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2

    再扮薩滿法師進宮,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何況時間緊急,已經沒有時間細細安排,
大家在會賓樓的房間裡一番密談,各有各的擔心和緊張。
    「幾個人進去?」柳青問。
    「就你們三個!」永琪說:「這事越機密越好!」
    「可是,只有三個人,好像人數太少,有點說不過去!」爾康研究著:「再叫別人來,
又不放心。上次有驅鬼舞,隊伍壯觀,這次只有三個人,會不會顯得太簡單?」
    「我們還可以加一個人,簫劍!」柳紅說。
    「簫劍?」永琪很猶豫:「他的底細,我們還摸不清楚。混進皇宮,還要掩護蒙丹,這
可不是一件小事。有一個人出了問題,全部的人都要遭殃,我們能夠信任簫劍嗎?」
    蒙丹聽到可以進宮見含香,已經興奮得昏頭轉向。聽說含香一直昏迷,又焦灼得五內如
焚,這時,根本不想耽誤,就急急的說:
    「蕭劍就簫劍!我能夠信任他,我覺得,他雖然不會武功,可是,絕對是個正人君子!」
    「我也這麼想!簫劍這些日子,跟我們已經混得很熟,他對人非常熱情,也很有幽默
感,見多識廣,不會見了皇帝就手忙腳亂!絕對可以信任!」柳紅說。
    「這麼機密的事,最好不要加一個陌生人。我不贊成用簫劍!」爾康沉吟:「我對他的
來龍去脈,還有很多疑惑!交交朋友沒關係,要共有生死大事,他還不夠!」
    「我和柳紅的看法一樣!你們每天待在宮裡,沒有和簫劍真正相處過,這個人是個奇
人,絕對可以信賴!」柳青正色說。
    「好了好了!」蒙丹急切的說:「你們不要慢慢挑人選了!這是什麼時候,含香躺在那
兒,已經是生死關頭,沒有時間等我們研究這個,研究那個!我用我的腦袋,為簫劍打包
票,把他算進去,沒有錯!」
    結果,簫劍也加入了這場「薩滿作法」。
    出發到皇宮以前,爾康給蕭劍和蒙丹,惡補了一下「伏魔口訣」。蒙丹心事重重,魂不
守舍。聽也聽不進去。只是一個勁兒的說:
    「你放心,你放心,我不會誤事的!」
    爾康看著他那副樣子,還是真不放心。至於簫劍,聽說要他加入這樣「驚人」的任務,
就又驚又喜,整個人都繃緊了。平時的瀟灑和自在,完全一掃而空。拿著面具和伏魔棒,臉
上帶著一股肅穆,義正辭嚴的說:
    「你們這麼看重我,讓我參加這麼大的行動,我當然知道利害!我會全力配合,你們大
家放心吧!」
    爾康又對蒙丹再三叮嚀:
    「蒙丹,我告訴你,那個寶月樓外面是大廳,裡面是臥室……我們只能在外間作法,如
果皇上在那兒,你絕對不可以進裡間去見含香!聽到嗎?一定要等皇上離開,那兒真正安全
的時候,才能單獨見她!」
    「我知道,我知道!」蒙丹心不在焉的回答。
    柳青拍拍他的肩:
    「我看你很有問題,這樣神思恍惚,別害了我們大家!記住!你是薩滿法師,不是蒙
丹!緊急的時候,別忘了作法!」
    「我知道!我知道!」
    「蒙丹,你把那個驅鬼咒語念給我聽聽看!」爾康說。
    「驅鬼咒語?」
    「是啊!驅鬼咒語!剛剛大家不是才複習過嗎?」
    蒙丹一瞪眼:
    「我滿腦子都是含香,哪兒有心思去記那個咒語?」
    「天啊!」爾康喊。但是,喊天也來不及了,只好隨機應變了。
    馬車順利進了宮。
    四個「薩滿法師」手裡拿著面具和伏魔捧,永琪和爾康陪伴著,來到了寶月樓。
    蒙丹呼吸急促,眼睛裡,像是燒著火焰。簫劍抬頭挺胸,一副要去「出生入死」的樣
子,眼神深不可測。爾康看著這兩個人,心想,自己在「玩火」,總有一天,會被燒成灰
燼。他看看永琪,正好永琪也抬頭看他,兩個生死之交,彼此交換了會心的一瞥,為了天下
有情人,義無反顧了!
