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61

    乾隆雖然饒了皇后和容嬤嬤,但是,心裡的餘怒未息。這晚,他在延禧宮,看到哭哭啼
啼的永琪,就更加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氣,他對永琪氣沖沖的說:
    「你不要再鬧小孩脾氣了!從今天起,你的童年結束了!你要學著做一個『大人』!誰
叫你娘這麼不爭氣,你只好去承擔!擔得下來,你會成為一個忍辱負重的男子漢,擔不下
來,你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奶娃娃!所以,擦乾眼淚,不許再哭了!朕最不喜歡,看到男孩
子掉眼淚!」
    永琪怯怯的看看乾隆,看看令妃,忍著淚,吞吞吐吐的說:
    「可是……我想回到坤寧宮去,我要去看看我額娘……」
    「不要再提你額娘!」乾隆吼著:「你那個額娘,等於已經死了,以後,令妃娘娘就是
你娘!你認清楚!」
    永琪眨著大眼,委屈的癟著嘴,不敢哭。
    「可是……可是……」
    「不要再說可是了!」乾隆大聲的一吼。
    永琪嚇得一顫。令妃急忙上前打圓場,拉著永琪的手說:
    「好了好了,十二阿哥跟皇阿瑪說,都聽皇阿瑪的話!在我這兒,也很好呀!有七格格
和九格格跟你玩,還有一個小阿哥。我這兒人多,比坤寧宮熱鬧多了!」就回頭喊:「快拿
點心來給十二阿哥吃!」
    「是!」
    宮女們端著盤子,各色點心糖果捧上桌。永琪看著糖果,眼中依舊淚汪汪。
    「可是……」
    「說了不許說『可是』,為什麼還要說?」乾隆怒喊。
    永琪一嚇,「哇」的一聲,就哭了。
    乾隆氣得不得了,在室內走來走去。
    「說了不許哭!還哭!還哭!」
    令妃面對這樣的永琪,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紫薇格格到!晴格格到!」
    只見紫薇和晴兒聯袂而來。令妃眼睛一亮,如見救兵。
    「皇阿瑪吉祥!令妃娘娘吉樣!」紫薇行禮如儀。
    「皇上吉祥!令妃娘娘吉祥!」晴兒也忙著行禮。
    「來得正好!來得正好!」令妃急忙喊:「紫薇,趕快勸勸你皇阿瑪,正在這兒和十二
阿哥生氣呢!十二阿哥吵著要娘,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乾隆看著紫薇,知道她一定有話要說,就沉聲問:
    「紫薇!你已經表演了一首『不打詩』,現在,你是不是為了十二阿哥而來?你還有什
麼詩要念嗎?」
    「是!我有兩句詩要念!」紫薇勇敢的看著他,真的念起詩來:「母別子,子別母,白
日無光哭聲苦!」
    「這首詩用得不當!」乾隆生氣的說:「朕讓他們母子分開,是為了永琪的前途!跟著
那樣的娘,學的全是勾心鬥角,看到的全是陰謀詭計!耳濡目染,將來長大了,會變成什麼
樣?」
    「皇上!」晴兒屈了屈膝:「老佛爺派我過來,要為皇后娘娘求個情,也為十二阿哥求
個情!今天,皇后娘娘是真的得到教訓了!老佛爺說,她願意負起監督的責任,看著十二阿
哥長大!請皇上把十二阿哥還給皇后娘娘吧!」
    「哼!只怕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乾隆一拂袖子。
    紫薇就上前,挽住了他的手,微笑的說:
    「可是……皇阿瑪也不能讓令妃娘娘背這樣大的責任呀,這太不公平了!」
    「怎麼說?」
    「你讓令妃娘娘怎麼做人嘛!」紫薇看著乾隆:「十二阿哥是皇后娘娘的兒子,多少眼
睛看著,打不得,罵不得,管不得!人人會說話!稍有疏失,宮裡的口水都會把娘娘淹死!
再說,娘娘已經很忙了,七格格才八歲,九格格才六歲,小阿哥才一歲……她自己的兒女都
忙不過來了,你又給她加一個,她怎麼帶呢?」
    乾隆愣住了,看看令妃。令妃呼出一大口氣來,如釋重負:
    「哎!這個紫薇,可真說到我心坎裡了!皇上,要臣妾帶十二阿哥,是臣妾的光榮,可
是……就像紫薇說的,臣妾也有許多不便之處!何況,十二阿哥這樣思念著親娘,臣妾接
手,只怕無論如何,不能取代親娘的地位呀!」
    晴兒就接口說:
    「皇上!晴兒知道皇上深愛十二阿哥,怕他變壞,怕他不能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兒。但
是,現在讓他離開親娘,又在這麼惡劣的氣氛之下,他心裡的陰影要怎樣除去呢?這樣,對
他真的好嗎?」
    紫薇再接口:
    「皇阿瑪!現在把十二阿哥送還給皇后娘娘,就算皇后娘娘是鐵打的心,也會融化了!
