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1

    當爾康、永琪他們得到消息,衝回皇宮的時候,魂不守舍的晴兒正在宮門口等他們。看
到眾人,晴兒含淚的,急促的迎過來:
    「我眼看著她把那瓶鶴頂紅吞了下去,就是沒有辦法救她!我努力過了,跟老佛爺又跪
又求,還試圖搶下那瓶藥……都沒有用!」
    「她已經死了嗎?」紫薇尖聲的問。
    「還沒有!已經送回寶月樓,老佛爺答應讓她死得有尊嚴!」
    小燕子一跺腳,心痛如絞,大喊:
    「人死了,還談什麼尊嚴不尊嚴?我去寶月樓!我去救她……」
    小燕子拔腿就跑,紫薇、爾康等人都追了過去。晴兒不敢再耽擱,怕太后找她,匆匆趕
回慈寧宮了。
    大家跑進寶月樓,紫薇、小燕子、金瑣就衝進了臥室。爾康和永琪不便進入娘娘的內
室,都站在大廳裡等候消息。
    含香躺在床上,已經氣若游絲,臉色慘白,維娜吉娜圍在床前哭泣。紫薇、小燕子一
看,兩人都魂飛魄散,心膽懼裂。
    「含香!含香!」小燕子痛喊出聲。
    紫薇衝到床前,不敢相信的看著含香,瘋狂的搖頭:
    「不不不!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們才離開一下子,怎麼會變成這樣?」
    小燕子就合身撲在含香身上,搖著她,喊著:
    「什麼毒藥?什麼鶴頂紅?你為什麼要吃?哪有這麼聽話?給你毒藥你也吃?不是跟你
說了嗎……不要承認不要承認呀……你起來!起來!把藥吐出來。你還沒有死,我們還來得
及……」
    金瑣直著眼睛喊:
    「凝香丸!小姐!快去找凝香丸!上次你病得要死的時候,那個凝香丸救了你一命!」
就一把拉住維娜,激動的問:「凝香丸放在哪裡?」
    維娜吉娜哭得唏哩嘩啦,對於漢文又不懂,拚命搖頭哭泣。金瑣推開二人:
    「我自己來找!」
    金瑣就翻箱倒櫃的找凝香丸。
    紫薇抱著含香的上半身,企圖讓她嘔吐:
    「含香,含香!聽我!你把藥吐出來……」
    「對對對!趕快吐出來!」小燕子紅著眼圈喊,就去摳她的嘴,又去壓她的胃:「吐出
來!吐出來!」
    含香被紫薇和小燕子一陣折騰,眼睛睜開了。小燕子尖叫:
    「她醒了!她醒了!含香……看著我!永琪已經宣太醫了,太醫馬上要來了,我們會救
你的!你要爭氣一點,不要放棄……」
    「含香,提著你的一口氣,像我當初一樣,心裡想著蒙丹,他剛剛得到你有危險的消
息,已經快要發瘋了!想想他……如果他失去了你,他要怎麼辦?想想我們的『大計
劃』……」紫薇也語無倫次的喊。
    含香有氣無力的看著二人,嘴巴動了動,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出來:
    「告訴他……告訴他……我……我好想見他一面啊……」
    「你撐著,維持著這口氣,我想辦法讓他來見你……」紫薇喊。
    「對不起……你們忙了那麼久……都白忙了!」
    含香說完,腦袋一歪,失去了知覺。小燕子尖叫:
    「含香……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
    這時,乾隆踉踉蹌蹌的衝進房來,震驚的大喊:
    「香妃!你怎樣了?香妃……」
    乾隆一眼看到躺在紫薇懷裡,已經毫無生氣的含香,就完全震住了。
    紫薇和小燕子都快崩潰了,紫薇就瘋狂的搖著含香。小燕子瘋狂的掐著她的人中,壓著
她的胃,摳著她的嘴。兩人都一邊哭,一邊喊:
    「振作起來!我求求你……不要放棄,為了我們大家,不要放棄呀!」
    「我不相信,我絕對不相信,我要你活過來……你活過來……」
    金瑣好不容易,在櫃子裡找到了那個錦囊,急促的大喊:
    「找到了!找到了!凝香丸……快!水……給我一杯水……」
    維娜吉娜終於明白了,急急的倒了水拿過去。
    「小姐,你捏著她的嘴……」
    乾隆一個箭步奔上前來,啞聲吼道:
