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60

    坤寧宮裡,一片落寞。漱芳齋裡,卻是一片溫馨。
    爾康和永琪,經過了一番「大逃亡」的日子,早已習慣朝朝暮暮,都有紫薇和小燕子相
伴的生活。所以,也顧不得宮裡的規矩不規矩,一早就到漱芳齋來探視兩位格格。紫薇看到
他們兩個來了,就提議大家一起去坤寧宮「請安」。
    「什麼?給皇后請安?我看你免了吧!皇上只要你去給老佛爺請安,並沒有要你去給皇
後請安,你就當她不存在,別惹麻煩了!」爾康說。
    「可是……那樣不好!皇后畢竟是國母,是這個皇宮裡非常重要的人,我們回來了,好
歹要去報告—下,不能當成她不存在,因為她是『存在』的!」紫薇很識大體的說。
    「我不去!我反正不去!」小燕子激動的嚷:「那個皇后,是我頭一號的敵人!我恨不
得把她『漆叱卡喳』,你還要去『請安』,你有沒有搞錯?」
    「我沒有搞錯!我們以後都希望在宮裡平安無事,是不是?那……我們就一定要『化力
氣為漿糊』!否則,我們的日子還是會很難過!再說……我們畢竟是晚輩,晚輩給長輩請
安,是一種基本的禮貌,皇后對我們用手段,是她的錯,我們無視她的存在,就是我們的錯
了!」
    「紫薇的話有道理。」永琪深思的說:「現在,整個皇宮都知道,皇阿瑪親自去南陽,
把我們幾個接回宮來!我看,大家都不會再和我們作對了!連老佛爺,都已經放我們一馬
了,皇后已經是『獨木不成林』,我們禮貌一下,總沒錯!」
    「我沒有那麼好的修養!」小燕不服氣的喊:「管她是『有毒的木頭』也好,是『沒毒
的樹林』也好,我都不要理她!」
    幾個人正在爭執中,外面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皇上駕到!」
    小燕子輕鬆的揮揮手:
    「不理他!不理他!是小騙子……」
    小燕子一句話沒說完,乾隆已經大步走進,聲如洪鐘的嚷著:
    「什麼?不理朕?還說朕是小騙子?」
    大家嚇了一跳,這才知道乾隆真的來了,急忙行禮。叫皇阿瑪的叫皇阿瑪,叫皇上的叫
皇上。乾隆看著大家,好脾氣的笑著:
    「大家都睡好了嗎?你們在商量什麼?」
    「回皇上,大家在研究,是不是應該去坤寧宮,給皇后娘娘請安?」爾康說。
    乾隆一怔,想了想,說:
    「難得你們大家還有這種胸襟氣度……也好,家和萬事興!你們回來了,朕心裡非常高
興,許多事,就讓它過去吧!如果你們要去,朕陪你們一起去!免得你們受氣!」
    乾隆就帶頭,對門外走去,眾人急忙跟隨。小燕子沒轍了,只好跟著出門去。
    大家走到坤寧宮外,爾康忽然看一個太監,正在坤寧宮門外探頭探腦。他覺得眼熟,再
一細看,突然一驚,趕緊推推永琪:
    「永琪!你看那個太監,是不是在洛陽城外,對我們痛下殺手的人?」
    「就是他!」永琪驚喊。
    那個太監不是別人,正是皇后的殺手巴朗。這時,巴朗發現乾隆、爾康、永琪等人走
近,急忙想溜。頭一低,往花園深處竄去。爾康大叫:
    「站住!你還要往哪兒跑?」
    巴朗一看情形不對,拔腿就跑。
    爾康立即飛身而起,拔腳就追。一面追,一面喊:
    「永琪!我們不要再放過了他!追!」
    永琪也飛身而起,兩人去包抄巴朗。
    「幹什麼?他們去追誰?」乾隆困惑的問。
    小燕子一看,興奮得不得了,喊道:
