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7

    乾隆知道小燕子回宮了,匆匆忙忙問了一下經過,聽到小燕子受了好多委屈,真是又驚
又怒。一方面傳旨嚴辦杜老闆夫婦,一面就帶著令妃和爾康,迫不及待的趕到漱芳齋。
    「氣死朕了!氣死朕了!」乾隆一看到小燕子,就氣呼呼的嚷著:「哪有這麼壞的人,
偷了你的東西,扣了你的人,還打傷你,不給你東西吃,逼你做苦工!北京城裡,居然有這
種喪心病狂的匪徒!朕恨不得馬上把他凌遲處死!小燕子,你放心,朕已經傳令下去,立刻
追查那個壞蛋的各種罪證,一定幫你出這口氣!」
    小燕子看到乾隆進來,就有些心虛,一副準備挨罵的樣子。聽到他這樣說,實在是意外
極了,一對眼睛睜得大大的。
    令妃走過來,憐惜的看著她,拉著她的手,拍著說:
    「哎,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事?可憐的小燕子,就這麼幾天,人都瘦了一大圈!可想而
知,受了多少苦!好了,好了!總算回家了!以後、再也不要這樣任性了!你這一走,大家
都急得魂不守舍了!你的皇阿瑪,幾夜都沒睡好!每天都在念叨著你!」
    小燕子怔了,依舊睜著大大的眼睛,一句話也不說。乾隆困惑的問:
    「你怎麼了?嚇傻了?見到皇阿瑪,還不高興嗎?怎麼一句話都不說呢?」
    小燕子終於囁囁嚅嚅的開了口:
    「我以為……我以為……」
    「以為什麼?」
    「我以為,我又闖禍了,打了侍衛,跑出皇宮,幾天幾夜都沒回來……皇阿瑪一定好生
氣,看到了我,肯定會把我大罵一頓,再想辦法處罰我!可是,皇阿瑪都沒有罵我,還要幫
我出氣……我簡直不相信啊!」小燕子說著,就熱淚盈眶了。
    乾隆盯著小燕子,清了清嗓子:
    「哼!你不要以為朕不生氣,你出走,朕當然生氣!可是,朕也很擔心!在『生氣』和
『擔心』兩者並存的時候,擔心就比生氣來得多了!」說著,就走過去,仔細看她,柔聲的
說道:「聽說你被那兩個混帳東西,折騰得滿身是傷,朕料想,你也得到很多教訓了!你
看,在親人身邊,你雖然有時候會受點委屈,可是,大家是疼你的,動機是善意的!誰也不
想真正傷害你!到了外面,你碰到的人就不一樣了!」
    小燕子垂下頭去,心悅誠服的說:
    「我知道了,我都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令妃就接口說:「你弄得驚天動地,宮裡亂成一團,宮外也亂成一
團,整個御林軍都出動了,城裡城外到處找你!」
    「以後不敢了嘛!」
    永琪就急忙上前,生怕乾隆說多了,小燕子又吃不消。
    「皇阿瑪!小燕子回來了,就是皆大歡喜了!雖然受了一些苦,好在沒有大礙!兒臣擔
心的,是老佛爺那兒,不知道還會不會追究?」
    乾隆一聽到太后,就頭痛了,皺了皺眉頭,說:
    「小燕子今天先休息!明天一早,去慈寧宮請罪!」
    爾康急忙往前一步,很理性的說道:
    「臣認為不妥。老佛爺已經知道小燕子回來了,如果不去慈寧宮叩見老佛爺,恐怕更要
背負不敬之罪,老佛爺會越想越氣,不如馬上去慈寧宮請罪!」
    小燕子聽到要去慈寧宮,臉色立刻一變,身子一退:
    「我不去!我怕老佛爺,她肯定要罰我……我不去!」
    紫薇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給她打氣:
    「我跟你一起去!」
    「皇阿瑪!就怕老佛爺不肯原諒,那要怎麼辦?」永琪著急的說:「小燕子身上還有
傷,實在不能再關暗房,受處罰了!」
    乾隆一歎:
    「這一關總要過的,這樣吧!朕陪你們一起去!」
    結果,乾隆帶頭,永琪、爾康、紫薇簇擁著小燕子,大家來到慈寧宮。
