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8

    紫薇、小燕子、金瑣又被押回監牢去了。
    金瑣抓著紫薇的手,急促的搖著,喊著:
    「為什麼皇上要我去蒙古?我不要去蒙古,我要跟你們一起砍頭!你們都砍了頭,我一
個人活著幹什麼?」
    紫薇握緊她的手,安慰著:
    「活著還是比死了好,金瑣!你要珍惜你的生命!這是我的命令,我的請求!這些年
來,我沒有好好的為你安排,把你拖累到今天這個地步,為了爾康的事,還讓你傷心,我真
是對不起你!」
    「你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我已經難過得要死,你再這麼說,我就要哭了!你們明天就上
斷頭台,我怎麼辦?小姐,你去求皇上,我要一起死!」
    「你命大,還沒到死的時候,不要亂鬧了!」小燕子嚷:「我和紫薇都死了,你正好幫
我們活,將來,到了地下再見面的時候,你好告訴我們,我們到底錯過了什麼精彩的事!」
說著,就伸手摸摸脖子,心裡還是很害怕,問紫薇:「紫薇,那個劊子手,是不是很乾脆?
萬一我的脖子很硬,一刀砍不斷怎麼辦?如果他左砍一刀,右砍一刀,我不是慘了?」
    「不要怕,聽說,那些劊子手都很有經驗,一刀就會頭落地!」紫薇說。
    「不知道頭落了地,還會不會痛?有沒有感覺?那……」小燕子想想,縮縮脖子再問:
「頭落地的時候,我的魂是跟著頭跑,還是跟著身子跑?」
    金瑣看著二人,聽到小燕子這樣的對白,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放聲痛哭了。
    「不要不要,我們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砍頭的砍頭,充軍的充軍,坐牢的坐牢……怎
麼會弄得這樣慘?」
    紫薇緊緊的摟著金瑣,含淚說:
    「勇敢一點!如果你這樣傷心,我也會傷心的!好金瑣……」她凝視金瑣:「我們現在
這麼狼狽,我想給你準備一點『行裝』,都無從準備!」就從脖子上拿下一條金項鏈來,戴
到金瑣脖子上:「這條項鏈,是我娘給我的最後一件東西,你拿去做個紀念吧!我再也用不
著了?如果碰到困難,好歹可以換點錢用……」又叮囑著:「那個蒙古,路遠迢迢,氣候干
燥,你一路要小心,要為我珍重!」
    金瑣摸著脖子上的項鏈,泣不成聲了:
    「不會的!我不會跟你們分開的……一定還有轉機,我不相信我們會這樣……」
    正說著,忽然有大隊獄卒篤篤篤的走來。
    「是不是轉機已經來了?」金瑣滿懷希望的喊。
    獄卒喝道:
    「我們奉旨,立刻帶人犯金瑣!」
    獄卒打開牢門,就拿了一個大木枷,不由分說的套在金瑣脖子上,再給金瑣戴上腳鐐手
銬。金瑣又驚又怕,掙扎著:
    「這是什麼東西?我不要!不要……」
    獄卒「啪」的一聲,給了金瑣一耳光。
    「不要動!現在,還有你說『不要』的份嗎?」
    小燕子大怒,像閃電一樣快,還給那個獄卒一耳光,吼著:
    「你敢打金瑣,我打還你!如果不夠,我再給你一下!」啪的一聲,又給了那個獄卒一
耳光:「反正我明天就砍頭了!你儘管去報告皇上,我打了你!讓他再多砍我幾次頭!」
    「來人呀!來人呀……」獄卒大喊。
    侍衛衝了進來,長劍出鞘。紫薇急忙拉住小燕子說:
    「不要跟他們鬥了,我們虎落平陽,沒辦法了!」
    小燕子一邊去拉扯金瑣的腳鐐手銬,一邊喊:
