇坐在花轎裡,隨著那花轎的顛簸,覺得整個人輕飄飄如夢如幻。她眼觀鼻鼻觀心,
目不斜視.心臟「崩咚崩咚」的跳著。她知道,爾康就在她的前面,要把她帶進那個完全屬
於他的世界。終於,終於,終於……他們等到這一天了!坐在花轎裡,她不禁思前想後,在
這段短短的路程裡,她幾乎把第一次見到爾康以來的點點滴滴,在心頭重新回憶了一遍。想
著爾康種種的好,真是百感交集,甜在心頭。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行禮,拜高堂,拜天地,夫妻交拜……跳過這一切的禮儀,讓我們跟
著兩對新人,走進洞房。
    爾康看著她的新娘。只見新娘蓋著紅頭巾,端端正正的坐在床沿。六個喜娘分站兩旁,
捧著喜秤、交杯酒、紅棗、花生、桂圓、蓮子等喜盤站立於側。
    爾康深情的看著新娘,臉上,是期待的,幸福的,感恩的神情。他緩緩的走向床前,站
住了,眼光朦朧如夢,不敢相信的看著床上的新娘,心裡瘋狂般的自語著:
    「紫薇,我終於娶到了你!這條路,我們雖然走得艱苦,畢竟是苦盡甘來了!我用我的
生命起誓,從今以後,我們的生活裡,只有幸福,幸福,幸福……」
    喜娘朗聲說:
    「請新郎用喜秤挑起喜帕,從此稱心如意!」
    爾康激動歡喜得手都有些發抖了,拿起喜秤,挑起喜帕。
    喜帕飛開,輕飄飄的落下,爾康定睛看著他的新娘,忽然大震。原來喜帕下,赫然是小
燕子的臉!
    爾康嚇得跳了起來,失聲大叫:
    「哇……」
    小燕子抬頭一看,嚇得也大叫起來:
    「哇……」
    兩人就瞪著對方,都驚喊著:
    「哇……」
    喜娘們一看,手裡的喜盤,乒乒乓乓全體掉落地,紅棗、花生、桂圓、蓮子滾了一地。
喜娘們也失聲尖叫起來:
    「哇……」
    新房裡,頓時一片哇哇之聲,小燕子「哇」了半天,驚得從床沿上跳了起來,也顧不得
新娘子的形象了,喊著:
    「不許我說話,就會變成這樣!好不容易我沒出錯,別人居然出錯!到底是什麼時候弄
錯的?這是怎麼回事啊?」
    至於永琪的洞房裡,也是一團慌亂。當永琪挑起喜帕,驚見新娘不是小燕子,而是紫
薇,那種「驚心動魄」,更是「非同小可」。他嚇得喜秤落地,大叫:
    「紫薇,怎麼是你?」
    紫薇始終低俯著頭,柔情萬斛,嬌羞不勝。聽到永琪的聲音,一驚抬頭,嚇得花容失
色。脫口驚呼:
    「我的天啊!這太離譜了……」
    喜娘們立即七嘴八舌的大叫:
    「趕快蓋上喜帕!讓花轎不要走!快去通知樂隊儀仗隊……新娘弄錯了!新娘弄錯了!
新娘弄錯了……」
    喜娘一路喊了出去,宮女喜娘,亂哄哄的跑著,嚷著,亂成一團。忙亂中,喜帕再度蒙
上了紫薇的臉,喜娘急急的攙起紫薇往外走。
    結果,整個拜堂行禮,只好重來一遍。這次清廷的兩位格格「同時」嫁娶,真是「空前
絕後」,以後再也不敢傚法了。
    等到紫薇終於進對了洞房,已經鬧到快要天亮了。爾康掀起了喜帕,驚魂未定的看著紫
薇,紫薇也驚魂未定的看著他。天啊!這條結婚的路,他們走得真是驚險萬狀!但是,終於
終於終於,他們彼此相對了。
    「請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喜娘說。
    紫薇和爾康仍然驚魂未定,深情的互視,喝了交杯酒。
    兩個喜娘,就根據習俗,把爾康的衣服下擺,和紫薇的衣服下擺綁在一起。
    「祝新郎新娘『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喜娘收起酒杯,退出房去。
    爾康看到室內沒人了,就把紫薇緊緊的一抱,熱情的喊:
    「紫薇!是你嗎?是你嗎?連結婚你都要嚇我!」
    紫薇柔情萬縷的喊道:
    「爾康!是我,我是你的新娘了!」
    「是!你終於成了我的新娘!好不容易,左盼右盼,左等右等,左挨右挨,總算挨到了
大喜的日子,還讓我嚇得一身冷汗,紫薇,要娶到你,我真是不容易!但是,你永遠是我的
了!」
    紫薇緊緊的依偎在他懷中,幸福的微笑著。是啊!真不容易!爾康托起了紫薇的下巴,
纏纏綿綿的吻住了她。
    紫薇終於嫁給爾康了!後來她才知道,婚姻並不是一個故事的結束,而是另一個故事的
開始!婚姻生活裡的歲月,就是他們另一段人生了。他倆的洞房,結束在一片纏綿裡。至於
小燕子,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永琪和小燕子喝完交杯酒,喜娘也根據習俗,把小燕子的衣服下擺,和永琪的下擺綁在
一起,說著祝賀的話:
    「祝新郎新娘『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兩人並坐在床沿上,喜娘紛紛退出。終於終於終於,房裡只剩下永琪和小燕子了。小燕
子就抬起頭來,睜大眼睛,骨碌碌四望。
    永琪凝視著她,透出一口長氣來:
    「老天,揭了兩次喜帕,才娶到我的新娘!真是『驚心動魄』,『曲折離奇』,『匪夷
所思』!」
    小燕子再也忍不住了,問:
    「我可以說話了嗎?」
    「你可以說話了!」永琪深情的說。
    小燕子神色一鬆,嚷著:
    「折騰了我一整天,居然把我送到爾康那裡去,嚇得爾康臉都綠了……」
    「你沒看到我的臉,也綠了!」永琪說,就盯著小燕子看,看著她那對水靈靈的大眼
睛,那張嬌艷欲滴的臉龐,真是愛進心坎裡,喊著說:「天啊!你好美!別動,我要做一件
事!」
    永琪就托起她的下巴,滿腹柔情的俯頭去吻住她。
    窗外,柳青、柳紅、金瑣、簫劍和其他賓客都在偷窺,大家擠來擠去。
    有人發出笑聲,有人碰到窗子,窗子喀啦一響。
    小燕子一驚,用力推開永琪,大叫:
    「有賊!」就對著窗子喊:「小賊!你往哪裡跑……」
    小燕子一面喊,一面飛身而起。可是,她忘了她的衣服下擺,和永琪的衣服下擺,還打
著「如意結」。她這樣一飛身,永琪被她一帶,兩人全部飛跌出去。同時發出驚愕的大叫:
    「哇……」
    窗外的眾人,也同時驚叫:
    「哇……」
    鬧到這個時候,天也亮了。
    永琪和小燕子的新婚之夜,就結束在這一片驚呼聲裡。
    全書完
    一九九九年二月九日初稿寫於台北可園
    一九九九年三月三日修正於台北可園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