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6

    爾康入獄,學士府整個都震動了。
    「爾康怎麼會闖下這樣的大禍?」福晉激動萬狀的拉著福倫,喊道:「我們趕快進宮
去,你去求皇上,我去求令妃!再晚就來不及了!你好歹是幾代的忠臣,爾康十七歲就跟在
皇上身邊,這麼多年的君臣感情,還抵不過一個香妃嗎?」
    「我們走!」福倫臉色慘白,眼中含淚:「我們馬上進宮,可是,你心裡要有一個准
備,聽說,令妃娘娘為了他們幾個,今天已經跟皇上跪下了,苦苦哀求都沒有用!連五阿
哥,是皇上的親生兒子呀,一樣關進牢裡去了!這次,他們的禍闖得太大了!爾康那麼聰明
的孩子,怎麼這樣糊塗啊!」
    「自從那個還珠格格進宮,那個紫薇格格進府,我們就沒有太平日子了!爾泰遠放到西
藏,我已經等於丟了一個兒子,再失去爾康,失去紫薇……我的日子怎麼過啊?」福晉淚眼
看福倫:「你得跟皇上說,失去香妃,還有別的貴妃,失去爾康,就再也沒有第二個了!」
    「說這種傻話,還有什麼意義?你知道嗎?皇上已經派了傅恆、鄂敏、葛風幾個,帶了
好幾百人,出阜成門,朝陽門,安定門,永定門,兵分四路去追捕香妃……可是,皇上沒有
派我去!」
    「這代表什麼意思?」
    「這代表皇上不再信任我,他把我和爾康,視為一體,甚至,會認為我是知情不報!我
現在進宮去求情,到底有沒有用,我真的沒把握!但是……」他痛楚的搖搖頭,拉著福晉的
手:「走吧!我們進宮去!」
    福倫和福晉,連夜進宮,在延禧宮令妃那兒,見到了依舊盛怒的乾隆。
    福倫和福晉,一見到乾隆,就雙雙跪倒了。
    「皇上!臣知道爾康這次犯下了滔天大禍,罪不可赦!但是,請看在老臣一生忠心耿耿
的份上,饒了爾康一命!」福倫情急的說。
    福晉淚流滿面,磕著頭,真情流露的說:
    「皇上!請體念天下父母心啊!這次闖禍的幾個人,也有皇上的親生兒女,儘管痛在心
頭,恨在心頭……他們仍然是自己的骨肉啊!他們受到任何傷害,最痛的還是父母呀!皇上
的心,想必跟我們一樣,請您網開一面,饒了他們吧!」
    「你們還敢求情?」乾隆怒氣沖沖的喊:「爾康是朕的御前侍衛,掌管的就是朕和皇宮
的安全!他卻知法犯法,做出這麼荒唐的大事!帶壞了永琪和兩個格格!朕殺他一百次,也
難消心頭之恨!你們當父母的,有沒有好好的管教兒子?怎麼允許他這樣膽大妄為?現在,
你們還有臉來求情?」
    福倫看到乾隆這樣震怒,不禁顫抖,激動得無以復加:
    「臣罪該萬死!不曾把兒子管教好,但是,老臣只有兩個兒子,實在受不了喪子之痛!
