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4

    這天,早朝之後沒有多久,御花園裡,就傳來一陣大呼小叫的聲音,震驚了整個的宮
廷。大家紛紛從各個宮門裡出來張望,只見小燕子拉著紫薇,紫薇拉著金瑣,三個姑娘沒命
的飛奔著,穿過花園,穿過月洞門,穿過迴廊……
    小燕子一面飛奔,一面狂喊:
    「皇阿瑪!皇阿瑪……你在哪裡?不好了!香妃娘娘變成一隻蝴蝶,飛走了!皇阿
瑪……香妃娘娘飛走了……」
    平時文文靜靜的紫薇,也驚慌失措的跟著大喊:
    「皇阿瑪!趕快來呀……香妃娘娘化成蝴蝶了……」
    丫頭金瑣,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跟著喊:
    「蝴蝶!蝴蝶……蝴蝶……大家來呀!怎麼辦啊?香妃娘娘飛走了……」
    這樣的狂喊狂叫狂奔,把乾隆、令妃、太后、晴兒、皇后、容嬤嬤、爾康、永琪全部驚
動了,大家從各個宮殿裡紛紛跑出來。宮友、太監、侍衛都亂糟糟的問著:
    「怎麼了?怎麼了?」
    乾隆迎向小燕子,急促的問:
    「什麼?什麼?小燕子,發生什麼事情了?」
    令妃跟在乾隆身邊,對小燕子喊道:
    「怎麼回事?不要慌慌張張,慢慢說!慢慢說!香妃娘娘怎樣了?」
    小燕子衝到乾隆和令妃面前,氣極敗壞的喊道:
    「皇阿瑪……剛剛我們和香妃娘娘在一起,娘娘要試一試自己的功力恢復沒有,就站在
寶月樓外面的院子裡,轉著轉著去吸引蝴蝶,誰知道,她轉著轉著,就不見了……我們睜大
眼睛看,只看到一隻蝴蝶,飛到我的手上,又飛到紫薇的手上,好像在和我們告別,然
後……它就越飛越高,飛過宮牆,就這樣飛走了!」
    乾隆大震,踉蹌後退,搖頭,不敢相信,瞪著小燕子說:
    「這是不可能的事!沒有的事!」他轉向紫薇:「小燕子在胡說什麼?」
    「真的!都是真的!」紫薇嚥了口氣,聲音顫抖著,她的顫抖,是害怕,是內疚,卻加
重了語氣裡的真實感:「我、小燕子、金瑣三個,親眼看到香妃娘娘,化成蝴蝶飛走了!」
她說著,就四面找尋:「有沒有飛到這邊來?有沒有?」她給了爾康求救的一瞥,東張西
望:「不如道……還會不會飛回來?」
    爾康立刻呼應,震驚的喊:
    「哪有這種事!你們看清楚沒有?」
    「看得清清楚楚!」紫薇被爾康鼓勵著,又生怕小燕子會說得離譜,誤了大事,就煞有
介事的說道:「香妃娘娘在那兒轉,對著我們三個,還一直笑,笑著笑著,就像水裡的影
子,變得好模糊……接著,我眼睛一花,再看,娘娘沒有了,面前是一隻白色的蝴蝶,身上
還有紅色的線條,好像她常常穿的白衣服,系的紅衣帶!她飛得好美好美,像是在跳舞……
就這樣飛啊飛啊飛走了!」
    永琪趕緊插嘴:
    「紫薇說得這麼清清楚楚,一定是真的!」他轉向爾康:「爾康,你記得嗎?上次,香
妃娘娘病危,蝴蝶滿天飛舞,你就說,香妃娘娘不是一個凡人!難道……她是神仙?就像小
燕子說的,是蝴蝶仙子?」
    「是!」爾康震動的回答:「她不是凡人!我早就知道,她絕對不是凡人!」
    令妃臉色大變,急問:
    「你們確定看到香妃變成蝴蝶?這可不是信口開河的事,不能亂說呀!好好的一個人,
怎麼會變成蝴蝶?」
    乾隆震動極了,拚命搖頭:
    「不會!不可能!絕對不會!」
    金瑣也煞有其事的喊道:
    「萬歲爺!是真的呀……香妃娘娘轉著轉著,我們就看到,她的衣服像脫殼一樣滑落下
來,落在地上,她就變成蝴蝶了!如果皇上不信,趕快去寶月樓外面看看!衣服還在那兒
呢!」
    乾隆瞪大了眼睛,重重的呼吸:
    「朕不信……朕一個字都不信!」
    乾隆就拔腳對寶月樓奔去。令妃追在後面,也一起奔去。