    這次,小燕子自知理虧,乖乖的跪下了:
    「老佛爺,小燕子來請罪了!」
    太后扶著晴兒,眼光掃了大家一眼,再威嚴的看著小燕子,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語
氣尖銳的說:
    「請罪?我看,這麼多人陪著你來,是來幫你『壯聲勢』吧?」
    乾隆馬上賠笑說道:
    「小燕子這次出門,受了好多苦,被兩個壞人綁架,扣在店裡做苦工,這才沒有及時回
來!其實,她一出門就知道錯了……」看小燕子,猛遞眼色:「是不是?」
    「是……是。」小燕子嚥了一口口水。
    「是嗎?」太后不信地說道:「那麼,你為什麼要『出門』去?還打傷了兩個侍衛?你
不是最愛奴才嗎?為了出門,你不惜出手傷人,這樣『不擇手段』?為什麼?」
    小燕子大驚,怎麼?把人打傷了?她立即急急的說道:
    「不折手斷?我沒有把侍衛打得『不折手斷』呀?」她張大眼睛問:「難道,他們的手
斷了?怎麼這樣脆弱?我覺得我出手很輕,只是把他們逼開而已,真的不知道那麼嚴
重……」就關心的追問道:「是哪一個的手斷了?斷了幾隻手?」
    紫薇、爾康睜大眼互看。永琪急得不得了。乾隆又是皺眉,又是搖頭。
    太后一臉驚愕,聽都聽不懂:
    「你在胡扯些什麼?誰告訴你侍衛的手斷了?」
    「是老佛爺您說的呀!他們『不折手斷』了!」
    晴兒總算明白了,忍不住微微一笑。
    太后瞪大了眼睛,氣得臉色發青,揮揮手說:
    「算了算了!我看我跟你是話不投機,我說的話,你聽不懂,你說的話,我也聽不懂!
這個『請罪』,也不必了!」就看乾隆,有力的說:「皇帝,你跟我有一個約定,不知道還
珠格格這次的離家出走,算不算是『犯規』呢?」
    乾隆一震。還來不及說話,永琪臉色一變,往前一邁,就跪在小燕子身邊了。
    「老佛爺!永琪有話要說!」
    「你說!」太后怔了怔。
    永琪抬頭看著太后,眼神堅定,語氣懇切而堅決:
    「永琪知道,老佛爺給了一個期限,要小燕子改善所有的毛病。這次小燕子出走,就是
被這個事情逼走的!在小燕子失蹤的這段時間裡,我已經仔細的想過。小燕子的問題,出在
她根本不是一個格格,她做不到老佛爺對於『格格』所定下的條件!但是,她在我的心目
裡,是完美無瑕的!今天,想娶小燕子為妻的,是我。如果老佛爺不能夠放寬對她的要求,
那麼,請廢掉她『格格』的身份、讓她去做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免得她一天到晚,被這些她
學不會的功課壓垮!至於我,只好跟她一起做個平民!『阿哥』的身份,我也不要了!」
    永琪這一篇話,說得慷慨激昂,語氣鏗然。
    大後大震,不禁一退。乾隆也大震,目不轉睛的看著永琪。
    小燕子也震動極了,不敢相信的看著永琪。
    紫薇和爾康,感動得一塌糊塗。爾康看著紫薇,覺得永琪把他要說的話,搶先說了。就
實在按捺不住,拉住紫薇一起上前,跪在永琪和小燕子的身邊。
    爾康就抬起頭來,不勝感慨的說道:
    「老佛爺!我和五阿哥,深有同感。今天,五阿哥說了他心裡的話,我心裡的話,也不
能不說了!我們都知道,在宮廷中,我們四個,都犯了宮中大忌!不該忘情,不該有情!可
是,人生,就有許多『不該發生』卻『偏偏發生』的事!我們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由相遇
到相知,由相知到相許!既然相知相許,彼此在對方眼中,都是完美的!如果在老佛爺眼
中,不那麼完美,也請老佛爺看在我們的一往情深上,成全我們!如果不能成全我們,那
麼,就放掉我們,讓我們離開皇宮,去找尋自己的天空吧!」
    爾康說完、磕下頭去。永琪、小燕子、紫薇就跟著磕下頭去了。
