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47

    同一時間,永琪扛著小燕子,和簫劍來到了一條小溪邊。
    「這裡有水!把她放下來!」簫劍說。
    永琪把小燕子放在草地上,小燕子兀自昏睡著。
    「怎麼睡得這樣沉?扛著她跑了大半夜,她都沒醒!會不會接連著被薰香薰了兩次,薰
出毛病來?」永琪擔心的說。
    簫劍脫下背心,在溪水裡沾濕,弄了水過來。
    「給她淋一點冷水看看!」說著,就把背心一絞,讓冷水淋在小燕子臉龐上。
    永琪關心的低頭看著她,拍拍她的面頰,喊著:
    「小燕子!小燕子……醒一醒!小燕子……」
    小燕子陡然驚醒了,從地上一躍而起,對著永琪一拳打去,大喊:
    「什麼東西?什麼冷冰冰的水,弄了我滿臉!我打死你……」
    永琪猝不及防,被小燕子打了一個正著,捂著鼻子喊:
    「哎喲!好不容易把你救出來,怎麼眼睛都沒睜開,就先打人!」
    「小燕子!看看清楚再動手!」簫劍急忙一退。
    小燕子定睛一看,喜出望外,驚喊:
    「怎麼是你們?你們把我救出來了呀?」
    永琪捂著鼻子,跌腳大歎:
    「哎!背著你跑了大半夜,累得我快昏倒,好不容易把你弄醒,就給了我一拳,把我的
鼻子都打歪了!早知道,還是讓你綁在那兒算了!」
    小燕子這才知道打了永琪,就不好意思起來,過去拉住永琪的手腕,要看他的鼻子,歉
然的說:
    「真的打到你了?給我看看!有沒有流血?」
    永琪放開了手,對她一笑。
    「哪有那麼脆弱?你這個『迷糊拳』,我還受得了!」
    「什麼拳?」小燕子沒聽清楚。
    「你的這套『拳法』,我只能給你取個名字,叫做『迷糊拳』!」
    簫劍忍不住接口:
    「小燕子這個人,還可以取個綽號,叫作『迷糊女俠客』!她劍法,是『迷糊劍』,她
的功夫,是『迷糊功』!」
    「那你沒有領教她的成語,是『迷糊成語』,她的詩,是『迷糊詩』!我最佩服她的,
是她的那個『迷糊運』!每次,糊里糊塗,就化險為夷了!」永琪笑著說。
    「好好好!你們把我救出來,就為了嘲笑我!」小燕子氣呼呼的叫。
    永琪振作了一下,笑笑說:
    「不嘲笑你了!我們趕快歸隊吧!」
    「我們在哪裡?」小燕子四面看看。
    「大概翻過這座山,離白河鎮就不遠了!我們沒有馬,全部要靠腳力,大家動身吧!不
要再耽誤了!」簫劍說。
    三人就洗洗臉,準備動身。小燕子好奇的問:
    「你們怎麼把我救出來的?」
    「我們去跟那兩個香爐借了一點東西!哈哈!」簫劍笑了起來。
    小燕子眼珠一轉,明白了。
    「你們把那個李大人,黑衣人通通薰昏了?」
    「可不是!」
    「薰得好!那些黑衣人真不是東西!軟硬不吃,還差點害我……尿褲子……薰他一個昏
天黑地才好!」這才想了起來,急急問道:「大伙現在在哪裡呢?紫薇呢?金瑣他們呢?」
    「希望他們已經在白河鎮了!」永琪說。
    「那……我們趕快去白河鎮吧!」
    三個人就匆匆上路了。
    紫薇和爾康的情形,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自從大夫走了之後,紫薇一直蜷縮在牆
邊,一動也不動。爾康焦灼的看著她,心碎腸斷了。
    「紫薇!你起來,不要坐在地上,地上好冷,你如果再受了涼,怎麼辦?你為什麼一定
