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59

    乾隆離開之後,簫劍就回到臥室,開始收拾自己那簡單的行囊,預備和大家告別,遠走
天涯了。小燕子看到簫劍在收拾行裝,就氣極敗壞起來,她著急的搶著他手裡的包袱,拉出
包袱裡的衣服,又去搶他的簫和劍,喊著:
    「我不許你走!我就是不許你走!」
    大家都擠在房間裡,人人都又是著急,又是不捨。
    「簫劍!你再想一想,真的要離開我們大家嗎?」爾康問。
    「現在大局已定!你們各歸各位,我是多餘的了!」簫劍頭也不抬的說。
    「怎麼會多餘呢?你是我哥哥呀!」小燕子拉著他,懇求的說道:「雖然我們不能馬上
去大理,可是,皇阿瑪已經答應了,明年春天,就讓我們去!所以,你也跟我們去北京,到
了明年春天,我們再一起去大理,好不好?」
    「你們既然決定回北京了,我就和你們大家,在這兒分手!」
    「不行不行!你還要教我方家劍法,還要教我怎麼念成語,我要變得像你一樣有學問,
能夠『一開口就吐出文章』來!我不要和你分手!」
    簫劍抬起頭來,凝視著小燕子,認真的說:
    「小燕子,我已經找到了你,看到你過得很好,我的心事,都已經了了。相信我,我現
在離開你們,是最好的結局,我應該飄然遠去了!」
    「不能飄啊飄,去啊去!你飄啊飄,去啊去,我怎麼辦?」小燕子不依的說。
    爾康在簫劍肩上,重重的一拍:
    「我們這麼多好朋友,再加—個小燕子,都留不住你嗎?聽到你對皇上說的那幾句話,
我太感動了!你是真正有大智慧,大胸襟,大氣魄的人,是懂得『饒怨』的人。和你比起
來,我們這一群人,都太渺小了!簫劍,對於一個像你這樣的朋友,我捨不得說『再
見』!」
    爾康說得好誠懇,簫劍怔著。紫薇接口說:
    「我也捨不得!」
    「簫劍!」永琪也真情流露的說:「皇阿瑪已經說了,回到宮裡,要給我我們辦喜事,
難道,你連自己妹妹的婚禮,都不參加嗎?假如你不參加,小燕子一定不會快樂!」
    「就是就是!」小燕子好委屈的點著頭:「如果他不參加,我就不要嫁!」
    「啊?不要嫁?」永琪大驚。
    簫劍看著眾人,對爾康投去深深的一瞥:
    「我走了,你們可能還安心一點!」
    爾康也深深凝視簫劍:
    「我對你已經安心了!很誠懇的邀請你去北京。會賓樓永遠有你的房間,我們常常可以
相見,不是很好嗎?」
    「為什麼你不肯跟我們去北京嘛?」小燕子喊:「難道我有了皇阿瑪,就不能有哥哥
嗎?如果我兩個裡面,只能有一個,那……我還是跟你去大理吧!」
    「小燕子!不能這樣『出爾反爾』!」永琪一驚。
    「什麼『粗耳朵,細耳朵』?我就是不要和簫劍分開嘛!」小燕子瞪著簫劍,生氣了:
「什麼哥哥?八成是騙我的!好嘛,你走你走!不要管我好了!我下次把金牌令箭用完了,
你就讓我給皇阿瑪砍頭好了!」
    小燕子說著,眼淚水一掉,轉身就衝出門去。簫劍急喊:
    「小燕子……不要生氣……」
    「怎麼可能不生氣嘛?」小燕子頭也不回的往外衝,嚷著:「我生氣,生氣,生好大的
氣!氣得死掉,氣得昏掉,氣得胃痛頭痛肚子痛,氣得升天……」
    「好了,好了!」簫劍沒轍了:「我投降,小燕子!我跟你們一起去北京!我拿你沒辦
法,拿你們每個人都沒辦法!我投降了,做你們這個國家的人吧!從此,忘了我是誰!」
    小燕子一笑,立即轉身,歡呼起來:
    「哇!我太高興了!哇!我太得意了!哇!我也要飄啊飄,飄起來了!哇……我這麼倒
楣的人,怎麼會碰到這麼多好事?就算宮裡,有一大堆黃鼠狼等著我,我也不怕了!」就飛
舞到簫劍面前去,挽住他的胳臂,喊道:「簫劍!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簫劍憐惜而寵愛的看著她,唇邊綻著笑意。
    眾人都感染了這份喜悅,人人笑得好燦爛。
    第二天,大家就跟著乾隆,浩浩蕩蕩的回宮了。
    旗幟飄飄,兩輛馬車在御林軍的前呼後擁下,向前從容的前進。前面是乾隆講究的馬
車,後面是爾康他們那輛普通的馬車。爾康、永琪、柳青、簫劍都騎著馬。乾隆帶著小燕
子、紫薇、金瑣、柳紅坐在馬車中。