如果皇上一定要處死爾康,不知道可不可以讓臣用自己這顆腦袋,換取爾康一命?」
    「朕看在你們福家三代的忠貞上,也看在令妃和你們的親屬關係上,才沒有把你一起治
罪!你再說一句,朕連你一起下獄!依朕看,你和香妃的脫逃,也脫不了關係!」
    「皇上請明察!」福倫老淚縱橫了:「臣實在一點也不知道,如果知道,怎會讓爾康闖
下這種砍頭的大禍呢?」
    令妃忍不住,也含淚跪下了:
    「皇上!爾康一向是皇上最喜愛的臣子,這次的罪,雖然重大,不知道可不可以讓他戴
罪立功呢?」
    「皇上!」福晉磕頭說:「請給臣妾一點時間,放爾康回家,讓臣妾和爾康好好的談一
談,或者,可以追查出香妃娘娘的逃亡路線!」
    「是是是!」福倫拚命點頭:「讓老臣帶領爾康,追回香妃,彌補過錯!如果追不回香
妃,皇上再殺爾康,也不遲!」
    乾隆冷冷的看著福倫:
    「你不用多說了,爾康的個性,朕瞭解!今天,就是用刀擱在他脖子上,他也不會說出
香妃的去向的!你不用設法營救他了!犯下這樣的大案,他和那兩個格格,都必死無疑!再
也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今天,看在你們父子一場,允許你們探監!想要朕放他出來,門都沒
有!」
    福倫福晉神色慘變。令妃就拉住乾隆的衣服,痛楚的喊道:
    「皇上啊!爾康是你的女婿啊!」
    乾隆一拂袖子,暴怒的喊:
    「不要再說了!這樣的女兒女婿,不如沒有!」
    令妃不敢再求,看著福倫福晉說道:
    「你們只好去監牢裡,勸勸爾康,把香妃娘娘的下落說出來,如果追回了香妃,讓他將
功折罪吧!」
    正說著,侍衛緊緊張張的進房一跪,急促的說:
    「啟稟皇上,五阿哥在監牢裡暈倒了,臉色蒼白,口吐白沫!」
    乾隆嚇了一跳,畢竟父子連心,內心一陣刺痛。令妃早已心驚膽戰的喊道:
    「五阿哥一向嬌貴,那裡受過牢獄之苦!怎麼辦?怎麼辦?」
    在監牢裡,永琪正倒在地上,捧著肚子,大聲的呻吟。
    「哎喲……哎喲……痛死我了!哎喲……」
    爾康在他身旁,淒厲的大喊著:
    「你們有沒有稟告皇上?五阿哥病勢沉重,如果再不宣太醫,大概就活不成了!這可不
是普通人犯,是皇上的親生兒子,有絲毫差錯,你們一個個全部活不了!」
    幾個獄卒,圍在旁邊看,緊張得不得了。
    「已經稟告皇上了,五阿哥……你千萬撐著點兒……」
    正說著,獄官帶著福倫、福晉、侍衛、獄卒、太醫浩浩蕩蕩而來。
    爾康一眼看到父母,又是驚喜、又是慚愧,悲喜交集。一時之間,顧不得永琪了,急忙
迎上前去:
    「阿瑪!額娘!你們怎麼來了?」
    獄官打開柵門,福倫和福晉就衝了進去。爾康雙膝落地,磕下頭去:
    「兒子向你們請罪!連累阿瑪額娘傷心,我實在太不孝了!」
    福晉一把抱住爾康的頭,淚如雨下。
    「爾康!你要殺掉父母嗎?你闖下這樣的大禍,要讓我們兩老如何活下去呀?」
    「對不起!」爾康慚愧至極,痛楚的說:「額娘,阿瑪,大禍已經造成,後悔也晚了!
你們趕快派人飛騎到西藏去,把爾泰叫回來……他是西藏駙馬,皇上會對他另眼相看的!有
他在,你們就不會被我和紫薇連累了!」
    永琪在地上呻吟打滾:
    「哎喲!哎喲……」
    福倫急呼:
    「五阿哥!你怎樣了?」
    太醫和獄官已經在檢查水琪。爾康急忙過來幫忙,趁機捏了太醫一把。太醫一楞,心領
神會。這位太醫已經診治過紫薇小燕子好多次,深知乾隆對這幾個年輕人愛護備至,到底為
何把他們下獄,他可弄不清楚。永琪是五阿哥,無論如何不會有殺身之禍,跟著演這場戲,
絕對沒錯!他就急忙診治,煞有介事的問:
    「這樣子有多久了?」
    「兩個時辰了!」爾康說。
    「兩個時辰?」太醫驚喊:「決拿擔架來,抬出去,這個監牢寒氣重,五阿哥吃不消!」