    爾康和永琪交換了一個視線,爾康點點頭,表示小燕子等人的戲演得不錯,跟著向前跑。
    容嬤嬤驚奇的看著皇后。問:
    「娘娘!居然有這種事?香妃變成蝴蝶了,你相信嗎?」
    「那個香妃,身上會香,會引蝴蝶,會死而復活,還有什麼事不可能?不管怎樣,我們
也跟過去看看!」皇后就帶著容嬤嬤,也往寶月樓跑去。
    太后怔怔的看著晴兒,實在覺得荒謬極了,震驚得一塌糊塗:
    「香妃變成蝴蝶飛走了?小燕子和紫薇是這樣說的嗎?還是我的耳朵有毛病,聽錯了?」
    晴兒驚愕極了,在驚愕中,還有一份強烈的不安。心裡,像閃電般閃過昨晚爾康永琪出
宮時的緊張,還有那個壓低了帽子、看不出容貌的小太監!她的心咚咚亂跳,若有所悟,嘴
裡喃喃的說:
    「她們是這麼說!香妃飛走了!」
    「我們也去看看!」
    大後和晴兒,也跟著去了寶月樓。
    大家趕到寶月樓門口,就一眼看到,維娜吉娜正在伏地痛哭。地上,含香的白色衣衫,
攤在那兒,那個有羽毛裝飾的白色頭飾,也躺在草地上,含香的銀環手鐲,項鏈耳墜……全
部在地。
    乾隆看到這種景象,大震,就撲上前去,抓住維娜,搖著,痛喊:
    「你們的主子去了哪裡?快說!」
    「公主變成蝴蝶,飛走了!」維娜用回語答著。
    「公主是蝴蝶仙子,她回家了!」吉娜哭著。
    乾隆不懂回語,不得要領,放掉維娜,惶然的回頭,一把抓住紫薇搖著,急切之情,溢
於言表:
    「紫薇!你不會騙朕,你跟朕說清楚,香妃到底去了哪裡?她是人,怎麼可能變成蝴
蝶?怎麼可能?」
    紫薇被乾隆一搖,心驚膽戰。爾康和永琪也跟著一顫。
    紫薇看乾隆如此痛心,真情的眼淚,就奪眶而出:
    「皇阿瑪!對不起,我們看著香妃娘娘飛走,誰都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去!我
真的覺得好抱歉,我沒有留住她!對不起,對不起!不過,皇阿瑪!你想,香妃娘娘帶著香
味,和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根本不一樣!她化為蝴蝶飛走,是不是因為她屬於人間的時辰已
經到了,不得不走?香妃娘娘的所有所有,都不能以常理推測,她的走,也是這麼神奇!」
    乾隆大慟,瘋狂的搖著紫薇:
    「不!不會!她是朕的妃子……我們把她從死神手裡都搶得回來,怎麼會變成蝴蝶飛
走?你怎麼不抓住她?這是怎麼回事?朕不信!不信!」
    小燕子往前一衝,拉著乾隆的胳臂,喊著:
    「皇阿瑪!香妃娘娘飛走了,總比她死了好!我知道了,她是蝴蝶變的!現在,變回蝴
蝶,回到什麼蝴蝶谷之類的地方去了!皇阿瑪,你不要難過,如果香妃是回家了,她一定活
在什麼地方……她會祝福著你!」
    令妃見三人說得頭頭是道,不得不信了。在震驚之餘,拉著乾隆安慰道:
    「皇上!看樣子,這件事是真的了!紫薇說得對,香妃娘娘來了一趟皇宮,帶給皇上好
多歡樂,現在,她的時間到了,回到那個蝴蝶世界去了,我們也不要用人間的感情來牽絆
她,讓她無牽無掛的飛走吧!」
    爾康就一步上前,對乾隆恭敬而誠摯的說:
    「令妃娘娘說得對極了!皇上,李商隱的詩寫得好:『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
鵑』!香妃娘娘,說不定只是皇上的一個『蝴蝶夢』而已!」
    乾隆踉蹌一退,大受打擊的說道:
    「蝴蝶夢!蝴蝶夢?不……她不是一個夢,她是實實在在的!朕要去寶月樓看看……說
不定,她已經回來了!對!她能飛走,當然也可以飛回來!」
    乾隆邁開大步,急急的走進了寶月樓。大家只得緊緊跟隨。
    寶月樓的大廳裡,一切整理得乾乾淨淨,纖塵不染。哪裡還有含香的人影?
