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55

    這天夜裡,小燕子整夜都沒有睡覺。
    她低著頭,咬著手指,在室內走來走去。自言自語的、不停的說著:
    「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個哥哥,我居然有一個哥哥……簫劍,他是我的哥哥,認識
他這麼久,怎麼也沒想到,他會是我的哥哥……哈哈!我有哥哥了!哈哈……我真的有個哥
哥……我怎麼會有個哥哥呢……」
    紫薇和柳紅已經睡了,卻給她吵得睡不著,兩人坐起身子,看著她。只見她又說又笑,
癡癡傻傻,好像著魔一樣。紫薇就跳下床來,走過來拉她:
    「已經半夜三更了,你再不睡覺,天都要亮了!快來睡覺吧!」
    小燕子掙脫紫薇,低著頭,依然兜圈子:
    「我不睡!」
    「你為什麼不睡?」
    「我有一個哥哥!」
    「你有一個哥哥跟睡覺有什麼關係?」
    「我有一個哥哥,我不敢睡!」
    「這是什麼話?我真的聽不懂!為什麼有個哥哥,會讓你不敢睡覺?」
    「我有經驗,太好的事,根本輪不到我!」小燕子說:「如果我去睡覺,八成等到我醒
過來的時候,就發現我是在作夢!我不睡,免得醒過來!」就抬頭看著紫薇,傻笑著說:
「紫薇,我告訴你,我雖然沒爹沒娘,可我有一個哥哥……」
    「知道了!知道了!」柳紅嚷著:「一個晚上就聽你在嘰咕,聽得我們耳朵裡都快出油
了!我們跟你一樣高興,說夠了!趕快上床睡覺!我跟你保證,明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你那
個哥哥還在!」
    小燕子慌忙對柳紅噓道:
    「噓!不要叫!不要吵!你把神仙吵醒了,他一生氣,不給我哥哥了怎麼辦?如果不是
我在作夢,一定是神仙在作夢,他夢得糊里糊塗,就給了我一個哥哥!」
    「完了!完了!這個人發瘋了!」柳紅一拉棉被,把自己蒙住:「你不睡,我要睡了!」
    小燕子就拉住紫薇,央求的說:
    「紫薇,你陪我說話!不要睡!」
    「好,我陪你說話!說什麼?」
    「我有一個哥哥!」小燕子低低的說,又俯在紫薇耳邊,報告什麼大秘密般,笑著悄悄
再說:「我有一個哥哥耶!」
    「天啊!你說一點別的吧!」
    「別的?」小燕子就笑嘻嘻的說:「簫劍有一個妹妹,那個妹妹就是我!」
    紫薇「砰」的一聲,倒上了床,快要昏倒了。
    簫劍也一夜沒有睡,想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早,簫劍就把小燕子帶到郊外的一個山頂上,有太多的話,要和她單獨談。其
中最要緊的,是「報仇」的事。小燕子好激動,繞著簫劍跑來跑去,喊著:
    「快告訴我爹和娘的事!告訴我每一件事!」
    簫劍說了,是經過一夜仔細的思考,整理出來的頭緒:
    「我們的爹,名叫方淮。是個文武全才,長得一表人才,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因為太
傑出了,也有些恃才傲物……所以,得罪了許多人!」
    「有些什麼?什麼才什麼物?」
    「有些驕傲,有些自負。」簫劍換了一種說法:「總之,我們的爹,是個了不起的人!
