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50

    永琪和爾康等人,又折回了洛陽,回到四合院。
    這天晚上,大夫診治過了爾康和永琪,傷口都妥善的上藥包紮了。永琪的傷口不深,大
夫說是不礙事,大家安心不少。但是,爾康失血很多,傷口也很深。大夫再三叮囑,一定要
好好休息治療。否則,整隻手臂都會作廢。大家聽了,真是憂心忡忡。尤其紫薇,恨不得以
身相代。雖然她的眼睛看不見,她堅持守在爾康床前,衣不解帶。
    入夜之後,爾康就開始發燒了,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神志也不清楚了。大家都守著
他,不斷用冷帕子,壓在他的額上。紫薇站在床邊,因為看不見,只能摸索著給他換帕子,
又是著急,又是心痛,又是無奈。
    爾康昏昏沉沉,嘴裡喃喃的囈語著,每一句囈語,都是紫薇:
    「紫薇……不要走那邊,那邊有懸崖……我攙著你……紫薇!紫薇……哎呀……不
好……」
    爾康大喊著,從床上驚跳起來,大家急忙按住他的身子。紫薇恐懼的說:
    「他燒得神志不清了……他會不會死?」
    「別說傻話了!紫薇,你去休息!」簫劍說。
    「那怎麼可能?他傷成這樣,就是用一百匹馬來拉我,也沒辦法把我從他身邊拉開!不
管我看得見,還是看不見,我都要守著他!」紫薇堅持的說。
    柳紅拿了一個托盤,裡面放著飯菜,放在桌上。著急的說道:
    「紫薇!你吃一點東西,我們來照顧他!」
    「我吃不下!」
    柳紅把她拉到桌前來,按進椅子裡。
    「你吃不下也得吃!現在已經三更了,你一直不吃,會把自己累病的!眼睛沒好,腦袋
上的傷也不知道好了沒有?還不愛護自己,大家都倒下的話,怎麼辦?」
    小燕子也急急安慰紫薇:
    「紫薇,你不要急,大夫不是說了,爾康發燒是正常現象嗎?身上有個大傷口,一定會
發燒!我們大家都在照顧他,你把自己放輕鬆一點,趕快吃東西,嗯?」
    紫薇這才勉強的吃著東西。因為看不見,碗盤碰得叮叮噹噹響。
    爾康在枕上不安的蠕動,喃喃囈語著,忽然又大喊:
    「紫薇……紫薇……你在哪裡?」
    紫薇聽到爾康一喊,就像彈簧般跳了起來,本能的往床前奔去,眼睛看不到,就撞翻了
桌子,杯杯盤盤,全部落地打碎了。她腳下一絆,跌倒在地。大家急忙撲過來,攙扶紫薇的
攙扶紫薇,收拾碎片的收拾碎片。永琪著急的說:
    「紫薇,你會把我們大家弄得更亂……你也是病人,病人就不要照顧病人了!讓我們來
吧!」
    「永琪,你會說紫薇,你呢?手腕上也有傷,大夫說,也要好好休息,你怎麼還不
睡?」柳紅說。
    小燕子就心痛的嚷:
    「就是!就是!永琪,你趕快去睡吧!我們這兒人夠多了!」
    「唉!我怎麼睡得著呢?」永琪看著昏昏沉沉的爾康,歎氣說。
    紫薇充滿了挫敗感,無力感,摸摸索索的來到爾康床前。
    爾康在迷迷糊糊中掙扎,喊著:
    「皇上……皇上!請饒了紫薇和小燕子!請不要……請不要趕盡殺絕……她們……她
們……」
    聽到他在病中,心心唸唸,還是自己和小燕子,還是皇上,紫薇心裡的痛,簡直無法形
容。她摸索著,握住他沒有受傷的手,心碎而無助的低喊:
    「爾康!我真是無助極了!我看不見,不知道能為你做什麼?我答應過你,要作一個
『快樂的瞎子』,可是,你病成這樣,我卻束手無策……我知道你身上有個大傷口,心裡也
有個大傷口,我多想用我的心,我的手,我的眼睛來幫助你,可是,我看不見!我連自己都
照顧不好,怎樣再來照顧你!我好絕望!這種絕望,把我快要撕成一片一片了!爾康,告訴
我,一個破碎的我,怎樣來幫助一個破碎的你?」
    紫薇這篇慘痛的話,弄得每個人都眼淚汪汪了。
    簫劍看看紫薇和爾康,就把紫薇的琴,拿了過來,放在桌上,再拉了一張椅子,讓她坐
下,把她的雙手,放在琴弦上。
    「彈琴吧,唱歌吧!彈他最愛聽的歌,唱他最喜歡的歌!」
    紫薇神情一振,順從的說:
    「是!」
    紫薇就安靜下來,扣弦而歌。
    「夢裡聽到你的低訴,
    要為我遮雨露風霜,
    夢裡聽到你的呼喚,
    要為我築愛的宮牆,
    一句一句,一聲一聲
    訴說著地老和天荒!