    大家走進寶月樓的大廳,迎面就看到乾隆。
    「皇上!薩滿法師帶到!」爾康有些緊張。
    蒙丹銳利的看向乾隆,簫劍也銳利的看向乾隆。柳青、柳紅急忙跪倒。蒙丹被柳青一
拉,跪落地。簫劍被柳紅一拉,才跪落地。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四人說。
    乾隆著急的說:
    「好好好!你們就趕快作法吧!看看這個寶月樓有沒有不乾淨!朕在這兒看著你們!在
大廳作法就夠了,裡面是娘娘的臥室,不可以進去!」
    四個法師聽了,一怔。爾康和永琪也一怔。如果乾隆不走,也不許人進去作法,這場戲
要怎麼演下去?
    還好,紫薇和小燕子及時從臥室跑了出來。
    「法師到了嗎?」紫薇看著眾人:「要不要準備什麼東西?」
    小燕子嚷著:
    「我知道,我知道!要香燭香案……」就看著乾隆說道:「皇阿瑪!這兒有我們,你先
去休息一下,作完了法,我們再去乾清宮請你過來!」
    「不用!我坐在這兒看!」乾隆搖搖頭,一屁股坐了下來。
    眾人面面相覷。
    蒙丹不禁對乾隆緊緊的看了一眼。他的眼神那麼凌厲,乾隆不由自主的去看他,兩人眼
光一接,乾隆覺得對方眼神冷洌深邃,一震。調頭,就接觸到簫劍的眼光,簫劍正直直的看
著他,眼神也是冷洌深邃,寒光瑟瑟,乾隆又一震,心想,這些法師大概真有法術,能夠穿
透陰陽,要不然,怎麼眼光裡都有寒氣?
    永琪看得好緊張,伸手一拍蒙丹的肩:
    「法師!請作法!」
    爾康也急忙接口:
    「請各位法師,正心誠意,心無二用,為娘娘祈福!」
    早有太監宮女,搬來了香案,香燭高燒。
    四個「薩滿法師」,戴上面具,拿著伏魔棒,開始煞有介事的驅鬼。柳青、柳紅、簫劍
三個,規規矩矩的念著:
    「萬神降臨,萬鬼歸一!諸鬼聽令,莫再流連!度爾亡魂,早日成仙!人間世界,與爾
無緣,為何作祟?有何沉冤?莫再徘徊,莫再流連,去去去去,早日成仙!」
    蒙丹跟著念,嘴裡嘰哩咕嚕,根本聽不清楚在念什麼。
    簫劍念完正文,就舞著伏魔棒,舞到乾隆身邊去了。他的眼光,驀然從面具後面盯著乾
隆,「咒語」一變,念著:
    「秋木萋萋,其時萎黃,有鳥離群,其鳴悲涼!家鄉永隔,身體摧殘!心灰意冷,不得
健康!富貴浮雲,心有彷徨!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道裡悠長!魂兮夢兮,心碎
神傷!」
    爾康一聽,大驚。心想,這是什麼「伏魔口訣」?簡直是篇「香妃入宮悲秋賦」,就差
沒有把香妃呼名道姓,直接說出來。他驚看簫劍,又是意外,又是著急,提心吊膽。永琪也
是一驚,不由自主的盯著蒙丹和簫劍,簡直坐立不安。紫薇和小燕子,更是各有各的著急。
    乾隆看著這個奇異的驅鬼儀式,有些發楞。再聽到簫劍的念辭,他沒有起疑,只是著魔
似的出起神來。
    紫薇心裡,急得不得了,把小燕子一拉,拉進臥房,低低的說:
    「那個簫劍,是在給皇阿瑪一個人唸咒,他念了一首詩!把含香的身世委屈,全體念出
來了,怎麼這樣大膽?他們怎麼敢讓簫劍參加?」
    「沒辦法,人數不夠,總不能只有三個法師!只好把簫劍算進去!」小燕子低聲說。
    床上,含香聽到外面伏魔棒的響聲,神思更加恍惚了,熱切的睜眼張望:
    「他來了……他來了!」
    紫薇回頭看看含香,好緊張:
    「小燕子!你趕快想個辦法,讓皇阿瑪可以離開!」
    小燕子想了想,靈機一動,就跑到桌邊,拿了一大碗水,奔到大廳去。
    小燕子端著水碗,含了一大口水,開始對著房間每個角落噴水。
    「噗!噗!噗……」小燕子把水噴得到處都是,噴著噴著,就噴到乾隆面前來。
「噗……噗……」
