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9

    這天,容嬤嬤急急的走進坤寧宮大廳,對皇后神秘的說:
    「娘娘!奴婢得到一個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
    皇后立刻摒退左右,容嬤嬤就悄聲說:
    「聽說皇上受傷了!」
    「什麼?」皇后嚇了一跳。
    「奴婢聽巴朗說,小路子告訴他,兩天前,皇上去了寶月樓。不知怎的,裡面就有打鬥
的聲音傳出來,侍衛們全體衝了進去,但是,皇上把大伙都罵出來了。當時也不覺得怎樣。
可是,當晚皇上一個人睡在乾清官,沒有人侍寢。小路子換下皇上的衣服,發現袖子刺破
了,上面都是血跡!」
    「此話當真?有血跡?如果皇上受傷,怎麼會不吭聲?有沒有傳太醫呢?」
    「怪的是沒有傳太醫!皇上還讓小路子,把衣裳拿去毀掉,並且警告他不可以聲張!小
路子說,皇上的胳臂包紮著,顯然是受傷了!」
    「皇上受傷?可是不讓人知道?」皇后睜大了眼睛:「小路子的話到底可不可靠?你趕
快把他傳來,讓我親自問問他!」
    「娘娘!小路子不能傳來,他是我們在皇上面前唯一的內線了,不能讓他出現在坤寧
宮……奴婢後來讓巴朗再去調查過了,他說,寶月樓那晚確實有點古怪!皇上把侍衛罵出來
的時候,香妃娘娘跌在地上,臉色慘白!」
    皇后深思著,驚愕著,在室內走來走去。
    「難道香妃會行刺皇上嗎?太不可能了!她那麼得寵,為什麼要行刺?如果她行刺,皇
上為什麼不聲張?」
    「只怕皇上太喜歡香妃娘娘了,不捨得聲張!」
    「哪有這個道理?誰會去喜歡一個刺客呢?還讓這個刺客每天待在身邊,那不是瘋了
嗎?」皇后沉吟一下,問:「皇上這兩天還是照樣上朝,是不是?」
    「是!每天上朝,沒有一點受傷的樣子!每天也都去寶月樓,卻又從來沒有在寶月樓過
夜!總是待一會兒就出來了!」
    「太怪了!」皇后想來想去想不通。
    「那香妃是個番邦女子,又會招蝴蝶,每天穿得不倫不類,老佛爺打心眼裡不喜歡她!
不管那晚在寶月樓發生了什麼事,皇上要保護香妃娘娘的意圖非常明顯!娘娘,你看這事要
不要告訴老佛爺?」容嬤嬤問。
    「我現在已經沒有絲毫份量了,皇上對我,簡直一點餘地都不留,一點面子也不給,要
我待在坤寧宮別出去,等於打落冷宮了!只怕老佛爺對我的話,也不會相信吧!」皇后悲哀
的說。
    容嬤嬤就俯在皇后耳邊,一陣嘰嘰咕咕。
    皇后的眼光又閃亮了。
    「皇上現在在哪兒?」皇后問:「我可不想在慈寧宮跟他碰個正著!」
    「皇上不在慈寧宮,他在寶月樓!」
    是的,乾隆正在寶月樓裡。
    他坐在椅子裡,含香跪在他的面前,細心的給他換藥,包紮。她靜靜的拆下沾血的繃
帶,察看傷口。乾隆看著她,心裡激盪著熱情,一個激動,就把她的頭壓在自己懷裡。含香
跳了起來:
    「皇上,當心碰到傷口!再流血怎麼辦?」
    「朕不怕流血,你伯什麼?」
    含香不敢再過去,站得遠遠的,好痛苦的看著他。乾隆看到她這樣子,一歎:
    「過來!」
    「皇上不要再那樣,我就過來!」
    「朕前輩子一定欠了你!過來吧!朕不再碰你就是了!」
    含香這才不安的上前,重新跪在他面前,察看傷口。看了一會兒,她抬眼看著他,眼裡
一片祈諒:
    「傷口還沒長好,你一定要自己小心,洗澡的時候,不要碰到髒水,如果會疼,恐怕還
是要宣太醫!我不會治外傷,那個凝香丸只對高燒鬱熱,毒火攻心有效……要不然,我拿一
顆來,皇上吃了吧!」
    「我又沒發燒,吃什麼凝香丸,那是你父親給你的救命藥丸,別把它糟蹋了!何況藥不