我們的娘,更是一個好得不得了的女人!我們方家,是個書香世家,家裡也有田產房產,只
是,這些田地,現在是一點也沒有了!爹娘去世以後,家也敗了!」
    「那……我們的仇人,叫什麼名字?你說,仇已經報了,是怎麼報的?趕快告訴我!如
果還沒報完仇,我也要參加一份!」
    簫劍就看著小燕子,看得深沉而鄭重。看了半天,他誠摯的說:
    「小燕子!自從接觸了你,我在你身上發現好多美德!你不知道你有多麼純真,多麼熱
情!你最讓我感動的地方,是你的快樂!不論我們的情況多麼險惡,你永遠笑嘻嘻,充滿了
生命的活力!你的這種特點,讓我覺得好珍貴!我想,就是這種特點,保護你走過了許多苦
難。現在,我們相認了,我只想維持你這種可貴的天性,千萬不要讓它消失了!所以,不要
再把思想集中在報仇這件事上面!父母去世已經十九年,我早已把那些仇恨,看得很淡很淡
了。至於你,更是不必參與,所有的恩怨情仇,都讓它煙消雲散吧!」
    「可是……那個仇人是不是已經被你殺了呢?」
    「唔……我沒有殺他!當我知道這個故事的時候,仇人已經不在了!死了!」
    「哦!」小燕子好遺憾:「死了?太便宜他了!可是……」
    「相信我,小燕子,那是一個不必須報的仇,一切都結束了,過去了!」
    「可是……」
    「別可是了!」簫劍打斷她:「來,看看這把劍!這是我們家祖傳的劍,也是我們爹用
慣的劍,上面有家族的圖案!」他把劍拿給小燕子看。
    小燕子接過那把劍,激動著,把其他的事都忘了:
    「記得我和你第一次見面,就搶了這把劍去玩,那時候,絕對沒有想到,這是我爹的
劍,這是我家的劍!」
    「是!」簫劍充滿感情的凝視她:「那天你搶了劍,我看著你,知道你很可能就是我的
妹妹,心裡好激動,但是,不能認你,也不敢認你!只能逗著你玩,跟你打打鬧鬧,聽著你
笑,看到你那麼得意,我就好安慰!」
    「原來你要逗我笑,原來從那個時候起,你就在對我好!」小燕子感動得不得了,拿著
劍,反反覆覆的看,愛不忍釋:「我家的圖案,我家的劍,好漂亮的劍!」
    「我們的爹,用這把劍,打遍江南無敵手,我們家的劍法,也是有名的!大家稱它『方
家劍法』。等到我們安定下來,我再慢慢把這套劍法教給你!你的身體裡,有我們方家的血
液,學武一定不難!以前,你沒有好好的學,學得又不得法,所以到現在還沒開竅!沒關
系!我會糾正你,調教你!讓你變成一個武功好得不得了的『女俠』!我們方家的兒女,一
定都是高手!」
    小燕子眼睛閃亮了,呼吸都急促起來:
    「真的嗎?你要教我?你會教我?」
    「當然,我不教你,教誰呢?我早就下定決心,要教你了!」簫劍寵愛的說,又拿出那
支簫來,遞給她:「這也是我們的爹,從不離身的樂器,聽說,我們的爹,只要一吹簫,原
野裡的鳥,都會飛來聽!就像含香會吸引蝴蝶一樣!」
    小燕子摸著簫,心嚮往之:
    「那……我也要學!」
    「好!只要我們能夠擺脫追兵,安定下來,我一樣一樣的教你!」
    小燕子撫摸著簫,撫摸著劍,眼睛迷迷濛濛,作夢似的說:
    「原來,我有那麼好的一個爹,我活到快二十歲了,一點都不知道!」再看簫劍,熱情
奔放的喊:「簫劍!你沒有騙我嗎?這一切,不是我在作夢嗎?都是真的嗎?我原來也有很
好的家庭,很好的爹娘,我還有你!真的嗎?真的嗎?請你大聲回答我,讓我聽聽清楚!我
實在不相信啊!」
    簫劍就臨風而立,大聲喊道:
    「小燕子!你有家有根,你是我的妹妹!」
    小燕子抬起頭來,但見天上,層雲飛捲。她好感動,含淚看著天空。驀然之間,伸出雙
臂,笑著,一手握簫,一手握劍,對著天空大喊:
    「爹!娘!我和哥哥終於團圓了!我們一起站在這兒,你們看到了嗎?謝謝你們給我一
個這麼好的哥哥!我太高興了!我太感動了!我要大叫了……」就狂喊出聲:「喲呵……我
好幸福啊!我好快樂啊!我有一個哥哥!」
    簫劍看著這樣的小燕子,眼裡,綻放著光彩,心裡,做了一個決定,不論怎樣,他要永
遠維持著小燕子的快樂!
