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3

    轉眼間,到了「大計劃」實行的前一天。
    大家都集合在漱芳齋,最後一次核對這個計劃的諸多細節。
    整個漱芳齋,真是緊張極了。自從小燕子進宮以來,永琪爾康他們已經做了許多驚天動
地的事,包括宗人府的劫獄在內。但是,這次,要把乾隆的愛妃私運出宮,還要掩護她和心
上人一起逃亡!這實在是膽大妄為到了極點。每個人都知道,這次的事,如果出了差錯,大
家就「要頭數顆,要命數條」,會集體上斷頭台!所以,計劃實行以前,大家還是左討論,
右討論,左研究,右研究,左叮嚀,右叮嚀……力求萬無一失。
    「你不要害怕!」爾康對含香說:「扮成小太監混出宮去,小燕子已經用過好幾次,次
次成功,每次都是回來才出狀況!你是一去不回的,所以,沒什麼好擔心!何況,明天宮裡
很熱鬧,我已經部署好了,我會駕著馬車接送皇姑額駙們出宮進宮,一天好多次,弄得侍衛
都不耐煩了,到了晚上,就不會再仔細看了!」
    「明晚,我和紫薇就不能送你了,我們已經約了皇阿瑪,去令妃娘娘那兒喝酒,給娘娘
補做生日,皇阿瑪對於把令妃娘娘的生日都忘了,也有一些抱歉,所以一口答應了!你放
心,我們會把皇阿瑪灌醉!你就乘機溜走!」小燕子說。
    「蒙丹他們已經把馬車都準備好了,我們的馬車會把你送到正陽門,然後換乘蒙丹的馬
車!你上了馬車,就不要回頭,飛快的走!祝你們一切順利!」永琪說。
    「我還是給你們準備了很多香料,都交給蒙丹了,你們放在車上,以備不時之需!雖然
你現在不香了,我們並沒有把握,是不是一直不會香了,萬一突然又恢復了香味,車上有香
料,總比較好掩飾!」金瑣說。
    「我知道你還有很多很多的不放心,不放心我們,不放心維娜吉娜,不放心皇阿瑪會不
會發兵打新疆!你就把這些不放心通通放下,我們編的故事雖然有些離奇,但是,你本來就
是一個離奇的人物,不能以常理來分析!我想,那個故事還是會有說服力的!過一段時間,
希望皇阿瑪會想通!即使知道了真相,也會感動!我以一個女兒對父親的瞭解來告訴你,總
會有這一天,因為,他是個『至情至性』的人!是個『仁君』!」紫薇說。
    含香一個一個的看著他們,心裡澎湃洶湧,滿溢著感恩和感動,說:
    「你們為我想得那麼周到,安排得那麼好,我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現在的心情太
複雜了!你們這樣冒險救我,我一走了之,你們能不能安全過關?我真的不放心啊!」
    紫薇緊緊的抱了含香一下:
    「已經說過了,要你把這些不放心通通放下!你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最後關頭,不許
再猶豫了!只是,好捨不得你!你一路要小心啊!要珍重啊!我們這樣一分手,恐怕再也不
會見面了!」
    含香的眼淚奪眶而出,喊道:
    「我永遠忘不了你們,我會天天想你們,時時刻刻想你們!」
    小燕子急忙把她一抱:
    「不要哭!你一哭,我也會哭,紫薇也會哭,金瑣也會哭,我們會淹大水的!」
    紫薇就奔到桌子前面去,坐下來,開始彈琴,說:
    「我們不要傷感,這次,是我唯一一次,覺得離別是件好事!我要唱歌!」
    紫薇就坐在桌前,扣弦而歌:
    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繞天涯
    珍重再見,今宵有酒今宵醉
    對酒當歌,長憶蝴蝶款款飛
    莫再流連,富貴榮華都是假
    纏纏綿綿,你是風兒我是沙
    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繞天涯
    叮嚀囑咐,千言萬語留不住
    人海茫茫,山長水闊知何處
    浪跡天涯,從此並肩看彩霞
    纏纏綿綿,你是風兒我是沙
    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繞天涯
    點點滴滴,往日雲煙往日花
    天地悠悠,有情相守才是家
    朝朝暮暮,不妨踏遍紅塵路
    纏纏綿綿,你是風兒我是沙
    大家聽著紫薇的歌聲,想著那個「你是風兒我是沙」的承諾,人人都醉了!就算天塌下
來,大家也顧不得了!人生,還有什麼東西比愛更珍貴呢?