對症,吃了也是白吃!你留著,以備不時之需!我用不著,別小題大做了!」
    「那我把傷口清潔一下!」
    含香就用小鉗子,鉗了軟布去清洗傷口。一面用嘴去吹。乾隆感覺到她嘴中馨香的氣
息,吹拂在自己的肌膚上,竟然有種朦朧的、幸福的感覺。甚至感到,這樣小小的受點傷,
換得含香的歉疚和溫柔,也是一種「因禍得福」了。乾隆正在那兒心猿意馬,外面忽然傳來
太監大聲的通報:
    「老佛爺駕到!」
    乾隆大吃一驚,從椅子裡直跳起來。
    含香也大吃一驚,立刻手忙腳亂。地上又是藥瓶,又是扯下的繃帶,又是水盆,又是剪
刀,倉卒間不知道該先藏哪一樣才好。乾隆急忙把袖子放下,遮住傷口,說:
    「不要慌,朕來應付!」
    含香就趕快把水盆端到桌上去,再去收拾地上的繃帶和醫藥工具,還來不及站起身,房
門已經豁然而開。太后帶著桂嬤嬤、宮女太監們大步而入。
    乾隆急忙行禮:
    「老佛爺!您今兒個怎麼有興致來寶月樓?」
    含香一慌,手裡的藥瓶鉗子剪刀掉了一地。太后眼光銳利的看著這一切,呼吸急促。含
香顧不得那些東西了,過來一跪。
    「含香參見老佛爺!」
    「哦?今天怎麼願意行滿人禮節了?」太后瞪著她。
    乾隆急忙賠笑,掩飾的說:
    「含香!還不讓維娜吉娜泡茶來!老佛爺到這邊坐!香妃有種新疆茶,特別潤喉,朕讓
她給老佛爺泡一杯!」
    「我不喝新疆茶,萬一喝出毛病來,怎麼辦?」太后高高的昂著頭說,就突然一步上
前,拉起乾隆的手,掀起他的袖子:「讓我看看你的手腕!」
    乾隆大驚,急忙一退,把手藏到身後去。
    「幹什麼?」
    太后看到醫藥工具,心裡已經有數,這時,更加肯定了,就抬高聲音,急道:
    「皇帝!你是怎麼回事?忘了你是一國之君,你的身子,是千金之體,不是你一個人
的,是千千萬萬老百姓的!你今天不為自己愛護身子,也該為整個國家愛護身子!受了傷,
怎麼不說?現在,還要瞞我嗎?給我看!」
    太后說著,就再去拉他的手。乾隆看到這個情形,知道太后已經得到密報了,瞞不住
了。只得歎口氣,拉開衣袖,出示傷口:
    「一點點小傷,真的不需要緊張!朕就是怕大家驚動老佛爺,這才瞞下去,是誰又多
嘴,去告訴老佛爺了!待會兒朕摘了小路子的腦袋!」
    」你不要亂怪小路子了!身邊到底有幾個忠心耿耿的人,自己總該有數!」太后說著,
就怒視含香,厲聲問:「皇帝怎麼受傷的?快說!」
    含香一顫,還沒開口,乾隆笑著說:
    「哈哈!完全是個意外,那晚,含香跳回族舞給朕看,朕看得高興,一時忘情,就和含
香一起跳,誰知腳下一滑,打破了一個花瓶,正好手臂磕在破片上,這就劃了一道口子,真
的不嚴重!請皇額娘不要再追究了!」
    太后見乾隆情急之情,已經表露無遺,就用深不可測的眼光。看了含香一眼。再調頭看
乾隆:
    「這麼大的一個傷口,皇帝居然就讓香妃隨隨便便包紮一下就算了?皇帝,你要讓我急
死嗎?」
    「讓老佛爺擔心,兒子知錯了!」乾隆慚愧的說。
    「趕快跟我回慈寧宮去包紮!」太后拉著乾隆就走,大聲喊:「宣太醫!讓鐘太醫、胡
太醫、杜太醫通通去慈寧宮!」
    「喳!喳!喳!」太監們忙不迭的應著。
    「哎,實在太小題大作了!」乾隆不情不願的說。
    「如果皇帝還有一點孝心,就依了我的『小題大作』!」太后生氣的說:「我看,這個
寶月樓,風水不大好,皇帝還是少來為妙!」
    太后說著,根本不再看含香,拉著乾隆出門去了。乾隆無可奈何,只得跟著走,還不忘
投給含香一個安慰的眼神。
    含香還跪在那兒。張大眼睛,驚魂未定。
    當太后在寶月樓裡生氣的時候,漱芳齋正熱鬧得不得了。因為,永琪送了一個特別的禮
物給小燕子,那是一隻綠色的大鸚鵡!