    乾隆正在出神,忽然被小燕子噴了一身的水。他驚跳了起來:
    「小燕子!你這是做什麼?」
    小燕子慌忙幫乾隆又擦又撣,喊著:
    「啊呀!對不起!皇阿瑪,我正在驅鬼,法師說要在房間裡每個角落裡噴水,所以我在
噴水……」
    小燕子一邊說,一邊又含了水,到處亂噴。
    「噗……噗……噗……」
    柳青柳紅簫劍急忙配合小燕子,用伏魔棒對著噴水的地方揮舞,鈴聲大響。
    乾隆驚怔著,看著那些奇奇怪怪的法師,還沒回過神來,又被小燕子噴了一身水。
    「哎!小燕子……」乾隆慌忙跳開身子,躲著水。
    小燕子就拿著碗,歉然的看著乾隆,懇求的說道:
    「皇阿瑪!拜託你徊避一下好不好?你是皇上呀,薩滿法師因為你在,大概都沒辦法施
出真功夫了!如果驅鬼驅得不乾淨,不是白白作法了嗎?」
    乾隆見自己礙事,又被小燕子弄得渾身濕答答,就點點頭說道:
    「好!你們作法,朕去換件衣裳!」
    一屋子的咒語立即加重,伏魔棒舞得震天價響。
    乾隆總算出門去了。
    蒙丹把面具一把拉下,衝進臥室。紫薇匆促的警告:
    「把握時間!如果皇阿瑪回來了,你千萬記得戴上面具,回到大廳去,唸咒作法!」
    蒙丹哪裡聽得進去,已經撲到床前去了。
    紫薇趕緊退出了房間,把房門緊緊的關上。
    含香衰弱的躺在床上,臉色非常蒼白。蒙丹直衝到床前跪下,那火熱的眸子,熱切的盯
著她,一把抓住她的手,絞自肺腑的低喊:
    「含香!我來了!」
    含香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熱烈的凝視蒙丹,不敢相信的,虛弱的微笑起來:
    「蒙丹?我好像看到你了!」
    蒙丹把含香的手,送到唇邊去,瘋狂的吻著:
    「不是『好像』,是我!我真的來了!」就放下她的手,抱住她的頭,吻像雨點般落在
她的頭髮面頰上。「含香!原諒我,我是這樣沒用……才讓你受這麼多的苦!睜大眼睛,看
看我!我是你的蒙丹,那個十二歲起,就糾纏著你的蒙丹,為你出生人死,粉身碎骨的蒙
丹!看著我!」他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眼睛上,眉毛上,嘴唇上,心口上……「含香,為
我振作起來!」
    含香有了真實感了,癡癡的看著他,微笑的,伸手去摸他的頭髮:
    「蒙丹,你真的來了!再見到你這一面,我死也值得!」
    「什麼『死也值得』?再說這種廢話,我就生氣了!」蒙丹握緊了她的手:「你不會
死,我們都不會死!你要為我振作起來,我要帶你走!帶你離開這個皇宮,這個牢籠……但
是,你一定要幫助我!我一個人的力量做不到!聽到沒有?」
    含香熱烈的凝視他,只是作夢似的微笑著。
    蒙丹一把拉起她的身子來,看進她的眼睛深處去:
    「聽著!我們的時間不多,見你這一面,是多少人用生命拼出來的!你聽好,我們把原
來那個大計劃,改到十天以後!所以,你有十天的時間來恢復健康!我只給你十天,你一定
要好起來,因為我沒辦法再等了!」說著,就捧住她的臉,盯著她的眼睛說:「含香,你要
勇敢,你要堅強,我們的生命、希望、未來都在你手裡,如果你倒下了,我們就真正的失敗
了!為我,快點好起來!你要吃藥,你要聽大夫的話,我謝謝你,感激你,發瘋一樣的愛
你……」
    含香癡癡的看著他,在他這樣強烈的呼喚下,真的醒覺了,眼睛閃亮。
    「我知道了!我聽你的,我知道了……」
    蒙丹抓緊她的雙手,用力握緊,恨不得把自己的生命力,注進她的身體裡:
    「我把我的力量傳給你!我把我求生的意志傳給你!你是我的含香,跟我私奔七次的含
香……只要再一次,我們就成功了!別放棄這最後的一次!我用我全生命的力量在支持你!