    乾隆左邊是小燕子,右邊是紫薇。他左看右看,又是安慰,又是高興:
    「真好!你們兩個又在我身邊了,這種日子,實在幸福。以後,我們都要懂得珍惜,不
要再鬧彆扭了!」
    「那……你以後也不要用『砍頭』來嚇唬我們嘛!太嚴重了嘛!」小燕子說。
    「那……」乾隆說:「我們約法三章,你們也不許把我的妃子偷出宮去,這也太嚴重了
嘛!」
    「那……你也不要左一個妃子,右一個妃子娶進宮,太多了嘛!」紫薇說。
    「哈!你們管的事還真不少!連我有多少妃子也要管?」乾隆瞪著兩人,納悶起來:
「我看,我被你們這兩個『民間格格』吃定了!怎麼會呢?」
    小燕子和紫薇都笑了。
    金瑣和柳紅,忙不迭的給乾隆遞茶遞水。
    紫薇看著金瑣,想了起來,乘機對乾隆說:
    「老爺,有一件事要稟告你一下!金瑣,我已經作主,把她嫁給柳青了,現在正是新婚
燕爾。所以,我想,不要帶她進宮了,免得出宮的時候,還要經過敬事房的批准,挺麻煩
的!到了北京,她就跟著柳家兄妹去會賓樓。」
    「哦?金瑣!」乾隆驚看金瑣:「我都忘了恭喜你!什麼時候結的婚?」
    金瑣滿臉通紅,急忙答覆乾隆:
    「謝謝老爺,就在幾天前,小姐預備去大理的時候,趕著辦了!」
    「嫁給柳青了?」乾隆有些糊塗起來:「我記得,當初紫薇拔刀的時候,不是把金瑣許
給爾康了嗎?怎麼又跟柳青結婚了?」
    金瑣臉更紅了,頭一低,說道:
    「那要問小姐!」
    紫薇看著乾隆,坦白的說:
    「我和爾康都覺得,金瑣應該有屬於她自己的幸福!她不是我們兩個的附屬品!她有權
利擁有一個完整的婚姻!」
    乾隆一愣,深思起來,覺得紫薇話中有話。
    「完整的婚姻?這也是一個理想境界吧!你們真不簡單!一路上,要逃追兵,要打架,
要生病受傷,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要交朋友,要認哥哥,要認妹妹……還要辦喜事!你
們真忙啊!」
    「可不是!忙得不得了!」小燕子笑了。
    「金瑣,現在匆匆忙忙的,回宮以後,我要令妃給你補一份嫁妝!跟了紫薇這麼多年,
可不能虧待了你!」乾隆說。
    「謝謝老爺!我不敢當啊!」金瑣受寵若驚。
    「敢當!敢當!有什麼不敢當?」乾隆就喜悅的笑道:「紫薇,小燕子!你們唱歌給我
聽吧!我好久沒有聽你們唱歌了!」
    「是!」紫薇開心的看大家:「我們來唱『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
    於是,幾個姑娘,就引吭高歌起來:
    「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當河水不再流,當時間停住,日夜不分,當天地萬物,化為
虛有,我還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溫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車外,爾康、永琪、柳青、簫劍不禁互視,每個人的唇邊,都帶著笑意。
    爾康就策馬走到簫劍身邊,話中有話的說:
    「你聽到幸福的聲音了嗎?這就是!這種從內心裡唱出來的喜悅,是人生最美妙的音
樂!」
    簫劍深深的看著爾康:
    「我明白了,瞭解了!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打斷這種幸福!」
    「你還可以享受這種幸福!」爾康加了一句,一笑。
    簫劍有些怔忡,跟著苦笑了一下。人生,有許多事,是不能「一笑置之」的。即使簫劍
再灑脫,在他心底,那種身世的痛,大概永遠無法抹煞。可是,上蒼用它神奇的手,把這個
棋盤上的棋子,重新佈局。讓一盤殺氣騰騰的棋局,峰迴路轉,呈現出和局的新景象。簫劍
明白了,他們所有所有的人,都只是上蒼的一顆棋子而已。
    永琪策馬過來。
    「你們在說什麼?笑得那麼高興!」
    「在聽她們唱歌!我說,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爾康說。
