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52

    皇宮還是巍峨的聳立著。
    這天,容嬤嬤急急的走進了坤寧宮,對皇后低低的稟道:
    「娘娘!巴朗回來了!」
    「人呢?」皇后一震。「快傳!」
    巴朗進門,甩袖跪倒。
    「巴朗叩見皇后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起來說話!追到他們幾個沒有?」皇后急問。
    巴朗站了起來,垂而手立。
    「回娘娘,巴朗帶了手下,追查到洛陽,發現了他們的蹤跡,紫薇格格的眼睛已經瞎
了!」
    「什麼?紫薇瞎了?怎麼瞎的?」皇后一個驚跳,問。
    這時,在大廳門外,永基走來,想要進房,發現房門關著,就跑到窗口去張望,正好聽
到皇后的話,嚇了一跳,呆住了。在永基小小的心坎裡,紫薇和小燕子,是宮裡對她最和顏
悅色的人,他永遠忘不掉玩焰火棒那個晚上!聽到紫薇瞎了,他就大大的震動了。
    「回娘娘!想是被一路追殺,受傷了!」巴朗說:「奴才打聽了消息,發現他們正向襄
陽的方向逃逸,就追了過去,在洛陽城外,和他們大打了一場!他們之中,有幾個武功非常
高強的人在保護,奴才手下,傷了好幾個!但是,他們也沒有佔到便宜!福大人被砍了兩
刀,已經受了重傷,大概活不成了!五阿哥也被我們砍傷了!至於金瑣那個丫頭,聽說已經
掉落懸崖死掉了!」
    永基聽得目瞪口呆,大受驚嚇。
    「然後呢?」皇后追問。
    「奴才已經掌握了他們的動向,派人去均縣臥底埋伏了,只要他們到了均縣,我們就可
以把他們全部解決!現在,他們傷的傷,瞎的瞎,應該走不動,也走不遠了!奴才快馬加
鞭,先趕回來向娘娘報告!也請示一下,是不是還要繼續追殺?」
    皇后就看容嬤嬤。容嬤嬤深思的說:
    「皇后娘娘,你不是要『斬草除根』嗎?現在,他們受傷的受傷,瞎眼的瞎眼,正是下
手的大好時機,如果現在不忍心,以後,恐怕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皇后還沒說話,窗外,傳來奶娘的驚呼聲:
    「十二阿哥,奴才到處找不到你,怎麼趴在窗戶上?為什麼不進門呢?」
    皇后和容嬤嬤大驚。容嬤嬤就急步走到門前,打開了門。只見奶娘牽著永基,正站在房
門口。容嬤嬤一怒,劈手就給了奶娘一耳光,大罵:
    「你會不會帶孩子,怎麼讓十二阿哥爬窗子,這兒是玩的地方嗎?萬一阿哥有個閃失,
你有幾個腦袋來賠?」
    永基見奶娘挨打,又聽到許多驚心動魄的事,就再也按捺不住,衝上前來,對著容嬤
嬤,一腳踢去,大喊:
    「你好可怕!你要殺五阿哥,你要殺紫薇姐姐,和小燕子姐姐,你還打我的奶娘,你好
可怕……」
    容嬤嬤嚇了一跳,連忙後退。皇后臉色一變,震驚無比。
    永基就衝到皇后面前,漲紅了小臉,憤然的大吼:
    「皇額娘!你不是說,做人要心地光明,要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姐妹,待人要寬厚,要
仁慈嗎?你派人去殺五阿哥,去殺紫薇姐姐和小燕子姐姐,還砍傷了爾康哥哥和五阿哥……
你好殘忍!我要告訴皇阿瑪去!」
    永基喊完,調頭就對門外跑。容嬤嬤急忙飛奔上前,攔腰抱住了他,顫聲喊:
    「十二阿哥請息怒!十二阿哥聽錯了,沒有這麼一回事!千萬不要誤會了,你皇額娘不
是這個意思!」
    皇后被永基這樣一鬧,真是心驚膽戰,再加上永基的話,字字句句,竟像利刃一樣,刺
進她的內心深處,她就冷汗涔涔了,急忙對巴朗說道:
    「你退下!暫時什麼都別做,等我的命令!」
    「喳!奴才遵命!」
    巴朗急忙躬身而退。容嬤嬤就對奶娘吼道:
    「你也下去!」
    奶娘趕緊退出了這個是非之地。容嬤嬤拉著永基,把他帶向皇后。
    「皇額娘!」永基激動得不得了,一路掙扎著,叫著:「你不知道紫薇姐姐和小燕子姐
姐對我有多好,別人不跟我玩,她們跟我玩,別人看到我就躲開,只有她們會對我笑!你為
什麼要殺她們?為什麼?為什麼?」
    皇后震動得一塌糊塗,激動的拉著永基,蹲下身子,啞聲的問:
    「永基!什麼叫『別人不跟你玩』?『別人躲開你』?」
    「我不知道!大家都說皇額娘好凶,看到我就假裝看不見!只有小燕子姐姐和紫薇姐姐
不會這樣!」永基嚷著。
    皇后震驚極了,不敢相信的看著永基,痛心的說:
    「居然有人看到你,假裝看不見?小燕子她們跟你玩?她們跟你笑?她們不會那麼好
心,那是騙你的!」
    「什麼騙我的?跟我玩就是跟我玩,跟我笑就是跟我笑!你要殺她們,我都聽見了!皇
額娘,你這麼狠心,我恨你!」
    皇后一顫,被永基這句話打倒了,她痛楚的看著永基,喊道:
    「孩子!別恨我,我所有的出發點,都是為你!如果你恨我,我還鬥什麼?還拼什麼?