要貼著牆呢?讓我扶著你,牽著你……把我當作你的牆,當作你的堡壘,好不好?」他蹲下
身子,去攙她:「起來!」
    紫薇推開他的手,退縮著,爾康著急的說:
    「我收拾東西,不等小燕子他們了!我們馬上回北京,可是……你不許再說要我娶晴兒
的話,我們回去,面對皇上,面對你的病!如果難逃一死,也是我們的命!走到這一步,我
承認……我也走投無路了!」
    紫薇呆呆的、怔怔的坐著,雙手抱著膝,眼神空洞的凝視著虛空。
    「紫薇,你跟我說話!求求你,不要這個樣子……」他去拉她的手:「你看不見了,我
比你還著急,還痛苦!我知道你充滿了挫敗感,充滿了無力感。我恨命運這樣捉弄我們,但
是,我仍然感謝上蒼,讓你活著!你看不見,真的沒有關係,你還能感覺,還能思考……」
他緊握她的手:「你感覺得到我,看不到,又怎麼樣呢?我時時刻刻,讓你感覺我,好不
好?」
    紫薇拚命掙扎,要抽出自己的手。他握緊她,不放她,炙烈的說:
    「你不能不要我!山,還是有稜有角,天地,也沒有合併在一起!你擺脫不掉我!起
來!不許再坐在這兒了!如果你不肯起來,我就要強迫你起來了……」
    爾康彎腰去抱她,紫薇一掙,滾落在地,把自己拚命蜷縮起來,喊: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讓我坐在這裡,讓我想想清楚……不要碰我,離我遠一點!
不要欺負我……」
    爾康急忙縮回手去,又驚又痛:
    「我怎麼會欺負你?我要幫助你呀!讓我幫助你……」
    「不要……不要……不要……」
    爾康束手無策,覺得頭暈目眩,心力交瘁,快要支持不住了。
    就在這時,門上傳來打門聲。小燕子輕快的聲音傳了進來:
    「快開門!我們來了!」
    爾康驚喜的跳了起來,急忙走過去,打開房門。小燕子歡天喜地衝進門,永琪、簫劍笑
嘻嘻的跟在後面。小燕子一看到爾康,就喊:
    「爾康!我告訴你,那些黑衣人真是壞極了,他們用一個大網把我網住,堂堂大清朝的
高手,居然用魚網……」她猛的住了口,看著臉色慘白的爾康,笑容全體消失了:「怎麼
了?發生什麼事了?」
    永琪和簫劍,已經發現縮在牆邊的紫薇。永琪困惑的問:
    「你們吵架了嗎?紫薇,你為什麼坐在地上?」
    爾康看到他們三個,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了船一樣。他已經拿紫薇沒有辦法,不知道如
何去幫助她,也不知道如何幫助自己。他注視著三人,痛楚的用手支住了額,含淚說:
    「紫薇從飛快的馬車上跌下來,撞到了頭……她看不見了!」
    「什麼叫『看不見』了?」簫劍大驚,問。
    「大夫說,可能過一陣子會好,也可能永遠不會好……紫薇,她崩潰了……我也快要崩
潰了!」
    永琪、簫劍、小燕子都大驚失色,全部呆住。
    半晌,小燕子就衝到紫薇身邊,蹲下身子去看她,喊著:
    「紫薇!你睜大眼睛!看我……看我……」她用手扳住她的臉,仔細看她:「你的眼睛
好好的,又黑又亮,我看不出一點問題!你不要怕!這個白河鎮上的大夫,完全不可靠,你
不要被他的胡說八道騙了!他說不定是回憶城派來的壞蛋,故意這麼說!我保證,你睡一
覺,明天起床,就什麼都看見了!」
    紫薇聽到小燕子這樣一說,終於,「哇」的一聲,痛哭失聲了,邊哭邊喊:
    「不會好了,不會好了!我知道,我瞎了!當初,皇阿瑪要我發毒誓,入伙我騙了他,