    「什麼『唬了一批羊』?我『打他一批狼』!我活一天斗一天!」就對獄卒吼道:「你
們給她戴上這個,要幹什麼?還不趕快取下來?」
    「取下來?笑話!」獄卒兇惡的嚷:「這一路上,幾個月都取不下來了!」拖著鐵鏈,
就把金瑣往門外拖去:「走!馬上出發去蒙古!」
    「金瑣……」紫薇沒料到離別在即,頓時心如刀絞。
    金瑣大震,就死命的拉住鐵柵,驚天動地的哭喊起來:
    「不要……不要……小姐!小燕子……救我……讓我跟你們在一起……我不要走!我不
要跟你們分開,救我呀……」
    紫薇伸手去拉金瑣,被獄卒用木棍狠狠的一敲,紫薇一痛,手放鬆,金瑣就被獄卒和侍
衛們死拖活拉的拉走出了牢門。
    牢門又卡嚓一聲鎖上了。
    「金瑣!愛護自己,保護自己……」紫薇痛哭失聲了:「我死了,會在天上陪著你,陪
你去蒙古,你不要怕……」
    小燕子整個人撲在鐵柵上,對那些獄卒大吼大叫:
    「你們這些狗東西!如果敢在路上欺侮金瑣、我做了鬼,會把你們一個個吃掉,我會剝
了你們的皮、吃了你們的肉,喝了你們的血……」
    金瑣呼天搶地的哭喊著:
    「小姐,小燕子……我不能給你們送終了……」
    金瑣就這樣慘烈的哭著,喊著,腳鐐手銬「欽鈴匡郎」的響著,被拖著離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摟抱著,哭倒在地上。
    爾康在男監,隱隱約約的聽到這一切,知道金瑣已經被帶走了。他坐在地上,用手抱著
頭,聽著紫薇和小燕子的哭喊聲,心跟著她們一起碎了。看著四周陰森的牆壁和鐵柵,饒他
聰明過人,此時此刻,卻完全無技可施。
    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帶到刑部去?明天,兩個格格就要砍頭,柳青柳紅會不會拚死
來救?永琪現在在哪兒?應該已經離開皇宮了吧?他東想西想,一直想到晚上。
    二更過後,監牢裡有了動靜,一陣腳步聲,連同著火把上的火光,一路傳過來。
    爾康驚覺的看過去,心中猛的一跳。只見令妃和晴兒在前,後面跟著小鄧子、小卓子、
明月、彩霞,浩浩蕩蕩而來。獄卒們恭恭敬敬的打著火把照亮,把監牢照射得如同白晝。令
妃一邊走過來,一邊很威嚴的說:
    「皇上特別關照,幾個犯人,雖然犯下大案,畢竟是皇親國戚,不可怠慢!」
    「喳!這兒黑,娘娘和格格好走!」獄卒討好的應著。
    大家來到監牢前面。爾康渾身都繃緊了,喊:
    「令妃娘娘!晴兒!」
    令妃給了爾康一個別有深意眼光,大聲的說:
    「皇上要我來看看你,給你送點冬衣!可見,皇上心裡還是待你好!你轉到刑部之後,
還是要時時刻刻,想著將功折罪才好!」
    爾康機警的回答:
    「臣福爾康謝皇上恩典!謝令妃娘娘恩典!」
    獄卒打開牢門。令妃就對獄卒說道:
    「讓我和福大爺說幾句話,你們避一避!」
    「喳!」獄卒把火把插在屋角,紛紛退下。
    令妃和晴兒看到獄卒都走了,就緊張的回頭看小鄧子、小卓子。
    小鄧子、小卓子立刻衝進牢房,伸手就解爾康的衣紐,把預先準備的一身太監服,七手
八腳的給爾康換上。晴兒急急說:
    「我長話短說!你穿上太監的服裝,就假裝是小鄧子,和小卓子混出監牢,小鄧子代替
你在這兒坐牢!這兒的獄卒,我們已經買通了兩個,會睜一眼,閉一眼!然後,你就直奔西
華門,門外,小桂子駕著馬車在那兒等!你上了馬車,再等半盞茶時間,看看我們能不能把
小燕子和紫薇救出來!如果看不到我們,就不要再等,趕緊去帽兒胡同,老柯那兒!五阿哥
和柳青柳紅都在那兒等你!」