還跟人爭什麼?」就把永基抱得緊緊的,喊著:「永基!我沒有要殺她們!你聽錯了,我是
派人去保護她們!要殺她們的,是皇阿瑪!」
    容嬤嬤也蹲下身子來,急忙說:
    「十二阿哥,你可千萬不要去找皇阿瑪!上次,皇阿瑪要砍兩位姐姐的頭,你也在場,
聽得清清楚楚,對不對?兩個姐姐好不容易逃走了,如果皇阿瑪知道她們在什麼地方,一定
會把她們抓回來,肯定還要殺她們的!你總不願意,讓兩個姐姐被砍頭吧?剛剛你在窗外,
沒有聽得很清楚,你可不能隨便冤枉你的額娘呀!那會害死你額娘的!知道嗎?知道嗎?」
    永基狐疑的看看容嬤嬤,又看看皇后,困惑了。
    「是嗎?你們不是在研究怎麼『追殺』五阿哥和小燕子姐姐他們嗎?不是說紫薇姐姐瞎
了嗎?」
    「那只是聽說,還沒有證實!」皇后摟著永基,心慌意亂的喊:「我保證,不去殺她
們,不去殺她們!你也千萬別在外面胡說!相信你的額娘吧!好嗎?好嗎?」
    永基迷惑了,弄不清楚了,確實,上次皇阿瑪要殺紫薇和小燕子,所有的事,還在眼
前!他糊塗的看著皇后和容嬤嬤,說:
    「你們大人是怎麼一回事?說一個樣,做一個樣!我都不知道要相信誰?應該相信誰?」
    皇后看著困惑而迷失的孩子,心中就痛楚了起來。眼前,驀然浮起紫薇受到針刺時,對
她一聲又一聲的喊著:
    「皇后娘娘,十二阿哥在窗外看著你呢!十二阿哥在窗外看著你呢!十二阿哥在窗外看
著你呢……」
    皇后接觸到永基那純真而善良的眼神,猛的打了一個冷戰。到了這時,她才明白紫薇喊
那句話的意思。她把永基的頭,緊緊的抱在懷裡,整個人都發起抖來。
    紫薇小燕子等一行人,這天,流浪到了一個小鎮。他們走得有些累了,沒有發現追兵,
就在這小鎮暫時落腳,住進一家客棧。
    安頓好了之後,大家在小鎮上閒逛,居然看到有人在賣藝。大家的興致都來了,全部圍
攏過去觀看。
    只見街角,有個年約十一、二歲的女孩,在表演特技。她把許多凳子,一個迭一個,迭
得好高。一面迭,一面往上爬。爬到頂端還不夠,開始危危險險的表演倒立。圍觀群眾,個
個為她捏把冷汗,看得目瞪口呆。
    凳子下面,一個大漢正敲著鑼,大聲的吆喝著:
    「大家來看啦!最驚險的表演,最賣命的表演!不止倒立,還要頂盤子!」
    女孩好不容易倒立成功,大漢就丟了許多盤子給她,她一一用腳接住,落了好高的一
摞,再舞著盤子旋轉。
    觀眾掌聲如雷。小燕子、爾康、永琪、簫劍、紫薇也急忙鼓掌。
    「哇!太難了!太危險了!原來是個同行,她也在賣藝,比我們的難了一百倍!」小燕
子驚呼著,大喊:「好!太好了!好得不得了!」
    小燕子讚美了還不夠,竟然幫那個大漢吆喝起來:
    「各位鄉親,各位朋友,各位父老兄弟姐妹們,大家看了表演,就要付錢!不要讓這個
小姑娘白白賣命!」
    小燕子說著,就掏出幾個銅板,丟在地上的碗裡。圍觀群眾也跟著解囊。
    這時,女孩一個失手,一個盤子掉落打碎了。大漢立刻抬頭,兇惡的喊:
    「丫頭!你給我小心一點!這麼多人看著,不要出醜!再敢砸碎盤子,我要你的命!」
    女孩一慌,又是好幾個盤子落地打碎了。大漢大怒,對女孩揮舞著拳頭:
    「你是不是故意要拆你爹的台?當心我收拾你!重新來過!重新來過!」又丟了幾個盤
子上去。
    女孩用腳接過盤子,心驚膽戰,手腳已軟,一個不小心,腳一滑,所有的盤子乒乒乓乓
落地,凳子也劈哩叭啦掉下來,女孩就從上面摔落。
    圍觀群眾生怕被砸到,跳的跳,跑的跑,四散奔逃。永琪大叫:
    「小心!」奔上前去,把女孩接住了。
    永琪放下女孩,圍觀群眾也跑得差不多了。女孩就非常害怕的對大漢說:
    「爹!對不起!我再來一遍好了……」