我會失去爾康,失去我所有的幸福!現在,我應了誓……我失去了爾康,我失去了所有的幸
福!」
    爾康一聽,簡直痛徹心肺。他衝了過去,一把把紫薇從地上拉起來,抓住她的兩隻胳
臂,用力的搖了搖:
    「你沒有失去我!你怎麼會失去我!你把我想像得這麼惡劣,這麼不堪嗎?難道我們只
能共歡樂,不能共患難嗎?用用你的頭腦,好好的想一想!如果易地而處,如果是我看不見
了,你會丟下我不管嗎?你會離開我嗎?你會捨棄我,去嫁另外一個人,讓我孤獨一生嗎?」
    「如果易地而處,你坦白的回答我,你會拖累我嗎?你捨得拖累我嗎?」
    「我會!我捨得!」爾康大聲說:「我會賴定了你,我會依靠你,我會信任你,我會把
那個無助的我,完完全全的交給你,因為只有你,能夠保護我,支持我,安慰我,鼓勵我,
幫助我!」
    紫薇又「哇」的一聲,哭得更加傷痛,她投進爾康的懷裡,抱著他喊:
    「爾康……爾康……爾康……我不忍心啊!我不要拖累你啊!我不要成為你的累贅
啊……」
    爾康痛楚的閉了閉眼睛,把她的頭緊壓在自己肩上: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但是,我們是一體的,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你怎能把
我排擠在外呢?」
    小燕子的眼淚奪眶而出,鼻子裡唏哩呼嚕,不相信的喊:
    「怎麼會這樣呢?不可能的!永琪,你再去找一個大夫來!找好多好多的大夫來!」
    爾康扶著紫薇,把她帶到床邊去,扶她坐下,說:
    「不用了!我要帶她回北京!」
    「回北京?」永琪驚喊:「現在回北京,不是自投羅網嗎?你看那些黑衣人,個個武功
高強!皇阿瑪已經把所有高手都集中了,設下天羅地網在抓我們!回去,是死路一條!」
    「可是……只有北京,才能找到好大夫……你們不要管我們兩個了,永琪,簫劍,你們
保護小燕子繼續走,我和紫薇,回去接受命運!」爾康堅決的說。
    簫劍定了定神,吸了口氣,說:
    「你們不要先亂了章法!白河鎮是個小鎮,大夫說的話,確實不足以取信!但是,天下
的好大夫,並不是只有北京才有。所有的大城,都有很多好大夫!聽我說,我們盡快上路,
不走嵩山了,我們去洛陽!洛陽是個大城,不比北京小,那兒,一定有好大夫!而且,我一
直認為,『小隱隱於林,大隱隱於市』,在人口眾多的洛陽,我們反而不容易被發現!」
    小燕子就拚命點頭,跑到床邊,抓住紫薇的手說:
    「我們去洛陽!紫薇,到了洛陽,我們給你找大夫,你不要傷心,你不止有爾康,你還
有我們啊!我,永琪,簫劍,金瑣……」她突然一愣,這才發現還少幾個人,不禁抬頭問
道:「金瑣和柳青柳紅呢?」
    爾康含淚搖頭。永琪、簫劍、小燕子面面相覷,大家的心都跌落到谷底。
    其實,金瑣、柳青、柳紅正在山裡當神仙。
    這天,風和日麗,天氣不冷又不熱。金瑣坐在一張籐椅裡,在農家的院子裡曬太陽。柳
青忙著用匕首削一根樹幹,要給金瑣做枴杖。
    「我還有多久才能走路呢?」金瑣問。
    「不要著急,傷到骨頭,就一定要等它慢慢長好,急也沒有用!我給你做一副枴杖,你
就可以撐著枴杖走路了!」
    「可是……我好急啊,不知道小姐他們好不好?小燕子救出來沒有?也不知道他們會不
會停下隊伍來等我們!」
    柳青凝視了她一下:
    「你就暫時不要再想你家小姐好不好?我告訴你,爾康,簫劍,永琪都是文武全才,每
一個人都可以當十個人用,他們大家保護著她,照顧著她,她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倒是你,
這個腳不好好的養好,走路會留下缺陷的!你這麼完美,我一定不能讓你留下缺陷!」
    金瑣心中一動,非常感動的看著他。
    「我完美?你怎麼會用『完美』兩個字來說我?我哪兒配?」
    柳青盯著她,忽然漲紅了臉,訥訥的說:
    「我有句話想問你!」
    金瑣心中一跳,也臉紅了,期待的看著他。
    房門口,柳紅正要走過來,聽到柳青這句「關鍵」問題,就急忙縮回了頭,躲在那兒偷
聽。
    「什麼話?」金瑣問。
    「我想問你……我想問你……」柳青期期艾艾了半天,冒出一句:「你痛得好一點了
嗎?」
    金瑣一怔,有些失望:
    「哦!好多了!不碰到它,就不怎麼痛了!」
    「那就好……那就好,」柳青抓抓頭:「不過,我……還有一句話要問你!」
    「哦?」金瑣凝視他。
    「是這樣……你……」柳青嚥了一口口水:「還想吃什麼東西嗎?我讓柳紅下山去給你
買!」
    「不用,不用!我吃得很好!」
    柳青低著頭,拚命削著枴杖:
    「我……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躲在門後的柳紅,快要急死了。怎麼有人這麼笨呢?那麼簡單的一個問題,居然問不出
口。問呀!趕快問呀!
    「我想問你……你需要衣服嗎?我看你都沒有換洗衣服,要不要……」
    柳青一句話沒有說完,柳紅再也忍不住,從門裡奔了過來,對著金瑣大聲嚷道:
    「我哥是要問你,你心裡有沒有他?你喜不喜歡他?如果他要娶你當老婆,你願不願
意?」
    柳紅這樣一吼,柳青大吃一驚,手裡的匕首,一不小心,就削到了手指。柳青跳了起
來,匕首落地,手指滴著血。金瑣驚喊:
    「哇!你削到手指了!給我看!」
    金瑣喊著,就忘了自己的腳受傷了,跳起身子,奔向柳青。柳青大叫:
    「小心你的腳!」
    柳青叫晚了,金瑣一個劇痛,就跌了下去。
    「哎喲……」
    柳青一個箭步上前,金瑣跌進了他的懷裡。柳青心痛的喊:
    「怎樣?怎樣?有沒有再扭到?怎麼不小心?骨頭才接好,萬一再錯了位,麻煩就大
了……痛不痛?一定痛死了……」
    金瑣抓著他的手指,根本沒顧到腳痛,同時嚷道:
    「不得了!傷口好深,怎麼不注意呢?柳紅,快拿止血散來……」
    兩人喊完,就彼此驚愕的互視著,都在彼此眼底,找到了一直被錯失了的真情。兩人就
深深的互看,看得忘形了。
    柳紅睜大眼睛看著兩人,心裡雪亮了。咳了一聲,清清嗓子說道:
    「我看,那句話也不用問了!我呢,給你們準備一點日用品,換洗衣服,然後,我就上
路了!我會追上紫薇,把要帶給她的話帶到!至於你們兩個嗎?我看,這青山綠水中,又沒
有追兵,又安靜……你們腳傷的養腳傷,手傷的養手傷,等到傷口都好了,再來找我們吧!」
    柳紅說完,就一溜煙的去了。
    留下金瑣和柳青,依然互視著,兩人唇邊,都湧現了幸福的笑意。
    這是金瑣若干年來,第一次沒有時時刻刻的想著紫薇。
    紫薇經過了一番徹底的掙扎和思考,經過了整夜的輾轉反側,當新的一天來臨的時候,
她已經想了很多很多,幾乎把過去未來,全部想透了。她想過,如果從此看不見,永遠看不