    那天晚上,含香對乾隆說了一段非常感性的話:
    「皇上!我有好多的感激,好多的抱歉,我都不知道如何表達才好!自從我進宮以來,
你對我的壞脾氣,我的任性,我的自私,我的不講理……你通通包容了,用一顆最寬大的
心,來寵愛我,憐惜我。如果我還不知道感恩,我就是白活了!今晚,我要特別的謝謝你!」
    「怎麼了?突然對朕說這些?」乾隆好意外,感動的說:「朕不要你的感激,只要你的
心!你是不是終於發現,朕對你的一片真心了?」
    「我早就發現了!」含香誠實的點點頭:「我這麼一再的辜負皇上,覺得自己真是壞極
了!將來,說不定有一天,皇上會比較瞭解我,會原諒我!」
    「不要等那一天了!我已經瞭解你,也原諒你了!」乾隆豪氣的說:「在你進宮以前的
種種,我都不會追究了!你是我獨一無二的香妃,我會永遠珍惜你!」
    含香對這樣的乾隆,不能不充滿了歉意、感動和犯罪感,眼中含淚了:
    「皇上,我已經失去了香味,不再是你的『香妃』了!那個『香妃』,已經被太后賜
死,不存在了!希望你以後,就抱著這樣的想法來看我!」
    乾隆楞了楞,就會錯意了,喜悅的一笑說:
    「好!從今以後,朕把你看成是個全新的人!雖然不香了,卻對朕有感恩之心,有溫柔
的語氣,還有……」他拭去含香眼角的淚:「這珍貴的眼淚!朕心裡充滿了感動,完全不在
乎你香不香!」
    含香就跳起身子,說:
    「我要為皇上跳一支舞!維娜,吉娜!」
    維娜吉娜急忙進房,開始擊鼓作樂。
    含香就使出渾身解數,為乾隆翩翩起舞。她穿了一件寬袖的白紗舞衣,舞得像一隻振翅
欲飛的蝴蝶。她一面舞著,一面深深的看著乾隆,眼光裡,帶著無盡的祈諒。乾隆就被這樣
的眼光和舞蹈,深深的眩惑了。
    終於,到了「大計劃」實行的日子。
    一整天,永琪和爾康的馬車,夾雜在諸多皇姑的馬車中,在宮門口出出入入。
    晚上,延禧宮裡擺了一桌酒席。乾隆、令妃上坐,嬪妃作陪。小燕子、紫薇下坐。難得
乾隆有興致,紫薇和小燕子有孝心,滿座嬪妃,都跟著起哄,房裡熱鬧極了。七格格和九格
格也來了,兩個小格格各端了一杯酒,走過去。七格格說:
    「皇阿瑪!額娘,奶娘說,我們只能敬一杯酒,就要去休息!我來敬酒!」
    「我也來敬酒!」九格格笑著說。
    七格格才八歲,九格格才六歲,乾隆看著一對粉妝玉琢的小女兒,高興的大笑:
    「哈哈!和靜和恪兩個孩子,越長越像娘了!和令妃一樣漂亮!將來長大,一定都是美
人!哈哈!」
    兩位小格格就齊聲說道,
    「恭祝皇阿瑪福如東海,額娘壽比南山!」
    眾妃嬪和小燕子、紫薇急忙響應,全部舉杯喊道:
    「恭祝皇上(皇阿瑪)福如東海,令妃娘娘壽比南山!」
    小格格的酒杯裡,當然不是真酒,卻煞有介事的舉杯乾杯。乾隆心情愉快,和眾人全部
乾了杯子。便有奶娘上前,帶走兩個小格格。
    小燕子看了紫薇一眼,舉杯說:
    「兩位小格格敬過了酒,輪到我們這兩個大格格了!皇阿瑪,令妃娘娘,我們敬你們一
杯!祝皇阿瑪快快樂樂,和令妃娘娘恩恩愛愛!再生兩個小阿哥,兩個小格格!」
    「聽聽!」令妃又羞又笑:「這小燕子的辭,就是跟別人不一樣!生那麼多,不是變成
老母豬了嗎?」
    大家都笑了起來。紫薇就誠心誠意的說道:
    「皇阿瑪!令妃娘娘……我借這杯酒,獻上我對你們的尊敬和感激!」
    「好!我乾杯!你們隨意!」
    乾隆一口乾了杯子。小燕子急忙拿著酒壺,上去再度斟滿。說:
    「我還要敬皇阿瑪一杯,因為你是我最崇拜最崇拜的皇阿瑪!」
    「說得好!朕就再乾一杯!」
    小燕子再度斟酒,紫薇上前,舉杯說道:
    「我要敬皇阿瑪一杯,請皇阿瑪對我們的錯誤,多多原諒!紫薇向您請罪了!」
    「好端端的,請什麼罪?」乾隆一愣:「朕接受你們的敬意就是了!」一仰頭,又干了
杯子。
    小燕子跟著舉杯:
    「皇阿瑪!這一杯你一定要喝,我敬你……因為你是最偉大的皇帝!」
    「哈哈!」乾隆大笑:「這個帽子太大了,只好喝一杯!」
    「那……我也要敬!」紫薇舉著杯子說:「皇阿瑪,為了你的『仁慈』,你的『人
性』,你的『愛心』,你的『寬大』,我敬你一杯!」
    小燕子急忙看紫薇:
    「不行不行!你說了四個理由,皇阿瑪應該干四杯!來,一杯一杯來!」
    乾隆哈哈大笑著,還沒舉杯,令妃急忙阻止:
    「兩個丫頭是怎麼了?菜都沒吃幾樣,就拚命敬酒,待會兒皇阿瑪醉了怎麼辦?我知
道,宮裡的一些不如意,都結束了!所以大家的興致特別好。可是,這酒會傷身,還是少喝
為妙!你們的好意,皇阿瑪就心領了!」
    小燕子不依的嚷:
    「那怎麼行?不能心領!皇阿瑪是海量,為了……」轉著眼珠,苦想理由:「為了小阿
哥,也要乾一杯!」
    「小阿哥怎樣?」令妃問。
    「小阿哥健健康康,越長越壯,這個理由,總可以喝一杯吧!」小燕子說。
    「好理由!好理由!朕乾一杯!」乾隆哈哈大笑著,乾了杯子。
    臘梅冬雪忙著上菜,忙著斟酒。宮女們穿梭不斷,魚翅燕窩,山珍海味,一樣樣的端上
桌。席上觥籌交錯,大家酒酣耳熱。
    乾隆躊躇滿志,看看妃子們,忽然對令妃說道:
    「令妃!讓臘梅冬雪去把香妃請來吧,她要是知道我們這兒這麼熱鬧,一定會很高興參
加的!何況她和小燕子紫薇又投緣!」
    乾隆此話一出,令妃一愣。紫薇和小燕子立刻變色。小燕子一急,衝口而出喊:
    「皇阿瑪……」
    「怎樣?」
    「你就專心一點嘛!今晚是給令妃娘娘補做壽,你幹嘛拉扯上香妃娘娘,這樣不好吧!」
    令妃一聽,心想,這小燕子簡直要給自己找麻煩!為了表示大方和賢慧,立刻起身說:
    「那有什麼不好?是我的疏忽,忘了請香妃娘娘了!她來了我才更加高興!」就喊道:
「臘梅!快去寶月樓,請香妃娘娘來這兒,就說,皇上要她過來喝兩杯!冬雪,通知御膳
房,讓回回廚師,馬上做幾個新疆菜來!」
    「是!奴婢遵命!」臘梅、冬雪急忙應著。
    小燕子和紫薇飛快的對看一眼,兩人的心臟都快從喉嚨口跳出來了。
    「不要!不要……」小燕子喊。
    令妃會錯意,以為小燕子為她設想,就堅持起來:
    「要!要!要!這沒什麼關係,小燕子,你別攪和了,顯得我那麼小器!香妃和我,等
於是自家姐妹嘛!」
    乾隆欣然應道:
    「就是!就是!」
    臘梅冬雪要走,小燕子一急,攔門而立。急喊:
    「皇阿瑪!什麼意思嘛?女人的心,跟針尖一樣大,你就是不明白!今晚的主角是令妃
娘娘,你去請香妃娘娘來幹什麼?香妃娘娘不會領情的,這樣,香妃也不高興,令妃也不高
興……你的好意不是全變成壞意了?」
    乾隆怔住了,令妃沒料到小燕子這樣直接喊出來,怔了怔,更急了,說:
    「我哪有那麼小心眼……這樣吧,我自己去請!」
    令妃往門口走去,小燕子雙手一推,差點把令妃推了一跤。
    「令妃娘娘,你就承認了吧!」小燕子氣極敗壞的嚷:「哪有那麼大方的人?小器就小