    誰知,那大漢居然拿起一根籐條,一鞭子抽向女孩,大罵:
    「死丫頭!你是故意的!你把盤子全部砸光了,把客人也砸跑了,怎麼重來一遍?你故
意摔下來,你找死……」
    小燕子一看,氣壞了,大吼一聲,衝上前去,劈手搶掉了大漢手裡的鞭子:
    「你是哪門子的爹呀?女兒那麼小,要她做這麼危險的表演,幸虧我們把她抱住了,要
不然,那麼高摔下來,不受傷才怪!你不安慰安慰她,還拿鞭子抽她?你有沒有一點良心,
一點愛心呀?」
    大漢大怒,對小燕子用力一推。
    「我管我的女兒,關你什麼事?你是什麼東西,敢來教訓老子?」
    永琪見大漢出手推小燕子,哪裡能夠容忍,上去一接,把大漢的手用力一扭,吼著說:
    「你虐待女兒,拿小孩子的生命開玩笑,我要把你送到官府去治罪!」
    「官府又怎樣?」大漢大叫:「管天管地,管不著拉屎放屁!管東管西,管不著打兒打
女!你們是哪裡來的流氓土匪?我管我自己的女兒,要你們來放屁……」
    大漢話沒說完,爾康揚起手來,「劈哩叭啦」的給了他幾耳光,義正詞嚴的說:
    「這種無賴,讓人忍無可忍!我最受不了虐待孩子的人,嘴裡還這樣不乾不淨!不給你
一點教訓,你就不知道這個社會上還有正義感!有你這樣的爹,你的女兒簡直是倒了十八輩
子楣!」
    女孩看到眾人下手維護她,就突然上前,對小燕子等人跪下了,喊著說:
    「各位哥哥姐姐!快救我,這個人根本不是我爹,我爹窮,把我賣給了他!他凶得不得
了,每天不給我吃,還要我表演,演不好就打,我好怕……好怕……」說著,就哭了起來。
    眾人一聽,個個血脈賁張了。爾康就對大漢大聲一吼:
    「這小姑娘是你的女兒嗎?」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反正是老子花錢買的,女兒也好,丫頭也好,她就要給我表
演,給我賺錢……你們管不著!」
    這時,散掉的觀眾又都聚攏了,聽到大漢這種話,不禁群情激憤。
    爾康怒不可遏,抬頭看簫劍、永琪:
    「我們試試看管得著還是管不著!」
    爾康話沒說完,就一腳把大漢踢得飛了起來。
    「哎喲……」
    大漢落了下去,簫劍再一腳踢過去,大漢再度飛了起來,永琪再接上去一腳,大漢再度
飛起,小燕子趕上前去,再一接,大漢又飛了……眾人就像踢球一樣,把大漢踢來踢去。
    觀眾看得目瞪口呆,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好戲,瘋狂的鼓起掌來,喊著:
    「好!過癮!這樣的爹,太可惡了!教訓他!教訓他……」
    大漢被眾人踢得哇哇叫,這才知道遇到高手了,開始哀哀叫饒了。
    「各位好漢,各位姑奶奶,我錯了,不敢了……哎喲,哎喲……請饒了我吧!」
    大漢落地,爾康一腳踩在他身上,厲聲問:
    「你還敢不敢欺負這個小姑娘?」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女孩急忙給眾人磕頭,拜拜,害怕的喊著:
    「他還會打我的……等到你們走了,他會狠狠打我的,各位哥哥姐姐,我好怕……」就
捋起衣袖,給眾人看她鞭痕纍纍的手臂:「他好喜歡喝酒,賺了錢就喝酒,喝醉了要打我,
生意不好也要打我……各位救救我!救救我……」
    女孩就一直磕頭,一直對眾人拜著。紫薇彎腰,把她拉了起來,看爾康,說:
    「我們這樣幫不了她,只會給她惹來災難,等到我們都走了,誰知道那她那個『爹』會
怎麼虐待她?就算今天我們護著她,明天呢?後天呢?」
    「依你說,怎麼辦?」爾康問。
    小燕子就往前一衝,對大漢嚷道:
    「這個小姑娘,我們問你買了!你說,要多少錢?」
    大漢眼睛一轉:
    「買了?不行不行,她是我的寶貝兒,我的乖女兒,我不賣……」
    小燕子一腳踹去,大叫:
    「你賣不賣?賣不賣?不賣我就把你踢死!」
    「哎喲!哎喲……好好好,我賣,我賣!」大漢呻吟著。
    「多少錢?」
    「五十兩銀子!我是五十兩銀子買來的,沒有五十兩銀子,打死我我也不賣!」
    「五十兩銀子?爾康,我們大概連十兩銀子都沒有!」柳紅說。
    「那……我不賣!她是我的金飯碗,賣了,我就沒飯吃了,你們打死我吧,我反正不
賣!」大漢說。
    「我們大家把身上的錢集中,算一算有多少?」簫劍拿出錢袋,倒出所有的錢。
    眾人就掏出全部的錢,數了數,紫薇再留下了一些生活費,抬頭看著大漢:
    「十二兩銀子,賣不賣?」
    「門都沒有……」
    大漢話沒說完,簫劍走上前去,把大漢拎了起來,瞪著他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我只跟你說一遍:如果你不賣,我挑斷你的手筋,挑斷你的腳筋,再挖掉你的眼珠,
把你丟到護城河裡去餵魚!那時,別說十二兩銀子撈不著,你的命也沒有了!我絕不虛言恐
嚇!你賣不賣?」
    大漢看著簫劍,但見簫劍眼色森冷,不禁打了一個冷戰,嚇壞了,哭喪著臉:
    「賣了!賣了!」
    簫劍就拎著大漢,說:
    「好!跟我去客棧裡,寫一個字據給我,免得你賴帳!」
    簫劍拎著大漢就走。圍觀群眾,不禁瘋狂的鼓掌叫好。
    紫薇、小燕子、柳紅就擁著女孩,往前走去。女孩不敢相信的跟著大家,像是作夢般,
帶著一臉的笑意。
    結果,這些落難逃亡的格格和王孫們,身上的銀子越來越少,身邊還多了一個孩子。這
天晚上,大家先給女孩買了一身像樣的衣服,再幫她梳洗,然後,叫了一桌子的雞鴨魚肉,
大家圍著餐桌,看著她狼吞虎嚥。女孩貪婪的吃著,好像已經餓了幾百年似的,大家看理目
瞪口呆。小燕子義憤填膺的問:
    「那個混賬要你餓著肚子表演嗎?你幾天沒吃了?」
    「兩天都沒吃了,」女孩嚥下了一口飯,說:「爹說,吃了東西會長胖,胖了就不能表
演,不給吃!所以我才沒力氣,才會摔下來!」
    「豈有此理!我們還給他錢!應該把他抓過來,也餓他幾天再說!」小燕子喊。
    「你叫什麼名字?幾歲了?」紫薇看著女孩,柔聲問。
    「叫丫頭!」
    「這算什麼名字?」紫薇一愣:「你親生的爹,也叫你丫頭嗎?」
    「我不知道親生的爹是誰?從小,我就在學雜耍,被一個爹賣給另外一個爹,賣來賣
去,不知道賣了多少回!我沒名字,也沒姓!不知道哪年生的,也不知道自己幾歲?」
    小燕子一聽到女孩這篇話,就傻了。用手托著下巴,呆呆的看著她,眼中濕潤起來:
    「沒爹沒娘,沒名字,也沒姓!不知道哪年哪月生,也不知道自己幾歲?走江湖賣藝過
日子……怎麼跟我一模一樣呢?」
    簫劍不禁深深的看著小燕子,滿眼都綻放著同情和溫柔。
    小燕子就喊:
    「柳紅,你還是叫柳紅,把你那個『小鴿子』讓給她吧!」她拍拍女孩的肩,說道:
「從此,你有名字了,我給你一個名字,我叫小燕子,你叫小鴿子!你是我們大家的小妹
妹!」
    女孩聽了,就急忙推開飯碗,起身要拜,說:
    「小鴿子拜見各位哥哥姐姐!」
    柳紅慌忙拉起女孩,讓她坐回飯桌上:
    「別磕頭啦!趕快吃東西,菜涼了不好吃!這認哥哥姐姐,慢慢來沒有關係!」忙著把
雞腿挾到女孩碗裡:「快吃,快吃!」
    女孩見到大家溫柔的看著她,親切的問東問西,慇勤的在她布菜,感動得不得了,低著
頭拚命吃。
