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7

    晴兒確實使出了她的全力,在太后面前,給小燕子等人求情。
    「老佛爺,請您開恩,跟皇上美言幾句,放了他們大家吧!」
    「你說得多麼簡單?哪有這樣的好事?他們犯下欺君、叛國、包庇、偷渡……種種大
罪,每一條都是好幾個死罪,怎麼可能再有生路?晴兒!你也醒一醒,既然那個爾康和你也
沒有夫妻緣份,你就不要再去顧念他了!」
    「夫妻緣份雖然沒有,知心朋友還是可遇而不可求。老佛爺……他們犯下的案子,不是
正好解除了老佛爺的心腹大患嗎?把香妃送走,老佛爺也鬆了一口氣……以後,香妃就再也
不會回來迷惑皇上了!何必再去追尋她的下落呢?將錯就錯,不是很好嗎?萬一追回來了,
皇上又不可自拔,難道老佛爺還要再賜死香妃一次?」
    太后一楞,深思起來:
    「晴兒說得有理!」
    「所以,他們幾個,是歪打正著,為老佛爺除害了!」晴兒趕緊再說:「老佛爺,你可
不可以看在他們也有『功勞』的份上,放了他們呢?」
    太后深深的看著晴兒,似乎要看到她內心深處去。
    「晴兒,你對爾康,還是很喜歡的,是不是?」
    晴兒眼中含淚,默然不語。
    太后就有活動的意思了。
    「或者,可以讓爾康免於死罪吧!」
    晴兒猛然打了一個寒戰,急促的喊:
    「就讓他們一起免於死罪吧!如果他們都死了,爾康一個人活著,對他而言,是生不如
死啊!」
    太后怔了怔,還來不及說話,外面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皇后娘娘到!」
    隨著通報,皇后帶著容嬤嬤急步而入,匆匆請安:
    「老佛爺吉祥!」
    「這麼急沖沖的,有什麼事嗎?」太后問。
    「老佛爺派到濟南去的高庸,回來了!」皇后聲音清脆的回答。
    太后一震:
    「找到什麼線索了嗎?」
    「回老佛爺!」容嬤嬤走到太后身邊,神秘的說:「高庸帶來了三個人!一個是當年親
手接生紫薇的李婆婆,還有一對老夫妻,是紫薇的舅公和舅婆!」
    「人呢?」太后神態一正,眼神專注。
    「就在外面等!不知道老佛爺要不要馬上傳來問話?」皇后問。
    「還等什麼?馬上傳進來!」
    「是!奴婢這就去帶進來!」容嬤嬤立刻走了出去。
    晴兒退在一邊,驚奇的看著聽著。紫薇的舅公舅婆?難道找到了什麼破綻不成?她睜大
眼睛,諒懼不已。
    容嬤嬤帶了高庸、李婆婆、舅公舅婆等人進來。高庸甩袖一跪:
    「奴才高庸叩見老佛爺,老佛爺千歲千歲千千歲!這次奴才去濟南,尋訪了好多人家,
總算沒有白跑,已經把紫薇格格僅存的親人,和接生的李婆婆都帶來了!請老佛爺親自查問
吧!」
    太后眼光銳利的看向後面三人。只見那三人,都是一身灰布衣服、滿臉風霜,很老實的
普通老百姓。這時,早就匍伏於地,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世面,都嚇得簌簌發抖。
    「誰是李婆婆?」太后威嚴的問。
    「我是!」李婆婆急忙抬頭。
    「紫薇是你親手接生的?事隔十九年,你怎麼知道我們說的,是哪一個紫薇?」
    「如果是當年住在大明湖邊『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號』的夏家,那就沒錯了!」李婆
婆戰戰兢兢的說。
    太后立刻敏捷的接口:
    「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號的夏家,你怎麼記得這樣清楚?」
    「因為接生那天,我實在不願意去!」李婆婆惶恐的說道:「又是下大雪,又是深更半
夜,又不是老主顧……我左推右推不想去,可是,來人一出手就是兩個銀錠子,實在太多
了!我從來沒有收到過這麼多接生費,這才冒著風雪去了!」
    太后頓時大震,提高聲音,尖銳的問:
    「風雪?那紫薇是八月二日生,怎麼會有風雪?」
    「我沒說是八月二日呀,」李婆婆愕然說道:「如果我沒記錯,那晚剛好是臘八!因為
夏家派人來的時候,我們正在喝臘八粥!」就一指那個舅公:「夏家派來的人,就是這位!」
    太后驚得一個顛躓,心想,原來紫薇是冬天出生的,這麼說,她根本不是皇帝的骨肉!