    爾康一面飛快的穿衣服,一面緊張的說:
    「你們有把握救出小燕子和紫薇嗎?」
    「我們會拚命去救,只要不出意外,應該不難!畢竟我們兩個,一個代表的是皇上,一
個代表的是老佛爺!」令妃急促的說。
    爾康好激動,好感激:
    「可是……我們逃了,明天東窗事發,你們要怎麼辦?」
    「你就不要為我們操心了,等到東窗事發,我就坦白說,是我放了你們!皇上已經失去
了香妃,再失去了你們這樣一群子女,他捨不得再失去我了!」令妃說。
    「老佛爺也一樣,她也捨不得我!」晴兒說。
    「萬一他們都捨得呢?」爾康覺得不妥,睜大了眼睛。
    晴兒瀟灑的一笑:
    「那就是小燕子的話;『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了?」
    爾康有些遲疑。
    「那小鄧子冒充了我……豈不是連累了他?」
    「不會連累他的,我說了,已經買通兩個獄卒,等到你們走了,他就會過來,把小鄧子
偷偷放了!畢竟,這判了罪的是你,不是小鄧子,只要小鄧子穿回太監的衣服,走到哪兒都
沒人會抓他!」
    小鄧子就對爾康又作揖又拜拜:
    「福大爺!你帶著兩位格格逃命吧!不要管奴才了!奴才有菩薩保佑著呢!」
    晴兒就著急的把爾康一推。
    「快去吧!時間緊急,我們還要去救紫薇和小燕子!你不要婆婆媽媽了,我有把握,我
和令妃娘娘都不會有事!你們離開了皇宮,就趕緊逃走吧!我們大家,後會有期了!」
    「那……我們一起去救紫薇和小燕子!她們就在那邊!」爾康說著,就往紫薇她們的方
向走去。
    令妃急推他:
    「你先走!走一個是一個!到宮門口去等!萬一我們失手,沒有救出小燕子他們,你們
還有一線希望!明天到法場的時候,還可以孤注一擲!聽到沒有?」
    爾康一顫,明白了。
    「我懂了!」就對晴兒令妃一抱拳:「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謝了!」
    令妃就故意大聲的說:
    「小鄧子!小卓子!去延禧宮幫我拿一條棉被來,這兒怎麼這樣冷,不要把福大爺凍病
了!」
    「喳!」小鄧子、小卓子大聲回答。
    小卓子一拉化裝成太監的爾康,兩人急步而去。竟然順利的走出牢門了。
    令妃和晴兒,看到爾康走了,就帶著明月、彩霞來到女監。
    小燕子驚喜交集的撲在鐵柵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令妃娘娘!晴兒!你們怎麼來了?還有明月,彩霞啊!」
    明月、彩霞手捧著兩套衣服和旗頭,熱淚盈眶的說:
    「兩位格格,我們奉命來給兩位格格梳頭,換乾淨衣服,明天好上路!」
    「來人呀!趕快把牢門打開!」令妃命令著。
    獄卒趕緊打開牢門。令妃把一個金錠子,塞進獄卒手中:
    「讓我們娘兒幾個,好好的話別一下!」
    獄卒機警的收起金錠子,應著「喳」,下去了。
    晴兒就緊張的說:
    「你們兩個,趕快跟明月彩霞互換衣服!明月、彩霞會在監牢裡冒充你們!我們要把你
們送出宮去!快!爾康已經在西華門外邊等你們!」
    「兩位格格,趕快!要把握時間呀!」明月就給小燕子解著衣服。
    紫薇明白大家來救援了,又是驚喜,又是擔心,又是抗拒:
    「這樣好嗎?你們大家怎麼辦?明月,彩霞冒充我們,怎麼會脫身呢?我不要!我不能
用她們兩個的腦袋,來換我們的腦袋!這種事情,打死我我也不做!」
    小燕子就也抗炬起來:
    「紫薇不做,我也不做!」
    「你們相信我好不好?」令妃急壞了:「如果是用兩個人頭,換兩個人頭,我也不會去
做的!你們想,守衛那麼聽話,叫他們出去,他們就會出去嗎?我都部署好了!只要你們安
全出宮了,獄卒就會把明月彩霞放出來!明天,皇上追究起來,就說是你們都會妖術,大家
莫名其妙不見了!」
    「我不懂,我聽起來危危險險!」紫薇不安的說。
    「拜託!你再拖拖拉拉,天都要亮了!相信我和令妃娘娘吧!」晴兒著急的說。
    話說中,明月、彩霞已經手忙腳亂的給兩人穿衣服。
    「你們把整個計劃,最好說清楚,到底你們大家,預備怎樣脫困……」
    紫薇話沒說完,忽然,火把驟然亮了起來。獄卒的聲音,故意響亮的傳來:
    「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奴才給皇后娘娘請安!這麼晚了,怎麼會到這牢裡來?哎
喲……等奴才照個亮,慢一點!這兒黑!」
    「怎麼不在牢裡看管犯人,全體待在外面幹什麼?」皇后的聲音響起。
    令妃、晴兒、紫薇、小燕子、明月、彩霞一聽,皇后來了,全體變色。
    「完了!走不掉了!」令妃慘然說:「明月,彩霞,趕緊給她們兩個換格格裝,梳旗
頭,還好我們都有準備!快快!」
    明月、彩霞就急忙穿回自己的宮女裝,再跪在紫薇和小燕子身前,為兩人換帶來的乾淨
衣服。
    晴兒故意提高聲音,清脆的說:
    「紫薇,小燕子!老佛爺特地要明月、彩霞來給你們梳洗一下,換一身乾淨衣服,畢竟
你們也當了一年多的格格,不要走的時候狼狼狽狽!算是老佛爺給你們的恩典了!明月,彩
霞!你們好好侍候格格!」
    「是!」明月、彩霞慌張的回答,手忙腳亂的服侍著紫薇和小燕子,給兩人穿衣服,梳
旗頭,上髮簪。
    皇后帶著容嬤嬤急步而來。
    「喲!這半夜三更,探監的人還不少!」皇后驚訝的說,狐疑的看著大家。
    「皇后娘娘吉祥!」令妃只得請安:「臣妾和晴兒,奉皇上和老佛爺的旨意,來送兩位
格格一程!不知道皇后娘娘,深夜來此,是為了什麼?」
    晴兒和明月、彩霞也急忙請安。
    「皇后娘娘吉祥!」
    容嬤嬤看著紫薇和小燕子,滿臉得意的說:
    「皇上真是仁慈,還要給她們打扮打扮啊?打扮得再漂亮,恐怕腦袋一落地,還是滿臉
的灰!」
    小燕子和紫薇一個對視,知道大勢已去,機會錯過了。
    小燕子這一下,完全豁出去了,就大笑說道:
    「紫薇,咱們兩個,明天就上斷頭台了!今天晚上,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小燕子一面說著,一面飛快的衝上前去,「啪」的一聲,給了容嬤嬤一個耳光。
    皇后急忙一退,大喊:
    「來人呀……來人呀……」
    皇后還沒喊完,小燕子一頭對她撞去,把她撞倒在地。小燕子就騎在皇后身上,對她亂
打一氣。容嬤嬤趕緊撲上來搶救,大喊:
    「反了!反了!連皇后娘娘你都敢打……」
    「我早就反了!只有一顆腦袋,隨你們要砍幾次!你叫!你還敢叫!」小燕子一拳揮過
去,把容嬤嬤也打倒在地。
    侍衛和獄卒慌慌張張奔來。
    「怎麼了?怎麼了?」
    侍衛急忙拉起小燕子。容嬤嬤攙著皇后,狼狽的爬了起來。皇后痛得哼哼唉唉。
    小燕子看到她們爬起來了,腳下一踢,又把容嬤嬤踢了一個狗吃屎。容嬤嬤一倒,又把
皇后沖得仆跌在地。小燕子就拍手大笑道:
    「紫薇!我們兩個,也算有面子了!明天要死,今天,還有皇后來跟咱們磕頭送行!」