    「讓朕來!」乾隆就推開紫薇,抱住含香的頭,捏住含香的嘴:「小燕子,快!把藥塞
進去!」
    小燕子拿了一顆凝香丸,捏碎了臘封,把藥丸塞進含香嘴裡,再用杯子湊近她的嘴唇灌
水。誰知,含香已經不會吞嚥,水全從嘴角流出來。
    「她喝不進去……天啊!」小燕子尖叫。
    金瑣想了起來,急呼:
    「不要水!不要水!上次救小姐的時候沒有用水!捏緊她的嘴,讓她嚥下去!」
    乾隆就用手闔起含香的嘴,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強烈的喊著:
    「香妃!嚥下去!朕命令你,聽到沒有?不要讓朕遺憾終生,朕是那麼喜歡你,憐惜
你!朕不允許你死!」
    「咽呀!吞下去呀!努力呀!」小燕子拚命喊。
    大家緊盯著含香。可是,她動也不動。紫薇急得六神無主,叫著:
    「沒有用,她根本沒有嚥下去!那顆藥一直含在嘴裡……她不會嚥了,怎麼辦?怎麼
辦……」
    「不行不行……我要讓她嚥下去……」
    小燕子說著,就不顧一切的僕在含香身上,用嘴對著含香的嘴,向裡面吐氣。
    乾隆抱著含香,努力讓她坐得比較直一點。紫薇搓著她的手,哭著喊:
    「我搓你的手,不要冷掉!不要冷掉!」
    金瑣拿著藥瓶,緊張的觀望。
    只聽到含香喉嚨裡「咕嘟」一聲,那顆藥嚥下去了。金瑣大叫:
    「嚥下去了!嚥下去了!要不要再吃一顆?」
    「還有幾顆?」乾隆問。
    「還有三顆!」
    小燕子又是汗,又是淚的抬頭:
    「再來再來,全體給她灌下去!」
    「可以吃那麼多嗎?會不會中毒呀?」紫薇害怕的問。
    「她已經中毒了,還管她會不會中毒!」小燕子喊。
    大家看著含香,只見她依舊了無生氣。
    「沒有時間猶豫了,通通給她灌下去!」乾隆啞聲的吼著,注視著含香:「朕冒險了!
你爭氣一點,不要讓朕後悔!」
    小燕子再塞了一顆藥丸進去。再用嘴對嘴的吐氣。咕嘟一聲,第二顆藥也餵進去了。小
燕子抬頭,盯著含香痛喊:
    「含香!活過來!活過來!」
    含香毫無動靜,看樣子就要去了。小燕子一面哭,一面把第三顆藥餵進去。含香還是沒
有反應。小燕子害怕了,看著乾隆。
    「還要不要再喂呀?我好怕……」
    「喂吧!還能比現在更壞嗎?」乾隆喊著。
    小燕子餵了第四顆藥。
    「皇上!」金瑣回憶著:「上次香妃娘娘救小姐的時候,等了好一陣才見效,恐怕要把
娘娘的身子放平,大家等一下看看!」
    乾隆早巳亂了方寸,聽到金瑣這樣說,就趕緊把含香的身子放平。他站起身來,大家圍
在床邊,目不轉睛的看著含香。
    這時,有一隻蝴蝶飛了進來,繞室飛舞。紫薇震撼的、低低的喊:
    「蝴蝶!」
    第二隻蝴蝶又飛了進來。小燕子驚喊:
    「蝴蝶!」
    然後,大家就看到好多好多蝴蝶,正從窗口飛了進來。大家看著那些蝴蝶,目瞪口呆。
只見蝴蝶成群的飛向含香。房裡,那股像桂花像茉莉的香味,就濃濃鬱鬱的瀰漫著,整個寶
月樓都異香撲鼻。小燕子害怕的低語:
    「為什麼蝴蝶都來了?」
    乾隆瞪著那些蝴蝶,震撼到了極點,身不由己的往後退。
    眾人就不約而同的站起身子,跟著乾隆倒退開去,似乎要把含香留給蝴蝶。
    含香靜靜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卻依舊美麗。無數的蝴蝶,繞著床飛舞。有一隻蝴
蝶,停在她的嘴唇上。更多的蝴蝶,停在她的髮際眉梢。
    眾人都被這種景象,震驚得無法動彈。
    紫薇站在乾隆身邊,體會到蝴蝶的到來,意味著含香大限已到,心碎了。
    「蝴蝶都知道了……它們來跟她送行,跟她告別了!她要走了……我們救不活她了!」
紫薇落淚說。
    乾隆心中掠過一陣劇痛,紫薇說中了他所體會的,看著蝴蝶和含香,眼角不禁滑下了
淚。此時此刻,他心裡真有數不清的無奈和痛楚:
    「怎麼知道,朕的愛,竟然成為殺她的兇手!」