皇阿瑪何不乘此機會,徹底收了皇后娘娘的心!記得在南陽的時候,皇阿瑪一再跟我說,家
和萬事興!我為了『家和』而回來,好想和皇后娘娘化干戈為玉帛……皇阿瑪,你幫我一個
忙,讓我做個人情,把十二阿哥送到坤寧宮去!好不好?」
    乾隆看著紫薇,知道她處處在為大局設想,這樣逆來順受,以德報怨,實在讓人不能不
滿心折服,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終於,他歎了一口長氣,說:
    「永琪!你這個紫薇姐姐,說服力太強了!罷了罷了,你記住紫薇姐姐的好,不要忘
了!跟她回坤寧宮去吧!」
    「謝謝皇阿瑪!對於十二阿哥的未來,你大可放心!」紫薇深深的一屈膝,笑著,凝視
乾隆:「虎父焉有犬子?」
    乾隆笑了。
    紫薇和晴兒,就拉著永琪的手出門去了。
    坤寧宮裡,真是一片愁雲慘霧。皇后和容嬤嬤正在相擁而泣。容嬤嬤坐也不是,站也不
是,仆伏在椅子上,緊緊攥著皇后的手。皇后心痛的看著她:
    「這會兒疼得好些嗎?要不要再吃一顆紫金活血丹?」
    容嬤嬤滿面淚痕,卻拚命給皇后擦淚。
    「娘娘!奴婢不疼了!你別再心疼奴婢了……我真是擔當不起啊!」
    皇后看看窗外的夜色,想著永琪,眼淚不停的掉:
    「不知道永琪怎樣?這孩子認床,換了床,他會睡不著的……」
    「娘娘!」容嬤嬤落淚說:「都是奴婢的錯……都是奴婢的錯……明兒個天一亮,奴婢
就去延禧宮,悄悄的看看十二阿哥怎樣,缺什麼,咱們趕快給送過去……娘娘,我知道你心
裡有多痛,如果現在,奴婢的腦袋可以換回十二阿哥,奴婢寧願一死啊!娘娘……我真對不
起你……」
    皇后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正在這時,外面陡然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紫薇格格到!晴格格到!十二阿哥到!」
    皇后和容嬤嬤驚跳起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后驚呼著:
    「十二阿哥!我有沒有聽錯?」
    「十二阿哥!是十二阿哥!」容嬤嬤喊著。
    兩人立刻倉皇起立,跌跌衝衝的衝到門口。
    房門一開。門外,紫薇和晴兒,一邊一個牽著永琪的手。
    「皇后娘娘,」紫薇屈了屈膝,溫柔的說:「我把十二阿哥從皇阿瑪那兒要回來了!你
不要傷心了!」
    皇后的眼淚,像開閘的洪水,洶湧而出。她張開手臂,把永琪緊緊的,緊緊的抱在懷裡。
    「皇后娘娘,老佛爺說,要你珍惜現在擁有的,不要再失去了!」晴兒看著皇后,也柔
聲說。
    皇后哽咽著,抬起淚眼,看著紫薇,心裡,像燒著一鍋沸騰的油,燙得她全身每個毛孔
都痛。此時此刻,她對紫薇所有的仇視,全部化成感恩和悔恨。她很想說什麼,無奈嘴唇抖
動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容嬤嬤看到紫薇居然把十二阿哥送回來了,簡直恨不得為紫薇而死。以前做過的種種錯
事,現在,像是幾千幾萬根針,深深的刺在心坎裡,說不出的痛,說不出的悔。她對著紫薇
和晴兒一跪,老淚縱橫,誠心誠意的磕下頭去,仆伏在地,淚不可止,也是什麼話都說不出
來。
    出走的孩子回來了,宮裡的戰爭平息了,香妃的事情過去了,皇后也變得謙卑虛心了。
太后心裡安慰,對紫薇和小燕子這兩個「民間格格」,也不能不心悅誠服的接受了。可是,
有件心事,一直未了。
    這天,她把爾康召進了慈寧宮,決定把心事作個了斷。摒退左右,她凝視著爾康,鄭重
的問:
    「爾康,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把你找來?」
    「臣不明白!」爾康恭敬的回答。
    「我特地把晴兒支開,就為了和你談一點知心話!自從我打五台山回來,就有一肚子的
話想跟你說,但是,宮裡接二連三的出事,你們幾個鬧得驚天動地,我這些話就全部壓在心
底,始終沒機會說。現在,已經不能不說了!」
    爾康有些驚怔起來,神情一凜。
    「不知老佛爺有什麼吩咐?」
    「我就明說了吧!」太后盯著他,認真的說:「我知道你對紫薇的一片心了,我也終於
被你們兩個感動了。紫薇這丫頭,我看到今天,不得不承認,她的才華人品,都沒話可說!