    「皇阿瑪!這個人,曾經在洛陽城外面追殺我們,口口聲聲說是奉了皇阿瑪的命令,要
取我們的『腦袋』去『覆命』!帶了好多殺手,刀刀要我們的命!還說,皇阿瑪說的,對我
們要『殺無赦』!結果,爾康被砍了兩刀,血流了滿地,差點死掉了!永琪也挨了一刀……
大家被他們打得好慘……」
    「有這種事?」
    小燕子已經熬不住了,喊著:
    「我也要去抓他!」就要飛身而起。
    紫薇急忙拉住了她,緊緊的不放。
    「你不要去攪和,幫倒忙了!他們兩個打一個,一定會抓到,你去,他們又要保護你,
呆會兒再把敵人放走了!不要去!」
    乾隆立即大喊:
    「來人呀!來人呀!抓刺客!快!」
    侍衛紛紛湧到,長劍一一出鞘。
    乾隆指著打成一團的巴朗和爾康永琪:
    「快去圍堵起來,不要放那個刺客逃走!趕快幫五阿哥和爾康的忙!把那個太監給朕抓
過來!」
    「喳!」
    立即,巴朗陷進了重重包圍。他一個人,哪裡是這麼多人的對手。何況,爾康和永琪這
次不是在郊外,也不須保護紫薇和小燕子,兩人放手的打,打得巴朗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片刻以後,巴朗就被兩人打倒在地。
    眾侍衛一擁而上,用繩子把巴朗綁了一個結結實實,擲到乾隆面前來。
    乾隆怒喝一聲:
    「你是誰?奉了誰的命令對格格和五阿哥下殺手?快說!」
    巴朗見乾隆其勢洶洶,不禁害怕,掙扎著說道:
    「小人巴朗,奉命行事,請皇上明察!」
    「奉誰的命?」乾隆怒吼。
    「奉皇后娘娘的命!要對五阿哥他們四個『斬草除根』!」
    「豈有此理!把他押著,朕要找皇后算帳!」乾隆大吼。
    皇后不在坤寧宮,她聽了容嬤嬤的勸,收拾起殘破的心情,去慈寧宮請安了。
    乾隆在坤寧宮找不到皇后,就讓侍衛提著巴朗,帶著紫薇、小燕子、爾康、永琪,一行
人趕到慈寧宮。乾隆中氣十足的喊道:
    「老佛爺,聽說皇后在這兒,朕馬上要跟她對質!讓她趕快出來!」
    太后驚愕的走了出來,後面,跟著皇后、容嬤嬤、晴兒。
    「什麼事?什麼事?一清早就大呼小叫的?」太后問,忽然看到地上有個衣裳帶血跡的
人,大驚:「這是怎麼回事?」
    皇后和容嬤嬤驚見巴朗,五花大綁的跪在地上,兩人立刻臉色慘白。皇后覺得事態嚴
重,頓時眼前一黑,差點摔倒,容嬤嬤急忙扶住。
    乾隆瞪著皇后,目眥盡裂:
    「皇后!朕問你,這個人,是你的殺手嗎?你派了他,一路去追殺永琪他們,還假傳聖
旨,說朕要『殺無赦』,是嗎?」
    皇后顫慄著一退:
    「臣妾不認得他!不知道他是誰?」
    巴朗一聽,皇后要賴帳了,這下又急又氣,大喊道:
    「皇后娘娘!天地良心!奴才可是奉了娘娘的命令去做事,娘娘怎麼可以說不認識奴才
呢?」
    「你是誰?為什麼要害我……」皇后硬著頭皮說。
    「皇后娘娘!奴才是巴朗啊!」巴朗驚喊。
    「巴朗……巴朗……臣妾沒有聽過這個名字……皇上請明察!」
    巴朗眼看死到臨頭,皇后居然不伸援手,氣極了,喊:
    「皇后娘娘!奴才為你拚命,幫你做事!今天,你居然不救奴才,還說不認識奴才?我
真是瞎了眼,跟錯了主子!難道,你忘了,上次讓奴才買通高遠高達,把布娃娃放在漱芳齋
床墊底下的事?如果你忘了,你總記得派奴才到濟南,買通紫薇格格的舅公舅婆,還有那個
產婆的事?如果你都忘了,奴才請求和高遠高達對質!奴才也請求和舅公舅婆對質……」