    永琪把鸚鵡架放在桌上,大家都圍過去看。
    「哇!一隻鸚鵡,好漂亮的鸚鵡!」小燕子歡呼著。
    「那只鸚鵡會說話!」爾康對大家解釋:「五阿哥發現了、給了人家一個金元寶,非要
買回來不可!」
    「會說話?真的嗎?會說什麼話?」紫薇好奇的問。
    爾康沒有回答,因為金瑣過來了。爾康心虛的看了金瑣一眼,不知道她對自己,有多少
的怨恨?這筆債,大概是欠定了。金瑣也看了他一眼,眼光是複雜的。兩人眼光一接觸,金
瑣就示意的看看房門,轉身悄悄的往院子裡走。爾康會意了,看到大家都圍過去看鸚鵡,就
跟著金瑣往院子裡走。紫薇看在眼裡,也情不自禁的跟過去了。
    兩人站在院子裡,金瑣就急急的開了口:
    「爾康少爺,你什麼話都不用再說了,我和小姐談了整整一夜,把所有的結都解開了!
我好抱歉,造成你們的困擾。我現在完全想明白了,我希望,我們三個人還和以前一樣好,
不要因為這件事,變得尷尬了。小姐永遠是我的小姐,你也永遠是我的爾康少爺!」
    爾康震動、意外、而安慰:
    「真的嗎?你都想明白了?你和小姐談了一夜?」
    「是啊!我感激你們以前為我想的,也感激你們現在為我想的!無論如何,以前是為我
好,現在也是為我好!謝謝你們了!」金瑣忍著心裡的痛,很明理的說。
    「金瑣!」爾康感動極了:「我欠你太多了!但願,我能用另外一個方式來還你!」
    紫薇聽到這兒,就走了過去,誠心誠意的接口:
    「爾康,我們欠金瑣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一定要為這個未來而努力,讓金瑣有一天,
能夠更深刻的感受到我們今天的用心!」
    「是!」爾康重重的一點頭。
    紫薇就拉住金瑣的手,看著爾康說:
    「我們都沒有心病了,是不是?還和以前一樣好,是不是?」
    「是!」金瑣點頭,肯定的說。
    三人對視,雖然每個人的情緒並不一樣,雖然金瑣的痛楚,也燃燒著紫薇和爾康。可
是,卻有一種嶄新的感覺,在三人中流轉,大家似乎都如釋重負了。
    金瑣就笑著說:
    「我要進去看那只鸚鵡了,好像很神的樣子!」
    三人回到屋裡,看到大家正圍著鸚鵡吆喝。眾人七嘴八舌的喊:
    「說話!說話!趕快說話!」
    永琪用一支棒子,逗弄著鸚鵡,喊道:
    「鳥兒,快表演一下!說話呀!說話呀!」
    鸚鵡歪著頭看看大家,就自顧自的梳理著羽毛。紫薇問:
    「你們在哪裡找到的鳥兒?鳥店嗎?」
    「不是,」爾康說:「這只鸚鵡是敬事房一個小太監養的,他訓練了它很久,讓它講一
點吉祥話!五阿哥聽到它說了一句,就當它是個寶貝,非買回來不可!在敬事房可會說了,
怎麼這會兒一句也不說!」
    「逗了半天,它什麼都不說!」小燕子有些失望:「我不相信它會說話,我這一輩子,
只看到一隻鳥兒會說話!」
    「真的嗎?什麼時候看到的,會說什麼話?」永琪追問。
    「什麼話都會說,就是在下小燕子!」
    大家大笑。永琪又去逗弄鸚鵡:
    「喂喂!鸚鵡先生,鸚鵡閣下!給點面子好不好?趕快說話呀!」
    「它吃什麼?可能要用吃的來引誘它,它才會說話!」小鄧子說。
    「對對對!就算耍猴,也要用吃的東西來逗弄!」小卓子說。
    「我怎麼忘了,這兒有葵花子!」永琪急忙拿出一包葵花子來。
    鸚鵡吃了葵花子,再度悠閒的梳理羽毛。永琪嚷著:
    「不說話,就不給吃的!趕快表演!」
    好不容易,鸚鵡「嘰哩咕嚕」叫了一聲。明月歡呼道:
    「說話了!說話了!」
    「它說的是哪國話,我怎麼聽不懂!」彩霞問。
    「它說的是鸚鵡國話,你們當然聽不懂!我看,五阿哥上當了!」金瑣笑著說。
    金瑣笑得這麼坦蕩。紫薇和爾康好安慰,彼此看了一眼,比較放心了。
    就在大家對那只鸚鵡都失去信心的時候,鸚鵡突然冒出一句話:
    「格格吉祥!」
    大家眼睛全部睜得好大好大。
    「它說什麼?」小卓子問。
    「它說『格格吉祥』!」小鄧子小聲的,好像怕打擾了鸚鵡似的說。
    小燕子也小小聲的,不相信的,睜大眼睛說:
    「它真的說『格格吉祥』?」
    大家全部驚喜交加的嚷出聲:
    「格格吉祥?」
    「你們相信了吧?一隻會說『格格吉祥』的鳥!就因為它會說這句話,我才非買它不
可!小紀子說,只要耐心教它,它什麼話都學得會!」永琪開心的說。
    「哇!這麼聰明的鳥呀!我要讓它念成語,念詩!」小燕子大樂。
    鸚鵡突然又冒出一句話:
    「壞東西!你這個壞東西!」
    「你說什麼?」小燕子瞪著鸚鵡。
    「你這個壞東西!」鸚鵡重複著。
    「哇!一鳥罵人!真的是『一鳥罵人』耶!」小燕子驚喊。
    大家全體大笑,笑得東倒西歪。
    「它有名字嗎?」紫薇問。
    「沒有!你們給它取個名字吧!」
    「我來取!我來取!」小燕子興奮的跳著,看著鸚鵡。
    「壞東西!壞東西!」鸚鵡兀自嚷著。
    「哈哈!就叫你『壞東西』!你這個壞東西!」
    「壞東西?這個名字有點不雅吧?」永琪說。
    「沒有關係!小燕子的鸚鵡,叫作『壞東西』,跟小燕子滿配的!這叫作『什麼樣的
人,養什麼樣的鳥』!」爾康說。
    小燕子對爾康掀眉瞪眼:
    「你又拐著彎罵我了!」
    眾人已經興奮的對鸚鵡嚷著:
    「壞東西!壞東西!」
    小燕子太喜歡了,以為鸚鵡已經養得很馴了,就打開鸚鵡腳上的鐵鏈,去撫摸它。孰
料,鸚鵡一鬆綁,就噗喇喇一聲,振翅飛去。小燕子急喊:
    「趕快抓住它!壞東西!回來呀!」
    爾康和永琪急忙去抓,哪裡抓得住。鸚鵡就飛出窗子,飛到御花園去了。
    「壞東西!壞東西!快回來呀……」
    小燕子和大家,就全部追了出去。
    鸚鵡在空中盤旋了一下,「呼啦」一聲飛上了樹梢。大家仰頭找著鸚鵡,伸手的伸手,
跳腳的跳腳。小燕子狂喊著:
    「壞東西!不要飛走呀!沒有人餵你,你怎麼辦?趕快回來……」
    「在那邊……在那邊……」小卓子指著樹。
    「好像飛到那棵松樹上面去了!我去把它抓回來!」爾康說著,就一飛身上了樹。仔細
一看,樹上早巳沒有鸚鵡了。他低頭對下面嚷:「沒有在這兒!去了哪裡?看到沒有?」
    噗喇喇一聲,鸚鵡掠過大家頭頂。小燕子跳著腳大叫:
    「飛到那邊去了,上了屋頂了,我自己去抓!」小燕子一飛身,就上了屋頂。
    大家抬頭一看,鸚鵡停在屋脊上面。小燕子正躡手躡腳的對那只鸚鵡爬過去。大家全部
仰著頭,屏息觀看。小燕子低低的說:
    「壞東西,不要跑,我來了!」
    小燕子爬向鳥兒,爬得驚險萬狀。好不容易,已經接近了。她伸手一抓,沒抓住,腳下
一滑,身子驟失平衡,她驚呼出聲:
    「哎呀……」
    鸚鵡受驚,噗喇喇的飛了。
    小燕子滾下屋頂。永琪早已準備好了,飛躍上去,接住她。說:
    「我就知道你會摔下來!你能不能小心一點,每次都弄得我心驚膽戰!」
    小燕子跳落地,伸長了胳臂,大呼小叫:
    「別管我,我摔不著的!快去找『壞東西』呀!等會兒飛出皇宮,就找不到了!我從來
沒有看過這麼會說話的鳥……大家快找呀!」
    噗喇喇一聲,鸚鵡又劃過天空。
    「看到了!看到了!壞東西!壞東西!快回來呀!」眾人大叫。
    「飛到慈寧宮那邊去了!哎哎,又飛回來了……」
    爾康和永琪,看著鸚鵡的去向,飛身去捉。
    小燕子跟著東竄西竄,嘴裡叫個不停:
    「哎哎……在那邊,看到了!看到了……你們小心,不要傷到它!抓的時候輕一點!哎
哎……那邊……那邊……」
    這樣一陣大鬧,把整個皇宮都驚動了,侍衛、太監、宮女……都奔了出來。
    太后、乾隆、晴兒也從慈寧宮跑出來觀看。乾隆的手臂,已經用三角巾綁在脖子上,顯
然剛剛醫治過了。
    皇后搭著容嬤嬤也在遠遠的一角觀望。容嬤嬤看到乾隆吊著手臂,就對皇后使了一個眼
色,說道:
    「看到沒有?萬歲爺確實受傷了。這次,娘娘在老佛爺面前,總算可以抬頭挺胸了!」
就看著滿花園竄來竄去小燕子說:「至於這個漱芳齋嗎?依奴婢看,他們又忘了自己是誰,
又在製造狀況了!你看太后的眉頭皺得多緊!」
    皇后點頭,靜觀其變。
    小燕子等人,已經找不到鸚鵡的蹤影,小燕子看到侍衛,就大喊:
    「賽威、賽廣、杜三、小李、喀什漢……你們趕快帶人給我上樹的上樹,上房的上房,
幫我找一隻鸚鵡,把它抓回來,可是,不許傷到它!聽到沒有?一根羽毛都不可以讓它掉下
來!」
    「喳!遵命!」眾侍衛答著。
    於是,眾侍衛也紛紛上房的上房,上樹的上樹。這是侍衛們第一次,奉命找一隻鳥兒。
大家東竄西竄,東找西找,就是找不到。
    噗喇喇一聲,鸚鵡的聲音又從空中掠過。
    「來了!來了……」紫薇說。
    「來了!來了……」金瑣說。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紛紛跳著,伸長了手,又喊又叫:
    「在那邊……在那邊……趕快去抓啊……」
    一時之間,滿花園的人,飛上飛下,竄來竄去抓鸚鵡,簡直蔚為奇觀。
    乾隆、太后、晴兒都看傻了,不知道大家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太后實在忍無可忍,問:
    「這到底是在幹什麼?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太后一句話沒有說完,一個黑影忽然從頭頂掠過,接著,小燕子飛撲過來,伸手往太后
頭頂抓去,太后被小燕子一撞,哪兒站得穩,整個人往後翻倒。
    「哎喲……哎喲……」太后大喊。
    乾隆大驚,急喊:
    「小燕子!你在幹什麼?」
    「我在抓『壞東西』!」小燕子的眼光,追隨著那只鸚鵡。
    宮女和晴兒慌忙扶起太后。太后大怒,扶著旗頭,站穩身子,怒喊:
    「放肆!撞我一跤,還說我是『壞東西』!反了嗎?」
    「爾康!永琪!」乾隆急喊:「你們通通站住,不許飛來飛去了!告訴朕,你們到底在
幹什麼?」
    爾康、永琪、小燕子只得從樹上、屋脊上跳落地,上前行禮。爾康稟道:
    「回皇上!是在捉一隻鸚鵡,那是小燕子養的,名字叫作『壞東西』!」
    「捉鸚鵡?」乾隆瞪大了眼睛,興趣來了。
    小燕子這才發現乾隆吊著手臂,驚喊:
    「皇阿瑪!你的手臂怎麼了?」
    小燕子話沒說完,噗喇喇一聲響,只見一隻綠色大鸚鵡,飛了過來,停在乾隆那受傷的