    乾隆衝進臥房,奔出奔進,到處找尋含香。找不到含香,他茫然失措。折回大廳,四面
張望。只見景物依舊:回族樂器,回族地氈,回族壁飾……只是香妃已杳。
    乾隆恍惚的看著這個房間,一時之間,情緒紛亂已極。
    眾人站在乾隆後面,全部鴉雀無聲。
    半晌,太后首先恢復了鎮定,就一步上前,非常威嚴的說道:
    「皇帝!看樣子,這個香妃是確實消失了!不管她是用什麼方式消失的,大概再也找不
回來了!人生,有得有失,不能強求!想那香妃,遠從新疆來這兒,進宮之後,發生的事,
都奇奇怪怪……現在去了,未始不是大清的福氣!皇帝是萬乘之尊,請振作一點,不要為了
一個妃子,失神落魄了!」
    乾隆跌坐在一張椅子裡。
    眾人看著他,誰都不敢講話。只有太后,再說:
    「皇帝!這件事情,太詭異了,傳出去只怕對宮廷不利!不如對外宣稱,香妃生了急
病,去逝了!」
    乾隆一顫,眼前,浮起含香昨晚的容顏和話語:
    「皇上,我已經失去了香味,不再是你的『香妃』了!那個『香妃』,已經被太后賜
死,不存在了!希望你以後,就抱著這樣的想法來看我!」
    乾隆一個寒戰,瞭解含香說這句話時的訣別意味了。他抬起頭來,看著太后,心裡,充
滿悲切和怨恨。如果太后不賜死香妃,大概,香妃也不會消失吧?他儘管心裡有恨有痛,卻
不能忤逆太后。揮了揮手,他啞聲的說:
    「你們通通下去!讓朕一個人靜一靜!誰都不要來打擾朕!」
    眾人全部行禮如儀,退出房去。乾隆忽然喊道:
    「小燕子,紫薇!你們兩個留下來!」
    紫薇和小燕子急忙站住。
    爾康和永琪好不放心,給了兩人一個深深的、警告的注視。
    轉眼間,大家都走了。
    乾隆怔怔的坐在那兒,看著含香經常盤膝而坐的地氈,出著神。
    紫薇和小燕子對視,兩人都有著歉疚、同情和心慌意亂。
    半晌,房裡寂然無聲。終於,乾隆打破了沉寂:
    「小燕子!紫薇!你們過來!」
    小燕子和紫薇忐忑的走上前去,一左一右,跪在乾隆面前。
    乾隆就深深的凝視著兩人,啞聲的說:
    「你們兩個,向朕發一個毒誓,確實看到香妃變成蝴蝶飛走了!」
    紫薇一怔,來不及開口,小燕子已經搶先說:
    「我小燕子向皇阿瑪發誓,如果沒有看到香妃變蝴蝶,我會被亂刀砍死,閃電劈死……
被皇阿瑪砍頭,五馬分屍!屍體還被老鷹野狗啃得亂七八糟!」
    小燕子發完誓,心裡很害怕。轉眼看著窗外的天空。心裡低低的禱告:
    「天上的神仙,我小燕子被迫發誓,不能當真,你們千萬不能讓我應誓啊!」
    紫薇只得跟著發誓:
    「如果我沒有看到香妃娘娘變蝴蝶,我會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小燕子慌忙對著天空,在心裡幫紫薇禱告:
    「天上的神仙,紫薇和我一樣,不能應誓啊!」
    小燕子和老天商量過了,就安心了。
    乾隆盯著兩人,看到兩人都言之鑿鑿,賭咒發誓,實在不像撒謊。尤其紫薇,是個最誠
實最坦白的姑娘,更不會胡言亂語,那麼,一切都是真的了?他不得不有些相信了。就痛心
的、神思恍惚的說道:
    「那麼,她確實不屬於人間,不屬於我們?她確實是個仙子,回歸山林去了?」
    紫薇看著如此痛苦的乾隆,心裡好痛,忍不住把乾隆的手一握,熱烈的喊道:
    「皇阿瑪!失去香妃娘娘,我們和你一樣傷心!可是,你想想看,香妃自從進宮,很少