    小燕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些蝴蝶,聽到紫薇和乾隆的話,淚水就瘋狂的掉下來。她搖著
頭,不願相信,也不能相信的說:
    「不不不!蝴蝶不是來送行,是來保護她……她是蝴蝶仙子,她是花仙子……仙子怎麼
會死呢?蝴蝶來保護她……」
    維娜、吉娜哭著,用回語說:
    「公主!我們給你送行了!你好好的去吧!」
    維娜和吉娜,就雙手交叉,闔在胸前,行回族告別式,高誦著可蘭經。
    大家不再說話,只是震撼的看著蝴蝶繞床飛舞。
    含香的臉色變得無比的寧靜,無比的祥和,蝴蝶圍繞著她,把她襯托得像個沉睡的仙
子。景象淒美無比。
    這時,四個太醫匆匆趕到,衝進房來,被門裡的景象震住了。
    乾隆作了一個手式,要他們不要驚擾含香。太醫們趕緊躬身而立,動也不動。
    只見蝴蝶繞床飛了一陣,紛紛從窗子飛走了。小燕子大痛,喊了起來:
    「蝴蝶!不要走呀,不要走……她還沒死……還沒死,你們回來呀……」
    紫薇緊緊的看著含香:
    「她去了嗎?她還有呼吸沒有?」
    乾隆對四個太醫一揮手:
    「決去看!」
    「臣遵旨!」
    四個太醫上前,急急診治,把脈的把脈,察看瞳仁的察看瞳仁,診視半晌,大家抬頭,
彼此悄悄遞著眼色。再低頭繼續診治,神色凝重。
    室內眾人,全部屏息以待。胡大醫站起身來,對乾隆一跪,稟道:
    「皇上請節哀,香妃娘娘已經去了!」
    小燕子慘叫一聲,飛撲到含香身上、瘋狂的搖著含香,狂叫:
    「不要……不要……你起來!你答應過我,要活著!要活著……死了還能做什麼?你變
不成風,變不成沙,死了什麼都沒有了……你起來……起來……」
    紫薇撲進金瑣懷裡,兩人緊擁著哭泣。
    在大廳裡等待的爾康和永琪,也都聽到了,兩人臉色慘變。
    「太醫已經宣佈,香妃去了!」永琪說。
    爾康撲到窗子上,絕望的看著窗外,低聲說:
    「蒙丹!對不起!」
    同一時間,在會賓樓的客房裡,蒙丹正憑窗而立,仰望長空。他聞到空氣中,忽然瀰漫
的花香;那麼熟悉的花香,是含香的氣息!他看到成群的蝴蝶,在空中掠過,飛向皇宮。他
也看到,那些蝴蝶,從宮中飛出來,四散而去。他震動極了!知道那表示什麼,他的含香,
正要羽化成仙!他無法承受這個,他要他的含香,活生生的含香!站在那兒,他用盡全身的
力氣,對著皇宮吶喊:
    「含香……」
    他的呼喚,穿雲透天而去。
    含香躺在床上,在一屋子的啜泣聲中,平靜的安息了。
    忽然空中,隱隱有一聲呼喚傳來:
    「含香……」
    含香突然顫慄了一下,驀然張開了眼睛。
    小燕子、紫薇、金瑣、乾隆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
    「含香……含香……」
    有人在喊她!蒙丹在喊她!含香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在叫我!」她吐出了四個字。
    小燕子眼睛睜得好大好大,嘴巴也張得好大好大。紫薇低低的,小聲的說:
    「她活了……她活了……」
    金瑣把拳頭送到嘴邊去咬了一下,覺得痛,才有真實感了,大叫:
    「小姐!她活過來了!她坐起來了!她的眼睛睜開了,她沒有死,沒有死……」
    乾隆狂喊:
    「太醫!太醫!」
    四個太醫跌跌衝衝的奔到床前,目瞪口呆的看著含香。然後,趕緊採取行動,先把含香
放平,再緊張的診治把脈,彼此你看我,我看你,不可思議的低聲討論,不相信的再去診
治,再討論。終於,大家抬頭,胡太醫對著乾隆,「崩咚」一跪:
    「啟稟皇上,娘娘活過來了!真是不可思議……」
    李太醫也「崩咚」一跪:
    「從來沒有吃下鶴頂紅還能活命的人,可能那個凝香丸收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
