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30

    不敢再耽誤時間,第二天,爾康、永琪、紫薇、小燕子就全部出宮,在會賓樓的客房
裡,和蒙丹、柳青、柳紅召開緊急會議。
    蒙丹一聽經過,真是又悲又喜。悲的是含香這樣為他拚命,喜的是,終於要施行大計劃
了!他看著面前這些熱心的好朋友們,感動得不知道怎樣才好。他雙手往胸前交叉,行了回
族大禮,說:
    「我先謝謝各位,你們為我和含香所做的事,不是簡單的一個『義』宇,更不是簡單的
一個『恩』宇,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報答不了各位!請你們大家,接受我用回族禮,表達我
對你們的感激!」
    爾康一步上前,拉住蒙丹。
    「不要再謝我們了,你的心意,我們都瞭解了!趙快,我們來研究這張地圖!」
    永琪早已把地圖攤在桌上,是爾康連夜畫出來的。大家就都跑過去,圍著地圖站著。爾
康指著地圖解說:
    「我把逃亡的時間,定在大後天晚上!時間很緊急了。那晚是月初,沒有滿月,夜裡應
該什麼都看不清,就算有蜜蜂有蝴蝶,也看不出來!免得滿城蜜蜂蝴蝶,也是一件很麻煩的
事。記住了,蒙丹,你的馬車在這兒等,我駕車從神武門把含香偷出來,會直接送到你那
兒,含香上了你的馬車之後,我的馬車,會轉頭向東邊跑!同一時間,柳青柳紅的馬車向西
邊跑,五阿哥的馬車向北邊跑!每個人的車上,都有花香。你們車上也有。你們要馬不停
蹄,一直向南邊跑!」
    蒙丹深吸一口氣,眼神專注的:
    「我明白了!但是,那個晚上,你們全體出動,通通不在宮裡,等到皇上發現含香失蹤
了,你們也不在宮裡,怎麼脫得了干係?」
    「所以,這個逃亡計劃裡,沒有我和紫薇!」小燕子說:「那晚,正好是令妃娘娘過生
日,我們兩個,會把皇阿瑪押到令妃娘娘那兒,給令妃過壽。到時候,我們把皇阿瑪灌醉!
等到他發現含香失蹤的時候,最快也要到第二天,你們大概已經跑得老遠了!」
    「你不要為我們考慮那麼多!皇阿瑪發現含香逃亡了,他第一件事就是追回含香,至於
我們在不在宮裡,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追究了!」永琪說。
    「蒙丹!你放心!」紫薇接口:「我們有我們的辦法!一來我們死不承認,他沒辦法把
含香的出走,算到我們頭上,就算有猜疑,他也不忍心把我們定罪!再說,他實在太喜歡我
和小燕子了,畢竟,皇阿瑪是我們的阿瑪!哪一個父親,對自己的兒女會心狠手辣呢!」
    「紫薇說得對!以前,連劫獄那樣的大事,罪證確實,他們都逃過了!我們現在要研究
的,不是事後的追究問題,是你們能不能安全脫逃的問題!蒙丹,記住,含香的香味,仍然
是她的致命傷!我們只能引開追兵一小段,後面的時間,你們怎樣能夠讓香味不傳出來,是
個關鍵問題!」柳紅說。
    金瑣就拿了許多大袋子給蒙丹:
    「這是我幫你收集的檀香木,是宮裡最好的檀香!」另外再拿了一個袋子:「這裡面是
最好的茴香。」再拿一個:「這是印度進貢的佛印香。還有……這個,是我們收集的花
瓣……你們要化裝成普通的老百姓,假裝是賣香料的商人。這樣,萬一有追兵查到你們,馬
車裡的香味那麼複雜,可能會把香妃的香味給遮蓋住了……」
    「當然,這並不是一個萬全的辦法,可是,我們也只能想出這個辦法!過了明天,我們
就會把會賓樓暫時關閉。」柳青接口:「逃亡那晚,如果沒有追兵追我們,我和柳紅會往南
方去找你們,一直把你們護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們認為,你們越往南邊跑越好!最好跑到一
個深山裡去躲起來!」
    紫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所以,我們今天的開會,說不定是大家最後一次在會賓樓相聚,三天以後,蒙丹含香
和我們,就天南地北了!」
    小燕子立刻充滿離愁了,看著蒙丹:
    「師傅,我連一套劍法都沒有練會呢!」
    蒙丹太感激了,看著小燕子:
    「我相信,我們大家這麼有緣,一定後會有期!」
    小燕子就轉動眼珠,作起夢來:
    「或者,過一段時期,皇阿瑪會想明白,知道含香的走,是一件好事,不是一件壞事!