我沒辦法再挑剔她了!我決定接受她,承認你們的婚姻!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同時
接受晴兒!」
    爾康大大一震,臉色立刻變了,急喊:
    「老佛爺!請三思!」
    「我已經三思過了!我想來想去,晴兒這樣好的姑娘,不會辱沒了你!讓你同時擁有她
們兩個,你也不會吃虧!我相信你不會虧待晴兒,也相信紫薇寬宏大量,不會欺負晴兒!如
果你對紫薇有所顧忌,我就親自去跟她談!只要她同意了,諒你也不能不同意!」
    爾康大急,雙手一拱,惶急的說:
    「老佛爺!請千萬不要去跟紫薇談!如果老佛爺開口了,紫薇就算有千難萬難,也會點
頭答應!可是,這件事是不對的,我只有一份感情,怎麼可能平分給兩個人?晴兒不會辱沒
我,可我會辱沒晴兒的!老佛爺,你那麼疼晴兒,怎麼忍心讓她走進—個預見的悲劇裡去
呢?」
    太后不悅的一皺眉頭:
    「預見的悲劇?這是什麼話?我聽不懂!」
    爾康真摯而懇切的看著太后:
    「臣心裡只有一個紫薇,再也容納不下別人!今生今世,願和紫薇相依相守,共度一
生,如果臣對紫薇有二心,會死無葬身之地!」
    「你這是什麼話?」太后勃然變色:「我這樣好好的跟你談,你居然拒人於千里之外!
你不想想……受委屈的不是紫薇,是晴兒呀!」
    「如果這樣安排,受委屈的是三個人!我,晴兒,和紫薇!」爾康激動的說:「老佛
爺,紫薇自從進宮,受到的大傷小傷無數,面對的問題重重,她全部用一顆寬容的心來接
受,用一種『大愛』的精神來包容!只有這『一夫二妻』,是她不能接受的事,也是我無法
接受的事!請您尊重我們兩個的意志吧!」
    「你怎麼知道她不能接受呢?我看她和晴兒投緣得很,兩人像姐妹一樣!」
    「老佛爺!紫薇不是一個神,她是個人,是個女人!她有女人的纖細,有女人的敏感,
也有女人的嫉妒和自私!事實上,晴兒也一樣!請您不要把紫薇想像得太清高,也不要把晴
兒想像得太清高,更不要把我想得『太能幹』!我自認沒有同時愛兩個女人的『能力』!如
果我接受了老佛爺的安排,我就太對不起紫薇了!也太對不起晴兒了!我不能這樣傷害紫
薇!也不能這樣傷害晴兒!這樣做,紫薇會痛苦,我會左右為難,晴兒會傷心!最後,我們
三個都會崩潰,都會毀滅!我們都是聰明人,為什麼要做這樣一件愚蠢的事呢……」
    爾康話沒說完,晴兒從裡面走了出來,拍著手,大聲說:
    「爾康!說得好,說得太好了!我為你鼓掌!」
    爾康和太后都吃了一驚,爾康就狼狽的看晴兒,結舌的說:
    「晴兒……對不起……我……我……」
    「有什麼對不起?說得那麼有理,讓我又是感動,又是佩服!」晴兒坦蕩蕩的笑著說,
轉向太后:「老佛爺!你老人家把我支開,就為了要強迫爾康收留我啊?我不是跟您說得清
清楚楚了嗎?我不要爾康,我不要心裡只有紫薇的爾康!如果您一定要把我許給爾康,需要
先把紫薇從他心裡除去,要不然,就太侮辱我了!今天,就算爾康答應了,我也會拒絕的!