    這天,大家上街去認識認識南陽城。小燕子的快樂一直延續著,她的瘋瘋癲癲也一直延
續著。即使大家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小燕子還是克制不住自己。她不停的在街道上奔
跑,滿臉的興奮和笑。
    迎面走來一個婦人,她抓住婦人,就興奮的說:
    「我告訴你,我有名有姓,還有一個哥哥!」
    婦人莫名其妙的看著小燕子,小燕子已經放掉她,奔向另一個人:
    「我跟你說,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個哥哥!」說完,再跑向一個老婦:「我有一個
哥哥!我有一個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小燕子拉住每個人,快樂的、重覆的說著,好像要讓全世界分享她的快樂。
    紫薇、爾康、永琪、柳紅、簫劍等人追了過來,紫薇就笑著去拉她。
    「冷靜一點!冷靜一點,你這個樣子,別人會以為你是瘋子!」
    小燕子抓住紫薇的雙手,笑著繞了一個圈圈,嚷著:
    「紫薇!我告訴你,我有名有姓,還有一個哥哥!」
    「是!我已經聽你說第三百遍了!」
    「三百遍?我只說了三百遍嗎?我要說一千遍,一萬遍!」
    「好了,好了,」柳紅笑著阻止:「在房間裡,你嚷嚷給我們聽也就算了!現在,在大
街上,你還要嚷嚷,不是太過份了嗎?」
    小燕子就放掉紫薇,又抓住柳紅的手:
    「柳紅,我要告訴你……」
    「你有名有姓,還有一個哥哥!」柳紅打斷她。
    「是!就是!」小燕子大笑,奔過去抓住永琪:「永琪,我跟你說,你再也不能欺負我
了!因為,我有一個哥哥!」
    「是!我再也不敢欺負你!」永琪伸手摸摸她的額:「你沒有發燒吧?這幾天,從早到
晚,你就只會說這幾句話了!一直重覆,你不累嗎?」
    「不累!不累!」小燕子一直笑著,又去拉爾康:「爾康,我要告訴你……我有一個哥
哥!」
    爾康看簫劍,笑著說:
    「你還不趕快給她治治病,這樣說個沒完,不知道要說幾天?」
    小燕子就奔到簫劍面前,拉住他的手,拉到眾人面前,介紹著:
    「紫薇,爾康……我給你們介紹,這個人,他是我的哥哥!他是我親生的哥哥耶!你們
看看清楚,他,簫劍,一路上為我們拚命,幫我們做每一件事,還會逗我笑,幫我打壞
人……他又會武功,又會作詩,他好偉大!他不是別人,是我的哥哥耶!」
    簫劍眼眶濕潤,笑著,把小燕子一摟。
    「小燕子,你讓我好感動,真後悔到現在才認你!早知道,認你可以帶給你這麼多快
樂,在會賓樓的時候,就該認你了!好了,不要再說了,這樣說不停,真有一點瘋狂!」
    小燕子就當街而立,倒退著行走,眼睛看著眾人,快樂的說道:
    「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
    小燕子退著退著,沒看到後面有個推車賣水果的小販,就撞倒了小販,小燕子和小販,
水果和推車,全部滾落地。大家驚喊:
    「哎呀!小燕子,小心一點呀!」
    眾人急忙去幫忙,永琪扶起小燕子,大伙忙著撿水果,爾康拚命向小販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小燕子爬了起來,滿不在乎的笑著。拉著那個小販說:
    「我不是存心撞你的,我太高興了!因為我有一個哥哥!」
    街邊還有好多攤販,有的在賣水果,有的在賣包子,有的在賣雞蛋。大家看著這樣的小
燕子,都看得呆呆的,不知道小燕子得了什麼怪病。小燕子一高興,拿了三個橘子,扔上天
空,表演特技似的,用雙手輪流去接,嘴裡,仍然在喊著:
    「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