見,她要如何生活?想過眼睛復明的可能性,想過爾康,如果他以後,要永遠面對一個失明
的自己,他們的愛,是不是經得起這麼嚴重而漫長的考驗?她想得越多,心裡越痛。但是,
爾康那些剜自內心的話,字字句句,烙進她的肺腑。是的,她依賴他,她信任他,除了把這
個無助的她,完完全全的交給他以外,她還能怎麼辦?紫薇雖然外表柔弱,在內心,卻一直
是個非常勇敢的女子。她思前想後,比較定了。小燕子幫著她,梳洗了一番,換上一身乾淨
的衣服。她看起來好多了,不像剛開始那樣絕望了。
    爾康和簫劍已經決定,不再等柳青柳紅金瑣,立刻動身去洛陽。動身以前,大家又忙著
去辦一些採購的事。
    爾康把客棧裡的東西打包。他一面收拾東西,一面看著紫薇,眼神裡帶著椎心的痛楚,
勉強打起精神,說:
    「小燕子和永琪去買一些乾糧,買一些日用品,我們的東西,都在破廟裡給人了!簫劍
去結帳了!等到他們一回來,我們就上路!從這兒到洛陽,只要翻過一座山,很快就到了。
簫劍在洛陽住過,他保證,洛陽有很多好大夫!所以,紫薇,你不要洩氣,我們還是充滿希
望的!」
    紫薇坐在那兒,安安靜靜,帶著一股深思的神情,一語不發。
    簡單的行囊,很快就收拾好了。爾康走到紫薇面前來:
    「紫薇!你今天好一點沒有?你看看前面,那裡是窗子,你能不能看到亮光?」
    紫薇抬頭,「努力」的看了看。
    「看到什麼嗎?有沒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呢?看到我嗎?有沒有黑影遮在你眼前呢?」爾
康充滿希望的問。
    紫薇搖搖頭,用手遮住了眼睛,困頓的說:
    「我只要『用力』的看,我的頭就好痛!」
    爾康一聽,嚇得面無人色。急忙蹲下身子,握住她的胳臂:
    「紫薇,不要『用力』去看了!你盡量休息,能夠睡覺,就睡覺。等一下我們就上車
了,到了車上,你什麼都不要想,就蒙頭大睡。只有睡夠吃夠,你才能和病魔作戰!我等一
下去廚房裡,幫你把大夫開的藥再熬一碗,你先吃了再上路!」
    紫薇感覺到爾康的擔心了,她幽幽的問:
    「爾康……你好怕,是不是?」
    「是!」爾康的心一陣絞痛,坦白的回答:「大夫說你腦子裡有血塊,我不知道那代表
什麼?也不知道血塊化掉沒有?我……好怕,好擔心,如果……如果……」他說不下去了,
喉中哽住了。
    「如果什麼?你說!不要顧忌了!」
    「如果你還有更嚴重的問題,我真的接受不了!我一直自認為是一個很勇敢的人,但
是,跟你在一起,我才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勇敢!我好怕,紫薇,我真的好怕!這種感覺,在
上次你夾手指之後,病得人事不知的時候,我也曾經有過!」
    紫薇震動了,伸手怯怯的摸爾康的面頰,摸到他眼角的一滴淚,這就讓她整個人都驚跳
起來。
    「爾康,你哭了?你好怕失去我,是不是?」
    爾康低聲的,心痛的,坦白的說:
    「是!怕你會死,怕你會崩潰,怕你把自己封閉起來,怕你不要我,怕你消沉和絕
望……我真的怕極了!」
    「我值得你這樣付出嗎?」她顫聲問。
    「我沒有『付出』,你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份,你痛,我也痛,你笑,我也笑,你絕
望,我也絕望!你把自己封閉隔絕,好像是把我的一部份從我生命中切除,你能想像那個傷