    「可不是!我們來給她們和聲吧!」永琪快樂的說,就參加了歌唱。
    金車寶馬,就在眾人的歌聲中,迤邐前進。
    終於,大家回到了北京。終於,大家走進了宮門。終於,在乾隆率領下,紫薇和小燕子
重回到漱芳齋。
    令妃和晴兒都得到了消息,大家在漱芳齋等待著。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帶著太
監宮女站在院子裡,個個伸長了脖子,在張望著。
    「來了!來了!」令妃喊,奔上前去。
    乾隆帶著紫薇、小燕子大步走來。乾隆嚷著:
    「回來了!回來了!總算到家了!」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帶著宮女太監們立刻跪了一地,流淚喊道:
    「格格!奴才們參見格格!兩位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小燕子一看到四個人,哪裡還忍得住,撲上前去,又拉又扯的,嚷著:
    「怎麼又犯規了?不是說好了不許跪我的嗎?趕快起來,讓我看看,你們大家好不好?」
    「我們想死格格了!」彩霞說。
    「我們天天給格格唸經!」小鄧子說。
    「我們把房子打掃得乾乾淨淨,等格格回家!」明月說。
    「我們總算把兩位格格盼回來了!」小卓子說。
    小燕子和紫薇好感動,兩人都眼眶濕濕的。
    令妃迎上前去,拉住紫薇和小燕子的手,熱淚盈眶的說:
    「總算又見到你們了!我每天念著念著,真把你們念回來了,還有點不相信呢!你們兩
個人都瘦了好多……這一次,苦頭吃大了,是不是?聽到你們又是掉懸崖,又是摔馬車,又
生病受傷的,我嚇得魂都沒有了!紫薇,讓我看看,眼睛怎樣?」
    紫薇撲進令妃的懷裡,熱情奔放的喊著:
    「娘娘!有你疼著,有你念著,我不敢不好!所有的病痛,都已經好了!」
    小燕子看到晴兒,就放掉令妃的手,撲過去,把晴兒緊緊一抱,興奮的說:
    「晴兒!我要告訴你一個大消息,我有哥哥了!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個哥哥,我的
哥哥名字叫簫劍!是一個好偉大好了不起的人……」
    「慢慢說!慢慢說!」晴兒眼睛濕濕的:「我想,你們大概又創造了很多『驚心動
魄』!我好羨慕啊!什麼時候,我也能參加一份呢?」
    紫薇看著晴兒,由衷的喊:
    「晴兒!我可以確定,不管你有沒有跟我們在一起,你都是我們故事中的一個,你逃不
掉了!因為我們是同一個國度的人,這種人,就像簫劍說的,是注定要用生命來寫故事的
人!」
    晴兒聽不懂,一愣。
    令妃發現少了一個人,驚問:
    「金瑣那丫頭呢?沒有出事吧?」
    乾隆興沖沖的接口:
    「不要著急,那個丫頭不但沒事,還結婚了!這會兒到會賓樓去當老闆娘了!你趕快給
那孩子準備一份嫁妝!」
    「結婚了?」
    「是啊!」乾隆說:「這些孩子,又要逃難,又要一路打抱不平,任何閒事都要管!一
會兒救火刑的姑娘,一會兒救小鴿子,一會兒參加聚賢大會,還要認哥哥,認妹妹,安排婚
禮!她們這一路,可沒閒著!弄得從北京到南陽,老百姓都在談這兩個『民間格格』,朕
看,下次,朕再要砍她們的腦袋,大概全中國都會暴動!「
    「真的呀?」令妃又驚又喜的問,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有時間的時候,一定要把這
一路的故事說給我聽!」
    「是!」紫薇應著。
    「令妃,我們走吧!讓她們兩個好好的休息一下!」乾隆看著紫薇和小燕子:「休息夠
了,就該去慈寧宮,給老佛爺請安了!」
    紫薇和小燕子聽到「老佛爺」三個字,怯場的情緒油然而生,臉上的笑容僵了。
    「我去慈寧宮等你們!」晴兒笑著說,就把兩人拉到一邊,笑著低語:「別害怕,老佛
爺現在不像以前那麼難纏了,她眼見皇上這麼思念你們,心裡就軟了!再看到宮裡沒有你
們,就安靜得像個大冰窖,她只好認了!要不然,我哪能到漱芳齋來迎接你們呢!」說完,
轉身去了。
    彩霞就給了小鄧子等人一個眼色。
