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58

    從「醉仙居」回到賀家,紫薇、小燕子、爾康、永琪四人,仍然深陷在激動和感動的巨
浪裡,思潮起伏,無法平息。簫劍、柳青、柳紅、金瑣圍繞著他們,聽到乾隆親自來了,大
家都震住了。
    「他親自跑到南陽來接你們回去?他居然能夠放下身段,日夜趕路到南陽?」簫劍無法
置信的問,看看小燕子和紫薇:「怎麼眼睛都是紅紅的?哭過了?」
    小燕子馬上去擦眼淚,把兩盒點心拿出來。
    「快吃!是御膳房的點心,平常吃不到的!」
    柳青柳紅看看點心,看看四人。
    「他帶點心來給你們吃?」柳紅睜大眼睛問。
    「哎!」金瑣驚呼:「小姐,都是你們最愛吃的點心耶!」
    「是!」永琪看著那些點心,眼神裡都是內疚:「皇阿瑪說,連夜要御膳房做出來的!
看到皇阿瑪這樣,我覺得我們好殘忍,好自私!他幾乎是在遷就我們,討好我們,許多他從
來不說的話,他都說了!那麼低聲下氣,可是……我們還是堅持不回去。我們比他狠心!」
    爾康喃喃的、需要說服自己似的說:
    「我們不能再來一遍了!好不容易,離開了那個皇宮,好不容易,走到了南陽。如果我
們再一次半途而廢,以後會怎樣?如果再碰到第二個『香妃』,我們會不會又管閒事?這
次,皇恩大赦,我們死裡逃生。下次呢?下次的下次呢?」
    「就是就是!」小燕子拚命點頭。
    紫薇擦擦眼睛,歎了口氣:
    「他親自來南陽,他說要『接我們回家』,他說他不是皇上,只是一個『沒有驕傲,沒
有火氣的父親』……聽了這些話,我真的不能不感動!他沒有派人『追殺』我們,那是一個
誤會。我娘的事,他也明白過來了!『砍頭』也不過是要嚇唬我們……小燕子……你趕快跟
我說一些他不好的地方,免得我又舉棋不定了!」
    柳青看到四人如此,衝口而出:
    「我看你們就算了!大家改變路線,回北京去吧!我和柳紅金瑣,重新把會賓樓開張,
你們還是去當你們風風光光的格格、阿哥、和額駙!大家隨時可以見面,可以和大雜院的老
老小小聚會,不是挺好嗎?我看,你們忘掉大理吧,都打道回府,各歸各位!也免得我們一
南一北,分在兩個地方。金瑣從昨天晚上起,就在為分別掉眼淚了!」
    金瑣一聽,就激動的抓住紫薇的手,嚷著:
    「就是!就是!小姐,你心裡最氣的,就是皇上否決了太太,現在,皇上既然想明白
了,你的氣就該消了!他好歹是你的爹嘛!你們去了大理,我要哪一年才能再見到你們呢?
不要去了!回宮吧!」
    簫劍聽到這兒,就抓住了他的簫和劍,往門口掉頭就走。
    小燕子一個箭步,上去挽住了他。
    「你生氣了?」
    「我當然生氣了,而且非常失望!」簫劍大聲說:「我已經勾劃出很多圖畫,到了大
理,我們要怎麼生活!現在,看樣子,我們永遠也到不了大理!」
    「我們沒有說要回宮呀!沒有答應皇阿瑪呀!」小燕子急急說。
    簫劍看著小燕子,眼神深不可測,突然激動的抓住她的胳臂,用力的搖了搖,衝口而出
的喊:
    「小燕子!你不可以再回到那個回憶城裡面去!如果你是我妹妹,跟著我走!永遠不要
再回頭!只要你不回頭,我什麼都認了!保護你和永琪.好好的活一輩子!」
    小燕子張大眼睛,怔怔的看著簫劍。
    爾康忽然打了一個冷戰,悚然而驚。
    「聽我說……」簫劍嚴重的凝視著小燕子:「我要告訴你……」
    爾康突然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簫劍的胳臂,很快的打斷了他:
    「簫劍!何必那麼激動?大家並沒有放棄大理呀!那兒,有我們的夢想,是我們理想中
的天堂,我們不會輕易讓它失去的!來,我們去外面散散步!我跟你『從長計議』,好不