那時候,他會追問是誰幫助含香逃跑的?下令通通有賞!然後,就赦免了含香和蒙丹,還封
蒙丹一個『王』,含香就是『王妃』!然後,我們大家又聚在一起了!」
    大家聽得匪夷所思,驚看小燕子。
    「這個遙遠的夢,作得真好!我們不妨抱著這種期望吧!」紫薇苦笑的說。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美妙無比的簫聲忽然傳來,蕩氣徊腸。大家一驚。
    「怎麼有這樣好聽的簫聲?」爾康問。
    「我差點忘了,隔壁住著簫劍!」柳紅跳了起來,臉色有些變了。
    「簫劍住在隔壁?這個房間隔音好不好?他會不會聽到我們的談話?」永琪驚問。
    「應該不會吧?」柳青沒把握的說。
    「如果不會,我們現在怎麼聽得到簫聲呢?還聽得這麼清楚!」爾康說。
    大家全部緊張起來。小燕子立刻摩拳擦掌,一副備戰的樣子,問:
    「他真的會吹簫呀?」
    「吹得好聽極了,我常常懷疑,怎麼可能有人吹得這麼好聽?可見,他那個『一簫一劍
走江湖』,不是吹牛!」柳紅說。
    小燕子轉著眼珠,生氣了:
    「可見,他那個『摔來摔去』都是逗我的!把我當小孩子,太欺負人了!還要躲在隔壁
偷聽我們商量大計……」說著,跳起身子,打開房門,就直衝出去。
    大家趕快起身追著她,七嘴八舌的喊著:
    「小燕子!你要幹什麼?小燕子,不要再闖禍了,不要再惹事了……」
    小燕子哪裡肯聽,早已衝到簫劍的房門口,砰然一聲,把簫劍的房門踹開了。
    「簫劍!你給我出來!」
    簫聲停止了,簫劍拿著他的簫走了出來。看到小燕子,就點頭說:
    「哦!『小』姑娘!別來無恙!」
    小燕子大怒,嚷著:
    「什麼『小姑娘』?我是『大姑娘』,我是『姑奶奶』!什麼『別來五樣』?別說『五
樣』了,我一樣都沒有!你有兩樣,有簫有劍,我有拳頭!」
    小燕子說著,一拳就對簫劍打了過去。
    簫劍正睜大眼睛,聽著小燕子稀奇古怪的對話,這些話,大概他一生都沒有聽過,正聽
得出神,沒料到一拳打來,他躲也沒躲,正好打在鼻子上。他痛得齜牙咧嘴,捂著鼻子說:
    「哎喲!姑娘……你怎麼每次一見面就打人!到底我簫劍哪兒得罪你了?君子動口不動
手……」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那些君子的事,別跟我說!你還是不還手是不是?
不還手我就不客氣了!」
    小燕子說著,又是一拳打過去。這次,簫劍有了防備,拔腳就逃。
    會賓樓的客房,是在二樓,有一個「走馬轉閣樓」的走廊,一邊是天井,四周有欄杆,
一邊是房間。簫劍就繞著迴廊跑,小燕子繞著迴廊追。
    柳青、柳紅、蒙丹、爾康、永琪、紫薇、金瑣都追了過來。永琪喊著:
    「小燕子!你不要鬧了!我們那麼多的事,已經忙不完了,你還要打架!」
    小燕子不管永琪和眾人,追著簫劍喊:
    「簫劍!你不要跑!我有問題要問你!」
    簫劍舉起雙手,喊著:
    「你不打人,我就回答你的問題!」
    「好!我不打人!」
    簫劍站住了,傻呼呼的問:
    「你有什麼問題?」
    「剛剛我們在你隔壁談話,你有沒有偷聽?」小燕子直截了當的問。
    「我沒有『偷聽』,我大大方方的聽!還吹簫提醒你們,我在隔壁!」簫劍也直截了當
的回答。
    這一下,所有的人都大驚失色。小燕子頓時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大吼一聲:
    「我打死你這個『偷聽鬼』!」她撲了過去,對著簫劍拳打腳踢。
    簫劍手忙腳亂,舉著簫,挨了好幾下,嘴裡大嚷:
    「姑娘說不打人,還是打人,哪有這樣的道理?你有問題,我坦白回答,這樣坦誠相
待,你怎麼還是動手?」說著,再度繞著迴廊跑。
    小燕子再度繞著迴廊追,一面怒沖沖的喊:
    「我們的秘密,都被你聽去了,現在,只好打死你!」