口有多大多深嗎?」爾康誠摯的說。
    紫薇被爾康深深的撼動了。她再深思了一會兒,忽然坐直了身子,把背脊一挺。她的臉
上,又恢復了自信和勇敢,她堅定的、有力的說:
    「爾康!我想明白了!記得,我們救蘇蘇的那晚,我跟你說的話嗎?我告訴過你,有你
在,我真的什麼都不怕了!天涯海角,跟定你了!現在,我雖然看不見了,我還有你!有你
這麼愛我,這麼要我,這麼珍惜我!哪怕是一個殘破的我,你也把我看成珍寶!如果我再不
愛護自己,不振作起來,我就太辜負你了!爾康,你不要怕,我不會死,我要為你好好的活
著!我不再退縮了,不再要你去娶別人了,不再抗拒你了!哪怕永遠瞎了,也要做一個快樂
的瞎子!我的眼睛瞎了,我的心,不能跟著瞎了!」
    爾康聽到她這篇話,真是說不出來的心酸和安慰,他的眼眶濕了,眼睛發亮,熱烈的喊:
    「你不愧是我的紫薇!能夠聽到你這樣一篇話,我太感動了!」他把她從椅子里拉了起
來,擁進懷中:「紫薇,你的才氣、你的善良、你的心胸氣度,一直讓我驕傲!但是,現在
的你,簡直讓我佩服!我福爾康何幸,能夠擁有你!」
    紫薇含淚,淒然而灑脫的笑了:
    「你說得好溫暖,每一個字,熨貼到我的內心深處。我夏紫薇何幸,能夠遇到你!」
    兩人就忘形的緊擁著,在巨大的痛楚中,去體會著彼此那深不可測的愛。
    大家不敢再耽誤,立刻上路了。這次,永琪和簫劍坐在駕駛座上,駕著馬車。紫薇、小
燕子和爾康在馬車裡。馬車在蜿蜒的山中小徑上走著。永琪不勝感慨,說:
    「我們逃亡沒多久,東西越來越少,人也越來越少,馬也越來越少,盤纏也越來越
少……再加上紫薇的病,我真不知道,這樣子走下去,何年何月才會走到雲南?」
    「我們也不一定要去雲南!」簫劍樂天的說:「只要沒有追兵,可以隨遇而安。任何一
站,都可以成為終站。盤纏越來越少,這是一定的事,我們走著瞧!這麼多人,難道還不能
掙錢嗎?至於柳青柳紅和金瑣,我想,吉人自有天相。他們一個都沒回來,證明柳青柳紅已
經追到金瑣了,反正我們一路都留了暗號,他們應該會追上我們!我比較擔心的,還是紫薇
的眼睛!好在,她自己已經想開了!她實在是個勇敢的女子!讓人不佩服都難!」
    車內,爾康摟著紫薇,坐在車裡,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愛,都注進她的
血液裡,給她力量和支持。小燕子拿著水壺,一下子給紫薇倒水喝,一下子給紫薇絞帕子,
慇勤照顧,嘴裡不停的說著:
    「紫薇!你需要什麼,就開口,我幫你拿,幫你做!哪兒痛,也不要忍著,我們隨時可
以停下來休息!我保證,你的眼睛一定會好!昨天晚上,我跟玉皇大帝商量了一個晚上,求
它讓你好起來,它已經答應我了!」
    「是嗎?它怎麼答應你的?」紫薇勉強提著興致。
    「我說:『玉皇大帝,如果你不答應我,就讓天不要亮,如果答應了我,就讓天會
亮!』結果,天亮了!所以,你會好!」
    紫薇噗哧一笑。
    爾康看到紫薇笑了,感動得不得了,說:
    「小燕子,你真好!只有你,現在還有辦法讓她笑!」
    小燕子看著二人,拚命想點子,要鼓起紫薇的興致,就說:
    「紫薇,我出一個謎語給你猜!什麼動物站也是躺著,走也是躺著,睡也是躺著,坐也
是躺著?」
    紫薇認真的想了想,勉強配合著小燕子:
    「是不是蛇?」
    「你怎麼一猜就猜到了?」小燕子驚喊。