    巴朗還沒說完,皇后就顫抖著身子,搖搖欲墜的後退著。
    紫薇、小燕子、爾康、永琪聽到這些話,都又是震動,又是恍然大悟。
    「我……我……」皇后顫聲低語:「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要這麼說……
這……這是陷害……陷害……」
    太后再也沒有料到有這種事,震動得不得了。凝視皇后,又驚又悲又怒的說:
    「皇后!我是多麼信任你,多麼支持你,你居然布下這麼多的陷阱,去陷害紫薇和小燕
子!你利用我的信任和寵愛,把我也陷進不仁不義裡!你真是太可恨了!」
    皇后被太后這樣憤怒和沉痛的眼光打倒了,再退一步,臉色如死。
    乾隆就對侍衛喊道:
    「先把這個巴朗拉下去,關起來!立刻傳高遠高達來跟他對質!」
    「喳!」
    幾個侍衛,就把巴朗拖了下去。巴朗一路喊著:
    「皇后娘娘!你要為奴才作主呀!皇后娘娘……奴才幫你作了多少事,你再想一想……
你再想一想……」
    乾隆越聽越氣,混身發抖,指著皇后,痛罵道:
    「你是朕的皇后,居然這樣心狠手辣!你一次又一次的陷害紫薇和小燕子,害得朕誤會
了雨荷,差點失去一個好女兒!為了那個布娃娃,嚴刑拷打紫薇,又差點要了紫薇的命!現
在真相大白了,你還不知道懺悔,還在這兒狡賴!朕不殺你,實在難消心頭之恨!來人呀!
給朕把皇后綁起來!立刻推出去斬了!」
    這時,永琪從屋子裡面,飛奔而出,直撲到乾隆腳前,一跪落地。
    「皇阿瑪!請你開恩,不要殺我的額娘!」永琪就抱住了乾隆的腿,哭喊:「求求你,
不要殺我的額娘呀……」
    乾隆一驚:
    「怎麼永琪也在這兒?奶娘呢?還不帶下去!」
    奶娘急忙上前,來拉永琪,永琪哪兒肯走,一反身,撲向皇后,痛哭著喊:
    「皇額娘……皇額娘……」
    皇后至此,萬念懼灰,知道自己走到絕境了,抱著永琪,滑落於地,痛哭失聲。
    紫薇、小燕子、爾康、永琪都是一臉的震撼。
    容嬤嬤看著哭成一團的皇后和十二阿哥,看著聲色俱厲的乾隆,看著臉色鐵青的太后,
她知道皇后最後的支撐也垮了,這一次是再也逃不掉了。容嬤嬤眼淚一掉,挺身而出,往乾
隆面前一跪,熱淚盈眶的說:
    「皇上!這所有的事,都是奴婢一手安排的,和皇后娘娘沒有關係!娘娘完全蒙在鼓
裡,是奴婢和兩位格格結仇,心存怨恨,所以想盡辦法,要除去兩位格格!所有的壞事,全
是奴婢一手造成!請皇上明察,不要冤枉了皇后娘娘!皇上,請殺了奴才,饒了娘娘吧!」
    乾隆瞪著容嬤嬤,恨極的對她一腳踢去。
    「容嬤嬤!你以為朕還會放掉你嗎?你的腦袋,朕早就要摘掉了!為了皇后,把你保留
到今天!誰知你完全不知悔改,一再興風作浪!可惡到了極點!現在,朕就成全了你,先殺
你,再殺皇后!」就對侍衛怒吼道:「把容嬤嬤拉下去!馬上斬了!立刻執行!」
    「喳!奴才遵命!」侍衛就上前來拉容嬤嬤。
    容嬤嬤滿臉淚水,對侍衛說道:
    「請讓我給主子磕一個頭再去!」她就膝行到皇后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下頭去,哽咽
的、不捨的說:「娘娘!奴婢不能再服侍您了,對不起,奴婢先走一步!」
    皇后崩潰了,撲上前去,抓住了容嬤嬤,痛喊道:
    「皇上!請開恩!皇上,請開恩……皇上!臣妾給您磕頭了……」就跪在乾隆面前,磕
頭如搗蒜,嘴裡不住的喊著:「皇上……皇上……皇上……」