早知這個紫薇身世可疑,看來,根本是個騙局!她整理了一下零亂的思緒,盯著那一對老夫
妻,再嚴肅的問道:
    「你們確實是紫薇的舅公舅婆嗎?」
    「是是是!」兩老拚命點頭。
    「紫薇的母親是夏雨荷嗎?」
    「是!夏雨荷是我的外甥女。當年住在趵突泉路,大家還很親近,相信紫薇還認得我!
後來,雨荷搬到千佛山下面去了,大家就疏遠了!」舅公說。
    「那麼,你們可曾知道,紫薇的生父是誰?」
    舅公慚愧的低下頭去:
    「實在不清楚,雨荷的事情,一直好神秘,沒有成親就有了孩子,生活不是很檢點……
大家對他們都有看法……雨荷生產那天,夏家一團亂,還是雨荷的娘,求著我去請產婆的!」
    「你確定那是十二月八日?」
    舅公斬釘斷鐵的一點頭:
    「對!癸亥年臘月八日!」
    太后又驚得一跳:
    「癸亥年?難道不是壬戊年?」
    「不是!肯定是癸亥年……」舅公就轉頭看老妻,不太有把握的問道:「她不是和我們
家秋兒同年生的嗎?」
    「是!」舅婆點頭說:「秋兒是我們的孫子,生在秋天,她生在冬天,雨荷那時跟我很
接近,還開玩笑的說過,要親上加親呢!」
    太后整個震住了。
    晴兒也嚇呆了。
    同一時間,乾隆正為了永琪溜走的消息,氣得發昏了。
    「留書出走?什麼叫做留書出走?他不是生病了嗎?」
    小順子跪在地上,雙手高捧著一封信:
    「這是五阿哥留下的信,他從監牢裡抬出來的時候,確實病得很厲害,肚子痛得不得
了,後來,吃了藥,好多了。他說到御花園走走,就一去不回了!」
    「豈有此理!早知道,讓他死在牢裡,不要放他!」
    乾隆就一把搶過那封信,拆開來看。小順子磕了一個頭,趕緊起身退出去。
    令妃小心翼翼的站在一邊,察看著乾隆的神色。
    乾隆只見信上寫著:
    「皇阿瑪,請原諒兒子的不孝,在您如此暴怒的時刻,就算我有千言萬語,也不知從何
說起!我們幾個,對皇阿瑪的尊重和敬愛,始終如一,天地可表!香妃事件,我們雖然大錯
特錯,但是波濤洶湧的表面,在底層,總有一個撼動的根源!如果皇阿瑪有一天找到了那個
根源,說不定能夠原諒我們的一切!皇阿瑪,我再次為我們五個求情,如果皇阿瑪饒恕了我
們,您將得回四個兒女,我會回來向您負荊請罪!否則,永琪不能獨活,就在這兒和您永別
了!」
    乾隆把信紙一拋,氣得暴跳如雷:
    「永別了!好!讓他消失在外面,永遠不要回來!我沒有這樣不孝的兒子!」
    令妃撿起信看了看,婉轉的說道:
    「皇上!臣妾覺得,五阿哥這封信,紙短情長,讓人感動!字裡行間,充滿了無可奈
何!只要皇上原諒了紫薇他們,他就會回來的!否則,他選擇和爾康他們大家『同生共
死』!皇上,您真的要三思啊!已經失去香妃了,何必再失去這麼多兒女呢?悲劇喜劇,就
在皇上一念之間啊!」
    「令妃!你不要再幫他們說話了!悲劇喜劇,不在朕的一念之間,在他們的一念之間!