手腕上。乾隆彎著胳臂,瞪著那只鸚鵡,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小燕子立刻把手指放在嘴唇
上,對乾隆又是噓著,又是做手勢,讓他不要動。小燕子就躡手躡腳的伸手過去,大家瞪大
眼睛看,人人屏息以待。只見小燕子一伸手,鸚鵡嘎的一叫,從容的展翅飛了。小燕子大喊:
    「趕快去抓它呀!大家幫忙呀!」
    一群侍衛急忙飛身去抓,鸚鵡沒抓著,好幾個侍衛,衝進了水池裡。
    太后氣得臉色發青。在遠處觀望的皇后,難得的帶笑了,容嬤嬤也得意極了。
    忽然,皇后覺得有個東西落在自己的頭頂,大驚,眼睛往上看。原來,那只鸚鵡,無巧
不巧的停在皇后的旗頭上。皇后伸手就要去趕。乾隆大喊:
    「皇后!不要動!」
    皇后一驚,難得乾隆肯跟自己說話,心裡又驚又喜,趕緊站著,大氣都不敢出。
    只見小燕子、永琪、爾康和眾侍衛躡手躡腳,從四面八方逼近。
    「大家小心,幫忙抓住那只鸚鵡!可別傷到它!」乾隆叮囑著。心裡,滿高興有這樣一
個插曲,來打斷太后對他受傷的追究,就跟著小燕子起哄了。
    連乾隆都下令了,眾侍衛更是如臨大敵。
    大家都看著皇后的頭頂。容嬤嬤札著雙手,彎腰看著那只鸚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瞪
大眼睛,屏息而立。
    這個場面實在是有趣極了。一位平時莊嚴無比的皇后,此時直挺挺的站著,頭頂上停著
一隻鸚鵡。一院子侍衛、格格、阿哥……大家虎視耽耽,躡手躡腳的逐漸逼近皇后,人人都
瞪著皇后的頭頂。晴兒又看得津津有味了。
    皇后看著大家逼近,心驚膽戰,動也不敢動。突然之間,爾康一聲令下:
    「大家上去!抓住它的腳!不要抓頭!」
    十幾個人飛撲而上。噗喇喇一聲,鸚鵡又飛了。
    皇后被這十幾道力道,撞得在原地滴溜溜打轉。身子搖搖擺擺,容嬤嬤急喊:
    「快扶住皇后娘娘呀!」
    眾宮女趕緊去扶,皇后轉得七葷八素,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把好幾個宮女也帶翻在地。
真是一團混亂。
    小燕子等人,顧不得皇后,又繼續滿花園飛竄。
    正在鬧得不可開交,有個小太監跑了過來,一聲呼嘯,鸚鵡乖乖的落在他的手腕上。永
琪急喊:
    「鏈子!趕快把它拴住!」
    小卓子提了鸚鵡架跑過去。小太監很有經驗的一栓,鸚鵡就綁回架子上了。
    大家全部鬆了一口氣。小太監把架子遞給小燕子。
    「還珠格格吉祥!奴才名叫小紀子,在敬事房當差!以後鸚鵡飛了,找奴才就對了!」
小太監恭恭敬敬的說。
    「原來,這只鸚鵡是你養的?」小燕子高興的問。
    「是!很調皮的鸚鵡,可是,挺好玩的!」
    小燕子拿回了鸚鵡,好高興,提著不放。
    乾隆清清嗓子,笑著看大家,大聲說道:
    「好了!『鸚鵡大鬧御花園』這齣戲,演到這兒,可以落幕了!大家散戲吧!該幹什麼
就幹什麼去!」
    「喳!」眾侍衛、宮女、太監大聲應著,紛紛散去。
    乾隆對小燕子直搖頭。紫薇迎上前來,驚奇的看著乾隆的手臂:
    「皇阿瑪,你的手怎麼了?」
    「摔了一跤,受點小傷,不礙事!是老佛爺不放心,一定要宣太醫。」乾隆說完,看看
太后,心裡還記掛著含香,就對太后說道:「兒子送老佛爺回宮!」
    太后瞪了小燕子等人一眼,心想,這宮廷裡是怎麼了?有個會刺皇帝的妃子,皇帝縱容
如故!還有一群沒輕沒重的格格和阿哥,經常把御花園鬧得天翻地覆,皇帝依然縱容如故!