    永琪看到親娘如此,也過來和皇后一起跪下,哭道:
    「皇阿瑪,你為什麼一直要砍人的頭啊?你饒了容嬤嬤吧……」
    容嬤嬤看到皇后如此,永琪也是如此,不禁抱著皇后和永琪,淚如雨下,邊哭邊說:
    「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容嬤嬤來生再來服侍你們……你們對奴婢的好,值得奴婢
粉身碎骨了!」
    三人哭成一團,場面實在淒厲。乾隆就怒喊道:
    「還耽擱什麼?把容嬤嬤拉下去!」
    侍衛就拖著容嬤嬤下去。皇后的手緊握著容嬤嬤不放,終於,仍然被拉開了。容嬤嬤在
地上拖著,一路拖出去,依然老淚縱橫的看著皇后和永琪,不斷的喊著:
    「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
    皇后已經沒有皇后的形相,爬在地上追。哭喊著:
    「容嬤嬤!容嬤嬤……回來,回來啊……」
    紫薇看到這兒,不知怎的,竟然淚盈於眶。再也忍不住了,含淚往前一站,喊:
    「等一下!」
    侍衛停住,紫薇就奔到乾隆面前,直挺挺的一跪,仰著頭說:
    「皇阿瑪!請開恩!容嬤嬤雖然有許多過錯,可是,對主子一片忠心,讓人感動!請看
在十二阿哥份上,饒了容嬤嬤吧!如果十二阿哥的力量還不夠,請看在紫薇面子上,饒了她
吧!」
    乾隆震驚的看著紫薇,說:
    「紫薇,這個居心不良的老賊,把你害得那麼慘!又是布娃娃,又是舅公舅婆作偽證,
還要一路去追殺你們!簡直不除掉你們,誓不甘心!你們在這樣的大陰謀下,能夠存活,是
你們的命大!現在,你已經知道真相,還要朕饒了容嬤嬤?你不怕她下次,把你生吞活剝
了?」
    「皇阿瑪!」紫薇含淚說:「我這一路逃亡,得到最大的收穫,是瞭解了一件事!人
生,最大的美德,是『饒恕』!皇阿瑪,在這世界上,有人背負著比我深重多少倍的仇恨,
都能一笑置之!我深深覺得,只有『饒恕』,才能『化戾氣為祥和』!皇阿瑪,如果你希望
有一個安祥和樂的家庭,就『饒恕』吧!」
    爾康、小燕子、永琪都震動的看著紫薇。爾康和紫薇心念相通,想著的是簫劍。如果簫
劍能把殺父之仇嚥下去,化干戈為玉帛,人生,還有什麼仇恨是化解不開的呢?在這個時
候,簫劍那種胸襟氣度,就深深的影響了他,感動了他。他就忍不住,也走上前去,跪在紫
薇身邊了,說:
    「皇上!紫薇說的對極了,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饒恕!臣和紫薇,都深深瞭解這一點,
也被別人的饒恕精神感動著!讓我們把這種精神發揚光大吧!請皇上看在紫薇的不計前嫌
上,饒恕容嬤嬤吧!」
    晴兒滿眼都是淚水,好感動的看著紫薇和爾康。
    太后震驚極了,直到這時,才體會到乾隆為什麼那麼寵愛紫薇了。她凝視著紫薇,一時
間,覺得她的光彩,炫耀了整個房間。
    「不行!」乾隆堅持著,怒不可遏:「容嬤嬤犯下的大罪,十個腦袋也不夠!怎麼能夠
饒恕?」說著,就大喊:「不要再拖拖拉拉了!耽誤什麼?誰都不許再說情!拉下去!朕不
止要斬容嬤嬤!朕還要斬皇后!兩個人,誰也逃不掉!」
    「遵命!」
    侍衛又拉著容嬤嬤,往門外拖去。皇后知道救不了,痛喊著,哭著:
    「容嬤嬤!你先到黃泉下等著我,我跟著來了……」
    「皇后保重,皇后保重……」容嬤嬤又一迭連聲的喊了起來。
    紫薇看到乾隆不為所動,急忙從身上拿出金牌令箭,放到乾隆面前。