    太后睜大眼睛,聞所末聞,驚愕得不知所措了。
    乾隆好震動的看著這兩對小兒女,也驚得不知所措了。
    晴兒再也忍不住了,用袖子擦了擦服角,笑著拉了拉太后的衣袖。她深深的吸了一口
氣,清清嗓子說:
    「老佛爺,皇上!我是一個局外人,聽了五阿哥和爾康的話,我好感動,不知道你們覺
得怎樣?中國雖然是個講究禮教的國家,但是,寫情的詩句,卻是車載斗量!『在天願作比
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好美!『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好美!『願我如
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好美!『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好美!那麼
多美好的詩句,仍然抵不過我們眼前的四個人!老佛爺,你不覺得他們好珍貴嗎?你不會為
他們驕傲嗎?」
    太后震動的看著晴兒,困惑了。
    「是嗎?」
    晴兒拚命點頭,兩眼發光,熱烈的說:
    「是!老佛爺,我一直覺得,咱們皇宮裡,什麼都有,就是少了幾分『人情味』。這
『人情味』三個字,可以分開來用,變成『人、情、味』!是『人』的世界,『情』的天
地,和『有味道』的人生!自從這次回宮,見識到他們四個這份感情,這才覺得,我們宮
裡,也有『人情味』了!」
    紫薇驚訝的看著晴兒,此時此刻,忘記了所有的醋意,對晴兒真是折服得五體投地。爾
康沒料到晴兒這樣幫忙,而且,句句發自肺腑,對晴兒感激之心,更是深刻了。小燕子這個
人,是別人對她一分好,她就想回報十分的,看到晴兒三番兩次的幫她,恨不得跳起身來,
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永琪當然也是又感激又感動。就連乾隆,也深深的動容了。大家都被
晴兒的話震撼了。太后看看眾人,覺得被這年輕的一代,弄得暈頭轉向了,不禁又疑惑的問
了一句:
    「是嗎?」
    晴兒就誠心誠意的喊:
    「老佛爺,君子有成人之美!你再不成全他們,連晴兒都會跟他們一起心碎了!」
    太后看著晴兒,有些舉棋不定了。乾隆見太后意思活動了,機不可失,就一步上前,大
笑著說:
    「哈哈哈哈!皇額娘,我們認輸吧!這些孩子們,一個比一個厲害,我們那些老古董,
那些禮教規矩,就暫時收起來吧!免得傳出江湖,說我們母子,連『天長地久』『兒女情
長』這種普通成語都不懂,那還有什麼資格,要求他們學成語!不如大家一起去『不折手
斷』吧!」
    太后被打敗了,看著四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乾隆就對爾康、永琪使眼色。
    爾康、永琪會意了,急忙拉著紫薇和小燕子,四人磕下頭去,齊聲謝恩:
    「謝老佛爺成全!謝皇阿瑪成全!」
    太后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這晚,在漱芳齋裡,人人忘形了。
    為了「一家人」又團圓了,為了逃過太后的責罰,為了乾隆的瞭解,還為了種種種種的
喜事,漱芳齋擺了一桌子酒席,含香也被邀來參加。小燕子一高興,什麼都不管了,把明
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都按進椅子裡,強迫他們一起喝酒。她歡天喜地的笑著,不斷向
每個人舉杯:
    「哇!我太幸福了!又跟你們坐在一起,又有這麼多好東西可以吃!還有酒喝,不要劈
柴,不要擦地,不要洗棋子……沒有母夜叉拿鞭子守著我……哇!我真的太幸福了!紫薇!