好?」
    簫劍怔忡著,抬頭看著爾康,只見爾康目光深沉懇切,帶著一股洞悉一切的神情。他不
禁深深的震動了,情不自禁的放掉了小燕子,跟著爾康出去了。紫薇看著他們兩個消失在門
口,歎了口氣:
    「難怪簫劍會生氣,好不容易,把我們帶到這兒,我們居然想回去,我看,大家還是仔
細想一想再說吧!」
    簫劍跟著爾康,走出了賀家,一直走到後面的山坡上。簫劍站定了。
    「你到底要跟我談什麼?」
    「談你和小燕子那個『殺父之仇』!」爾康緊緊的盯著他,說:「剛剛在屋裡,你是不
是幾乎脫口而出了?如果我不把你拉出來,你預備就在大家的面前,把你苦苦隱藏的秘密,
就這樣公佈了嗎?你不是說,不會剝奪小燕子的快樂嗎?如果你不小心說出來了,你認為,
小燕子還會這麼快樂,這麼開朗嗎?」
    簫劍大驚,一退,瞪著爾康說:
    「難道你已經知道我的秘密了?你怎麼會知道?」
    「我並不知道,只是猜測!我把和你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拼湊在一起,覺得你的身
世,非常不簡單!如果我猜得不錯,你的殺父仇人,大概住在回憶城裡!他和我們每一個
人,都關係密切!」
    簫劍再一退,不敢相信的看著爾康。
    「你怎麼猜出來的?」
    「難道我猜對了?那個人……是……一定不是吧?」爾康雖然料到了,仍然希望自己的
猜測是錯誤的。
    「你猜的人是誰?」
    「你就說了吧!你是一個坦蕩蕩的人,為什麼吞吞吐吐?你越吞吞吐吐,我就越緊張!
難道那個人是……老爺?」爾康問。
    「你太厲害了!沒料到什麼都瞞不住你!」簫劍對爾康重重的點頭:「你猜對了!就是
那個人!他,就是你們那個『臥龍幫幫主』!」
    爾康雖然已經猜到,仍然深受震動,臉色驀然變白了。
    「你的父親,到底是誰?」
    「我的先父,就是當過知府,後來因為文字獄.被乾隆斬首的方之航!」
    「方之航?文字獄?」爾康抽了一口冷氣。
    「文字獄!」簫劍咬牙說:「我爹作了一首詩,被冠上反清的思想!牽連我家每一個
人,當初,我爹被處死,我的叔叔們下獄,一共被牽連的,有十九個人!對!你們那個磕睡
龍,就是我和小燕子的殺父仇人!」
    爾康睜大了眼睛,一瞬也不瞬的注視著簫劍:
    「你有意接近我們,不止要認妹妹吧?你還想混進皇宮?」
    「不錯!我是很想混進皇宮,我也成功了!今生,我唯一一次,有了報仇的機會,就是
假扮成薩滿法師,接近了乾隆!我看著他,跟他四目相對,那一剎那,我要取他性命,輕而
易舉!我也差一點做了!」
    爾康回憶起來,不寒而慄:
    「好險!為什麼你又把機會放過了呢?」
    「為了你們每一個人!我實在沒有想到,和你們幾個萍水相逢,你們居然對我推心置
腹!我這人,只要別人對我『推心置腹』,我就願意為對方『粉身碎骨』!這也是為什麼,
我在江湖中,能夠交到這麼多生死之交的原因!那天,我看著你們大家,為了蒙丹和含香,
去冒生命的危險!也看著你們幾個,對磕睡龍的那種崇拜依戀和矛盾,體會到你們一面欺騙
他,卻一面愛他的情緒……我,下不了手!」
    爾康聽傻了,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謝謝你當初『手下留情』,要不然真是天崩地裂,不可收拾!」他吸了一口氣,思前
想後,覺得毛骨悚然。「簫劍,這個秘密,絕對絕對不能讓小燕子知道!」
    「為什麼?」
    「你想想清楚!」爾康懇切的說:「小燕子和永琪已經山盟海誓了,她將來是皇上的媳
婦,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竟是這樣,她和永琪還能成為夫妻嗎?你和他們兩個相處了這麼