    「姑娘好說……」
    「我不好說!」小燕子喊著:「你會不會打架?」
    「君子動口不動手……我不會打架!」
    「不會才怪!你不打,我就打死你!」兩人一面吵架,一面繞著迴廊跑。
    紫薇看著大家,低低說:
    「不好!秘密被他知道了,怎麼辦?」
    「不忙!看看他的底細再說!我們先觀望一下!」爾康說。
    大家就驚疑不定的退在一邊,看著二人追追跑跑。
    小燕子看到簫劍只是奔逃,氣得不得了,追了一會兒,突然調頭,從反方向迎向簫劍。
簫劍正沒命的奔逃,沒料到小燕子突然迎面奔來,大驚,已經煞車不及,兩人竟然撞作一
堆,都摔倒在地。簫劍大叫:
    「哎喲!你追我應該從後面來,怎麼從前面來?」
    小燕子撞得好痛,揉著額頭喊:
    「你怎麼硬撞?看到我來了,還不閃開?」
    「也要閃得開啊……哎喲……」簫劍苦著臉說,哎喲哎喲的爬起身子。
    不料,小燕子跳起來,一腳踹去,簫劍又跌了個四仰八叉。
    柳紅看不過去,撲上去,把小燕子一擋。
    「好了!不要打了,我們還是坐下來談談吧!」
    簫劍乘機爬了起來,急喊:
    「是啊!我們還是談談比較好,哪有一個大姑娘,動不動就打人……」氣了,瞪著小燕
子:「這樣不懂禮貌,沒有規矩,簡直缺乏家教!」
    小燕子已經站住了,一聽這話,衝上前去再打。
    「你居然敢說我沒有家教!我就表現一下我的家教給你看!」
    小燕子「哇」的一聲大叫,對著他衝去。簫劍大駭,雙手還要護著他那把簫,生怕把簫
打壞了。就高舉著簫,閃到柳紅身後,對小燕子喊:
    「我手裡有簫,打壞了我沒有關係,打壞了我的簫,我會跟你拚命!」
    「那就拚命啊!」小燕子喊著,衝上前去,劈手搶去了那把簫。她揮著簫:「要這把
簫,就來和我好好的打一架!」她一面嚷,一面飛身上了欄杆的柱子。
    簫劍一看小燕子搶走了簫,就追了過來,情急的喊:
    「小燕子!千萬不要弄壞了簫,那是我爹遺留給我的東西……」說著,竟忘形的爬上欄
桿,要索取那把簫。等到上了欄杆,才驚覺自己竟在欄杆上。大叫一聲:「我的天呀……這
麼高!」他一個站不穩,竟然翻落欄杆,掉下天井去。
    蒙丹一看,再不出手,這個簫劍可能摔死,就飛躍而下,把他接住,落地。簫劍站穩,
看著蒙丹,驚魂未定。蒙丹就托著他,再度飛身而起,上了閣樓。兩人落回原地,簫劍佩服
得五體投地:
    「你們這些人,怎麼可以飛上飛下,太神了吧!」
    蒙丹轉頭對小燕子正色說:
    「小燕子,師傅有令,打到這兒為止!把簫劍的簫,還給人家!」
    小燕子不情不願的把簫還給簫劍。
    簫劍接過了簫,鬆了口氣,整整衣服,對大家一抱拳。他恢復了風度,非常誠懇、非常
真摯的說:
    「我們不要打架了,交個朋友如何?簫劍無意之間,聽到一些不該聽的話,但是,請各
位放心!我不是多嘴的人。何況,在這個京城,我也人生地不熟,沒有半個親人朋友,除了
我的簫,我的劍,也無人可說!更何況,你們個個俠骨柔腸,我簫劍相逢恨晚!對大家的所
行所為,除了佩服,就是感動!這些,都是肺腑之言,如果你們信得過我簫劍,就交了我這
個朋友,說不定我還能夠幫你們一臂之力!如果信不過我,就麻煩哪一位,滅了我的口!免
得秘密走漏!」
    大家盯著他,深深的震撼了。爾康就把房門一開,誠懇的說:
    「簫劍,我們裡面說話!」
    大家回到蒙丹的房間,這才重新認識。爾康一本正經,介紹大家給簫劍:
    「我重新向你介紹一下我們這群人!」就一個個的介紹過去:「這是五阿哥永琪,這是
還珠格格小燕子,這是明珠格格紫薇,這是回族武士蒙丹,柳青柳紅你已經認識了,這是我
們的小姐妹金瑣……在下福爾康,是大學士福倫的長子,當今聖上的御前侍衛!」
    簫劍非常震動的看著大家,深吸了口氣,睜大眼睛。
    「我就知道你們不是普通人,但是,這麼『不普通』,還是讓我嚇了一跳!」他看著小
燕子:「原來你就是轟動一時的那個還珠格格!」