她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勉強壓抑著,非常不滿的去了。
    小燕子根本沒有注意到太后的不滿,提著鸚鵡,一面往漱芳齋走,一面對著鳥兒一本正
經的教訓著:
    「壞東西!我們定一個規矩,以後絕對不可以飛出去亂逛!聽到沒有?要認得你自己的
家,認得你自己的主人,聽到沒有?下次再這樣給我出狀況,我把你捉回來以後,就拔了你
的毛!聽到沒有?」
    「壞東西!壞東西!」鸚鵡嚷著。
    「它還會跟我吵架!」小燕子大驚。
    大家又笑得東倒西歪了。
    回到漱芳齋,大家還圍著鸚鵡說說笑笑。正在說笑中,含香來了。
    小燕子看到含香,就高興的嚷著:
    「快來!快來,我這裡有個『壞東西』,好玩得不得了!你來看,一隻會說話,會罵人
的鸚鵡耶!」
    含香對鸚鵡沒有興趣,神色倉皇,臉色蒼白,緊張的說:
    「我有話想跟你們說!」
    大家見含香這種神色,全部緊張起來。紫薇急忙上前抓住含香的手:
    「怎麼了?臉色那麼壞?剛剛我們大鬧御花園,每個人都出來看熱鬧,就沒看到你!發
生什麼事了嗎?你這幾天都好奇怪!」
    含香環視大家,鄭重的說:
    「我決定了!實行你們那個『大計劃』!」
    大家一驚。爾康急忙走到門口,對外面喊著:
    「小鄧子!小卓子!你們在外面好好的守著,有什麼人過來,馬上通報!」
    「喳!」
    爾康把房門關好,金瑣趕快去關窗子。門窗都關好了,大家就圍著含香。
    「我已經沒有辦法了,」含香痛苦的說:「再不離開這個皇宮,我只有兩個下場,一個
是『死』,一個是『瘋』!我想來想去,蒙丹說得對,我不能這樣完全被動,等著命運來安
排,我應該起來奮鬥,創造自己的命運!」
    「為什麼突然作這樣的決定?」永琪問。
    「我告訴你們,我闖了一個大禍,我刺傷了皇上!」
    「什麼?」眾人大驚。
    「就是那天晚上,我們在這兒喝酒唱歌,等我回去的時候,皇上在寶月樓等我,說了好
多感性的話,拉著我不放,我一急,就刺了他一刀!」
    紫薇張大眼睛,恍然大悟:
    「怪不得,剛剛看到皇阿瑪的手腕吊著,原來是你刺傷了他!可是,這幾天他都沒有怎
樣呀!」
    「他叫我不要說,對你們都不要說,他也沒有驚動任何人,每天都是我幫他換藥,但
是,今天剛剛開始換藥,老佛爺就來了!皇上告訴她是花瓶碎片割到,但是,老佛爺一股不
相信的樣子!我想,我這次真的完了!」
    大家面面相覷,個個驚惶起來。這才瞭解,剛才太后的臉色,為什麼那樣難看。
    爾康最先恢復鎮定,看著大家,有力的說:
    「不要慌!我們馬上計劃怎麼把含香送出宮去,現在,是不能耽誤了!如果老佛爺知道
了真相,含香是死路一條!絕對逃不掉了!聽我說,我們等不及老佛爺過壽,這事得說辦就
辦!」
    「可是,含香這股香味怎麼辦?別忘了,他們以前私奔七次都跑不掉!現在,皇阿瑪的
追兵不會比阿里和卓的追兵弱!」永琪說。
    「管他的!」小燕子急了:「顧不了那麼多,我們還是用『花瓣澡』來分散注意力吧!」
    「那怎麼成?把全世界的蜜蜂都引來了,不是更加引人注意嗎?」金瑣搖頭。
    「又怎麼樣?」小燕子轉動眼珠說:「引人注意的是假含香,又不是真含香!蜜蜂和蝴
蝶分得出我們和含香的香味不一樣,可是,追兵分不出!北京的狗不是新疆狗,沒有經過訓
練,它們也分不出兩種香味有什麼不同!到時候,一定滿城亂追一氣!」