器,吃醋就吃醋,有什麼了不起?有有有!就是有……如果說沒有,就是……就是……就是
犯了『欺君大罪』!」
    「啊?」令妃驚得打了一個哆嗦,張大眼睛。
    乾隆忙打哈哈:
    「哪有那麼嚴重?」
    小燕子一個勁兒的點頭:
    「有有有!就是有!」說著,不由分說的把令妃拉了回來。
    紫薇急忙端酒上前,對乾隆說:
    「皇阿瑪!你應該罰酒!」
    乾隆哈哈一笑,急忙解圍:
    「好了好了!不要去請香妃了,是朕出的壞主意!罰朕一杯酒!令妃,你就坐下吧!臘
梅冬雪,也別去了!拿酒來!斟滿,斟滿!」就舉杯對令妃說道:「好令妃!朕干了!」一
口乾了酒。
    臘梅冬雪急忙回來斟酒。
    小燕子好緊張,又端了酒杯上前去:
    「皇阿瑪!還要罰一杯!」
    「還要罰一杯?」乾隆睜大眼睛,愕然的看著小燕子,卻好脾氣的應道:「好好好!再
罰一杯!」
    乾隆心無城府,舉杯,又干了。
    當乾隆在喝酒的時候,含香在寶月樓,已經打扮成一個小太監。
    金瑣為她檢查服裝,左看右看,把她的帽子壓低一點,緊張的叮囑:
    「等會兒到了宮門口,你的頭盡量低下去,不要讓侍衛看到你的臉!」又拿出一個腰
牌,繫在含香衣服裡:「這是小鄧子的腰牌,萬一要檢查,就拿出來給侍衛看!記得出了宮
門,要還給爾康少爺!好了!走吧!天靈靈,地靈靈,菩薩保佑!」
    維娜吉娜含淚衝上前,激動的擁抱含香,用回語告別。含香痛楚的說:
    「維娜,吉娜,對不起,沒辦法帶你們一起走!只有希望你們沒事!我會一直為你們祈
禱!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爾康一步上前,催促著:
    「快走吧!不要耽誤時間了!」
    含香再和兩個回族女傭擁抱了一下,又和金瑣擁抱了一下,就毅然決然的一摔頭,掉頭
出門去。
    含香上了馬車,和小桂子、小順子一起坐在駕駛座上,好緊張,帽子拉得低低的,縮著
腦袋,大氣也不敢出。
    爾康和永琪坐在車裡,挑開了車簾,故意露著臉。
    馬車踢踢踏踏到了宮門口,剛好前面有一輛馬車出去,爾康這輛就跟在後面。
    晴兒抱著一隻哈巴狗,正在跟前面一輛車子裡的皇姑話別。回頭看到爾康和永琪要出
門,就對爾康永琪笑著揮揮手。爾康永琪胡亂的揮手回禮,都緊張得一塌糊塗。
    前面那輛馬車駛出宮門走了,晴兒也退開了。
    小桂子駕著馬車走過去。說:
    「我是小桂子!請大家讓一讓!」
    侍衛抬頭看。急忙請安:
    「五阿哥吉祥!福大爺吉祥!又要出去啊?」
    永琪一本正經的說:
    「讓一讓!我們要出宮辦點事,宮門不要關,大概過一個時辰就回來!」
    「喳!奴才遵命!」
    含香從來沒有面對過這麼緊張的時刻,嚇得魂不附體,渾身冒著冷汗,身子也簌簌發
抖。車子踢踢踏踏上前。侍衛心不在焉的看了含香一眼,覺得有些面生。本來,是水琪的座
車,侍衛怎樣也不會起疑心,豈料含香心虛,不住偷窺侍衛,身子又彎得像蝦米,那個侍衛
就覺得奇怪起來。伸頭對含香細看,手裡的長槍,往前一伸。說:
    「這位小兄弟,怎麼沒見過?」
    含香這一嚇,非同小可,倉皇一退,竟從駕駛座上跌落下地。永琪低喊:
    「天啊!」
    爾康急忙竄出車子,一躍下地,拉起含香,對侍衛吼道:
    「看清楚了!這是小鄧子……」對含香說:「腰牌呢?」