    「對!我就是還珠格格!」
    永琪就上前一步,誠摯的問:
    「我們已經把真實身份,都坦白的告訴你了!那麼,你是不是也可以告訴我們,你的真
實身份呢?」
    簫劍看著大家,眼神變得深邃起來:
    「我的身世,跟各位比起來,實在非常渺小。坦白說,簫劍不是我的本名,但是,我的
本名叫什麼,我自己並不知道。我自幼遭逢家庭變故,一家人都被仇家害死,父母雙亡,我
被一個世伯收養。姓了世伯的姓,名字是世伯給的。五年前世伯才告訴我真相。交給我家父
留下的兩樣東西,一把簫,一把劍!從那天起,我改名叫簫劍,開始流浪,想……」
    小燕子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了,你在找尋你的殺父仇人,想報仇!」
    簫劍深深的看了小燕子一眼:
    「並不完全如此!我世伯告訴我,我還有一個弟弟,在家變時失散。我想找到那個失散
的兄弟!所以,我叫簫劍,如果我的兄弟也知道這個故事,可以從我的名字找到我!好了,
我的故事就是這樣!我不是什麼江湖奇俠,也不是什麼名門子弟,只是一個孤獨的流浪人而
已!」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就對簫劍無限同情起來。爾康豪邁的說:
    「原來如此!既然我們大家認識了,我想,你就不會再孤獨了!」
    簫劍眼睛一亮,氣壯山河的說道:
    「我是『一策一劍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壺』,只要有酒,從不會感懷自傷!我早已把
所有的人生際遇,都當成生命裡的歷練了!不論是好的壞的,我來者不拒!」就笑看大家:
「現在,輪到你們告訴我,我聽得糊里糊塗的那個逃亡計劃,是怎麼一回事了?」
    大家神情嚴肅,正要訴說,小燕子一攔。
    「不忙不忙,簫劍,你先告訴我一件事,你到底會不會武功?會不會劍術?」
    「當然不會!」簫劍睜大了眼睛。
    「不會!不會你為什麼取名字叫『簫劍』?」小燕子也睜大眼睛。
    「誰說我名字叫簫劍,我就要會劍術呢?那麼,你叫小燕子,難道也是只燕子嗎?」
    小燕子被問住了,傻眼了。
    就在大家都逗留在會賓樓,又是打架,又是交朋友,又是商量大計的時候,含香已經逃
不掉她的噩運,被侍衛帶進了慈寧宮。原來,這天是傅恆的壽誕,乾隆被請去傅家看戲。太
後見乾隆不在宮裡,認為機不可失,就立刻把含香給捉了過來。
    「啟稟老佛爺,香妃娘娘帶到!」
    侍衛們一推,含香跟跪站穩,抬頭一看,太后站在前面,皇后站在旁邊,容嬤嬤和桂嬤
嬤兩旁肅立,後面還有一排嬤嬤和太監,晴兒不受注意的站在最後面。含香一看這種氣勢,
已經膽戰心驚,顫慄的請安:
    「老佛爺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太后盯著含香,眼神凌厲,大聲說:
    「你給我跪下!」
    「老佛爺,皇上說我可以不跪!」含香挺立著,自有一股傲氣。
    「不跪?放肆!容嬤嬤!」
    容嬤嬤上前,對著含香膝彎一踢。含香站不穩,立刻跪下了。
    太后聲色俱厲的說:
    「你老實告訴我,皇帝的手腕,是怎麼受傷的?不要用花瓶碎片那一套來唬弄我,太醫
已經說了,那個傷口是利器所傷!你的屋裡,怎麼會有利器?是刀是劍還是匕首?快說!」
    「回太后,」含香的心臟,崩咚崩咚跳著,她勉強維持著冷靜:「不是利器,就像……
就像皇上說的,是花瓶碎片割傷,太后不信,請問皇上!」
    「問皇上?你真的有恃無恐了,是不是?皇上會幫你解圍,我知道!皇上會為你撒謊,
我也知道!現在,我不要問皇上,我只要問你!」
    「我……我還是那句話!」
    皇后對太后俯耳說道:
    「恐怕她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聽說他們回人,脾氣倔強得很,大概問不出所以然來!」