    「皇阿瑪!我用金牌令箭,求你免除容嬤嬤一死!」
    乾隆看到金牌令箭,大大的震動了,驚喊:
    「紫薇!」
    紫薇拿起金牌,再放到皇后身上,說:
    「第一次的權利,請饒容嬤嬤一死!第二次的權利,請饒皇后娘娘一死!」
    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金牌。乾隆啞聲的喊:
    「紫薇!你只有三次機會,你要這樣把它都用掉嗎?」
    紫薇握著金牌,磕下頭去,說:
    「皇阿瑪給我的特權,不會收回吧!」
    小燕子看到紫薇如此,太感動了。她一生有仇必報,這時,居然被紫薇同化了。她竟然
走了過來,跪在紫薇身邊,說:
    「皇阿瑪!你知道我是『有仇必報』的人!可是,看到紫薇這樣做,我好感動!容嬤嬤
是我在宮裡最大的仇人,我恨死了她!但是,紫薇說,最大的美德是『饒恕』,我一直闖
禍,什麼都做不好,我也好想有一點『美德』……如果紫薇的一道金牌不夠……我還有,我
還有……」說著,就去掏金牌。
    「好了!好了!不要再拿金牌了!」乾隆急喊。
    永琪見紫薇等三個人都跪下了,心裡熱烘烘的。決定和大家一致行動,就也一邁步,跪
在小燕子身邊。說道:
    「皇阿瑪,不管容嬤嬤對我們幾個做了什麼,總算老天一直在照顧著我們,我們回來
了,什麼都沒有損失!而且,因為這一次的出走,使我們對皇阿瑪有了更深的瞭解,使我們
父子和父女間,變得更加緊密!對我們大家,都可以說因禍得福了!在這個團圓的時刻,請
不要讓砍頭的陰影,來破壞了大家團聚的心情吧!」
    爾康點頭說:
    「五阿哥說得對!皇上!容嬤嬤是宮裡的老嬤嬤,她的一生,都獻給這個皇宮了!如果
她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不是比砍掉腦袋,更有價值嗎?」
    乾隆震驚的看著四人,簡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太后到底是念佛的人,心存仁厚,這時,已經感動至深,就上前一步,說道:
    「皇帝!難得幾個孩子,都這樣善良,這樣厚道,真是……阿彌陀佛!祖上積德呀!我
太感動了!」就大聲的問:「容嬤嬤!你知道悔改沒有?」
    容嬤嬤沒料到此時此刻,還有轉機,而且是紫薇等四人說情,真是又慚愧,又感動,又
悔恨。一時之間,覺得無地自容了。容嬤嬤這個人,一生為皇后奉獻,為了皇后的利益和權
利,不擇手段,心狠手辣。但是,她曾兩度天良發現,痛定思痛。一次是乾隆要把皇后送宗
人府,紫薇求情的時候,一次就是現在了。她自知罪不可赦,一心一意,只想營救皇后。她
掙扎著對紫薇四人跪好,磕下頭去,落淚說:
    「奴婢謝謝紫薇格格、還珠格格、五阿哥、福大爺的大恩大德……在奴婢做了這麼多的
壞事以後,你們還會幫奴婢說情,奴婢來生,一定做牛做馬,報答各位!」
    容嬤嬤說完,就再度回頭,對乾隆磕下頭去,含淚的、勇敢的說:
    「容嬤嬤自知罪該萬死,沒有任何赦免的理由,請皇上處死了奴婢,饒了皇后娘娘!容
嬤嬤是個奴才,死不足惜,皇后娘娘,是萬歲爺的枕邊人啊!」
    乾隆看著容嬤嬤,心裡的恨,實在難消。但是,紫薇等人的寬容,又實在讓他震撼。何
況有金牌令箭,不禁為難,陷在矛盾中。太后含淚說道:
    「皇帝!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乾隆就決定了,大喝了一聲:
    「容嬤嬤!今天,紫薇她們幫你說情,請出了朕的金牌令箭,讓朕不得不饒你一死!但
是,你罪大惡極,死罪能逃,活罪難免!」就大喊:「來人呀!把她拖到院子裡,打她一百
大板!」
    「喳!」侍衛高聲應著,拖著容嬤嬤就走。
    眾人大驚。容嬤嬤已被侍衛拖出門去。
    皇后爬起身來,急追出去。大家一看情形不對,也全部站起身來,跟著跑出去。
    到了院子裡,就有太監們,扛著板凳,往地上一擱。幾個侍衛,拉著容嬤嬤往板凳上一
按。另外兩個太監,高高的舉起板子,等待皇上最後的吩咐。
    容嬤嬤僕在板凳上,所有的囂張跋扈,都已消失無蹤,一臉的慘然和認命。
    皇后奔到板凳前,伸手一攔,哀聲喊道:
    「皇上!請手下留情!容嬤嬤年紀已老,別說一百大板,就是五十大板,她也承受不了
呀!皇上既然饒她不死,就請再發慈悲吧!」
    乾隆震怒的看著,一臉的不為所動。
    紫薇、小燕子、永琪、爾康站在一旁,見乾隆恨極的樣子,知道乾隆存心要置容嬤嬤於
死地,不禁都呆住了。
    太后和晴兒看著這樣的乾隆,也不敢說話了。
    奶娘和幾個宮女,急忙拖著永琪離去。永琪哪兒肯走,掙脫了奶娘,沒命的衝上前來,
喊道:
    「皇阿瑪!你饒了皇額娘,饒了容嬤嬤吧!皇阿瑪……」
    乾隆回頭看到永琪,更怒,大吼:
    「奶娘!趕快把十二阿哥送到令妃娘娘那兒去!以後,他是令妃的兒子了!」
    皇后大震,回頭看永琪。只見奶娘和幾個嬤嬤,拉著永琪就走。永琪慘烈的喊:
    「皇額娘!皇額娘!皇額娘……」
    皇后不自禁的跟著永琪跑了兩步,淚流滿面,哭著喊:
    「永琪……永琪……」
    乾隆對著兩個拿板子的太監一聲大吼:
    「快打!還耽擱什麼?打!重重的打!打……」
    板子劈哩叭啦的打了下去。
    皇后一看,顧不得永琪,又折回容嬤嬤身邊。一下看容嬤嬤,一下看永琪,左右為難,
心碎腸斷了。永琪就一面喊著,一面被帶走了。
    太監大聲的數著數:
    「一!二!三!四!五……」
    板子又重又狠的落了下去,容嬤嬤先還忍著,實在忍不住,開始痛喊出聲:
    「皇上!請砍了奴才的頭!奴才寧願砍頭……實在受不了這種板子呀……娘娘,救救奴
才吧!哎喲……哎喲……哎喲……」
    板子繼續打下。
    「六!七!八!九!十……」
    「哎喲……哎喲……萬歲爺開恩啊……讓奴才幹乾脆脆的死吧!」容嬤嬤痛極,哀求起
來:「紫薇格格,還珠格格……對不起,奴才錯了……請幫奴才求情啊……」
    皇后淚流滿面,看到容嬤嬤如此,什麼都顧不得了,撲了上去,整個身子,壓在容嬤嬤
身上,擋住板子,痛哭道:
    「皇上!臣妾一錯再錯,罪不可赦!請皇上把臣妾和容嬤嬤一起問斬,不要再打了!容
嬤嬤為臣妾奉獻了一生,黃泉路上,讓臣妾跟她去作伴!請不要再打了,還是賜死吧!」
    太監看到皇后親自來擋,趕快停住了板子。
    容嬤嬤見皇后親自來擋,更是淚流滿面了,啜泣喊道:
    「皇后!皇后……我的娘娘啊!奴婢害死你了……」
    紫薇再也忍不住了,急衝到乾隆面前問:
    「皇阿瑪!那個金牌可以免除死罪,能不能免除杖刑?」
    乾隆一拂袖子,大聲說:
    「不行!你不要再把金牌請出來!這個奴才心腸歹毒,朕非懲罰她不可!她怎麼值得你
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金牌!你不要侮辱朕的金牌令箭了!把皇后拉開!再打!」