有高興的時候,還幾次三番,差點丟了性命!身體上,心靈上,都受到很大的傷害!她是不
自由的,不快樂的!現在,她走了!對她來說,是一種幸福,一種解脫!從此,她可以自由
自在的飛舞,不再受到宮裡的折磨了!皇阿瑪,如果你真的愛她,應該為她的離開而高興
呀!請你不要難過了,好不好?我保證,香妃娘娘會在一個神仙一樣的世界裡,為皇阿瑪祈
福!」
    小燕子也熱烈的接口:
    「就是!就是!香妃飛走的時候,我好像看到有一團彩色的雲,把她接走!空中,還有
彈琴的聲音,吹簫的聲音,唱歌的聲音……好熱鬧啊!好像有一隊吹鼓手,在為她奏
樂……」
    紫薇忍不住輕輕的咳了一聲,小燕子才趕緊住口。
    乾隆就半信半疑的看著她們,痛楚的說:
    「你們兩個言之鑿鑿,朕不能不信!但是,這件事太玄了,朕實在不能接受!」
    紫薇深深的看著乾隆:
    「香妃娘娘的故事,哪一件不玄呢?我從來就不知道有人生來就帶著香味,皇阿瑪,你
覺得那不玄嗎?吃了鶴頂紅,太醫都宣佈去世了,她會活過來,那不玄嗎?病重的時候,香
味瀰漫了整個皇宮,蝴蝶紛紛飛來跟她告別,那不玄嗎?香妃本身,就是一個很美很玄的傳
奇啊!我們就別把她當真,只當是個傳奇吧!」
    乾隆啞口無言了,就痛楚的看著含香的座位,依稀又看到,跳著蝴蝶舞的含香。
    「是啊!香妃本身,就是一個很美很玄的傳奇!」乾隆自言自語的說:「化作蝴蝶飛走
了……蝴蝶!是啊,前晚她跳舞的時候,朕就覺得,她好像一隻要振翅飛去的蝴蝶!原
來……她真的要飛走了!」
    乾隆就癡癡的發起呆來。
    紫薇和小燕子,悄悄的對看一眼,就靜靜的坐在那兒,陪伴著乾隆。
    香妃變成蝴蝶飛走了,這件事,震驚了整個宮廷。
    在坤寧宮裡,容嬤嬤看著皇后,神秘的說:
    「皇后娘娘,你看這件事,是不是太離奇了?會不會其中有詐?」
    「怎麼說?」
    「那個香妃,雖然很古怪,可是,變成蝴蝶飛走,還是太稀奇了!這件事只有那三個丫
頭看見,又不是人人看見!如果香妃真有特異功能,會變成蝴蝶飛走,她為什麼不在大家都
看得見的時候飛走,要只在她們三個面前飛走呢?」
    「你說得有理!」皇后沉思的說:「但是,香妃會招蝴蝶,這是人人都看見的事!你也
說過,她一定會妖術!現在化為蝴蝶飛走,好像也很有可能!如果她不是變成蝴蝶飛走,那
麼,她去哪裡了?」
    「她會不會逃走了?上次老佛爺差點殺了她,她知道這個皇宮不好玩了,說不定就偷溜
出宮,逃到新疆去了!」
    「她是娘娘,要偷溜出宮,哪有這麼容易?」
    「如果漱芳齋幾個丫頭,再加上五阿哥和福大爺,裡應外合幫助她呢?」
    「這話可一點證據都沒有,只是推測罷了!」皇后搖搖頭:「為什麼他們要集體幫香妃
逃走呢?太說不過去了!那麼多的人,都發瘋了嗎?我寧願相信香妃變成蝴蝶飛走了,也不
會相信他們冒著砍頭的危險,把香妃送出宮去!何況,他們明知道皇上迷戀那個香妃,已經
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他們幹嘛和皇上過不去呢?」
    容嬤嬤點頭:
    「是啊!這有點說不通!可是,奴婢就覺得這裡面有文章!說不定他們跟那個香妃感情
太好,害怕老佛爺把香妃賜死,採取了什麼非常手段!」
    皇后深思著,有些興奮起來:
    「如果能夠有證據,說是香妃被他們幾個放走了……那麼,他們這一幫人,就通通死定