    爾康看著小燕子,再看大家:
    「你們知道嗎?小燕子說得有理!」
    「那麼,我們上次的花瓣還有用!」金瑣積極的說:「明天,要再去採更多的花瓣!我
想出一個辦法,我去縫很多套子,在眼睛的地方挖兩個洞,到時候,套在頭上,大家蒙著頭
跑,就不會被叮得滿頭包了!」
    「那……滿街都是蒙著臉的人在跑,不是更會引人注意了嗎?」紫薇說。
    「放心!我會雇很多馬車,跑的時候,大家都在馬車裡!無論如何,馬車跑起來比人要
快得多!」爾康說。
    「如果是乘馬車跑,就簡單多了!」紫薇看著大家:「也不必洗花瓣澡,每個人身上帶
一包花瓣就行了!連爾康、永琪、柳青、柳紅身上都可以帶!」
    「紫薇和小燕子可以不必出動,總要有人在宮裡絆住皇阿瑪!」永琪沉思著。
    「什麼時候實行?」小燕子好興奮,急急的問。
    「不管怎樣,明天先去告訴蒙丹,蒙丹一定會興奮得昏過去!」永琪說:「還有好多
事,僱馬車,準備乾糧,路線圖……還不能說走就走!」
    「還得編一個完整而有說服力的故事,等到含香走了,我們大家如何應付皇上和宮裡的
追究?」爾康深思著,滿屋子轉,想點子。
    含香好緊張的看著大家,看到大家這樣為她用盡心機,真是又感動、又緊張、又害怕、
又惶恐,矛盾得不得了。
    「我覺得好對不起皇上!他實在對我很好!如果不是先有了蒙丹,我相信我已經被他征
服了!」
    紫薇對含香合掌一拜:
    「拜託!不要把我們的犯罪感引出來好不好?那樣,你就走不成了!」
    「不要再考慮這個考慮那個了!」爾康站住,對含香正色說:「含香,這兩天,你要特
別小心,好在皇上有心保護你,我料想你還不至於馬上有危險!如果太后問起來,一定要死
守秘密,不能供出你傷害了皇上!無論如何,要給我們幾天時間來籌備。到底怎麼出宮?我
還要好好的計劃一下,可能就像當初小燕子出宮一樣,用最簡單的辦法,化裝成小太
監……」
    爾康的話說了一半,外面傳來一聲太監的通報:
    「老佛爺駕到!」
    聲音就在耳邊,大家大驚,個個嚇得臉色蒼白。爾康就緊急告誡大家:
    「鎮定一點,我去開門!」
    大家屏息的屏息,拍胸口的拍胸口,趕緊站成一排,面對門口。
    爾康房門一開,大家全部請下安去。
    「老佛爺吉祥!」
    門外,小鄧子和小卓子聽到聲音,緊緊張張的奔進來。問:
    「老佛爺在哪裡?老佛爺在哪裡?」
    大家看門外,哪裡有太后,大家面面相覷。這時,又一個聲音傳來:
    「皇上駕到!」
    大家又一驚,小鄧子、小卓子急忙往外跑,兩人撞成一堆,揉鼻子的揉鼻子,揉腦袋的
探腦袋,一面手忙腳亂的甩袖跪倒:
    「萬歲爺吉祥!」定睛一看,什麼人都沒有,兩人呆住了。
    小燕子忽然明白了,抬頭看著那只鸚鵡。只見那只鸚鵡撲著翅膀尖叫: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聲音和小太監的聲音如出一轍。
    小燕子對著鸚鵡揮拳踢腿,大罵:
    「原來是你在搗蛋!你該死,真的該死!居然騙我們!你這個壞東西!壞透了,嚇死我
們了!我給你改個名字,叫『小騙子』!下次再說謊,我拔你的毛!」
    大家驚魂甫定,看著鸚鵡,不禁失笑。爾康就拍著永琪的肩膀說:
    「你就是要買鸚鵡,也不該買一隻小太監訓練的鸚鵡!」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