久,應該完全體會到他們兩個那份深刻的感情吧?」
    簫劍點了點頭,臉色凝重了。
    「這正是我矛盾痛苦的原因!為了小燕子的幸福,我似乎應該死守這個秘密!這也是為
什麼,我曾經想送你們到這兒,就離開你們,連妹妹都不要認了!」他歎口氣:「當我發
現,小燕子已經進了宮,認賊作父……」
    「認賊作父?這四個字太重了!不可以這麼想,這太偏激了!簫劍,文字獄是每個朝代
都有的事,它是每個帝王對『思想』的統治!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的先父,有沒有『反
清』思想呢?」
    策劍愣了愣.反問:
    「如果他有,他就該死嗎?」
    「不是他該死,而是他犯了大忌!或者,有一天,這個時代會進步,人類會走到一個思
想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時代!但是,一定不是現在這個時代!我的意思是,文字獄
的死難者,往往是思想的『殉難』者!是為『理想』而死的!他是明知故犯的,是『視死如
歸』的!」
    「我必須承認,你的話也有你的道理!」簫劍深思著。
    「再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算皇上錯殺了你爹,他現在已經變了!現在的皇上和
以前有很多的不同,他已經不再殘忍,心存仁厚,輕易不用死刑!」
    「但是,他卻要砍兩個格格的腦袋!差一點,我唯一的妹妹,也被他處死了!」
    「這是一個誤會,現在,我們已經證實,皇上根本沒有存心要她們兩個的腦袋,只是想
給我們一個教訓,嚇唬嚇唬我們而已!」
    「看樣子,你們一個個,仍然對他死心塌地!」
    「因為我們心底,也有一股正義感,就是這股正義感,讓我們不顧一切的去救含香,也
是這股正義感,使我們不能抹煞皇上的好,和他的英明!」爾康坦白而正直的說,凝視著簫
劍:「其實,皇上對於小燕子,真是寵愛極了,明知她不是格格,依然視如己出。如果皇上
使小燕子成了孤兒,冥冥中,又有一個力量,把小燕子牽引進宮,讓皇上成了她的父親,這
不是很神奇的一種回報嗎?」
    簫劍銳利的盯著他.提高聲音:
    「你的意思,是要小燕子繼續去當她的還珠格格嗎?」
    「有什麼不好?只要她不知道真相,她會做一個快樂的還珠格格!只要皇上不知道真
相,皇上會寵愛她到極點!上蒼用另一個方式,讓這個『血海深仇』化解!你自己也說過,
『報仇』不是你生命的主題,你也不會把小燕子變成一個滿心仇恨的人!我現在才知道,說
那句話的人,有顆多麼高貴的心!」
    簫劍注視了爾康好一會兒,心裡真是矛盾極了。
    「再說,你這個仇,要報起來,並不容易!」爾康繼續說:「萬一不成功,又是多少顆
腦袋要落地!包括被你救下來的、小燕子的腦袋在內!萬一萬─,你徼幸成功了,你卻殺了
一個好皇帝,成為整個中國的罪人!」他盯著簫劍,有力的問:「你的『家』和『國』比起
來,哪一個重?」
    簫劍怔住了。半晌,才說道:
    「爾康,我不得不承認,你的聰明,你的才智,你的觀察力和說服力,都讓我自歎不
如!乾隆有你這樣的臣子,是他有福了!可惜他不知道珍惜!」他看看天空,深深一歎:
「我就說,不能和你們這種人在一起,跟你們相處久了,會讓人忘了自己是誰!」
    「我記得,有人告訴我,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饒恕』!」
    「談這兩個字,好容易!想做到這兩個字,好難!我怕我沒有這樣的胸襟!」
    「為了小燕子,試試看!你的故事,對小燕子未免太殘忍了!」
    「我知道。所以,我告訴小燕子,我們的仇人死了!我連爹的真名字,都不敢告訴她!