    「她活了?」乾隆震動已極的問。
    「回皇上,真是奇跡啊!她死而復生了!」太醫們全部跪了下去。
    乾隆這才衝到床邊去,低頭看含香,狂喜起來。充滿感恩的喊:
    「謝謝老天!香妃……這樣的失而復得,死而復生,你是奇跡中的奇跡啊!朕謝謝你活
過來!謝謝你再給朕一個機會,讓朕重建你的幸福!」
    含香極度衰弱,神思恍惚著。
    小燕子有了真實感了,雙手伸向天空,「哇」的大叫了一聲,撲向床前。語無倫次的喊:
    「哇……你活了!你好偉大,把死神都打敗了!哇,我要大笑……哈哈!」才笑著,眼
淚就掉下來:「對不起,我要大哭……」就「哇」的一聲,放聲痛哭,伸手緊緊的抱著含
香:「你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紫薇和金瑣,哪裡還忍得住,通通跑上前來,擁住含香。
    三個女孩,又哭又笑。衰弱的含香,看到大家如此,淚眼迷濛。
    在大廳裡,永琪和爾康聽著這一切,兩人喜出望外,重重的一擊掌。
    「你相信嗎?她活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永琪說。
    「所有的奇跡,都被我們碰上了……」爾康說,忽然感覺到有些異樣,不禁吸了吸鼻
子,迷惑的說:「五阿哥,香味沒有了!」
    「什麼?」
    「你聞聞看,含香的香味,好像沒有了!那股濃濃的花香,現在一點也沒有了!是不
是?」
    永琪重重的聞了聞,真的,那股濃郁的香氣,現在完全消失了。永琪驚看爾康:
    「真的,香味怎麼沒有了?」
    兩人深深的互視,驚疑不定。
    「說不定只是暫時沒有了……說不定含香現在太衰弱,沒有力氣維持那股香味了!」永
琪猶疑的說。
    「說不定是這樣,也說不定……」爾康低聲的,帶著一種虔敬的神態說:「上天收回了
它的賞賜,也解除了含香的負擔!她死而重生,等於是一個新生命,『香妃』已去,活著的
是不再有香味的含香,一個和我們一樣平凡的生命!」
    「這代表什麼?」永琪震撼的問。
    爾康迎視著永琪,也充滿震撼的回答:
    「代表著『幸福』,她終於可以擁有一份平凡人的幸福了!」
    「是嗎?」
    爾康重重的點頭,便虔誠的走到窗前,對著那廣漠的穹蒼凝視。永琪跟了過來。
    「人太渺小了,永遠不知道上蒼的安排是怎樣的?」爾康看著天空說。
    「人太偉大了,有這麼多的喜怒哀樂,來迎接上蒼的安排!」永琪說。
    爾康感動的笑了,看著天空。
    天空上,層雲飛捲,夕陽的光芒,正從雲層深處,燦爛的四射出來。
    當天晚上,永琪和爾康,就把這整個的經過情形,告訴了蒙丹。蒙丹目不轉睛的聽著,
激動得一塌糊塗。柳青、柳紅和簫劍在一旁,也深深的震撼著。
    「現在,紫薇、小燕子她們都還守著她,四個太醫也不敢離開,給她開了很多藥,讓她
能夠徹底把毒素排除掉。她目前非常衰弱,大家也不敢放鬆,生怕再有變化。但是,我想,
她是死裡逃生了!」爾康說著,就重重的拍著蒙丹的肩:「你的感覺,我比任何人都瞭解,
我經歷過相同的情形!」
    蒙丹瞪視著爾康,呼吸沉重的鼓動著胸腔,啞聲的問:
    「什麼叫做『生怕再有變化』?難道她情況還是不好?一定不會好!吃了鶴頂紅,又
『死過』一次,怎麼會好?不行不行……」他一把抓住爾康的衣服:「你得把我送進宮去,
讓我見她一面!」
    「你怎麼見她?」永琪衝口而出:「皇阿瑪寸步不離,守在旁邊,你就是進了宮,也見
不到她呀!」
    「皇上還是守著她?他已經差點害死了她,還守住她幹什麼?」蒙丹痛楚而焦灼,抬眼
看眾人:「我們是不是還照原先的計劃?三天之後逃亡?」
    「不行,一定要改期了!」爾康說:「如果你愛她,就再等一段日子,含香真的很衰
弱,必須等她完全好了,你們才能逃亡!你想想,逃亡的時候,風霜雨露,奔波勞累,再加
上擔心害怕……如果她身子吃不消,怎麼逃得掉?」
    「這樣一延再延,到底要延到什麼時候?」