當他們選擇了幫助香妃逃亡,他們已經選擇了悲劇!在這件事情裡,最讓朕痛心的,還不止
是他們幫助香妃逃亡,還有他們對朕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朕一問再問,他們咬定香妃變成蝴
蝶飛走了……」他越說越氣,大吼:「哪有這樣的兒女,把朕當成一個白癡來玩弄?」
    乾隆如此盛怒,令妃不敢說話,偏偏這時,太后的人到了,甩袖跪倒:
    「皇上,老佛爺有請!說是有急事,請萬歲爺去一趟慈寧宮!」
    片刻以後,紫薇、小燕子、金瑣,全部被帶到了慈寧宮。
    小燕子是樂觀的,看到有人來帶她們,就驚喜起來。
    「一定是皇阿瑪想明白了,要放我們了!」
    紫薇沒有那麼樂觀,但是,也帶著希望:
    「皇阿瑪是個『性情中人』,只要給他時間,他就會想明白!肯傳我們,就是好事,就
怕他根本不理我們!」
    在慈寧宮門口,她們又驚見爾康被押了過來,更加肯定有好消息了。連金瑣都振奮起
來,高興的喊:
    「是爾康少爺耶!你們的分析一定對了,皇上也傳了爾康少爺,大概真的要釋放我們
了!」
    爾康一看到紫薇等人,也驚喜交集,恍如隔世:
    「紫薇!小燕子……你們也來了?」他忘形的奔了過來,貪婪而心痛的看紫薇:「你怎
麼樣?是不是很冷?有沒有受傷?趕快告訴我!」
    「趕快進去吧!不要在這兒聊天了!」獄卒不耐煩的打斷他們。
    小燕子心懷希望,對獄卒一凶,掀眉瞪眼的喊:
    「你當心!皇阿瑪叫我們過來,是要釋放我們!你凶什麼凶?睜大眼睛看看清楚,我們
到底是格格耶!我們放了之後,頭一個拿你開刀!你這個勢利小人,你叫什麼名字?你說!
你說!」
    獄卒被小燕子的氣勢嚇住了,連忙賠笑:
    「格格不要生氣,奴才也是奉命辦事呀!各位格格大爺,請快進去吧!」
    紫薇看不到永琪,急忙問:
    「五阿哥呢?」
    「昨天就出去了!有機會再說!」
    大家進了慈寧宮,就呆住了。只見一屋子都是人,乾隆、令妃、太后、皇后、晴兒、容
婉贖等人都在,個個神情嚴肅。除了宮裡的人,地上還跪了好幾個老百姓,正是李婆婆、舅
公和舅婆。
    太后立刻開口:
    「小燕子,你們幾個誰都不要說話!」就看著地上的老百姓問道:「哪一個是紫藏,你
們認一認!」
    「我真的認不出來!當初是個小嬰兒!」李婆婆哭喪著臉回答。
    舅公舅婆抬頭,仔細看著紫薇、金瑣和小燕子。
    紫薇等人愕然著,被動的看著那三個風塵僕僕的老人。爾康更是困惑。紫薇看了半晌,
忽然認出來了,眼睛一亮,驚喜交集,定睛看去。
    舅公舅婆也認出來了,不由自主,就站了起來。
    舅婆向紫薇伸長了手,熱情的喊:
    「紫薇!你還記得我嗎?」
    「舅婆!舅公!」紫薇興奮的喊:「你們不是在濟南嗎?怎麼會到北京來了?」
    舅婆就緊緊的抱住了紫薇,舅公含淚點頭,說:
    「好多年不見了,紫薇,你長大了!長成一個小美人了!記得你們搬到千佛山下那一
年,你才只有九歲,才到我這兒!」用手比著紫薇的身高。
    舅婆更是熱淚盈眶,一迭連聲的說:
    「好好好!這麼標緻的女兒,又進了宮,雨荷可以安心了!」
    太后看到這兒,就重重的咳了一聲,提高聲音問:
    「認親認完了嗎?紫薇,這確實是你的舅公舅婆嗎?」
    紫薇趕緊放開舅婆,恭敬而困惑的說道:
    「是!不知道他們兩老,怎麼會到北京來?是來找我的嗎?是來投奔我的嗎?」
    爾康覺得情形十分古怪,不禁去看晴兒。晴兒的眼光和爾康一接觸,就對爾康著急的搖
搖頭,表示「情況不妙」,爾康就整個人都繃緊了。
    金瑣詫異的看著舅公舅婆,忍不住也上前了一步,屈了屈膝:
    「舅爺爺,舅奶奶,你們好!」