    頓時間,彩霞、明月、小鄧子、小卓子帶著宮女和太監,一擁而上,把紫薇和小燕子不
由分說的抬了起來。眾宮女和太監,就歡呼的喊著:
    「格格回家了!格格回家了!格格回家了……」
    紫薇和小燕子又笑又叫,被眾人抬進房間去。
    乾隆笑著,看著,在後面喊道:
    「朕有特許,從此,漱芳齋可以沒上沒下,沒大沒小!你們盡情歡笑吧!世界上,還有
什麼東西比歡笑更重要呢?規矩禮節,都擱在一邊吧!」
    紫薇和小燕子被眾人抬著,一面往房裡走,一面高聲喊道:
    「謝皇阿瑪恩典!皇阿瑪萬歲萬歲萬萬歲!」
    兩人被抬進大廳,放下地,但見滿房間插滿鮮花,處處窗明几淨。
    小鄧子熱情奔放的大喊:
    「兩位格格,奴才們給您磕頭了!」
    小鄧子再度撲跪落地,小卓子、明月、彩霞和其他宮女太監全部跪落地,喊:
    「奴才們也給格格磕頭了!」
    「怎麼又磕頭?不要磕頭了!」紫薇驚喊。
    「你們幹嘛?幹嘛?」小燕子也驚喊:「又是奴才,又是下跪!剛剛在院子裡已經跪了
一次,現在又跪!見到了我們,不開開心心的樂一樂,笑—笑,一直跪個不停,奴才長奴才
短的,該打!起來!再不起來我就生氣了!」
    小鄧子跪在那兒,充滿感情的喊道:
    「兩位格格,除了磕頭,我們不知道怎樣表示我們的心情,這些日子,我們每天打掃空
空的漱芳齋,把兩位格格念了千遍萬遍!好不容易看到了格格,嘴也笨,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只好磕頭了!」
    「是是是!」小卓子跟著說:「我給格格多磕幾個頭,求求格格,以後不要再嚇唬我們
了,格格去了這麼久,我們每做一件事,都會說一次『格格平安』!大家都快要變成瘋子
了!」
    「不止我們這樣,皇上也常常來漱芳齋,每次都要我給他泡菜,拿著茶杯,看著杯子出
神,嘴裡唸唸有辭,跟我們一樣失魂落魄呢!」彩霞說。
    「主子!我們給你們磕頭,謝謝你們聽到我們大家的禱告!小鄧子說得對,你們有千里
眼、順風耳、看到了、聽到了我們,我們太感激了,只好磕頭!」明月說。
    說著,四人再度磕下頭去,齊聲大喊:
    「歡迎格格回家,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紫薇和小燕子,感動得熱淚盈眶了。紫薇擦著眼淚說:
    「哎!你們就是要把我弄哭!難道不知道我差點變成瞎子,不可以常常掉眼淚嗎?」
    「就是!就是!你們就是要我們兩個哭!」小燕子也拚命擦眼淚。
    四人這才帶著宮女太監們起身,一迭連聲的喊:
    「還不快給格格倒洗臉水,泡茶,拿點心,換衣服……」
    眾人就歡呼著四散,拿這個,拿那個,忙得不亦樂乎。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
    「格格請洗臉!格格請喝茶!格格請用點心!格格請換衣裳!格格請梳頭換旗裝……」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老佛爺駕到!」
    眾人大驚,全部噤聲。小燕子嘰咕道:
    「人家還沒喘氣呢!她怎麼就來了?」
    紫薇和小燕子急忙轉向門口。只見陽光燦爛,門口一個人都沒有,小燕子驀然之間明白
了,衝到窗前去,對著那只鸚鵡又笑又叫:
    「小騙子!你又來騙我了!」
    「小騙子,我都忘了你有這樣一招了!」紫薇也衝到窗前來,看著鸚鵡笑。
    「格格吉祥!格格吉祥!」鸚鵡喊著。
    於是,一屋子宮女太監,再度響應:
    「格格吉祥!格格吉祥……」
    紫薇和小燕子,相視而笑,感動得不得了。
    梳洗過後,紫薇、小燕子,夥同爾康、永琪,四人一起來到慈寧宮,叩見太后。乾隆生
怕太后又給四人難堪,早就在慈寧宮等著,已經事先幫幾個年輕人,說了許多好話。四人看
到太后,就一溜跪下了。紫薇誠懇的說:
    「老佛爺吉祥!紫薇給老佛爺請安,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兩個犯了許許多多的大錯,連
累到五阿哥和爾康,也跟著我們犯錯。我們知罪了!希望老佛爺再給我們一個悔過的機會!