    「喳!」
    獄卒還有些猶豫,福倫急急說道:
    「我剛剛從皇上那兒來,皇上聽說五阿哥病了,急得不得了!大家好好的把五阿哥抬到
景陽宮去,令妃娘娘在那兒等著他!太醫,你照顧著!」
    「是!」太醫恭敬的回答。
    獄卒這才急急的去抬擔架了。
    永琪和爾康,暗暗的握了一下手,交換著彼此的情誼和一切。爾康就低頭對永琪說道:
    「五阿哥!出去之後,好好保重!萬一沒有機會再見,幫我照顧額娘和阿瑪!爾康千謝
萬謝了!」爾康說著,就跪在永琪面前,對他鄭重的磕了一個頭。
    福晉一聽爾康這個話,就激動得熱淚直流,喊道:
    「爾康,求你不要這樣說……不會有這種萬一,不會不會的!」
    永琪凝視爾康,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哎喲……爾康,你我情如兄弟,放心……大家生死與共……哎喲……」
    獄卒抬來擔架,手忙腳亂的把永琪放上擔架。
    「慢慢走,慢慢走!」太醫說。
    眾人就抬著永琪匆匆出去了。
    獄官已經得到令妃的關照,看著爾康、福倫和福晉,說:
    「福大人和公子,大概要好好的談一談,我到外面去等!一盞茶以後,來接二位!」
    獄官和獄卒出門去,把牢門仍然牢牢鎖上。
    福晉一看沒人,就握緊了爾康的手,急促的說道:
    「爾康,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你說出香妃的下落,讓你阿瑪把她找回來!那麼,大家
說不定都可以沒事!你看在父母都已經不再年輕的份上,不要保密了!」
    爾康握住父母的手,誠摯的說道:
    「阿瑪,額娘,請不要勉強我做無情無義的事!如果我會出賣朋友,苟且偷生,我就不
會闖下今天的大禍了!」
    「我知道,你從小就願意為朋友兩肋插刀!」福倫對爾康搖頭,難過已極的說:「但
是,今天,賠上去的,是四條人命,你不在乎自己的命,也不在乎紫薇和小燕子的命嗎?我
剛剛見了皇上,他語氣強硬,除了五阿哥,你們幾個生機渺茫呀!」
    爾康正色的回答:
    「事已至此,我也無可奈何了!如果我用香妃來換取我們的生存,紫薇會輕視我的!她
寧可死,也不願意我這樣做。小燕子也是!難道我一個男子漢,還不如她們幾個弱女子嗎?」
    福倫見爾康心意已定,勢難挽回,就把爾康的手緊緊的一拉,低聲說道:
    「如果你還有機會走出這個監牢,你就遠走高飛吧!不要顧念父母,不要猶疑不決,知
道嗎?」
    爾康不禁一凜。這才體會,父母之愛,真是深深深深呀!
    男監裡的狀況,女監裡一點也不知道。
    三個姑娘蜷縮在一起,彼此給彼此溫暖。小燕子閒極無聊,竟然作起詩來。
    「昨天笑嘻嘻,今天哭兮兮,管他哭與笑,總歸命歸西!」
    紫薇笑了,給小燕子喝采:
    「好詩!好詩!有點天才!」
    小燕子被紫薇一誇,就得意起來:
    「作詩有什麼難?我一口氣可以作好多首!」就搖頭晃腦的念:「自從來到漱芳齋,宮
門牢門分不開,儘管千歲千千歲,腦袋遲早掉下來!」
    「好詩!好詩!」紫薇又說:「視死如歸!」
    「什麼『死烏龜』?還『臭王八』呢!」小燕子馬上洩氣了。「你罵我呀?」
    「我怎麼會罵你?」紫薇失笑的說:「作詩還作得滿像樣,碰到成語你就原形畢露了!」
    「成語?我決定要學成語了!」
    「現在『決定』了!只怕出去之後就忘了!」金瑣笑了笑。
    「如果這次還能出去,我一定學!」小燕子舉手作發誓狀:「君子一言,八馬難追!再
加九個香爐!」
    紫薇用手抱著膝,歎了口氣,說:
    「我最喜歡兩句成語,是『勇者不懼』和『無慾則剛』!前面一句說,勇敢的人,什麼
都不怕!後面一句說,什麼都不要的人,就是最剛強的人!希望我們面對死亡的時候,也能
做到『勇者不懼』,『無慾則剛!」