了!」
    容嬤嬤眼睛一亮,就起勁的說道:
    「娘娘!上次你讓奴婢去追查他們每次出宮幹什麼?奴婢已經查出結果來了!他們都去
一個地方,名叫會賓樓!那個酒樓的老闆,是一對兄妹,哥哥叫柳青,妹妹叫柳紅!」
    「只是一家酒樓而已?」皇后皺皺眉頭:「那也沒有什麼,既然出宮,當然是花天酒地
了!去一家熟悉的酒樓,好像構不成什麼大罪!」
    「可是……」容嬤嬤壓低聲音說:「聽說那家酒樓裡,曾經有回人出出入入!」
    皇后大震,陡然提高了聲音:
    「什麼?」
    坤寧宮在研究著香妃,慈寧宮也在研究著香妃。
    太后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煩躁不安的思索著,說:
    「變成蝴蝶飛走了?一個妃子,居然變成蝴蝶飛走了!這麼荒誕的故事,如果傳出去,
咱們這皇宮,還有尊嚴嗎?老百姓一定繪聲繪色,把這件事渲染得更加離奇!本來,有個會
『香』的妃子,就已經夠怪了,現在,這個妃子還會變蝴蝶!」她站住了,喊:「晴兒,你
是個聰明人兒,你幫我分析一下,到底這個香妃是怎麼回事?鶴頂紅毒她,她也不死,還能
變成蝴蝶飛走!」
    晴兒看著太后,深思的回答:
    「這事確實怪極了!香妃吃下鶴頂紅那天,有蝴蝶飛進皇宮,那是很多人都親眼目睹的
事!香妃死而復生,也是事實!我想,香紀大概真的和蝴蝶有些淵源吧!說實話,我對於很
多不可解的事,像是鬼神靈魂這類,都帶著敬畏的心情。不敢說它不存在,因為很多人親身
經歷過!香妃,也是這樣!」
    太后就煩惱的說道: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對外怎麼說呢?如果阿里和卓來跟咱們要人,難道,咱們就
告訴他這個故事嗎?」
    「老佛爺不是心裡已經有譜了嗎?當然說她生病去世了!如果上次吃了鶴頂紅,她就死
了,咱們也得這樣說!是不是?總之,老佛爺本來就不喜歡香妃,她變成蝴蝶也好,她變成
蜜蜂也好,走了就算了!」
    「那……咱們宣佈她死了,她還會不會飛回來呢?如果這只蝴蝶只是飛出宮去玩玩,明
天又飛回來了,再變回香妃,那怎麼辦?如果,她一會兒回來,一會兒飛走,飛來飛去的,
和咱們開玩笑,那又怎麼辦?」
    晴兒張大眼睛,傻住了。心想,這個疑問,恐怕只有漱芳齋才能解答了。
    漱芳齋裡,永遠是熱鬧而緊張的。
    紫薇和小燕子被乾隆留了下來,爾康和永琪就亂了方寸。金瑣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大家什麼心情都沒有,在漱芳齋裡引頸盼望,一心一意的等紫薇她們回來。好不容易。總算
看到兩人回來了,爾康、永琪、金瑣就急忙的迎了過去。
    「怎樣?怎樣?皇阿瑪信了嗎?他有沒有再審問你們?」永琪著急的問。
    「進來說話!關好門再講話!」爾康機警的說。
    大家趕緊進房,把房門關好。紫薇就對三人安慰的笑笑:
    「好緊張啊!皇阿瑪真的是不大相信,要我們兩個發毒誓……」說著,就去看小燕子:
「你那個誓怎麼發得那樣重,什麼砍頭,五馬分屍,屍體給老鷹野狗啃……聽得我心驚肉
跳。如果我們兩個應了誓,怎麼辦?」
    「不會啦!我心裡一直在禱告,要天上的神仙別管我們的毒誓!神仙知道我們是做好
事,應該獎勵我們才對,怎麼會讓我們應毒誓呢?」
    「那麼,你們發了誓,皇上就信了嗎?」爾康急急的問。