爾康說得對極了,這樣做,是對我們三個的傷害!尤其,是對我的傷害!因為他們兩個畢竟
彼此有情,我算哪根蔥?哪根蒜呢?」
    太后一怔,看著她說:
    「晴兒,我知道你有你的驕傲……可是……」
    晴兒就上前,把太后拉到一邊去,低聲說:
    「我可不可以去和爾康談一談?」
    太后愣了愣,以為晴兒要去親自說服爾康,就點了點頭。
    晴兒走向爾康,說:
    「我們到御花園裡走走!」
    兩人走進花園,晴兒一看,沒人注意他們,就急促的說:
    「老佛爺一意孤行,你可別當成是我的意思,那就讓我無地自容了!」
    爾康凝視她,對她的感覺真是複雜極了。
    「晴兒,如果我有傷到你,希望你不要生氣,不要介意,我……我不知道該對你說些什
麼好,這一年以來,你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們,為我們奮不顧身!你為紫薇做的,為小燕子
做的,為我做的,為五阿哥做的……每一件事,點點滴滴,都在我心裡!我不是忘恩負義的
人,我曾經說過,願意為你粉身碎骨,只是……」
    晴兒抬起清亮的眼睛,坦白的看著他,溫柔的打斷了他:
    「你不要說了!你心裡的每句話,每個思想,每種感覺,我都非常瞭解!自從親眼目睹
你和紫薇的這場愛,我心裡充滿了感動和震撼!好羨慕你們,也一心一意希望你們幸福!」
她笑了笑,很自負的說:「聰明如我,怎麼會讓自己夾到你們中間,去坐冷板凳呢?那……
豈不是太貶低我自己了?難道我不配擁有我的爾康嗎?」
    爾康震動極了,深深的看著她,眼裡是真正的折服。
    「晴兒!你變了!」
    「哦?」
    「你不再是跟在老佛爺身邊,那個唯唯諾諾的小姑娘,你已經是個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女
人了!紫薇說過,你滿腹詩書,才氣縱橫!是埋在冰山下面的火種,外表『清冷孤傲』,內
在『熱血奔騰』!我想,她分析的你,是最最真切的你!」
    晴兒一怔,感動的問:
    「她這樣說我?」
    「是!我們離開了皇宮,常常談到你!」
    晴兒有些震撼,眼裡閃耀著光彩,心想,知我者,紫薇也!
    「紫薇,她瞭解我!」她看著爾康:「你和紫薇,是我的知己!我想,我們一直活到白
發蒼蒼的時候,依然可以在一起賞雪看月亮,我才不要破壞這種美好的關係!所以,不要把
老佛爺的提議放在心上,我會說服她的!你欠我的情,就用你們一生的友誼來還吧!」
    「是!一生的友誼,絕不改變!」爾康誠懇的說。
    兩人就深深的互看著,把所有的感覺,都歸納到一種最真摯而高貴的友誼裡去了。他們
兩個都知道,人生,有很多的變數,即使是恩愛夫妻,也不見得會天長地久。但是,他們這
種友誼,窮此一生,都不會改變了。在後來的很多很多年裡,他們確實證實了這一點。那些
後話,我們就按下不表。
    回到當時,晴兒和爾康一番懇談以後,她回到慈寧宮,向太后再一次表白了自己:
    「老佛爺!請寵我一次,不要把我許給爾康!我才不要『娥皇女英』,我不是『娥
皇』,也不是『女英』!爾康那麼愛紫薇,如果我跟了他,我還有什麼地位?雖然以前我對
他動過心,那已經過去了!現在,他只是我的大哥!請老佛爺再也不要反對他和紫薇,那就
是對我的好了!」
    「可是,我記得你說過,你也有『蠢蠢欲動』的感情……」太后困惑的說。
    「我還是有那種感覺,但是,不是對爾康!是對虛空中的某個人物,是一種幻想和夢
想!我也希望和紫薇一樣,擁有一個心裡沒有其他女人的人!」
    「哪有那樣的人?就算有,你也遇不到!你現在不要爾康,將來怎麼辦?」
    晴兒看著太后,深思的說:
    「我知道老佛爺是真心疼我,處處為我想!這樣吧,老佛爺給我一個權利,讓我可以選
擇我的未來吧!如果有一天,我看中了那個人,我一定坦白告訴老佛爺,那時候,老佛爺再
幫我做主!」
    太后寵愛的看著她,沒辦法了,只好把爾康留給紫薇了。
    「那……就這麼辦吧!到時候,你可別害臊不說啊!」
    「到時候,我再也不會把機會放過了!」晴兒如釋重負,笑了。
    於是,這天,太后扶著晴兒的手臂,來到了漱芳齋。
    「紫薇!小燕子!我特地來看看你們兩個,天冷了,這個漱芳齋,還缺什麼不缺?」太
後慈祥的、關心的問:「棉被夠暖嗎?冬衣要不要再做幾件?我看你們兩個丫頭,都穿得滿
單薄的!」
    紫薇、小燕子驚愕的看著太后,這是第一次,她們兩個聽到太后這樣溫暖的談話,兩人
都震動著。爾康和永琪,站在兩人身後,也是一臉的驚奇。紫薇急忙屈了屈膝,感激的說:
    「老佛爺,我們什麼都不缺,漱芳齋裡,吃的喝的用的穿的,真是應有盡有!謝老佛爺
關心!」
    太后看看永琪和爾康,兩人有點緊張。因為,又被太后抓到,一早就到了漱芳齋。爾康
尤其緊張,不知道上次的提議擺平了沒有?萬一太后和紫薇談什麼,豈不是又要天翻地覆?