    「我也出一個謎語給你們猜!」爾康也努力振作著自己,要轉移紫薇的傷痛:「什麼動
物站著也是坐著,坐也是坐著,走也是坐著,睡也是坐著?」
    「哪有這種動物?」小燕子一愣。
    「是不是『青蛙』?」紫薇笑笑,問。
    「哇!原來是『青蛙』!我怎麼沒想到?」小燕子喊。
    「我也出一個謎語給你們猜!」紫薇知道兩人的心意,也體貼的配合著:「什麼東西站
也是在走,坐也是在走,睡也是在走,走也是在走?」
    小燕子又愣了:
    「有這種動物嗎?我不相信!」
    爾康看著紫薇,這樣的紫薇,讓他愛進心坎裡。他溫柔的問:
    「是不是『魚』?」
    小燕子跳了起來,大叫:
    「原來是魚啊!我真笨!」
    車外,永琪和簫劍互視。永琪驚訝的說:
    「他們還能在車裡說說笑笑,實在不容易!」
    「這兩個『格格』,都有她們獨到的地方!即使在落難的時候,一個永遠瀟瀟灑灑,笑
口常開!一個百折不撓,逆來順受!真讓我心悅誠服。」簫劍就深深的看著永琪,認真的
問:「永琪,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我們弄到現在這個地步,你坦白的告訴我,你還認為你的
阿瑪,是個『仁君』嗎?」
    永琪一怔,臉色嚴肅的想了想,正色的回答:
    「是的!他是個『仁君』!」
    「你不恨他嗎?他要砍兩個格格的頭,再一路追殺我們!他還算『慈父仁君』?」
    「他已經盡力而為了!他一直是個『慈父仁君』!我們沒有做到『孝』,也沒有做到
『順』!一再忤逆他,做些他不能承受的事。我們在責備他以前,也應該自我檢討。他定了
很多規則,不能否認,我們『犯規』了!他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是一隻老虎!我們要在老
虎的嘴裡拔牙齒,就不能怪老虎咬我們!」
    簫劍一愣,不能不用另一種眼光,深深的打量著永琪。
    永琪嘴裡的「仁君」和「老虎」,這時正在慈寧宮裡大發雷霆。因為兩在大臣,正在回
報追捕永琪等人的經過:
    「啟稟皇上!李大人連夜快馬加鞭趕回來報信!因為不敢傷人,所以顧此失彼。抓到了
兩位,又被她們逃掉了!」
    「什麼叫做『抓到了,又被她們逃掉了』?」乾隆皺著眉頭急問。
    太后和晴兒站在一邊,兩人都全神貫注。
    「啟稟皇上,那位還珠格格花招實在太多,我們防不勝防!她身邊全是一等一的武功高
手,這還不說,他們還會用迷魂香!我們已經活捉了還珠格格,可是,半夜三更,她的同伴
把所有的人全部迷昏,把格格再度劫走!」李大人誠惶誠恐的說。
    「迷魂香!這種下三濫的方法,他們也用!」乾隆大驚。
    「臣有虧職守,罪該萬死!」
    「你們這麼多的高手,抓到了人,還讓她們逃走?」乾隆怒氣沖沖的喊:「你們氣死朕
了!現在,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你們有沒有繼續追蹤呢?」
    「回皇上,我們已經以白河鎮為中心點,四面八方派人去搜查了!只要發現蹤跡,馬上
圍捕!現在,他們已經損兵折將,馬也丟了,一定走不遠,臣懇請皇上再給臣幾天功夫,保
證把他們逮捕歸案!」
    乾隆一驚,瞪大眼睛急問:
    「損兵折將?什麼叫作『損兵折將』?朕不是說過,不許傷害他們嗎?損了誰?折了
誰?快說!」
    兩位大臣臉色一變,彼此互看。