    夢裡看到你的眼光,
    閃耀著無盡的期望,
    夢裡看到你的淚光,
    凝聚著無盡的癡狂,
    一絲一絲,一縷一縷
    訴說著地久和天長!
    天蒼蒼,地茫茫
    你是我永恆的陽光!
    山無稜,天地合
    你是我永久的天堂!」
    紫薇唱著,唱完一遍,就再唱一遍。她一句一句,一聲一聲的唱著。她唱得癡了,滿屋
子的人,聽得也癡了。爾康在這樣的歌聲中,逐漸平靜了,不再囈語。
    慢慢的,天亮了。日出染白了窗子,紫薇已經不知不覺的,唱了一整夜。
    室內,小燕子、簫劍、永琪、柳紅有的坐在椅子裡,有的趴在桌子上,累得東倒西歪睡
著了。
    爾康在作夢,夢到自己在烈火中燒烤,像是蘇蘇一樣。火舌捲著他,吞噬著他。但是,
火焰的彼端,紫薇像個仙子,盈盈而立,唱著歌,手裡像是紡紗抽絲一樣,把那些火焰全部
收走。火焰消失了,燒烤停止了。他勉強的睜開眼睛,看到紫薇彈琴的手,看到紫薇唱歌的
唇,看到紫薇癡癡的眼神。他的紫薇,他那完美無瑕的紫薇,正在一句一句的唱著:「山無
稜,天地合,你是我永久的天堂!」他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凝視著她,看得癡了。
    紫薇一面唱著,一面「看向」爾康,眼光和爾康的「接觸」了。
    爾康癡癡的看著她,紫薇也癡癡的「看著」他。爾康蠕動著嘴唇,無聲的說:
    「紫薇,你的眼睛好美!」
    紫薇一個悸動,停止了唱歌,放下了琴,「看著」爾康。
    爾康想說話,喉嚨裡干干的,好渴!他無聲的說:
    「水!」
    紫薇驚跳起來,驚喜的應著:
    「你要喝水?來了!我就來!」
    紫薇奔到桌邊,從茶壺裡倒了一杯水,端著茶杯,奔回到床前。
    「我扶你,我扶你……」她說,就扶起了爾康,把杯子湊到他唇邊。
    爾康用沒有受傷的右手,努力的撐持著,讓自己坐起身子。忘了喝水,他不敢相信的、
呆呆的、屏息的看著紫薇。
    這時,簫劍已醒,驚愕的看著,一動也不敢動。
    紫薇著急的問:
    「你怎麼不喝?」
    爾康的心急跳著,幾乎從口腔裡跳出來。他低低的、急促的回答:
    「我喝!我喝!」就用沒有受傷的手,顫抖的扶住杯子,一口喝乾了水,盯著她,小心
翼翼的說道:「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杯?」
    「是!」紫薇又奔到桌邊去倒水。
    這樣的聲音,把小燕子、永琪、柳紅都驚醒了,大家看到紫薇在倒水,個個驚愕得張大
了眼睛。小燕子忍不住驚呼道:
    「紫薇……」
    簫劍急忙阻止小燕子:
    「噓!」
    小燕子就用手堵著嘴巴,睜大了眼睛觀看。永琪、柳紅、簫劍也屏息看著。
    紫薇倒了水,又捧到床邊。
    「來了!來了!」她扶起爾康,看看那包紮得密密的手臂,繃帶上仍然沁出血跡,心痛
得不得了:「你流了好多血!怎麼辦?怎麼辦?」