他不由自主的去看晴兒,晴兒瞭解他的不安,立刻給了他一個穩定的微笑,爾康心情稍定。
太后的眼光,也落在爾康臉上:
    「爾康,你的阿瑪被你們幾個連累,這次也辛苦了!額娘可好?」
    爾康受寵若驚的稟道:
    「回老佛爺,阿瑪和額娘,看到我回家了,兩個格格也身體健康,高興得不得了,什麼
都好!」
    「那……爾泰什麼時候回來呢?」
    「爾泰本來已經要動身了,可是,塞婭有了身孕,巴勒奔說什麼都不肯讓她在這個時候
動身,所以,恐怕還要過一陣!好在,我已經回家了,阿瑪他們也安心了!」
    「有了身孕?太好了!」太后喜悅的說:「沒想到弟弟趕在哥哥前面了!我看,你們兩
對大喜的日子,也要趕緊挑一挑了!趕明兒,我就跟皇上研究研究!」
    爾康和永琪一聽,驚喜交集。紫薇羞澀的低下頭去,小燕子轉著眼珠,裝糊塗。
    永琪就一步上前,誠摯坦白的問道:
    「老佛爺,你不反對我們的婚事了?」
    太后看了看永琪,看了看小燕子,走過來,一手拉住永琪,一手拉住小燕子,說:
    「永琪,這個孫媳婦兒,不是我挑的,心裡總有些不踏實!但是,你們用事實說服了
我,我好感動!是的,我不反對你們了!我接受你們,也希望你們接受我!」
    永琪太感動了,喊著:
    「老佛爺!謝謝你!」
    太后就放掉了永琪和小燕子,轉身拉過紫薇和爾康,再說:
    「還有紫薇和爾康,你們這一對挨過了好多大風大浪,彼此還是這麼堅定。我實在不能
不感動!我不再阻礙你們了,我祝福你們!」
    紫薇驚喜交集,感激的說:
    「老佛爺!能夠得到您的祝福,紫薇再也沒有奢求了!」
    爾康也喜出望外,一迭連聲的說:
    「謝謝老佛爺的瞭解,謝謝老佛爺的成全!更謝謝老佛爺的包容和……一切一切!」
    小燕子又驚又喜,看著太后,簡直不敢相信,張大眼睛說:
    「老佛爺!我以後說錯話的時候,你還會不會生氣呢?」
    「不生氣了!」太后微笑的說:「我把它看成是『回憶城一奇』吧!」
    「回憶城?」小燕子愕然的嚷:「老佛爺也知道回憶城?」
    晴兒笑嘻嘻的插口了:
    「是我告訴老佛爺的!你們那些驚險刺激的故事,我一件件都說了,現在,才說到第三
章,老佛爺聽得好有興趣呢!」
    「老佛爺,你都知道了呀?不怪我們嗎?」紫薇不相信的問。
    太后看著紫薇和小燕子,親熱的說:
    「兩個丫頭,以前我對你們有很多誤會,你們也不怪奶奶了吧?」
    「奶奶?」小燕子張大眼睛。
    「是啊!一般家庭裡,不都叫『奶奶』嗎?記得有人跟我說過,這『老佛爺』三個字實
在彆扭,我現在也好想當個普通的『奶奶』呢!」
    小燕子好感動,好驚喜,熱烈的喊道:
    「奶奶!我好幸福啊!我現在有爹,有哥哥,又有奶奶了!那……我那些大錯小錯,你
都原諒了嗎?」
    「紫薇不是說了嗎?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饒恕』!」太后說。
    「老佛爺!有你這幾句話,我真是慶幸我們回來了!」紫薇含淚喊。
    太后就把兩個姑娘緊緊的擁在懷裡了。
    爾康和永琪看著,兩人眼裡都綻放著光彩,感動得不得了。
    晴兒微笑的看著這一切,眼中含淚,唇邊帶笑。爾康就走到晴兒身邊去,對她感激的、
誠摯的說:
    「晴兒!謝謝你!」
    晴兒對爾康一笑。
    宮裡的事,暫時告一段落,現在,要談一談會賓樓。
    這晚,會賓樓重新開張了。開張的場面,實在盛大。
    只見一排身穿紅衣的青年,正在有力的擊鼓。鼓聲隆隆。