包容我們,原諒我們!」
    紫薇說完,四人就一起磕下頭去。
    太后看著四人,感慨萬千。心裡,對紫薇和小燕子仍然非常不滿,但是,見乾隆滿眼憐
惜,什麼話都不好說。她長長的歎了口氣,不得不認了,忍耐的說:
    「算了!不要再口口聲聲的請原諒,請包涵了!好像自從我見到你們這兩個格格以來,
你們就在這樣對我說!其實,我好希望,我每次見到你們的時候,你們會親親熱熱的圍繞在
我身邊,對我說一些你們的小秘密。那樣,才是一個普通的祖母,應該有的生活吧!生在帝
王家,不止你們有許多無可奈何!我也有!或者,讓我們一起來努力,把這個嚴肅的帝王生
活,改變成溫暖的家庭生活吧!」
    太后這樣一篇話,四人喜出望外,全部驚喜的抬起頭來。永琪就感恩的說道:
    「老佛爺!如果你肯這樣想,那就不止我們四個受惠無窮,宮裡的大大小小,老老少
少,所有的阿哥和格格,都跟著受惠了!」
    爾康也有許多內心的話,不能不說:
    「老佛爺,我們四個,雖然闖了許多禍,所有的出發點,全是一個『情』字!這次,面
對回來與不回來,我們也有許多掙扎,今天,我們四個會再度跪在這兒請罪,其實並不容
易。我們必須克服心裡的抗拒,必須克服重蹈覆轍的隱憂!現在,聽了老佛爺這樣一篇話,
我們終於可以說服自己,回來,是對了!」
    小燕子說不出來這些大道理,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說:
    「對對對!我要說的話,就是他們說的話!」
    乾隆就一伸手,對四人說道:
    「你們幾個,起來吧!老佛爺慈悲為懷,不會再怪你們了!可是,你們幾個,也不能因
此就有恃無恐,知道嗎?」
    「謝謝老佛爺!謝謝皇上、皇阿瑪!」
    四人就謝恩起立。
    乾隆轉向太后,微笑說道:
    「老佛爺,您是這個家庭的大家長,大家的喜怒哀樂,常常在您的一念之間!如果,您
真的能把帝王生活,變成家庭生活,我想,再也沒有力量,會把孩子們帶出家門了!」
    太后沒料到自己這篇話,竟能收到這樣的效果,就驚奇而感動起來。自己也不明白,怎
麼變得那麼柔軟了。看著乾隆,一笑說道:
    「不要盡說我哦,始作俑者,還是皇帝呀!看來,我們母子,都要想辦法去『適應』這
些年輕人才對!過去的是是非非,大家就都不要提了!」
    晴兒看到太后面容慈祥,欣慰得不得了,就趁機稟道:
    「老佛爺!今晚,我可不可以去漱芳齋,聽她們兩個說故事?聽說,她們這一路上,發
生了好多稀奇古怪的故事,我好奇得不得了,等不及要聽!」
    太后看了晴兒一眼,心裡,還有許多隱憂,也只得嚥住了:
    「去吧!聽完了,記得也說給我聽聽!」
    「是!」晴兒急忙一屈膝。
    於是,那晚,漱芳齋裡燃著一盆爐火,小几上,放著無數的點心。晴兒和紫薇,烤著
火,吃著瓜子。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部圍繞,在聽小燕子說故事。
    小燕子眉飛色舞,比手劃腳,把這一路上的「驚心動魄」,加油加醬,說得天花亂墜。
晴兒和宮女太監們,聽得目瞪口呆。當然,這個故事裡,不止一次,提到「簫劍」的名字。
故事沒說完,人人對簫劍的行事作風,印象深刻。小燕子說到」薰雞」那一段,真是有聲有
色:
    「當時,簫劍就對我說:『小燕子!我帶你回去討回公道!』他伸手一拉,我就上了他
的馬背,我們一陣飛跑,把馬兒都累出一身大汗。然後,我們跑回那個紅葉鎮,衝進那兩個