乾杯!爾康,永琪,含香,金瑣……大家乾杯呀!」
    大家圍桌而坐,看到小燕子如此,都笑得好開心。
    「乾杯!」大家歡呼著。乾杯的乾杯,倒酒的倒酒。
    紫薇淺嘗了一下,就放下杯子。
    「我只喝一點點,上次醉過一次,絕對不能再喝醉!」
    爾康心裡石頭已落地,太快樂了,鼓勵的說:
    「沒關係!我守著你,不會讓你醉!這次喝酒,跟上次的心情完全不一樣,你不會醉
倒!」
    「誰說?我已經醉了!」紫薇甜甜的笑著。
    永琪用手壓住小燕子的杯子,笑看她,簡直不知道該把她怎樣捧在手心裡才好。
    「小燕子,你多吃一點東西,少喝一點酒!身上有傷,怕酒對傷口不好!」
    「我要喝!我哪有什麼傷口?我太開心了……真想大醉一場!」
    「你讓她喝,沒有關係,只要不喝得大醉!那些傷,已經上過藥了。喝酒沒關係!」含
香笑著對永琪說。
    「你看!」小燕子勝利的嚷:「我們的女大夫都這麼說了!你就不要攔我了!」她看看
含香,又覺得遺憾起來:「我們今晚,還差一個人,如果師傅可以參加,一起喝酒,那樣的
人生,才有『色香味』了!」
    「是『人情味』,你怎麼變成『色香味』了?」永琪笑著。
    「哈哈!」小燕子大笑:「我看著一桌子雞鴨魚肉,心裡只能想起色香味!」
    「也說得通!」紫薇接口,「色、香、味的意思是說,『彩色繽紛』的世界,『芳香彌
漫』的天地,『五味俱全』的人生!尤其,我們有含香,一屋子香味,更是色香味俱全了!」
    大家都笑了,真是高興得不得了。小燕子就看著大家說:
    「你們知道嗎?我陷在那個牢籠裡的時候,改寫了陳子昂的詩!如果陳子昂地下有知,
說不定給我『氣活了』!」
    「什麼叫作『氣活了』?」
    「活人會被『氣死』,死人只好『氣活』!」
    「你還會改詩?說來聽聽看!」爾康很感興趣的說。
    「那一天,我夜裡作了一個夢,夢到雞鴨魚肉,蹄膀,什麼都有!醒來一看,什麼都沒
有!真是,……」她搖頭晃腦的念:「前不見蹄膀,後不見烤鴨,念肚子之空空,獨愴然而
涕下!」
    大家聽了,又是心痛,又是笑。永琪急忙挾萊給小燕子。
    「蹄膀,烤鴨……都有都有!」
    大家開心的笑。唯獨含香,落寞起來,悶不開腔的喝了一杯酒。
    金瑣和幾個宮女太監,有些心不在焉,不住回頭觀望。金瑣不安的說:
    「我看,你們大家好好的喝酒,我去守門!萬一老佛爺心血來潮,又來抽查一下,我們
不是糟了嗎?」
    彩霞急忙跳起來:
    「我去!我去!」
    「我去!我去!」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就都跳了起來。
    爾康把大家都攔住。說:
    「沒關係!今晚,真的沒關係!外面,我已經佈署好了。許多侍衛守著呢!何況,我認
為,皇上心裡有數,今晚漱芳齋會沒大沒小,所以,沒有一個人會來阻擾我們的興致了!畢
竟,這場歡聚,代表的是一個有『人情味』和『色香味』的人生!」
    小燕子舉杯,歡呼道:
    「為這樣的人生乾一杯!」
    大家哄然響應,舉杯相碰。含香又一口喝乾了杯子。
    紫薇看看含香,伸手壓住她的杯子,輕聲說:
    「誰都可以醉,你不能醉!」
    含香淒然微笑,說:
    「誰都可以不醉,我可以醉!你們不醉,可以看到醉裡的人,我醉了,才能看到他!讓
我醉吧!」
    紫薇愣了愣,心中油然湧上一股惻然的情緒。
    正在這時,門上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大家驚跳起來。爾康立刻警覺的一竄,竄到門邊
去,把門開了一條小縫,看了看,就立刻把門大大的打開,驚喜的喊道:
    「我們有貴客!彩霞,趕快添碗筷!」
    大家一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家感激萬分的晴兒。
    「晴兒!」小燕子驚喜的喊:「快來跟我們一起喝酒!你是我們的恩人,我們的救星!」
    晴兒跑過來,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說:
    「我好羨慕啊!你們有這麼盛大的宴會!我真的很想參加,想得不得了!可是我只能待
一下下!我來告訴你們一聲,皇上和老佛爺懇談了一番,老佛爺已經把『三個月』的成命收