    爾康凝視著她,目不轉睛的說:
    「哪兒有血?」
    紫薇看著那染血的繃帶:
    「還說沒有……繃帶都染紅了……」
    爾康確定了,心中狂喜,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口了,把紫薇一擁入懷,大喊:
    「天啊!紫薇……我會高興得發瘋!」
    爾康這一動,紫薇手裡的杯子碰落到地上,水也翻了。她著急的喊:
    「你不要動呀!會碰到傷口呀!等會兒又流血了……」
    爾康熱烈的、含淚的喊:
    「如果我的血,可以換回你的眼睛,我流再多的血,也在所不惜!」
    紫薇這才呆住了,驀然驚覺,自己又能夠「看」了,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她張大了眼
睛,不敢相信的瞪著爾康。爾康的臉,爾康的眼神,爾康的傷,爾康的人!天啊!她看到
了,她又看到她心裡的人了!她小小聲的、顫抖的說:
    「爾康……我看見了!我看到你了,我看到你的眼光,看到你的血,看到你的臉,看到
你看我的眼神……我真的看到了!」
    爾康狂喜的、感恩的閉了閉眼睛,虔誠的喊: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萬能的上蒼!感謝所有的神靈!」
    紫薇再睜大眼睛,仔細的看爾康,陷進巨大的震撼中,不住口的說著:
    「我看見了!我又能看了!爾康……」她貪婪的摸著他的臉:「你好蒼白,你好憔
悴……」急忙推開他:「我碰到了你的傷口!痛不痛?痛不痛?」
    爾康含淚而笑:
    「痛!好痛!真痛!可是,痛得好!讓他痛!」說著,就用右手把紫薇抱得緊緊的,不
肯鬆手,大聲說:「若非一番痛徹骨,那有紫薇撲鼻香!」
    小燕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從椅子裡直跳了起來,手中的帕子往空中一扔,滿房間又
跑又跳,放聲大叫了:
    「玉皇大帝!如來佛!王母娘娘!觀世音……所有所有的神仙,小燕子給你們磕頭了!
紫薇看見了!紫薇看見了!萬歲萬歲萬萬歲!」
    永琪走向紫薇和爾康,含淚帶笑的說:
    「爾康,紫薇,恭喜恭喜!我現在明白了,什麼叫作『置之死地而後生』!」
    小燕子弄不懂永琪的成語,歡聲大叫:
    「是!『蜘蛛死了還會生』!我們是打不倒,死不掉的蜘蛛!」
    柳紅臉上,已經爬滿了淚。眼睛裡,充滿了笑。
    簫劍站在一邊,看著他們,臉上帶著深深的震撼和感動。
    幾天後,爾康已經可以下床行動了。紫薇也完全復明瞭。就連來為大家診治的大夫,也
驚奇不已,說:
    「沒想到進步這麼快,燒也退了,傷口已經在癒合了,畢竟年輕,身體的底子好!但
是,還是要小心,千萬不要碰到傷口,也不要碰水,我開的藥,還是要吃!至於這位姑娘的
眼睛,真是奇跡呀!我不是眼科大夫,對眼睛知道不多,姑娘這種病例,我也沒有遇到過!