我早已體會,這個秘密說出來,會造成小燕子的不幸!永琪.他是我們仇人的兒子,可是,
他卻是小燕子的心上人!這件事,對我真是一個震撼!這些日子來,我眼看他對小燕子的付
出,為她拋棄一切,還要忍受她的壞脾氣,真讓我深深感動!我沒辦法拆散他們!不忍心讓
小燕子得到一個哥哥,卻失去一份真情!如果他們兩個,跟我去大理,我就認了!如果小燕
子還要回到那個磕睡龍身邊,我實在無法心平氣和!」
    「我明白了!一切還沒有做定論。我們走著瞧吧!在我內心,也一心一意,要去大理!
你無論如何,沉住氣,行不行?」
    簫劍深思著,矛盾著,重重的點了點頭。
    爾康鬆了一大口氣:
    「簫劍!聽了你這篇話,我才知道,什麼叫作『英雄』!你當之無愧了!」
    簫劍一楞,黯然一笑,說:
    「爾康,你好高段,用『英雄』兩個字,封了我的口!如果我不能守秘密,我大概就是
『狗熊』了!」他抬眼看了看天空:「記得我說過的話嗎?人生,充滿了故事!有人,用生
命寫故事,有人看故事!看來,你我,都是故事中人,逃不掉了!」
    爾康點頭,兩個英雄人物,不禁惺惺相惜。這番談話,就深深的烙印在簫劍的心靈上
了。為了小燕子,什麼都不能說!
    爾康在紫薇面前,是沒有秘密的。當紫薇聽了簫劍的身世,真是嚇得魂飛魄散,震撼得
一塌糊塗。
    「原來是這樣?太不可恩議了!現在,我才恍然大悟,什麼都明白了!那……怎麼辦?
如果小燕子知道了,不是天下大亂了嗎?你有沒有告訴簫劍,如果小燕子知道了這件事,她
一定承受不了的!」
    「我說了!什麼都說了!所有的利害,得失,我全分析過了!事實上,簫劍是個聰明絕
頂的人,我分析的事,他自己早就分析過幾千幾萬次了!他清楚得很,要保護小燕子,就什
麼都不能說!只是,事情牽涉到殺父之仇,恐怕誰都無法一笑置之吧!」
    「以你看,他會死守這個秘密嗎?」紫薇問。
    「我不知道!我現在才體會出,他身上為什麼總有一種滄桑感!我可以深刻的感受到他
的矛盾和痛苦,除非有一天,他能夠瀟瀟灑灑的把這個仇恨徹底忘掉,否則,他永遠都會很
痛苦!」
    「你認為他會徹底忘掉嗎?」
    「有可能!只是好難。」
    「有大智慧的人就做得到,我一直覺得,他就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
    「只怕『饒恕』兩個字,是屬於『神』而不是『人』的!」
    紫薇想著小燕子的身世,心裡充滿了恐懼,抬頭看著爾康,深思的說:
    「我們不要再猶豫了,一定去大理,好不好?到了大理,這些恩恩怨怨,就不會存在
了!遠離了那個回憶城,我們才能遠離仇恨,獲得真正的平安!」
    爾康握住她的手,鄭重的、承諾的說:
    「是!我們去大理!」
    爾康對紫薇的承諾,真能做到嗎?