    含香抖著手去摸腰牌,急切中又摸不到。爾康的拳頭,暗中握拳,準備隨時出手。情況
正在十萬火急,忽然之間,一個小影子一竄,接著,晴兒追出來大叫:
    「不好了!不好了!小雪球跑掉了!大家趕快幫忙抓住小雪球,那是老佛爺心愛的狗
兒,才養了幾天,丟了怎麼辦?」
    眾侍衛一驚,全部迎上前去,紛紛喊著:
    「什麼?什麼?晴格格……發生什麼事了?」
    晴兒情急的,跺腳大喊:
    「雪球!雪球!老佛爺心愛的哈巴狗!看!」指著深宮內院:「在那邊!在那邊!快追
呀……別讓它跑掉……」
    侍衛們趕快追那隻狗,嘴裡七嘴八舌的喊:
    「快!老佛爺的小雪球!快去!快去……」
    侍衛們忘了永琪的馬車,大家緊緊張張的散開來抓狗。
    晴兒東指西指:
    「那邊!那邊!快去,抓住的有賞!哎呀,好像跑到那邊去了……跑到假山後面去
了……」
    爾康趁亂,急忙把含香拉回到車上。怕她再掉下車,乾脆拉進車裡。含香低俯著頭坐
著,眼觀鼻鼻觀心,動也不敢動。永琪就喊道:
    「小桂子,小順子!走囉!」
    小桂子一拉馬韁,馬車踢踢踏踏出宮去。
    爾康驚魂未定,拉開窗簾回頭看,晴兒也正好對他看來。立刻對池擠擠眼睛,一笑。爾
康心中咚的一跳,慌忙關住車簾。只見永琪嚇得面無人色,瞪著他說:
    「晴兒是你安排的嗎?」
    「哪有?怎麼敢讓晴兒知道?」爾康說。
    「她怎麼會及時跑出來幫我們?」
    「我也不知道,真是……險極了!」就問含香:「你怎樣?摔著沒有?」
    含香小小聲的說:
    「沒有摔著,嚇著了……我們出宮了嗎?」
    「是!我們出來了!」
    含香拉開窗簾一角,悄悄對外偷看,看到街道行人,萬家燈火。驀然間,有了真實感,
一個激動,又是淚,又是笑的低喊出聲:
    「真神阿拉!我出來了!出來了!」
    馬車在夜色裡,飛快的奔馳,一直往正陽門馳去。
    正陽門外,蒙丹、柳青、柳紅的馬車,早已等候多時。三個人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
有。全部警覺而緊張的看著城內。
    四周安靜極了,只有馬鼻子在噴氣的聲音。
    遠遠的,有馬車的聲音傳來。蒙丹全部的神經都繃緊了,低語:
    「馬車!有馬車的聲音!他們來了!」
    蒙丹一動,就想駕車上前。柳青一把壓住他:
    「不要忙!先看看是不是?有馬車並不一定是他們!」
    三人就伸長了脖子觀望。
    馬車踏碎丁夜色,疾奔而來。到了城門外,小順於勒住馬。馬兒長嘶一聲,打破了暗夜
的寂靜。蒙丹驚呼:
    「是他們!」
    蒙丹就躍下馬車,一竄而至。
    爾康一掀門簾,和永琪拉著含香跳下馬車。爾康深抽了一口氣說:
    「蒙丹!人帶出來了,趕快接收吧!」
    蒙丹和含香對看,簡直恍如隔世,幾乎不相信對方就在面前。蒙丹狂喜的低喊:
    「含香!」
    兩人往前一奔,就緊緊的擁抱住。永琪急忙說:
    「快上車,趕快走!不要耽誤!」
    柳青柳紅駕著車過來。爾康一推蒙丹:
    「快走!」
    蒙丹急忙把含香送上車。自己站在夜色裡,感激至深的,對爾康永琪一抱拳:
    「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爾康、永琪也抱拳說。
    柳紅對爾康低喊:
    「我們上路了!大概要兩天以後再回來!你們一切小心!」