    特技表演很成功,她就換了包子往上扔,嘴裡還在嚷著:
    「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
    小燕子扔完包子,居然去扔雞蛋:
    「我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哥哥……」
    那個賣雞蛋的小販,長得胖胖的,傻呼呼的抬著頭,看小燕子表演。誰知,小燕子這次
運氣不好,雞蛋劈哩叭啦掉下來,小販一看不妙,本能的一縮腦袋,雞蛋全部砸在小販頭頂
上,頓時,雞蛋開花,蛋殼蛋白和蛋黃流了小販一頭一臉,狼狽不堪。
    小販這才醒過來,氣呼呼的大叫:
    「你有一個哥哥有什麼了不起?我有一頭雞蛋,怎麼辦?」
    小燕子捧腹大笑。爾康、永琪、紫薇、柳紅、簫劍等人又是著急,又是好笑。爾康急忙
掏出一些銅板,遞給賣橘子、包子和雞蛋的小販,並不住口的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拍拍小燕子:「這是我家傻妞,請原諒!」
    簫劍和永琪拿出手帕,笑著給小販擦拭。
    路人和其他小販都笑得東倒西歪。
    簫劍和小燕子這段相認,帶給大家莫大的喜悅,幾乎人人都沉浸在歡欣裡。但是,爾康
是個思想非常細密的人,他仔細分析,總覺得有些隱隱的不安。不敢把自己的擔憂和懷疑告
訴別人,只能告訴紫薇:
    「其實,簫劍的故事是不完整的。他的故事,他只說了一半,關於『報仇』那一段,他
顯然不願意講!或者,他不願意對我們講,他大概要單獨告訴小燕子吧!畢竟,仇家是誰,
是他們兄妹之間的事,和我們這些人,都沒關係!可是……這件事一直讓我有些不安。」
    「不安?為什麼?」紫薇問:「不管他們的仇家是誰?簫劍不是說,仇,已經報了嗎?
只要他不拉著小燕子去報仇,就沒關係!」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簫劍還有秘密!」爾康深思的說:「你想一想,對於他們家的
『血海深仇』,簫劍只用了『江湖恩怨』四個字,說得太簡單和含糊了!我就想不明白,什
麼『恩怨』,會牽連到年幼的子女?讓他們的父母,在倉促之中,安排兒女逃亡?一個往南
送,一個往北送,當時,一定情況險惡!」
    「你說得對!簫劍一定還有隱瞞!」紫薇看著爾康:「他為什麼還要隱瞞呢?難道,對
我們大家和小燕子,他還有不放心的地方嗎?」
    「依簫劍的個性,既然認了妹妹,和我們總算交心了!既然交心了,應該也沒有秘密!
為什麼他欲言又止?好像即使對於小燕子,他也不想深談!為什麼?」
    「這事真的有些奇怪!」
    「我太好奇了!今晚,如果有機會,我要避開永琪小燕子他們,找簫劍好好的談一談!」
    這晚,有很好的月亮。
    簫劍帶著良好的心情,在亭子裡獨酌。桌上,放著酒壺和小菜,他一邊喝酒,一邊吹
簫。正在自得其樂,爾康和紫薇聯袂而來。紫薇驚歎的說:
    「好美的夜色!好美的簫聲,讓我想起一首詩:『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牆人望遙,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簫劍放下簫,抬頭看著兩人,歎服的說:
    「紫薇,你滿腹詩書,才氣縱橫,是我見過的女子之中,最有才情的了!你和爾康,真
是絕配!」
    紫薇臉一紅,說:
    「我才氣縱橫?那是你少見多怪了!在那個回憶城裡,我就被比下去了!你不認識晴
兒,那才叫作『滿腹詩書,才氣縱橫』,那是埋在冰山下面的火種,外表『清冷孤傲』,內
在『熱血奔騰』!」
    簫劍驚奇的說:
    「哦?世間哪有這種女子?你引起我的好奇心了!晴兒,那是誰?」
    「在那個回憶城裡,有無數的女人,那是一個女人世界!」紫薇歎為觀止的說:「上面
有太后,中間有嬪妃,下面有宮女!可以說形形色色,集合了各種美麗和高貴!可是,我在
回憶城裡,看到最『高貴』,最『美麗』的女子,就是晴兒了!」
    簫劍一股不相信的樣子,說:
    「說得太神了吧?世間最稀奇的兩個女子,應該就是你和小燕子了!」
    「那是因為你不認識晴兒!改天我把晴兒的故事說給你聽!如果沒有晴兒,今天就沒有
你和小燕子的相認,因為,我們早就死了!我和小燕子,在宮內,有個晴兒相助,在宮外,
有個簫劍相助,奇怪的是,你們兩個卻無緣認識!」
    談起晴兒,爾康有些不自然。聽到這兒,他忍不住咳了一聲,提醒紫薇:
    「紫薇,你是不是把話題岔得太遠了!」
    「看樣子,你們兩個是特地來找我,有話要談?」簫劍敏感的說,看著兩人。
    「不錯,好不容易,小燕子睡著了!我們特地來找你,希望你把你的故事說完全。」紫
薇就坦白的說了。
    「什麼意思?」簫劍一怔。
    爾康盯著簫劍,認真的問:
    「你的殺父之仇,到底是誰?」
    簫劍猛一抬頭,眼光銳利的看著爾康和紫薇。
    「你問得好坦白!我的仇人是誰?小燕子也一再問我同一個問題,我都避而不答!你為
什麼認為,我會願意告訴你們呢?」
    「我們情如兄弟,還有什麼事不可以說呢?」爾康誠懇的說:「是不是你的仇根本沒有
報?你不想讓小燕子操心,所以不說?是不是你的仇家來頭很大?你安排好了小燕子,就要
去鋌而走險?那麼,你還是告訴我們吧!你不覺得,你把所有的問題,全部壓在你一個人心
裡,是很沉重的嗎?交朋友所為何來?相信我和紫薇吧!」
    簫劍看了看爾康,再看了看紫薇,眼光閃爍著。
    「坦白說,我不想談這件事,每一個人,有屬於自己內心的東西。如果你們把我當成知
己,不要逼我去說,請尊重我不說的權利!」
    「你不說,只有一個理由!」爾康緊緊的盯著他。
    「什麼理由?」
    「你的這個『仇人』,可能跟我們有關係!」爾康沉吟的說。
    簫劍一個驚跳,看著爾康,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你去猜,你去想,你去編故事!我還是不想說!」他拿起酒杯,喝起酒
來,嘴裡念著詩:「書畫琴棋詩酒花,當年件件不離他,如今五事皆更變,簫劍江山詩酒
茶!」
    「好詩!」爾康深深的看著他,接口:「不管是『當年』,還是『如今』,不管是七件
事,還是五件事,所有的事,都那麼瀟灑,沒有任何一個字,和『報仇』有關!」
    「爾康!你好厲害!」簫劍歎服的說:「怪不得你收服了紫薇,收服了那個瞌睡龍。讓
我告訴你們吧!我的師傅,是個得道高僧,在我學成離開師傅的時候,他對我說,本想讓我
剃度,但是,我的塵緣未了,只好讓我跋涉江湖,去完成我的人生。他知道我身上有著『血
海深仇』,曾經對我說,人生最珍貴的兩個字,是『饒恕』!並且,要我對他發誓,絕不傷
人性命!我發了誓。所以,那個『仇恨』,壓在我心底,儘管沉重,卻從來不是我生命的主
題!」
    聽了這一篇話,爾康和紫薇都鬆了一口氣。爾康就重重的拍著簫劍的肩說:
    「好!既然那不是你生命的主題,相信也不會成為小燕子生命的主題!」
    簫劍這才明白,爾康和紫薇擔心的是小燕子,臉色就柔和起來。
    「放心,她那麼快樂,那麼開朗,如果我把她變成一個滿心仇恨的人,我們的爹娘,在
九泉下都不會安心,不會原諒我的!」
    紫薇看看爾康,放心的說:
    「那麼,我們還擔心什麼呢?尊重簫劍的權利吧!」
    爾康點頭,卻仍然深思的看著簫劍。簫劍就拿起他的簫,繼續吹奏起來。
    爾康和紫薇,彼此一看,攜手進房去了。
    這天一早,小燕子就拿了一個大銅鑼,對著還在熟睡的紫薇柳紅,一陣敲打。