混蛋的家裡。我找到了薰香,氣得不得了,我說:『簫劍!我要用他們的鼻孔當香爐,插上
這些薰香,好好的薰他們一下!』簫劍就說:『好!七個人的東西還給七個人……』」
    「啊?什麼七個人?你們正好是七個嗎?」晴兒聽不懂。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紫薇笑著接口。
    「對對對!就是這句!然後,簫劍一聲大吼,就把那個混蛋抓了起來,倒著提起來。我
就用薰香往他們鼻孔裡一插,點著了香,他們兩個,就開始打噴嚏!」小燕子大笑:「哈哈
哈哈!你們沒有看到那個樣子,實在太好笑,太過癮了!我大喊:『你如果再敢打噴嚏,我
就把你的鼻子割掉!』他們嚇得一面忍住噴嚏,一面喊:『女王饒命!女王饒命!』」
    「啊?啊?好精彩啊!好好聽啊!」宮女和太監們驚呼著。
    晴兒聽得出神了。
    然後,小燕子開始在說另外一段:
    「那時候,我們正在賣藝,敵人突然出現,簫劍大喊一聲:『爾康,你帶著紫薇回四合
院,我和永琪保護小燕子!』就帶著我,翻進了一個染布工廠,誰知,那些追兵,也追進染
布工廠!我看到是那個用魚網網我的李大人,氣得不得了,就一拳把一個追兵打進了染缸
裡,當場把他染成了綠人!簫劍和永琪全面配合我,我們就把追兵,一個個全染成花花綠綠
的,最後,簫劍一踹,把李大人也踹進染缸,染成了紅人!」
    眾人聽得又是驚呼不斷。
    月明星稀,夜色已深,小燕子才說到最重要的一段:
    「簫劍、永琪、爾康三個人,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和自己,打了一個亂七八糟,把我
急死了!當時,永琪一劍刺過去,爾康拉住簫劍,不許他還手,簫劍手臂上,就被劃了一道
口子!簫劍大吼一聲:『永琪!你這個混蛋!你以為我打不過你嗎?要拚命,是不是?那
麼,我拼給你看!』就拿著那把簫,對著永琪打過去,我眼看永琪一定會受傷,就跳進去擋
著,簫劍怕我被傷到,只好不打了,把我抱著跳出去。永琪好生氣,大叫:『男人和女人瘦
瘦的不行』……」
    「男女授受不親!」紫薇笑著更正。
    「對!就是這句話!這下,把簫劍逼出一句話來!他說:『永琪,你不要發瘋了!小燕
子是我的親生妹妹!』」
    小燕子說到這兒,眾人個個睜大眼睛,聽得傻住了。
    「啊?什麼?什麼?真的呀?」
    晴兒聽得如醉如癡,簡直不敢相信,問:
    「簫劍是你哥哥?這太稀奇了!哪有這麼巧,一個幫助你們逃亡的俠客,居然會是你的
親生哥哥?」
    「其實,簫劍從一開始就在布棋,他是個好聰明好高段的人!」紫薇忍不住也要說故事
了:「這段,就要我來講,你才聽得明白了!整個故事,是從一首詩開始,那首詩是這樣
的:『一簫一劍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壺!兩腳踏翻塵世路,以天為蓋地為廬!』」
    「好詩!」晴兒脫口驚呼,眼睛睜得大大的,聽得完全忘我了。
    結果,漱芳齋裡,沒有一個人要睡覺,大家說故事,竟然說了一整夜。
    四個出走的年輕人,全部回來了。這件事當然震動了整個皇宮。坤寧宮也不例外。容嬤
嬤得到消息,立刻匆匆進房,告訴了皇后:
    「皇后娘娘,奴婢剛剛得到消息,皇上把那兩個丫頭接回來了!親自送到漱芳齋,還給
了好多賞賜!五阿哥和福大爺也跟著回來了,他們個個都是好好的,沒缺胳臂也沒斷腿!」
    皇后眼睛一瞪,咬牙說:
    「巴朗這個死奴才!一點用都沒有,氣死我了!這麼一來,她們兩個豈不是更神氣了?