    這天,乾隆帶著福倫,來到了賀家,大踏步走進了那個小廳。福倫嚷著:
    「永琪!爾康!紫薇!小燕子……老爺來看你們了!」
    紫薇、小燕子、爾康、永琪全部跑了出來,見到乾隆,大驚。柳青、柳紅、金瑣、簫劍
跟在紫薇等人後面,看到乾隆,個個震驚。尤其是簫劍,一眼看到乾隆,他整個人就像觸電
一樣,通過了一陣顫慄,站在那兒,動也不能動了。
    乾隆完全不知道,有個這樣複雜的人物存在著。福倫已經告訴他,關於簫劍認妹妹的故
事。但是,福倫自己知道的,就是一個「有保留」的故事,告訴乾隆的,更是「語焉不
詳」。反正,乾隆知道有個自稱是小燕子的哥哥出現了,一路上幫小燕子打架,保護這群王
孫公主流浪,為他們拚命,對這四個人好得不得了,這些,也就夠了。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反正,小燕子來歷不明,到處認哥哥、認姐姐、認妹妹……是她的習慣,連「皇阿瑪」她都
認了,再認一個「哥哥」,也不稀奇。他對小燕子認哥哥的事,就這樣理所當然的接受了。
看著一屋子的人,他輕快的說:
    「小燕子,紫薇,我來見一見這些幫助你們的朋友,也見見小燕子的哥哥,既然你們都
不跟我回去,我要回北京了!」
    「皇……老爺,你怎麼來了?」小燕子驚喜的喊。
    乾隆笑著罵:
    「又給我改了姓?什麼黃老爺,我是『艾老爺』!」
    「是!艾老爺!」小燕子更正著,不禁想起和乾隆微服出巡的情景。
    乾隆臉色一正,也不勝懷念的說:
    「想起那次『微服出巡』,真是記憶猶新。可惜你們已經決定去大理了,要不然,真想
再帶你們幾個,去徽服出巡一次!我們可以游一遊江南!小燕子,聽說你是杭州人,那個杭
州,真是美極了!」
    柳青柳紅金瑣就急忙上前,預備下跪,喊著:
    「皇上吉祥!」
    乾隆急忙伸手一擋:
    「不要跪我,喊『老爺』就好!」看著柳青柳紅。
    金瑣就介紹著:
    「這是柳青,這是柳紅!」
    「就是會賓樓的老闆,對不對?」乾隆問。
    「是!」柳青、柳紅恭恭敬敬的回答。
    「那個會賓樓,福倫已經跟我說了,回去以後,我馬上就讓他們拆掉封條,你們可以重
新開張!以後,任何人都不許查封會賓樓,這是承諾!」
    柳青、柳紅大喜,急忙道謝:
    「謝謝老爺!」
    「小燕子,你那個哥哥呢?」乾隆四面看。
    簫劍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乾隆,已經出神了。爾康和紫薇,都緊張得一塌糊塗,也目不
轉睛的盯著簫劍。
    小燕子就回頭,急忙拉了簫劍過來,喊著:
    「老爺,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哥哥,簫劍!」
    簫劍挺立著,眼光銳利的凝視乾隆。
    乾隆接觸到這樣的眼光,不禁一震,覺得這樣銳利的目光,依稀彷彿,好像在哪兒見
過?他就走向簫劍,仔細的看著他,困惑的問:
    「我們見過嗎?」
    爾康和紫薇交換了一個視線,兩人都像繃緊的弦。
    簫劍的手一動,紫薇好緊張,忽然撲過來,把乾隆一撞,慌慌張張的喊:
    「老爺!你坐這邊來!」不由分說的把乾隆拖到老遠的一張椅子上,推他坐下,急喊:
「金瑣!還不給老爺泡茶……老爺愛喝的茶葉呢?」
    「老爺愛喝的茶葉……哎!小姐,我們沒有帶出來啊!」金瑣莫名其妙的說。
    「隨便什麼茶葉,老爺愛喝茶,先倒杯茶來再說話!」永琪說。
    「是!」金瑣就去泡茶。
    爾康趁此機會,就大步一邁,站在簫劍身邊,嚴陣以待。空氣驀然之間,變得怪異而緊
張。簫劍看到爾康和紫薇如此這般,不禁用眼角掃了爾康一下。
    小燕子心無城府,又把簫劍拉到乾隆身邊去,紫薇立刻緊貼著乾隆。爾康亦步亦趨,跟
了過去。小燕子快樂的嚷著:
    「老爺,我告訴你,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老天對我真好,給了我一個好哥哥!」
    乾隆回過神來,看著簫劍:
    「福倫告訴我,你和小燕子是兄妹,你們父母在臨終的時候,把你們一南一北,托人撫
養,所以兄妹分散了!」
    簫劍默然不語。乾隆又說:
    「聽說,你費了很多工夫,才找到小燕子,所以,想把她帶到雲南去定居?」
    簫劍點點頭。
    「聽說你能文能武,飽讀詩書?」
    「世上哪有『能文能武,飽讀詩書』的人?」簫劍終於開口了,語氣裡帶著蕭索和嘲
諷:「生命這麼短暫,學問那麼廣大,用有限的生命,去學習無邊的學問,誰能學得完?這
幾個字太重了!」
    乾隆深深的看了簫劍一眼,有些好奇,有些震驚,心想,又是一個江湖奇人!