    「皇阿瑪太傷心了,我覺得他現在有點糊塗,沒有力氣去想了!他曾經親眼看過含香和
蝴蝶的奇跡……所以,他就只有相信了!可是,他好可憐啊,一直到現在,都呆呆的坐在寶
月樓裡,希望含香還會飛回來!」紫薇說著,就看爾康:「我覺得我好壞啊!如果皇阿瑪知
道了真相,一定會恨死恨死我!」
    「那麼,他是相信了?」爾康再問。
    「好像相信了!」
    爾康就握緊了紫薇的手,懇切的說:
    「不要再後悔了!我們也沒有選擇是不是?想想蒙丹,不可憐嗎?含香不可憐嗎?他們
不止可憐,還在生死邊緣徘徊,一個弄不好,就會送命!我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呢?」
    永琪深有同感,說:
    「爾康說的對極了!不要後悔!皇阿瑪雖然傷心,可是,他還有令妃娘娘,還有二十幾
個老婆,過一些日子,他就忘了!人家蒙丹,從十二歲開始,生命裡就只有含香一個!」
    「就是!就是!反正事情已經做了,後悔也來不及了!」小燕子嚷著,轉著眼珠一笑,
看眾人:「我今天的戲演得很好吧?說得活靈活現,演得那麼逼真,連我自己都有一點相信
了!所以我常說,我的功夫不怎麼樣,我的演技是第一流的!我們這個故事編得還真好,爾
康是個天才,會想出這樣的說法,說是變成蝴蝶,真是一點漏洞都沒有!」
    「誰說沒漏洞!最大的一個漏洞就是可信度太低!」爾康不安的皺皺眉:「不過,到現
在為止,好像把大家都唬弄過去了!老佛爺那兒很安靜,皇后那兒也很安靜,皇上忙著傷
心,也很安靜!截至目前為止,沒有發兵去追捕含香。現在,他們大概已經到了石家莊了!」
    「即使過兩天,皇阿瑪醒悟過來,要發兵去搜捕,也失去時效了!現在每過一個時辰,
他們就更安全一分!等到再過兩天,他們就進入篙山山區,那就無從追捕了!」永琪分析著。
    「這麼說,我們算是成功了?這個蝴蝶的故事,也成立了?我們還有沒有危險呢?難
道,整個皇宮都相信這個故事了嗎?」金瑣問。
    「大家還是要繼續演戲!紫薇,小燕子,你們還是要常常去寶月樓,做出一股思念香妃
的樣子來,在皇上面前,尤其不可『掉以輕心』!知道嗎?」爾康叮囑著。
    小燕子又聽不懂了,緊張的追問:
    「不可以掉什麼東西?誰掉了東西?」
    「『掉以輕心』就是說要小心!」永琪解釋。
    「要小心就說要小心嘛,說什麼『掉了金星』?我還以為含香的什麼首飾掉了,露出馬
腳了!」
    大家正談得緊張,門上,忽然傳來敲門聲。金瑣急忙把手指放在嘴唇上:
    「噓……」
    金瑣把房門開了一條縫,小卓子伸頭進來,悄聲說:
    「晴格格來了!」
    大家都一個驚跳。爾康點點頭,金瑣打開房門,晴兒一閃身,進來了。
    晴兒站定,就睜大眼睛看著大家,急促的說:
    「老佛爺在休息,我趁空跑過來,要你們大家一句話……」她環視眾人,開門見山的
問:「你們把香妃娘娘藏到哪裡去了?」
    紫薇嚇了一跳,看爾康。爾康遲疑了一下。急急的說:
    「我們沒有藏她,她變成蝴蝶飛走了!」
    晴兒一跺腳,說:
    「在我面前,不要假裝了!昨晚我送三皇姑出門,看到你們兩個神神秘秘,在宮門那兒
和侍衛攪和不清,如果我不及時幫你們,大概今天香妃娘娘也不會變成蝴蝶了!是不是?」
    永琪一聽,瞞不住了,臉色一正,對晴兒誠懇的說:
    「晴兒!既然繪你撞見了,我們也不瞞你了,可是,這件事關係到我們一大群人的生