    含香從車裡伸頭看著爾康、永琪,揮著手。
    蒙丹飛身躍上馬車,馬車便絕塵而去了。
    永琪和爾康佇立在夜色裡,看著馬車沒入夜色中。一直到那輛車消失了蹤影,永琪才吐
出一口長氣:
    「終於,把這個『大計劃』實行了!」
    「終於,讓『風也飄飄。沙也飄飄』了!」爾康也吐出一口長氣。
    「希望宮裡,不要『風也瀟瀟,雨也瀟瀟』才好!」
    爾康神態一凜。是啊!含香出宮,只是計劃的第一部份,後面,還有許多後續行動,不
知道是不是能夠順利過關?含香此去,是不是能夠平安脫逃?池心裡一緊,這才覺得,這次
的行動,實在是「大膽」極了!
    當晚,爾康和永琪還是去了一趟漱芳齋。
    他們一進門,金瑣就忙著關門關窗。小燕子和紫薇急急上前,迫不及待的問:
    「怎樣?怎樣?順利嗎?」
    爾康和永琪兩眼發光的看著她們,爾康就對二人一抱拳說:
    「恭喜大家,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我們看著他們離開!現在,他們大概已經跑了二十里了!」永琪說。
    小燕子好高興,抱著紫薇跳。嚷著:
    「哇!我們做到了!我們好偉大!我們讓他們團圓了!這麼偉大的事情,只有我們這些
『江湖豪傑』才會做!」說著,就用手背打著爾康和永琪的胸口:「你們都是英雄,都是偉
人,都是大俠客!」
    「別跳!別叫!我很擔心呢!」紫薇就對爾康永琪急急說:「我和小燕子並不是很順
利,我怕明天皇阿瑪發現含香不見了,會懷疑到我們身上來,怎麼辦?」
    「為什麼?」爾康大驚。
    「今晚,皇阿瑪才喝了兩杯酒,就心血來潮的說,要香妃也來參加宴會,小燕子一急,
攔著門不許,還把皇阿瑪指責了一頓!雖然阻止了皇阿瑪,可是,我想來想去。大概已經露
出破綻了!」紫薇說。
    「哪有?哪有?」小燕子樂觀的喊:「皇阿瑪才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他喝得那麼醉,
等到酒醒了,大概什麼都不記得了!就算他懷疑,也沒有證據呀!反正我們死不承認就
對!」她拍著紫薇的肩:「不要操心,我跟你打包票,沒事!何況,爾康的故事編得那麼
好,我們只要照樣說,一定會過關的!」
    永琪和爾康對視,兩人都擔心得不得了。永琪皺皺眉說:
    「還有晴兒!她在宮門口表演的一幕,也是原來劇本裡沒有的!到時候,會不會把我們
招出來呀?」
    「怎麼晴兒也攪進去了?」紫薇一驚。
    「別慌!別慌!晴兒如果會說,今晚就不會幫忙了,對不對?如果她招出來,她自己不
是也脫不了干係嗎?」爾康說。
    「晴兒也幫了忙?難道她也知道你們在偷運香妃出宮?」金瑣睜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她瞭解多少……」爾康有些困惑,抬眼看紫薇:「總之,我們兩方面都碰到
一些意外!並沒有想像那樣順利!所以,明天大家真的要小心!一個失誤,大家就都完了!」
    「我們大家再套一次招!小燕子,你記得你的戲碼嗎?」永琪擔心的看小燕子。
    「我記得!記得!明天就看我表演好了,一定不會給你們大家出狀況!」小燕子很有把
握的說。
    爾康看看小燕子,看看紫薇,一顆心七上八下:
    「我還真不放心!紫薇,要冷靜!收起你的犯罪感,也收起你一貫的誠實,對於我們大
家編的故事,要做出一股深信不疑的樣中來!那個故事,可一定要說得活靈活現!知道嗎?
