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續集
26

    小燕子騎著馬,一陣狂奔,奔到了會賓樓前面。大喊:
    「柳青!柳紅!師父……快來啊……」
    柳青、柳紅和蒙丹奔出大門,看到小燕子,大家又驚又喜。叫著:
    「小燕子!小燕子……你來了,你總算來了……」
    小燕子已經筋疲力盡,頭昏眼花,再也支持不住,從馬背上滾落下來。柳紅急忙上前,
一把托住了她。小燕子倒在柳紅懷裡,氣喘吁吁,臉色蒼白的說:
    「有個大公狼……還有個大母狼……在追我……快去幫我報仇……」
    她一句話沒有說完,眼前一黑,就力盡的厥過去了。柳紅大驚,抱任她急喊: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怎麼滿臉是傷?怎麼這樣慘?」
    「快抱進客房裡去!」蒙丹說。
    柳青當機立斷:
    「柳紅,你們照顧她,我去給學士府送個信,告訴福大人,小燕子找到了!免得他們還
在城裡城外到處找!」
    「是!」柳紅抱著小燕子進房去。
    柳青又不放心的問:
    「她說有什麼公狼母狼的是什麼玩意?」
    「你快去!管他公狼還是母狼,有我!」蒙丹說。
    柳青就趕緊奔去學士府送信了。
    片刻以後,永琪和爾康已經得到了消息,兩人匆匆忙忙的趕到了會賓樓。只見小燕子躺
在床上,臉上青青紫紫,都是傷痕,手腕上有繩子的勒痕,手臂上還有鞭痕。柳紅說,已經
檢查了小燕子,身上全是鞭痕和瘀傷。所幸沒有傷筋動骨,已經給她擦了跌打損傷膏。永琪
和爾康震驚極了,永琪更是心痛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正在談論間,小燕子悠悠醒轉,眼
睛一睜,就大叫著跳起身子:
    「你這個母夜叉,母大蟲,母老虎,母妖怪……我跟你拼了……」
    她一面喊,一面雙手亂舞,永琪急忙撲過去,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喊:
    「小燕子!是我!是我……是永琪!是我啊……」
    小燕子這才發現,握住自己的,竟然是永琪。她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永琪,像是
作夢一樣。吶吶的問:
    「永琪?永琪?」四面看,就看到爾康、柳青、柳紅、蒙丹的臉。大家都圍著床,關切
的,緊張的看著她,她驚喜交集,熱淚盈眶,高興得口齒不清了:「你們都在這兒?我……
我……」
    「小燕子,」爾康急急的問:「你碰到什麼事了?怎麼全身都是傷?」
    永琪用雙手把她的手緊緊的闔著,心痛而著急的說:
    「小燕子!看著我!」就熱烈的盯著她:「你安全了,不要怕,沒有人能夠傷害你了!
知道嗎?你回到我們身邊了!」
    小燕子癡癡的看著永琪,忽然有了真實感,一下子就撲進他懷裡,痛哭失聲了:
    「永琪!你好壞……你害我被人欺負……害我差點死掉……哇!」
    永琪緊緊的摟著她,覺得眼眶濕濕的,喉嚨梗著好大一個硬塊:
    「是!我好壞,我知道!我已經罵死自己了!這幾天,我們找你找得快發瘋……謝謝
天,你回來了!我再也不會勉強你了!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不要哭,什麼事都交給我
們……天塌下來,讓我幫你撐……」
    大家都眼眶紅紅的,看著他們。
    小燕子哭了一會兒,抬眼再看永琪。看著看著,越看越委屈,鳴嗚咽咽的說:
    「你好狠心……我已經幾天汲吃東西了,好不容易有烤鴨吃,你還要我先背詩……」一
邊說,眼淚就滴滴答答往下掉:「哪有這麼壞……不背詩,就不給我吃東西……」
    永琪聽得糊里糊塗,卻被她的衰弱和眼淚弄得心都碎了:
    「哪有這回事?不背詩不給你東西吃?好好好……以後都不背詩,再也不背詩了!」
    蒙丹聽出一些苗頭了,驚問:
    「小燕子,你幾天都沒有吃東西嗎?是不是真的?」