    「簫劍!你既然是小燕子的哥哥,等於也是我的孩子了!我看你一表人材,談吐不俗,
你願不願意隨我到北京去,博取一個功名?也給你早逝的父母,光宗耀祖?」
    簫劍直視著乾隆: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願意。」
    「不願意?」乾隆驚訝的:「你答得好乾脆!為什麼?」
    「人各有志!我海闊天空,已經習慣了!只想四海為家,不求功名利祿!」
    乾隆迎視著簫劍的眼光,誠摯的說:
    「好!我尊重你的意願!」就看著小燕子和紫薇,說:「小燕子!紫薇!你們兩個過
來!」
    小燕子和紫薇並排站在乾隆面前。乾隆看看兩人,看看簫劍和柳青柳紅等人,就正色
的、鄭重的說道:
    「兩個丫頭,這次,我的一道命令『斬首示眾』,逼走了我心愛的幾個孩子,這些日
子,確實讓我悔不當初!現在,我在你們的朋友,哥哥面前,給你們兩個一件禮物!以後,
不論你們在哪兒,這禮物對你們的幫助都很大!萬一,我又發了脾氣,再要你們的腦袋時,
可以救你們一命!」乾隆就從懷裡,掏出兩個金牌:「這就是『金牌令箭』!在朝裡,只有
立下戰功的大臣,才有這項殊榮,能夠得到我的金牌令箭!你們傅六叔有一個,兆惠將軍有
一個,福倫都沒有!我現在破例,把兩個金牌,送給小燕子和紫薇!允許你們兩個,拿出金
牌,就代表我的命令,可以饒你們不死!記住!只有三次機會!如果你們犯下大禍到第四
次,這個金牌也救不了你們了!這三次的限制,是免得你們濫用金牌的權利!這樣,你們應
該不會再害怕,動不動就被我砍頭了吧?」
    紫薇和小燕子,驚愕的看著那兩個金牌,震動得不得了。
    「老爺……我們不能收這個!」紫薇吶吶的說。
    「你可以收!是我的賞賜,你只能謝恩,不能拒絕!」
    紫薇深深的看著乾隆。在乾隆眼底,讀出了那份寵愛和珍惜,眼睛就濕了。
    爾康和永琪,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滿臉的震動。
    小燕子已經拿起了金牌,激動的看著,喊著:
    「哇!金牌令箭!給我一個金牌令箭?那……老爺,如果老爺要砍別人的頭,我能不能
用金牌的權利去救他?」
    「可以!任何人都可以,但是,只能用三次!你不要阿貓阿狗都去救,最後,自己沒有
權利了!我看你一天到晚闖禍,三次權利夠不夠你用,都有問題,你最好節省著用!」
    小燕子就高興的握住金牌,嚷道:
    「這個禮物太好了!太有用了!皇……老爺,你怎麼不早一點給我呢?那麼,我們上次
就可以用它,也不會弄得這樣天翻地覆了!」說著,就歡天喜地的拿著金牌,去給簫劍看:
「簫劍!你看我的金牌!你看你看……老爺給我一個金牌令箭耶!我以後不會被砍頭了,我
有金牌令箭了!」
    簫劍看看金牌,看看喜悅的小燕子,看看乾隆,心裡翻滾著難言的情緒。這是乾隆嗎?