    皇后爬了起來,恨恨的說:
    「死到臨頭,還要嘴硬!再硬,也只有今晚了!等到你的腦袋跟脖子分了家,看你還用
那個嘴巴去說!」
    晴兒記掛著爾康,生怕皇后發現爾康溜了,就對紫薇使了一個眼色,息事寧人的說道:
    「小燕子!紫薇!我們已經代表皇上和老佛爺,來送過你們了!你們就不要記恨了,明
天,好好的走吧!你們牽掛的,我知道,你們拋不下的,我也知道!我會把今晚的情形,轉
告皇上!如果今生再也見不到了,讓我們期待來生吧!」
    令妃眼見功虧一簣,又是惋惜,又是憤恨,就看著皇后說:
    「皇后!你特地來一趟,是不是也有告別的話,要告訴紫薇和小燕子呢?」
    「哼!」皇后一拂袖子,對獄卒大聲喊道:「你們趕快把這個牢門鎖上,通通守在門
外,這兩個妖女會妖術,別讓她們變成蝴蝶飛走了,那麼,你們個個都是死!」
    「喳!喳!喳!喳!」獄卒連忙應著。
    容嬤嬤就看著令妃,滿腹狐疑的,帶著一股監督的神色,說道:
    「令妃娘娘告別完了嗎?要不要奴婢送令妃娘娘回去?」
    「我哪裡敢勞駕容嬤嬤送我?」令妃知道,營救失敗,不敢再輕舉妄動了。「晴兒,我
們一起,送皇后娘娘回坤寧宮吧!明月,彩霞,你們也回漱芳齋吧!」
    明月、彩霞沒有救成紫薇和小燕子,心裡一痛,淚水滾落。兩人便匐伏於地:
    「奴婢給兩位格格磕頭!格格保重!」明月說。
    「說不定……到了最後關頭,皇上還會刀下留人!格格會大難不死,逢凶化吉!」彩霞
說。
    紫薇彎腰,扶起二人:
    「是!希望永在人間!再見了!你們也要保重啊!」
    小燕子急忙交待明月、彩霞:
    「你們要好好照顧『小騙子』!不要忘了餵它吃東西,不要忘了給它喝水!萬一沒辦法
養,就把它送還給敬事房的小紀子!」
    「是!奴婢遵命!」
    晴兒緊緊的握了紫薇的手一下,又緊緊的握了小燕子一下。
    紫薇就對令妃跪下,磕了一個頭。小燕子也跟著跪下,磕頭。
    「令妃娘娘,一切的一切,紫薇和小燕子感激在心,永遠不忘。不管是天上還是人間,
我們會祝福著你!」紫薇虔誠的說。
    令妃眼淚一掉,心裡慘切,哽咽的說:
    「再見了!」就昂頭對皇后說道:「我們走吧!」
    皇后、令妃、晴兒、明月、彩霞就一起去了。明月、彩霞兀自一步一回頭。
    獄卒把牢門乒乒乓乓關起來,大鎖「卡嚓」一聲鎖上了。
    紫薇和小燕子筋疲力盡的滑坐在地上。
    爾康在宮門外面,已經等得心急如焚。
    小桂子駕著馬車,半隱在一棵大樹底下。爾康躲在車裡,不住的拉開門簾觀望。
    「看到什麼了嗎?她們出來了沒有?」
    「什麼都沒瞧見!福大爺,我們走吧!不要等了!令妃娘娘說半盞茶的時間,現在已經
兩盞茶都有了!」小桂子著急的說。
    「不!再等一會兒!」爾康固執的說,拚命觀望。
    宮門口,有太監出出入入,就是沒有看到紫薇和小燕子。過了好像幾百年那麼久,忽
然,小卓子出來了,爾康眼睛一亮。
    小卓子四面看看,見無人注意,一溜煙的來到馬車前。
    「小卓子,怎樣?」爾康屏息的問,心中已知不妙。
    「福大爺!快走!兩位格格出不來了!皇后及時趕到監牢,所有的計劃全部失敗!令妃
娘娘說,明天一早,會再求皇上『刀下留人』!要你不要耽誤了!快走!」
    小卓子說完,就返身奔回宮去。
    爾康失望至極,眼睜睜的看著那座皇宮,紫薇和小燕子出不來,怎麼辦?他心緒已亂,
小桂子已經一拉馬韁,馬車往前奔去。
    半個時辰以後,爾康、永琪、柳青、柳紅就在帽兒胡同見了面。