    「蒙丹,你要理智一點!」柳紅忍不住插嘴:「聽爾康的安排,一定沒錯!你用用腦
筋,含香剛剛死過一次,你總不能不顧她的身體狀況,你們還有一輩子要相守呢!逃亡,是
為了天長地久,不是嗎?如果她的病不治好,你們怎麼天長地久?」
    「好一個逃亡是為了天長地久!」簫劍就站出來說:「聽我一句話,如果不能馬上逃
亡,你們就想辦法讓他們見一面吧!」
    「我反對!見面哪有那麼容易?小不忍則亂大謀!蒙丹,你忍耐一下,我們盡快實行
『大計劃』!你知道嗎?現在,『大計劃』已經容易多了,我們最擔心的一個問題不存在
了。因為,含香不香了!」永琪說。
    「含香不香了,是什麼意思?」蒙丹驚問。
    「我們不知道她是永遠不香了,還是暫時不香了!她死而復生以後,香味就跟著飛走的
蝴蝶一起消失了!」爾康振奮的看著蒙丹:「蒙丹,你們的第八次私奔,一定會成功,因
為,上蒼已經取消了它的魔法!」
    蒙丹大震,眼睛閃亮,狂喜的問:
    「真的?她不香了!她不香了……天啊,真神阿拉終於聽到我們的禱告了!」
    含香確實不香了。可是,她的情況一直不好。活過來之後,始終沒有徹底清醒。她昏昏
沉沉的躺著,神志不清,額上冒著冷汗,嘴裡,囈語不斷,一直叫著蒙丹的名字。紫薇、小
燕子、金瑣、維娜、吉娜都圍繞在床邊,給她拭汗,給她用水沾濕嘴唇,給她冷敷,給她喂
藥,給她做這做那,忙忙碌碌。
    「蒙丹……蒙丹……蒙丹……」含香斷斷續續的低喊著。
    紫薇假裝給她擦汗,輕輕的蒙住她的嘴。
    乾隆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裡,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她在說什麼?」乾隆問。
    「聽不清楚,在說夢話!」
    「她說『被單,被單!』」燕子轉著眼珠,胡亂的掩飾。
    乾隆好困惑,皺了皺眉頭。紫薇不安的走到乾隆面前,推了推他的手:
    「皇阿瑪!你回去休息吧!這兒有我們,四個太醫又在外廳守候,應該沒有問題了。你
也累了這麼一天,明天還要上早朝,去歇著吧!」
    乾隆不安的看了含香一眼:
    「不知道她是不是完全脫離險境了,朕實在好擔心!」
    「皇阿瑪放心,如果老天要帶走她,剛剛就帶走了!」紫薇說:「她既然能夠死裡逃
生,我想……她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乾隆就看了紫薇一會兒。又看看小燕子,非常感動的說:
    「紫薇,小燕子,你們兩個真好!」
    紫薇和小燕子一怔,乾隆就伸手,一手握著紫薇,一手握著小燕子,左看右看,充滿感
性的說道:
    「今天,我看到你們拚命搶救香妃,那種真情流露,讓朕深深的震撼和感動。朕有眾多
的兒女,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對朕的妃子,表現出這樣無私的熱情。朕好珍惜你們這種
熱情,謝謝你們為朕做的事!」
    小燕子和紫薇對看了一眼,兩人眼中,都充滿了驚愕、震動和不安。小燕子就坦白的說:
    「皇阿瑪!我們救香妃,是因為我們喜歡她,並不因為她是你的妃子……」
    「朕已經充滿感激,你又何必急著撇清呢!」乾隆打斷小燕子,歎了口氣,自以為很了
解的說:「為了令妃,是不是?你們跟朕一樣矛盾,對香妃好,覺得對不起令妃!可是,又
沒有辦法抗拒香妃的吸引力!」說著,他看看含香:「這樣的女子,不止是朕為她心動,你
們也沒辦法不愛她吧!」
    乾隆的感激,讓紫薇好痛苦,她低著頭不說話。小燕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乾隆深思了一下,就站起身來說道:
    「好了,朕信任你們兩個!朕不是需要休息,而是有件事不能不辦!朕得去老佛爺那兒
一趟!要不然,就算救活了香妃,恐怕朕一個疏忽,她依然難逃一死!」
    小燕子和紫薇神色一凜。是啊!