    「哎喲!這是金瑣吧?」舅婆驚訝的喊:「還跟著紫薇呀?真好!真好!」
    太后冷玲的說:
    「好了!那麼,這個親戚關係,是沒錯的了!」就陡然提高了聲音,厲聲問:「紫薇,
你家原來住在哪兒?後來搬到哪兒?」
    紫薇嚇了一跳,趕緊回答:
    「原來住在『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號』,後來搬到千佛山下面的梨花鎮去了!」
    「你是哪年哪月生的?」太后再問。
    「我是壬戌八月二日生的!」
    太后就大聲說:
    「李婆婆!你把紫薇的出生年月日,再說一遍!」
    「我去接生那天,是癸亥年臘月八日!」李婆婆嚇得發抖,顫聲說:「但是,不知道是
不是這個姑娘?我完全認不出來……」
    「夏雨荷有幾個女兒?」太后就厲聲問舅公。
    「雨荷只有這一個女兒!」舅公嚇得噗通一聲,又跪倒了。
    這一下,紫薇明白了。她太震掠了,踉蹌後退。頓時之間,臉色慘變。她拚命搖頭,看
著那三個人,無法置信的說:
    「不不不,這是不可能的……我是八月生的,我娘說,那年紫薇花開得特別好,到八月
還沒謝,所以取名叫紫薇!」
    「可是,你確實是癸亥年臘月八日生的!」舅公肯定的說:「是我幫你娘找的接生婆!
你小時候並不叫作『紫薇』,大家都叫你『小不點』,因為生下來好小!一直到你六歲,你
娘才突然給你改了名字,說是叫起來不好聽,這才叫『紫薇』!」
    不止紫薇明白了,大家都明白了。小燕子睜大了眼睛,又驚又怒。金瑣也是睜大了眼
睛,困惑不已。爾康全神貫注,臉色蒼白。乾隆滿臉的痛楚,滿眼的憤恨。
    紫薇只覺得天旋地轉,好像自己的世界全部粉碎了:
    「怎麼會這樣?我娘不會騙我,她說得清清楚楚,怎麼會變成這樣?」她昏亂的看著舅
公舅婆:「你們肯定嗎?我不是壬戌年生的?」
    舅公、舅婆異口同聲的回答:
    「真的!沒錯!你和我們家秋兒,是同年生的!沒錯!」
    乾隆聽到這兒,忍無可忍,往前一邁,痛楚的盯著紫薇,咬牙切齒的說:
    「紫薇!你和你娘,設下這麼大的一個圈套,把朕騙得團團轉!什麼苦守十八年,讓朕
以為你娘是第二個王寶釧!對她充滿了歉疚和慚愧,用一顆最真摯的心來接受你……結果,
這是一個處心積慮,策劃多年的大騙局!你的出生,遠在朕離開濟南兩年以後!你娘,居然
是這樣詭計多端,滿腹陰謀的女子,怪不得有你這樣詭計多端、滿腹陰謀的女兒!朕真是瞎
了眼,才會認了你!」
    紫薇被乾隆這幾句話,徹底打倒了。她崩潰的搖頭,淒然的、結舌的說:
    「我娘不是這樣的人……她不是……她不是……皇阿瑪,你認得她,你瞭解她……」
    乾隆大聲一吼,打斷了紫薇:
    「不要叫朕皇阿瑪!朕不是你的『皇阿瑪』!」
    一直旁觀的小燕子,這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往前一衝,大叫起來:
    「皇阿瑪!你不要中計!到底這幾個人,是怎麼跑出來的,誰也弄不清楚!就算他們真
的是紫薇的舅公舅婆,他們已經老了,說不定記錯了年份月份!你不要冤枉了紫薇,再去冤
枉紫薇的娘!夏雨荷已經死了,沒有辦法從地底下爬起來幫自己說話!皇阿瑪……」
    乾隆指著小燕子,厲聲打斷:
    「你給朕住口!你和紫薇,串通一氣,根本從頭到尾,是個大騙局,現在東窗事發,還
不知羞恥,居然還敢振振有詞!什麼皇阿瑪!朕也不是你的『皇阿瑪』!」
    金瑣看到這樣,忍不住痛喊出聲了:
    「皇上!我跟在太太身邊九年,直到太大去世!我用我的生命和一切來發誓,太太是個
高貴賢慧的女子,絕不可能像皇上想的那樣!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教育小姐,也非常嚴