    爾康、永琪、簫劍交換著視線。三個男人,畢竟比較理智,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爾康
看看三個忙著照顧女孩的姑娘,不忍掃興,歎了口氣說:
    「先讓她們好好的睡一覺,明天再來討論吧!」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起身了,忙忙碌碌的把行李搬上馬車。
    小鴿子笑得好燦爛,跟著小燕子轉,忙著搬東西,喜悅的喊著:
    「我來搬!我來搬!別看我人小,我的力氣很大!小燕子姐姐,給我!」搶下小燕子的
包袱,搬上車。又跳下車,去幫紫薇搬東西。「我們要去哪裡?有這麼漂亮的馬車坐,真舒
服啊!」她快樂的跳上車,東摸摸,西看看。
    爾康、永琪、簫劍互看了一眼,就把小燕子、紫薇、柳紅攔在馬車門口。
    「小燕子,紫薇,我們大家要談一談!」爾康說:「這可是一個大問題,我們整天翻山
越嶺,到處流浪,今天不知道明天住哪兒!後面還有敵人在窮追趕不捨,我們已經在自顧不
暇,怎麼能夠再照顧一個孩子?」
    「那……你們要把她怎麼辦?」小燕子急了。
    「聽我說,昨天救她,是義不容辭!」永琪誠懇的說:「但是,帶著她,是絕對不行
的!我們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把她留下來!」
    「她沒有家,沒有親人,要留給誰?」紫薇也急了:「我們就勉為其難,帶著她走吧!
小燕子已經認了妹妹,她就是我們大家的妹妹了!」
    「就是就是!」小燕子嚷著:「如果我們不帶著她,她說不定又會被那個壞人弄回去,
再讓她餓著肚子表演!不行不行,我要帶著她!」
    「小燕子,你要理智一點!」永琪正色說:「這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你分析一下我們
的狀況,想一想,帶著她,對她好嗎?對她安全嗎?我們有實際的困難呀!」
    「如果我們後面沒有追兵,我一定贊成帶著她走!」爾康接口:「但是,我們常常要應
付突如其來的打鬥……」他看著小燕子:「想想看,那天遇到敵人的時候,我們被沖得四分
五散,到現在,金瑣和柳青都沒有歸隊。如果我們又被衝散了,誰來照顧她?而且,一路上
動刀動槍,連我們自己,都這個傷那個病,萬一不小心,讓她受傷怎麼辦?那不是救她變成
害她了嗎?」
    「我保護她!」小燕子說。
    「你能保護自己就很不錯了!」永琪說。
    簫劍就一步上前,建議說:
    「這樣吧,我們下面一站,改變路線,我們去南陽!我在南陽有一個好朋友,姓賀,夫
婦兩個人,為人好得不得了,家境也好得不得了,可惜到了中年,還沒半個子女,我們正好
把小鴿子托付給他們,我保證,賀家會把她當自己孩子一樣愛的!等到我們將來不需要逃亡
的時候,安定下來的時候,再來接她,怎麼樣?」
    小燕子看著三個男人。
    「反正,你們三個已經計劃好了,就是不要帶她,是不是?」
    「不是『不要帶她』,是『帶不起她』!」永琪說。
    小燕子就對永琪一凶:
    「那我一定要帶她,你預備怎麼辦?」
    永琪一愣,說:
    「你又開始不講理了!大家已經跟你分析過了,有困難嘛!你怎麼永遠這樣任性呢?想
要怎樣就怎樣,你要顧全大家呀!」
    「我就是要帶著她!我一定要帶著她!」小燕子生氣的、任性的喊:「如果你們不要
帶,我跟她一起留下來!」就對著車上喊:「小鴿子!下車!」
    小鴿子急忙跳下車來。小燕子眼淚一掉,過去握住她的手,說:
    「小鴿子,他們大家都不要你,你只好跟著我!我們兩去闖江湖,你的表演,加上我的