    太后已經知道含香「死而復生」的故事,是容嬤嬤前來報告的。
    「什麼?死而復生?怎會有這種事?我不相信!」太后震驚的說。
    「老佛爺,是千真萬確的事!聽說,死了快半盞茶的時間,四個太醫都放棄了!可是,
又忽然活過來了!」容嬤嬤說。
    「那個鶴頂紅不是百無一失的嗎?」皇后睜大了眼睛:「我們不是親眼看到她喝下去的
嗎?從來,吃了鶴頂紅,就不可能再活!」
    「這次就不靈了!奴婢早就說過,那個香妃娘娘和兩位格格,都有妖法……」容嬤嬤繪
聲繪色的說:「聽說,香妃娘娘快死了,還珠格格和紫薇格格趕到,在床前不知道作了什麼
法術,所有的蝴蝶都飛來了,飛到香妃娘娘的嘴唇上去吸取毒汁,吸完毒汁,蝴蝶飛走
了……娘娘就活過來了!那些宮女太監們說得活靈活現,大家都看到蝴蝶飛進飛出,真是古
怪極了!」
    皇后好震動。太后也好震動。太后就憤憤不平的說道:
    「她的法術大,妖術大,連我這個太后都制不了她,那要怎麼辦才好?難道,讓她繼續
在宮裡作威作福,隨時準備刺殺皇帝不成?」
    晴兒聽到香妃死而復活,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地,說不出來有多麼安慰。忍不住,上前
屈了屈膝,誠摯的說:
    「老佛爺,我覺得觀音菩薩一定在暗中保佑老佛爺,才讓香妃娘娘死裡逃生!如果香妃
娘娘今天真的死了,皇上不知道會多麼震怒!恐怕老佛爺會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就是
皇后娘娘,大概也難逃皇上的追究!現在,香妃娘娘幸好有上天保佑,活過來了!老佛爺正
好息事寧人,讓這件事過去吧!千萬不要再傷害她,更不要傷害皇上的心!要知道,人好脆
弱,隨時都會受傷,可是,人也好堅強,可以治癒各種傷口……只有『傷心』,是治不好
的!」
    太后震動的看晴兒,還沒開口,皇后就搶著說道:
    「話不是這麼說,如果為了不要皇上傷心,而要用皇上的生命來冒險,那麼,是『傷
心』嚴重?還是『傷命』嚴重?」
    晴兒迎視著皇后,勇敢的,鄭重的說:
    「香妃不過讓皇上受了一點點小傷,說不定對皇上而言,『打是親,罵是愛』呢!那條
小口子,絲毫沒有影響皇上的健康,也沒有讓皇上少愛她一點!可是……宮裡有許多娘娘,
本來皇上都很喜歡很尊敬的,只因為言詞鋒利,手段激烈,傷了皇上的心,皇上就再不回頭
了!」
    皇后被晴兒說破心事,踉蹌後退,臉色蒼白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太監大聲的通報:
    「皇上駕到!」
    眾人全部一驚。
    晴兒就急促的拉了拉太后的衣袖,給了太后一個哀懇的眼光。
    皇后心中膽怯,看了容嬤嬤一眼,兩人就悄悄的退後了幾步。
    乾隆大踏步的走了進來。太后急忙迎上前去:
    「皇帝!這麼晚了,你還沒有休息?」
    乾隆不語,眼光環室一掃,皇后只好屈膝:
    「臣妾叩見皇上!」
    容嬤嬤也急忙請安:
    「萬歲爺吉祥!」
    乾隆給了兩人一個凌厲的眼光,就不再看她們兩個。他看著太后,臉上,一點陽光也沒
有,神色是嚴重而嚴肅的,正色說道:
    「皇額娘!上次朕為了紫薇丫頭受傷,才和皇額娘懇談過一次,沒想到,更嚴酷的手
段,會再度發生!老佛爺要處死香妃,是不是也要處死兒子呢?」
    太后大震。跟跪一退:
    「皇帝!你怎麼說得這樣嚴重?」
    乾隆正視太后,語氣鏗然的說:
    「老佛爺,朕和香妃之間的感情、是非、因果都不是老佛爺能夠瞭解的,朕不想去說明
白,也說不明白!總之,朕現在親口告訴您,朕要香妃!這麼多年以來,朕沒有這樣為一個
女子心動!誰傷害了她,就是傷害朕!如果香妃有個不測,所有有關聯的人,朕一概治罪!