    小燕子想了想,縮縮脖子說:
    「可是,我沒有這麼偉大,我怕死,怕痛,怕餓,怕冷,怕沒朋友,怕蛇,怕毛毛
蟲……怕一大堆的東西!我也什麼都要,要活著,要快樂,要自由,要享受,要你們……還
要永琪!」
    獄卒的腳步聲,整齊劃一的「篤篤」響起,打破了寂靜。金瑣驚喊:
    「有人來了!有人來了!」
    紫薇一顫,警告兩人:
    「三更半夜,一定不是好事,大家注意了!咬緊秘密!」
    獄卒「欽鈴匡郎」打開門鎖。
    小燕子就大聲喊:
    「你們要帶我們到哪裡去?半夜三更,如果是要找什麼『大人』來審問我們,就不必
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紫薇格格,走!」獄卒簡單的說。
    「只有我一個人嗎?」紫薇驚問。
    「是!」
    小燕子和金瑣大驚,上次夾棍的事,記憶猶新,就一邊一個,死命拉住紫薇。
    「不行不行!這次我一定不讓你一個人去!要帶,就把我也帶去!」金瑣喊。
    「每次都選紫薇,明知道她的身子最弱,就是欺負她!不去不去!死也不去!」小燕子
也跟著喊。
    「哪裡由得你們?讓開!」獄卒把二人重重的一推。
    金瑣被推倒在地。小燕子跳了起來,一拳打去。喊著:
    「反正是死,我跟你們拼了!我是『勇者拚命』,『拚死則剛』!」她一面喊著,一面
飛躍起來,拳打腳踢,勢如拚命。
    「來人呀!來人呀……」獄卒大叫。
    侍衛一擁而入。
    小燕子豁出去了,奪門而逃,侍衛飛撲而上,大打出手。小燕子手腳並用,外帶嘴咬,
什麼不入流的打法都使出來了,但是,她哪裡是眾侍衛的對手,沒有多久,就被打得趴下了。
    紫薇就被獄卒拖走了。金瑣大喊:
    「小姐!小姐……小姐啊!」
    小燕子也直著脖子,慘烈的喊著:
    「紫薇!如果你再被夾手指,記住好女不吃眼前虧呀……他們要路線圖,就給他們一
個……給他們三個四個都可以……」
    紫薇就在一片喊聲中,被獄卒拉走了。
    紫薇並沒有被帶到什麼可怕的地方去,她被帶進了御書房。
    房內一燈如豆,乾隆背著手,在房間裡鬱悶的走來走去。
    「萬歲爺!紫薇格格帶到!」
    紫薇見到乾隆,雙膝一軟,就跪了下去。
    「皇阿瑪!」
    乾隆對侍衛揮手說:
    「通通下去!」
    「喳!」
    待衛全部退出,房裡只剩下乾隆和紫薇。
    乾隆就站住了,死死的盯著她。
    「紫薇,今晚,這房裡只有朕和你,朕想和你好好的談一談!」
    「是!」紫薇忐忑的應著。
    「不用跪了!起來!」
    「謝皇阿瑪!」紫薇起身,悄眼看乾隆,心裡充滿了歉疚和不安。
    「朕對於香妃的整個故事,仍然糊里糊塗,朕希望你坦白的告訴朕,到底前因後果,是
怎麼一回事?你們在這個故事裡,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你從頭說起,不許再有半個宇的
謊言!」
    紫薇點了點頭。
    「好!我把整個故事,都告訴皇阿瑪。」她吸了一口氣,開始述說:「爾康和五阿哥,
護送娘娘出城那天,曾經和一個回族武士打鬥,同時,聽到了那個『你是風兒我是沙』的故
事。他們回到宮裡,把故事告訴了我和小燕子,我們大家,就全體被這個故事感動了,震撼
了,幾乎是著魔了……」
    紫薇就這麼開始,述說了這整個漫長的故事,如何在會賓樓,和蒙丹不打不相識。如何
聽到蒙丹和含香七次私奔的情形,深受感動。如何決定幫助兩人傳遞消息,如何借薩滿法師
作法,把蒙丹矇混進宮。如何看到含香死而復生,大家決定鋌而走險……她全部都說了。只
是,她隱藏了「蒙丹」的名字。只用「回人」代替。至於蒙丹和含香的去向,當然只宇不提。
    終於,她把整個故事說完了。
    「這就是整個的故事!香妃就這樣逃走了!」