表演,我不相信我們會活不下去,我們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回頭對眾人說道:「再
見!」拉著小鴿子,就往前走。
    紫薇和柳紅急忙攔過去。
    「不要這樣子,大家再研究一下嘛!生氣解決不了問題!」紫薇說。
    「小鴿子!」柳紅就一把拉住女孩說:「你趕快叫小燕子姐姐別生氣了!大家先上車,
一面走,一面討論好不好?」
    「不好!」小燕子大聲說:「討論來,討論去,一定會把她留下的!我不要討論,我帶
她走就是了!」
    小鴿子看到大家這副樣子,非常害怕,頓時眼淚汪汪。
    永琪有些生氣了,對小燕子嚷著:
    「你明知道我們不能丟下你不管,這樣矯情是什麼意思?」
    小燕子回頭對永琪喊:
    「我矯情?你才自私呢!你才霸道呢!你只管自己,不管別人,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什
麼顧全她的安全,就是嫌她累贅!她是我的,我帶走,也不行嗎?」
    簫劍急忙走上前去,對小燕子投降了,嚷著: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投降,我們帶她一起走!管他是福是禍,總之大家在一條船
上,要沉一起沉!好了!不要生氣了,上車吧!」
    小燕子一聽,還是簫劍夠義氣!就走過來,挽住簫劍的手,把眼淚擦在他的衣袖上,熱
情的嚷著:
    「簫劍!還是你對我好!還是你瞭解我!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永琪一看,小燕子居然用簫劍的衣袖擦眼淚,親熱成那個樣子,讓人孰可忍,孰不可
忍?立即氣得眼冒金星,一拂袖子,調頭就走,喊著:
    「你們上車!該留下來的不是小鴿子,是我!我走!」說著,就向前急衝而去。
    爾康搖搖頭,急忙追了過去,對永琪說:
    「永琪,你沉住氣好不好?救下小鴿子,是件好事,鬧得我們自己四分五裂,就太不值
得了!我不是跟你說過嗎?現在不是製造裂痕的時候,無論如何,要忍!」
    「換了是你,忍得下去嗎?」永琪怒不可遏:「我坦白告訴你,不論那個簫劍對我們有
多大的恩惠,再這樣過下去,我不知道自己會做些什麼?」
    「我瞭解,但是,你現在負氣一走,豈不是把一切都拱手讓人了?你服氣嗎?」爾康拉
著永琪往前走了一段,遠離眾人,語重心長的說:「如果我是你,我會守住小燕子,守得牢
牢的,不給任何人可乘之機!」
    永琪傲然的一摔頭,說:
    「一個和我走過大風大浪的女子,一個和我有山盟海誓的女子,如果還需要我去
『守』,我寧願放棄!或者,大丈夫的定義是『該放手的時候就放手』!我這點驕傲還有,
她如果把簫劍看得比我重,我成全他們!」
    在馬車那兒,大家看到爾康和永琪越走越遠,都知道永琪這次氣大了。
    紫薇看看小燕子,不以為然的搖搖頭,推了推她,低聲的說:
    「你還不去把永琪拉回來?」
    「他愛生氣,讓他去生!」小燕子色厲內荏的說。
    簫劍看到這種局面,臉色暗淡了下去。他深深的看了小燕子一眼,再看看越走越遠的永
琪,做了一個痛苦的決定。他眼裡閃過了一絲不捨,就瀟灑的揚揚頭,縱身一躍,飛身落在
永琪和爾康的面前,攔住了二人,毅然決然的說:
    「大家請上車吧!不要再耽擱了,萬一追兵追到怎麼辦?我再送各位一程,到了南陽,
我把小鴿子安頓好,就和各位告別了!」
    永琪和爾康聽了,兩人都大大一震。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