皇上親自去接回來,親自送到漱芳齋!這種榮寵,從來沒有任何格格得到過!「她看著容嬤
嬤,又急急問道:「老佛爺那兒呢?老佛爺怎麼表示呢?」
    「聽說,他們四個已經去慈寧宮報到了,皇上陪著,老佛爺什麼話都不敢說,反而安慰
了他們兒句!看樣子,老佛爺拗不過皇上,已經認輸了!」
    皇后大受打擊,踉蹌一退,倒進—張椅子裡,臉色蒼白,眼神昏亂。事實上,皇后最近
的日子很不好過,自從乾隆上次來坤寧宮大發脾氣,甚至要帶走永琪之後,皇后的情緒就崩
落到了谷底,每天都精神恍惚,疑神疑鬼。大概自己也做了許多虧心事,難免做賊心虛,夜
不安枕,弄得整個人面黃肌瘦,形銷骨立。
    「連老佛爺都認輸了,我還能不認輸嗎?」她喃喃的說,聲音顫抖著。
    容嬤嬤仆下身子,憐惜的握住她的手,說:
    「娘娘不要傷心,咱們振作起來,日子還長著呢!」
    「容嬤嬤,不要再安慰我了,日子不長!青春就這麼短暫,一眨眼就過去了!」皇后傷
痛的說:「轉眼間,東宮已經成了冷宮!這個『坤寧宮』,真的好冷好冷!我的四周,除了
一個你,都是敵人!看到的,都是仇恨的眼睛!」說著,就神經質的四面張望:「你看你
看,四面都是仇恨的眼睛,連牆上都有!」
    容嬤嬤好難過,痛楚的說:
    「娘娘!你把情緒放輕鬆一點,不要胡思亂想,啊?振作一點,你還有十二阿哥呢!」
    十二阿哥!十二阿哥!唯一的十二阿哥,僅有的十二阿哥!可是,這個十二阿哥,真的
屬於她嗎?瞭解她嗎?要她嗎?她忽然站了起來,惶恐的四面找尋。
    「永琪呢?永琪呢?」她一把握住容嬤嬤的手腕,緊張的說:「容嬤嬤!永琪在哪兒?
皇上把永琪帶走了!」就向房裡衝去,大喊:「永琪!永琪……」
    容嬤嬤急忙拉住她,急切的說:
    「娘娘不要緊張,永琪沒有被帶走!他在!他在!奴才去幫你找來!」就對廳外的宮女
嚷道:「快去把十二阿哥帶來!」
    「是!」
    宮女奔進房裡,去找永琪。皇后情緒紊亂、緊張的,害怕的,四面張望著說:
    「容嬤嬤!你知道的,我都是為了永琪,可是,那孩子說,他恨我!永琪怎麼可以恨我
呢?一個人的愛,怎麼會換來恨呢?我對皇上那麼盡心盡力,但是,皇上恨我!我對永琪這
樣拚死拚活,永琪也恨我……」
    容嬤嬤看著皇后,聽到她語無倫次,知道她的失意,已經堆積如山,快要把她壓垮了。
容嬤嬤頓時心痛如絞,抱住皇后,痛喊道:
    「娘娘!十二阿哥還小,說的都是孩子話,你怎麼可以認真呢?如果十二阿哥真的恨
你,那天,皇上要帶走他的時候,他怎麼會抱住你不放呢?」
    「是啊!是啊……他要我,他還是要我的……」
    正說著,永琪被奶娘陪伴著,急沖沖的走進來。
    「皇后娘娘吉祥!十二阿哥來了!」奶娘說。
    皇后放開容嬤嬤,對永琪喊著:
    「永琪!永琪……」她一下子就撲了過去,把永琪緊緊的抱在懷中。
    「皇額娘!你抱得好緊,我不能透氣了!」永琪莫名其妙的說。
    「永琪,你不會離開我,是不是?是不是?」皇后顫聲的問,神經質的抱著永琪。
    「是啊!我要跟著你!」永琪有些有白了,對皇后溫柔的說道:「皇額娘放心,皇阿瑪
已經答應我,不會把我帶走了!」
    皇后的眼淚奪眶而出,緊擁著永琪,哭著說:
    「永琪啊!謝謝你不離開我,謝謝你還要我!你的額娘一生要強好勝,卻什麼都沒有
了,只有你!只有你……」
    此時此刻的皇后,卸去了那層堅強的外衣,真是脆弱極了。
    容嬤嬤在一邊看著,眼淚撲簌簌的滾落下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