    乾隆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一腦的震驚,鬱怒,和不可思議。
    「你們居然兩次假借薩滿巫師的名義,把那個回人偷運進宮,和香妃私會?這麼大膽?」
    紫薇俯頭不語。
    「那個回人,還和朕見過面!」
    乾隆眼前閃過蒙丹銳利的眼神,閃過那個驅鬼的畫面,閃過小燕子噴水的情形。他氣得
握緊了拳頭,瞪著紫薇,抖著聲音說:
    「紫薇,你們把朕的尊嚴放在哪裡?這樣當著朕的面,一次兩次的戲弄朕?你們怎麼做
得出來?」
    「皇阿瑪!」紫薇含淚看他,真摯的說:「當香妃娘娘掙扎在生與死之間,當一份強烈
而無助的感情震撼著我們的靈魂的時候,我們就把什麼都忘了!好像天地萬物都很渺小,這
個皇宮也很渺小!我承認,我們顧不得皇阿瑪的尊嚴,正像我們顧不得自己的生死一樣!」
    乾隆狠狠的看著她。咬牙說道:
    「皇宮很渺小,皇阿瑪也很渺小!偉大的是那個回人和香妃!你只看到那個回人的感
情,沒有看到朕對香妃的感情嗎?」
    「我看到了。」紫薇深刻的說:「可是,皇阿瑪,感情這回事,好像應該有個先來後
到,要不然,人與人的關係,會弄得天下大亂。我們應該有一種『感情道德觀』!中國不是
自古就有『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這句話嗎?那個回人,和香妃娘娘從八歲就相知
相許了,那份感情,更勝於一個丈夫啊!」
    「你膽敢和朕談『感情道德觀』!」乾隆一拍桌子,怒極的說:「你明知道朕對香妃的
感情,你完全不顧!利用朕對你們的寵愛,玩弄花樣,把宮外的男子,帶進宮來和朕的妃子
私會,再把妃子掩護出宮,幫她私奔!做出這麼多荒謬絕倫的事情來,你還膽敢說什麼『道
德觀』!你的『道德觀』在哪裡?啊?」
    紫薇低下頭去,答不出話來。乾隆又一聲怒吼:
    「那麼,那晚,你們在令妃娘娘那兒,說了幾百個稀奇古怪的理由,千方百計把朕灌
醉,就是為了掩護香妃出宮?」
    紫薇輕輕的點了點頭。
    乾隆思前想後,臉色鐵青,瞪著她,重重的點著頭:
    「好一個孝順的女兒!好一個明珠格格!好一個還珠格格……朕真是認對了女兒!」
    紫薇咬了咬嘴唇,眼淚落下。她痛楚的說:
    「對不起,皇阿瑪……真的對不起!其實,我一直充滿了犯罪感……直到老佛爺賜死含
香,帶給我的震撼太大了,這才不得不把計劃實行!」
    乾隆再一吼:
    「現在,朕只要你再回答一句話,你們把香妃送到哪裡去了?」
    紫薇低頭不語。
    「說!」
    「我不能說!就算我說了,那也是騙你的,我不要再騙你,我就是不能說!」她哀懇的
看著乾隆:「皇阿瑪,你不能原諒他們嗎?不能用一顆寬大的心,去接受這件事情嗎?如果
你肯把自己置身事外去看,這件事其實是很美很美的!」
    「置身事外?朕如何置身事外?你們拐走的,是朕的妃子呀!你還敢說這件事很美很
美?什麼地方很美?我真恨不得把你掐死!」
    紫薇看到乾隆如此恨她,恨到咬牙切齒,就難過得說不出話來了。
    乾隆憤憤的在室內踱步,喘著大氣。然後,一下子停在紫薇面前,緊緊的,死死的,恨
恨的看著她。
    「香妃去了哪裡?你要不要回答朕?」
    紫薇輕輕的搖頭。
    乾隆揚起手來,用手背對著她的臉抽了過去。力道之大,使她跌倒在地。乾隆就瞪著她
說道:
    「今天,朕如果不是想到雨荷為朕苦守了十八年,朕一定馬上就斃了你!你不配做朕的
女兒!朕沒有像你這樣的女兒!」就大喊:「來人呀!帶下去關起來!」
    紫薇被關回了監牢。
    小燕子和金瑣急忙撲了過去。
    「紫薇!紫薇……你怎樣?有沒有被夾手指?啊?」小燕子急問。
    金瑣拉起她的手,就拚命檢查手指。
    「還好手指沒事……你被帶到哪裡去了?他們打你了嗎?用刑了嗎?哪裡痛?哪裡痛?