    小燕子拚命點頭。柳紅睜大眼睛說:
    「怪不得你這麼衰弱!還好,我們什麼吃的都現成!我去給你弄吃的來!」
    柳紅就急急的奔出去了。
    「什麼?你幾天都沒有吃東西?」永琪一瞪眼睛,怒上眉梢:「怎麼可能?你不是帶了
錢走的嗎?到底,你碰到什麼事情了?」
    爾康拉了永琪一把。說:
    「你不要急,看小燕子這個樣子,她這幾天,過得一定非常辛苦!她的故事,恐怕一言
難盡。我們先讓她吃飽了,再洗一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再來聽她說!現在,她怎麼有力
氣說呢?」
    「對對對!讓她精神恢復一點,慢慢說!反正,是誰惹了她,是誰欺負了她,這人就死
定了!」柳青義憤填膺。
    片刻以後,小燕子已經梳洗乾淨,換了衣服,坐在桌子前面。桌上堆滿了食物,雞鴨魚
肉,熱湯熱飯,應有盡有。小燕子好像餓了幾百年似的,筷子也不拿,就用雙手撕著烤鴨大
吃特吃,吃得狼吞虎嚥,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你不要吃那麼急,餓久了,應該要慢慢吃!先吃個饅頭比較好!」蒙丹說,慇勤的遞
上饅頭。
    「好像應該先喝一點湯!」永琪急忙盛了一碗湯給她:「來!喝一口湯!慢慢喝,別噎
著了!」
    「不!還是先吃一點清淡的!喝點小米粥!」柳紅盛了一碗粥給她。
    「她喜歡吃烤鴨,吃一點也沒關係!」柳青撕了一隻鴨腿給她。
    「還是先吃一點麵食比較好!喏!這是你最愛吃的蒸餃!」爾康把蒸餃挾到她碗裡。
    小燕子看著大家,見大家拚命給她添萊添飯,要她吃這個吃那個,想到陷在棋社的慘
狀,心裡一個激動,放下筷子,伏在桌上,哇的一聲又哭了。大家急忙喊:
    「怎麼了?怎麼了?又哭了?」
    永琪心痛得快死掉,掏出手帕給她,又不住用手拍著她的背脊。啞聲的說:
    「我知道你受了好多委屈,受了好多苦!你不要難過……居然幾天沒吃飯,簡直不可思
議!無論是誰,讓你受了這些委屈,我一定幫你報仇!你身上的每一個傷痕,我都要讓他十
倍百倍的還回來!你放心,我會讓他碎屍萬段!」
    小燕子抽噎了一陣,抬起頭來,看著大家。問:
    「紫薇呢?金瑣呢?」
    「她們還不知道你找到了,這些天,為了找你,已經弄得人仰馬翻。整個經過,我們再
慢慢告訴你!剛剛,是柳青到了我家,說是要見我!我正在長安街挨家挨戶找你,下人一
說,我馬上猜到是你有消息了,急忙找到五阿哥,趕到我家。見到柳青,我們就來不及回
宮,先到這兒來看你!」
    「因為我們上次扮作薩滿巫師進宮,很多人都認得我們,所以,爾康認為會賓樓最好不
要引人注意!怎麼找到你的,我們等會兒再研究一個說法!」柳青補充著。
    小燕子吃了東西,精神好多了,看著大家說:
    「我被一家黑店坑了,那家店的老闆和老闆娘都會武功,夜裡,把我綁在廚房,白天要
我做苦工,不做就打,我打不過他們,怎麼逃都逃不掉……」
    永琪臉都綠了,恨恨的問:
    「那家店叫什麼?」
    「不知道是『干車棋社』,還是『趕車棋社』!」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棋社?」永琪扼腕大歎:「我們找了餐館、小吃店、食品店、旅館、酒樓、菜館、客
棧……怎麼忘了棋社?」
    「趕車棋社?這個棋社的名字怎麼這樣古怪?」爾康問。
    永琪苦苦思索,忽然一拍桌子、跳了起來。
    「我兩次經過那家棋社,根本沒有想到小燕子會陷在裡面!『翰軒棋社』!」
    大家神態一凜,個個摩拳擦掌。
    黃昏時分,杜老闆和那個母夜叉正帶著手下,在佈置被砸壞的棋社,準備重新開門做生
意。忽然,「砰」的一聲,棋社大門飛裂而開。杜老闆和老闆娘一驚回頭。
    只見小燕子手裡拿了一條九節鞭,攔門面立,陽光在她身後閃爍,她站在陽光的光圈
中,像個復仇女神。嘴裡大叫:
    「大公狼,大母狼!小燕子回來了!」
    杜老闆看到小燕子,大喜。問:
    「你是不是想通了?回來當我的小老婆?我就說跟了我沒錯……」
    杜老闆話沒說完,永琪、爾康、柳青、柳紅、蒙丹從小燕子身後,飛竄而出,直奔兩人
面前,永琪劈手就給了杜老闆一個耳光。杜老闆要閃,身後,蒙丹一踹,杜老闆閃過蒙丹,
閃不過永琪,被結結實實打了一記。
    「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混帳!你死期到了!」永琪喊著。
    「哪兒來的土匪,敢到這兒來撒野……」
    老闆娘大叫,飛身而起,柳紅和柳青,一躍上前,堵死了她。柳青一陣連環拳,柳紅一
陣連環踢,老闆娘武功高強,紛紛閃過,爾康拿了一根大棍子,橫地一掃,老闆娘跳起身
子,躲過腳下的棍子,躲不過柳青柳紅的前後夾擊,柳青給她一掌。
    「你這個母夜叉,膽敢欺負小燕子,我要殺了你!」柳青喊。
    老闆娘肩上背上挨一掌,柳紅又直踢她的面門。
    「我踢死你!」
    老闆娘急閃柳紅,就結結實實挨了爾康一棍。
    「我要把你宰了!剁成肉醬!」
    老闆娘接連挨了好幾下,這才知道來人不弱。杜老闆大吼:
    「小丫頭居然帶人來報仇!老太婆,拿出看家本領來,打呀!來人呀!來人呀……」
    打手們一擁而人。兩路人馬就大打出手。一時之間,屋裡桌椅齊飛,剛剛才修好的桌子
椅子,再度遭殃,全部碎裂。杜老闆夫婦,雖然武功高強,但是,爾康永琪,比他更強。一
陣惡鬥之後,眾打手紛紛被擺平,哼哼唉唉的躺了一地。杜老闆夫婦極力奮戰,但已捉襟見
肘,顧此失彼。
    再一陣惡鬥,杜老闆和老闆娘已經打不過了,兩人躍到門口,想逃。大家哪裡允許他們
逃走,打的打,踢的踢,擋的擋……終於把夫婦二人制伏了。
    爾康等人很有默契,故意要讓小燕子報仇,把杜老闆踢到小燕子腳前。蒙丹一腳踩住他
的背,把他死死的壓在地上。喊:
    「小燕子!輪到你了!」
    小燕子舉起九節鞭,就狠狠的抽過去。一面抽,一面罵:
    「打死你這個癩蝦螟!打死你這個黑心鬼!我說過,我會把你切成一段一段,拿去餵
狗!」
    老闆娘接著被摔到小燕子腳前。小燕子舉起鞭子,劈哩叭啦打過去:
    「大女王!大大女王!嘗嘗鞭子的味道!我打得你臉蛋開花!」
    杜老闆和老闆娘,這下嘗到滋味了,小燕子鞭鞭不留情,打得兩人唉唉叫喚。
    「好了好了!我們認輸了!小燕子,就算我們錯了……」杜老闆求饒的說。
    「小燕子的名字,你也敢叫!」永琪大怒,踩著杜老闆,死命一踩。
    「哎喲!哎喲!好漢饒命啊!」杜老闆大叫。
    爾康提高聲音問:
    「還珠格格,這兩個犯人要怎麼處理?」
    「還珠格格?」杜老闆大驚,睜大眼睛看小燕子:「這是還珠格格?」
    「這個丫頭是個格格?」老闆娘也不可思議的問。
    爾康很有氣勢的大聲一吼:
    「還珠格格微服出巡,就是聽說你們在為非作歹,存心來試探你們的!下棋是多麼風雅
的事,你們卻用來詐財行騙!格格來了,你們還不知道死期到了,居然膽敢把格格扣在店裡
做苦工,打打罵罵,現在,你們要怎麼死,就看還珠格格怎麼發落!」
    小燕子就聲音洪亮的喊道:
    「先把他們綁起來!廚房裡有繩子!」
    「是!」大家就大聲應道。
    杜老闆和老闆娘相對一看。杜老闆不相信的說:
    「你們是哪條道上的?不要裝格格,裝大爺了!你們去打聽打聽,我『笑面虎杜大爺』
的名號!招惹了我,你們會不得好死!」
    「原來他還有名號!『笑面虎』?」永琪恨得牙癢癢。
    小燕子一鞭子抽過去,嚷著:
    「我把你打成『哭臉貓』!」就左右開弓,劈哩叭啦的抽過去,頓時,把杜老闆一張臉
打得東一條西一道:「如果你不服氣,我還可以把你打成『哭臉鼠』、『哭臉癩蝦螟』、
『哭臉狼』、『哭臉毛毛蟲』……」
    老闆娘看看情勢不對,就放聲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有強盜土匪啊……救命啊……」
    柳青柳紅已經找了繩子過來,大家就把兩人綁得結結實實。