    「臣不敢欺瞞皇上,據秦大人來報,有個姑娘,在拒捕的時候,不慎掉到懸崖下面去
了,當時,有她的同伴,跟著跳落懸崖!聽說,另外一個姑娘,從馬車上面摔下來,有沒有
受傷,實在不敢講!」
    乾隆整個人驚跳了起來。晴兒和太后,也都震動極了。太后就驚喊:
    「跳落懸崖的人,有沒有永琪?」
    「臣不知道!」
    乾隆頓時心慌意亂,暴跳如雷了:
    「豈有此理!朕一再跟你們說,不許傷害他們,你們聽不懂嗎?怎麼讓她們掉懸崖的掉
懸崖,摔馬車的摔馬車!你們快去找他們,把太醫一起帶去,她們又掉懸崖,又摔馬車,不
可能不受傷!既然有人受傷,一定會到大城市裡去找大夫,你們去洛陽找!找不到,就去襄
陽找!找到了,不許捆他們,不許綁他們,不許用腳鐐手銬,先給他們治病要緊!懂了嗎?」
    李大人惶恐的說道:
    「臣遵旨!只怕找到了人,他們會拚死格鬥,如何避免受傷,臣實在為難!而且,就算
臣帶了太醫,他們肯不肯接受,也是大問題!」
    晴兒聽到這兒,就再也忍不住,一步上前,跪在乾隆面前了。她急切的、哀懇的說道:
    「皇上!您要李大人帶了太醫去找他們,可見,您心裡充滿了仁慈!對他們幾個,也充
滿了關懷和不忍!晴兒聽到您這幾句話,感動得無以復加!可是,小燕子她們,根本不知道
皇上不許追兵加害她們,她們以為,皇上把她們捉回來以後,還是會送上斷頭台。所以,看
到追兵,就拚命拒捕!一旦拒捕,就會拚命!在拚命的過程中,當然很容易受傷!要讓他們
免於受傷,必須先讓他們瞭解皇上的心!」
    李大人就急忙叩首說道:
    「晴格格所言極是!」
    乾隆瞪著晴兒。晴兒看到乾隆有些活動了,就繼續說:
    「皇上!您赦免他們吧!原諒他們吧!讓他們知道,您千方百計的找他們,不是要殺他
們!或者,您可以用貼告示的方式,告訴他們,皇上已經原諒了他們,不再追究過去的事
了,讓他們自動回宮!」
    「原諒?赦免?那怎麼可以?」乾隆色厲內荏的一拂袖子:「他們對朕的欺騙,犯下的
大錯,朕永遠都不會忘記!」
    「那麼,皇上能不能當作已經把他們發配邊疆了,讓他們在外面自生自滅!不要再派人
追捕了!免得他們為了抵抗而受傷!」晴兒著急的說。
    乾隆愣住了。太后就威嚴的說:
    「這是什麼話?紫薇和小燕子,根本是兩個『妖女』!拐走了皇室裡最優秀的兩個青
年,我不能讓她們這樣輕鬆的過關!再說,永琪是我的孫兒,自幼辛苦栽培,是我心頭上的
肉!就算皇帝捨得他流落在外,我也捨不得!非把他找回來不可!」
    晴兒情急的喊道:
    「那就『暗訪』吧!等到確切瞭解他們的下落和情況以後,再作定奪!千萬不要公然
『追捕』了!說來說去,老佛爺有『捨不得』,皇上有『不忍心』!這『追捕』的行動,一
定會讓『捨不得』變成『捨得』,『不忍心』變成『忍心』!到那時候,後悔就晚了!」
    乾隆被晴兒這一番話,深深的震撼了。太后也震動了。終於,乾隆著急和心痛的情緒,
遮蓋了一切,就對兩個大臣吩咐道:
    「你們趕快去找他們,化明為暗!只是『暗訪』,不是『追捕』,找到之後,不要打草
驚蛇,先弄清楚他們現在的狀況,有沒有人受傷?然後,快馬加鞭趕回來向朕報告!等到朕
研究之後,再告訴你們怎麼辦!」
    兩個大臣鬆了一口氣,急忙躬身,大聲說道。
    「臣遵旨!」
    晴兒也鬆了一口氣,眼睛閃亮而感動的看著乾隆。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