    「容嬤嬤!桂嬤嬤!家法侍候!」
    兩個嬤嬤上前,站在含香的面前。另外一個嬤嬤,就捧著一盤金針上前待命。
    含香一看那些金針,已經嚇得臉色大變。
    「容嬤嬤!你跟她說說!」
    容嬤嬤就看著含香,冷幽幽的說道:
    「香妃娘娘,老佛爺問話,從來沒有人敢不回答!我勸你還是說實話吧!你這樣細皮嫩
肉的,真要弄幾百個小洞,不是挺可惜嗎?」一面說著,她就拿起幾根針來,放在嘴邊吹著。
    「香妃!我再問你一次,你和皇帝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太后再問:「你用了什麼
狐媚功夫,迷惑了皇帝?你讓皇帝夜夜春宵,弄得他精神恍惚,這才受傷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含香又急又怕,喊著。
    「那麼,是什麼?」
    含香閉緊了嘴,不說話。
    「容嬤嬤!桂嬤嬤!」
    兩個嬤嬤各握了一把針,驀然之間,把含香按倒在地,對她腰間戳去。
    「啊……」含香慘叫,仆伏在地,臉色慘白。
    「你要不要說了?」
    含香驟然抬頭,眸子裡閃出了火焰。她豁出去了,堅定的,勇敢的,不顧一切的說了出
來:
    「太后!我告訴你吧!自從我進了皇宮,皇上從來沒有得到過我!我依然乾淨得像我來
的時候一樣!什麼夜夜春宵,那都是你們的想像!皇上答應過我,除非我願意,他不能強迫
我做任何事!可是,那晚,他忘形了!所以我一時情急,用匕首刺傷了皇上。來保持我的清
白!」
    含香此話一出,太后、皇后都傻了。太后匪夷所思的說:
    「你刺傷了皇帝?為了保持你的清白?」
    「是!」含香傲然的說。
    「你說,皇上從來沒有得到過你?」皇后忍不住插口了。
    「是!」
    太后和皇后對看,兩人都震撼著。半晌,太后厲聲說道:
    「容嬤嬤!桂嬤嬤!先把她帶到密室裡去,檢查一下回報!」
    「喳!」
    兩個嬤嬤就拖著含香而去。
    晴兒看得心驚膽戰,知道這一下,含香凶多吉少。她悄悄一看,沒有人注意她,就轉身
溜出門外去了。
    她一口氣跑到漱芳齋,小鄧子、小卓子驚訝的迎上前來請安:
    「晴格格吉祥!」
    「你們的主子呢?」晴兒急促的問。
    小鄧子和小卓子早就知道,晴格格和小燕子他們都是「自己人」了,就坦白說:
    「他們得到皇上的特許,都出宮去了!」
    「出宮了?全體去了嗎?爾康和五阿哥呢?」晴兒大驚。
    「他們每次都是一起出去的!」
    晴兒頓時心慌意亂,怎麼這樣巧,乾隆不在,小燕子她們也不在!誰來救香妃呢?她想
了想,當機立斷,有力的吩咐:
    「小鄧子,你馬上去把他們找回來,告訴他們,老佛爺要殺香妃!小卓子!你立刻跑一
趟傅六爺家,皇上今天在那兒看戲!告訴皇上!趕快回宮!快!馬上行動!香妃娘娘的命,
在你們手上了,知道嗎?」
    小鄧子、小卓子神色一凜。
    「喳!」
    兩人就氣極敗壞的往外衝去。
    晴兒飛快奔回慈寧宮,發現所有的人都在密室裡。
    她趕緊溜進密室,只見含香被幾個面無表情的太監,按著肩膀,跪在地上。太后、皇
後、容嬤嬤、桂嬤嬤和其他嬤嬤,都站在她面前,像看一件稀罕東西似的看著她。太后震驚
極了,一臉的不可思議,問:
    「什麼?居然還是女兒身?我不相信,怎會這樣離譜?」
    「絕對不錯,已經仔細的檢查過了,還是完璧!」容嬤嬤說。
    「豈有此理!她把皇帝當成什麼了?封了她做妃子,她還要保持清白,不能保持清白,
就用匕首刺殺皇帝!這還了得!」
    「老佛爺!」皇后心驚膽戰的對太后說:「這事太嚴重了,皇上被刺,居然不吭聲,還
幫她掩飾!香妃進宮半年,還能保持完璧!皇上對她的迷戀,可以說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