    老闆娘殺豬似的大喊:
    「強盜殺人啊!救命啊……土匪搶劫啊……救命啊……」
    小燕子對著老闆娘的臉,幾鞭子抽過去:
    「我把你打成『哭臉母夜叉』、『哭臉母大蟲』、『哭臉老母狼』……」
    這樣一陣大叫和大鬧,終於把外面搜人的官兵引進門來。大批的侍衛衝了進來,一陣
「叮鈴匡啷」,長劍出鞘:
    「哪個是強盜?官兵在此,趕快投降!」
    永琪大聲一吼:
    「看看清楚,我在這裡!」
    眾侍衛抬頭一看,大驚,全部跪落地:齊聲喊著:
    「五阿哥吉祥!福大爺吉祥!還珠格格吉祥!」
    老闆娘和杜老闆這一下嚇傻了,彼此互看,臉色慘變。
    爾康就有力的交代:
    「你們趕快把這個棋社每間房間都搜一遍!格格有個包袱,看看在不在這家黑店裡?其
他的人,去報請巡城御使李大人,要他立刻過來!」
    「喳!」
    侍衛們立刻行動,進房的進房,出房的出房。
    沒多久,小燕子的包袱找到了,御使李大人也趕來了。杜老闆和老闆娘,這才明白,自
己是真正的栽了。李大人恭敬的向永琪、小燕子、爾康行札。
    「卑職李宗裕失查,讓管轄地區有這等不法之徒,請五阿哥,還珠格格,福大爺海涵!
兩個人犯,要如何處置?請明示!」
    永琪看小燕子:
    「還珠格格,你要如何處置他們?」
    小燕子想了想,語氣鏗然的說:
    「我要砍他們的頭,滅他們的九族,把他們五馬分屍!」
    杜老闆和老闆娘嚇得屁滾尿流,拚命磕頭。喊著:
    「格格饒命!格格饒命!」
    「在砍頭以前,還要他們做一件事!」小燕子轉著眼珠:「這兒是棋社,他們居然讓下
棋變成犯罪,太氣人了!我要讓他們兩個,一人吃一盒棋子!馬上執行!」
    杜老闆和老闆娘大驚,磕頭如搗蒜。兩人不住口的哀求著:
    「格格高抬貴手啊!那個棋子都是石頭做的,吃不得!」杜老闆哭喪著臉說。
    「格格女王!格格女大王!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多多得罪了,我給您磕頭了!」
    老闆娘不住磕頭。
    眾侍衛早已把棋子拿來。小燕子又叫:
    「等一下!」
    小燕子就跑進廚房裡,提了一桶黑糊糊的髒水來,把兩盒黑白棋子,倒在髒水裡,用棍
子攪拌了一下,說:
    「杜老闆,老闆娘!奴婢給您兩位老人家,做了一桶『黑白棋子污水湯』,就請您兩位
老人家連湯帶料喝下去!」
    夫妻二人慘叫出聲。杜老闆沒命的嚷:
    「格格救命啊……小人是癩蝦螟,是黑心鬼,是大公狠……格格高抬貴手啊……小人給
您磕頭!請您用那個鞭子,抽我們幾百鞭都沒關係,把我們變成『哭臉癩蝦蟆』也沒關係,
只要不喝那個『黑白棋子湯』……」
    老闆娘更是磕頭如搗蒜:
    「格格女王!格格女大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饒命啊……饒命啊……這個什麼
湯……吃不得啊……母大蟲給您磕頭了……」
    「你們黑白不分,給我吃餿水!」小燕子厲聲喊:「現在,你們非吃這個『黑白棋子污
水湯』不可!」
    永琪就大聲一吼:
    「格格要他們吃,就吃!馬上執行!」
    於是,侍衛們就掰開兩人的嘴,強迫的灌「污水棋子湯」。兩人哪裡吃得下去,又咳又
嗆又嘔又吐又叫。
    爾康看看已經鬧得差不多了,和永琪相對看了一眼,就對李大人說道:
    「好了!吃夠了!人犯交給你,先把他們關起來,查明犯了多少案子,再回報!他們扣
押格格,已經是死罪一條!你們務必把人犯看管好,等聖上發落!」
    「是!是!卑職遵命!」
    小燕子這才拿起自己的包袱,抬頭挺胸,揚眉吐氣。和爾康、永琪、柳青、柳紅、蒙丹
一起出門去。
    當小燕子回到漱芳齋,整個漱芳齋就樂翻了。
    小鄧子、小卓子看到小燕子,喜出望外,歡聲大叫:
    「格格回來了!格格回來了!」小卓子不知道是該去迎接小燕子好,還是去報告紫薇
好,一會兒跑向小燕子,一會兒跑向屋裡,鬧了個跑前跑後,手足無措。