你感覺到我的力量了嗎?」
    含香拚命點頭。
    「那麼,你要為我勇敢嗎?要趕快好起來嗎?要跟我去流浪,再也不分開嗎?」
    「要……要……要。」
    蒙丹把她一擁入懷。
    臥室裡,蒙丹和含香在那兒難捨難分。大廳裡,大家也在那兒魂不守舍。柳青、柳紅和
簫劍已經取下了面具,還是揮著伏魔棒,緊張的東張西望。
    爾康忍不住問:
    「簫劍,你剛剛在念些什麼?怎麼跟驅鬼毫無關係?念得我心驚膽戰!」
    「這個皇帝,不需要『驅鬼咒語』,我給他念一段『心靈咒語』!」簫劍一本正經的
說:「如果他還是個仁君,還有一些良心,我的『心靈咒語』會比你那個『驅鬼咒語』有
用!除了這段咒語,我還準備了好幾段,可以一段一段的念給他聽!」
    紫薇睜大眼睛,看著簫劍,驚問:
    「你還要一段一段的念給他聽?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如果我唯恐天下不亂,我不會唸咒,我會……」簫劍嚥住了,眼神裡,有種陰鷙的光
芒一閃,立即微笑起來:「其實,你們不要太緊張,我覺得我那個『心靈咒語』的反應還不
錯!這個乾隆皇帝,我對他很有興趣……」
    永琪著急的喊:
    「拜託!今天不是讓你來研究皇阿瑪的!是來幫助我們大家的!」
    簫劍神色一凜,一抱拳。
    「簫劍知錯了!慚愧!」
    「你等會兒就規規矩矩的念『驅鬼咒語』,知道沒有?」柳紅說。
    「那多麼可惜,找好不容易才見到這個皇帝!」簫劍眉頭一皺。
    「你要不要跟我們大家合作?我們這樣信任你,把大家的生命都交在你的手裡,你一個
自作主張,會害了我們大家……」
    爾康話沒說完,外面傳來太監的喊聲:
    「皇上駕到!」
    小燕子和紫薇驚跳起來。急喊:
    「面具!面具!」
    柳青、柳紅、蕭劍慌慌張張的把面具戴上。紫薇就往臥室衝去,衝進臥室,就看到蒙丹
緊緊的抱著含香,捨不得離開。她著急的喊:
    「蒙丹!快出去!快……」
    蒙丹看著含香,在她額上印下一吻。紫薇跺腳:
    「蒙丹……不要再拖拖拉拉了!快走!」
    外面,乾隆已經大步走進了大廳。
    柳青、柳紅、簫劍急急忙忙唸咒。伏魔棒舞得天翻地覆。
    爾康、永琪、小燕子看到蒙丹還沒出來,緊張得臉色蒼白。
    小燕子捧起那碗水,就要噴水,一個緊張,竟把水咽進去了,嗆得大咳特咳。
    「小燕子,你怎麼了?」乾隆詫異的問。
    「我……我……我噴水……噴水……咳咳咳……」小燕子語無倫次的說。
    臥室裡的紫薇,聽到乾隆的聲音,知道蒙丹出不去了,緊張的說:
    「你不能到大廳去了,快躲起來!」四面看,指指床底下,想想不妥,又指指屋樑,想
想還是不妥,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在外面大廳裡,乾隆看了看作法的三人,困惑的問道:
    「這薩滿法師不是有四個人嗎?」
    「咳咳……」小燕子咳著:「還有一個在外面……」指指窗口:「在外面驅鬼……驅
鬼……繞著寶月樓驅鬼……咳咳!」
    乾隆覺得奇怪,一步跨進臥室。
    室內,蒙丹戴著面具,一飛身從陽台躍下去了。
    紫薇急忙往門前一奔,和乾隆撞了個滿懷。
    「皇阿瑪!」紫薇面無人色的喊。
    乾隆一驚:
    「怎麼?娘娘不好嗎?」
    乾隆就急衝到床前去看含香。只見含香居然從床上坐起來了,神智清明的喊著:
    「皇上!」
    乾隆又驚又喜。問:
    「你醒了?真的醒了?」
    含香給了乾隆一個好美好美的微笑。
    「我真的醒了,覺得好多了!餓了,好想吃東西!」
    乾隆大喜,不再注意法師有幾個了:
    「紫薇,趕快叫御膳房做點好吃的,營養的東西來!什麼雞湯,魚翅,燕窩……有多少
拿多少來,吃不完就剩著!」
    「是!」紫薇看了陽台一眼,再看了含香一眼、心有餘悸的出門去。
    乾隆走到床邊,握住含香的手,大笑著說:
    「哈哈!這個薩滿法師作法,還真的有效啊!你的氣色好多了,神智也清楚了!朕一直