    四人一見面,恍如隔世。四人的手都緊緊的握在一起。永琪急問:
    「小燕子她們……」
    「營救失敗!」爾康沉痛的說:「我們只有等明天,孤注一擲了!金瑣已經動身,充軍
蒙古!應該是從安定門出去,往西北的方向走了!」
    大家緊緊的互視著,眼裡,都閃耀著堅定的光芒。
    終於,到了這一天。
    北京街頭,萬頭躦動,大家爭先恐後,要看兩位格格的風采。
    鑼聲「當當」的響著。旗幟飄飄。軍隊帶著武器,整齊劃一的出現。監斬官嚴肅的騎著
馬在前開道。大大的旗子,迎風飄揚,上面寫著「斬」宇。後面,跟著穿著黃衣的御林軍,
手拿木棍,攔著街道兩邊蜂湧而至的人群,不許老百姓接近囚車。
    囚車緊跟著出現。兩位格格果然站在囚車上,群眾不禁大嘩。
    紫薇穿著大紅色的格格裝,外加月白色背心,繡著團花蝴蝶。小燕子穿了深紅色的格格
裝,同色長背心,滿身描金繡鳳。兩人都是珠圍翠繞,梳著高高的旗頭,像帽子似的旗頭
上,簪著大大的牡丹花。她們雖然戴著腳鐐手銬,被銬在囚車的欄杆上。但是,兩人衣飾整
齊,簪環首飾,一應俱全。看來完全不像兩個要去「處死」的人犯,倒像要赴什麼盛宴似
的。兩人都昂著頭,臨風而立,衣袂飄飄,美得像從圖畫裡走出來的人物。眉尖眼底,沒有
驚恐,沒有悲傷,只有一股視死如歸的豪氣。
    群眾看到這樣兩位格格,就哄然喊叫起來了:
    「看啊!看啊!真的是兩位格格耶!還珠格格和明珠格格!」
    「是咱們的『民間格格』耶!好漂亮的兩個格格呀!皇上要把她們砍頭那!」
    「這麼漂亮的格格,為什麼要砍頭啊?」
    「民間格格沒地位嘛,皇上一生氣,腦袋就丟了!」
    「可是,那個還珠格格去年還和皇上一起遊行,到天壇祭天,我們才看過,才一年,怎
麼就要砍頭了?」
    「所以說,這『民間格格』,就是倒楣,做錯一點事,砍頭就砍頭!什麼時候聽說過正
牌格格砍頭的事?伴君如伴虎呀!」
    群眾吼著,叫著,議論著。大家越說就越是憤憤不平。擠來擠去,情緒激動。
    小燕子勇敢的抬著頭。紫薇望著天空,飄然若仙。
    小燕子看到這麼多人,有些興奮起來,轉頭對紫薇說道:
    「沒想到,有這麼多人來看我們死!我們死得好熱鬧啊!這樣子『死』,我覺得也很
『氣派』了,簡直死得『轟轟烈烈』!砍頭痛不痛,我也不在乎了!」
    「我們勇敢一點,千萬不要掉眼淚,知道嗎?」紫薇給小燕子打氣:「這麼多人看著,
讓我們的演出精彩一些!」
    「是!我們唱歌吧!」小燕子就神彩飛揚的說。
    「好!我們唱『今日天氣好晴朗』!」
    兩人就引吭高歌起來:
    「今日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蝴蝶兒忙,蜜蜂兒忙,小鳥兒忙著白雲也忙!馬蹄踐
得落花香,馬蹄踐得落花香!眼前駱駝成群過,駝鈴響叮噹!這也歌唱,那也歌唱,風兒也
唱著,水也歌唱!綠野茫茫天蒼蒼,綠野茫茫天蒼蒼……」
    兩人這樣一唱,圍觀群眾更是如瘋如狂。大家七嘴八舌的喊道:
    「看啊!看啊!她們還唱歌呢!她們一點都不怕,好勇敢!好偉大!比男人都強!」
    「聽說這兩個格格都是女中豪傑,愛打抱不平!在宮裡做過許多好事!這樣的格格要砍
頭,太沒天理了!」
    群眾就發出一片憤憤不平聲。
    人群之中,爾康、柳青、柳紅、永琪都穿著勁裝,脖子上都纏著黑巾,正全神貫注的跟
著隊伍往前移動,找尋可以下手的時機。
    這時,有個婦人忽然排眾而出,擠到囚車前面,喊道:
    「還珠格格!我們是『翰軒棋社』的受害人,謝謝你為我們除害!」
    這個婦人一喊,就有一群人跟著大喊:
    「還珠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明珠格格千歲千歲干千歲!」
    居然有人匐伏在地,給小燕子和紫薇磕起頭來。
    群眾的呼叫像是具有傳染力,就有更多群眾呼應:
    「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
    小燕子和紫薇驚喜互看,簡直無法相信。小燕子喊著:
    「紫薇,你聽!你聽,大家都知道我們,大家都不要我們死!」
    紫薇震動得一塌糊塗:
    「是啊!我太感動了!大概,我們的故事,已經傳開了!」
    突然,人群中有個老婦人,顫巍巍的奔出來,淒厲的大喊:
    「民間格格是我們大家的『格格』,不可以砍頭啊!」
    紫薇看著小燕子,搖著她:
    「那是大雜院的孫婆婆啊!」
    小燕子放眼看去,驚呼起來:
    「好多大雜院的人……柏奶奶,齊爺爺,魏公公……他們都來了!」
    有一個老者,衝到監斬官前面去,大喊:
    「我們為格格請命!她們兩個是『民間格格』,代表我們民間!請皇上順應民意!饒格
格不死!」
    於是,群眾們就爭先恐後的掙開御林軍,鑽過木棍,蜂湧到馬路正中,全部跪下,吼聲
震天的喊了起來:
    「民間格格不可殺!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
    監斬官驚愕的看著這一切,震動極了,忍不住回頭看了看氣勢不凡的紫薇和小燕子。真
的,這是兩位格格呀!難道皇上真忍心處死她們嗎?監斬官毅然回頭,對身邊幾個侍衛大聲
的說:
    「趕快回去稟告皇上,看看可不可以『刀下留人』?」
    「喳!」侍衛領命,飛騎而去。
    「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饒格格不死……」群眾越喊越大聲。
    紫薇和小燕子,就對大家揮起手來:
    「謝謝大家!孫婆婆,柏奶奶,齊爺爺……謝謝!」
    群眾也揮手響應:
    「格格吉祥!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紫薇和小燕子感動得熱淚盈眶了。
    在人群裡蓄勢待發的爾康、永琪、柳青、柳紅四人,都你看我,我看你,面有驚喜之
色。這個變化,實在大大的出人意料。爾康就低聲說:
    「大家先等一等,說不定有轉機!」
    永琪點頭。柳青柳紅都滿懷希望的看著小燕子和紫薇。只見小燕子和紫薇瘋狂的對群眾
揮著帕子,喊著:「謝謝大家!謝謝大家!」腳鐐手銬跟著「欽鈴匡郎」晌。兩人眼中含
淚,嘴邊帶笑,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爾康和永琪看著這樣的兩位格格,想到她們就是自己
的心上人,就覺得無比的驕傲和感動起來。在此情此景下,生或是死,都微不足道了。
    同一時間,乾清宮裡,所有的妃嬪阿哥和格格,都聚集在乾隆面前,有的要為紫薇和小
燕子,作最後的努力,有的要阻止乾隆變卦,各有私心。
    令妃抓著乾隆的手,急切的滑跪於地,仰視乾隆,痛喊著:
    「皇上!您趕快收回成命吧!饒兩位格格不死,再不下令,就晚了呀!」
    皇后往前一邁,威嚴的說:
    「皇上的命令,怎麼可以出爾反爾?這兩個丫頭,根本不是格格,把整個皇宮,當成她
們的馬戲班!戲弄皇上於股掌之間,無視老佛爺皇上和有人的存在!調兵遣將,密謀叛變!