為了含香,我們就好好的演一場戲吧!」
    紫薇轉動眼珠,深思著,擔心著。要她一再的去欺騙皇阿瑪,她真是心有不忍。
    「我有一個大膽的提議!」紫薇忽然說。
    「什麼提議?什麼提議?」小燕子問。
    「如果我們對皇阿瑪坦白招了,會怎麼樣?」紫薇說。
    爾康和永琪都倒抽了一口冷氣。爾康一把抓住紫薇的服臂,搖著,急促的說:
    「紫薇,你不要太天真!不可以!如果招了,柳青柳紅一回到北京就會落網,在會賓樓
留守的簫劍也不見得能夠逃掉!如果他們被捕、柳青柳紅或者還能死守秘密,那個簫劍,找
就沒把握了!萬一有個人透露出蒙丹的逃亡路線,不但我們大家功虧一簣,還害死了蒙丹和
含香!我們做事,怎麼可以這樣沒原則?」
    紫薇被爾康喚醒了,一震。
    「你說得對!是我糊塗了!我明白了,你們大家放心吧!無論如何,我們就認定了我們
那個故事,言之鑿鑿,就對了!」
    爾康緊緊的看著她:
    「不錯!我們走到這一步,已經沒有退路!」
    「好了!就這麼辦!我看,我們也該散會了!」永琪看看眾人,有力的說。
    爾康點頭,再對眾人叮囑:
    「明天一早,我會天亮就進宮,我和五阿哥會在御花園裡等著,隨時呼應你們!你們安
心演戲吧!今晚,大家早點睡吧!要養精蓄銳,應付來日大戰……」
    爾康活沒說完,外面忽然傳來太監的聲音:
    「皇上駕到!」
    眾人大驚失色。小燕子脫口驚呼:
    「我的天啊!他醉成那樣子,怎麼還會跑來……」
    「冷靜!冷靜!」爾康四面張望。
    「怎麼冷靜?如果他去寶月樓怎麼辦……我們的戲碼還來不及上演……怎麼沒有想過這
種狀況?」紫薇急急的說。
    又是一聲喊叫傳來:
    「皇上駕到!」
    小燕子突然明白了,抬頭看著那只鸚鵡,只見那只鸚鵡,正若無其事的喊著:
    「皇上駕到!」
    眾人全部鬆了一口氣。小燕子就對著那只鸚鵡,跳著腳,揮著拳頭大罵:
    「你這個『小騙子』!你懂不懂規矩?這是什麼時候,我們大家都緊張得要死,你還有
心開玩笑!下次再嚇我,我拔了你的毛!」
    「壞東西!壞東西!」鸚鵡喊。
    「你才是壞東西!你才是!」小燕子大叫。
    永琪看著小燕子,又是搖頭,又是歎氣:
    「這個緊張時刻,她還有閒情逸致和鸚鵡吵架!我真服了她!」
    爾康看著兩個格格,只見一個毛毛躁躁,一個老老實實,心裡的擔心,更是波濤洶湧,
此起彼落。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