不相信薩滿驅鬼這一套,看樣子,小燕子的『病急亂投醫』,都投對了!」
    門外的眾人,驚魂未定,你看我,我看你。爾康跑出門去,把門外的蒙丹給拉了進來,
當機立斷的說:
    「作法到此為止!各位法師,我送你們出宮去!」
    大家離開了皇宮,坐在馬車裡,爾康還是驚魂未定,對蒙丹責備的說:
    「我真是被你們嚇得三魂六魄都飛了!居然從陽台上跳下去,還好我反應快,衝到外面
去攔著侍衛,要不然,你已經被侍衛抓起來了!」
    「你們趕快把含香送出宮來,我就再也不會給你們找麻煩了!」蒙丹說。
    永琪好不容易,才鬆了一口氣:
    「我也巴不得趕快把含香送出宮,這種遊戲是再也不能玩了!真的不好玩!簫劍也是,
唸咒不好好念,念什麼詩!」
    「這是第一次參加你們這麼刺激的行動,經驗不夠!下次就不會出問題了!」
    「哪裡還有下一次?」柳紅喊。
    「還有下一次,」柳青正色說:「下一次就是把含香送出宮的時候了!」
    幾天後,含香逐漸恢復了健康。大家也開始緊鑼密鼓的安排著含香出宮,和逃亡計劃。
這天,爾康和永琪來到會賓樓的客房,把那張手繪的中國簡圖攤在桌上,大家重新研究這條
逃亡的路線。
    簫劍指著地圖,一臉的嚴肅,誠懇的對蒙丹說:
    「我建議你跑到最南邊去!這兒有個大理古城,是最南方的城市了!大理山明水秀,四
季如春,家家有水,戶戶有花,完全是個世外桃源!我遇到家變之後,就被帶到那兒,在那
兒住了好多年,對那裡非常清楚。你們如果能夠順利到達那裡,我猜,誰也沒辦法把你們追
回來!在大理,謀生也非常容易!住在那兒的百夷人,善良樸實,好得不得了!」
    「好!我就聽你的,一直往大理走!」蒙丹決定了。
    爾康指著地圖說:
    「既然決定了,就照這條路線走!你們先到石家莊,然後到六河溝,再到襄陽,經過武
當山進入四川,再沿金沙江到雲南。這是一條漫長的路。能不能夠一路平安,誰都不知道!
但是,含香已經不香了、就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你們也可以隨時停下來安家,不一定要認死
扣去大理!」
    「我瞭解了!」蒙丹點頭。
    「記住!」永琪接口:「我們把出宮的時間,定在後天晚上,那天中午,皇阿瑪在宮裡
宴請所有的姑姑和額附,到時候,宮裡馬車出出入入會非常多,不會注意我們這輛!我和爾
康會把含香送到正陽門外!你們一定要很早就在那兒等,一定不能出狀況!如果等到深夜,
我們還沒到,那就表示我們有問題了!你們就回會賓樓來等消息!」
    蒙丹再點頭,神色凝肅。
    「現在不用兵分四路五路了,所以,我和柳紅會護送你們到石家莊!看到你們平安前
進,我們再折回北京!」柳青說。
    「還有一件事很重要,你們再也不可以用回語交談!從此,忘記你們是回人,不論走到
哪裡,哪怕只有你和含香兩個人,你們都不可以用回語交談,要說漢語!而且,再也不要回
新疆!」柳紅叮嚀。
    簫劍又交了幾個信封給蒙丹:
    「我還有三個錦囊妙計,到了石家莊再看!可以幫你們擺脫追兵!柳青柳紅護送你們去
石家莊,我就不去了,我幫柳青照顧會賓樓!」
    爾康拿了一個小包裹,鄭重的交給蒙丹:
    「這是你們的盤纏。我想,如果沒有意外,這些錢夠你們到大理,或是任何一個小地方
去,開一家小店過日子!當然沒辦法再和皇宮比,但是,你們要的不是錦衣玉食,以後,就
只羨鴛鴦不羨仙了!」
    蒙丹看著眾人,但見一張張熱情真摯的臉,他感動至深,不知如何是好。想當初,他離
開新疆,山山水水的追著含香到北京。實在沒有料到,自己在北京會有這番奇遇,認識了永
琪、爾康這群人。今天,捨命幫助自己的,竟是乾隆的兒子、女兒、媳婦、駙馬……他看著
大家,再也忍不住,噗通一跪,雙手一拱:
    「我蒙丹深受大恩,無以為報!但願有緣,還有再相見的日子!回人蒙丹,從此消失,
滿人蒙丹,為各位行滿清大禮!」
    蒙丹說完,就對眾人「崩咚」「崩咚」的磕了三個響頭。
    「不要這樣!趕快起來!」大家驚喊,好多雙手,都同時去扶他。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