回了。所以,你們不用再擔心了,病痛快快的喝酒吧!」
    永琪雙眼發光。快樂得要飛上天空去了。他就對晴兒一揖到地,感恩不盡地說:
    」晴兒,大恩不言謝!「
    爾康也一揖到地,看著晴兒,心裡五味雜陳,嘴裡喃喃的說:
    「我……簡直不知道該對你說什麼!」
    晴兒看著兩人,眼裡也閃耀著光彩,聲音誠懇而真摯:
    「什麼話都不要說!只是,好好的愛護你們身邊的人!你們知道嗎?我一直在想,你們
活得這麼轟轟烈烈,擁有這麼燦爛的人生,相形之下,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太貧乏了!簡直嫉
妒死你們了!」
    紫薇看了晴兒一眼,就滿滿的斟了兩杯酒,拿到晴兒面前去。她深深的看著晴兒,眼裡
充滿了熱情和欣賞,誠心誠意的說:
    「晴兒!不瞞你說,我對你的感覺真是複雜!好幾次,希望有個機會跟你深談。可是,
每次我們都在很奇怪的情況下見面,就是有話,也沒有機會說!現在,我長話短說……這個
皇宮,帶給我的震撼真多,但是,最震撼我的,是你!你超越了我們的喜怒哀樂,把我們變
得那麼渺小!我才嫉妒你!嫉妒你的才華,也嫉妒你的瀟灑!」
    晴兒也深深的看著紫薇,兩個人就彼此深深的,深深的打量著。
    爾康看著這兩個姑娘,心裡漾著奇異的感覺,震撼了。
    大家看著這一幕,都有些看呆了。紫薇就繼續說:
    「我答應過皇阿瑪,不再喝酒,今天為你破了誓言,我敬你一杯!千言萬語,盡在不言
中!」她遞給晴兒一杯酒,自己一仰頭乾了杯子。
    晴兒舉起杯子,也爽氣的一仰頭,干了。晴兒就把紫薇拉開了兩步,說:
    「紫薇……有句悄悄話要跟你說!」就俯在紫薇耳邊低語道:「我從來沒有想搶走爾
康,更不想介入你們之間!我也有我的驕傲,瞭解了嗎?」
    這句話只有紫薇聽到,大家看到她們兩人說悄悄話,都迷惑著。爾康尤其緊張。
    紫薇聽了,臉孔驀然緋紅,眼睛卻更加閃亮了。
    晴兒就走到桌邊,嚷道,
    「我要敬你們大家一杯酒!」她倒滿杯子,對大家舉杯,笑著:「乾杯!」
    大家就歡呼起來:
    「乾杯!」
    大家都乾了杯。含香更是一飲而盡。
    小燕子太快樂了,就手舞足蹈的唱起歌來。一屋子的人,全部高興得神彩飛揚。晴兒看
著這樣的一群人,完全融化其中了,恨不得留下來和大家一起醉,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多
待,只得依依不捨的去了。
    晴兒來了這一趟,漱芳齋裡的人,更加歡欣了,連紫薇都放開了矜持和顧忌,開懷暢飲
了。大家喝得不亦樂乎,這裡面,只有含香,是「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結果,當維娜吉娜把含香帶回寶月樓的時候,她已經步履蹣跚了。
    走進寶月樓的大廳,含香就驚見乾隆從油燈的光影下走了出來。
    含香正滿心想著蒙丹,驟見乾隆,不禁一震。乾隆溫柔的看著她,問:
    「你去了哪裡?」他聞了聞:「你喝了酒?在哪兒喝的?」他立刻明白了:「漱芳齋?
那幾個孩子,又忘形了。對不對?」他好脾氣的,自說自話的微笑著:「讓他們忘形吧!或
者,我們也應該忘形一下!」說著,就伸手去拉含香的手。
    含香一掙,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乾隆一扶,她就跌進他的懷裡。
    乾隆擁著含香,見她雙頰嫣紅,不勝酒力,醺然薄醉,芬芳撲鼻,不禁動情。
    兩個回族女人忙著想把含香扶起來。乾隆對兩個女傭吼道:
    「你們下去,這兒有朕!」
    兩個回族女子,不敢不從命,非常不安的退了下去。
    乾隆就把含香一把抱了起來,放在地氈上的靠墊堆裡。含香掙扎著,從靠墊堆裡站了起
來,驚惶的說:
    「皇上!請不要!」
    「不要什麼?」
    「不要碰我!」
    「你讓朕軟玉溫香抱滿懷,又讓朕不要碰你?」乾隆深情的凝視她:「香妃,朕最近被
那幾個孩子傳染了,心裡洶湧澎湃著一份熱情,急於找一個對像宣洩!說實話,你就是那個
對象!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你這麼著迷,對你這麼丟不開,忘不掉!這麼多年以來,朕沒有對
任何一個女人狂熱過,你燃起了朕所有沉睡的感情,讓朕重新回到年輕的時代!」