命,甚至包括你的!所以,你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香妃娘娘就是變成蝴蝶飛走了!」
    「難道,昨天晚上,那個小太監是香妃?」晴兒臉色變白了。
    「你以為是誰?」爾康問。
    「我以為是小燕子!以為你們又要溜出去玩……」晴兒就張口結舌的低喊:「天啊!我
幫你們把香妃偷運出宮了!」
    「噓!聲音低一點!」爾康趕緊接口:「這個事情,將來我再告訴你前因後果,是個好
長好長的故事!不止驚心動魄。而且蕩氣徊腸!包你聽了以後,會跟我們作同樣的決定,冒
同樣的危險!但是,現在沒時間說,請你在老佛爺面前,還要幫我們圓謊才好!」
    「我明白了……」晴兒的眼睛睜得骨溜滾圓;「你們好大的膽子!真是不怕死呀!
好……我懂了,我盡力就是了……」
    晴兒話沒說完,外面,驟然傳來尖聲的大叫:
    「老佛爺駕到!」
    這一下,大家真是嚇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晴兒臉色慘變。
    「怎麼辦?怎麼辦?我藏到哪兒去比較好?如果被老佛爺發現我在你們這兒,以後我說
什麼話都沒用了……」晴兒慌張的喊。
    「去我的臥室!趕快!」紫薇說。
    「我帶你去……」金瑣拉著晴兒就跑。
    「我先去攔住門……」爾康往門口跑。
    小燕子大樂,拍著手大笑:
    「哈哈!你們去緊張吧!沒看到會被一隻鸚鵡嚇得到處亂跑的人!哪有老佛爺,那是
『小騙子』的老把戲了!哈哈……哈哈!」
    晴兒停步,跑回頭,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都圍過去,圍著那只鸚鵡。小燕子就伸著拳
頭,對那只鸚鵡大聲吆喝:
    「我警告你,小騙子!什麼『老佛爺駕到,皇上駕到』你都給我閉口!你以為嚇得到
我,是不是?老佛爺有什麼了不起?一個老太太而已,你以為我怕她,我才不怕!就算她是
『虎姑婆』,她也沒辦法吃了我,下次再喊什麼『老佛爺』,我就讓你變成『老禿
子』……」
    小燕子話說了一半,覺得房間裡安靜得出奇,心裡有點發毛。她慢慢的回頭,卻赫然看
到太后挺立在門口,小鄧子、小卓子一臉的著急,站在太后身後,拜天拜地,對小燕子擠眉
弄眼兼作殺頭動作。小燕子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
    晴兒已經躲避不及,只得硬著頭皮喊:
    「老佛爺!」
    房裡眾人,個個臉色蒼白,神情緊張,全部請下安去:
    「老佛爺吉……吉祥!」
    小燕子接觸到太后那凌厲的眼光,心裡一慌,本能的往後一退,把小茶几也撞翻了。茶
杯落地,乒乒乓乓。小燕子一跺腳,亂七八糟的說:
    「真該死!老佛爺……不不!」慌忙搖著手:「我不是說你該死,我是說那只鸚鵡該
死……老佛爺……你進來怎麼也不吭聲?怎麼真的是你?我以為是鸚鵡……不不,我不是說
你是鸚鵡……我是說,那只鸚鵡是鸚鵡……」她越說越語無倫次,就大罵道:「小鄧子!小
卓子!老佛爺來,你們怎麼不通報?」
    小鄧子、小卓子哭喪著臉說:
    「主子!格格,我們通報過了!」
    太后往前一邁,面罩寒霜,眼光銳利的看著小燕子,聲色俱厲的說:
    「我是『虎姑婆』?啊?我沒什麼了不起?啊?我不過是個老太太?啊?我拿你沒辦