這樣的大罪,死有餘辜!」
    「皇后的話很對!」太后就接口說:「這兩個丫頭,闖下的大禍,數都數不清!以前還
憐恤她們有皇室血脈,網開一面。現在,發現連皇室血脈,都是一個陰謀詭計,這樣的『格
格』,留下活口,必有後患!」
    晴兒急切上前,跪倒,哀聲喊:
    「皇上!想想小燕子的天真爛漫,想想紫薇的溫柔可人!即使她們沒有皇室血脈,她們
也是兩個花樣年華的姑娘!她們也有父母親人,皇上,您怎麼忍心置她們於死地呢?求求皇
上,問問您的心!人死不能復生,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關頭,請趕快下令,刀下留人吧!」
    六阿哥永容才十七歲,也上前,跪倒求情:
    「皇阿瑪!我代表所有的阿哥和格格,為兩位姐姐請命!兩位姐姐來自民間,皇阿瑪收
為義女,已經是街頭巷尾的美談!她們兩個,代表皇上對人民的愛護!現在忽然斬首示眾,
皇阿瑪不怕天下人不平嗎?何況,兩位姐姐親切和藹,待人寬厚。平常,讓皇宮裡的人都笑
口常開,給我們眾多弟妹帶來好多溫馨和快樂!請皇阿瑪收回成命,饒她們不死!」
    永容一跪,十二阿哥永琪,就跟著跪下了:
    「皇阿瑪!我們喜歡小燕子姐姐和紫薇姐姐,請你不要殺了他們!」
    皇后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永琪,也跪下了,大震,驚喊:
    「永琪,連你也為她們兩個請命?」
    永琪就對皇后磕下頭去,哀懇的說:
    「皇額娘!請您勸勸皇阿瑪!」
    於是,所有妃嬪和阿哥格格,都跪下了:
    「皇上/皇阿瑪!請『刀下留人』!」
    乾隆驚看眾人。怎麼?紫薇和小燕子,在宮裡竟然有這麼多擁護者?他被撼動了,不敢
相信的問:
    「你們都為她們請命?」
    令妃就急忙喊道:
    「皇上!看看大家的心意吧!如果兩位格格,果真罪大惡極,怎麼會讓所有弟妹和宮中
嬪妃,個個喜歡?今天,殺了兩個格格,會讓許多人傷心啊!皇上,臣妾就不相信,皇上
你……不會傷心嗎?」
    乾隆惻然心動了,臉上,浮起不忍之色。
    正在這時,數位侍衛匆匆進門,急急跪倒:
    「啟稟皇上!吳大人帶著斬首隊伍,還沒走到法場,已經被老百姓圍得水洩不通,老百
姓全體在大喊,要皇上饒格格不死!」
    乾隆嚇了一跳,眾人也大驚。乾隆驚喊:
    「有這等事?」
    「吳大人請示皇上,是不是可以刀下留人?」侍衛問。
    乾隆在震驚之中,猶豫起來。小燕子和紫薇的諸多好處,在他眼前一一閃過。本來,斬
首就有幾分「虛張聲勢」,現在,正好「見風轉舵」。乾隆心念已動,實在不忍殺紫薇和小
燕子。心軟了,歎了口氣:
    「唉,朕下令,尊重民意……」
    乾隆話沒說完,又有獄卒們氣極敗壞的衝了進來,跪了一地:
    「啟票皇上,奴才們罪該萬死!人犯福爾康昨晚離奇不見了!」
    乾隆大驚,喝道:
    「什麼叫作『離奇不見』?」
    「昨晚還在牢裡,今天不見了,牢裡什麼人都沒有,福大爺憑空消失了!」
    乾隆大怒,一拍桌子:
    「混帳!朕要摘了你們的腦袋!犯人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獄卒一聽要摘腦袋,頓時簌簌發抖,慌張的辯道:
    「萬歲爺饒命啊!想那香妃娘娘會變蝴蝶飛走,福大爺也可能變成蝴蝶飛走了!」
    獄卒一句話,觸動乾隆最深最深的痛,頓時臉色慘變,喘氣掉頭,對侍衛大聲說:
    「你們馬上去告訴監斬官,兩個丫頭立即處死!殺無赦!」
    第三部完。待續第四部《浪跡天涯》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