    小鄧子急忙念佛:
    「上有天,下有地,天靈靈,地靈靈,菩薩保佑……格格回家了!」就奔到小燕子面
前,噗通跪落地。歡喜如狂的喊:
    「小鄧子給格格磕頭,格格,您可回來了!」
    小燕子好感動,喉嚨啞啞的吼了一聲:
    「不是說過,不許磕頭嗎?」
    「是是是!那……我給老天磕頭!」小鄧子說,就轉了一個方向,高舉雙手,再匍伏地
上,大喊:「謝謝老天!謝謝菩薩!謝謝各方神靈!保佑我們的格格平安回家……」
    紫薇、含香、金瑣、明月、彩霞聽到聲音,全部奔了出來。頓時之間,院子裡響起一片
尖叫聲:
    「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
    「格格……格格……格格……」
    大家一邊喊著,一邊奔向小燕子。
    小燕子看到大家這樣的熱情,情緒激動,再看到紫薇,悲從中來,奔上前去,一把抱住
紫薇,抱得緊緊的。含淚說:
    「紫薇!我以為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紫薇眼淚奪眶而出,捶著小燕子:
    「你還說呢?我氣死你了!恨死你了……」
    小燕子渾身是傷,被紫薇這樣一打,痛得齜牙咧嘴。直叫:
    「哎喲哎喲,別打我……好痛!好痛……」
    紫薇趕緊放開小燕子,驚看她,才發現她臉上都是傷痕。驚訝得一塌糊塗。
    「小燕子!是誰傷了你?怎麼回事?」
    永琪心痛的喊:
    「大家趕快進屋說話!紫薇,金瑣,你們別碰她,她全身都是傷……」
    「都是傷?」含香回頭就跑:「我去寶月樓拿凝香丸!」
    小燕子一把抓住含香。說:
    「你那個救命的藥,留著以後有需要的時候再用!我哪有那麼嚴重?」
    明月、彩霞、金瑣都好驚訝,急忙上前扶著小燕子,關心得不得了。
    「誰敢傷到格格,他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趕快進去!小鄧子、小卓子,宣太醫過來看看!」金瑣喊。
    爾康就上前一步,對紫薇說:
    「小燕子交給你們了,我去給皇上覆命!」
    永琪回頭看爾康。問: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見皇阿瑪?」
    爾康推了他一下,對小燕子的方向看了一眼,低聲說:
    「你還是待在漱芳齋吧!她雖然回來了,身心上,都受了好多傷害,你恐怕要費點心,
好好安慰她一下!皇上那兒,我就說,我們搜到棋社,把她找到了!」
    永琪點點頭。大家已經簇擁著小燕子進房去,永琪就急急的跟進去了。
    進了大廳,大家攙扶著小燕子。金瑣、明月、彩霞搬椅子的搬椅子,絞帕子的絞帕子,
拿靠墊的拿靠墊……小心翼翼的把小燕子扶坐在椅子上。小燕子不安的說:
    「你們不要這樣,我哪有這麼嬌弱?剛剛還打了一架……打架的時候,所有的痛都忘
了,打得好過癮!」
    「怎麼會受傷呢?難道你一出去,就跟人打架了?」紫薇問。
    「可不是!這次碰到一個公夜叉和一個母夜叉,我打不過他們,被他們欺負得好慘!不
過,爾康、永琪和柳青他們,已經幫我報仇了!」就看著含香:「還有我師父,把那兩個夜
叉打得落花流水!」
    提到蒙丹,含香心中一痛。
    「你以後再也不可以這樣了!你弄得全身是傷,我們也弄得好痛苦,每個人都像熱鍋上
的螞蟻,快要烤焦了!」紫薇眼圈紅紅的說。
    金瑣端了一杯茶過來,也是眼圈紅紅的:
    「小燕子,這些天,小姐幾乎天天都在掉眼淚,埋怨自己沒把你看好,沒有安慰你,沒
有留住你……夜裡也不肯睡覺,只要有個風吹草動,就跳起身子喊:『小燕子回來了!』每
天每夜,開門關門就鬧個不停!每次開了門,看不到你,就回到房裡去傷心……你都不知
道!」
    小燕子感動得唏哩嘩啦,緊緊的抓住紫薇的手:
    「對不起,紫薇,我不是跟你生氣……」說著,瞄了永琪一眼,永琪就對著她深深一