格……」
    「朕不要再聽關於雨荷的任何一句話!朕再也不相信那些謊言!把這些跟雨荷有關係的
人,通通給朕拉下去!朕不要見到他們,滾!」
    便有太監上來,把舅公舅婆李婆婆等人拉走了。
    紫薇看著乾隆,眼淚奪眶而出,她搖著頭,痛楚已極的說道:
    「皇阿瑪……這件事我百口莫辯!當不當皇阿瑪的女兒,我已經不在乎……但是,我娘
的人格操守,不容侮蔑!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兒,我娘怎麼會那樣說?我已經混亂了……」說
著,她情緒大亂,噗通一跪,仰天大叫:「娘!你在哪兒?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告訴
我……告訴我……」
    「好了!不要再演戲了!」太后鐵青著臉,大聲說:「我已經看夠了你們的戲碼!如此
欺君大罪,已經罪不可赦,回監牢裡去等死吧!」
    爾康急衝上前,臉色慘白的喊:
    「皇上!請聽我說幾句話!」
    太后一攔,盯著爾康,話中有話的說:
    「爾康!今天把你叫過來,就是要你親耳聽見,親眼看見,你這一年多以來,陷在怎樣
一個大陰謀裡?你以為只有皇上被騙嗎?還有兩個被騙的人,一個是永琪!一個是你!醒過
來吧!爾康,你是皇上忠心的臣子,是我們大家深深喜愛的青年,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這兩
個丫頭,來歷不明,滿口謊言,你不要再被騙了!現在,紫薇根本不是格格,那個『指
婚』,當然也不算數!只要你醒悟,你還是我們大家的爾康,你所有的罪,一慨都可免除!
聽到沒有?」
    紫薇聽了太后這一篇話,就掉頭淚眼看爾康,心碎腸斷。她知道「指婚」沒有了,爾康
只要回頭,依然有著錦繡前程,就對爾康匐伏在地,哀聲說道:
    「爾康!好自為之!紫薇和你永別了……」
    爾康看到紫薇如此,聽到她這樣的話,真是萬箭鑽心。他比紫薇還要心碎,還要激動。
他急奔上前,忘形的跪下,抓住紫薇的胳臂,用力的搖了搖。喊道:
    「永別什麼?我和你天上地下,永遠在一起,如何永別?」他掉頭看乾隆,語氣堅定的
說:「皇上!紫薇對於你,身世很重要,血緣很重要,生辰八字很重要……對於我,什麼都
不重要!我重視她,愛護她,不因為她是格格,不因為她身上有皇家血脈……只因為,她是
世上唯一的紫薇!她是販夫走卒的女兒也好,她是流氓地痞的女兒也好,她是殺人兇手的女
兒也好,她是窮酸乞丐的女兒也好,她依然是我的紫薇!我對她的感情和欣賞,絕不會因為
她的身份,而有絲毫改變!要我用紫薇來換取生命和榮華富貴,未免太小看我了!」
    紫薇抬頭,眼光熱烈的看著爾康,太感動了,眼神如癡如醉了。
    小燕子含淚一笑,忽然拍起手來,大笑說道:
    「爾康!我崇拜你!我幫你鼓掌!有你這麼偉大的人,跟我們一起死,我連砍頭也不怕
了!」就跳了好高,歡呼道:「好!大家『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乾隆震住了。
    晴兒熱淚盈眶。令妃拭著眼角的淚。
    皇后和容嬤嬤對看,也被這種氣勢震懾住了。
    紫薇、小燕子和金瑣,又被關回了監牢。
    金瑣把紫薇一抱,氣憤的喊道:
    「小姐!你不要相信那個舅公舅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被買通了?怎麼會睜著眼睛說瞎
話!你的生辰八字,太太交待得那麼清楚,絕對不會有問題!難道我們不信太太,要信這些
不相干的人嗎?」
    紫薇已經心平氣和,眼裡漾著幸福的淚光,平靜的說:
    「金瑣!不要為我抱不平了!我現在一點也不生氣。我是哪年哪月生,我是誰的女兒,
已經完全不重要了!皇阿瑪認不認我,也完全不重要了!我反而謝謝舅公舅婆,沒有他們來
作證,我怎麼會更深一層的認識爾康呢?」就作夢似的抱著膝蓋,把臉頰靠在膝蓋上:「我
覺得好幸福,真是『死而無憾』了!」
    小燕子情緒仍然高昂,搖著紫薇:
    「紫薇,爾康那個監牢,離我們這個監牢遠不遠?」
    「不知道,應該不遠吧!一個是男監,一個是女監。他大概就在那一頭!」指指鐵柵外
面。
    「你要做什麼?你總不至於,想跟他喊話吧?」金瑣看小燕子。
    「永琪已經出去了,他一個人在牢裡,不是好無聊嗎?我確實想跟他喊話!」小燕子就
大叫起來:「爾康!爾康!你聽得到我嗎?聽到了,敲一敲鐵柵欄,讓我們知道!」
    隱隱約約,傳來有人用東西敲擊鐵柵的聲音。
    「他聽到了!他真的聽得到!」小燕子興奮的大喊:「爾康!你是我們永遠的爾康!你
是紫薇永遠的爾康!我們為你驕傲!你是英雄!是大俠……紫薇現在有悄悄話要講給你聽,
你趕快把耳朵豎起來……」
    紫薇含淚帶笑的推著小燕子:
    「什麼悄悄話?他聽不見嘛!我嗓門沒有你大,喊不出來!」
    「悄悄話哪裡要用喊的?你試試看呀!」小燕子認真的說。
    紫薇就真的閉起眼睛,像祈禱一般,嘴裡嘰嘰咕咕,不知道說些什麼。
    「爾康!你聽到沒有?聽清楚沒有?」小燕子大聲喊話。
    「我聽到了!」爾康的聲音傳來:「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
君絕!』!」
    紫薇聽到爾康的喊話,忘形的把金瑣一抱,歡呼道:
    「他聽到了!他真的聽到了!」
    小燕子大樂,跳起身子,又吼又叫:
    「喲呵!萬歲!萬萬歲!」
    三個姑娘,就嘻嘻哈哈的大笑起來,彼此抱著又跳又叫。
    監牢外,幾個獄卒莫名其妙的彼此對看:
    「他們死到臨頭,還高興些什麼?」
    獄卒們搖頭不解。對這兩位「民間格格」,卻不能不心生佩服了。
    此時此刻的乾隆,真的是五內俱焚,干瘡百孔了。各種挫敗感,像排山倒海一樣的包圍
著他。太多的意外,太多的打擊,使他招架不住了。尤其,當派出去找尋香妃的大臣,紛紛
無功而歸,他的挫敗感,就更加嚴重了。
    「什麼?找不到?你們這樣兵分幾路,還是什麼線索都沒有?」
    幾個大臣,誠惶誠恐的站著,你一句,我一句的回答:
    「皇上,實在像是大海撈針,一點頭緒都沒有!」
    「因為皇上有令,不得聲張是找尋娘娘,所以有所顧忌,查詢路人,都不得要領!實在
無從追查!」
    「皇上,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畫出娘娘的肖像,再去尋訪?」
    乾隆一拍桌子,惱怒的吼道:
    「宮裡丟了娘娘,怎麼可以到處宣揚?朕已經再三交待過了,只能暗訪,不能明察!你
們聽不懂嗎?怎麼能夠畫出肖像公然找尋?你們大家注意了,誰的口風不緊,洩露宮廷機
密,朕一定嚴辦!」
    眾大臣大驚,悚然躬身,惶恐說道:
    「臣等不敢宣揚!只是暗訪,不曾明察!」
    乾隆心煩意亂,抬頭看眾人:
    「你們到底有幾分把握?坦白告訴朕,找得還是找不到?」
    「啟稟皇上,」傅恆一步出列,恭敬而坦率的說道:「這件任務實在困難重重!中國那
麼大,山有山路,水有水路,不知道上哪兒去找?只怕我們調兵遣將,勞民傷財,最後還是
不得要領!何況,調兵越多,越是不能保密!只要我們去『訪』,就很難做到『暗』宇!人
多口雜,傳言一定紛紜,皇上請明示,要怎樣做才能十全十美呢?」
    乾隆一愣,心灰意冷。沉思片刻,驟然一抬頭。
    「算了!停止追查!傅恆!」