我想,姑娘是心地好,命大,有菩薩保佑吧!這種暫時性的失明,可能跟腦袋上的撞傷沒有
關係,而是在某種刺激下失明,又在某種刺激中恢復!總之,好了就是奇跡!恭喜恭喜!」
    「那……不會再復發了,是不是?」爾康急切的問。
    「說實話,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已經好了,就應該不會復發了!」
    大夫出門去。眾人好高興,歡天喜地的送走大夫。
    紫薇重獲光明,實在喜出望外,忍不住站在小院裡,東看西看,喊著:
    「好美的太陽啊,好美的小四合院啊,好美的小燕子啊,好美的柳紅啊……」她看到院
子裡有幾盆小花,看得目不轉睛。
    爾康走了過來,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從來不知道,花的顏色,這麼好看!」紫薇用手遮著眼睛,看了看天空:「天空多麼
漂亮!那種藍,幾乎是透明的!雲也這麼好看,流動著,像一條河,像一首詩!」
    爾康看著她,看得發呆了,驚歎的說:
    「最好看的,是你的眼神!這麼亮,這麼喜悅,這麼充滿了生命力……我實在太快樂
了,連皇上對我們的冷酷,我都能置之度外了,因為你的眼睛裡,又有了光彩!」說著,他
就用沒有受傷的右手,把紫薇拉到面前來。
    兩人深深切切的互視著,好像幾百年沒有看到對方似的。紫薇就滿眼發光的說:
    「爾康!再能見到你,我已經等於再世為人了!」
    爾康凝視著她:
    「能夠重新和你的眼光交會,我的幸福感實在太巨大了!老實告訴你,我早已習慣從人
群中,去找尋你的眼光。每次,和你的眼光接觸,我都會心中一熱,然後心跳加快……自從
你看不見之後,我抓不住你的眼光,每次,看到你茫然的眼神,我的心跳就變成了心痛!這
些日子,我的痛苦,絕對不比你少!」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要告訴你一個秘密。記得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面嗎?那是在小
燕子和皇阿瑪去祭天的遊行上,我追著遊行隊伍跑,你出來攔阻我!那時,你的眼光盯著
我,帶著一種深刻的研究的神情,不知道為什麼,你的眼光讓我充滿了希望,我心裡彷彿已
經知道,這個男人,會主宰我的生命!所以,我爬向你,抓住你的衣擺,求你幫助我!我
想,人和人之間的相知相惜,除了語言,就靠眼神來傳遞!在我看不見你的這些日子裡,我
就一直回憶你的眼神,讓這個回憶支撐著我!讓我不倒下去!」
    爾康深深的、深深的看著她,感動至深的問:
    「真的嗎?你都沒有跟我說!從今以後,我的眼神會一直追著你,希望你不要被我看煩
了!」
    「還有一件事,一直讓我好難過!」紫薇繼續說:「記得在和皇阿瑪出巡的時候,你有
天發神經,對我說:『你時時刻刻,給我一個眼光也好,讓我知道你心中有我!』記得嗎?
我看不見的這段時間裡,常常想起這句話,就心痛得不得了,因為,我再也不能給你那樣的
眼光了!」
    爾康聽得好心痛:
    「你怎麼都沒跟我說?你怎麼都不把你心裡的痛苦告訴我?」他仔細的看她的眼睛,擔
心的說:「紫薇,不要再看了,把眼睛閉起來,休息一下!別讓你的眼睛太累了!」
    「我不!」紫薇熱烈的喊:「我要給你那樣的眼光,我要一直看著你,看著你!我好怕
老天又會把我的視力收回去,我一定要看夠!」
    「紫薇!不會的,不會的!你好了,再也不會看不見了!」爾康說著,就忘形的把她一