是一國之君嗎?怎麼對小燕子這樣好?給她一個金牌令箭?是給她多少寵愛和保證?這個
人,是自己的仇人?還是小燕子的恩人?他迷惑起來,內心深處,被乾隆和小燕子這種「父
女之情」深深的撼動了,就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爾康看到他退後了,才稍稍放鬆了自己。
    小燕子喜不自勝,又奔過去給永琪看:
    「永琪,你看你看!」
    永琪感動得不得了,說:
    「小燕子,老爺給你的,是從來沒有過的『殊榮』啊!」
    「什麼『絲絨』?」小燕子嚷:「這不是『絲絨』,這是『金牌』啊!」
    小燕子這樣一嚷,屋子裡那股緊張的氣息就緩和了好多。柳青柳紅和倒茶過來的金瑣,
都忍不住笑了。
    乾隆就寵愛的看著紫薇和小燕子,說道:
    「你們把東西收好!別弄丟了!只要把金牌拿出來,任何人見到金牌,就和見到我一
樣!它的效用還不止這一點!文武百官,看到金牌,都要下跪!所以,你們不要隨便拿出
來!」
    小燕子和紫薇就慌忙收起了金牌。紫薇屈了屈膝說:
    「那麼,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小燕子好快樂,也屈了屈膝:
    「我也『恭敬不如蟲子命』!」
    乾隆瞪著小燕子,笑了,問:
    「你是什麼『蟲子』?」
    小燕子看看眾人,清脆的說:
    「蜘蛛!我們大家都是『蜘蛛』!」
    一句話把眾人全說傻了。乾隆莫名其妙的問:
    「蜘蛛?為什麼你們大家都是『蜘蛛』?這話我聽不懂!」
    小燕子瞪大眼睛,振振有詞的說:
    「永琪說的,我們大家都是『蜘蛛死了還會活』!」
    「蜘蛛死了還會活?為什麼?」乾隆更加糊塗了。
    「老爺,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爾康忍著笑說。
    乾隆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小燕子,這些日子沒看到你,這種笑話我都差點忘了!好久,我沒有這
樣開懷一笑了!」笑完,他就十分不捨的看著小燕子。
    簫劍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了。
    乾隆看看小燕子,看看紫薇,突然長歎一聲.站起身來:
    「紫薇,小燕子,永琪,爾康!你們好自為之!從這兒到大理,還有漫長的路要走!紫
薇身子弱,路上風吹日曬,尤其要小心!小燕子喜歡管閒事,有勇無謀,大家要特別注意
她!聽說,你們身上的錢,都用光了!我讓福倫給你們準備了一些盤纏!至於穿的用的,還
有藥材,都給你們準備了!要走長路.有備無患才好!好了,你們要愛護自己,保護自己,
我走了!」
    乾隆就往門口走去,福倫急忙跟隨。爾康仍然亦步亦趨。
    一屋子的人都呆怔著,連送都忘了送。
    乾隆已經走到門口,紫薇心中,熱血奔騰,再也忍不住了,驀然間衝上前去,拉住了乾
隆的胳臂,眼淚一掉,衝口而出的說:
    「皇阿瑪,我跟你回家!」
    爾康驚看紫薇,脫口驚呼:
    「紫薇?你不是已經決定……」
    紫薇凝視爾康,含淚說:
    「爾康,我知道大理很好,是我們的夢,是我們理想中的天堂……可是,我走了二十
年,才走到我爹的身邊,好珍惜這份父女之情……大理沒有腳,它不會走!讓那個大理,再
等我幾年吧!」
    爾康看著紫薇,知道她已經做了最後的決定,她的話說出口,再難收回了。他吐出一口
長氣,心裡若有所失,也如釋重負了。
    小燕子看到紫薇如此,哪裡還控制得住,追上前去,含淚嚷:
    「紫薇要跟你回家……那……我也跟你回家!」
    永琪咬了咬嘴唇,眼中濕了。
    簫劍看到這兒,一氣,轉身出門去了。爾康看到簫劍出門去,就追了出去。
    到了院子裡,爾康一把拉住了他,誠懇的說:
    「簫劍!人生沒有解不開的仇恨!過去的事,已經那麼多年,其中的是是非非,恐怕連
你自己也弄不清楚來龍去脈,你就讓它過去吧!」
    簫劍站住了,盯著爾康,說:
    「我很好奇,剛剛你攔在我前面,你怕我對那個『老爺』下手,是不是?我怎麼可能那
麼輕舉妄動?但是……如果我真的下手了,你預備怎麼辦?跟我拚命嗎?」