    「臣在!」
    乾隆沉痛的宣佈:
    「香妃娘娘病逝!派人去新疆向阿里和卓報喪,再修建一座香妃墓,這件事到此為止!」
    「臣遵旨!」
    眾臣退下以後,乾隆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地思前想後,真是痛定思痛。想到他給過
紫薇和小燕子的親情,袒護,寵愛,信任……如今,全體像是一個大笑話,把他層層包裹,
他覺得不能呼吸,不能喘氣了。他走到窗前,一拍窗欞,恨極的說:
    「沒想到,朕一生呼風喚雨,威震四方,最後,卻敗在幾個孩子手裡!而且,是朕最心
愛信任的孩子!太可惡了!太可恨了!」
    於是,這天,紫薇、小燕子、爾康、金瑣四個人,被帶進乾清宮的偏殿。乾隆當著太
後、皇后、妃嬪和親近大臣們的面前,鄭重的宣判了四人的罪刑:
    「紫薇和小燕子兩個,處心積慮,冒充格格,矇混進宮!兩人在宮裡欺上瞞下,犯下一
大堆不可原諒的大案!爾康、金瑣都是幫兇!罪大惡極!朕宣判紫薇和小燕子死刑!明日午
時,斬首示眾!」
    小燕子和紫薇,兩人雖然已有預感,聽到乾隆這樣鄭重宣佈,仍然震驚。兩人睜大眼
睛,傲然挺立。
    爾康震動的聽著,看了紫薇和小燕子一眼,眼神裡透著「生死與共」的堅定。
    皇后、太后、令妃,各有各的震動。
    乾隆接著說:
    「金瑣是個丫頭,對主人唯命是從,雖不至死,活罪難逃!即日起發配蒙古,處以流
刑!爾康身為御前侍衛,竟然助紂為虐!革去所有職位爵位,關入刑部大牢,服刑十五年!」
    乾隆說完,妃嬪們大驚,大臣們惻然。福倫就一步上前,匐伏於地,沉痛的喊:
    「皇上!請開恩!臣不敢再為爾康多說什麼,但是,兩位格格在宮裡一年多,也曾帶給
皇上很多歡笑!紫薇格格在微服出巡時,還奮不顧身,為皇上擋刀!今天雖然闖下大禍,罪
不至死呀!請皇上明察!」
    大臣們就全部下跪請命:
    「皇上開恩!皇上開恩!」
    令妃實在忍不住,含淚而出:
    「皇上!紫薇是不是冒充格格,還有待追查!不能就憑三個老百姓的片面之詞,就下了
這樣的定論!皇上現在在盛怒之下,要斬格格,只怕以後氣消了,再後悔就來不及了!皇
上!請收回成命,最起碼,延後幾天再宣判,好不好?」
    令妃說著,就跪下了。令妃一跪,就有好多妃嬪,紛紛走了出來,跪在令妃身邊。大家
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都為兩位格格請命!請皇上開恩!」
    乾隆見到眾人如此,心裡也有許多不忍,只是盛怒難消,忍不住去看小燕子和紫薇。如
果兩個丫頭這時能夠痛哭流涕的懺悔一番,乾隆說不定就順水推舟了。誰知,小燕子往前一
沖,大聲對乾隆喊:
    「砍頭就砍頭,有什麼關係?什麼冒充格格,你才冒充我爹呢!早知道你這樣不守信
用,不懂感情,動不動就要砍人腦袋……我才不要這樣的爹!今天,我們已經醒了,不是你
錯認了女兒,是我和紫薇錯認了爹!」
    乾隆大震,氣得發暈。猛點著頭,再看紫薇:
    「小燕子的話,朕聽到了!紫薇,你還有話要說嗎?」
    紫薇看了乾隆片刻,傲然的抬著頭,清清楚楚的說:
    「我為我娘抱屈,你否決了她的人格,你配不上她!」
    乾隆一拍桌子,大吼起立:
    「宣判完了!立刻執行!誰再說情,一起砍頭!」
    「皇上!」爾康大聲說:「我請求和紫薇小燕子一起死!」
    「皇上!」金瑣立刻接著喊:「我也不要去蒙古!我也要砍頭!」
    乾隆理也不理,掉頭而去。
    大臣和妃嬪們匐伏在地,大氣都不敢出。
    太后和皇后面無表情,令妃一臉的慘切。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