老佛爺,您是朕的親娘,不要用『愛朕』兩個字,來做讓朕深惡痛絕的事!如果把朕逼到沒
有退路,就不要怪朕不孝,所有的後果,老佛爺只有自己承擔!」
    太后張口結舌,驚得說不出話來。乾隆躬身行禮:
    「言盡於此,兒子告退了!」
    乾隆說完,就轉過身子,頭也不回的去了。
    太后大受打擊,雙腳一軟,幾乎站立不住。晴兒急忙扶住。
    皇后和容嬤嬤,都臉如死灰了。
    這一夜,含香始終再沒有清醒。
    紫薇、小燕子衣不解帶的坐在床邊,仆伏在床邊看著她。維娜吉娜在一邊祈禱。藥一次
一次的端過來,但是,含香昏迷著,那些藥也喂不進去。
    「蝴蝶……蒙丹,快逃!蝴蝶又來了,怎麼辦?怎麼辦?蒙丹……有蝴蝶……」
    含香不斷的囈語,痛苦的搖著頭。金瑣擔心的問:
    「她好像很難過,要不要讓太醫進來看看?」
    「已經看過好幾遍了,她嘴裡一直叫蒙丹,我都心驚膽戰!還好皇阿瑪離開了!」紫薇
焦灼的說。
    「一定要叫醒她,把藥餵進去!不吃藥,身體裡的毒索怎麼能排除呢?太醫說這藥非吃
不可!」小燕子說。
    「對!來,我們一起叫她!」紫薇就喊著:「含香!醒來!醒來!」
    「含香!」小燕子搖著含香喊:「不要再睡了!睜開眼睛看看我們,跟我們說話,你這
個樣子,我們很害怕呀!」
    含香呻吟了一聲,睜開眼睛,神思恍惚的看著大家。眼光在人群裡徒勞的搜尋著,渴求
的低喃:
    「蒙丹……你在哪裡?我……看不到你啊!」
    小燕子和紫薇痛楚的對看。
    第二天,含香還是沒有清醒。
    小燕子無法再這樣等待下去了,她奔到景陽宮,找到永琪和爾康,激動的說:
    「爾康,永琪,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你們一定要把蒙丹送進宮來,見她一面!要不
然,我們雖然把她從鬼門關拖回來,她還是會死的!她一直叫他的名字,睜開眼睛就找
他……他不來,沒有人能夠救她!」
    「好好好!你不要激動,我們想辦法,我馬上想辦法!」永琪說。
    爾康轉著眼珠,苦苦的想辦法:
    「上次,蒙丹是扮成薩滿法師進宮的,很多人都認得他了。這次,只好還是用同樣的身
份進宮,要不然,會更加讓人疑心!」
    「薩滿法師怎麼進來呢?現在又沒有慶典,又沒有驅鬼舞!」
    「薩滿法師進宮,不一定要慶典,娘娘有難,一樣可以請法師來做法……不過,這次我
們不要偷偷摸摸的進來,最好是大大方方的進來……」爾康深思的說,抬頭看著小燕子:
「小燕子!這事你得幫忙才行!」
    小燕子拚命點頭。
    於是,這天,當乾隆到寶月樓來探視含香的時候,小燕子跑到乾隆面前,急切的說道:
    「皇阿瑪!我想請薩滿法師來給她作法!上次紫薇病得快死掉,雖然救活了,身體一直
不好,後來,我們請來薩滿法師,到漱芳齋作法驅鬼,結果還真的有效!」
    「薩滿法師?」乾隆有些疑惑。
    紫薇看著乾隆,一個勁兒的點頭:
    「現在是非常時期,不管有用沒用,我們都可以試一試!」
    「對!不管有用沒用,什麼方法都可以試一試!」乾隆看著昏迷的含香,心裡實在著
急,不論是薩滿法師還是新疆法師,只要能救含香,他全部接受!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