    柳青、柳紅、金瑣一身光鮮,笑嘻嘻的站在會賓樓門口,喜氣洋洋。
    小燕子、紫薇、爾康、永琪、簫劍環繞在柳青柳紅金瑣身邊,大家興沖沖東張西望。寶
丫頭站在紫薇身邊,更是興奮。
    街道兩旁,擠滿看熱鬧的群眾。
    小燕子對柳青柳紅嚷著說:
    「今天會賓樓重新開張,應該比上次開張還要隆重才對!我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送
什麼賀禮給會賓樓才好!舞龍舞獅已經不夠看了!所以呢,今天的節目,全是爾康設計的!」
    爾康雙眸炯炯,誠摯的看著柳青和金瑣,眼裡盛滿了千言萬語,說:
    「柳青,金瑣!上次在南陽,你們的婚禮辦得好簡陋,我心裡一直有著深深的歉意!你
們兩個不知道,我對你們有多少的祝福,有多少話想說,卻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們就心照不
宣了!今天,這個慶賀的點子,是為了要會賓樓永遠興旺,要你們兩個的感情,永遠熱烈!」
    柳青非常感動,迎視著爾康的眼光,也誠摯的說:
    「爾康!我可沒有你這麼會說話,可是,我心裡一直憋著一句話,始終沒有機會告訴
你!就借現在跟你說了吧!」
    「是!請說!」
    柳青一抱拳:
    「謝謝!謝謝你做的每一個決定,謝謝你敢於向傳統挑戰,追求你要的,也敢於向傳統
的觀念說『不』,這樣,我才有了今天的幸福!」他摟著金瑣,深刻的看著爾康:「我們終
於各有各的幸福了!我是糊里糊塗闖來的,你是辛辛苦苦經營的!」
    紫薇感動的叫了起來:
    「柳青還說他不會說話,說得這麼好!金瑣,是你教他的嗎?」
    金瑣臉紅紅的,看看柳青,看看爾康,心裡,洋溢著喜悅,也誠摯的說:
    「小姐,爾康少爺,我也一直欠你們一聲謝謝!我那麼笨,差點辜負了你們的好意。現
在,我真的過得很好,很滿足,謝謝你們了!」
    小燕子大聲的嚷嚷起來,打斷了他們:
    「你們幾個不要在那兒肉肉麻麻的謝來謝去了!老實說,你們都該謝我才對!沒有我糊
裡糊塗當了還珠格格,哪有你們這麼多精彩的故事?」
    「小燕子這句話對極了!就是這樣,尤其是我,沒有她糊里糊塗,我這一筆不知道要記
到哪裡去?」永琪開心的喊著。
    「還有我這一筆,也不知道要記到哪兒去?」簫劍接口。
    「所以,還是小燕子最偉大!」柳紅笑著。
    「可不是!可不是!」小燕子得意的喊著。
    鼓聲突然加重。寶丫頭驚喊:
    「來了來了!好漂亮啊!哇……」
    群眾全部騷動了,大家都對街上看去。
    只見從街道盡頭,有無數身穿紅衣的青年,手持燃燒的火炬,非常壯觀的奔到會賓樓
前。他們舞動著火炬,隨著鼓聲,嘴裡整齊劃一的喊著:
    「永遠興旺!永遠燦爛!永遠興旺!永遠燦爛……」
    這時,一輛馬車駛來,停下。福倫扶著便裝的乾隆,走下車來,許多便裝的侍衛,站在
街對面,驚奇的看著。乾隆看到這樣壯觀的火炬,看得目瞪口呆了。
    「這個會賓樓開張,這麼壯觀啊?」乾隆問福倫。「太讓我意外了!」
    「大概他們太高興了,這個會賓樓,是那些孩子在『回憶城』外的一個『家』!」福倫
說:「這個家失而復得,他們就有點得意忘形了!」
    「讓他們得意忘形吧!」乾隆理解的點了點頭:「當他們要擺脫回憶城的拘束,當他們
偶而要放浪形骸的時候,就到這兒來!」
    鼓聲和音樂乍然加強。
    那些紅衣青年,就非常壯觀的跳起一支「火炬舞」。夜色裡,那火炬燦爛奪目,舞得讓