    「是!我會跟你拚命!」爾康看著他,一臉的嚴肅:「讓我告訴你一件事。在紫薇還不
是格格的時候,我們曾經一起跟老爺去微服出巡。有一天,我們趕上了一個廟會,當時,所
有的人,都去圍觀八仙表演,老爺身邊,只有一個完全不會武功的紫薇。誰知,八仙都是大
乘教的刺客,那些刺客突然發難,一個武功高強的老頭,拿了一把尖刀對老爺刺過去。當
時,紫薇想也沒想,就擋在老爺身前,那一刀,就刺進了紫薇胸口。紫薇直到現在,身體都
不是很好,就因為那一刀的關係!」
    簫劍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故事,不禁睜大了眼睛。
    「所以,剛才如果你的劍出手了,紫薇一定會擋在前面。你的劍,很可能刺進的是紫薇
的身體,或者是我的,或者是永琪的,也可能……是小燕子的!」
    簫劍混身掠過一陣顫慄,非常震動的看著爾康,知道他說的都是實情。
    「你們都會為他奮不顧身?」
    「是的!所以,你千萬不要冒險,你是我們大家的『生死之交』,你是小燕子的親生哥
哥,你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要傷害我們!不要讓我們這麼多的
人,變成你那個『仇恨』的犧牲品!」
    簫劍一瞬也不瞬的看著爾康。
    「我言盡於此!希望你能大徹大悟!我好喜歡那個喝著酒,念著詩的簫劍!」爾康朗聲
念著:「一簫一劍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壺!兩腳踏翻塵世路,以天為蓋地為廬!好大的氣
魄!那個『情愁』兩個字,是我們的誤解吧?應該是『情仇』,仇恨的仇字,是不是?」
    簫劍怔著,完全被說服了。爾康拍了拍他的肩:
    「我們回到房裡去吧!我們這樣單獨跑出來,會讓老爺覺得很奇怪!」
    兩人這一去一回,廳裡的人,幾乎沒人注意。當他們回到廳裡,只見乾隆摟著紫薇和小
燕子,左看右看。眼神裡,是無盡無盡的感動和欣慰。
    「你們決定跟我回家了?」他啞聲的問。
    紫薇、小燕子異口同聲的、哽咽的回答:
    「我們決定了!」
    乾隆好感動,好安慰,抬眼看永琪。
    「永琪,你呢?」
    「老爺,連小燕子都決定回家了,何況我呢?」
    乾隆的眼光,就找著爾康。
    「爾康……你呢?」
    「老爺,他們三個都決定了,我們大家行動一致……都跟你『回家』!」
    乾隆吐出一口長氣來,然後,他擁著紫薇和小燕子,柔聲的說道:
    「我們那個『家庭戰爭』,到此為止,好不好?大家都有委屈,都有傷心,我們就把那
些委屈和傷心,一筆勾消了,好不好?這牙齒和嘴唇那麼親近,也有牙齒磕到嘴唇的時候,
我們就當這次的事件,是牙齒磕到了嘴唇,總不能一生氣,就把牙齒都拔了,是不是?」
    紫薇和小燕子拚命點頭,眼淚拚命的掉。
    柳青、柳紅、金瑣、福倫全部感動得無以復加。
    這時,簫劍再也按捺不住了,看了爾康一眼,就一步上前,對乾隆說道:
    「我剛剛認了小燕子,很想帶她去大理。但是,我知道我帶不走她了,我只有認命了!
我看了半天,覺得,一個『爹』對她的意義,大於一個『哥哥』!她有人這樣寵著,照顧
著,還有救命的金牌令箭當護身符,我應該對她放心了!這一路上,我一直問他們大家一個
問題,皇上這樣追殺他們,在他們心裡,還是不是一個仁君?他們個個都斬釘斷鐵的告訴我
一個字『是』!我現在明白了!為了你是這樣的一個『仁君』,為了他們幾個對你的敬愛,
我只好放手!」
    乾隆並不瞭解簫劍話中的含意,聽到大家說他是「仁君」的那段話,十分震動。
    紫薇和爾康,卻完全明白簫劍的意思,知道他終於想清楚,把那段仇恨放下了。兩人好
感動,激動而感恩的看著簫劍。
    乾隆終於愁雲一掃,就爽朗的笑著,精神抖擻的說:
    「大理!我明白了!那是你們大家的夢!看你們每個人,心心唸唸要去大理,我一定成
全你們!不過,無論要去哪裡,都應該先把你們的終身大事辦完,是不是?」
    爾康和永琪一聽,要完成終身大事,喜出望外,什麼堅持都沒有了。大理,也丟到腦後
去了。兩人並排而立,雙雙一抱拳,大聲說:
    「謝謝老爺!」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