揖。小燕子還想矯情,故意轉過頭去,看著金瑣說:「金瑣,你不知道我有多慘,被那兩個
夜叉抓起來,每天做苦工,沒東西吃,餓得我頭昏眼花。有天,嘴裡叼了一個窩窩頭,還要
擦地,心裡就想著你給我做的蓮子銀耳湯,一不小心,窩窩頭掉到擦地的髒水裡,當時,我
都哭了,恨不得從髒水裡撈起來吃!」
    大家眼睛瞪得好大好大。
    「有這種事?」金瑣不信的問。
    小燕子痛定思痛,拚命點頭。永琪聽得心都碎了,怔怔的看著她。
    「我夜裡作夢,都夢到你們叫我吃東西,可是,我要吃的時候,大家都要我先背待,背
了詩,才可以吃……」
    紫薇好心痛,把她的手緊緊一握。
    「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永遠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說著,就抬頭看永琪:
「是不是?五阿哥?」
    永琪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去,一把握住小燕子的手。
    「小燕子!我們去臥房,我要單獨跟你談一談!」
    永琪就不由分說的,把小燕子拉進臥室去了。
    進了臥室,永琪把房門一關,跑過來,雙手抓住小燕子的手。
    小燕子好幽怨的看著他,眼神是可憐兮兮的。
    永琪就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盯著她,誠摯已極的,一本正經的說:
    「我用我的生命,我死去的額娘來跟你發誓,我再也不勉強你做任何事情!從此,不要
背詩,不要學成語,不要做功課……你不喜歡做的事,我們都不要做!只請求你,再也不要
離開我!前不見古人,沒關係!後不見來者,管他的!眼前沒有你,我就完了!」
    小燕子眼淚一掉,撲進了永琪懷裡。硬咽的說:
    「我知道我不夠好,學什麼都學不會,我好笨!我……」
    「你不笨,是我笨!是我笨!」永琪啞聲的打斷她,扶起她的頭,看著她:「讓我告訴
你,陳子昂,李白,杜甫,自居易,孟浩然……他們加起來,也沒有你的份量!他們寫下了
再偉大的詩篇,都不會讓我感到這麼深刻的痛楚……你,勝過千千萬萬的詩,千千萬萬的成
語,千千萬萬的至理名言……你超越了一切!」
    小燕子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他,屏息的說:
    「你說得好好聽,我覺得有點飄飄然了!你的話都是真心的?」
    「如果我不是真心的,讓我被天打雷劈!」
    小燕子笑了,豪氣的一摔頭:
    「好!為了你這幾句話,我下定決心,要為你學詩,學成語!要成為你的驕傲!」
    永琪拚命搖頭:
    「你不必!你已經是我的驕傲了!」
    「可是……我還是要顧全你的身份,你是阿哥,你有你的地位,包袱……」
    「這是誰說的混帳話?」永琪粗聲的問。
    「你說的!」小燕子楞了楞。
    「我們不要理那個莫名其妙的人!說那些混帳話的人,已經不存在了!現在,站在你面
前的,是一個全新的永琪!一個會為你的立場去想,會為你的興趣去想,懂得尊敬你,欣賞
你,憐惜你的男人!」
    小燕子太感動了,一瞬也不瞬的看著永琪。然後,她就撲進他懷中,緊緊的抱住了他。
把臉頰埋進他的肩窩裡。低低的,熱情的,承諾的說:
    「我也要為你,做一個全新的小燕子!君子一言,八馬難追!」想想,覺得還不夠,就
爽氣的說:「再加九個香爐!」
    「是駟馬……」永琪習慣性的想更正她。
    「什麼?」
    永琪笑了,擁著她,說:
    「我發誓不再要求你了,不管是新的你,還是舊的你,我都會好好的珍惜!君子一言,
八馬難追!再加九個香爐!」
    第二部完。待續第三部《悲喜重重》
    ------------------
  文學殿堂瘋馬  掃校
    由著名的曉軍做再次精心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