法,吃不了你,啊?」
    小燕子趕緊賠笑:
    「不不不!老佛爺好了不起,不是『虎姑婆』,拿我有辦法,不是老太太,不不,是老
太太,是偉大的老太太,吃得了我,吃得了我……」
    太后一拍桌子,怒聲打斷:
    「你這個毫無規矩,不學無術,對長輩也毫無尊敬的丫頭!你給我記住!這樣放肆,你
會付出代價的!不要以為你有阿哥和皇帝撐腰,就一天到晚胡作非為,如果我真要辦你,阿
哥也好,皇帝也好,誰都幫不了你!」
    永琪心驚膽戰了,急忙上前,稟道:
    「老佛爺!小燕子不是對您不尊敬,是在和那只鸚鵡逗著玩……」
    太后看永琪,再度厲聲打斷:
    「永琪!你也住口!用不著幫小燕子說話,她說了些什麼,我已經聽得清清楚楚,她說
的不是外國話,我聽得懂,不用你再來費心翻譯!如果你為了她,不耐煩當阿哥,也隨你的
便!阿哥多得很,你威脅不了我!」
    永琪咬牙不說話,氣得臉色發青。
    太后就調頭去看晴兒。
    「晴兒!你在這兒幹什麼?」
    晴兒安撫住自己狂跳的心,勉強維持著鎮定,屈了屈膝說:
    「回老佛爺,我是過來問一問有關香妃娘娘變蝴蝶的事,我總覺得這事有點離奇,想問
問清楚!」
    「你問清楚了沒有?」太后銳利的問。
    「才剛剛說兩句話,老佛爺就來了!」晴兒囁嚅的說。
    太后滿腹狐疑的看了看眾人,盛怒的說道:
    「你們大家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我遲早會查出來!」說著,就嚴厲的一吼:「香妃娘
娘確實變成蝴蝶飛走了嗎?」
    眾人一凜,紫薇、小燕子、金瑣和爾康永琪就全部異口同聲的答道:
    「確實變成蝴蝶飛走了!」
    太后敏銳的看過來:
    「爾康,永琪,難道你們兩個也親眼看到了?為什麼你們答得這麼肯定,這麼乾脆?」
    永琪和爾康一驚。爾康就敏捷的接口:
    「回老佛爺,因為我們對兩位格格深信不疑!她們沒有必要撒這樣的謊!」
    「就是!就是!」永琪慌忙附和。
    太后的眼光,陰沉的掃過五個人的面孔。
    「很好!你們都是慧眼,看得到我們看不到的奇跡!那個香妃,跟你們走得很近,所有
的怪事,你們都參加一份!如果有一天,你們大家集體變成蝴蝶飛走了,我也見怪不怪了!」
    太后說完,就看著晴兒,大聲喊:
    「晴兒!跟我回慈寧宮去,要不然,總有一天,你也會變成蝴蝶飛走!」
    「是!」晴兒心虛的說。
    太后掉頭就走。晴兒急忙跟隨。
    一屋子的人,連忙請安:
    「恭送老佛爺!」
    太后帶著晴兒走了,眾人這才你看我,我看你,個個驚魂未定。
    小燕子一個箭步,就又跳到那只鸚鵡面前去,伸著拳頭喊:「你這個壞東西!都是你害
我!」
    「壞東西!壞東西!」鸚鵡大聲響應。
    「你才是!你才是!」小燕子大喊,和鸚鵡比嗓門。
    爾康吸了口氣,沉重的說:
    「小燕子,別和鸚鵡吵架了!大家提高警覺吧,我覺得,太后對我們那個故事,並沒有
完全相信,我們的問題,還多得很呢!」
    紫薇點頭,永琪點頭,金瑣點頭,個個憂心忡忡。只有小燕子,還是一臉的樂觀,振振
有辭的說:
    「別怕!皇阿瑪都信了,其他的人,管他呢!」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