    含香後退,直到身子靠著牆壁。
    「不要……皇上,不要對我這樣,我不值得!」
    「你值得!你的美麗,你的冷漠,你的青春,你的異國情調,你的芳香……全部匯合起
來,變成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朕不得不承認,是被你征服了!從來沒有一個時候,朕這麼希
望,自己能夠變得年輕一些,使朕配得上你!」
    含香好痛苦,害怕的看著乾隆,拚命往後退縮,已經退無可退。
    「不要再抗拒朕了!把你自己放鬆一點,接受朕,好嗎?」
    乾隆說著,就用力把她一拉。她站不穩,再度摔進他懷裡。乾隆就俯頭,想去吻她。兩
人拉拉扯扯,又滾倒在靠墊堆裡。含香大驚,拚命掙扎。
    「放開我!放開我!你答應過我,不勉強我……」
    乾隆根本不回答,只是緊緊的箍著她的身子。
    含香急得不得了,什麼都不顧了,她伸手摸著靠墊和地氈底下,摸出一把匕首。倏然之
間,她抽出匕首,對著乾隆用力一揮。
    匕首寒光一閃,「唰」的一聲,把乾隆的衣袖劃破,乾隆手腕上立刻現出血痕。
    乾隆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他直跳起來,「砰」的推開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說:
    「你藏了一把匕首?你想殺了朕?」
    含香顫抖著,語不成聲:
    「我……我……我沒有路可走了……我……」
    含香說著,就飛快的舉起匕首,對自己胸口刺去。
    乾隆迅速的一腳踹去,含香的匕首脫手飛去。乾隆手腕上的血,滴落下地,他趕緊握住
傷口,非常震撼的說:
    「你準備了匕首,不是想殺朕,就是想自殺……進宮這麼久了,你還是這樣?」
    這時,聽到聲音的侍衛太監,一擁而入,七嘴八舌的喊:
    「萬歲爺……怎麼了?什麼聲音……」
    乾隆立即把受傷的手藏到身後,大聲喝道:
    「沒有叫你們,怎敢闖進門來?滾出去!」
    「喳!喳!喳!」大家趕緊退出。
    乾隆就對含香命令的說道:
    「去把房門關好!」
    含香驚惶的關好房門。
    乾隆捲起袖子,察看了一下傷勢,抬眼看著含香,命令的說:
    「你還不趕快把醫藥箱拿來!你的醫術,朕信得過!上次紫薇病得快死掉,你都能救活
她!趕快拿金創藥止血藥來,先用那塊絲巾綁住手腕上面,把血止住!」說著,就坐進椅子
裡。
    含香如同大夢初醒般,這才趕快行動。先用絲巾,用力綁住乾隆的上手臂。再奔進裡屋
去,拿了醫藥箱出來,跪在乾隆身前,開始幫他上藥包紮。
    乾隆凝視著她忙碌的手,凝視她黑髮的頭,一語不發。
    終於,傷口包紮好了。含香抬頭看著乾隆,臉色蒼白如死:
    「對不起,皇上!」
    乾隆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正色說:
    「朕要問你一句話,你真的要置朕於死地嗎?」
    含香拚命搖頭,淚水跟著滑下。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乾隆就伸手,一把把她的頭壓在自己胸口,柔聲的說:
    「那就好了!什麼都別說了。以後,身邊不許放武器!今天的事傳出去,連朕都不能保
護你!這件事,你知我知,再也沒有別人知道!明白了嗎?連對小燕子和紫薇,都不可以
說!答應朕!」
    含香拚命點頭。
    「只要你露出一點口風,給太后知道,或是滿朝文武知道,這『弒君大罪』,你都必須
處死!就算你不怕死,你爹和你的族人,大概全部會牽連進去!這是要誅九族的事!你知道
利害了嗎?」乾隆嚴重的說:「快答應朕,你絕對不告訴任何人!」
    「可是……可是……」含香顫抖的說:「你手腕上有傷,怎麼瞞得住?」
    「那是朕的事!」
    含香凝視乾隆,淚眼凝註:
    「我不說!跟任何人都不說!」
    乾隆鬆了口氣,在她的頭髮上,印下一吻,把她放開了,故作輕鬆的一笑:
    「不要擔心,只是一個小小的傷口,過兩天就好了!不過,你要忙一點,換藥是你的
事!」
    說完,他就站起身子,若無其事的出門去了。
    含香虛脫般的倒進靠墊堆裡,用手蒙住了臉。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