抱,碰到傷口,痛得直吸氣:「哎喲!」
    紫薇跳開身子,臉孔頓時嚇得雪白:
    「我碰痛你了!我碰痛你了……」
    「就算為你廢了這隻手,我也心甘情願!」爾康說。
    「如果我的眼睛要用你的手來換,我寧願瞎……」
    爾康立即用右手去蒙住紫薇的嘴,但是,他忘了自己左手不能動,又再度碰痛了傷口,
不禁痛楚吸氣,但卻不放開捂著她嘴巴的手。
    紫薇睜大眼睛看著他,眼神裡,是無盡無盡的愛。
    這天晚上,小燕子太高興了,居然做了好幾道菜,要為大家慶祝。她把豐盛的菜餚,一
盤一盤端上桌,嘴裡大喊大叫:
    「吃飯了!吃飯了!各位兄弟姐妹,趕快來吃飯啊!是我和柳紅做的菜,本人今天表演
了好幾招,你們大家有口福了!」
    永琪、簫劍急忙走來幫忙,大家嘻嘻哈哈把碗筷擺好。紫薇和爾康走了過來,爾康雖然
憔悴,卻神采飛揚。
    「爾康,你就不用下床了!讓紫薇把飯菜拿到臥室裡去吃吧!」永琪說。
    「我哪有那麼嬌弱?男子漢大丈夫,受點小傷算什麼?」爾康坐了下來:「和大家一起
共進晚餐,是一種快樂,我怎麼能錯過呢?何況,還有小燕子親手做的菜!」
    「我聲明,」柳紅笑著說:「那個魚香肉絲,紅燒肉,炒茄子是小燕子的手藝,如果出
了差錯,我概不負責!其他是我做的!這鍋雞湯,也是小燕子特別為兩個病人燉的!你們嘗
嘗看,到底是我這個會賓樓的老闆強,還是小燕子強?」
    「哈!小燕子能夠把菜燒熟,就很不錯了!這些日子,紫薇看不見,柳紅沒趕到,我們
要不然就吃燒焦的飯菜,要不然就『食不知味』!真是辛苦極了!」簫劍說。
    眾人全體大笑。大家圍著桌子坐好,簫劍就倒著酒。
    「我要乾一杯!自從開始逃難,我這個『酒』始終沒有喝過癮!」
    「我也要喝!我也要!」小燕子喊。
    簫劍給每個人倒酒。紫薇說:
    「爾康身上有傷口,不能喝酒!」
    「誰說的?我也要喝!」爾康看著紫薇:「為了你的復明,讓我喝一口吧!」
    「好!一小口!我也不敢多喝,也陪大家喝一小口!為了金瑣和柳青,為了我的眼睛重
見光明,為了我們大家的劫後重生,碰杯吧!」
    大家舉起酒杯,興高采烈的碰杯,開始吃飯。永琪存心要討好小燕子,問:
    「小燕子!這鍋『紅燒肉』是你的傑作對不對?」
    「是呀!我多加了一點料……」
    永琪已經吃了一大口,頓時眼睛一瞪,趕快伸長脖子,一口就嚥下去。咽完了,又伸舌
頭,又呼氣,問:
    「你加了什麼料?」
    「放了一點胡椒而已。」
    永琪眼睛張得大大的,一本正經的看著大家,推薦的說:
    「很特殊的紅燒肉,各位如果錯過了,會終身遺憾,不可不吃!」
    於是,大家都夾了一筷子紅燒肉,吃進嘴裡。
    頓時間,只見眾人跳起來的跳起來,吐出去的吐出去,喝水的喝水,漲得臉紅脖子粗的
漲得臉紅脖子粗,這個咳,那個嗆……鬧了個手忙腳亂。爾康叫著說:
    「小燕子!我身上還有傷口,你不能這樣害人……」說著,拚命咳。
    「我的天!我的天……」紫薇眼睛瞪得好大,急忙拿了一杯水給爾康:「喝水!喝水!
小燕子說的,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下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吃了小燕子的紅燒
肉,尤其要喝水……」
    柳紅拚命呸著:
    「只有天才,才燒得出這種紅燒肉!小燕子,你跟我們有仇呀……」
    「怎麼了?」小燕子瞪大眼睛問:「你們總不至於吃了我的紅燒肉,就集體中毒了吧?