告訴金瑣啊!」
    紫薇抬起充滿傷痛的眼光,看著兩人,悲切的說:
    「我沒有被用刑,你們放心……可是,我的心好痛……皇阿瑪,他那樣恨我,我好不容
易認到的爹,又失去了!」
    小燕子把紫薇一抱,含淚說:
    「他這樣不諒解我們,我們所有做的事,他都不能站在我們這邊去想,他和我們是兩個
國家的人,想法不一樣,做法不一樣……這樣的爹,失去就算了!不要為他心痛了,他恨我
們,我也恨他!大家彼此彼此!」
    紫薇伸手,緊緊的擁住兩人,嚥了口氣,說:
    「我們這次是死定了!皇阿瑪……他不會再原諒我們了!讓我們勇敢的面對死亡吧!」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能夠救我們?不知道爾康和永琪怎樣了?他們兩個好聰明,說不定
已經逃出去了!」小燕子祈求的看著牢房外面,喃喃的說。
    是的,永琪已經逃出了牢房。
    他被救到景陽宮,裝病裝了整個一下午。乾隆沒有理他,太后沒有管他,別人也不過
問。到了晚上,才見令妃匆匆忙忙的趕來,摒退了左右,她急促的說:
    「永琪,你聽我說,福倫和福晉在學士府等你,你馬上出宮去見他們,大家商量一下,
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辦法?不要走神武門,走西華門,那兒的侍衛,我已經關照好了!你就連
夜出宮去吧!」
    「不行!」永琪臉色一正:「我裝病出來,是為了救大家,我要馬上去見皇阿瑪!現
在,所有的事,都在皇阿瑪一念之間!他原諒了大家,就大家沒事,他不原諒大家,我就是
連夜出宮,也沒有用!」說著,就往外走:「皇阿瑪現在在哪裡?延禧宮嗎?」
    令妃急忙拉住他,著急的說:
    「皇上怎麼可能原諒大家呢?你們傷透了他的心,讓他尊嚴掃地!失去香妃的痛,失去
兒女的痛,已經讓他沒有理智了!這個時候的皇上,是個受傷的老虎,危險得不得了!」
    「他沒有失去我們,只要他能夠原諒我們,我們依然是他的兒女,會用以後的生命,來
為這件事贖罪!我去解釋給他聽,我去懺悔,我去告訴他整個的前因後果,只要他聽了全部
的故事,他就會『感動』,會明白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個個有『正義感』,他不但不該
殺我們,還應該以我們為榮!」
    「你不要天真了!皇上已經把紫薇叫去,仔細問過了!該說的話,大概紫薇都說了!皇
上不但沒有『感動』,還越聽越氣,告訴我說,他最大的錯誤,就是認了紫薇和小燕子!他
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她們兩個,立刻殺了!」
    永琪大震,瞪著令妃。
    「這麼說,我更不能一個人出去了!我得留在宮裡,和他們共存亡!」
    「共什麼存亡?」令妃大急:「現在,逃一個是一個!等到皇上氣消了,你再回來!」
就壓低聲音,對永琪語重心長的說:「宮裡有我,還有晴兒!你快走,去找福倫,安排一
切。我留在宮裡,萬不得已的時候,我就和晴兒聯手,救出他們幾個來!可是,宮外,一定
要有人接應,你懂了嗎?」
    永琪睜大眼睛,看著令妃,明白了。
    「我懂了!令妃娘娘,你這麼好心,老天一定會報答你!可是,你自己會不會有問題?」
    「放心!我好歹有個小阿哥,幫我撐腰,我不怕!皇上再怎麼生氣,不可能把整條船打
沉的!你收拾一點東西,快走!信任我!爾康、小燕子、紫薇……都像我親生的兒女一樣,