人目不暇接。在這些火炬之中,另有一隊青年,穿著耀眼的翠藍色服裝,抬著許多大酒罈,
舞動著出來。大家隨著激動的音樂聲,鼓聲,跳著一支「痛飲狂歡」舞。一時之間,但見火
炬點點,舞者穿稜跳躍,酒罈酒杯,在舞者間滾動,觥籌交錯,光影流離,真是歎為觀止。
    四周圍觀的群眾,看得如醉如癡,大家掌聲雷動,瘋狂的喊著:
    「好!好!好!」
    表演完了,眾表演者停下舞蹈,高舉火炬,整齊的喊道:
    「祝會賓樓永遠興旺!永遠燦爛!」
    然後,舞者讓開通路,站在大門兩邊,把街道照射得如同白晝。
    柳紅就高聲對群眾喊道:
    「今天會賓樓重新開張,歡迎各位進來,和我們一起慶祝,今晚的酒萊,本店全部免費
招待!」
    群眾高聲叫好,歡聲四起,大家爭先恐後的跑進了會賓樓。
    「我們也去慶賀慶賀!」乾隆對福倫說,邁開大步,也走進會賓樓。
    會賓樓內,張燈結綵,高朋滿座,真是熱鬧得不得了。
    柳青、柳紅、寶丫頭、金瑣都穿梭在人群中,忙著給每一桌上酒上菜。
    爾康、紫薇、小燕子、永琪、簫劍坐在老位子上,看到這樣熱鬧的場面,人人滿面笑
容,個個樂不可支。小燕子坐不住,嚷著:
    「我去幫他們上菜!」
    「你別去了!」永琪一把拉住她:「等會兒又把茶盤砸了,把客人燙了!你這種『記
錄』太多,還是安安靜靜坐在這兒比較好!」
    「我哪有?我哪有……」
    「你就有!好多次了,說不定還會跟人打架……」爾康說。
    「打架才好呀!不打不相識,一次打來一個蒙丹,一次打來一個簫劍!如果再打一
場……」
    「說不定打來另外一場『驚心動魄』!」簫劍接口說。
    「就是!就是!反正好多『驚心動魄』等著我們呢!」小燕子嚷著。
    正說著,乾隆和福倫帶著隨從走來。
    「哈哈哈哈!」乾隆大笑著:「我算見識了會賓樓開張的場面!這個火炬舞,下次在回
憶城裡,記得也給我辦一次,讓回憶城裡那些『土包子』,也開開眼界!」
    眾人全部驚跳起來。爾康震驚的喊:
    「阿瑪!老爺,你們怎麼來了?」
    「老爺一定要親自來給你們這些『生死之交』祝賀祝賀,我只得陪著老爺過來了!」福
倫笑著說。
    「趕快坐下!」爾康就抬頭喊:「柳青!柳紅!金瑣……快過來!」
    「阿瑪!你怎麼不說一聲?說來就來了?大意外了!」永琪驚喜的說。
    紫薇、小燕子、永琪,急忙給乾隆和福倫搬椅子,擺筷子。
    「老爺……你們親自來,又要讓我們大家手忙腳亂了!」小燕子喊。
    「好像我們來得不對啊?」乾隆看著大家,又看福倫,笑著問。
    「誰說?誰說?會讓我們受寵若驚!喜出望外!」紫薇趕緊回答。
    大家都忙著張羅乾隆,人人都興奮著。只有簫劍,隱在眾人身後,凝視著乾隆。他實在
沒有料到乾隆會親自來祝賀,看到這樣一個毫無架子,親切慈樣的乾隆,不禁深深震撼了。
在這一刻,他明白了。爾康是對的,上蒼用了另一種方式,來化解這個仇恨,它安排了一
切,補報了小燕子。他再看小燕子,那個粗枝大葉的小燕子,那個糊里糊塗的小燕子,那個
毫無心機的小燕子,那個笑口常開的小燕子,那個大而化之的小燕子,那個天真莽撞的小燕
子……他忽然疑惑起來,這個小燕子,真的是他的妹妹嗎?本來,回到北京,他很想帶小燕
子去見見靜慧師太,把這個身世之謎,徹底弄清楚。但是,他卻始終沒有做。一來,小燕子
不求甚解,對當年的事,已經不再追究了。二來,他竟然有些怯場,不敢去求證了。記得,
靜慧師太說過,當初庵裡,收養了好幾個孤兒。既然有好幾個孤兒,誰知道小燕子是不是小
慈呢?