反應太過度了吧?」
    簫劍漲紅了臉,直著脖子,把紅燒肉嚥了下去,說道:
    「這是我第一次吃到『酸辣紅燒肉』!真是終身難忘!現在才知道,那幾天,你讓我們
『食不知味』,是『手下留情』了!這『知味』的時候,才不同凡響,簡直是『五味俱
全』!」
    小燕子納悶的說:
    「什麼滋味不滋味的,聽得我的頭都暈了!怎麼會『酸辣』呢?我不信,你們故意裝模
作樣來和我開玩笑……」就也夾了一筷子紅燒肉,放進嘴裡,一嚼,立即吐出來,大叫:
「哇呀!不得了,我把醋當成醬油了!又放了好多辣椒!不得了!呸!呸!呸……」她滿房
間跳著呸著,反應比任何人都凶。
    大家全部笑得東倒西歪了。
    好不容易,大家笑停了。柳紅就收起笑容,正色說道:
    「我要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我們大家的盤纏,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大夫出診要錢,六個
人吃飯要錢,抓藥要錢,住房子要錢……我們如果不想辦法,就要餓肚子了!所以,我想,
明天我和小燕子,到鬧區去『賺錢』吧!」
    「怎麼賺?怎麼賺?」永琪追問。
    「老辦法賺!我們去賣藝……」小燕子興沖沖的說。
    「像以前一樣嗎?」紫薇問。
    「對!我們這麼多人,又會這麼多功夫,賣藝總可以吧!」
    「可是,賣藝要大張旗鼓,我們正在躲躲藏藏,如果敲鑼打鼓的公然賣藝,不是會暴露
行蹤嗎?」爾康問。
    「我可以去跟我的朋友借錢……」簫劍沉吟的說。
    「不行!」爾康立刻抗議:「這一路還長得很,如果我們不能自力更生,都要靠你的朋
友幫忙,那還了得?假若要借錢,不如去賣藝!」
    小燕子就嚷道:
    「不要顧忌這個顧忌那個了!我們是那個『蜘蛛死了還會生』的人,不要怕!明天,簫
劍保護爾康和紫薇,留在家裡,我和柳紅永琪賺錢去!」
    「那……我寧願簫劍保護你們吧!我雖然傷了一隻胳臂,還不至於成為廢人,紫薇的眼
睛又好了,我們不需要保護!」爾康說。
    小燕子就一拍桌子,說:
    「就這麼說定了!等會兒,我們先排演一下,我和柳紅扮成一對落難的姐妹,永琪和簫
劍就混在觀眾堆裡面,假裝是好心的人,到時候,要做出一股同情的樣子來,拚命捐錢,還
鼓動大家捐錢!懂了沒有?」
    永琪一聽,立刻面有難色:
    「那……多難看!我們用別的法子吧……這似乎不怎麼光彩!」
    「少爺,我們已經是那個什麼山什麼水了!你還要光彩?」小燕子喊。
    「山窮水盡,走投無路……這個台詞,我來幫你寫!」紫薇說。
    「我懂了!」簫劍一笑,看著小燕子:「這個玩意,我從來沒有玩過,但是……我捨命
陪君子,一定全力配合!」
    於是,第二天,紫薇和爾康留在四合院裡養傷。其他的人,全部去賣藝了。
    小燕子和柳紅,荊釵布裙,站在鬧區的街角。小燕子拿了一個大銅鑼,乒乒乓乓的敲
著。柳紅拿了一把大刀,擺著架勢,站在小燕子身邊。
    路人看到這樣出色的兩個姑娘,就好奇的聚集過來。永琪和簫劍混在群眾之中,等著上
場。小燕子看到人群已經聚了很多,就停止敲鑼,對眾人朗聲說道:
    「各位洛陽的父老兄弟姐妹大爺大娘們,我是小燕子,這位是我的姐姐小鴿子,我們姐
妹兩個,是河北人,要到四川去尋親,經過貴寶地,不料姐姐在路上生了一場大病,為了請
大夫,把所有的盤纏都用光了。我們姐妹兩個,是那個什麼天不應,什麼地不靈的,現在流
落在洛陽,已經是那個那個……山也窮了,水也光了,沒地方住,沒飯吃了……俗語說,在