    「起床!起床!太陽曬到屁股了!大家該開工了!」
    柳紅和紫薇,被嚇得跳了起來。紫薇驚慌的四面張望:
    「怎麼?怎麼?是不是追兵到了?要上路了嗎?」
    小燕了心情太好了,笑嘻嘻的嚷:
    「不是!不是!是要『開工』了!」
    「開什麼工?」
    「你們大家想一想,我們的錢,已經全部用完了,最後的一點錢,也買了柿子,用掉
了!現在賀家管我們吃,管我們住,但是,我們要用錢,總不好意思也跟人家伸手吧!所
以,從今天起,大家上街賣藝,賺錢去!」
    「小燕子說得有理!我們應該賺錢去,免得上路的時候,大家身上一點錢都沒有!」柳
紅說,四面找尋:「小鴿子呢?要不要帶她去?」
    「她呀!昨晚跟賀大嫂一起睡!現在,跟賀大嫂可好了,親熱得不得了!我們不要再帶
她賣藝,讓她熟悉家庭生活吧!」紫薇說。
    「我好不容易認個妹妹,就給你們大家送人了!」小燕子噘了噘嘴,想想,又笑了:
「但是,我有哥哥了,老天還是很公平的!算了,小鴿子就給了賀家吧!我現在要去吵那些
大男人了……」就敲著鑼,一路嚷了出去:「起床了!起床了……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開工
了……」
    於是,大家又去南陽的街頭賣藝。但是,這天卻根本沒有做成生意。原來,大家到了街
上,就發現很多人都往城東跑,個個興高采烈的樣子。小燕子一看,直覺又有好戲了,拉著
路人問東問西。路人看看他們,熱心的說:
    「你們今天在這兒賣藝,是賺不到錢的啦!所有的人,都去前面廣場了!今兒個,咱們
南陽城有場『喝酒應考比賽』,是這兒的財主孟大人舉辦的!贏的人可以得到好多錢,大家
都趕過去參加盛會了,沒有人會來看你們耍把式!」
    「什麼比賽?什麼比賽?贏的人真的有錢拿嗎?」小燕子興奮起來。
    「喝酒比賽?贏了可以拿錢?」簫劍也興奮起來:「那可比賣藝還容易!喝酒可難不倒
我!」
    「不是喝酒比賽,是文采比賽!」路人說:「咱們孟大人是個雅人,出了很多題目考大
家!要贏錢沒有那麼簡單,還要作對子,聯句,作詩,猜謎語什麼的,難得不得了!」
    爾康、紫薇、永琪互看。爾康大感興趣,說:
    「作對子,聯句,猜謎,喝酒……怎麼有這樣風雅的節目?這作詩作對的玩意兒,大概
還難不倒我們吧?」
    永琪也躍躍欲試了:
    「我們不去,誰去?」
    結果,大家都去東城,參加那個「聚賢大會」。
    到了那兒,早已人山人海。只見廣場上,搭著一個臨時戲台。插了許多大旗,上面寫著
「聚賢大會」四個字。孟大人約五十歲,徇徇儒雅,坐在正中。旁邊還坐著幾個白髮老者,
個個都面帶笑容。兩邊有許多長桌子,上面放著酒罈酒壺和大酒杯。許多打扮得很亮麗的丫
頭,正用酒壺把酒杯斟滿。
    人群熙熙攘攘,笑語喧嘩,把整個廣場,擠得水洩不通。
    小燕子一馬當先,和爾康、永琪、柳紅、紫薇、簫劍擠到人群前面。
    一陣敲鑼之聲後,大家安靜下來,孟大人就伸出雙手,說道:
    「今天,又是我們一年一度的『聚賢大會』!我們以文會友,我已經提出五十兩銀子,
作為今天的獎金,只要裁判判定最後的贏家,就可以贏得這五十兩銀子,參加的人,要搶答
我的題目!答不出題目或是答錯的人,要罰酒一大杯!希望大家踴躍搶答!」
    群眾鼓掌的鼓掌,歡呼的歡呼,場面好生熱鬧。
    爾康忍不住抬頭問:
    「請問,是一個人單獨參加?還是可以由一隊人參加?」
    「單獨參加也可!一隊人,或一家人參加也可!」孟大人笑吟吟的說。
    這時,已有好幾隊老手,站出行列。
    「我們是『摘月』隊!」
    「我們是『和風』隊!」
    「我們是『浩瀚』隊!」
    「我們是『文采』隊!」
    小燕子早已按捺不住,又笑又跳的嚷道:
    「我們是一家人,我們組成一隊,就叫『穩贏不輸隊』!」
    眾人大嘩,不以為然的看著說大話的小燕子,不服氣的指指點點。
    爾康、永琪、紫薇都又好笑又好氣的去拉小燕子。
    「你這是什麼名字嘛?你聽聽別人的名字多雅!」永琪說。
    「那……我們就叫作『燕子隊』!」
    「我看,我們叫作『紫燕』隊吧!」爾康看看紫薇,看看小燕子,說:「為了我們這個
隊伍裡的兩個靈魂人物!怎樣?」
    「好極了!就是『紫燕隊』!反正,我負責喝酒!」簫劍急忙附議。
    「答題我可不行,我負責什麼?」柳紅問。
    「你負責看住小燕子,讓她『少開金口』!」紫薇笑著說。
    「不要小看我好不好?」小燕子噘著嘴:「說不定那些題目我也會,如果不會,反正有
你們這些聰明人來搶答,我幫簫劍喝酒,總可以吧1」
    大家正說著,鑼聲鐺的一響,孟大人已經拿出第一個題目,朗聲說道:
    「好了!我們的第一個題目很簡單,是要大家跟著我說一個四個字的成語,第一個字和
第三個字要和我的成語相同!但是,不雅和不吉利的成語不能用!不是成語當然更不行!我
的題目是『千言萬語』!」
    孟大人話聲甫落,爾康已經挺身而出,高聲答道:
    「千呼萬喚!」
    孟大人再說:
    「千思萬想!」
    永琪急忙搶答:
    「千恩萬謝!」
    「千頭萬緒!」孟大人再說。
    小燕子衝口而出,大叫:
    「千刀萬剮!」
    眾人一陣嘩然。評判起身,宣佈:
    「紫燕隊罰酒罰酒!不吉的句子不能說!」
    「哎!我忘記蒙她的嘴了!」柳紅好抱歉。
    丫頭捧來大酒杯,簫劍一怔。
    「哇!這麼大一杯呀!」
    「罰酒!罰酒!喝!喝!喝……」圍觀群眾如瘋如狂的叫著。
    簫劍只得捧著杯子,一口氣喝乾。群眾立即報以熱烈掌聲。
    這樣一耽誤,和風隊已經搶答:
    「千真萬確!」
    「好!」孟大人再出題:「千奇萬狀!」
    爾康生怕再被人搶去,急忙搶答:
    「千軍萬馬!」
    「千山萬水!」孟大人再說。
    小燕子又忍不住了,嚷著說:
    「這個可多了!千牛萬羊,千豬萬狗,千雞萬鴨……」
    柳紅急忙摀住小燕子的嘴。小燕子兀自「嗚嗚嗚嗚」的還想說話。
    「罰酒罰酒!紫燕隊罰酒!」評判喊著。
    紫薇、永琪等人,瞪小燕子的瞪小燕子,打小燕子的打小燕子。
    大酒杯又捧了過來,簫劍苦著臉,再喝了一杯。
    「千巖萬壑!」孟大人的題目又來了。
    「千挑萬選!」永琪連忙喊。
    「千辛千苦!」孟大人再說。
    「千紅萬紫!」永琪再答。
    「千變萬化!」孟大人說。
    「千秋萬歲!」爾康立即接口。
    群眾見永琪和爾康接得利落,又是吉祥話,大家鼓起掌聲來,齊聲叫好。
    紫薇不禁與有榮焉,小燕子雖然弄得簫劍罰了酒,仍然得意洋洋。
    孟大人突然換了題目:
    「三心兩意!」
    群眾們都大大的一愣。爾康已經機智的回答:
    「三言兩語!」
    「天荒地老!」孟大人再出題。
    「天長地久!」永琪接得迅速。
    「披星戴月!」孟大人喊。
    小燕子再度衝口而出,大叫:
    「披麻帶孝!」
    群眾大嘩。一片「罰酒」聲,酒杯又送到簫劍面前。
    「罰酒罰酒!紫燕隊再罰酒一杯!」評判喊著。
    「你不要開口呀,沒有人怪你的!」簫劍忍不住對小燕子說:「這樣大杯的酒,再幾杯
下肚,你們得抬著我出去!」
    「我都來不及蒙住你的嘴!」柳紅瞪著小燕子:「平常要你說成語,你都說不出,怎麼
這會兒說個不停?」
    「好了!好了,我不說就是了!」小燕子自己把嘴巴緊緊的蒙住。
    簫劍捧著酒杯,咕嘟咕嘟喝著酒。群眾起哄笑著,又是鼓掌又是叫。
    孟大人舉手說:
    「成語告一段落,紫燕隊雖然答得多,罰得也多!暫時不計算!下面,我要出對子!請
各位搶答!」就朗聲說道:「我的上聯是『新月如弓,殘月如弓,上弦弓,下弦弓。』請搶
答!」
    群眾全部傻了,大家議論紛紛,你看我,我看你。沒人能答。紫薇就往前一步,朗聲說
道:
    「我試對一下。」就念道:「朝霞似錦,暮霞似錦,東川錦,西川錦!」
    孟大人脫口驚呼道:
    「姑娘好才華!我再出一聯。」念道:「天上月圓,人間月半,月月月圓逢月半!」
    群眾們立刻交頭接耳,商量來商量去,又沒人能對。
    紫薇略一沉吟,微笑著從容說道:
    「除夕年尾,新春年頭,年年年尾接年頭!」
    眾人哄然叫好,掌聲雷動。爾康好驕傲的看著紫薇。
    「姑娘對得太好了!」孟大人驚喜的說:「我這兒還有一聯!請姑娘對一對!」就念:
「一去一回,一回一去,去去回回,一去不回!」
    群眾也不搶答了,全部轉頭看著紫薇。紫薇想想,一笑,應道:
    「重來重往,重往重來,來來往往,重來難往!」
    「好好好!」孟大人大笑:「真是才女呀!我再出一對!」念道:「花園裡,桃花香,
荷花香,桂花香,花香花香花花香!」
    紫薇回頭看爾康,大家討論。小燕子不知想到什麼,蒙住嘴巴的手放下來了,笑了起
來。越笑越大聲,說:
    「作對子有什麼難,我也學過好一陣,這個我也會對!就是……嘻嘻……哈哈……嘿
嘿……呵呵……」笑得前俯後仰的。
    「什麼嘻嘻哈哈?這個好難,你還是少開尊口,免得我又要罰酒!」簫劍說。
    孟大人已經被紫薇和小燕子這兩個姑娘引起了興趣,笑看小燕子說:
    「姑娘但說無妨!」
    「那我就說了!」小燕子就忍著笑,大聲說道:「大街上,人屎臭,豬屎臭,狗屎臭,
屎臭屎臭屎屎臭!」
    群眾一聽,哪兒還忍得住,個個放聲大笑了。鼓掌的鼓掌,叫好的叫好,人人笑得前俯
後仰。場面一片混亂。
    紫薇笑著去捶小燕子,柳紅笑得彎了腰。永琪、簫劍、爾康全部忍俊不禁。
    孟大人和眾評判也笑起來,不知是該罰還是該賞。
    就在這一片笑聲中,忽然有人大叫起來:
    「那是還珠格格和明珠格格!我認得她們!她們就是那兩位『民間格格』!」
    爾康、永琪大驚,紫薇和小燕子也呆住了,柳紅和簫劍更是緊張。
    孟大人急忙看過來,眾評判全部站起身來,驚看爾康等人。孟大人就驚喜的喊:
    「難道是兩位格格大駕光臨?」
    這一喊,群眾就如瘋如狂了,大吼大叫起來:
    「是她們!是她們!還珠格格和明珠格格!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就有許多群眾,對小燕子和紫薇等到人跪拜在地,狂喊著:
    「格格好聰明!格格好才華!兩位格格!不愧是民間格格呀!」
    孟大人驚喜的看永琪和爾康,走下台來:
    「難道兩位就是五阿……」孟大人眼珠一轉,機警的嚥住,敬佩的喊道:「幾位是『真
人不露相』啊!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真是得罪了!」
    簫劍四面張望,低聲說:
    「不好!行跡暴露了,大家快走!」
    爾康急看孟大人,說:
    「什麼『真人不露相』?我們不是真人,大家認錯人了!」就匆匆的一抱拳說:「我等
告辭!」
    爾康給紫薇等人使了一個眼色,大家轉身就走。永琪拉住小燕子,柳紅抱著賣藝的家
伙,六人就匆匆忙忙的穿過人群,急步而去了。
    群眾在他們身後,依然拜倒,敬佩的喊著:
    「兩位格格保重!幾位英雄保重!」
    爾康帶著眾人奔出人群,歎了口氣:
    「這下好了!我們又該上路了!怎麼會被認出來呢?」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