我不會讓他們送命的!」
    永琪想想,就毅然的一摔頭:
    「好!我出去等消息!安排一切!不過,我先要給皇阿瑪留一封信,免得你被牽連!」
    永琪給乾隆留了一封信,就在令妃的掩護下,匆匆出宮了。
    他馬不停蹄,直奔學士府。到了學士府,福倫已經在等著他。把他帶進了書房,他就驚
見柳青和柳紅,赫然在座。
    「柳青,柳紅,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柳青奔過來,激動的搖了搖永琪的胳臂,說:
    「我們今晚來找爾康,福大人把我們留住,瞭解了我們和你們的交情,才告訴我們,你
們大家出了事!」
    福晉急忙上前,說:
    「大家長話短說,我們這個學士府,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只怕皇上會認為這
兒是追查香妃的一條線索,派人盯上咱們!」
    「目前還不會,因為爾康在牢裡!」福倫說,看著永琪:「現在,五阿哥不能待在我這
兒,皇上一發現五阿哥跑了,第一個就會查到我們這兒來!所以,你們馬上去帽兒胡同,那
兒有我的親信老柯!」他交了一張紙條給永琪:「這是地址,到了那兒,自然有人會招呼你
們!」
    「福大人的意思,我們還是不太明白!」柳紅有些困惑。
    福倫緊緊的看著大家,壓低聲音:
    「令妃娘娘已經答應我們,在適當時機,把他們四個全部救出來!等到他們救出來了,
我會把他們送到帽兒胡同。那兒,已經準備好了馬匹,馬車,乾糧,盤纏,衣服和行李。我
知道,柳青柳紅都有一身功夫,你們大家上了馬車,就彼此保護,也彼此作伴,亡命天涯
吧!」
    永琪震動極了,看著福倫和福晉。
    「福大人!福晉!你們捨得爾康嗎?」
    「不捨得又怎樣?」福晉眼淚一掉:「總不能眼看他死!他和紫薇,這一場戀愛感天動
地,我們做父母的,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如果他們還能逃出這次的劫難,我認了!讓他們
遠走高飛吧!五阿哥,你和小燕子也是!那個小燕子不屬於皇宮,在宮裡,遲早要出事,你
們走吧!天涯海角,總有生存的地方!」
    永琪怔怔的看著福倫和福晉。柳紅問:
    「我們都跑了,你們會不會出事呢?」
    「我已經派人去西藏,叫回爾泰和塞婭!我想,我有世襲的爵位,是三代的忠臣,皇上
再狠心,也不忍心動我!何況,在朝廷裡,我還有我的背景!再加上爾泰是西藏駙馬……不
要緊,你們大家放心,也讓爾康放心的走吧!他留在宮裡,我才膽戰心驚呢!」福倫說。
    「福大人,福晉!」柳青就義薄雲天的一抱拳,說:「我柳青向你們兩位保證,會拚命
保護五阿哥和爾康,讓他們健康平安!」
    「好在,這一走,也不是永遠走了,過個一年半載,如果香妃的事件平息了,皇上淡忘
了,還是可以回來!」柳紅安慰著福晉。
    「我們還有一線希望,」永琪說:「說不定皇阿瑪會突然想通了,饒了我們!」
    「就是!就是!」福晉說,想想,又憂心忡忡了:「如果皇上一直想不通,大家就危險
了!不知道令妃娘娘是不是能夠把他們救出來?萬一救不出來,怎麼辦?」
    福倫看著福晉,懷抱著希望,說:
    「我們只好盡人事聽天命!你別忘了,在宮裡,我們還有一個希望,就是晴兒!」
    福晉眼睛一亮:
    「是啊!還有晴兒!」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