    簫劍在這兒出神,柳青、柳紅、金瑣早就奔了過來。柳青驚呼著:
    「老爺!我們有沒有看錯?會賓樓有老爺大駕光臨,實在太光彩了!」
    「柳青柳紅金瑣,」乾隆真心真意的說:「我帶著最大的誠心來這兒,祝賀這個酒樓的
『劫後重生』,我知道,這個酒樓裡,有你們大家的歡笑,希望,這個歡笑永遠延續下
去!」就爽朗的喊道:「永琪!給我拿大酒杯來!我要跟大家喝一杯!」
    「是!」永琪歡聲應著。
    酒杯排在桌上,一個一個注滿。
    乾隆舉著杯子,誠摯而歡樂的,大聲說:
    「你們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你們的歡笑,就是我的歡笑!柳青,柳紅,簫劍,你們
這次幫助永琪他們逃亡,讓他們遠離傷害,我衷心感謝!來,我和大家乾一杯!」
    簫劍聽到乾隆一一點名,也點到自己,不禁一震。跟著眾人,拿起了酒杯。心裡,實在
是百感交集,如果乾了這杯酒,是不是表示「千古情仇」就「一口吞」了呢?正在胡思亂
想,大家的杯子相碰,發出清脆的錚然一響,大家都一仰頭,乾了杯子,他也只得干了。
    永琪再倒滿了乾隆的杯子,乾隆忽然轉向簫劍,深深凝視他,說:
    「簫劍!關於你和小燕子的故事,我始終沒有鬧得很清楚,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簫劍沒料到乾隆有此一問,心中一跳,旋即鎮定下來。他迎視乾隆,在乾隆那誠懇的眼
神中,讀出了那種真切的關懷。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確定,往日的仇恨,煙消雲散了。這
樣一確定,他也就豁然開朗了。他對乾隆一笑,說:
    「你不用鬧得很清楚,事實上,我也沒有鬧得很清楚!人生有些事,不必很清楚!活得
快樂,活得心安理得,比什麼都重要!我很高興,我終於有這個機會『認識』了你,你這麼
有『人性』,這麼有『人情味』,實在遠遠出乎我的意料!」
    「說得好!這種讚美,我很少聽到!他對我的意義很大!」乾隆怔了怔,說。
    「對我也是!」簫劍低語。
    爾康看著簫劍,聽到他這番話,知道他終於徹底解脫了,欣慰得不得了。拍了拍簫劍的
肩膀,感動的說:
    「老爺!簫劍!我們大家一定要乾一杯,為了團圓,為了劫後重生,為了重新認識身邊
的人和事,為了會賓樓,更為了……我們化解了人生的許多仇恨,把不可能的事,都變成了
可能!為了『化力氣為漿糊』!讓我們大家痛痛快快的乾一杯吧!」
    簫劍看了爾康一眼,兩人都心照不宣了。乾隆以為爾康指的是皇后和容嬤嬤,不住點
頭。大家更是各有所悟,都歡喜著,全部舉杯。小燕子尤其高興,嚷著說:
    「化力氣為漿糊!化力氣為漿糊!化力氣為漿糊……這是一句很有學問的話,對不對?」
    「對極了!」大家異口同聲的說。
    「乾杯!」乾隆喊。
    眾人一呼百應,歡聲雷動的響應:
    「乾杯!」
    簫劍一口喝乾了那杯酒。看著那個「化力氣為漿糊」的小燕子,心裡震動著。和小燕子
的這番相遇,萬一認錯了妹妹,萬一不是「兄妹相認」,那就是上蒼給他的禮物,為了抽走
他生命裡最大的負擔和哀愁。是,化力氣為漿糊!這是一句很有學問的話,他笑了,一仰
頭,再乾了一杯酒。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