    太監們就去拉皇后。皇后淒厲的喊著:
    「皇上!請開恩……皇上!請開恩……」
    紫薇急忙拉住乾隆,哀懇的看著乾隆,說道:
    「皇阿瑪!我不能用金牌令箭,那麼,再打以前,我可不可以念一首詩給你聽?「
    「念詩?這種時候,你要念詩?」乾隆驚愕的瞪著紫薇。
    「是!聽完我的詩,再打不遲!」
    所有的人都驚看紫薇,不知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好!」乾隆好奇起來;「你念!念詩也救不了這個老刁奴!」
    紫薇就抬著頭,清脆而哀婉的念起詩來:
    「月移西樓更鼓罷,漁夫收網轉回家!雨過天晴何需傘,鐵匠熄燈正喝茶。樵夫擔柴早
下山,獵戶喚狗收獵叉。美人下了鞦韆架,油郎改行謀生涯!人老不堪棒槌苦,祈求皇上饒
恕她!」
    乾隆怔著,一時之間,還不曾會意。
    爾康已經明白了,忍不住走上前來,對乾隆拱手說道:
    「皇上!紫薇連續說了八個『不打』!皇上就饒了容嬤嬤吧!」
    「八個『不打』?」乾隆困惑的問。
    「正是!」爾康解釋著:「月移西樓更鼓罷,是『不打更』,漁夫收網轉回家,是『不
打漁』,雨過天晴何需傘,是『不打傘』,鐵匠熄燈正喝茶,是『不打鐵』!樵夫擔柴早下
山,是『不打柴』,獵戶喚狗收獵叉,是『不打獵』,美人下了鞦韆架,是『不打鞦韆』,
油郎改行謀生涯,是『不打油』!」
    乾隆恍然大悟,看看爾康,再看紫薇。
    晴兒聽著看著,歎為觀止,也走上前來,對乾隆屈了屈膝,誠摯的喊道:
    「皇上!金牌令箭再加一首『不打詩』,皇上就算不被紫薇的誠懇和善良感動,也該被
她的機智和才情感動吧!請皇上也『月移西樓』,『雨過天晴』吧!好不好?」
    「皇阿瑪!」永琪跟著說:「已經打了十扳,對容嬤嬤這個年齡來說,懲罰得足夠了!」
    小燕子也開口了:
    「皇阿瑪,大家都求你,那……你就算了嘛!不要那麼殘忍嘛!」
    乾隆看看眾人,大大一歎,摔摔袖子說:
    「罷了罷了!朕輸給這些孩子了!」就喊道:「停止吧!不要打了!免得到了最後,還
是朕落了一個『殘忍』!容嬤嬤,你這條爛命,我暫時留著!下次,你再犯毛病,我把你碎
屍萬段!到時候,就算十個金牌,一萬首『不打詩』,也救不了你!」
    容嬤嬤滾下了凳子,爬行到乾隆面前,磕下頭去,老淚縱橫的說:
    「奴婢知錯了,奴婢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說完,又爬行到紫薇面前,匐伏於
地,淚不可止,哽咽的說道:「紫薇格格,奴婢謝格格不殺之恩……謝謝……謝謝……謝
謝……謝謝……」再對爾康、永琪、小燕子、晴兒磕頭不止:「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奴
婢……給你們磕頭了!」
    乾隆瞪著皇后,餘怒未息的命令:
    「你們主僕二人,回到坤寧宮去閉門思過吧!」
    「臣妾遵命!」皇后低聲下氣的說。
    皇后就走了過來,扶起容嬤嬤。主僕二人,就一邊拭淚,一邊彼此攙扶著,蹣跚跚的、
顛躓的向坤寧宮走去。
    大家看著皇后和容嬤嬤的背影,都不知道是悲是喜,全部怔怔的出神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