步!把這樣一個兇手,養在枕頭旁邊,臣妄想想,就渾身寒毛,都站起來了!」
    容嬤嬤再加了幾句:
    「這個香妃娘娘,渾身香得古怪,只怕這種香味,有『迷魂』作用!那個阿里和卓,把
香妃獻給皇上,用心大有問題!」
    太后越聽越有道理,恨極的看著含香:
    「無論如何!刺殺皇帝,就是死罪一條!我身為皇太后,怎能讓一個刺客侍候皇帝!香
妃!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含香傲然的看著太后,知道自己難逃一死,就雙手交叉在胸前,說:
    「含香還有幾句話不能不說!當初,我奉父命進宮,侍候皇上!我爹確實帶著『忍痛割
愛』的心情,明知道我是幾千幾萬個不願意,仍然勉強我去做!請老佛爺明察,我爹委屈求
全,用心良苦!請不要因為我的失敗,冤枉了我爹的一番好意!至於我自己,已經沒有話好
說!我學過一句中國成語,士可殺不可辱!但求,免於侮辱,給予全屍!再幫我謝謝皇上,
他的一片心,我終於辜負了!」
    太后聽了,心裡掠過一抹惻然,臉上有一剎那的猶豫。皇后立刻一步上前:
    「老佛爺,為了皇上的生命健康,請拿定主意!」
    容嬤嬤再一步上前:
    「老佛爺,事不宜遲!如果皇上回宮,什麼事都不能辦了!」
    太后震動了一下,就嚴肅的說道:
    「東西拿來!」
    就有太監,手捧一個盤子,上面放著三件東西「白綾一條、毒藥一瓶、匕首一把」,捧
到太后面前。
    「把東西放在桌上!」
    三件東西,一件一件放上桌。
    「香妃!我今天賜你一死!白綾一條,毒藥一瓶,匕首一把!三件東西,你可以選一
樣!馬上去選吧!」
    含香看了看那三樣東西,就對著窗外,行回族大禮。心裡,低低的說著:
    「蒙丹,對不起!皇上,對不起!爹,對不起!紫薇,小燕子,永琪,爾康……對不
起!含香先走一步了!」
    含香行禮完畢,回過身子,一臉壯烈的走到桌前。
    晴兒看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她直奔到太后身前,噗通跪倒,
急切的痛喊著:
    「老佛爺請三思!香妃娘娘死不足借,但是,皇上一定不會善罷干休!尤其老佛爺乘皇
上不在宮裡,處死香妃,皇上知道之後,怎麼受得了?難道老佛爺一點都不在乎母子之情
嗎?」
    太后聽了,心裡確實顧忌,愣了一下。皇后急忙說:
    「晴兒這話錯了!老佛爺就是母子情深,這才忍不住為皇上除害!寧可今天被皇上怨
恨,不能讓皇上有絲毫的閃失呀!」
    皇后這幾句話,可說到太后心坎裡去了。太后就一摔頭,毅然決然的說道:
    「香妃!你的時辰到了!」
    含香就伸手去拿那瓶毒藥。
    「這瓶毒藥,一定很快吧?」她問。
    「那是鶴頂紅,只要一個時辰,就過去了!」
    晴兒情急,跳起身子,想去搶那瓶毒藥。嘴裡急喊著:
    「老佛爺!請您收回成命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呀!晴兒為老佛爺的福祉請命,快
收回成命吧!」
    太后厲聲說道:
    「把晴格格攔下來!」
    「喳!」
    幾個嬤嬤上前。七手八腳的拉住晴兒。晴兒拚命掙扎,激動得不得了:
    「老佛爺!不可以呀……香妃,不要……不要喝!千萬不要!老佛爺……請仁慈一
點……」
    太后厲聲喊:
    「晴兒!連你也被迷惑了嗎?」就掉頭看香妃:「香妃,你還猶豫什麼?」
    含香對晴兒行了一個回族禮:
    「晴格格!請把我的祝福,帶給每一個人!」
    含香說完,就打開瓶蓋,對著窗外的天空,淒然大喊:
    「蒙丹!從此,我化為風,不會再和你分開了!我來了!」
    晴兒大叫:
    「香妃……不要……不要……不要……」
    含香已經壯烈的舉起藥瓶,一飲而盡。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