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我們姐妹兩個還會一點拳腳功夫,在這兒給各位獻醜一段,請大
家幫助一點旅費,各位的大恩大德,小燕子在這兒先謝謝了!」就抱拳說道:「謝謝!謝
謝!」
    簫劍站在人群裡,聽著小燕子煞有介事的念台詞,帶著笑意,覺得挺好玩。永琪到底是
阿哥出生,哪裡面對過這樣的情形,覺得尷尬極了,手腳都不知道擱在哪兒好。想到等下還
要假扮捐錢的人,來吆喝大家捐錢,就更加尷尬了。他悄悄的退到人群裡,恨不得找個地洞
躲起來。
    小燕子說完,就拿起預先準備的一把大刀,和柳紅比劃起來。
    兩個姑娘刀來刀去,舞得密不透風,煞是好看。
    觀眾看得過癮,掌聲雷動,紛紛叫好。
    兩人舞了一陣,就收住刀,對觀眾一抱拳。柳紅拿了盤子,向圍觀群眾收錢。
    「請隨便賞一點!謝謝!謝謝!」
    群眾們看到盤子伸過來,零零落落的丟進幾個銅板,有的人乾脆退後,捐錢一點也不熱
絡。小燕子連忙給簫劍和永琪使眼色,要他們上來捐錢。誰知,永琪退到更後面去了,簫劍
也遲疑著,裹足不前。小燕子好急,心想,這兩個男人怎麼回事?該他們上場,一個也不
動!於是,她猛看簫劍,簫劍被她的眼光看得不好意思了,用手抓抓頭,終於上場了。本
來,他應該飾演「慷慨解囊」的角色,但是,他嘴裡低低的嘰咕了一句:
    「男子漢大丈夫,做些騙人的勾當,實在不夠光明磊落!」
    就臉色一正,臨時改了台詞,說:
    「各位洛陽的朋友們,如果你們看這兩位姑娘的表演不過癮,我簫劍也來表演一段,希
望大家慷慨解囊!」說著,對小燕子一抱拳:「姑娘,在下有些話,實在說不出口,包涵
了!」
    小燕子一聽,這個簫劍,不按排演的演出,顯然臨時怯場了。心裡好生氣,一刀砍向
他,大罵:
    「什麼名堂嘛?還說『全力配合』?不要多說了!看刀!」
    簫劍一驚,急忙跳開。小燕子又是一刀砍來,繼續罵:
    「男子漢大丈夫,臉皮比女人還薄!我砍你!」
    小燕子說砍就砍,完全不是作戲,來勢洶洶。
    簫劍靈機一動,老花樣又來了,故意慌慌張張的躲著那把刀,嘴裡大叫著:
    「刀劍沒有長眼睛,不要開玩笑……」話沒說完,就摔了一大跤。
    觀眾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看得津津有味,笑得前俯後仰。
    小燕子再對簫劍砍去,簫劍狼狽的躲著那把刀,一連摔了好幾跤。好幾次,刀都幾乎砍
到簫劍身上,簫劍再以毫釐之差,危危險險的躲過。兩人一個追,一個逃,一路乒乒乓乓,
摔摔跌跌,又是滑稽突兀,又是驚險萬狀。
    觀眾瘋狂的鼓掌,柳紅急忙端著盤子收錢,盤子裡的錢不斷湧進。
    永琪看得目瞪口呆。
    終於,簫劍跳出了戰圈,小燕子看到收穫頗豐,也就笑逐顏開了。然後,小燕子和簫劍
並排一站,一起對觀眾抱拳施禮,齊聲說:
    「謝謝大家!謝謝!謝謝!」
    兩人站在那兒,有如玉樹臨風。
    觀眾爆出如雷的掌聲。
    永琪躲在人群中,看得有些發愣了。聽到身邊的兩個人,在津津有味的議論著:
    「好功夫,好漂亮!我打賭,他們是一對兒!」
    「可不是!默契那麼好!長得也真俊!真是郎才女貌……」
    永琪聽了,臉色一變。內心深處,被狠狠的撞擊了。
    第四部完。待續第五部《紅塵作伴》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